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看看,面前的這個女人該如何應對現在的情況。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喂,沈珏。」

「你在那裡不要動,我馬上就會過來,不要害怕,盡量拖延時間,我很快就會到……」沈珏說著。

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沈珏那個男人打來的電話。

「好,我知道了,可是這邊全部都是女裝,沒有男裝一會我去商場給你買好了。」上官娜娜故意說著。

「娜娜,你在說什麼?我在和你講正經的,你不要瞎扯好不好,我現在很擔心你!」沈珏差點在電話里吼了出來。

「哎呀不要這樣子啦,正經點好不好,我會給你買的……」上官娜娜依舊講著。

終於,沈珏明白了,她是故意的!那就說明,旁邊有人在盯著她。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以後,便直接掛了電話。

看似一個簡單的對話,可是蘇菲菲,卻聽出了很多玄機。她不相信,上官娜娜只是單純的通了個電話,或許,她應該好好準備一下了。

「請把,上官小姐。」說著,蘇菲菲將她推進試衣間里。

「你要做什麼?住手,蘇菲菲,你到底要幹什麼!」上官娜娜拚命的掙扎著。

可是沒有用,蘇菲菲的力氣太大,很快,她的所有衣服,都被脫了下來。

「蘇菲菲!」上官娜娜大聲吼著。

「上官小姐,你先等一下哦,我很快就會把衣服遞給你!」說著,她將手裡檢查完的衣服直接向上一扔,扔進了試衣間。

奇怪,怎麼會沒有?不可能啊!她一定是帶著任務來的,可是那個工具到底在哪裡!

「啪!」

突然,一支筆直接掉落在地面上,一下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這是什麼?筆?印象中,上官娜娜可不是一個喜歡學習的人,怎麼口袋裡還會有……

難道是……頓時,蘇菲菲提高了警惕,直接將錄音筆扔給了李潤。

「快,查一下,看看這是什麼筆。」

「這筆我見過,網上有很多賣的,這是錄音筆,你從哪裡找到的?我這裡沒有啊。」李潤好奇的看著她。

原來如此!蘇菲菲渾身散發著凜冽的氣息,果然不出她所料,歐陽娜娜來這裡是有目的的。

「喏,你的好朋友,還將你們倆的對話都錄了音。」蘇菲菲撇了一眼試衣間。 。

翌日。東邊剛才一絲亮光,習慣快節奏生活中的市民們便起床,開始了他們新一天的生活。可人們離開家門,走在空氣潮濕的街道上,猛然發現這灰濛濛天空似乎被什麼籠罩著,空氣中隱約攜帶了一些殺氣。

是的,今日的京都城,氣氛異常的可怕,整個上空,被火藥味衍上一層薄霧。

凡是道上和京都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凌晨發生了一件重大的事。蒼茫幫幫助韋蒼茫的妻子錢麗竟然背著韋蒼茫給群義會老大趙衛鴻生下一個兒子,錢麗這是公然給韋蒼茫帶綠帽子。

一大早,錢麗和趙衛鴻私通的證據不知通過什麼途徑在京都各大影集賣場出現,人們買到的都是子帶,卻不知道母帶在什麼地方。

知道此事的趙衛鴻和韋蒼茫是勃然大怒,他們紛紛派人出去查探,始終不知道是誰弄出來的。

趙衛鴻昨天派到豪麗別墅的人,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這令趙衛鴻感覺事情不大對勁。

韋蒼茫從一個兄弟手中拿到那段錄音和光碟,看完之後,怒火攻心,噴出一口鮮血之後,召集幫中頭目以上的兄弟召開緊急會議,會議完畢之後,人們便發現蒼茫幫有大規模的人在移動,目標直指群義會。

這事多麼大的醜事,韋蒼茫如何忍得下!關鍵是,錄音中是趙衛鴻強迫錢麗的,韋蒼茫就算跟錢麗多年沒見面,可錢麗始終是他的女人,這個仇,他報定了,何況這些年韋蒼茫一直在想著如何吃掉群義會,於公於私,韋蒼茫都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蒼茫幫的上千兄弟,都感覺臉上無光,也揚言要報仇。

趙衛鴻接到情報,得知蒼茫幫的動作之後,絲毫不敢怠慢,蒼茫幫的實力他趙衛鴻是知道的,當下,也召開了緊急會議。

於是,蒼茫和群義兩幫都在備戰,大規模的戰火一觸即發。

蒼茫幫的地盤在城東,群義會在城西,兩幫要開戰,蒼茫幫的人要麼經過韋陀堂的地盤,要麼經過紅葉盟,要讓他們從中心點菩提苑穿過,就算是怒火中的他們,還也沒那個膽子。

所以,韋蒼茫是以五五瓜分群義會地盤的誘惑,親自面見紅葉盟姐大靈幽魂,請紅葉盟參戰。

靈幽魂之前的一個親信姐妹曾被群義會的人蹂躪過,靈幽魂一直想著報仇,如今有了這麼大的蛋糕,她當然會答應韋蒼茫的請求,只是她應天奇的要求,拖韋蒼茫一天的時間,韋蒼茫信心慢慢的離開紅葉盟總部水簾洞之後,卻不知道靈幽魂正將這件事秘密告訴林天奇。

在韋蒼茫找紅葉盟的時候,趙衛鴻也在找韋陀堂,可惜趙衛鴻沒韋蒼茫那麼好的運氣,直接被韋陀堂老大秦無敵拒絕。

衚衕小巷中,倍感壓力的趙衛鴻剛離開,一位老者便從內室出出現在秦無敵的視線中。看見老者,秦無敵立即揮手讓守衛兄弟加強防備。

「義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夜之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

老者一撫花白鬍須,面色凝重的說:「耐人尋味啊!昨日下午趙衛鴻的兒子出事,平靜了一夜,今日卻是『電閃雷鳴』,無敵,你如何看待這件事?」

「我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京都幾大黑勢力雖然明爭暗鬥,可多年來沒發生過大規模的戰鬥,這一次,事情發生得沒有一點預兆性!直覺告訴我,有人在暗中*作。」

老者沉思著,沒答話。

秦無敵繼續說:「根據之前發生的事綜合來看,林天奇最有嫌疑,可他一個人,在京都怕是難以運作這麼大的事。關鍵是,事情的發生總要有動機,現在動機是什麼!很難猜測。」

「你的分析不無道理和根據,義父得到消息,在趙衛鴻找你的時候,韋蒼茫去找靈幽魂,紅葉盟跟群義會有仇恨,一旦紅葉盟參戰,那麼就是三大幫會的戰鬥,京都四大幫會有三個幫會參戰了,只有我們沒動,他們三家開戰,最得利的就是我們,無敵,你有沒有想象到後果?」

聞言,秦無敵面色大變。「義父您的意思是,狄家會懷疑是我們在*作,讓蒼茫、群義、紅葉三幫火拚,我們坐收漁翁之利?到時候,狄家會直接把目標對準我們,再用武力壓制其他三幫,進一步削弱我們的實力?」

老者點點頭,那雙深褐色的雙瞳一眯,寒光迸射之後,聲線凜冽而出。「還有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

「韋陀堂會捲入一個巨大的陰謀中去,到時候就是四大幫會開戰!」

四大幫會開戰?秦無敵面色一沉,道:「如果四大幫會開戰,京都會立即陷入水深火熱中,可是,運作這一切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究竟是誰?」

老者已經想到了這些,沉思之後,道:「敵人的動作不但隱秘,還非常的快,快到我們來不及反應,也感應不到。無敵,你立即以我的名義下達堂中最高命令,所有兄弟不得妄自參戰,必須固守自己的地盤,別中計了!這個陰謀太毒辣,一個不好,韋陀堂就會灰飛煙滅。」

「是,義父!」



下午,京都城的氣氛更加壓抑,在人們擔心京都會發生大規模戰鬥和各大幫會暗流涌動的時候,城西某國際連鎖咖啡店中,一白衣少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捧杯白開水,清澈目光盯著窗外車如流水的街道。

這家咖啡廳的環境優雅大氣,進入這裡,給人一種清逸之感。情侶恩愛相擁在他們的位置上,讓人好不羨慕。

咖啡廳角落音樂手一曲完畢之後,白衣少年這才收回放在外面的目光。而就在這時,一位裝束撫媚、姿態性感迷人的女人進入咖啡廳,在眾人投來垂涎目光之餘,她四處看了看,隨即,帶著一抹笑容走向白衣少年。

坐下后,她一掠披在豐腴雙肩上的秀髮,動作是那麼的饒人心弦,將名貴挎包放在柔然靠椅上,美眸盯著沒有任何錶情的白衣少年,打量白衣少年的同時,令人身子酥麻的聲線輕緩而出。

「真沒想到你這麼一個大忙人會有時間約我出來,怎麼樣,這段時間你低調了很多,這似乎跟你林天奇的性格有些不吻合。」

天奇淡淡一笑,打了個響指,服務生上前給美人送上一杯咖啡之後,這才說:「我對每個人都不一樣,這杯咖啡,算是感謝你前兩天的恩情,不介意吧!」

聞言,美人有種噴血的衝動,怒瞪著嘴角噙著淺笑的天奇,道:「一百多的咖啡就想打發我,你做夢!你要知道我為了讓你從監獄中出來,浪費了多少口水。」

「那你想怎麼樣?」

「當然得答應我一件事了。」

美人撇撇粉唇,貝齒在咖啡廳白光的耀射下,顯得撫媚動人,再搭配她這張妖嬈紅顏,天奇有種窒息之感。

「你要是不同意,可以把我付費的咖啡吐出來。」

「你無賴啊林天奇。」

狄無秋真相把自己的高跟鞋脫下,給天奇砸去!聳聳小鼻瑤之後,說:「不跟你瞎掰了,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說吧,找我什麼事?」

「沒什麼事,只是想著分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部隊那些日子,給你添了不少麻煩,特向你表示歉意。」

說上是這麼說,可天奇的心裡卻不這麼想,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天奇絕不會沒寶貴的時間放在沒意義的事情上。何況,狄無秋是狄家的人,天奇在這個時候把狄無秋約出來,不會沒有目的的。

狄無秋也不會認為林天奇會有那麼好的心情約她出來只是為了表示歉意,喝杯咖啡什麼的。對於林天奇,她之前是不怎麼了解,可這段時間她狄無秋得到的情報,再綜合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來看,眼前這白衣少年雖年輕,卻是一個極為危險的人。 何況之前的林天奇是一個對她冷漠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相處了,油然間,狄無秋心裡開始犯嘀咕。

她極為疑惑,抬起嬌容,美眸兮兮的盯著嘴角噙著一縷笑容的天奇,魅力十足的聲線平緩而出。「雖是數日不見,可你林天奇的轉變未免太大了一點。」

見天奇沉吟不語,狄無秋猛然間想到這些天發生的事以及今天京都城的火藥味,眼中掠過一抹驚訝之後,隨即,壓低聲線問:「林天奇你實話告訴我,今天發生的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今天發生的事?什麼事?」

狄無秋緊視天奇這雙黑眸,她企圖探到天奇心底有情緒在波動,可在片刻之後,她失望了。

「跟你沒關係就好!」

天奇波瀾不驚,輕抿一口果汁之後,淡淡的問:「為什麼這麼說?」

「群義會和蒼茫幫都是你的敵人,現在他們兩幫要開戰,戰火一起,遙遙欲試的紅葉盟說不定會參戰,到那時候,華夏軍隊必定會出來壓制,殺掉一些人!」

華夏軍隊?天奇心頭冷笑一聲,嘴上卻說:「什麼華夏軍隊,你直接說是你家不就行了?」

狄無秋一驚。「你知道我的身份?」

「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名震華夏數百年,聽說百年前成為狄家絕技之一;在部隊與你交手的第一招我就認出了這套拳法,後來你連連使出好幾套招式,我更加確定,你不但是狄家的人,還是核心人物,又或者是直系。」

這些日子,狄無秋日日夜夜都在猜想這件事,可不管他們去想,始終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她也想著找個機會再問問林天奇,誰知天奇卻在這個時候自己說了出來。

頓時,將狄無秋那已經忍無可忍的好奇心勾了起來。她玩弄著手中玻璃杯,閃爍的目光望著天奇,粉唇輕啟。「這一直都是我想知道的,林天奇,你總是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天奇搖搖頭淺笑。道:「其實很簡單,你之前不是問我跟中林寺是否有關係嗎?」

「是,我問過!」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跟中林寺確實有關係,不然我也不會知道『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更不會認識你的招式。」

狄無秋再一驚。「你真的跟中林寺有關係?不知。。。你是空見大師的什麼人?徒弟?」

快穿女主她只想要事業 「你認為我會是空見大師的徒弟?」

看見天奇這人畜無害的笑容,狄無秋狹小的眼帘輕微一皺。「不是徒弟難道是徒孫?」

「你怎麼就不說我是他的師弟呢!」

師弟?狄無秋突然笑了起來,笑容是那麼的撫媚,她一點林天奇,說:「根據之前發生的事,我相信你跟中林寺有關係,可真要說你是空見大師的師弟,我想我還沒那麼傻。」

「信與不信都隨你,現在我想說的是,你狄家的『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不是我偷學,也不是別人教我。」天奇埋下英俊的臉龐,語氣頗有些低落的說:「自打我懂事起,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腦海中就殘留這部拳法,我很小時候的時候我不知道這拳法的名字,直到我十一歲那年,我遇到空見大師,是他告訴我的。」

狄無秋不懷疑林天奇的這番話,她對中林寺雖不怎麼熟悉,卻是從家族長輩那裡知道中林寺的絕技從不外傳,林天奇既然會了幾門,這足以表明林天奇跟中林寺的關係非同尋常,至於林天奇是空見大師師弟一事,狄無秋是不會相信的。

於是,狄無秋沉吟著說:「空見大師在華夏的地位讓人仰望,就算是實力超強的一流家族,也不會輕易去惹空見大師,更不會無緣無故與中林寺為敵,鑒於這種情況,我想你林天奇還達不到令空見大師多看一眼程度。」

狄無秋的話,天奇怎麼會不明白呢!對此,天奇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一味的苦笑,因為他也想知道中林寺的空見大師他們為什麼會對自己那麼好。

中林寺在華夏的地位,天奇的心中很清楚,只是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原因罷了。

片刻,天奇傾吐一口渾濁之氣,道:「想不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狄無秋愈發的感覺今天的林天奇很奇怪,可在看見天奇那一如反常的神情,她懷著疑惑的心情,起身一笑。

於是,天奇結賬之後,兩人離開了咖啡廳。

黃昏。殘陽如血,晚霞似火,京都宛如一條小河沐浴在一片紅色之中。望著川流不息的街道,人行道上絡繹不絕的行人,天奇發現這樣的生活節奏太快,快得他還有來得及適應便被拋棄。

走在狄無秋身旁,一襲白衣的天奇依舊那麼冰冷,他釋放出來的氣息,讓人有種難以靠近之感。

仙緣無限 狄無秋也嗅到了這冰寒氣息,可她始終沒詢問天奇一句話,離開咖啡廳之後,她就一直在暗暗觀察身旁這個冷漠男子。此刻,見天奇突然停下向前邁動的腳步,雙手插在兜里,那雙黑眸正凝視正前方。

順著天奇投射目光的方向望去,狄無秋面色在這一刻輕微變了一下!心中突然湧起一抹擔憂;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狄無秋修長柳眉緊緊皺了起來。

這裡是城西群義會的地盤,正前方一公里處便是群義會總部所在地,自己竟然跟林天奇出現在這裡,林天奇若是在這個時候陰自己一把,後果真是難以想象,畢竟現在的京都城瀰漫著火藥味,隨時都有可能開戰。

想到了這些,狄無秋眼芒餘光悄悄瞄了瞄神色淡定的天奇一樣,腦海中突然多出了很多疑問。

群義會和蒼茫幫的事既然與林天奇無關,那麼林天奇今日為何約自己出來,還是在群義會的地盤上,現在又領著自己靠近群義會總部,這是他林天奇算計自己?還是自己多心了?

不。。。像林天奇這樣的人,不會那麼單純的。

「呼。。。」在狄無秋想著這些的時候,天奇突然收回眺望遠處高樓的目光,移到狄無秋絕美容顏上,嘴角掠過完美俊逸弧線,輕輕的說:「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

在這裡分開?狄無秋輕微一怔,凝視天奇,道:「你是這些年第一個利用我的人,林天奇,你夠狠!」

狄無秋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這些信息,天奇有些佩服近在咫尺的美人,淺笑一聲,道:「今日天奇多有得罪,實屬無奈,天奇不祈求狄小姐能夠原諒,只希望你今晚早點離開這個地方。」

「林天奇。」發現天奇語氣和神色都不對勁,人群中的狄無秋靠近天奇,壓低聲線怒道:「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在狄無秋靠近天奇那一瞬,清幽香氣一股勁往天奇鼻孔鑽,嗅到這淡雅香氣,天奇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喉嚨稍顯乾燥,身子往後傾斜,回道:「群義會傷我侄女,用計使我入獄,差點令我命喪監獄,迫使我不得不離開京大,這筆債,必須得還。」

狄無秋知道天奇與群義會的恩怨,但她不會想到天奇竟然敢找群義會報仇,何況還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於是,低吼道:「你瘋了,現在京都京大幫會都虎視眈眈,誰在這個時候動手,就會遭遇華夏軍隊的打擊,到時候,第一個死的就是你。」

「多謝狄小姐的關心,林天奇不管京都地下勢力,只想報仇!」

天奇是這樣說,可他的心裡卻沒這麼想!狄無秋再度勸說,可天奇依舊堅持要在今晚報仇,無奈的狄無秋,怒瞪天奇一眼,轉身離開。

而天奇望著狄無秋這魔鬼式身材融入人群,芒光輕微一眯,一縷寒意釋放而出,旋即,天奇嘴角在這一刻噙著的笑容,令人有種嗜血噩夢之感。

轉身,天奇沒有再浪費時間,帶著凜冽殺意,直接往群義會總部而去。

PS:感謝葉幽然打賞1888逐浪幣、萬鈞大聖打賞100逐浪幣。 「看看,李潤,我告訴你,你被那個上官娜娜賣了都還不自知,你腦袋裡天天都在想些什麼?」蘇菲菲緩緩靠近他,敲了敲他的腦門。

原來,這一切真的都是她的陰謀!

他多麼希望這些都是假的,可是那支錄音筆,無疑是最大的證據。

「李潤,你聽我解釋,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樣。」上官娜娜一邊在試衣間里穿著衣服一邊喊道。

那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這還用解釋么?李潤的眼睛里有一絲寒光。

上官娜娜,原來你也如此卑鄙,竟然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

「真的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跟你解釋……」說著,上官娜娜立馬跑到他面前,緊緊地抓著他的胳膊,滿臉的焦急。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李潤一個用力,將上官娜娜甩到一邊,滿眼的憤恨。

這個臭女人,也不過是賤人一個!

「怎麼樣?我沒有欺騙你吧?這錄音筆就是最好的證據,不是么?」蘇菲菲故意說道。

「蘇菲菲,你太過分了!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還要在這裡添油加醋!」上官娜娜大聲吼著。

真是可笑!對付她,有的是方法!

馬路上,一輛黑色轎車近似飛了起來,不知道已經闖了多少個紅燈了。

出於擔心,沈珏還是拿起手機,撥了過去。

可是此時的上官娜娜,哪裡還有心思接聽電話。

「是誰?是不是顧忘?趙以諾?」李潤對著電話大聲質問道。

「當然是他們的人,不然還會有誰,我說啊,你還是趕緊將她處理掉吧,顧忘他們那邊可都已經聽見了我們的對話內容。」蘇菲菲陰陽怪氣的講著。

沒錯,那錄音筆上,還安裝了一個小小的監控器,在筆帽裡邊,只是沒有想到,到最後竟還是被蘇菲菲給找到了。

「你以為一支錄音筆出來以後,我就不會再去找其他的了么?真是幼稚。」說著,蘇菲菲將筆帽裡邊的監控室給捏碎了。

好狠心的一個女人!

「上官娜娜,我李潤,今天沒有對你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也沒有打你罵你,所以,你好自為之,這是最後一次,趕緊滾!滾出我的視線!」李潤大聲吼著。

就這麼算了?蘇菲菲好奇的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

不然呢?他能做什麼?他和上官娜娜也只是朋友而已,並沒有上升到多麼親密的關係,所以本質上講根本就算不是背叛。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從此和那個女人一刀兩斷,江湖不再相見。

「喂,李潤,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她欺騙了你,你不應該報復么?為什麼要原諒她?為什麼要放她走?你還有沒有種!」蘇菲菲大聲喊道。

她從來沒有見過活得這麼窩囊的男人,什麼物種啊這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選擇原諒!

「蘇菲菲,你到底想要怎麼樣?」上官娜娜捂著肚子,低聲問道,看起來很是痛苦的模樣。

「你怎麼了?」李潤突然蹲下來,擔心的看著她。

他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雖然上官娜娜確實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但是他並不希望這個女嘗試那份痛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