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拍了兩下,招惹來了保安,可蘇涼暖一點也沒有住手的意思,拚命的拍門。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蘇小姐,請你住手。」

慕洛琛一早打過招呼,所有保安看到她來鬧事,立刻圍了上來。

「滾開!誰敢靠近我,我就死給她看!」蘇涼暖怒吼。

保安卻沒一個放在心上的,蘇涼暖眼底閃過一抹瘋狂,從包里拿出一把刀,「都給我滾開,否則我就自殺在這裡!」

保安遲疑了一下,再次向前。

蘇涼暖毫不猶豫的把刀抵在脖子上,鋒利的刀刃嵌入皮膚,血順著她白皙的肌膚滾滾的落下來,「給我把慕洛琛叫出來!」

保安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往別墅里跑。

葉簡汐和慕洛琛正在陪著西西做躲貓貓遊戲,外面傭人忽然進來,低聲在慕洛琛耳邊說了兩句話。

慕洛琛臉色微沉,起身對葉簡汐說:「我出去一下。」

「怎麼了?」葉簡汐抬眸問。

「沒什麼,外面有幾個人鬧事,你和西西在這裡先玩著,我很快就回來。」慕洛琛說著,踱步往外面走。

「哥哥,西西也要出去玩。」西西抱住他的腿,不許他往外面走,非要他帶上她。

慕洛琛擰了眉頭,「西西,聽話。」

說著,彎腰把西西提起來,遞給了一旁的文清,「好好照顧少奶奶和西西。」

文清愣了一下,好好照顧少奶奶……是慕洛琛給她的暗號,說明有危險。

「是,少爺。」文清說。

慕洛琛面上維持著淡淡地笑容,往外面走。

文清把西西放在了沙發上,西西不高興的撅著嘴。

「西西,哥哥有事情要做,姐姐陪著你玩啊。」葉簡汐笑著摸了摸西西的頭髮。

西西抬眸看著她,可憐兮兮的說:「西西想去外面玩。」

葉簡汐有些為難,慕洛琛吩咐了她,今天別去外面,往常她都會帶西西到外面的花園走一走的,今天一直把西西困在了房間里。

「西西,聽話,明天姐姐帶你去遊樂園玩,今天我們就乖乖的待在家裡,好不好?」葉簡汐耐心的哄著。

西西紅了眼睛,低頭摳著手指頭,不說話。

葉簡汐抱住西西,左哄右哄了好一會兒,才勉強把她哄的開心一些。

「姐姐,我們繼續玩躲貓貓好不好?」西西笑著問。

「好啊,西西,你躲起來,我和文清去找你。」

西西聞言,從沙發上跳了下來。

葉簡汐和文清背對著她,聽到她咚咚的在房間里跑。

跑了一會兒,沒了聲響,葉簡汐扭過頭說:「西西,我和文清過去找你啦。」

慕洛琛走到門外,蘇涼暖鬧得正凶,直接在自己的脖子上划刀子,做明星最怕的就是留下傷疤,可她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了,她苦心經營了那麼多年的事業,都被毀了,要那麼完美的身體又有什麼用呢?

「你們都別過來,過來一步,我就在自己脖子上劃一道!」蘇涼暖吼完,扭頭看到慕洛琛,神情一震,淚水簌簌地落下,伸手想要去碰慕洛琛,但沒碰到他便被躲開。

蘇涼暖手上的動作一頓,然後緩緩地收了回來,「阿琛,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對我這麼狠心。」

蘇涼暖的淚水簌簌地落下,凄楚可憐到了極點。

慕洛琛冷漠的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然笑著說:「涼暖,演戲演了這麼久,你不淚,我都累了。」

「你說什麼……」蘇涼暖啪嗒一下,眼淚落下來。

慕洛琛上前一步,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徑自說:「我以前沒發現,你在演戲,可現在知道了,你的表情和動作的確很完美,我也是這樣被你矇騙了那麼多年,但你或許能控制自己所有的肢體動作,卻沒辦法控制你的心。」

「從你的眼睛里,我看到的只有骯髒。」

最後一句話出來,慕洛琛面上儘是凜然。

蘇涼暖踉蹌著後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看著慕洛琛。

「之前在巴黎,你一次次的讓簡汐和我產生誤會,我以為你只是無心,甚至你提醒我,溫婉有問題,我也只當你是無意的。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醫院裡做出那麼貿然的舉動。」

「涼暖,那個時候,你很篤定吧,覺得我會因為你一次次的陷害,而誤會簡汐。」慕洛琛嘴角一勾,冷冷的說:「可惜,你錯了。」

「我沒有!慕洛琛,這些只是你的猜想,我沒有做過陷害簡汐的事情!」蘇涼暖揮舞著刀,拚命的想要解釋。

保安上前一步,欲擋在慕洛琛的前面,以免她傷害到慕洛琛。

慕洛琛卻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下去,「沒有做過?涼暖,你是不是以為,沒了真憑實據,我就沒辦法確定是你?」

蘇涼暖紅著眼睛看著他。

慕洛琛側首對周文達說,「把證據拿給她看。」

周文達把早就準備好的資料,遞到了蘇涼暖的跟前。

蘇涼暖翻看了幾頁,手裡的資料啪嗒一聲落在了地上,上面是複印件,所有的照片,顯示的是她一個女人勾引肖奈的過程,以及她從海外劃到那個女人賬戶上的記錄。

當初答應給那個人慕氏集團的機密,她就找了個女人,去勾引肖奈,因為她了解肖奈,這個人雖然是慕氏集團的技術核心人物,可他從沒有過感情經歷,每天都窩在辦公室裡面,埋頭做研究。

對付這樣的人很簡單,她找了一個長相清純漂亮的女人,塞到了肖奈的辦公室做實習生。

以肖奈木訥的性子,稍微勾引幾下,就上了鉤。

在投標的前幾天,那個女人就把所有肖奈的資料都拿了出來,被肖奈發現后,說自己是迫不得已,家裡有困難才會那麼做。

肖奈心軟了,承擔下所有的後果。

為了讓慕洛琛不起疑心,她甚至往肖奈的賬戶上,劃了幾百萬。

可她沒想到,慕洛琛最後竟然還是讓人去查了肖奈! 「憑這些資料,足以起訴你。」慕洛琛等著她看完資料,淡聲說道,「除了這件事情,還有簡汐一而再遇到艱險的事情,雖然沒有證據,但我知道是你做的,涼暖,我沒想到你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蘇涼暖慌亂的說,「阿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只是……我只是氣不過,為什麼葉簡汐能那麼輕而易舉的嫁給你,你不是喜歡瑾年嗎?為什麼你要喜歡簡汐呢?」

「阿琛,看在瑾年的面子上,你饒了我這一次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

蘇涼暖淚如雨下。

慕洛琛靜靜的看著她,自導自演。

「涼暖,已經晚了,我給過你一次機會,上次在醫院,我沒有懲治你,已經是看在瑾年的面子上了,可你沒有珍惜,這一次,我不能再放過你了。」慕洛琛緊抿著薄唇說完,轉身要走。

蘇涼暖看著他冷漠的背影,狠狠地咬著下唇,使得唇瓣泛白,過了幾秒忽然癲狂了起來:「慕洛琛,如果我死在你跟前,你是不是才肯放過我?」

她說著話,往自己的胸口上捅刀子。

鮮血順著胸口流下,前面的人一點回頭的意思也沒有。

蘇涼暖感覺自己的心瞬間冷的沒有任何溫度,他連她的死都不在乎,說明他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了,哪怕是朋友之情。

蘇涼暖忽然覺得自己做那麼多都是徒勞,無論她偽裝的再怎麼完美,慕洛琛都不會看她一眼。

心底湧上一股恨意,蘇涼暖沖著慕洛琛的背影大喊:「慕洛琛,為什麼你每次都對我這麼冷酷無情!我喜歡你,我喜歡了你那麼多年,為什麼你從不正眼看我一次?」

「你不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變成現在這樣嗎?好,我告訴你,是被你逼得!當初你喜歡蘇瑾年,我喜歡你,每次我強顏歡笑,看著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心都在滴血!」

「可這些你都知道嗎?你不知道!你只催著我去找個男朋友,我最後找了知寒,我好不容易喜歡他一些,可蘇家怎麼對我的?他們讓我嫁給梁柏松,梁柏松本來要娶的是瑾年,可就因為瑾年一句,她不想嫁,所以他們逼著我,讓我嫁給了梁柏松!」

「你以為我當初想背井離鄉嗎?我不想!是他們逼著我走的,我哭著走的時候,你和慕知寒在哪裡?你們都在陪著蘇瑾年,沒一個人關心我過的怎麼樣!我嫁到美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每天被梁柏松變著花樣折磨的時候,你們又在哪裡?」

「你們沒一個人問我過的怎麼樣!現在問起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慕洛琛你有什麼資格!」

「我告訴你,蘇瑾年她就該死!當年綁匪殺了她,太合我的意了!是她把我推進了火坑,連老天爺都不放過她!」

慕洛琛腳下一頓,驀地轉過頭來,「蘇涼暖,你根本不配說起瑾年!」

蘇涼暖哈哈大笑了起來,「在你眼裡,我還有什麼配得上的?慕洛琛,你們誰都瞧不起我!」

慕洛琛緩緩地說道:「沒人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你說當初蘇阿姨、蘇叔逼迫你,可你對他們說過一句『你不願意嗎』?瑾年從你嫁人後,每天都在擔心你,給你打無數的電話,你有曾回復過一通嗎?」

「哦,我忘了,你是說過一次,你說你病了不舒服,她立刻辦了簽證去看你。可到了那裡,卻看到你光鮮亮麗的在參加新片的開幕會,對她千里迢迢去看你,你只說了一句……我好好的,昨天是騙你的。」

「當時她被人偷錢,身上只剩下二十刀,連回國的機票都沒有,想跟你借錢,你聽完,連機票錢都沒給,就讓工作人員把她請出了發布會現場。」

「蘇涼暖,別人對你的關心,你總是忽略,還反過來控訴,別人對你不聞不問,你落到現在的地步,只能說是你咎由自取。」

慕洛琛不想再跟她一個字,扭頭對保安說:「把她扔出去,她若是在門口自殺,打電話通知醫院和媒體,她死了,我慕洛琛負責她所有的喪葬費用!」

最後一句話出來,蘇涼暖的臉色一片慘白。

她沒有再哭鬧,只是看著慕洛琛的背影,一片怨恨。

保安上前,想要把她拉開,可蘇涼暖忽然自己往外走,邊往外走邊對著慕洛琛的背影說:「慕洛琛,你今天對我這麼絕情,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

她說話的聲音很低,卻讓人感覺到莫名的徹骨的涼意。

往回走的路上,慕洛琛側首對周文達說:「監視她的人都安排好了嗎?」

「已經安排好了,一旦她有所行動,會在第一時間,把她發布出去的消息和接觸的人全部控制住。」

「嗯。」慕洛琛點了點頭。

快到門口的時候,慕洛琛忽然扭頭說:「找人保護下木木,蘇涼暖有意圖傷害到他的生命,及時阻止。」

「好,我立刻去辦。」

周文達說完,扭身往外走。

慕洛琛回到客廳,抬眸看到簡汐抱著西西下來,冷硬的臉色瞬間柔和了。

走到他跟前,葉簡汐唇瓣動了動,猶豫了下,問:「洛琛,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在瞞著我?」

剛才她去找西西的時候,在二樓透過窗戶,看到他和蘇涼暖在門口說著什麼,蘇涼暖情緒激動,身上甚至在不停地流血。

再加上今天慕洛琛再三叮囑,她要好好的待在家裡,怎麼看怎麼覺得蹊蹺。

慕洛琛直視到她眼底,說:「能有什麼事情?」

葉簡汐望著他平靜的面容,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瞞著她的,擰了眉頭:「蘇涼暖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聽到蘇涼暖的名字,嘴角一抿,淡淡地說:「她傳出了醜聞,現在我們公司要跟她解約,她不樂意,就過來鬧了,小事一樁。」

「你別糊弄我,她真的鬧緋聞了,你們公司的公關團隊早就處理好了。」葉簡汐正了臉色,抓住他胳膊問,「是不是因為之前在醫院的事情?」

若只是因為醫院裡的事情,把蘇涼暖弄得身敗名裂,未免有些過了。

但她倒不會為了蘇涼暖擔心,她擔心的是慕洛琛。

害怕他為了她,做事情太絕樹敵太多,對他終究不是好事。

慕洛琛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是,她借著我們公司的明目,偷稅漏稅,現在被揭發了,我們公司沒辦法保住她。」

葉簡汐有些分不清他說著話是真是假,不過,明星偷稅漏稅的確挺嚴重的。

「別多想了,我做什麼都有分寸,你不用擔心。」

慕洛琛笑著,伸手想要把她抱在懷裡,可摟到一半,才想起來,她懷裡還有西西。

低頭對上西西圓溜溜的大眼睛,慕洛琛無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

小傢伙有時候還是會礙事的。

「好吧。」葉簡汐點了點頭,選擇相信他。

慕洛琛俯首,親吻了下她的額頭,「這樣才乖。」

話分兩頭,各表一枝。

蘇涼暖從慕家離開后,就回了醫院,醫生給她處理好傷口,建議她住院修養,可她沒聽,直接回了家。

家門口依舊有很多記者在堵著,蘇涼暖像是沒感覺似的,在家裡坐著休息了一會兒,就拿起手機給那個人打電話。

電話接通,蘇涼暖直接說:「我可以給你更多慕家的資料,甚至把我所有的財產都給你,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可沒等她把事情說出來,電話那邊說,「蘇小姐,對不起,我們的合作終止,雖然前段時間和你合作很愉快,但現在你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了,我沒辦法再跟你繼續合作下去。」

「我……」

蘇涼暖張嘴,剛說了一個字,電話便被掛斷。

嘟嘟的聲音傳來,蘇涼暖愣了兩秒,反應過來,再撥打回去,電話那邊已經是空號。

就像當初,他憑空打過來電話那樣,他這次消失的也很徹底。

蘇涼暖捏著電話很久,咬牙切齒的說:「賤人,你以為沒你們的幫忙,我就不能為自己報仇嗎?」

蘇涼暖說完,站起來走到電腦前,打開了電腦後,又走到書櫥,從裡面一處暗格里,拿出一張納米U盤,回到電腦桌跟前,把U盤和電腦連接。

U盤順利的打開,她調出其中一個文件夾。

打開,文件夾里瞬間展開了許多的照片,赫然是之前章子芩收到的那些照片!

蘇涼暖看著照片,嘴角浮起一抹詭異的笑,「慕洛琛,你毀了我,我也要毀了你愛的人!我倒要看看,這些照片發出去,你還會不會那麼愛她!」

話說著,她打開一家網站,將照片一張張的放上去。

放到第四張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咚的一聲,蘇涼暖嚇了一跳,往門口看了一眼,見到黎曼帶著人闖進來,她連忙點擊滑鼠,想要確定發送,可越急越亂。

就在她點擊的剎那,黎曼抓住了她的肩膀,將她往後狠狠地一扯,扭頭對旁邊的人,說:「把照片全部刪除,網站的數據清空。」 「你們擅闖民居,我要告你們!」蘇涼暖怒吼。

「安大明星,等你從監獄里出來,再提起訴訟吧,我等著!」黎曼反手擰住蘇涼暖的手,立刻有人那手銬銬住了蘇涼暖的雙手。

黎曼放開了她后,將U盤拔了下來,然後將電腦全部格式化。

「帶她從後門走。」

不到短短十分鐘,所有人退出了蘇涼暖的房間。

慕家別墅。

周文達把蘇涼暖抓住的消息告訴了慕洛琛,慕洛琛面上沒露出半點放鬆的神色,「跟她通話的人的地址找到了嗎?」

「沒有,對方很會把握時間,在我們剛開始追蹤,就掛斷了電話。」周文達說道。

慕洛琛眉頭緊皺,「在她家裡發現了蛛絲馬跡了嗎?」

周文達搖了搖頭,蘇涼暖家裡空空如也,陳一峰後來帶刑偵專家,去了蘇涼暖家裡地毯式搜索了兩遍,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只有黎曼衝進去,蘇涼暖拿的那個U盤,可以做證據。

「沒有找到,也立刻開始起訴,讓公司的律師團,務必將她的罪行判到最大年限。」

「是,我會立刻讓人著手辦。」

慕洛琛微韋德點頭,起身邊往外走邊繼續說,「黎曼現在在哪裡?」

「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周文達說。

「讓她別過來,直接去老宅。」慕洛琛沉聲說道。

周文達給黎曼打電話。

兩人走到樓梯口,葉簡汐剛好從卧室里出來,看到兩人要出去的模樣,開口說:「你這是又要出去?」

「嗯,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等下晚餐一起吃。」慕洛琛走到她跟前,摸她的手有些涼,忍不住說,「手這麼涼,怎麼穿這麼少的衣服?」

「我剛洗了手。」葉簡汐有些心虛,其實是她不想穿那麼厚,她天生手腳偏涼,偏偏慕洛琛摸著她的手,非要她穿多一些。

可現在都初春了,天氣漸漸的回暖,她的肚子也像吹氣球一樣鼓起來,再穿厚衣服,整個人笨拙的可以。

所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