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以為她要嫁的人是沙可,原來不是…… 匈奴侍女不明所以,便帶著一臉獃滯的段水曇去沐浴更衣。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沙可似乎想要對段水曇說什麼,但段水曇鎮定極了,沒回頭直接隨侍女去沐浴更衣。

沙可無奈之下只能披著塵土滿滿的盔甲去覲見單于。

他說他要去見單于的時候,一個匈奴族的將軍尷尬的說:「我們偉大的單于已經病故了……左賢王即將成為我們的……」

咣當一聲。

段水曇聽到沙可手裡的刀落在地上。

她漠然回頭,就看到沙可像是一個孩子一般,茫然獃滯。

冷血如沙可,居然也會露出那種表情?

難不成他和單于有什麼基情?段水曇腹誹道。

周圍沒有人敢說話,眾人都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安慰這位日逐王。

段水曇頓了頓腳步,便接著隨匈奴族侍女沐浴更衣。

當她再次出來的時候,整個單于大帳都沸騰了,歡呼聲此起彼伏,所有匈奴人紛紛向長樂公主行禮。

「公主好美……」

「她的皮膚好白……」

「她好像比我們匈奴的女人矮小一點,像一隻嬌弱的小鳥……」

「漢朝的水土真養人,姑娘好漂亮。」

大帳之內,段水曇見到了左賢王。

段水曇淡漠的吧玉碟恭敬地舉過頭頂說:「陛下,我乃漢朝長樂公主,代表漢朝與貴方友好和平,請過目。」

周圍沒有沙可。

沙可不知道去哪兒了。

她一時走神,就連左賢王走到她面前拿過玉蝶她都沒有察覺。

左賢王把玩著玉碟,漫不經心的問段水曇:「公主在想什麼?為什麼不看我?」

段水曇淡然笑道:「陛下是天之驕子,猶如太陽般光明炙熱,令我不敢直視。」

「哈哈哈哈!」大帳里回蕩著左賢王的笑聲。

段水曇:「……」笑的這麼歡,左賢王你真的死了爹嗎?你為什麼表現的和沙可完全不一樣啊?

見過左賢王之後,段水曇去找沙可。

溪流邊。

段水曇找到那頹然坐在岸邊的沙可。

她怔怔地看著沙可沒有喜怒的臉,那張臉始終堅硬至今,此時卻有一些頹廢。

「沙可,你很愛你那偉大的父親吧?剛剛去世的單于吧?」她忽然苦苦地笑了。

也許是沙可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吧,沙可選擇對她傾訴。

「父王不是我親生父親,他是我養父,我小時候被親生父母遺棄,差點被狼群吃了,是勇敢的父王救了我,他說我們是草原的勇士,跨著戰馬揮舞戰刀,血可以流,淚不能流!」沙可的聲音很嘶啞。

他痛苦的捂著臉,道:「可是父王戰敗了,敗給疾病。我離開的時候父王就病的很嚴重了,我沒想到……」

段水曇出神的看著草原廣闊的空地上倏忽間狂風大作,像是人痛失一切時的悲鳴。

她拿出一把笛子,說:「我為你吹奏一曲。」

沙可頓了頓,淡淡道:「你該為左賢王吹。」

段水曇閉上眼睛,咬著嘴唇,嘴角苦笑,道:「只為你。今世只為你一個人。」

她吹了。

吹的是一首在現代很流行的歌。

是《做我老婆好不好》。

很悲傷的歌。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該往哪兒走,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不夠寬闊的臂膀也會是你的,溫暖懷抱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風風雨雨,

就留在我身邊做我老婆好不好。

她吹著吹著就流淚了,調調也走的差不多了,但她還是一邊換氣一邊吹。

吹得很難聽。

沙可靜靜地看著她吹。

段水曇突然覺得自己很悲哀,沙可不可能為了她放棄匈奴的,在他心中,也許匈奴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只不過是她人生的過客而已。

也許愛過,但僅僅是愛過。

她換氣換的更頻繁了,笛聲聽起來就像是哭的一樣。

沙可突然抓住她的手腕,目光定定的看著她,他的臉上顯出罕有的緊張。

段水曇緩慢轉過頭看他。

沙可說:「我們走吧,私奔吧。去長安,或者去關外,去大漠,去草原,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我打獵,你種田。」

段水曇手抖了一下,難以置通道:「你不管匈奴了嗎?我快是左賢王的妻子了。」

左賢王不好惹。

段水曇知道,她看到左賢王野心勃勃的眼神的時候就知道他不是善茬。

她還聽人說與左賢王競爭單于的右賢王已經在幾天前死掉了。

沙可會與他父王的親生兒子為敵嗎?

沙可點點頭,目光閃過一絲溫和,道:「我們走,我們私奔。」

大漠的夜晚壯闊美好,明月大的出奇。

這是一個適合私奔的夜晚。

以前段水曇看射鵰英雄傳的時候,就很想看看大漠的雪山。

如今她見到了雪山。

大漠地形真是奇特啊。

他們私奔最後還是被抓到了。

是在雪山腳下抓到的。

左賢王帶著大批匈奴勇士,拿著弓箭驅趕他們。

兩人都被制住。

左賢王,不,他現在已經是單于了,他冷冷的看了看沙可,嘴角露出一絲勝利者的笑容,幽幽道:「沙可,你不過是父王收養的一個棄童而已,居然有膽子和長樂公主私奔?」

沙可目光繾綣的看了一眼段水曇。

段水曇微微笑著,沒想到沙可也會有這種目光。

單于冷冷道:「真是偉大的愛情啊。不過很可惜,我不喜歡,你去見父王吧!」

沙可淡淡笑著,閉上眼睛迎接死亡。

段水曇猛然奪過一把彎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陰惻惻的盯著單于,道:「陛下,等一下!」

單于看了看段水曇,還真的等了一下。

沙可望著段水曇,道:「不要!」

她沒有聽沙可的,她對單于說:「放了沙可,不然我死,只要你放了沙可,我跟你一輩子。我再也不見沙可。」

單于微微鬆動,問:「你真的會這輩子都安心做皇后嗎?不見他嗎?」

沙可看看段水曇,又看看單于,冷笑道:「不可能!我是草原的勇士,我寧願自己死也不願意自己的女人委屈!」

單于冷冷道:「沒問你。我問的是長樂公主。」

段水曇閉上眼睛,鋒利的彎刀微微割破她的脖子,她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睜開眼睛微笑道:「是的,只要你放了他,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段水曇閉上眼睛,鋒利的彎刀微微割破她的脖子,她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睜開眼睛微笑道:「是的,只要你放了他,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單于滿面春風的走到段水曇面前,握住段水曇拿刀的手,幽幽道:「可是你死不死又關我什麼事呢?」他說完握著段水曇拿刀的手一使勁,撕拉一聲砍了段水曇的腦袋。

沙可像是瘋了一樣大吼大叫,想要跑過去救段水曇。

血泊中的段水曇微微抬起頭,目光里全是溫和,她對他笑了一下就倒下去了。

單于看了看沙可,冷冷道:「這座雪山有一處冰窟窿,把他扔進去。」

「是!」

一大筐溫水倒在沙可身上,眾人拖著死狗一樣的沙可去雪山上的冰窟窿,眾人淡漠的把他扔進去了,給他倒了一筐水,看著他被凝結在冰里。

段水曇死了。

楓鬼作為一名旁觀者,很盡心儘力的看了這一段,他見到段水曇的靈魂,淡淡笑道:「恭喜你,終於死了。跟我走吧。」

「是你?」段水曇疑惑道。

慕容先生微微笑道:「他是我的助手,我們是時空旅店的。現在,你可以跟我們走了。」

「不,我不走,我要救沙可。」

楓鬼打了一個哈欠,懸浮在空中,淡淡道:「你已經死了。」

段水曇苦笑,「看在我們都是現代人的份上,讓我見沙可吧。」

慕容先生緩緩道:「走!」

段水曇回到現代之後,立馬掙脫,像是風一樣在空中飄蕩,「沙可,沙可……」

楓鬼淡淡道:「我想幫她。很想幫她。」

慕容先生略微挑眉,目光悠遠,道:「可以。」

「真的可以?」

「是的,畢竟我做不到的事情,很少。」

楓鬼聽到這霸氣的宣言的時候很無語,他問:「那沙可呢?」

慕容先生輕笑一聲,目光緩緩看向西方,感受著夜風,道:「快醒了。被冰封了幾千年了,冰要裂了。」

醫院裡。

原本快要死亡的段水曇突然活了。

她扶著腦袋,腦袋裡一片空白,對了,她是段水曇,出了車禍,然後,然後醒了……

總感覺中間漏了什麼……

楓鬼和慕容先生隱去身形,懸浮在空中,楓鬼看著段水曇的形態,扭頭問慕容先生,似笑非笑:「你消除了她在漢朝的記憶?」

慕容先生輕笑一下,從空中落下來,坐在病房椅子上,平淡道:「是的。她將會忘記沙可。」

楓鬼:「……你真是惡趣味。」

冰裂了。

沙可從雪山下來。

沙可來到這座城市。

沙可見到段水曇。

沙可淡淡笑著,笑的像是孩子一般,喃喃道:「找到了。」

段水曇:「……」

沙可自言自語:「雖然頭髮短了,穿的很奇怪,長得還稍微有點不一樣,但我知道,你是我的公主。」

段水曇:「喂,警察叔叔嗎?我遇到一個痴漢,蓬頭垢面,奇裝異服。」

沙可抱住段水曇:「公主殿下,我是你的沙可。」

段水曇一巴掌打過去。

沙可捂著臉,眼睛中微微有點委屈。

段水曇冷靜下來,剛打算走,沙可跟著她,道:「公主,我是你的相好,你忘記了嗎?」

眾人側面。

段水曇無法冷靜!這是街上啊!

大街上啊!

段水曇壓抑著怒火,怒極反笑問:「什麼相好?」

沙可覺得有必要再給他的公主解釋一下什麼叫做相好,於是便道:「就是一起的人,我們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私奔一起死。」就是這句一起睡還真是單純的睡覺……

他與她生死與共,原本可以一起浪跡天涯的,但是他錯過了。

他錯過了,他當時沒有帶她走,後來想帶她走卻沒機會了。

但……終於找到了!

大街上的人圍著段水曇和沙可指指點點。

「現在的大學生啊……」

「哎,一起睡啊……嘖嘖嘖,真是……」

好幾個省略號,一言難盡啊!

段水曇差點吐血。

楓鬼和慕容先生浮在空中,楓鬼笑的前仰後合,道:「邪王追妻路漫漫!吃瓜群眾來搗亂!」

段水曇確定了,這是一位深井冰。

楓鬼覺得不妙,便想著稍微挽救一下,幫沙可刷一下正面值,最好來個英雄救美橋段……

楓鬼給自己變出鬍子,轉頭問慕容先生:「我變得像不像猥瑣的男士?」

慕容先生研究楓鬼的身形半晌,斂了笑容,道:「從生理結構來說,此刻的你就是個男子。從外貌看,確實猥瑣。」

楓鬼:「你能看到別人生理結構?那豈不是天下所有女人在你面前都無所遁形,在你眼中,她們穿不穿衣服都無所謂?」

慕容先生打著一把傘,這時幽幽收了油紙傘,他的眼裡一派似笑非笑的神情,「再美的女人身體,也無法令我心中起一絲波瀾。她們在我眼中就和一棵樹一朵花一樣隨處可見。沒什麼稀奇的。」

楓鬼腹誹道:真是一個『性冷淡』的老男人啊。偏偏樣子還那麼俊俏……真是浪費了這張俊俏的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