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山門一片譁然,所有人都像被一道驚雷劈中,傻傻的看着全身銀白的張誠,呆立在原地。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感謝:kent、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誰的打賞。

щшш ●t tkan ●c o 蕭晨見到電視中播放出貞子從電視機中爬出的一幕,渾身立刻開始顫抖起來!然後,他的左眼毫不猶豫的放出金紅色的光芒!

光芒一閃而逝,而電視機也恢復了正常。不過電視節目還是依舊在播放之中,不過電視節目卻是變了,變成了一檔綜藝節目。蕭晨剛剛之所以出手,就是因爲在剛剛的電視之中,並不是一個電影,而是真的有鬼魂想要從其中爬出來!

但是當電視中出現綜藝節目之後,蕭晨卻並沒有放輕鬆,反而是大叫了一聲“不好!”然後馬上喚出跟在自己身邊的殭屍分身,殭屍分身左手一揮,立刻打開了一條空間裂縫,然後蕭晨就鑽了進去,而裂縫則是自動合上了。

門外,東方小白,李澄婉還有肖磊則是等待着蕭晨的信息。東方小白突然臉色一變,察覺到了鬼魂的氣息。不過馬上這股氣息就消失了,就在東方小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蕭晨的氣息又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一下可是將東方小白嚇了一跳,她雖然不相信蕭晨會這樣就死去,但是任務之中危機重重,一旦和大部隊脫離,那麼執行者是很難回來的,多數都會直接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之中。蕭晨此時突然消失,東方小白怎麼能不擔心呢?

於是,東方小白不顧李澄婉的勸告,毅然衝進了屋子之中。但是東方小白衝進屋子之後遇見的情況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東方小白並沒有遇見什麼打開的電視。甚至就連蕭晨出現過的痕跡都沒有發現,東方小白髮現自己的血統儘管已經進化了,但是此時此刻卻是派不上絲毫用場!

而此時的蕭晨。卻是遇上了他進入詛咒世界一來最大的一次危機,哪怕是進入高位空間,哪怕是和那個神祕的小男孩對峙,哪怕對方拿出了針對他的詛咒之物,他也從來沒有感應過如此危機!因爲他能感覺到,對方就是對着他來的,而且是有備而來!

此時的蕭晨。面前站着的是一個男子。這個男人蕭晨還真認識,就是那被他暗算從樓上摔下來的王順宇!不過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爲這個人就真是王順宇,王順宇不可能帶給他這樣強大的壓力。讓他感覺自己似乎正在和死神跳舞!

眼前的這個不知是認識鬼的傢伙盯着自己,似乎對自己非常感興趣

。不過蕭晨可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能夠讓這樣一個大人物看得上眼,還特意做套將自己騙進這片空間之中。

蕭晨本來以爲電視中的貞子應該是任務世界中的鬼魂,被自己驅散了。但是驅散之後纔想起來。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不是失蹤了嗎。而貞子的出現也證明了這件房子鬧鬼,所以蕭晨猜測或許是貞子將那兩個傢伙拉入到了另一個空間之中,也就是貞子爬出來的那個空間。

有了這樣的猜測,蕭晨才通過殭屍分身的左手死開空間追蹤。根據貞子爬過來時留下的痕跡,蕭晨很簡單的就追蹤了過去,只是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

另一個空間之中,確實就是貞子爬出來的地方,而那兩個傢伙也確實是被拉入了這裏現在他們還就在那邊躺着呢。想來是暈過去之後還沒有醒過來吧,李澄婉和東方小白也真是夠暴力的。

但是有一點卻是他猜錯了。 我絕不當皇帝 貞子並不是任務世界中的鬼魂!所謂的貞子,不過是一件詛咒之物而已,而真正將自己引過來的傢伙,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而他引自己過來,一定有他的目的,而蕭晨首先要做的,就是猜出他的目的,這樣才能掌握一定程度上的主動!

蕭晨的猜測其實和孟國慶差不多,這個傢伙或許就是看上了自己的潛力,然後想要招攬自己。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個威脅,想要將自己除去,這樣的可能性也不小,甚至還要超過之前的那個猜想!

蕭晨之所以這麼認爲,其實就是因爲這個傢伙和自己見面的方式。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辦法矇蔽詛咒世界,就好像那個小男孩做的那樣,但是他以這樣的方式和自己見面,那麼在任務中兩者就處於對立面。既然處於對立面,那麼他們就很難好好的談了。不過蕭晨覺得,這個人應該也有小男孩那種能夠矇蔽詛咒世界的東西,否則他也不能肆無忌憚的出現在這裏。

果不其然,面前的那個人張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就是蕭晨?”然而,這樣的一句話卻並沒有引發最強詛咒,很顯然他矇蔽了詛咒世界。蕭晨皺着眉頭看着對面的那個人,這個人雖然是用了疑問的語氣,但是看他的樣子,明顯也不是由疑問的,而是明確的知道他就是蕭晨!

“我是蕭晨,你是誰?”蕭晨對王順宇說道,他知道這個人不是王順宇的,但是他以王順宇的面目出現,那麼也一定與王順宇有一定的關係,不過他還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

“我?我都快忘記我叫什麼名字了,你可以叫我楊龍!”王順宇的眼中閃過一絲好似追憶的神色,然後對着蕭晨說道,“我知道你是蕭晨,而且我來找你的目的也可以告訴你,希望你能配合我。”

“什麼目的?”蕭晨不解的問道,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能夠和這樣的強者聯繫在一起,要知道,他進入詛咒世界纔不過短短的幾個月而已,高級任務也只執行過這一次,怎麼可能和這樣的強者聯繫在一起呢?

“我要,你的心!”王順宇一字一頓的說道!但是就是這短短的五個字,卻好似重錘一樣擊打在他的心上。他的心臟,是除了他未死而進入詛咒世界的最大的祕密,除了三十三號島上最親密的幾個人,沒有人知道這個



蕭晨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陳宏泄密!陳宏爲了解救東方小白,故意向一個頂級執行者泄密,然後利用這顆心臟和頂級執行者做交易,幫助東方小白度過難關,將她體內的惡靈除去。

不過這樣的想法只在心中佔據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就消散了,倒不是他有多麼的相信陳宏,而是因爲他知道,陳宏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一件頂級詛咒之物對於頂級執行者來說也是不小的誘惑,但是卻不一定能夠請動一個巨頭級的人物。

而除非是巨頭級人物出手,否則很難徹底清除掉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一個頂級執行者是做不到的。所以陳宏沒有必要這樣做,假如蕭晨能夠成爲頂級執行者,那麼籌碼則會更大,更有把握讓巨頭級的人物出手。

但是既然不是陳宏泄露出去的這個祕密,那是誰呢?蕭晨一個個的排除,除了陳宏之外,也就只有東方小白和孔凡才知道蕭晨擁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剩下的孟國慶或許有些猜測,但是相信他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而蕭晨也相信這兩個知道的人不會出賣他,那麼面前的這個人是怎麼知道自己擁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的呢?

“如果我不答應呢?”蕭晨皺着眉頭對面前的傢伙說道,詛咒心臟是他拯救東方小白最大的倚仗,不管是等到自己強大了,還是依靠這件詛咒之物去向巨頭級的人物投靠,都是這就東方小白的辦法,所以他是絕對不能失去這件詛咒之物的。

“唉,你還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去揮霍。這件詛咒之物放在你的手上是不會給你帶來好處的,交給我吧!”面前的人喃喃的說道,但是這聲音傳到了蕭晨的耳邊,卻好似成了催眠魔音,讓他感覺昏昏欲睡的同時,更是從心底生出一股對方是可以依賴這樣一種感覺,對方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哪怕是讓自己去自殺。

蕭晨知道這樣的情況是非常不正常的,但是這種感覺好像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的,根本不受他思想的控制!而此時,對面的那個男子也有了新的動向。

只見他伸出一根手指,然後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射出,覆蓋在了手指上。然後,他又不知從哪裏取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裏面是紅色的粘稠的液體,正是一瓶血液!

而在他取出血液的時候,蕭晨從靈魂深處發出一股顫慄,就好像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對方剝奪一般,偏偏他還覺得這樣的事情非常的舒服,對方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而要是管家還活着,一定能夠察覺到,男子手中的那個小瓶中裝的,正是他從蕭晨的屍體上取出的心頭血!

對面的男子將蕭晨的心頭血全部澆在了自己那已經被自身血液覆蓋的手指上,兩種血液剛一接觸,就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詛咒力量!甚至就連那個男子的身體都已經開始破損,要是放在正常人的身上早就已經死了!

不過執行者哪有一個正常的?男子不但沒有半點事,反而非常興奮,擡起手就衝着蕭晨的心口抓去。

ps:頭疼啊,掉了一瓶鹽水,然後又睡了好幾個小時。勉勉強強碼出一章,質量還不怎麼樣。大家對付看吧,過幾天就好了!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原本四大山門還以爲張誠只是跟鬼物交好,雖然有些不妥,但對方只是民間散修,沒有大山門裏那些繁文縟節,也沒人會因這種事情真的爲難他。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原來張誠自己就是一隻殭屍,而且還是屍魔修爲!

一想到之前他還來參加過法會,甚至自己還稱呼對方爲道友,四大山門弟子的表情又是驚駭又是詭異,半天都沒清醒過來。

宋星海也是一臉蒼白,純粹是給嚇的。

“你……你是殭屍……但你怎麼還有神智!”

張誠壓根不答話,手一伸就朝着宋星海胸口要害抓去。

面對一具屍魔,宋星海根本不敢大意,一邊用九陽拂塵阻擋,一邊往後急退。

但是用出屍魔之身以後,張誠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有爆發似的增長,宋星海只覺得眼前一花,張誠的手已經到了胸前。

這是怎樣的一隻手啊!

整個手掌一片銀白,就像用純銀打造的藝術品一般,但是五根手指此時卻彎曲呈爪,尖銳的指甲足有五釐米長,閃爍着幽幽的寒光。

宋星海毫不懷疑,要是讓張誠這一掌抓中,只怕自己的心臟都會被掏出來。

危急關頭,宋星海不敢有絲毫遲疑,猛地咬破舌尖,一口法血噴向了張誠。

殭屍百毒不侵,唯一害怕的就是修士的法血,而舌尖血正是一身真氣匯聚的地方。

這一口血霧噴出,張誠的動作終於慢了一瞬,不過身上的黑氣一繞,就將法血蒸發乾淨。

WWW. тт kán. ¢○

不過宋星海也趁着眨眼間的機會,遠遠躲了開去,朝着門外大叫道。

“各位道友!這姓張的原來是一具屍魔,你們還在等什麼,快跟我一起殺了他!”

清風山弟子一聽,也瞬間找回了底氣,既然對方是屍魔,那之前所有的事肯定都是故意嫁禍給宋星海的!企圖污損清風山的名聲。

清風山弟子一想到這些,心中都是惱怒不已,掏出身上的法器,七嘴八舌的喊叫起來。

“我早看出這姓張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一起上,滅了他!”

“媽的!怪不得跟那些鬼物親近,原來自己就是殭屍,真是蛇鼠一窩!”

“他混入法會,肯定是有什麼圖謀,還好宋師兄揭露了他的真面目,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師兄弟們,咱們一起上,跟隨宋師兄斬殺屍魔!”

聽到清風山弟子的叫嚷,其他三大山門也是面色詭異。

無爲子猶豫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說道:“我原本還以爲張道……他只是一個民間散修,所以才介紹進法會,沒想到真身居然是一具屍魔,而且還帶有神智……這……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一具帶有神智的屍魔,那可比屍王還要恐怖!玄靜真人、遺夢法師,咱們聯手吧!萬萬不能讓他逃走,否則後患無窮!”

遺夢法師口中高宣了一聲佛號,深以爲然的點點頭,從身後拿出一個紫金鉢盂,帶着法華寺的僧人往前走了一步。

張誠掃視衆人一眼,冷聲說道:“我有言在先,誰要是想找死就進來!”

說完他看向宋星海,“你以爲有這些人在就能保住你了?別做夢了,哪怕屠盡四大山門,今天你也必死無疑!”

“大膽鬼物!還敢口出狂言!”

“乖乖束手就擒!否則必將你挫骨揚灰!”

四大山門一聽,頓時紛紛怒喝,一時間劍拔弩張。

張誠看着叫囂的衆人,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他之前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一旦自己身份暴露,四大山門必定會同時反戈。

不過那又怎樣!他張誠鐵了心想殺的人,誰都護不了!

如果今天讓宋星海離開,他怎麼面對林婉兒,又怎麼對得起葉小曼!

別說是西南四大山門了,就是今天茅山、龍虎山在場,他也同樣會這樣做。

張誠眼中紅光大盛,腳下一動,再次朝着宋星海急攻而去。

四大山門的弟子一見,立刻開始推搡那些擋在門口的壯漢,想要衝進來。

“我看誰敢進來!”一個身影突然擋在了門口,手中的金劍一揮,在地板上劃出一道裂痕,正是華龍。

華龍此時昂首挺胸,哪還有一點老態龍鍾的模樣,一身澎湃的真氣在身周環繞,顯示着他真人上品的修爲。

但是那些清風山弟子見宋星海被張誠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那還鼓得了這麼多,同時發了一聲喊,推開那些壯漢就衝進了房間。

華龍哼了一聲,手中一動,只見劍光一閃,一道劍氣從金劍上飛出,攻向跑在前面的清風山弟子。

清風山弟子一驚,沒想到華龍居然還真敢動手,連忙施展手段抵抗。

但是華龍是真人上品修爲,而且還有土豪金在手,哪是這些低輩弟子快要擋住的。

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只是一瞬間,劍氣就突破了清風山弟子佈下的防禦,將三個人打飛出去。

這三人同時噴出一口血,一臉的駭然,後面的清風山弟子也連忙站住。

“華龍,你身爲青城山弟子,居然助紂爲虐!”

華龍表情不變,冷聲說道:“我幾十年前就還俗下山,現在跟青城山沒什麼關係,剛纔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但誰要是再敢上前一步,可就別怪我下狠手了!”

清風山弟子面色難看,此時華龍守在門前,易守難攻,而且修爲又高,清風山弟子根本不是對手。

有一個機靈的,急忙轉頭對着旁邊的無爲子等人喊道:“無爲道長、玄靜真人!大家都是道門一脈,難道你們就幹看着嗎!”

遺夢法師表情一滯,開口勸道。“華道友!你怎能跟鬼物爲伍,回頭是岸吶!”

無爲子也黑着臉說道:“華道友,千萬不要自誤,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華龍理都不理他們,只是看向沉默不語的侯淨山,“小猴子,要是你還認我這個師兄,今天這事就不要插手。”

“玄靜道友,萬萬不可!”無爲子急道:“青城山貴爲十大名山,正應該身先士卒,爲天下道門做典範,千萬不可因爲一點私情而壞了大義啊!”

搜索,看的書! 蕭晨還沉浸在對方的聲音之中,被對方迷惑着,哪有功夫躲開這致命的一擊?眼看那男子的一抓就要落在了蕭晨的心口處,異變突發!

蕭晨的胸口處突然冒出濃烈的灰色光芒!這光芒並不是非常的亮,但是卻極度的刺眼,連蕭晨這個主人都看不清東西了,而那個男子更是被這光芒傷的不輕,只聽得一聲悶哼,男子飛速倒退,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蕭晨。

蕭晨擡頭望去,眼前的男子哪還有人性,整個一燒焦了的火雞!全身烏黑,兩隻手只剩下一隻,半邊頭顱被燒光,更不用說頭髮之類的毛髮了,全都不見了,就好像火災現場剛剛被挖出來的一樣,不過他依舊沒有死。

他仍然用僅存的一隻眼睛盯着蕭晨看,最終還不知道喃喃的說着什麼,要是離近了的話,應該能聽出來:“不可能,這不可能的,這小子才進入詛咒世界多久,怎麼可能將這個東西掌握到了這種程度呢?”

不過不得不說來人心智堅定,這種恍惚的狀態只不過持續了短短的一瞬間,他就恢復過來了。然後那人四下望了一下,說道:“我知道是你來了,不用再躲了。就算是這個小傢伙確實是天才,也不可能將那個東西掌握到這種程度。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你來了!”

“呵呵,我就知道瞞不過你,不過你還真實的膽大,竟然敢動他!”王順宇的話音剛落,在這片空間之中。竟然又出現了一個身影!而這個身影,蕭晨剛剛明明是毫無所覺。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這兩個人就已經超出他太多了,已經完全跟不上節奏了。兩個人中任何一個都可以秒殺他,而他現在只能當一個看客。因爲讓人慶幸的是,這兩個人中有一個是偏向他的,要是兩個人都是敵人,那蕭晨乾脆就洗洗睡了,然後對方想要幹什麼就隨便了。

不過讓蕭晨大吃一驚的是。這個新出現的傢伙竟然還是王順宇!當然,這兩個人其實都不是王順宇,這一點蕭晨早就弄明白了。因爲王順宇不過是個普通的土著,怎麼可能會這樣強嗎,不過他吃驚的是,爲什麼這兩個人都選擇王順宇作爲自己出現的形象啊!

用你原本的形象不好麼?兩個大高手。也藏頭露尾吧。以他們的實力算來,至少也是頂級執行者了。而且還是在進入任務世界之後,他們還是會受到限制的,畢竟也是不符合詛咒世界安排的做法,絕對不會是一帆風順的。

所以這樣說來,這兩個人的實力就可以猜測了,絕對是遠超一般的頂級執行者,甚至很可能這兩個人就是三巨頭中的兩個!這一猜測讓蕭晨倍感震驚的同時也喜出望外。

倍感震驚很好解釋。畢竟他才進入詛咒世界不久,就接觸到了巨頭級的人物。實在是不容易。而喜出望外呢,則是因爲東方小白的事情!兩個非常強大的頂級執行者,甚至是巨頭級的人物,爲了自己大打出手。不管是因爲什麼原因,自己的身上都有一定的利益讓他們這樣做。也就是說自己身上應該有他們需要的東西。

這件東西是什麼蕭晨很清楚,就是自己的心臟。這顆被自己帶入詛咒世界的心臟顯然有着不小的來頭,並不是一件簡單的頂級詛咒之物,因爲一件簡單的頂級詛咒之物還引不來這樣的兩尊大神!

這樣一來,只要自己操作得當,那麼就可以用這顆心臟爲報仇,換取對方出手,讓他們幫自己拯救東方小白!只要有巨頭級的人物出手,那麼不說將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完全驅除,起碼讓東方小白不再受到惡靈的侵蝕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事情還是比較麻煩的,因爲想要談條件,最起碼也要有談條件的資本!至少,一頭大象是不會去和一隻螞蟻談條件的,而蕭晨現在在這兩個人的面前,就是一隻螞蟻!

現在,對蕭晨來說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這兩個人之間是有矛盾的,而後來出現的那個人對自己似乎並沒有敵意,只是想要自己的心臟而已,要不然他也不用救自己了。只要等到自己被殺死,然後和另一個人去爭奪就好了,沒有必要留着自己這一個變數。

蕭晨緩緩的向後退了兩步,並沒有引起兩人的注意。到了他們這種程度,行動之間全都是詛咒橫行!區區兩步遠的距離,還不能讓他們有太多的想法。而蕭晨也並不是想要通過這短短的兩步逃脫,只是想要擺脫掉這兩個人給他的壓力!

沒辦法,這兩個傢伙即使跨越空間來到這個任務世界,也依舊有頂級執行者的實力,這讓蕭晨的心中壓力非常大,更何況這兩個人的目的可是自己的心臟,這東方小白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看着正在對峙的兩個人,蕭晨淡淡的開口道:“兩位都是衝着這個東西來的,但是真正決定其歸屬的,卻並不一定是你們!我畢竟還是它的主人。”蕭晨開口說話後,反倒是平靜了很多。而且還先聲奪人,想要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這並不是不可能的!這兩個人雖然實力非常強大,但是卻並不是無敵了,他們也依舊需要遵守詛咒世界的規則!雖然蕭晨不知道他們是用了什麼方法避過了詛咒世界對於最強詛咒的懲罰,但是卻也不是說他們能夠脫離詛咒世界的控制,要是那樣的話,他們直接就可以返回現實世界了,還何苦在詛咒世界中承受折磨呢。

正是因爲堅信這一點,所以蕭晨纔會顯得有恃無恐,他相信,屏蔽詛咒世界的只是很小的一片地方,只要蕭晨逃出這裏,就可以利用最強詛咒來對付他們兩個!

要知道,要是在一次任務世界中引發超過三次最強詛咒,那麼這整個任務世界都會被捨棄,而參與任務的執行者也都會死去,蕭晨相信他們兩個還沒有強大到能違反這一定律的程度。只要他們有所顧忌,那麼蕭晨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哼,你還真以爲能和我談條件嗎!”第一個出現的王順宇冷哼一聲,然後左手一揮,只見到一條長長的繃帶出現在了他的手上!然後那條繃帶就直奔蕭晨而來。

蕭晨頓時感覺到一陣發冷,這是經歷生死瞬間的感覺!蕭晨不止一次走在生與死的岔路口上,對於這種感覺有着非常清晰的認識,不過他並不慌亂,他的殭屍分身早就已經擋在身前了!利用殭屍分身的不死特性,就算是對方的詛咒之物再厲害,也不可能殺死鬼魂!

但是令蕭晨感到意外的是,第一個王順宇的一擊,竟然並沒有來到自己的面前,而是被第二個出現的王順宇擋住了!

“你真的要和我做對嗎?”第一個王順宇顯得非常生氣,對第二個王順宇厲聲喝道。不過蕭晨卻是能夠從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一絲無奈,顯然,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兩個還分不出勝負。

“呵呵,不要說得那麼嚴重,我可不想和你作對。但是同樣的,我也不像和那一位作對。你雖然是我們當中最先走出那一步的,但是卻未必真的能抵擋得住他們兩個的聯手。而我作爲最弱的存在,只是想要活活稀泥,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重生躲美錄 第二個王順宇呵呵笑道,但是話語中的意思卻是非常的嚴肅。

“哼,你應該知道,要是這件東西落到了他的手裏,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呵,正因爲害怕這一點,所以我纔來了!”

見到兩人又恢復了對峙的狀態,蕭晨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從這兩個人的話語之中,他聽出了,自己的這顆心臟詛咒之物是不可能保住的。不過兩個人不能確定它的歸屬,也就讓自己有了一絲迴旋的餘地,起碼能提上兩個條件。何況其中的一個人還是不想自己出事。

想到這裏,蕭晨也不再猶豫,他操控殭屍分身伸出左手,對準了自己的胸口,然後一抓抓下!只聽噗地一聲,蕭晨的心臟竟然就這樣被他自己給生生挖了出來!

這一幕,讓那兩個傢伙都十分震驚,不敢相信蕭晨竟然敢有如此的決斷。而蕭晨的心臟被挖出,他本人的**也死了,不過他卻還有另外一具身體等待着靈魂的依附。要是沒有殭屍分身在身邊,他也不敢這樣做。

殭屍分身手中捧着詛咒心臟,然後開始了變化。仍舊是無邊的痛,這種靈魂與**的分離,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換做一般人,可能直接精神崩潰!那樣一來這個逆天的保命能力也就廢掉了。

那兩個人誰也沒有動,他們兩個也在互相提防,要是不能分出勝負,恐怕還是不能決定這件詛咒之物的歸屬。

“現在這件詛咒之物就在我的手上!誰想要得到這件詛咒之物,就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我就把它扔進空間亂流之中!”……

ps:第一章,第二章可能會晚一點。沒辦法,半個月沒有碼字了,一些細節性的東西都記得不太清楚了,所以今天特意回顧了一下,所以碼的就比較慢。

手機用戶訪問: 侯淨山表情糾結不已,看了華龍半天,這才長嘆一口氣,緩緩往後退了一步。

“師兄!”他身邊的青城弟子一見,立刻忍不住開口喊道。

“閉嘴!”侯淨山悶哼一聲,“之後掌門若是怪罪下來,我一力承擔便是!”

見青城山置身事外,無爲子臉色明顯有些不好看,但是他也清楚侯淨山跟華龍之間的關係,知道再勸也沒有用,於是對着華龍沉聲說道:“華道友,就算你是真人上品修爲,但你也只有一人,你認爲能擋住我三大山門嗎?聽我一句勸,速速讓開……”

“誰說只有一個了,你特麼當老子是空氣啊!”潘石冷笑着走了出來,撩開自己的上衣,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腰間。

“功夫再好,一槍撂倒!誰要是敢踏進門檻一步,別怪我槍口不長眼睛!”

我靠!

門外的人瞟了一眼潘石腰間,下意識的同時後退了一步,清風山弟子更是連忙跑了出去,躲進了人羣裏。

在場的雖然都是法師,其中也不乏修爲高深之人,但歸根結底還是肉身凡胎,真要是捱上一槍,也得去黃泉路上排隊。

而且修爲越高的越是惜命,要是對付張誠他們還不怕,畢竟對付鬼物是他們的專業,就算是屍魔也不可能同時對抗這麼多人。

但是面對火器這些人可就沒那麼大的勇氣了,正所謂槍打出頭鳥,誰先冒頭誰先倒,一時間鬧喳喳的人羣都安靜了下來,不敢再往房間裏衝。

所以說世間的東西都是一物降一物……

張誠現在是屍魔之身,除非用打裝甲車的反器材步槍纔有可能破開他的防禦,手槍基本上可以做到無視。

可即便是如此變態,他也不能同時對抗門外的那些法師,對他來說,真氣比子彈要可怕得多。

而這些法師如果一擁而上,還真有可能滅掉張誠,但是此時卻又被潘石的槍擋在了門外。

一時間房間內外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誰都不敢妄動,只能幹看着張誠跟宋星海鬥在一起。

“潘老弟,可以啊,居然還帶着傢伙。”華龍鬆了口氣,對着潘石苦笑一聲。

潘石轉頭看了看全身銀白的張誠,嚥下一口唾沫。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張誠變身,心裏的驚訝不比四大山門的人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