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周族人,一臉期待的神情之下,這位雷族年輕一輩中,公認戰力第一的強者,隨之已然踏入了台上,周身閃動的雷威隨之衝天而起。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葉飛,雷霆之力,我古雲逸絕不輸你。」古雲逸低喝一聲,一道道雷弧,從他的體內衝天而去。

那氣勢之強,竟是不輸葉飛半點。

雷龍的低吼聲,隨之響徹了半空,古雲逸沒有絲毫猶豫,此刻直接祭出了護體雷龍。

擂台之上,葉飛面色如常,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此刻嘴角不禁泛起了淡笑,隨之掌中迅速掐訣,一股歲月的氣息橫掃四周。

「古印,封。」印訣凝聚,抬手向著前方一指。

前方,古雲逸還未來得及出手,此刻身形隨之一顫,竟是被直接定在了原地。

同樣,這股力量,顯然並非雷霆術法,這位雷族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可見以前從未見識過,竟是被硬生生封住了身形。

「雷龍,吞了此人的雷界。」葉飛目光微閃,隨即傳出一道靈識。

半空之中,那隻實體化的雷龍,隨之發出一聲嘶吼。

在一番盤旋之下,下一刻已然張口了大口,一股恐怖的吸徹之力,隨之襲卷了擂台本半空,前方古雲逸的雷獸虛影,竟是被直接吞噬。

下方之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面色變得慘白無比。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四周雷族的後輩族人,根本還沒來得反應,他們雷族內天資最高的天驕之輩,便是已然落敗。

就連遠處看台之上,那幾位族老,此刻也是愣了半響。

「古符文印訣。」

「看此子施展,應該是凝聚了古印界脈,否則不可能封住古雲逸……」看台之上,雷族族老等人,在回過神來之後,忍不住開口低語。

哪怕還是在源界,古符文印記,那也是早有失傳。

當年玄風子,喜愛遊歷世間,偶然之下習得古符文印訣,在加上夢界之內,天洪古印的領悟,可以說葉飛此刻施展的古印之力,已然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擂台之上,古雲逸此刻已然失去了戰力,他的眼中滿是不甘之色,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之人。

「不不配為我雷族之人。」古雲逸緊咬著牙,此刻開口低喝道。

葉飛聞言,面色沉靜,他本身就不是雷族之人,在掃了前方之人一眼,此刻也是懶得過多的解釋,隨即緩緩轉頭,抬頭望向遠處的看台之上。

「前輩,葉某如約來此。」

「玄風子之靈,還望晚輩信守承諾。」葉飛雙目微閃,同時禮貌抬手開口道。

他之所以,如今還留在雷族,便是為了此事。

此言一出,此刻看台之上的天雷子,臉上忍不住露出欣慰之色,只見他隨即移步上前,向著眼前藍袍老者抬手抱拳。

「古老,此子,雷族血脈返祖。」

「而且一身戰力不俗,又是師兄當年的傳承者,按照族規,玄風子並未背叛雷族,那葉飛所言之事,還望古老能夠同意。」天雷子臉上的表情,此刻露出認真之色。

他說完之後,便是隨即彎身一拜。

古一聞言,隨即轉頭看了身後的另外兩位族老一眼,隨即微微點頭。

說罷,只見看台之上,這位雷族第一強者,此時緩步上前,目光向著前方的擂台之上掃去,最終凝聚在了葉飛的身上。

「即今日起,玄風子可重歸雷族。」

「他既以道損,理應安葬與我雷族祖地,供我族後人膜拜。」藍袍老者緩緩開口,他臉上的神情平靜,聲音隨之傳遍全場。

天雷子聞言,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多謝。」

如從同時,遠處的擂台之上,葉飛目光一閃,隨即向著那位藍袍抬手禮貌抬手。

此事已了,他便是能夠安心離開雷族了,如今中原之地,各大武道宗門,隨之聖靈寶地之事,已然變得不再平靜。

葉門的情況,葉飛此刻一無所知,他還需儘快回到宗門才行。

而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前方看台之上,那位藍袍老者的聲音,隨之再度傳來。

「族會論武,你力壓群雄,既今日起,你便是我雷族這一任族長。」藍衣老者緩緩開口,聲音始終平靜如水,但卻是讓人不敢反駁。

這一刻,練場之內,四周雷族族人,此刻目光均是同時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那古雲逸的臉上,此時更是露出寒芒,眼中的怨毒之色見顯。

而如此同時,擂台之上,葉飛在聽完此言之後,忍不住眉頭微皺,這族長之位,他顯然沒有任何興趣。

「前輩,族長之位,事關重大。」

「葉某並非雷族之人,恐難為重任。」葉飛只是片刻的沉吟,便是隨即抬手,直言開口說道。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在玄風子重歸雷族的那一刻,他便是已然有了離去之意。

隨著葉飛的開口,四周的雷族族人,此刻均是不禁一愣,這簡簡單單的兩句話,不光推辭了族長之位,更是與雷族撇清了關係。

此子的舉動,著實讓人難以捉摸。

「他,來到我族,難道並不是為了族長之位?」

「那為何還要參與族會論武?」

「這……」

四周的雷族之人,此刻臉上均是一臉的疑惑之色,一時間不禁議論紛紛。

此刻,唯有人群中的古雲逸,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腦中有些許的清明,那擂台上之人,參與族會論武,並非有什麼其他的企圖,而是只為打傷自己。

而此刻,看台之上,那位藍袍老者,在聽聞此言之後,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多大變化。

「哦,你不願接任我雷族族長之位,老夫也不勉強你,不過如今族會論武已經結束,而我族向著需要一個族長。」藍袍老者目光沉靜,望向葉飛低聲道。

他話語中的意思,此刻也是讓四周的眾人,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前方,擂台之上,葉飛聽聞此言,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只是片刻的沉默,他隨之緩緩轉頭,望向了下方練場之上,一番尋找之下,目光最終停留在了一位,身形有些精瘦,相貌平平,但實力卻是有著劫境一重天的族人身上。

葉飛依稀記得,從他踏入此地之後,此人便是不曾太大的神情波動,只是一直靜靜地站在那裡,彷彿這場族會論武與他無關。

「就他吧。」

「晚輩覺得,此人比葉某很適合接任雷族族長之位,不知前輩認為如何?」 誘愛成婚 葉飛嘴角泛起淡笑,抬手指像了人群中的那位精瘦族人。

他這一開口,四周的雷族族人,再次忍不住面色一怔,顯然是徹底愣住。 堂堂三大古族之一的族長,人選這般隨意,未免略顯得有些兒戲,雷族的族人在稍有一愣之後,內心均是不禁暗笑搖頭。

很顯然大族老是不可能同意的。

就連那位被葉飛點到的雷族之人,此刻也是不禁輕笑搖頭,他名叫古洋,實力雖然不俗,但在古族年輕一輩中,只能勉強排進前三。

族長之位,他幾乎是做夢都不敢去想的。

前方,擂台之上,葉飛沒有離開四周眾人的神情,他此刻轉過頭來,目光落在了看台之上,那位身穿藍衣的老者身上。

「你的忍耐的極限在哪裡?」葉飛目光微閃,此刻內心暗道。

那位大族老,無疑是一直在縱容他,而這種縱容顯然是有目的的,想要弄清楚究竟為何,則需要試探到此人的極限。

看台上,藍袍老者神情如常,稍有沉吟之後,他的眼中有微光閃過,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之中相接。

「依你所言。」

「此事未嘗不可。」

藍袍老者,在稍有沉默之後,便是直言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空氣中出現了片刻的安靜,隨之一陣吵雜的議論聲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傳來,雷族的後輩族人,均是面色劇變。

如此同時,看台之上,另外那三位族老,連同天雷子在內,也是不覺地愣在了原地。

「這……古老,此事不妥啊,那族中小輩古洋,無論是戰力,還是輩分都不如古雲逸,甚至連古一凡,都能將他完全壓下,此子成為族長,唯恐族人不服啊。」

看台之上,那位暗袍老者,臉上的表情變化不定,此刻忍不住連連開口。

「老夫心意已決。」

「從今日起,古洋便是我雷族新任族長,此事不容再議。」

看台之上,藍袍老者神情依舊,此刻開口的同時,聲音隨之傳遍全場。

隨著大族老的開口,練場之上,四周的雷族族人們,此刻均是忍不住將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那位名叫古洋的族人身上。

儘管事已至此,但雷族後輩中的劫境強者,心中無疑是多有些不甘。

雷族族人之中,那位名叫古洋的族人,在稍有愣神之後,眼中頓時露出激動之色,他隨即連忙從人群之中走出。

「晚輩古洋,多謝葉前輩。」古洋顯然也不是愚笨之輩,他首先抬手禮貌的,並不是看台上的雷族族老,而是前方擂台上的葉飛。

可見此人心中清楚,這個族長之位,若非擂台上之人,他今生怕是與之無緣。

秘愛豪寵:小嬌妻有點野 在向著葉飛彎身一拜后,古洋這才轉頭,向著看台之上的雷族前輩禮拜,同時移步上前,站在看台下方論武勝者台之上。

「雷族族人,拜見族長!」

雷族的後輩族人,此時礙於族老的壓力,均是不敢再有多言,同時彎身向著前方戰勝台禮拜。

此刻,擂台之上,葉飛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此刻並未再有多言。

今年的雷族族會,顯然比往年要結束得更快一些,伴隨著那位毫不起眼的雷族族人,被破例升為雷族族長,看台之上那四位族老隨之相繼轉身離去。

練場內,新任族長古洋,許是知曉自己實力不足,如今之際還需儘快提升實力自己本身的為重,再次向著葉飛道謝之後,便是很快離開了此地。

「師叔。」白玉秋此時緩步上前,他身上的傷勢不輕,面色始終透著慘白。

但其眼中,卻是有著難掩的自信之色,論武一戰算是解開了他的心結,今後對於武道一途,眼前之人無疑會有更深的見解。

「葉飛,玄風子之事,老頭今日便會辦妥。」

「你可與秋兒,先回浮雷居。」

前方不遠處,天雷子此刻臉上帶著親和的笑容,出現在了二人眼前。

至於雷族之事,他彷彿是選擇性的無視一般,此刻並未開口多言。

「多謝。」

「此事已了,在下明日一早便會離開雷族。」葉飛抬頭望向眼前之人,此刻並沒有過多的隱門,隨之開口直言道。

此言一出,天雷子臉上的神情,隱約稍有微變。

他沉吟少許,隨之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其眼中有雷光閃過,一道靈識傳音,同時在葉飛的耳邊響起。

葉飛目光一凝,隨即抬手抱拳,二人並未過多的交談,隨即相繼離去。

……

隨著族會的結束,天色同時越發的暗淡,夜幕早已來臨,遮掩雷域的天空,空氣中時而忽閃的雷弧,如似閃動的螢火蟲一般,顯得極為的美麗動人。

雷域,浮雷居。

此時,葉飛與白玉秋二人,已然回到了那處浮石石屋前。

「師叔,明日一早,雷族應該會開啟祖地,迎接玄風子之靈,晚輩告退。」白玉秋對於雷族還是較為了解的,此刻抬手開口。

他說完之後,便是隨即轉身,體內的傷勢越發嚴重,他需要儘快穩固以免影響到武道根基。

石屋前,葉飛沒有多言,只是微微點頭之後,便是轉身走進了屋內。

夜,逐漸深了。

石屋內,葉飛並未選擇修鍊等待明日,他此刻臉上的表情,略顯得有些嚴肅,腦中正在飛速的遠轉,天雷子離開前的傳音,讓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天雷子,讓我今夜儘快離去。」

「此事……」

葉飛雙目微閃,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那雷族大族老的態度,著實有些詭異,但明日便是玄風子之靈,回歸雷族之時,待此事徹底了解之後,在離開雷族無疑是最好的時機。

只是那時候,能夠那麼輕易的離開嗎?

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雷族四位族老,其中有三位都是五重劫境老怪,而那位藍袍老者,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此事不可拖拉。

「今夜,我若離去,不知那天雷子會不會信守承諾?」石屋之內,葉飛思索片刻之後,此時忍不住低喃一聲。

就在他思索之時,屋外忽然傳來一陣靈力波動。

「嗯?古洋……」葉飛此刻抬頭,靈識橫掃而去,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這位信任的族長,此刻應該在自己的居所內,修鍊穩固實力才對,此刻怎麼會忽然來此?

霸道總裁:嬌妻乖乖就範 石屋內,葉飛沒有多想,隨之閃身出現在了屋外門前。

浮石前方,那位雷族族長,見到屋內之人走出,眼中頓時有微光閃過,隨之連忙走上前來抬手抱拳。

「葉前輩,深夜打擾,還望前輩恕罪。」古洋對於眼前之人,那是發自內心的尊重,此刻彎身一拜之下,顯得極為的真誠。

葉飛聞言,抬頭掃了眼前之人一眼,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你有何事,若是道謝的話不必了,雷族族長之位,葉某確實沒有興趣。」葉飛望向前方之人,此刻低聲開口道。

古洋聞言,隨即連忙搖頭。

「葉前輩,有件事情,晚輩必須今夜告知您。」

「您應該清楚,雷隱宗屬於雷族的附屬宗門,倘若一位宗主的戰力,壓制了雷族這一代的天驕之輩,後果那就只有一個。」

「那白玉秋他……晚輩雖身為族長,但面對此事也無能為力。」

古洋可謂沒有任何廢話,直接道出了其內的關鍵。

早在那白玉秋,當著雷族眾人的面,將族內排名第二的天劫族人擊敗之後,他便是註定活不過今晚。

石屋前,葉飛聽完此言,目光頓時一寒,心中暗道不好。

……

雷域,浮雷居邊緣,此刻一處小型的浮石之上,矗立著一處平平無奇的石屋,其內正盤坐著一位身穿白衣,相貌英俊的青年。

青年周身靈力涌動,臉色有些變化不定,顯然是在恢復體內的傷勢。

這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雷隱宗宗主白玉秋,五重劫境之威,反噬之力極為恐怖,他想要恢復的全盛時期,需要不短的時間,而今夜只能勉強壓制傷勢。

「等師叔事情處理完之後,我便回到雷隱宗閉一次死關。」白玉秋此刻臉上露出堅韌之色,內心不禁暗道。

他能夠感覺到,待自己的傷勢恢復之後,實力定能夠更上一層樓。

而就在這時,石屋之內,空氣中的雷力,陡然變得混亂。

「青劍,護主!」

白玉秋反應極快,身上隨即從盤膝中躍起。

他的掌中,那把青色的長劍,不知何時落入手中,周身靈力涌動,臉上露出警惕之色。

「砰,轟隆!」下一刻,只聞一聲爆響。

前方,視線可見,白玉秋方才修鍊的位置,被一股無形的雷弧包裹,隨之瞬間炸開,若非是他反應及時,在那雷爆之下,就算能夠保住性命,傷勢多半也會越發的加重。

「雷族……」

「來得這麼快嗎,當真如雷爺爺所言,你族容不下白某。」白玉秋稍有沉吟,在看到前方的雷爆之後,心中瞬間清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