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類選秀節目層出不窮,別看沐暖暖剛剛出道不久,其實已經是娛樂圈的前輩。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一年來,她的事業都是上升期,自然不容易看到盲點。

許多偶像明星出道初期爆紅,沒有作品很快就會淡出粉絲視線。

想要脫離流量,成為真正的明星,就必須要有精準的定位,維持住自身的商業價值。

聽完秦遠的一番分析,沐暖暖很受震撼。

她只想著要站上世界級的舞台,想要成為娛樂圈的女王。

卻很少想過如何給自己的發展精準定位,怎麼樣才能走得更長遠。

而秦致作為投資者,自然看得比她更遠更前。

就好比下棋,別人下一步想一步。

而秦致下一步想十步,牢牢把握住整個棋局的發展。

沐暖暖:果然不愧是秦家最腹黑的人,說出的話一套一套的,而且說得還挺對,讓她產生了焦慮感。

秦遠笑了笑:「所以我想問問你,你想要往哪方面發展?不管是演戲、唱歌、綜藝咖,我都能給你一些建議。」

他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真摯情感,「暖暖,你要知道,你是秦家的孫女,你能得到很多別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

就憑著你秦家千金小姐的身份,就能保你在娛樂圈橫著走,那些陰暗腌臢的東西,永遠都沒有機會出現在你的眼前。」

沐暖暖目瞪口呆,她雖未從想過要借用秦家的權勢,可事實就是如同秦遠說的一樣。

她的身份已經公開,整個娛樂圈都知道她是秦家的人。

就算她本質上並不想和秦家有任何牽扯,一開始認親也是給安寧下套。

可她和秦家之間的血緣,卻是無法斬斷的。

秦遠知道這個侄女很聰明,很多事情一點就透。

「血緣不是你說不認就可以不認的,就算你再不肯承認,你也是秦家人。從你身份公開的那一天開始,你的身上就已經被打上了秦家的標籤,我們是一家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秦家所有的人脈關係,權勢財富,你都可以使用。」

沐暖暖倔強地說:「我從來都不想占秦家的便宜。」

秦遠嘆了口氣:「秦家雖然可以給你很多,但相應的,也會給你帶來一些不好的東西,就如我剛才所說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大部分人都會忽視掉你的實力,而認為你是有背景有後台。還有秦家的仇敵,他們也會盯上你。」

沐暖暖蹙眉,「秦家有很多仇敵嗎?」

秦遠苦笑一聲:「怎麼會沒有呢?樹大招風,何況我們秦家一門四傑。你大伯二伯走的路就會有很多對手。你父親和我在商場上的競爭對手,也會關注到你。不但是你,也包括了莫承佑。

莫家和秦家一直關係很好,絕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莫晉北和秦致的關係。但你和莫承佑結婚之後,莫家和秦家就徹底的綁在了一起。還有南宮家,莫承佑作為南宮家的少家主,從此後也會成為秦家的聯合體。」

沐暖暖喃喃道:「這些……莫承佑都沒有跟我說過。」

秦遠深深地看著她,「你們的婚姻並不是為了聯姻,他不告訴你這些很正常,就是怕你多想。」

沐暖暖低垂下眼眸,心裡很亂。

秦遠自覺失言,不該在這種時候提起了莫承佑。

他故作輕鬆地說:「你知道你幫了我多大的忙嗎?」

「我?」沐暖暖不解地看過來。

「對,你的朋友雲舒給了我好大的一個驚喜!」

秦遠的眼中出現了笑意,「我承認,我出手照拂雲舒,很大一方面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讓她嘗試著改編歌劇,其實並沒有對她抱多大希望。可沒想到,她著實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

沐暖暖來了興趣,眼睛撲閃撲閃的,「雲舒是不是做得很好?那她是不是可以參與歌劇了?歌劇什麼時候可以演出?」

面對她的三連提問,秦遠沒有賣關子,「雲舒的歌寫得很有爆發力,現場演出具有極強的爆發力。我讓公司找了幾個不錯的歌手來試唱,卻都沒有唱出我想要的感覺來。我讓雲舒試一試,她一開始是拒絕的。」

「雲舒拒絕了?」沐暖暖瞪大眼睛。

不過隨即她就想明白了,眼神都黯然了下來。

雲舒的性格本來就是很淡然,屬於不爭不搶的類型。

毀容之後性格更是比以前更加內斂,縱然創作的才華還在,但是要讓雲舒重新站起來,站上舞台表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遠卻說:「不,雲舒同意了。她作為原作者,又有和歌劇女主相似的經歷,她的演唱更加完美的詮釋了女主的內心情感,現場效果非常好。我已經決定,讓她擔任這部歌劇的女主角。」

「哇,真的嗎!」沐暖暖高興的差點蹦起來。

好在她想起來這是在飛機上,不然她還真的是要上天了。

她看到秦遠笑意吟吟地望著她,才想起自己的表現實在是太得意忘形了。

沐暖暖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在心裡暗罵秦遠老奸巨猾。

秦遠長了一顆七巧玲瓏心,沐暖暖在想什麼,他閉著眼睛都能才猜到。

「雖然雲舒的試唱很成功,不過嘛……」他故意拖長了聲音,微微閉上一隻眼睛,打量沐暖暖的神情。

沐暖暖果然馬上緊張起來,眼巴巴地問:「不過什麼?」

秦遠叫什麼傳媒大亨,乾脆叫秦遠老狐狸好了!

說話說一半,故意在掉她的胃口!

秦遠眼看著小侄女要生氣了,這才不緊不慢地說道:「不過雲舒的情況比較特殊,你這次回去要是有時間的話,你就找雲舒聊一聊。」

沐暖暖覺得秦遠似乎對於雲舒過於關注了。

但是轉念一想,秦遠是個生意人,就是單純的把雲舒當成是賺錢機器了。

這部音樂劇是他公司今年最大的項目,肯定不會拿生意開玩笑。

這個念頭在沐暖暖的心裡一閃而逝,她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幾個小時后,私人飛機在機場落地。

沐暖暖扶著秦爺爺走下了飛機。

秦爺爺很開心,這一趟紅日帝國沒有白去,和暖暖之間的關係顯然親近了不少。

「爺爺,我就不和你們一起走了,我這邊經紀人來接我了。」沐暖暖說。

「好吧,你忙正事要緊。」秦爺爺樂呵呵地說:「工作歸工作,還是要注意身體,不要仗著年輕就沒日沒夜的忙,知道嗎?」

「知道了,爺爺您也要注意身體。」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沐暖暖現在面對秦爺爺,已經是毫無芥蒂了。

「好孩子,爺爺會活到一百歲,有爺爺在誰也不敢欺負我們暖暖!」

沐暖暖心中一陣暖流涌動。

「暖暖,我們也走了,有空你就回家來。」沐正則和冉芳華說道。

沐姍姍悄悄拉著沐暖暖問:「你知道秦朗去哪裡了嗎?」

這傢伙也不說一聲就走了,真是的!

沐暖暖搖頭:「我不知道,要不我幫你問問?」

「不不不!」沐姍姍瘋狂擺手,「我就是隨便問問。」

沐暖暖覺得她有點怪怪的,不過時間場合都不合適,她也就沒有多問。

秦遠安排了車送沐家三口回去,又扶著秦爺爺上了車。

而沐暖暖這邊則是站在原地,看著秦爺爺上車。

她身材纖細高挑,皮膚白皙,雖然戴上了帽子遮住了大半張臉,但依舊掩飾不住她美麗的容顏和周身與眾不同的氣質。

遠遠的,秦驚鴻隔著人群看著她。

穿過不息的人流,穿過空間和距離,他的視線就那麼深深地落在她的身上。

他覺得身上某個地方疼得厲害,疼得他臉色發白,微微彎曲了身體。

他緩緩地抬起了手捂住了心臟的位置,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是這裡在疼啊!

胖虎站在他的身邊擔憂地問:「秦少,你沒事吧?」

秦驚鴻搖搖頭,視線始終落在不遠處沐暖暖的身上。

胖虎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沐暖暖正好跟著楊麗君上了車。

胖虎簡直知道該怎麼勸了!

在他看來,秦驚鴻天之驕子,要顏值有顏值,有身份有身份,要錢有錢。

大好的前途,就為了一個女人全沒了!

還險些成為了階下囚,好不容易被保釋出來,還要永久退出娛樂圈,遠走他鄉。

簡直就是一個大寫的慘字!

偏偏當事人還完全不覺得,一臉的痴心不悔。

這根本就是鬼迷心竅嘛!

真不知道秦驚鴻圖什麼!

胖虎太心疼秦驚鴻了,所以就算被他給連累,也沒有怪他,還願意繼續跟著他。

不當明星就不當了唄,他也不當小助理了,就跟著秦少混。

秦驚鴻除了在沐暖暖的事情上犯蠢,其他的地方可厲害著呢!

直到沐暖暖的身影消失不見了,秦驚鴻才緩緩收回了視線。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瘋了。

為了避免再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他決定要離她遠遠的。

只要能夠偶爾……偶爾遠遠地看看她就好。

他就已經滿足了。

秦驚鴻閉上了眼睛,把沐暖暖的一顰一笑,每個細微的動作都刻在心底深處。

「驚鴻,你在看什麼?」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秦驚鴻面無表情地睜開眼睛,看向了葉微瀾,「沒什麼。」

孤傲總裁:小小新娘哪裏逃 葉微瀾朝著外面看了看,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她不放心地說道:「真的不要媽媽陪你過去嗎?」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再說還有胖虎在呢。」

胖虎嘿嘿兩聲,雖然秦少從來不說,但他知道自己在秦少心裡是有分量的。

葉微瀾抱怨道:「你從小哪裡吃過這些苦?現在卻要被流放到那麼偏遠的地方去,我這心裡實在是放心不下。」

秦驚鴻淡淡說道:「就算沒有這回的事情,我也不想混娛樂圈了。」

他在娛樂圈純屬是個反面教材。

明明假唱、摳圖、耍大牌、懟人樣樣都來,偏偏被營銷號吹成是真性情。

黑紅說的就是他。

現在想來,很多營銷號其實都是葉微瀾背地裡給他買的,砸錢把他捧出來的。

秦驚鴻覺得沒意思,其實早有退圈的想法了。

「老爺子這麼狠心,為了沐暖暖而放棄你。」 「在你爸爸心裡只有他那早就變成死鬼的前妻,和前妻留下的女兒,根本就沒有我們母子的地位……」

秦驚鴻最反感聽葉微瀾說這些。

「媽,我有時候真的搞不懂你。你與其繼續守著這段沒有感情的婚姻,不如想辦法找個好律師幫你打官司,多要點贍養費。

我爸不是個小氣的人,你只要同意離婚,肯定能得到一筆可觀的贍養費,足夠你後半輩子吃喝玩樂的,繼續過你光鮮亮麗的生活了。」

秦驚鴻和葉微瀾的相同點,是他們都為愛痴狂。

不同的是,他可以心甘情願放手,寧願獨自離開,遠遠地看著那個人就好。

而葉微瀾卻非要一條道走到黑,撞了南牆也不回頭,死也不肯放手。

聞言,葉微瀾彷彿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兒一樣,當場就炸毛了。

她聲音尖利地說:「我是不會離婚的!死也不離婚!」

秦驚鴻聳聳肩,漫不經心地說:「隨便你吧。」

「登機時間要到了。」他轉過身,動作散漫,「胖虎,我們該走了。」

「太太再見!」胖虎麻溜的跟上。

葉微瀾氣得咬牙,偏偏拿這個兒子沒辦法。

「秦少,我們這次是不是真的跟太太說的一樣,是被流放的啊?」胖虎小聲地問道。

「呵!」秦驚鴻勾起了嘴角,臉上帶著三分不屑,七分滿不在乎,「放心吧,我不是那麼沒用的人,有我一口吃的,少不了你的。」

「哈哈哈,那我就放心啦!」

兩人的身影漸行漸遠,走向了新的未來。



保姆車上。

楊麗君滿意地打量著沐暖暖,「看來你這段時間休息得很好,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了。」

沐暖暖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禮物,「這是喜糖,送給你的。我結婚那天,你怎麼沒來?」

楊麗君不客氣地接過了禮物,「你以為我就帶你一個藝人啊?我還要帶其他人,哪有時間大老遠的去參加你的婚禮?好不容易帶你出道,你轉頭結婚了,有把我這個經紀人放在眼裡嗎?」

沐暖暖討好地笑著,又拿出了一份禮物,「這是給任筱老師的,請你幫我轉交給她。」

「哼!就知道收買人!」

說笑幾句之後,楊麗君認真地說:「你結婚的消息,準備要公布出去嗎?」

關於這件事情,沐暖暖和莫承佑早就商量好了。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順其自然,暫時不說。

楊麗君點點頭:「這樣也好,等到你電影上映的時候再公布,正好可以宣傳一波熱度。」

沐暖暖扯了扯嘴角,沒表示什麼意見。

楊麗君說起了正事,「好萊塢電影公司把合約發過來了,我看了沒什麼問題。我發了一份電子版的到你的郵箱,你找時間看一看,沒問題就簽字吧!」

「好。」

「對了,你這次去好萊塢,莫總監會跟著去嗎?」

楊麗君接到沐暖暖電話說要復工還覺得高興,可轉眼一想又覺得不對勁。

心有不甘 他們不是剛剛才結婚嗎?

結婚三天都不到,就要復工?

該不是小夫妻剛結婚,就鬧了什麼矛盾吧?

沐暖暖和秦家人一起回來的,都沒有見到莫承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