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之前,安亦舒只吩咐他是來協助章子芩幫忙墮胎的,可章子芩竟然殺了人!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一旦醫院察覺到慕江城出了問題,醫院那邊會有報警鈴聲響起,等護士察覺到,會過來查看,若是她看到眼前這一幕,很快會叫來其他人!

假醫生迅速的反應過來,衝到床前要把連接著警報器的線拔了。

章子芩爬起來抓住他的手,問:「你想幹什麼?」

「必須斷了這根線,不然我們都得交代在這裡!你想所有人都知道,你殺了自己的丈夫嗎?」

男人厲聲問。

章子芩身體一晃,眼睛直直的看著毫無動靜的慕江城,緩緩地放開了男人的手。

男人用力扯斷了線,抓住章子芩的手,問:「墮胎的藥劑呢?在哪裡?」

「都碎了,剛才都砸碎了……」

章子芩失神的說。

男人擰著眉頭看了她一眼,又回頭看了一眼葉簡汐,沒有過多的時間猶豫,大步走到葉簡汐跟前,把她拖起來。

「你做什麼?」

章子芩愣愣的問。

「把她抬到外面的安全通道樓梯口,讓她從上面滾下去,這樣她的孩子一定會掉!更沒人會懷疑到我們身上!你趕快過來幫忙!」

男人邊說邊抬葉簡汐往外走。

章子芩慌亂的上前,幫他一起抬。

兩人抬著葉簡汐往外面走,外面走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人。

葉簡汐看著離安全通道越來越近,拚命想攢一些力氣,可每當有一些力氣聚集,很快便散開。

葉簡汐的淚越流越多,絕望充斥著四肢百骸。

章子芩跟男人抬著葉簡汐走到安全通道門口,抬手準備打開門的時候,身後驀地響起一道聲音,「你們在幹什麼!放開她!」

這道聲音宛若驚雷,瞬間炸的章子芩魂飛魄散!

她想也不想,放開葉簡汐,拔腿就跑。

一旁的男人回頭看了一眼,見來的是男人,立刻丟下葉簡汐,也跑了。

葉簡汐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地上,趕來的男人扶起她,焦急的問:「葉小姐?你沒事吧?」

葉簡汐看到眼前跟楊樂長大有八成相似的男人,張了張嘴,吃力的說:「救、救人……救、慕江、城……」

斷斷續續的一句話出來,男人聽懂。

抱起她大步的往慕江城的病房跑過去。

……

慕洛琛做好了午餐,給葉簡汐打電話,想問她什麼時候。

但電話還沒來得及撥出去,文清匆匆的走進來說,「少爺,不好了,醫院那邊出事了,少奶奶跟先生遭到了襲擊,現在先生在急救室里搶救,少奶奶昏迷不醒。」

慕洛琛聞言,握著手機的手瞬間收緊。

激蕩的情緒涌到心頭,他幾乎承受不住。

劇烈的喘息了幾口,他抬眸盯著文清,冷聲道:「備車,立刻去醫院。」

「是。」

……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路上,連著闖了幾個紅燈,到了醫院前面,車還沒停穩,慕洛琛便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了下去。

文清匆匆忙忙的跟在他身後。

到了急救室跟前,慕洛琛看到郭嫂問,「情況怎樣了?」

郭嫂低著腦袋說,「醫生說……先生休克時間太長,情況兇險,少爺,是我疏忽,讓人鑽了空子,害的先生跟少奶奶這樣,你罰我吧!」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我罰你,能讓我爸醒過來?讓簡汐好好的?」

慕洛琛低吼。

郭嫂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胸腔窒息,他猛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問:「簡汐呢?」

「少奶奶在病房休息,醫生說,有人給少奶奶吸了過量的迷藥。」

郭嫂回答。

慕洛琛行色匆匆的往病房趕,腳步踏入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葉簡汐,他的手緊繃到了極點。

守在葉簡汐床邊的男人,見到他進來了,忙站了起來:「慕先生。」

「當時情況是怎樣的?為什麼醫院裡會闖進去人?」

慕洛琛走到床邊低聲問。

「慕先生病房周圍的人,都被支走了,那些人在房間里害了葉小姐跟慕老先生。我趕過去的時候,看到有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的大概四五十,沒看清楚長相,男的,只要我再見一眼,我便認得出他。」

「嗯,我知道了,宮先生,這次謝謝你。」

「慕先生客氣。」

男人說完話,轉身走出房間。 葉簡汐緩緩地睜開眼睛,眼前映入刺白的天花板,腦海里快速的閃過幾個畫面,她用盡全力,猛地坐了起來。

「救命,快救命……」

她腦子懵懵的說出了一句話,就要下床。

手卻被用力的攥住。

抬眸看到慕洛琛,葉簡汐頓了兩秒,忽然伸出手用力的抱住慕洛琛,淚水簌簌地落下來:「阿琛,章子芩瘋了,她想殺了爸,她想殺了我們的孩子……」

慕洛琛用力的抱住葉簡汐,面色冷若冰霜:「簡汐,真的是她做的嗎?」

葉簡汐流著淚點了點頭。

慕洛琛沒再說話,只覺得胸腔像是被一雙手,用力的撕裂開。

自己的母親,想殺了他的兒子和父親。

呵……

這就是他的母親。

慕洛琛心冷到了極點。

葉簡汐慌亂了好一會兒,情緒漸漸的平復下來,她抬眸望著慕洛琛,見他臉色不好,想起來他的病,又忙搖了搖頭,「阿琛……我剛才是胡說的,不是她做的,是其他人做的,你別動氣……」

「我沒事,簡汐。」

慕洛琛打斷她的話,對上她的眼睛說,「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以她的脾性,走到今天這一步,我不意外。」

婉如的性子,是從章子芩那裡得來的,在面對同樣的情況下,做的選擇也都一樣。

慕洛琛嘴角勾起一抹涼薄。

葉簡汐眼裡淚光閃爍:「阿琛,爸呢?他怎麼樣了?」

黑眸定定的望著葉簡汐,哀傷在眼底流淌。

慕洛琛輕輕握住葉簡汐的手,說:「醫生說,爸休克的時間太長,可能不行了。」

葉簡汐聞言,身體萎頓在床上,眼裡露出難以置信。

明明兩天前才說,手術成功的……

轉眼就不行了……

葉簡汐望著慕洛琛,嘴唇哆嗦著說:「阿琛,是我連累了爸,她原本只想害我一個人的,她沒想到害爸,是我的錯……」

葉簡汐想到章子芩捂死慕江城的那一幕,身體忍不住的顫抖。

當時她但凡有一點反抗的能力,拉住章子芩,慕江城都不會落到這個下場!

葉簡汐自責到無以復加。

慕洛琛用力的握住她的手,說:「簡汐,不是你連累的,爸是為了救你,救我們的孩子,才會這樣,他不會怪你。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養身體,養好這兩個孩子,才能對得起爸的犧牲。」

葉簡汐淚簌簌地落下,點了點頭。

迷藥的作用散去的沒那麼快,葉簡汐只醒了一會兒,便又沉沉的睡去。

慕洛琛在病房裡陪了她一會兒,離開病房,去急救室門前守著。

手術持續的進行……

文清和郭嫂擔心他的身體,想勸他去休息,可看慕洛琛鐵青的臉色,沒一個人敢上前的。

手術進行到五個小時,容子澈和溫如意聽到消息匆匆的趕過來。

見慕洛琛在病房前面守著,容子澈說:「阿琛,你先去休息吧,我們在這邊守著,一旦有慕叔的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

「我在這裡陪著他。」

慕洛琛淡淡地說。

「阿琛,你不為其他的考慮,也為自己的身體考慮,你若是垮了……」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子澈,我爸病了那麼久,我沒陪過他一次。」慕洛琛打斷容子澈的話說,「我回來的時候,他跟我說,很後悔之前做過的糊塗事,他說對不起我跟簡汐,希望一家人好好過日子。這次……他是為了救簡汐,才會被我媽硬生生的捂成了這樣,你說,這樣我能走嗎?」

容子澈聽他說的話,瞠目結舌。

來之前,他聽說了,是有人闖進醫院,襲擊了慕江城和葉簡汐。

可他不知道……

做這件事情的是章子芩!

章子芩她得了失心瘋嗎?害自己的兒媳婦不夠,竟然連自己的丈夫也害!

容子澈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看著急救室的方向,沒有說任何話。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晚上七點多,手術室的門嘭的一聲打開。

慕洛琛起身要往手術室前走,但剛站起來,眼前一陣暈眩,身體踉蹌了下,長臂伸直,靠住了牆才勉強支撐住。

「阿琛。」

容子澈上前要扶他,卻被他輕輕的推開。

「我沒事,走吧。」

說罷,慕洛琛率先走在了前面。

醫生看到容子澈和慕洛琛,摘下口罩,面色嚴肅的說,「慕先生,令尊的情況不容樂觀,他之前的傷原本在腦部,這次長時間的休克,對他腦部的大部分神經造成了不可修復的創傷……」

醫生把慕江城的詳細病情彙報,靜靜的看著慕洛琛,做出最後的結論:「慕先生最好的情況也是植物人,最差的情況是腦死亡。」

總之,慕江城再也沒醒來的希望。

只能一輩子都躺在床上。

慕洛琛聽醫生說完話,目光冷冽。

容子澈在一旁說,「阿琛,還有機會的……這家醫院不行,我們可以找更好的……」

「子澈,你不用勸我了,我知道該怎麼做。」慕洛琛淡淡地對容子澈說了一聲,而後抬眸看著醫生說,「先送到病房,接下來能治療就治療。」

「是。」

醫生微微的點頭,走開了。

慕洛琛邁開步子向前走,不過他沒去病房,而是直接找了周文達。

「找到她了嗎?」

「還沒有,不過已經通知老宅那邊,但凡看到太太的,都會立刻通知我們。此外,我派人四處去找了。」

「嗯,記得監控婉如的電話,一旦查到她跟婉如有聯繫,立刻找到她的位置,把她帶回來。」

慕洛琛聲音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是,少爺。」

周文達恭敬地回答。

慕洛琛目光落在窗外灑滿陽光的樹木上,眸底凝結了千丈冰。

這一次,掘地三尺,他也要把章子芩找出來!

夜色濃稠。

一輛車在夜色的掩映下,匆匆的向前行駛。

到了一棟公寓前,車子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一個人,那人看起來年約四五十左右,神色慌張。

看了眼周圍后,腳步匆匆的走進了公寓。

到了公寓的第三層,她按響了門鈴。 沒多會兒,門從裡面打開,露出一張清麗的面容,這人不是別人,是安亦舒。

站在她眼前的人,是從醫院逃走的章子芩。

在事發之後,章子芩便從醫院跑了出來。

原本想回老宅的,可想到葉簡汐沒有處理,她一定會告訴其他人,是她害了江城。

到時候……

她的名聲就全都悔了,慕家哪裡還會有她的容身之所?

走投無路之下,她只能過來找安可盈商量事情。

安可盈白天不方便見面,於是約到了晚上。

章子芩惴惴不安了一整天,現在見到安可盈,心一下就踏實了。

「安小姐,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下。」

「請進。」

安亦舒讓開了身體,將章子芩請了進去。

進入公寓,章子芩掃了一眼,便知道這個公寓裝修的很奢華,僅桌子上放置的乾隆年間的瓷器,起價就在八百萬,而安亦舒毫不吝惜的用它來喝茶。但都到這個時候了,她也沒什麼心思欣賞這些。

在安亦舒進來后,她開門見山道:「安小姐,醫院的事情,你想必清楚了。對不住,你都這麼幫我了,我還是把事情搞。」

「太太不必跟我說對不起,事情總有意外的時候,我們都不想。」安亦舒說著,坐在了沙發上,纖細的雙腿交疊在一起,露出細膩的肌膚。

「那現在該怎麼辦,可盈,還有其他的挽救辦法嗎?」

安亦舒垂著眼眸不說話,濃密的睫毛閃爍著。

章子芩的心一點點的懸起來,她焦急的握住安可盈的手哀求,「可盈,你那麼聰明,一定有辦法可以救我的,對不對?可盈,你倒是說句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