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艾濃濃經歷過那種事情,就會發現孟星辰壓在她身上的某個地方一直都是軟綿綿的,並沒有任何反應。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而艾濃濃未經人事,她根本就不知道,這種軟綿綿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她還傻乎乎的在心裡祈禱著,希望男人等下可以輕一點……

大概是因為這張床太過柔-軟,也許因為男人的吻太過溫柔,艾濃濃最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一夜過去。

艾濃濃是耀眼的陽光刺得睜開了眼睛。

她發現她睡在一間陌生又豪華的卧房裡,很快她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她驚恐地坐了起來,檢查自己。

卻發現她的衣服除了有一些皺巴巴的,還是完好無損地穿在她的身上。

還有下面……好像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艾濃濃皺著眉想,難道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沒有碰她嗎?

他把自己帶回別墅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如果說他對自己沒有興趣的話,為什麼他一整晚都抱著自己,親她的眼睛?

艾濃濃想了很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一抬頭,卻發現在床頭柜上面擺著一張支票。

她拿起來一看,上面的金額正好是一百萬。

這男人住在這麼豪華的別墅里,所以艾濃濃相信這張支票一定是真的。

雖然她直到現在都覺得迷迷糊糊的,不懂為什麼那個男人把她帶回別墅來,卻只是親她的眼睛,什麼都沒有做,還照樣給了她一百萬。

或許有錢人的世界,真的不是她可以理解的。

艾濃濃貼身收好了那張支票,推開了卧室的門,朝外面走去。

她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走出了房間,下了樓,她才有時間打量了一眼這別墅。

別墅很大,可是卻非常安靜,彷彿這裡除了她之外就再沒有其他人。

進化之眼 艾濃濃正這麼想著的時候,不然就看見了一個穿著女傭制服的阿姨,正在那裡打掃衛生。

鄒媽聽到聲音,抬頭朝她看過來,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小姐你醒了,需要我為你準備早餐嗎?」

艾濃濃有些驚訝,她還以為這位阿姨會看不起她。

阿姨看到她從男主人的房間里出來,會不會以為她是那種出賣自己的女人?

艾濃濃搖了搖頭,「不用麻煩了,我現在就離開。」

「需要我叫車送小姐嗎?」 鑽石豪門:總裁奪愛快準狠 鄒媽依然非常有禮貌地問。

「謝謝,不用了。」說完之後,艾濃濃就匆匆地離開了別墅。

她先是去了銀行,兌換了那張支票,將一百萬轉到了她的卡上。

當看到卡上的餘額的的確確是一百零二萬,艾濃濃的一顆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然後她去了醫院。

她到的時候,醫生正在進行早上的例行檢查。

看到艾濃濃過來,醫生跟艾濃濃說:「你的住院費已經交齊了,現在可以準備給你奶奶做手術了。如果你決定要給你奶奶做手術的話,就先去把手術費交了。」

昨天那個男人還真的找到醫院了啊?

那種人果然很有辦法。

艾濃濃沒時間多想了,奶奶的腦子裡長了一個瘤子,還有高血壓、高血糖和其他的大病小病。

所以奶奶要馬上進行手術,還需要靜養,手術之後的營養也必須要跟上。

艾濃濃點頭,「我現在就去交手術費,請您儘快給我奶奶做手術吧!」

交完了手術費之後,艾濃濃拿著剩下的錢,去買了很多的營養品。

她希望奶奶手術之後,可以儘快的把身體給養好。

以前她沒有能力,只能靠著奶奶的退休金和她做兼職賺來的錢勉強維持兩人的生活。

那個男人給她的一百萬,在交了手術費之後還剩下了好幾十萬,這些錢足夠奶奶後續的治療、療養和營養費了。

艾濃濃今年讀高三,馬上就要高考了。

其實她想放棄讀大學,去找份工作賺錢。

可是奶奶堅持一定要她去讀大學,說就算是再省吃儉用,也要讓她讀完大學。

現在既然在學費生活費方面不用發愁了,所以艾濃濃決定一邊讀大學,一邊照顧奶奶。

第二天奶奶就做了手術,艾濃濃一直都在手術室外面等著。

終於等到手術結束后,醫生出來說手術成功了,她才狠狠鬆了一口氣。

不過奶奶的年紀大了,而且還有高血壓、高血糖這些病,所以必須要好好的療養。

艾濃跟學校請了假,抱著書本在醫院一邊複習功課,準備高考,一邊照顧著奶奶。

等到一個星期之後,奶奶的情況好轉了。

學校的老師也打來電話,叫艾濃濃回去上課。

她的成績很好,老師對於她考上好大學也是寄予了厚望。

這一次她請了這麼久的假,讓老師非常擔心,催促她趕緊回去上課。

艾濃濃請了一個護工,白天照顧奶奶,等到晚上她上完晚自習就會來醫院照顧奶奶。

她懇求醫院的護士,讓她在奶奶的病床邊上搭了一間小床,這樣晚上她就可以親自照顧奶奶。

醫院的醫生護士們都知道這對祖孫倆不容易,艾濃濃快要參加高考了,還捧著書本到醫院裡來一邊複習一邊照顧奶奶。

所以也就對她網開一面,同意了艾濃濃在病房裡搭小床。

艾濃濃看著奶奶的身體一天一天好起來,她的心也有了盼頭。

而之前遇到那個男人的事情,對她來說卻彷彿是一場夢一般。

一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那個神秘的男人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他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有時候艾濃濃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自己做了一場夢?

可是銀行卡裡面的錢是真的,奶奶的手術也是真的成功了。

她有時候想起這個男人,覺得有些恍惚。

她也很感謝那個男人,如果不是他的話,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這天,艾濃濃下課後正準備去醫院,卻在校門口撞見了她不想看到的人。

艾小雪和幾個女生站在校門口那邊。

那幾個女生用羨慕的語氣說道:「小雪,你身上穿的這條裙子是新的吧?可真漂亮啊!」

艾小雪微微揚著下巴,驕傲地說道:「是啊,這條裙子要八百多呢,是我剛買的!」

旁邊立刻傳來幾個女生羨慕的聲音,「小雪,我真羨慕你,你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啊!」

「那是,小雪家裡可有錢了,她媽媽也特別寵她,買個千八百塊錢的裙子根本就不在話下。!」

聽到那幾個女生的恭維,艾小雪的心裡覺得得意極了,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艾小雪假裝不經意似的,各種角度展現她的新裙子。

剛好從旁邊路過的艾濃濃聽到這些話,卻微微地抿緊了唇瓣。

大伯家裡以前根本就沒有什麼錢,都是因為她的父母去世之後,大伯和大伯母他們以照顧她為由,霸佔了她父母留下來的遺產和房子。

還把她和奶奶給趕了出去,讓她們住在快要拆遷的破舊老房子裡面,卻將她父母留下的房子給賣了,所以他們才會突然變得有錢。

艾濃濃曾經去找過大伯,大伯母,卻被他們趕了出來。

還說什麼她的父母死後,他們就是她的監護人,有權利支配房子和遺產,她沒權利過問。

艾小雪眼尖地看到了艾濃濃,立刻走過來攔住了艾濃濃的去路,兇巴巴地質問道:「艾濃濃,這一個月你和奶奶去哪裡了?」

艾濃濃平靜地看著眼前的艾小雪,聲音淡淡道:「這不關你的事。」

艾小雪憤怒地瞪著艾濃濃,「你該不會是趁著奶奶病死了,把她的器官拿去賣錢了吧?艾濃濃,我警告你,你別想打著照顧奶奶的幌子,偷偷摸摸的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如果你敢這麼做的話,我一定會報警的!」

那個老不死的死了也就算了,可艾濃濃要是敢偷賣老不死的器官,賣了錢還不分給她們家,她肯定會報警抓艾濃濃的!

艾小雪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紛紛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艾濃濃。

艾濃濃本來不想搭理艾小雪的,可是她竟然會說出這種奇葩的話,讓她很生氣。

艾濃濃冷冷道:「奶奶病重交不起住院費的時候,我去你們家求你,你們不肯拿錢出來,還罵奶奶是老不死的。艾小雪,你摸著良心說,大伯母是哪裡來的錢給你買的新裙子?還不是霸佔了我父母留下來的遺產!強賣了我家的房子!」

周圍的人頓時用怪異的目光看向了艾小雪,目光還特意看向她身上穿的新裙子。

艾小雪氣得不行,彷彿在眾人面前被扒光了衣服一樣,又羞又怒,「艾濃濃,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媽給我買裙子的錢都是我們家自己的錢。你父母那麼早就死了,要不是我爸媽給你一口飯吃,你能長這麼大嗎?你最好快點告訴我,奶奶到底在哪裡,否則我真的會報警的!」

艾濃濃壓抑了多年的怒火,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是你們要求分家的,現在奶奶和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奶奶在哪裡輪不到你來管,而且奶奶也沒有什麼財產,你盡可以打消這個念頭了。」

她說完這些話,冷冷地掃了艾小雪一眼,扭頭走了。

她要去打工,要去醫院照顧奶奶,還要複習功課,可沒有時間在這裡聽一條瘋狗亂吠!



私魅會所。

這裡是C市最好最貴的會所,艾濃濃當初好不容易才面試成功,在這裡做兼職的。

她現在學校醫院兩頭跑,又要複習高考,又要照顧奶奶,實在是分身乏術,但是她也沒有打算辭職。

因為這裡每周只需要來工作兩天,工資卻比她做其他的兼職都要高。

她捨不得丟掉這份工作,她只能儘力想辦法分配時間。

經理看她這麼辛苦,又問過她想不想做包廂公主。

艾濃濃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她雖然窮,但是她還有骨氣。

艾濃濃端著酒水進了包廂,「您好,這是你們點的酒水。」

「濃濃,怎麼是你?」鄧文林驚訝地喊出聲。

今天是鄧文林的生日,所以他邀請了幾個同學過來玩。

也只有鄧文林這樣的家世,才請得起同學到私魅這種高檔會所來玩。

鄧文林也有邀請艾濃濃,不過被艾濃濃以要打工為由給拒絕了。

可是他沒想到,艾濃濃竟然會在這裡打工,還剛好給他遇上了!

包間里的幾個同學,艾濃濃都認識,其中還有艾小雪。

艾濃濃輕輕地沖著包間里的幾個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她大大方方的,沒有一絲不自在地解釋道:「我在這裡打工。」

當艾小雪看到艾濃濃出現的時候,一雙美眸頓時充滿了敵意。

艾小雪一直都喜歡鄧文林,因為鄧文林不僅長得帥,而且家裡還很有錢。

她本來計劃是在今天鄧文林的生日聚會結束后,就向鄧文林表白的。

艾小雪在學校里經過觀察,發現鄧文林好像對艾濃濃有意思,這讓她對艾濃濃充滿了敵意和忌憚。

今天鄧文林邀請艾濃濃一起出來玩的時候,被拒絕了,這讓在旁邊偷聽的艾小雪鬆了一口氣。

可是她沒想到,艾濃濃竟然會在這裡出現!

頓時,艾小雪的心裡就充滿了濃濃的危機感。

「濃濃,好巧啊,你居然在這裡打工?」艾小雪裝出一副非常詫異的樣子,走過來親熱地挽住艾濃濃的手臂。

艾濃濃一點都不想搭理她,淡淡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也不回答艾小雪的問題,而是公事公辦地說道:「你們點的酒水都齊了,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

雖然下午才和艾濃濃在校門口鬧了不愉快,艾濃濃也沒有搭理自己,可是艾小雪卻裝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繼續扮演著好堂姐的角色。

她沖著艾濃濃說道:「濃濃,你不來參加鄧文林的生日聚會,就是因為你要出來打工嗎?你要是缺錢的話,就跟我說啊,我可以借錢給你的。」

艾濃濃諷刺地看著艾小雪。

剛剛是誰在校門口污衊她,說她偷了奶奶的器官去賣?

現在卻又在這裡假裝好人!

艾濃濃伸出手,「是啊,我缺錢啊!奶奶的住院費花了兩萬塊,手術費三十萬,還有後續的治療費和營養費,你把這些錢都借給我吧!」

艾小雪的嘴角抽了抽,她沒有想到艾濃濃竟然會當著鄧文林面跟她要錢,讓她難堪,下不來台。

看到艾小雪被懟得說不出話來,艾濃濃的嘴角輕輕地扯了一下,說道:「如果你們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就先出去了。」

「濃濃,你等一下!」鄧文林攔住了她。 鄧文林有些尷尬地解釋:「那天你到我家裡來,是我媽媽太過分了,後來我有追出去找你,卻沒有追上你。濃濃,那天是我不好。你帶手機了嗎?我現在就把五千塊錢轉給你吧!」

艾濃濃面無表情地拒絕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艾小雪豎著耳朵在旁邊偷聽,生怕錯過了什麼她不知道的消息。

律政甜妻:總裁老公你好壞 她笑著說:「濃濃,你什麼時候見過鄧文林的媽媽呀?」

艾小雪緊張極了,該不會是鄧文林和艾濃濃在交往,還帶她回家裡去見父母了吧?

艾濃濃說:「我的事你管不著,我現在在工作,不談私事!」

艾小雪:「要不你別工作了,留下來和我們一起玩吧。」

她故意這樣說,就是不相信艾濃濃有臉留下來。

大家都是一個班上的同學,大家出來玩,艾濃濃卻在這裡打工。

跟他們在一起,就是低了他們一等的感覺。

這讓艾小雪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心裡覺得很爽。

「不用了。」艾濃濃拒絕道。

鄧文林說道:「是啊濃濃,要不你今天你就休息一天吧,你今天打工的錢我給你。」

艾濃濃真是無語了,冷冷說道:「我是靠自己的勞動賺錢,不用你來給我。」

她真正需要錢的時候,鄧文林母親說那樣敷衍的話來拒絕她。現在她不需要了,鄧文林又湊上來主動給她。

當她是什麼?

說完,她就轉身走了。

包間里的幾個同學都面面相覷。

鄧文林盯著已經關上的包間門出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