宋傑趕緊不斷的躲避著向自己拍來的粗大樹榦「這樣下去,會被它活活耗死,我得想一個更好的的方法。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硬拼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下定決心的宋傑開始向著不斷揮舞著樹榦的蜥蜴人跑去,手持雙劍的宋傑開始全力的揮砍,將不斷在自己面前出現的樹榦、樹枝砍斷,逐漸的接近了蜥蜴人。

感受到左臂疼痛,有些握不住自己左手中的黑鐵的宋傑只得再次使用了為數不多的精神力將左臂上再次開始流血的傷口止血,然後接著咬牙堅持這向蜥蜴人靠近。

蜥蜴人看著逐漸接近了自己的宋傑「看來,你這是打算找死了啊。那我就如你所願吧。」蜥蜴人扔掉了手中剩下不多的樹榦,開始向宋傑攻擊。

力大無比的蜥蜴人手臂上的皮膚也是相當堅硬,宋傑手中一向削鐵如泥的黑鐵和寒霜卻無法砍進蜥蜴人手臂上的皮膚。和宋傑同樣向後退了一步的蜥蜴人看著出現在自己手臂上的白印「看來你的武器還是不行啊。」

「看來的確是這樣,不過我的攻擊方式也並不是只有這一種,接下來你就體驗一下別樣的攻擊方式吧。」早已下定了決心的宋傑收起了雙劍,開始使用僅剩的精神力。

「你這是要用什麼東西攻擊啊?拳頭嗎?」蜥蜴人一臉好奇的看著赤手空拳的宋傑。

「當然不是。」說著宋傑就本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原則,率先向蜥蜴人發動了攻擊,利用能力構建出一道颶風向蜥蜴人颳去。

「這是魔法嗎?」輕鬆閃過這一道颶風,蜥蜴人一臉驚訝的看著宋傑,不過很快就開始向宋傑發動了攻擊,下意識認為宋傑是法師的蜥蜴人認為只要能夠打斷宋傑范施法就能夠殺掉宋傑。

宋傑看著向自己攻來的蜥蜴人,臉上雖然不懂聲色,但是心中卻很是高興『賭對了。』立即開始躲避著蜥蜴人的攻擊,但由於忘記了蜥蜴人還有著一條尾巴,被蜥蜴人掃到了在地上。

「咳。」從地上站起來的宋傑咳出了一口鮮鮮血「該死,忘記你這個怪物的身後還有一條尾巴了。」

「你死定了。」蜥蜴人得勢不饒人,開始再度向宋傑發動攻擊。

宋傑在幾度閃避蜥蜴人的攻擊后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將自己的手按在了蜥蜴人的身上「死定了的人是你!」一臉猙獰的宋傑使用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由於精神力使用過度,鼻子也流出了鮮血。

蜥蜴人趕緊掙脫宋傑的手臂「我要殺了你!」就在蜥蜴人要向宋傑發動攻擊事,自己卻跪在了地上。「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常,蜥蜴人掙扎著問向了宋傑。

「很簡單,就是讓你身體中的血液全部逆流而已,這就是我別樣的攻擊方式。」看著自己的計劃成功了,宋傑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開始大口喘氣。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知道了,你使用的是一種叫做矢量操控的超能力!」再留下了最後一句話后,蜥蜴人就從宋傑的面前完全的消失了。宋傑的耳邊也出現了系統「擊殺一個任務目標」的提示音。

休息了一會兒的宋傑站了起來,看著蜥蜴人消失的地面上出現的紅色鑰匙,將鑰匙撿起的宋傑仔細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紅色鑰匙「這是什麼東西啊?不管了,以後在研究吧。」將這把鑰匙扔進了自己的空間中。

將雙劍和收回劍鞘,宋傑便開始向洞穴的方向走去。沒走幾步,感覺到天昏地暗的宋傑只來得及說出一句「這下式真的玩大了、」隨後就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當宋傑蘇醒的時候,就看到了一臉焦急的看著自己的藤倉優「優,我們現在在哪裡啊?」

「主人,您終於醒了!我們就在您找到的那個山洞中。」看著睜開了眼睛的宋傑,藤倉優鬆了一口氣「您能告訴我您這身衣服還有背後和袖口的武器到底是這麼來的嗎?」

「這個嗎,還是以後再說吧,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回去,最少也要找到一個有人煙的地方。」宋傑坐了起來,看著洞穴外開始泛黃的天邊「優,我昏迷了多長時間?」

「應該是一小時左右吧。外面的天空還沒有完全黑下來。」藤倉優在思考了一下,說出了一個大概的時間端。

「那看來今天是走不了了。我們先收集一些食物和木材,用於生火和充饑,今晚我們就住在這個洞穴中吧。」說著宋傑就帶著藤倉優走出了洞穴。

「主人,那個殺手呢?」跟著宋傑的藤倉優小心翼翼的看著周圍的樹木。

「那個殺手已經死了,嘶!」下意識揮動左手的宋傑,感受著從左臂傳來的劇痛,倒吸一口涼氣。

「主人額,您受傷了!我這就給您包紮。」藤倉優這才注意到宋傑左小臂外側的傷口和已經被鮮血染紅的白色袖子。趕緊將自己校服的左邊袖子撕了下來,三兩下就將這個袖子變成了布條。

「我先把衣服脫下來吧。」看著藤倉優手中的臨時繃帶,宋傑趕緊將身上的刺客服脫了下來,又將白色襯衫的左邊袖子撕了下來。

藤倉優趕緊將宋傑的傷口包紮好,宋傑看著整整齊齊上面還有一個蝴蝶結的臨時繃帶「優,沒想到你的手藝這麼好。」

「我的手藝很一般啦。」藤倉優謙虛的說到,然後又指了一下逐漸變暗的天色「主人,我們還是快一點解決食物和木材的問題吧。」

「沒錯,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宋傑趕緊開始帶著藤倉優尋找著木材和食物,木材到好辦,和蜥蜴人打鬥的地方滿地都是,宋傑撿起了那把蜥蜴人變身後丟在一旁的步槍,看了一下還有十幾發子彈的彈夾,宋傑滿意的點頭「生火也容易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食物,在這茫茫樹海中尋找可以吃的食物真的是太費勁了。經過好一陣尋找后,兩人這才從幾顆果樹上尋找到了一些很酸但是能夠果腹的果子。

「今天就只能這樣了,我們先回去吧。」宋傑看著已經出現了月亮的天空,開始帶著藤倉優回到洞穴之中。

回到洞穴,開始試圖生火的宋傑這才發現了生火併不像他知道的那麼簡單。「我去,這生火也有些太難了吧?」浪費了好幾發子彈的宋傑終於在能力的幫助下升起了一堆小小的火苗。

有了火苗,接下來的事情就很容易了。沒過一會兒,宋傑和藤倉優便依偎在火堆旁,一起吃著味道酸澀的野果,還一起討論著明天該怎麼辦。

「主人,我們明天怎麼辦啊?」吃掉手中的野果后,藤倉優問向宋傑。

「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裡,沿著一個方向一直走,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找到有人煙的地方的。」宋傑將自己的刺客服披在了藤倉優的身上「就算沒有找到人煙,我們也要找到一個資源豐富的地方,不然,沒有水和食物的我們堅持不了多久的。」

兩個人就這樣依偎在一起度過了這個夜晚。

————————————————–(分割線喵)——————————————————-

「主人,天已經亮了,我們接下來幹什麼。」第二天早上,宋傑被藤倉優叫醒。

「天亮了,那我們就離開這裡,希望能夠找到人煙。」宋傑將坐在地上藤倉優拉起,帶著藤倉優走出了山洞。

口乾舌燥的兩人便開始在森林中沿著一個方向前進,尋找著人煙和其他資源。

「主人,您現在能告訴我這些東西都是怎麼回事嗎?」藤倉優將披在自己身上的刺客服疊好,又指著宋傑背後的雙劍。

「優,不要在意那些細節啦,你就記住這是我的東西就行了。」宋傑打了個馬虎眼。

「主人,您就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藤倉優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

「以後再告訴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我們的目的還是放在找到離開森林的方法吧。」宋傑再次制止了想要詢問的藤倉優。

經過一段時間的跋涉后,筋疲力盡的宋傑和藤倉優依舊沒有找到人煙。宋傑右手扶著體力不支的藤倉優,左手抹去自己頭上的汗水「這樣下去不行啊,我們還是休息一下,先尋找一個能夠搭建庇護所的地方吧。」

「如果我們還得不到食物和淡水的話,別說走出去,就連活下來都是一個嚴峻的問題。」宋傑將藤倉優扶到了一個大樹下坐好。

「優,你先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吧,我看看能不能再四周找些吃的。」說著宋傑在附近做好標記后,開始在樹林中搜索著食物…… 「杏,你安排一下,找些人幫著佐佐木警部他們一起在森林中尋找小傑他們,誰要是找到了,我重重有賞。」在思考了一下后又說道「還有,準備些食物、藥品、飲水、火種等生存用品,用集團的直升機向森林中空投。」

「只要能將小傑他們救回來,我就是花再多的錢也行,只要人還活著,錢總會賺回來的。希望一向能夠給我帶來驚喜的小傑,這次也能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有馬一心將目光投向了天空,默默的祈禱著……

————————————————–(分割線喵)——————————————————-

「該死,只能學貝爺吃昆蟲了嗎?」在把離藤倉優不遠的地方的森林幾乎找了個遍的宋傑看著僅有的幾個從鳥窩中掏出的鳥蛋,一臉鬱悶。

「看看空間中還有什麼東西吧。」迫於無奈之下,宋傑只能開始在自己的空間中尋找著食物「只剩這種果實了嗎?那就吃這個吧。」不想吃昆蟲的宋傑只能取出了2個粉紅色的近似於水滴的果實。

「啊!」

正當宋傑正要繼續從空間中取出果子的時候卻聽見了藤倉優的尖叫「優!」聽到了尖叫的宋傑趕緊飛快的跑了回去。

「優,你怎麼了?」氣喘吁吁的宋傑問向藤倉優。

「有蛇!」優顫抖著用自己的右手指著在自己腿上的一條綠色的小蛇。

「優,你先不要亂動,你只要不動,它就不會咬你。」看著在藤倉優白嫩的大腿上待著的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主人,你快幫幫我吧,我真的很害怕呀。」看著沒有任何動作的宋傑,藤倉優的聲音中帶上了哭腔。

「我知道,我這不是在想辦法嗎,優你不要太著急,我一定會救你的。」沒有什麼好辦法的宋傑只能慢慢的接著這條綠色的蛇,試圖抓住這條小蛇。

就在宋傑的手即將接近了在藤倉優大腿上的小蛇時,這條小蛇卻在藤倉優的大腿內側咬了一口后快速的跑掉了。

「優,你有什麼感覺?」害怕這條蛇是毒蛇的宋傑趕緊問向坐在地上的藤倉優。

看到自己被蛇咬中的優對宋傑說「主人,我覺得有些麻麻的還有些頭暈。看來我應該是中毒了,您就不用管我了,只要您能活下來就行。」

「我是不會拋棄你的嗎,優!」宋傑將優筆直放在一起的腿掰開,開始靠近位於藤倉優大腿內側的4個流出鮮血的小洞。

「主人,您要幹什麼啊?」藤倉優感覺到了宋傑的動作后,臉上有些泛紅。

宋傑抬頭看了一眼臉頰上出現了兩朵紅雲的藤倉優,一臉壞笑「優,你是不是想歪了,我只是向幫你把含有蛇毒的血給洗出來而已。」

「主人,你壞心眼!」知道自己會錯意的藤倉優立即向宋傑甩了一個白眼,但已經將自己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藤倉優大腿上小蛇咬狠的地方的宋傑卻沒有看到這一幕。看著宋傑認真仔細的模樣,藤倉優也靜靜的看著宋傑的動作。

「呸。」又吐出了一口鮮血的宋傑用手抹去了嘴邊的鮮血「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然後將自己身上的襯衣撕下一些,給藤倉優包紮好。

「主人,這是什麼啊?」藤倉優指著不遠處地上的兩個粉紅色果子和幾個已經摔碎的鳥蛋。

「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食物,看來現在我們就只能一人吃一個果子了。」宋傑將那兩個果子從地上見了起來,擦乾淨上面的泥土后遞給了藤倉優一個。

接過果子的藤倉優面色泛紅「主人,這個果子的形狀為什麼這麼奇怪啊?看起來就像是歐派一樣啊?」

「我也不知道,管它呢,有東西吃就不錯了。」然後宋傑便在果實圓潤處的小尖上咬了一口,開始喝著果實中的有著甜味和奶味的果汁。藤倉優自然也是學著宋傑的樣子,將自己手中的果實吃掉。

在喝完了果子內的果汁后藤倉優問向宋傑「主人,這到底是什麼果子啊?味道就像是放了糖的牛奶。」

「我也不知道,而且只發現了這兩個果子和那些摔碎的鳥蛋,不過還好,這個果子意外的能夠為我們補充很多的能量。我們必須繼續前進了。」宋傑又伸出右手拽著藤倉優的右手「優,你現在能站起來嗎?」

「我試試,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藤倉優抓住宋傑的手,從地上站了起來,又嘗試性的走了幾步。

「那好,我們就繼續前進吧,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有食物和飲水的地方。」兩人便互相攙扶著向前走去,一直沒有看到人演的兩人只能退求其次,不求回到城市,只求能夠在森林中活下去。

又走了一會兒后,藤倉優問向宋傑「主人,你說家主大人會不會派人來找我們啊?」

「應該會吧,畢竟他們沒有發現我們的屍體,所以只能判斷我們失蹤了。如果真的有人來救援的話,我們就利用剩下的幾枚子彈的火藥,生一個大大的冒著黑煙的火堆,讓他們能夠找到我們。」

在兩人在森林中艱苦的穿行了一會兒后,終於透過樹枝和樹葉的縫隙中看到了一條潺潺流動的小溪。

「有水!」發出驚呼后,宋傑和走路有些費勁的藤倉優走到了小溪邊,坐在地上,不斷用手舀起清澈的溪水喝了起來。

「主人,你快看小溪裡面還有魚呢!」藤倉優指著一條黑色小魚。

「看來,我們可以在這裡暫時呆一段時間了,這裡不僅有水,還有食物。就是沒有一個適合休息的地方。」看著溪水中在藤倉優的驚呼下迅速逃開的小魚,宋傑的臉上浮現出了久違的笑容「我們能活下去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也對,既然他們都發現了我們燃起的濃煙,沒道理不派人來救我們。」藤倉優在聽到了宋傑的話后也反應了過來。

宋傑將手中食品的包裝袋撕開「所以說,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就行了,對了,還有那條烤魚,也吃了吧,別浪費食物。」又想起了那條烤魚的宋傑,開始用篝火烤著那條被樹枝串起來的魚。

兩個人便開始一邊吃東西,一邊聊著天,過了一段時間后,吃飽喝足的宋傑和藤倉優就看到了一群走過來的人群,其中有著黑色反恐制服的警察,還有著一些身著迷彩服的壯漢。

在看到了坐在地上安然無恙的宋傑和藤倉優后,所有的人尋找人員都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高城巡查長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向宋傑敬禮「有馬少爺,我是高城,終於找到您,您現在可以回家了。」

另一邊的壯漢中,一個看起來是頭的白人男人走到了宋傑的面前,用夾生的日語說著什麼。一直沒有聽明白的宋傑只好用英語對他說「我能聽懂英語。」

隨後兩個人就開始用英語交流。通過交流,宋傑得知,這些人是自己的外公找來尋找自己的「沒想到外公為了尋找我下了這麼大的手筆。」

宋傑和藤倉優便在前來營救的人的幫助下向走出森林的方向前進……

「你說什麼,找到他們了?」原本在會議室中開會的有馬一心在通過電話得知了消息后,立即向其他人開口「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吧。杏,備車,我們現在就去尋找小傑。」隨後就火急火燎的離開了會議室……

————————————————–(分割線喵)——————————————————-

「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真好啊。」被前來營救自己的人帶回了公路上的宋傑發出感慨。回到了公路上,宋傑和藤倉優便開始接受著早已等候多時的急救人員的治療。

就在醫護人員為兩人的傷口消毒、重新包紮好后,一輛豪華轎車就開到了宋傑的面前,有馬一心從轎車中出來后,便徑直的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小傑,你們沒事吧?」

「沒事,您就放心吧。」看著一臉擔憂的有馬一心,宋傑趕緊搖頭。

「那你的胳膊是怎麼弄得?」有馬一心指著宋傑左臂處的繃帶,又看向了宋傑身後的雙劍「還有你背後的武器,又是怎麼來的?」

「沒事,只是意外划傷而已。這兩把武器可是我和優活下來的依靠,也是我的劍,只不過一開始忘記拿過來了,取回這兩把劍后,我就一直把她們放在了轎車中。」隨後又向藤倉優擠了一下眼睛「對不對啊,優。」

「真的是這樣嗎?」有馬一心又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藤倉優。

「嗯,是這樣的,還有我手中的衣服也是。」藤倉優在看到了宋傑的眼色后立即明白了宋傑的意思。

「既然真的是這樣,那我們就回去吧。」沒有察覺到兩人之間小動作的有馬一心,在看著兩個人只是收到了皮外傷后,放心了下來「你們先上車吧。我還要處理一下剩下的事情。」

看著宋傑和藤倉優走進了轎車后,有馬一心便來到了佐佐木的面前「佐佐木警官,這次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還有藤田警官。」然後又走到了高城巡查長的面前「還有高城警官和你的手下,真是多虧了你們了。」

高城和佐佐木異口同聲「這可是我們警察應該做的,盡然令郎已經找到了,那我們接下來就可以把全部的警力放在尋找殺手的工作上了,有馬先生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抓住那名殺手的。」

「有馬先生,我們就先離開了。」再向有馬一心敬禮后,便和其他收拾好現場的警察一起離開了這裡。

有馬一心又走到了那些退伍軍人的附近,先是用日語說了幾句話,讓幾個自衛隊退役的精英歡呼起來,然後有用英語對其他的白人、黑人退伍特種兵說幾句后,也引起來他們的一片歡呼。

處理好了這些事情后,有馬一心坐回了轎車,吩咐司機「去有馬大廈。」然後將坐在自己身邊的宋傑的頭髮整理了一下「今天,你就和優一起好好的放鬆、休息一下吧,畢竟這段時間,你們過的很艱難。」

有了有馬一心的命令,司機很快就駕駛著汽車到達了有馬大廈的正門。宋傑走下了轎車,看著面前的建築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來到了這裡時發生的事情「說起來,雖然來過這裡一次,可是依舊不知道這棟大廈中都有著什麼。」

「這棟大廈就是有馬集團的總部,除了大量用於辦公的樓層外,還有著為集團內部人員提供各種服務的地方,比如這棟大廈的下面幾層,都是對外開放的商業設施。還有上面樓層中的員工宿舍。」有馬一心指著面前的有馬大廈開始介紹。

「真厲害!沒想到這座大廈中還有這些功能呢。」聽著有馬一心的介紹,宋傑發出讚歎。

「還有其他的呢,由於這整塊地皮都被我買下了,所以地下也是屬於有馬家的,在修建地下停車場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溫泉,雖然比不上那些出名的溫泉,可是作為有馬家的私家溫泉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地方了。」

「地下還有溫泉?!」宋傑立即被有馬一心的話所震驚。

「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去泡溫泉。而且以後也隨時都能來這裡泡溫泉。」有馬一心看著一臉驚訝的宋傑「優,在洗漱完畢后,你就帶著小傑去泡泡溫泉吧。」

「是,家主大人。」聽到了有馬一心的話,跟在兩人身後的藤倉優向有馬一心鞠躬。 「優,我真的沒事,你放心吧。」宋傑依舊在努力勸阻著自己身後的藤倉優。

在宋傑的屢次勸住下,藤倉優終於下定了決心,準備自己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於是站了起來。感覺著藤倉優從自己身後離開的宋傑鬆了一口氣。

「那就讓我自己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吧!」趁著宋傑放鬆的時候,藤倉優繞到了宋傑的面前。

「優,你到底要幹什麼啊?」再次弓起身子的宋傑捂住小宋傑問向藤倉優。

「主人,您就告訴我您到底怎麼了吧。」

「我沒事,優,你要是在這樣,我可就要生氣了。」迫於無奈的宋傑只好板起了自己的面孔,用假裝生氣的方式嚇唬著藤倉優。

「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看著宋傑的樣子,藤倉優就開始向門外走去,宋傑自然也是緊盯著藤倉優。

就在這是意外發生了,藤倉優為了方便使用,將肥皂放在了自己身邊的地上,向門外走去的藤倉優顯然是忘記了自己之前所做過的事情,一腳踩在了那塊肥皂上,身體後仰著就要摔倒在地上。

「小心!」看見這一幕的宋傑,趕緊站了起來,用手扶住了即將摔倒的藤倉優,將藤倉優抱進自己的懷中。

被宋傑抱住的藤倉優立即察覺到了在小腹附近傳來的燙人溫度,於是向下望去,看到了向她致敬的小宋傑,臉頰上微微浮現出紅色的藤倉優又抬頭看著宋傑「原來就是這樣啊,怪不得主人剛剛會有著那樣的行為呢。」

「不過我都不害羞,您還害羞什麼呢?」說著優又看了一眼向自己致敬的小宋傑。

「優,你還是趕緊出去吧,在這樣,我要沒有辦法洗澡了。」宋傑將藤倉優推出了浴室,趕緊在洗好之後,披著浴巾走出了浴室。

「您的衣服,我已經幫您準備好了。」依舊只穿著比基尼的藤倉優指著放在沙發上的一套休閑服,隨後又走到了浴室的門口「那我就要開始洗澡了。請您稍等一會兒。」

宋傑將沙發上的休閑服換好后,開始查看這自己左臂上的防水繃帶「這個繃帶的防水效果真好啊,用這個繃帶包紮后,也不用擔心洗澡時,會將水濺到傷口上了。」

在又等待了一會兒后,換好衣服的兩人便乘坐電梯來到二樓,找到了等候多時的有馬一心。

「你們兩個終於下來了,我這個老頭子可是快要餓死了。」有馬一心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兩人。

「您就先吃唄,反正又沒有別人。」環顧了下四周,發現餐廳中只有3人的宋傑坐在了一個位置上。

「不行,今天的這頓晚飯可是專門為你們做的,優,你也坐下吧,在森林中的這段時間,想必你一定沒有少照顧小傑。」看著依舊站在一邊的藤倉優,有馬一心趕緊讓藤倉優坐下。

「家主大人,您真的說錯了,要不是主人,說不定我早已死在森林中了。」隨後便將宋傑在森林中為自己吸毒血的事情告訴了有馬一心。

「嗯,居然有這樣的事情,小傑,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在聽到了藤倉優的話后,有馬一心立即將嚴厲的目光落在了宋傑的身上。

「吸毒血的行為是正確的,可是你在獲救之後為什麼不告訴我,去醫院做個檢查也好,萬一真的因此身中劇毒怎麼辦?」有馬一下的聲音中有著壓抑不住的憤怒,但卻能夠從其從體會出對宋傑的關心。

「這不是沒事嗎,還有,優,你也坐下吧。」宋傑將藤倉優拽到自己身邊的椅子上。

「可是……」

「沒什麼可是,你就乖乖坐好,等著吃飯就行了。」宋傑打斷了藤倉優的話,又將筷子塞到了藤倉優的右手中。

有馬一心搖了一下自己面前放著的鈴鐺。隨著鈴鐺清脆的響聲,一名名女僕將各式各樣的美味佳肴整齊的擺放在了餐桌上。

隨著最後一名女僕的離開,有馬一心拿起了筷子,雙手合十「我開動了。」宋傑和藤倉優自然也做出和有馬一心同樣的動作后,開始享用佳肴。

「優,你左手的戒指是那來的?」有馬一心發現了藤倉優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這枚戒指是主人給我的。」

「小傑給的?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我就不管了,你們慢慢吃吧。我先走了。」有馬一心先是一愣,隨後就離開了這裡。有馬一心的行為立即將宋傑和藤倉優弄蒙了,互相對視的兩人同樣看到了對方眼中和自己一樣的疑惑之情。

「還是別管了,優,現在,吃飽才是最重要的。」沒想明白的宋傑立即放棄了思考這個毫無頭緒的問題……

————————————————–(分割線喵)——————————————————-

「吃完飯後就泡溫泉,這樣的生活真是愜意啊。」穿著泳褲坐在溫泉中的宋傑伸了個懶腰,然後又問向了坐在不遠處的藤倉優「優,你說對不對啊?」

穿著黑色比基尼的藤倉優走到了宋傑的身邊坐下「嗯。說起來,主人,我被蛇咬到的時候,您為什麼要救我呢?」

「救人不需要理由」回答了藤倉優的問題后,宋傑對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現在就讓我們好好的泡溫泉吧。」

在溫泉中泡著的宋傑腦袋漸漸有些發暈,但溫泉的舒適卻並沒有讓宋傑有出來的想法,有些暈乎的宋傑將藤倉優摟進了自己的懷中「泡著溫泉,還摟著美女,這樣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說話的聲音卻越來越低。

「主人?」以為宋傑出了什麼事的藤倉優在看到了陷入熟睡的宋傑后,在宋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這是您救了我的謝禮。」然後就如同在山洞中時一樣,依偎著宋傑,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西爾維婭也是一臉開心的看著宋傑。就連根津晴彥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了跟著宋傑三人一起高興著。就在這時,鳳條院聖華又開口了「但是,不得不說你還差的遠呢。」

「哎?可是大家都在稱讚小傑呀?」夏洛特一臉疑惑的看向了自己對面的鳳條院聖華。

「夏洛特同學,你之前應該同意過這件事優我來主觀判斷。」鳳條院聖華看向了夏洛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