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沒想到,那人從最初的見她就跑,到現在已經開始不見她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賢王府啊,高高的圍牆啊,好想翻上去。

「小姐。」赤風已經尋了過來。

風玫一個激靈,立即往赤風身後看去,見沒人跟著,才鬆了一口氣:「爺爺回去了?」

赤風搖頭,將風玫走後發生的事情告訴她。

風玫:「……」

又來這招!

可是……管用!

翻身上馬,戀戀不捨地看了一眼賢王府,走前不忘叮囑:「讓人盯緊了,他出來立即通知我。」

賢王府外早就派人盯著了,赤風一一叮囑一番,跟上風玫。

墨翟駕著帶有賢王府標誌的馬車回來時,正看到兩人離去的背影。

-乾坤聽書網

馬不停蹄地回到赤府,遠遠地看到赤府大門處跪著一個瘦弱的身影,風玫挑眉,放慢了馬速,慢悠悠踏過去。

到了門口,下馬,立即有下人來接過馬韁:「小姐回來了。」

「嗯。」目不斜視地往大門走,赤風緊跟在她身後。

「赤玫!」

風玫頓足,看向起身向她奔來卻被門口護衛攔住的夢黛,扯唇:「本將軍的名諱是你能叫的?」

夢黛咬唇,瞬間紅了眼眶:「赤將軍。」

風玫點頭,不欲與她多言,打算進府,裡面那位才是最讓她頭疼的。

「赤將軍,我們多年並肩殺敵的情分你都忘了嗎?你說過的,我們是姐妹的!」夢黛哽咽著,赤府外已經吸引了不少人圍觀。

風玫再次停了腳步,回過身來,看著夢黛笑:「未來的慕容夫人,你會與一個搶了你男人的女人做姐妹嗎?」

夢黛捂著嘴退後一步,搖頭哭泣:「我沒有,我沒有搶……赤玫,我是真心拿你當姐妹的,我不想離開,我早已將赤府當做我的家了啊!」

「噗——」風玫嗤笑,張揚的眉眼在日光下如跳動的火焰般灼人眼目,她勾起紅唇,「搶男人不當緊,又要來搶我的家了嗎?夢黛,小心吃的太撐——會噎死人的。」

夢黛眸子一顫,眼淚愈發洶湧:「為什麼,為什麼不相信我?我做錯什麼了嗎?將軍喜歡我,我勸過,拒絕過?可他只要我,我能怎麼辦?還要讓我怎麼做?天下人罵我,唾棄我,我以為你會明白我,可是,為什麼連你也這樣對我,明明我什麼都沒做過?」

「什麼都沒做過嗎?」風玫踱步走近夢黛,指尖抬起她的下巴,露出一張梨花帶雨的絕美臉龐,俯身在她耳邊輕語,「你確定,他喜歡的人是你?他要的人是你?不過……」

風玫聲音里溢出笑來,「有一點你說對了,我明白你,因為明白,所以,擔心你,畢竟……慕容將軍成親,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去查慕容夫人的背景呢……」

夢黛瞳孔一縮,忍不住後退幾步,心神紊亂間一個趔趄跌倒在地,同一時間,慕容玦飛躍人群而來—— 陳天僅僅就是終身一躍,然後便飛到了距離地面上百米的位置。

這一幕無論是在普通乘客的眼中還是在制衡小組的人眼中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而陳天此時所在的位置已經可以跟那些直升飛機齊平了。

陳天就宛如天神一般,面無表情的懸立於天地之間!

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不可思議了,因為此時陳天就好像是踩在了什麼東西上面一樣,安靜的站在天空之上。

「陳天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他怎麼沒有下墜呢?」

范晶晶表情十分不可思議的沖著扶搖喊道。

「這對於陳天來說應該算不了什麼……」

扶搖扭頭看了范晶晶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根本就算不了什麼是什麼意思啊?」

范晶晶在聽到了扶搖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不可思議了。

「開火!」

就在這個時候,距離陳天最近的那架直升飛機直接對著陳天的位置開火,他們現在已經來不及考慮陳天的真正勢力到底是怎麼樣的了。

「轟!」

一聲巨響,一顆炮彈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砸了過去。

「靜止!」

陳天看見炮彈奔著自己的位置飛了過去以後,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轟!」

一瞬間,時間就好像是靜止一樣。

原本奔著陳天位置飛過來的炮彈竟然直接停在了陳天的面前。

「操控時間?」

扶搖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撼。

雖然扶搖曾經聽說過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一些十分強大的武者能夠擁有操縱時間的能力,但是這種能力也只不過在傳說當中出現過,扶搖根本就沒有親眼見到過有人可以去操縱時間。

但是此時扶搖卻親眼見到了有人使用這樣的本事。

而那些乘客也都瞪著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似乎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反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右手輕輕一揮。

原本懸浮在天空之上的那枚炸彈竟然直接改變了方向,扭頭奔著陳天最前面的那架直升飛機的位置飛了過去。

「轟!」

天地之間再次爆發出一陣劇烈的轟鳴聲。

直升飛機在眾人的注視下直接引爆。

「竟然這麼輕鬆就毀掉了一架直升飛機,陳天也太厲害了吧?」

范晶晶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喊道。

然而這才僅僅就是一個開始而已。

制衡小組的人似乎還不曾反應過來是陳天一回事,陳天的右手凌空一指,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奔著另外一架直升飛機的位置飛了過去。

金色光芒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直升飛機的位置飛了過去,然後輕鬆的擊穿了直升飛機!

雖然這個窟窿並不是很大,但是眾人卻能夠十分清晰的看見陳天發出來的那道光芒確實是擊穿了直升飛機。

光芒在擊穿了直升飛機以後,緊跟著便擊穿了直升飛機駕駛員腦袋,直升飛機的駕駛員瞬間喪命。

然後光芒又擊穿了直升飛機的發動機,最後從直升飛的尾翼飛了出去。

「轟隆!」

天地之間傳來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僅僅就是一瞬間,原本還在陳天身邊盤旋的那架直升飛機直接爆炸,最後化成了一個火球,然後砸在了地面上。

直升飛機裡面的那些人因為劇烈的爆炸,也瞬間灰飛煙滅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可思議。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制衡小組的組長怒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要知道因為制衡小組平時最主要的敵人都是武者,所以他們的直升飛機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直升飛機,直升飛機也是用最堅硬的材料打造的,甚至可以抵擋住炸彈的攻擊。

但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制衡小組的飛機在陳天的面前就好像是紙飛機一樣,陳天剛才僅僅就是凌空一指,然後便直接擊落了一架直升飛機,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實力啊!

「陳天實在是太厲害了吧?」

「是啊,陳公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地上的那些乘客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也全部都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要多震驚就有多震驚。

因為這些乘客覺得這一幕實在是有些太過於震撼了。

范晶晶捂著自己的小嘴,彷彿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剛才所看見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之前陳天在跟般若神那些分身大戰的時候,范晶晶等人全部都躲在了車廂裡面,雖然范晶晶偷偷看了兩眼,但是也沒有看見陳天跟般若神分身交手的情況。

但是此時她是真的被陳天的本事給震撼到了!

要知道,那可是一架經過了特殊改裝的直升飛機啊,說是這個世界上面最堅固的直升飛機也不為過。

陳天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擊落這架直升飛機,這足以證明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難道我之前的擔心多餘了?」

此時扶搖的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異樣,她覺得陳天此時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實在是有些太恐怖了,說不定陳天還真的有跟制衡小組一戰的實力。

然而此時最讓扶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她能夠感覺到此時陳天的實力彷彿又得到了提升。

「莫非他真的將阿修羅的靈魂給吞噬掉了?」

扶搖忍不住在心裏面感嘆道。

「這個陳天果然不一般,大家都給我小心一點,立刻上升到七百米高度!」

制衡小組組長沖著對講機大喊了一聲。

雖然制衡小組的飛機全部都是直升飛機,但是其實這些直升飛機都是經過了專業改裝的,想要飛到一千米的高度也是非常清楚的事情。

原本一直都盤旋在陳天身邊的那些直升飛機在收到了命令以後,直接快速上升。

制衡小組的這些人都以為想要除掉陳天可能是非常輕鬆的事情,所以他們之前並沒有表現出過分的緊張,但是隨著這兩架直升飛機的墜毀,他們才意識到陳天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現在這些直升飛機已經不敢太過於靠近陳天了,拼了命的向上飛,想要套離開陳天的攻擊範圍。

陳天在看見這些直升飛機向上飛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淡淡說道:「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別走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再次凌空一指。

一道無比刺眼的光芒奔著陳天頭頂上方的直升飛機射了過去!

「砰!」

天空之上再次傳來了一聲巨響,又是一架直升飛機被陳天摧毀。

制衡小組的組長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異常的恐懼,連忙沖著對講機喊道:「你們還都愣著幹什麼?快點開火把這個人從天上打下去!」

很明顯,制衡小組的組長此時已經陷入到了恐慌當中,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那麼他們這些直升飛機可能會被陳天一個接著一個的摧毀。

這些直升飛機價格十分的昂貴,為了除掉一個陳天而損失了大量的直升飛機,那麼最後就算他們可以殺死陳天,也會付出十分慘痛的代價。

「嗖嗖嗖……」

直升飛機的駕駛員收到命令以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在此對準陳天的位置發起了攻擊。

而這一次直升飛機使用的並不是子彈攻擊,而是炮彈攻擊。

這些炮彈跟子彈相比,速度雖然要慢上一些,但是威力卻十分的驚人,一顆炮彈爆炸開來能夠將方圓百米夷為平地,無論是什麼人都會在炸彈的攻擊下而化成了灰燼。

一瞬間,數十枚炮彈就好像是雨點一樣奔著陳天的位置砸了發過去。

一旦這些炸彈全部都命中了陳天,那麼就算陳天實力再怎麼強悍,也會死在這些炸彈的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如果要是說個人的戰鬥能力,那麼制衡小組的人肯定不是武者的對手,但是制衡小組的優勢就是手中擁有十分精良的武器,還有就是他們的認輸比較多,這也就導致在跟武者戰鬥的時候,制衡小組的人能夠佔據優勢。

而且制衡小組經常跟武者戰鬥,他們心裏面清楚武者的速度非常的快,想要躲避開炮彈的攻擊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所以制衡小組的這些炸彈直接將陳天周圍一公里的位置都鎖定住了,這些炸彈會在陳天為中心,一公里的距離引起爆炸,如果陳天沒有辦法逃離開這個範圍的話,那麼就是必死無疑的狀態。

但是讓制衡小組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陳天竟然根本就沒有逃避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又是凌空一指。

「轟!」

天地之間又是一聲巨響。

又是一架直升飛機化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球,然後砸在了地面上。

制衡小組的組長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難看。

要知道這次為了殺掉陳天,制衡小組出動了十架直升飛機,這些直升飛機是制衡小組全部的空中戰鬥力。

可是此時才僅僅過了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陳天便摧毀了三架直升飛機,這對於制衡小組的打擊還是非常大的。

平時制衡小組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根本就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傷。

但是今天卻被陳天擊落了三架直升飛機,如果要是能夠殺掉陳天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如果最後還讓陳天給跑調的話,那麼他們制衡小組根本就承擔不起這麼重大的損失。

這些直升飛機隨便拿出來一架那可都是價值好十多億美金的存在啊!

「這個陳天果然恐怖啊!」

制衡小組的組長咬著牙低聲喊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飛機發出來的那些炮彈終於飛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瞬間爆炸開來!

在場的眾人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因為那些人能夠看得出來,感覺剛才陳天應該是沒有躲避開這些炸彈的攻擊。 「轟轟轟……」

數十枚炸彈就好像是煙花一般在陳天周圍一公里的位置爆炸開來!

這麼多威力驚人的炸彈同時爆炸產生的威力還是非常的驚人的,此時別說是站在那裡的是一個人了,就算是一座山也能夠瞬間的夷為平地。

而不遠處的那些乘客也受到了炸彈爆炸時產生的能量波動,有些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這些炸彈可以說是制衡小組最強的武器了,他們知道只要陳天沒有躲開炸彈攻擊,那就是必死無疑。

當制衡小組的組長看見那些炸彈全部都命中了剛才陳天所在的位置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然後高聲沖著對講機喊道:「兄弟們,乾的漂亮,炸彈成功的命中了目標,這次他必死無疑了!」

「這個該死的陳天可算是死了!」

「太好了,真是個棘手的任務,總算可以回家了……」

制衡小組的人紛紛開始歡呼了起來。

這些炸彈的威力有多麼的恐怖這些人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所以他們覺得既然炸彈剛才已經命中的陳天,那陳天就算是在怎麼強大,那肯定也是必死無疑的。

此時的制衡小組剩下的那些人也算是長長的出了口氣,畢竟陳天的實力他們非常的清楚,如果不是因為炸彈擊中了陳天,那麼他們可能也會跟自己的那些同伴一樣死在陳天的手中。

這些人在慶祝成功完成任務的同時也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不得不說,這個陳天不愧是能夠擊敗上泉斬的男人,確實有些實力啊!」

「是啊,這個陳天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距離咱們那麼遠,凌空一指便能夠擊穿咱們的飛機,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幸好咱們這次是出動了所有的武力,要不然想要打敗這個陳天還真的是個問題!」

「他媽的!」

就在這個時候制衡小組的組長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因為一個陳天讓老子損失了三架直升飛機,等回去以後我必須好好的跟首相聊聊,這次的損失必須要雙倍賠償給我,這個陳天簡直就不是人……」

此時制衡小組的組長還是非常心疼自己損失的那三架直升飛機還有死去的兄弟的。

「陳天難道就這樣死了嗎?」

范晶晶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臉上的表情也十分的絕望。

「陳天他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死掉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