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說:「國偉呀!你明天去公安局裡把案子撤了吧!」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件事你跟爸商量了嗎?」

「我……」跟席建立說?她又不是腦袋壞掉了,光是看席建立對宋雲娥就已經很反感了,她說了,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婚事也黃了。

「你沒跟爸說!」席國偉跟她做夫妻這麼多年,她大概是什麼情況,或者神色,他都了解,語氣也很肯定地說她。

「這事跟爸說了做什麼,我們是麗瓊的爸媽,這件事我們兩個做主就行了。」李蓉萍也知道他向來孝順,也不喜歡聽她說席建立一丁半點的不好,所以她只能婉轉這麼說了。

「什麼叫這件事跟爸說做什麼?你不要忘了,今天麗瓊出事,爸還從鎮上回來了,人還是你親自去喊的,竟然你已經打算讓爸插手,那為什麼這件事不跟爸商量。」

「跟爸商量,那麗瓊結婚的事也會黃了,他肯定不會同意麗瓊嫁給周揚名。」李蓉萍也火大了,質問他,「我問你,你是看你女兒嫁出去呢?還是沒要人她?讓她這輩子都留在家裡,到時都是一個人。」

「麗瓊哪怕現在嫁不出去,我相信以後也會嫁的出去。」他深知自己女兒這麼優秀,也會有人不介意麗瓊的過去。

「你說的倒是很輕鬆,這要是萬一沒人要呢?她都已經出了這事,我們家的名聲都給毀了,你不要忘了,你還有一個兒子的,你兒子還在讀書,他以後還要娶兒媳婦的,別家一聽咱們家出了這事,誰還敢把女兒給到咱們家來呀!」

「我是覺得如果真是瞧不起我們家,那就不要嫁過來,而我相信飛虎他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媳婦。」

「好,就算是飛虎能找到媳婦,但我覺得那媳婦條件也是不怎麼樣的。」李蓉萍接著說:「我辛辛苦苦養的兒子,又是供他讀書之類的,那怎麼樣都要找一個好的。」

「什麼才叫好?有錢的嗎?有錢的,人家還瞧不起咱們家,到時你還得要看兒媳婦臉色做人。」席國偉又豈會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找兒媳婦,最重要是孝順咱們,人心地善良,又會尊重長輩,懂事,這些就已經足夠了,再說了,這過日子的還是飛虎他們。」

「好,你說的都對,那我問你,麗瓊現在不嫁的話,那什麼時候嫁?你剛才也說麗瓊會嫁出去,你是不是要等她二十多三十多歲之後,你再讓她嫁人?到了那個時候,她嫁給誰呀?年紀這麼大了,大部分都是嫁給當后媽的,要不然就是嫁給死了老婆的,你是想你女兒這樣嗎?現在周揚名的條件擺在這裡,是,他是做錯了事情,但人又不是神仙,誰都會有做錯的時候,這不改了就好了嗎?」

李蓉萍開始給席國偉洗腦勸說,「你想想,周揚名的條件以及成績也是跟咱們家麗瓊差不多,我都已經開出這樣的要求了,宋雲娥都答應。」

「她兒子這麼對我們家麗瓊,她不答應也不行。」席國偉略略氣惱說道。

「是這麼說沒錯,但最少我讓女兒有面子了,麗瓊出了這事,左右鄰居們都知道,可光是麗瓊的嫁妝與彩禮,那就會讓左右鄰居羨慕,他們的女兒都沒這個待遇。」

「蓉萍,孩子的終身大事,不是可以用來攀比的,是要孩子幸福開心。」

李蓉萍不太高興板著臉,「你這話說的什麼意思?好像我就不讓孩子幸福開心了是吧?」

「……」席國偉沒說話,但已經表示了李蓉萍就是只為了面子上的事,而不顧孩子的意願或者別人的建議,還執意一意孤行。

「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呀?還不是為了這個家,為了麗瓊好,麗瓊要是不嫁的話,那就只能嫁給家裡條件比咱們家差的,你捨得你女兒吃苦,我還捨不得呢!」

席國偉也知道她性格,一旦她決定的事,那就是要這麼做,不由在心底嘆氣,也是怪他沒用,如果他要是有能力掙錢的話,那就會給麗瓊一個好的環境生活,這樣一來,最少找夫家時都能把眼光放長遠一點。

「麗瓊怎麼說了?」

李蓉萍一聽他這話,立即高興了,席國偉這話那就是不反對了。「我這不是跟你先商量,麗瓊那邊我也有提過了,到時她會聽話答應我的。」

「……」席國偉心情低落。

也知道這麼做到底是為了麗瓊好呢,還是不好。

最主要還是麗瓊,如果麗瓊答應了,那他就同意,如果麗瓊不答應,那他就會堅持反對到底。

第二天,李蓉萍一大早起來,準備去門診把麗瓊接回家裡。

剛出家門口,她就看見了杜美華。

老大和老二家裡一個北,一個南,就算是出門,那也不會相遇的那種。

杜美華現在出現在這裡,李蓉萍心裡很明白杜美華是來幹什麼的。

臉上表示非常不歡迎杜美華的到來。

杜美華還故意往她面前湊,「怎麼?你不想見到我了?」

李蓉萍撇了她一眼,啥話沒說,就把臉撇了到另一邊去。

杜美華譏嘲笑說:「你別這樣,都已經出了這樣的事,你就應該告訴我,好歹我們都是妯娌,我這個當大嫂,怎麼說也會出手幫你的。」

心裡冷笑。

讓你平日里經常陪來嘲笑她,這下終於讓她逮著機會了,她非要譏諷李蓉萍一番給自己出氣。

「算了吧!我家的事,我們自己會處理,你還是管你自己的破事吧!」李蓉萍性格本來就是潑辣的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駁回杜美華,「我也聽說了老爺子把你趕回娘家住,這都還沒過幾天呢,你怎麼回來了?是不是在娘家住不習慣?」

繼而,她又自問自答地說:「那應該也不會,怎麼說那都是你娘家,你怎麼可能會不習慣呢!你說是不是呀?」 杜美華看她一臉幸災樂禍的笑臉,火氣蹭的一下子冒起來,咬緊牙齒冷笑的說:「是呀!我都這麼久沒回去住了,那當然會不習慣,我現在可是席家的大兒媳婦。」

昨晚席建立一回來,可把她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會把她趕回娘家去,沒想到,席建立啥話都不說,那就表示了席建立是同意讓她回來住了。

不過後來,她才從陶紅雲嘴裡得知,原來席建立回來,主要是為了席麗瓊的事,席麗瓊讓周揚名給玷污了。

這件事讓她一個晚上睡不著,想著第二天怎麼笑話李蓉萍。

「反而我倒是比較擔心你,你家麗瓊出了這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以後呀,嘖嘖嘖,這日子可不好過了。」

聽著杜美華說的風涼話,李蓉萍氣痒痒,面容都開始難以維持笑容,可她又不得不勉強自己繼續維持,她絕對不能讓杜美華看扁了!「大嫂你還是擔心秋怡的事吧!我們家麗瓊呀,就不用你牽挂了,過一段時間,說不定就請你來我們家喝喜酒。」

聞言,杜美華嘴角的笑弧一凝,席麗瓊都已經出了這樣的事,誰還敢娶她呀!

目光蓄滿了難以置信盯著李蓉萍看。

都恨不得在李蓉萍身上看得一個洞來,可還是沒看出究竟。

於是她笑笑問:「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有福氣,能夠娶到你家麗瓊。」

「這就不用大嫂操心了,到時記得來喝喜酒就行了。」

「看你這麼淡定的樣子,看起來未來女婿還是個不錯的人吧!」杜美華試探地問她。

「還不錯,彩禮給五十塊,至於其他的,到時你見到了,你就會知道了。」李蓉萍現在就先陣時保密其他的,到時讓杜美華一看到了,保管是對自己羨慕又嫉妒的。

光是想想那樣,她心裡就特別高興了。

哼,杜美華想要看她笑話,她絕對不會讓杜美華有這個機會的。

「我還要去接我們家麗瓊回來,大嫂,那我就先走了。」

李蓉萍笑著從杜美華身邊經過。

這讓杜美華看得氣痒痒,恨不得把李蓉萍臉上的笑容給打掉。

有什麼好笑的,女兒都已經玷污了,還有笑的這麼開心。

虛偽的要死。

等等,這該不會是李蓉萍故意放出來煙霧彈,其實李蓉萍內心就是很傷心,很難過的?

嗯,越想越是有這種可能性。

那好,她倒要看看李蓉萍說請她喝喜酒的事,會不會實行。

……

門診

當席麗瓊聽完李蓉萍說的,情緒立即波動很大,「我不同意,我不要嫁給他。」嫁給一個強.暴自己的人,她說什麼都做不到。

而且她也知道周揚名原本就是喜歡夏雨菲,現在周揚名跟夏雨菲也不知道怎麼了,沒怎麼來往了。

她不會嫁給一個那麼對自己的男人,更不會嫁給一個心裡已經有了別的女人的男人。

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心,更不想這麼作踐自己。

向來都很聽話的女兒,突然這樣,李蓉萍頓時也生氣了,直接對席麗瓊下命令,「你不嫁也要嫁。」

「媽!」席麗瓊難以置信看著她。

她甚至都懷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她媽。

如果是,那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你現在都出了這樣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要是不嫁周揚名的話,誰還會要你呀!」

「我可以自己一個人過。」

「席麗瓊,我看你是沒腦子吧!」李蓉萍大罵:「你覺得你一個人過,說出這樣的話,實際嗎?一點都不實際好嗎?你一個人過,你待在哪?難道你還打算繼續待在家裡嗎?」

「難道不可以嗎?」那也是她家呀!

「不可以!」

「為什麼?你們不是我父母嗎?我留在家裡有什麼不行的?」

李蓉萍看著如此犟脾氣的女兒,怒火瞬間提到頭頂上去,「為什麼不行?難道你不知道嗎?你弟弟還會取媳婦進來,未來弟媳是不會容許你帶在家裡的,你何不如現在就嫁人算了,好歹你也是有個地方呆著。」

「往後我跟你爸都不用操心你的事,這樣不是很好嗎?」

席麗瓊木著臉,冷淡:「我不覺得這樣很好。」

「麗瓊!你這孩子怎麼就不聽話呢!」李蓉萍勸到最後,仍然不見她按自己說的去做,當即就想打席麗瓊了。

要不是看在席麗瓊出了這樣的事,身體還不是很好的情況下,她早就打了。

「媽!」席麗瓊眼底掩飾不住心底所迸發的寒心,「我是你女兒,我一直以為都是很聽你的話,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很努力去做,結果呢,我一出了這樣的事,你不但不安慰我,還罵我,還各種埋怨我,說我毀了家裡的名聲,讓你臉上無光。」

她繼續盯著李蓉萍看,「你真有把我當你的女兒嗎?我是你親生的嗎?如果是,那請問,是你女兒重要,還是你正所謂的名聲和面子重要呢?」

李蓉萍也回視她,眼中無比的失望,「如果我沒把你當成女兒對待,我哪會供你讀書,還對你這麼好,你出了這樣的事,我那是著急了,我才會那樣對你,你怎麼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

「我怎麼會明白你的苦心,一直我以來我成績這麼好,每一次考試都是第一名,每一次你都跟別人說起我,別人都會誇你養了一個好女兒,讓你臉上有光,回去你就會讓我更加努力讀書,好,我聽你的話,我更加的努力。」

「可是,媽,如果我要是讀書成績沒這麼好的話,你就會讓我讀嗎?」席麗瓊直直地望著她,似乎想要洞悉李蓉萍的心思。

繼而,她斂回眸光。

「你不會讓我讀,因為你一向都對飛虎特別疼愛,對我,就是讓你覺得你臉上有光而已。」

但偏偏她弟弟飛虎就跟她感情特別的好。

她做不到去嫉妒飛虎。

她只能把所有的心思都隱藏在內心深處。

因為這件事,她才徹徹底底將這些情緒爆發出來。

「我疼飛虎有什麼錯?他是小的,我多疼他一點,這都很正常的,你身為他的姐姐,你就該讓著他。」李蓉萍絲毫沒覺得自己有什麼錯,重男輕女,魚山村都是這樣。

——————-

七七PS:80小媳婦這一本這個月更新10萬字,而剩下的2萬,我今天已經寫完了,未來我4天我會專註更新90那本,稿子我會定時發上去的。也非常感謝這麼多的小仙女們對80小媳婦的支持,有你們在陪伴我,即便是熬夜碼字,我也開心!愛你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還有,如果連書都讀不好,那還讀什麼書,還不如不讀了,這也沒錯呀!我們家又不是什麼有錢人家,你也應該知道我跟你爸供你們兩個讀書,已經很辛苦了,在吃的穿的用的方面都特別節儉,就是為了能夠讓你們有書讀。」

說著,李蓉萍也陡然覺得自己命苦。

頓頓吃蘿蔔鹹菜,為了掙錢給他們倆姐弟讀書,一分錢她都恨不得當一塊錢來用。

堅持了這麼多年,也辛苦了這麼多年,眼看就要看到了希望,結果又發生了這樣的事。

她所有的希望都沒了。

瞬間,李蓉萍的眼眶也發紅了,「這都要怪唐小芯,要不是唐小芯招惹周揚名的話,哪會讓你這樣,把我的希望都毀了。」

「這能怪堂嫂嗎?是周揚名自己的事,是夏雨菲聽了的話,去對付堂嫂的,堂嫂也是自保而已。」席麗瓊不禁為唐小芯辯解。

「怎麼不怪了她了?我看你是被唐小芯洗腦了,帶壞了。」李蓉萍突然想起了什麼,「我知道你剛才為什麼會跟我頂嘴了,是不是唐小芯教你的?是不是讓她你這做的?麗瓊,我是你媽,唐小芯就是一個外人,你不要聽信她的話,她會害你的,我是你媽,我不會害你的,我都是為了你好。」怒氣沖沖的拍著自己胸口情緒波動非常大。

「夠了!」

席麗瓊終於按耐不住心底的怒火,終於爆發了,筆直坐在病床上,怒視李蓉萍,「堂嫂沒說過你口中所說的話,你不要冤枉堂嫂。」

「堂嫂堂嫂堂嫂,她就是外人,跟你沒血緣關係的,她給了你什麼好處嗎?你這麼幫她幹嘛呀!」

「我只不過是以事論事罷了,你口口聲聲說堂嫂就是一個外人,可她這麼對我的,你又是怎麼對我的。」

「麗瓊!」李蓉萍又急又氣說道:「我是你親媽,我難道還不夠對你好嗎?」

「……」

「難道就是因為在你出事的時候,是唐小芯安慰你,而我罵了你,你就覺得唐小芯好了?麗瓊,你睜大眼睛看看,唐小芯這麼做,那是有目的的,她就是想贖罪,想將功補過罷了,根本就不是真心對你好的。」

「堂嫂真不真心對我,我自己會有感覺。」席麗瓊冷淡道。

「你說你有感覺?你都快讓唐小芯給洗腦成功了,你什麼話都聽她的了,我說什麼都沒用。」

「那也要看媽說的是什麼話。」

「說什麼話,我要你嫁給周揚名的話。」

「我不會嫁給他。」席麗瓊堅定說道。

「好!」李蓉萍暴跳如雷,在病房裡來回走了十幾步,「你真不嫁?」

「我不嫁。」

「那好,我死給你看。」李蓉萍拿起水果盤上的刀子,就這麼比自己脖子。

「媽!」席麗瓊急忙從病床下來。

「你別過來。」

「媽你這是要幹嘛?」

「我問你,你嫁還是不嫁?你不嫁的話,那我就死給你看。」說著,李蓉萍淚如雨下,頗有鬼哭狼嚎的架勢:「我不活了,我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最後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反而還聽一個外人的話。」

「媽你那邊講點道理?」

「我不講,我就是要你嫁給周揚名。」

「……」席麗瓊不管是心裡,還是面容,冰冷至極。

為什麼她親媽都要這麼逼著她。

「我這麼做還是為了你好,麗瓊你要明白我的苦心,你出了這事你的名聲都已經毀了,周家那邊都願意做主把你娶了過去,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你你被周揚名強.暴的事也不會是什麼醜事,這樣一來,我們家的名聲以及你的名聲,都會比現在還要好。」

「麗瓊,我們家也窮,你還有一個弟弟,他以後還是要娶媳婦的話,你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咱們家的名聲的壞了,你弟弟連媳婦都娶不到吧!」

說著說著,李蓉萍又轉回正題,「麗瓊,你今天就一句話,你嫁還是不嫁?你不嫁的話,那我也是沒臉活在這個世上了,我死了去,索性就眼看為不凈。」

「媽!你別這樣行嗎?」別再這樣逼她行嗎?

「我逼你什麼了?這是好事,你答應就好了。」李蓉萍把刀子挨近自己一點,「你要是不同意,我就……」

「你把刀放下行嗎?」

「不行!」

眼看李蓉萍手裡拿著的水果就要傷及自己,席麗瓊堅定的最終還是軟了,彷彿從心底散發出絕望,讓她無力再支撐自己的眼帘,她緩緩閉上,深深的呼了口氣,心裡還是抵不過悲涼一片。

垂落身側的手掌,她都沒能夠感覺到有溫度。

再次睜開眼睛,淚水從急速從眼眶滑落她面頰。

「媽!」她輕輕地喚著,眼中無盡的絕望與悲慟望著李蓉萍,「你為什麼總是在逼我呢!」連她自己最後一點自尊都被她折磨沒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李蓉萍心裡也不好受,不管怎麼說席麗瓊都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可是,她如果不這麼做的話,那麗瓊這一輩子就是一個人這麼過了,而且她這麼做也是要為整個家著想。

她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她這麼做是沒錯的。

錯是在唐小芯,錯是在周揚名。

「這麼說,你是答應我同意嫁給周揚名?」

「……」席麗瓊眼淚仍然不斷湧出,彷彿過了很久一樣,她覺得自己好像一個木頭一樣,永遠都是任由她媽媽來擺布。「嗯!」

輕輕應了一聲。

卻讓席麗瓊她自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痛徹心扉。

李蓉萍聽了笑了,把刀子放下,她上前,抱著席麗瓊,又稍稍退了一步,目光緊盯著席麗瓊,笑說:「這才乖!你真還是我的好女兒。」

見席麗瓊連一聲都不說,李蓉萍還繼續安慰她說:「你放心,媽是不會害你的,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你只要乖乖的嫁給周揚名,你會幸福的,而我也會讓你風風光光嫁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