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時,看着小黑騰空而起,飛上高空。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他們才真正明白:地球第一人這幾個大字,代表着什麼。

此時的張誠,只能被人所仰望,這已經不單單是實力上的差距,而是仙與凡的天塹!

……

小黑馱着張誠和林婉兒,一直飛到數千米高空才停了下來,龐大的龍身在雲霧中時隱時現,神駿到了極點。

林婉兒滿臉驚訝的望去,就見腳下是一望無際的雲海,涌動間宛如波濤起伏的海洋一般。

而頭頂之上,則是浩渺的星空,完全純淨的星空。

她此生,從未感覺如此接近星辰,彷彿只要一伸手就能摘下來一般。

“我曾經答應過你,要帶你看遍三界,我一定會實現這個承諾。”

張誠摟着林婉兒,輕聲說着。

“嗯?”林婉兒美眸如水,雖然有些疑惑,但卻沒有多問,因爲此時她的內心已經被滿滿的喜悅和幸福佔據。

“老公……”

林婉兒靠在張誠的懷裏,輕輕的哼出兩個字,宛如小貓撒嬌一般。

只是一瞬間,張誠半邊身子都酥了,他兩世爲人,都沒聽過林婉兒這樣叫過。

沒有任何猶豫,張誠低下頭,吻住林婉兒鮮豔的紅脣。

林婉兒美眸半睜半合,目光迷離,就如同天上的彎月一般,迷人到了極點。

兩人就在這雲端之上,星空之下,盡情纏綿,享受着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世界。

林婉兒從未像現在這樣喜悅過,之前所有的擔憂、所有的害怕、所有的膽怯,此時都全部不翼而飛。

“張誠,你爲什麼選我呢?其實有很多人都比我強……我能看出,她們也很喜歡你,爲什麼你偏偏選擇了我?難道……你有戀師情結?”

“你可拉倒吧?我讀書的時候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老師看見我跟見了仇人似的……”張誠腦門上冒出一圈黑線,長嘆一聲,說道:“其實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一個關於無極與霓裳的故事,你想聽嗎?”

“嗯……”雖然有些不明白,張誠提到這兩人是誰,但林婉兒還是點了點頭,依偎在他懷裏。

就這樣,張誠抱着林婉兒,坐在小黑的背上,一邊眺望着無盡的星空,一邊低聲細語,講述起了那個久遠的故事……

霓裳仙子,原本是鬼蜮的一株彼岸花,因爲年長日久,逐漸生出靈智,化爲人形。

而無極遊歷三界,偶然一次經過鬼蜮,遇到了霓裳,這也纔有了一切故事的開始。

那時的霓裳因爲是陰生植物化形,不能離開鬼蜮,只能從無極口中,聽到人間的多姿多彩,心中自然十分嚮往。

那時的無極,雖然還不是三界殺神,但也已經聲名鵲起,仙佛聞名。

可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註定,這個在所有人眼中不可一世的天才人物,卻偏偏對霓裳一片癡心,百依百順。

爲了讓霓裳脫離鬼蜮,無極不惜損耗先天之氣,爲其脫去陰生植物的桎梏,轉而以靈魂的形勢存在。

剛脫形體,霓裳不過只是一縷幽魂,毫無自保之力。

爲了讓她儘快修煉,無極在三界展開了一場浩大的殺戮,掠奪無數生魂,神擋殺生佛擋殺佛,而殺神之名,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傳開的。

在無極不計代價的殺戮之下,區區百年,霓裳就從幽魂晉升爲鬼王。

然而無極的瘋狂殺戮,也終於引起了各大位面的憤怒,由仙佛二界牽頭,共同出兵圍剿無極。

千軍萬馬之中,無極從西天佛境殺到東方仙界,又從仙界殺到人間,最終落入誅仙陣,聖體破損,只留下魂魄返回鬼蜮。

而在那時,霓裳已經是鬼王修爲,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鬼仙,在整個幽冥鬼域,也是赫赫有名!

無極爲了自己聖體破碎,最後落到只剩魂魄的下場,霓裳自然是痛苦萬分,傾盡全力,與仙佛二界的追兵對抗。

鬼蜮是鬼魂的世界,無論神佛在這個位面都發揮不了完整的實力,加上人間封印的存在,仙佛二界的實力更是進一步被削減。

就這樣,無極與霓裳聯手對抗外界,一來二去,居然形成僵持之勢,而且長達千年。

但就在此時,一個極爲強大的鬼修突然出現,爲了掌控住無極,趁着霓裳跟仙佛二界交戰的機會暗中出手偷襲,控制住了霓裳,想要在無極身上種下魂印。

霓裳明白,一旦讓對方成功,無極生生世世都再無出頭之日,於是毅然決然自碎魂魄,讓對方算計落空,而僅剩的一縷殘魂也落入六道輪迴之中。

道侶身死,無極瞬間陷入瘋魔,一人一劍斬滅上千神佛,但最終還是讓那鬼修逃掉,而他自己也因消耗過大,被無數勢力逼入輪迴……

轉世之後,霓裳的殘魂變作了林婉兒,而無極也變成了張誠,前世未盡的因緣,讓兩人又再次重逢。

記得對付東瀛修士那時,張誠爲了營救林婉兒,身陷鎮妖塔,當時霓裳最後的一縷意識曾經被激發,對張誠囑咐過兩件事。

第一句是張誠的前世走錯了路,希望他今世不要再走錯,當時張誠還不太理解。

但是記憶解封之後,他就瞬間明白了霓裳的意思。

無極之所以落到如此下場,所有的一切都是爲了霓裳,如果他不收集生魂,不在三界大肆殺戮,各大位面也不會聯手對付他。

說到底……其實也是咎由自取。

但是無極卻從來不明白,霓裳想要的,其實並不是強大的實力,也不是噬魂鬼母的地位。

她只是想要自己的愛人陪在身邊,陪她走過三界,看遍世間的風景而已…… 作爲一個女人,誰不想看到自己的夫君成爲一個蓋世英雄,霓裳一開始自然也是一樣。

但是看着無極爲了自己,跟天地作對,甚至還被人拿自己威脅,企圖種下魂印,霓裳的內心也陷入深深的痛苦。

那一刻,她感覺到無極對自己的愛,已經變成了一道枷鎖,一道足以讓無極萬劫不復的枷鎖!

也許只有自己死了,自己的夫君才能真正解脫……

“竟然是這樣……”

聽到後面,林婉兒情不自禁的坐起身來,眼中滿滿都是震撼。

她爲無極與霓裳的故事感到惋惜,更被這兩人與自己的關係所深深震驚。

直到此刻,林婉兒才真正明白,張誠爲什麼會如此強大、如此逆天,原來前世就是一個殺神屠佛的絕世人物,轉世之後,自然也會一飛沖天!

而在剛見面的時候,她跟張誠也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爲什麼一見面就王八瞪綠豆看對了眼,好像兩人早就認識一般。

現在聽完張誠的話,林婉兒才明白,原來在數千年之前,她跟張誠就早已經在一起,只不過那時候,他們一個叫無極,一個叫霓裳……

“這麼說,我就是霓裳轉世了……”林婉兒消化了好久,才接受了這個讓她震驚的故事,突然又問道:“對了,你剛纔說霓裳殘存的意識跟你囑咐過兩件事,第二件又是什麼?”

張誠長吸一口氣,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光,沉聲說道:“第二件事,就是囑咐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加入陰司或者幽冥鬼域的陣營!”

“嗯?”林婉兒一愣,她現在已經是天師修爲,對於陰司也瞭解不少,疑惑的問道:“要說不能加入鬼蜮還能理解,畢竟咱們前世在那兒受了不少苦,而且今生也不想重蹈覆轍。但陰司可是天地正封的機構,如果你加入進去,正好能減輕無極的影響,證明你不會再像前世那些無法無天,而且你現在跟謝必安他們的關係也還不錯?爲什麼霓裳還不讓你加入陰司?”

“事情要真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張誠微微搖頭,又是一聲嘆息,沉聲說道:“你還記得以前有一段時間,一旦說起我的前世,所有人都遮遮掩掩嗎?”

林婉兒歪着腦袋想了想,點點頭說道:“記得,他們還老是提起一個人,但又不敢說名字,老是‘那位那位’的,現在你知道是誰了嗎?”

“當然知道!”張誠冷笑一聲,眼中閃過一抹殺氣,“所有人口中說的那位,其實就是幽冥鬼域之主!也就是當年偷襲霓裳,企圖在無極身上種下魂印的王八蛋!”

“什麼!”林婉兒嬌軀一抖,吃驚的睜大了眼,“怎麼會是他!”

張誠怒哼一聲,接着說道:“當時霓裳自殺,無極心性大亂,那傢伙雖然沒來得及種下魂印,卻趁機用祕法掠走了一部分先天之氣!”

說到這,張誠頓了頓,壓下自己的情緒之後,才接着說道:“之前徐福那事你也知道,只要擁有了先天之氣,靈魂與屍身就能共存,所以那傢伙也成爲了鬼屍同修,繼而掌控了整個幽冥鬼域,三界聞名!這也是爲什麼一開始的時候,很多人將我錯認成他的原因!”

“原來是這樣……這人實在是太可惡了!”即使是林婉兒這麼溫婉的性格,在聽到這番話後也忍不住罵了一句,但隨即又問道:“這些……的確能解釋霓裳爲什麼不讓你加入幽冥鬼域,但是至於陰司又是爲什麼呢?”

“呵呵……”張誠笑了笑,“這就牽扯到陰司的一段辛密了,就算是崔府君和謝必安他們都不一定知道,但是無極跟霓裳卻是知道的。”

“到底是什麼事?”見張誠說的神祕,林婉兒頓時好奇心大起。

張誠故意頓了頓,然後才說出一句足以石破天驚的話。

“因爲幽冥鬼域之主,其實……就是酆都大帝!”

“你說什麼!”

聽到這話,林婉兒震驚到無以復加,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問道:“這……這怎麼可能!酆都大帝可是陰司之主……怎麼……怎麼可能變成幽冥鬼域……”

“其實剛知道這段記憶時,我的反應跟你一樣,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一切就好理解了。”

張誠拍了拍林婉兒的背,等對方緩過一口氣之後,才又接着說道:“陰司跟幽冥鬼域的紛爭已經持續了很久了,一直陷入僵持。但即使如此,酆都大帝跟幽冥鬼域之主也從來沒有親自出手過……現在想想,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可是……這也有可能是他們的力量太強,一旦出手就會造成整個鬼界動盪,所以才一直沒有親自動手啊!”雖然相信張誠不會胡說,但是這件事實在是太讓人驚駭,林婉兒始終很難相信。

“呵呵……陰司跟幽冥鬼域的人也都是這麼想的,但這就真的是事實嗎?”

張誠笑了笑,接着說道:“酆都大帝何其強大,連人間道術和鬼術都是他所開創的,可想而知手段何其強大!只要肯親自出手,絕對有把握在鬼界不破的情況下斬除幽冥鬼域之主!但即使如此,他依舊情願容忍數千年,卻始終沒有這麼做!”

“等等!”林婉兒被張誠這句話說糊塗了,忍不住打斷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剛纔不是還說,幽冥鬼域之主跟酆都大帝是一個人嗎?”

張誠搖搖頭,“我只說幽冥鬼域之主就是酆都大帝,可沒說過他們就是一個人。”

見林婉兒滿頭問號,被自己說的更糊塗,張誠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現在已經是天師了,怎麼看事情還跟普通人似的,天上的那些天仙都擁有法身,酆都大帝作爲陰司之主,有這種手段很奇怪嗎?”

聽見這話,林婉兒瞬間眼睛一瞪,“你的意思是說,鬼域之主其實是大帝法身?就跟我們以前見過的那些一樣?”

張誠點點頭,又搖搖頭,“道理相同,但本質卻大不一樣,鬼域之主並不只是一具法身,而是酆都大帝的三尸之一!”

“三尸?”林婉兒皺了皺眉頭,隱約明白了什麼。 三尸並不是指三具屍體,而是體內隱藏的三種原始慾望,又叫三尸神,分別是惡屍、善屍、自身屍。

修煉界認爲,一旦斬除三尸,就能真正做到無慾無求,從此超脫天地,不再被天道掌控,甚至一躍成爲能與古神比肩的存在,是真正的大完美、大自在境界!

“酆都大帝天縱奇才,現在已經斬除了兩屍。而幽冥鬼域之主,就是大帝惡屍所化!”張誠接着說道:“斬下的屍與法身不同,擁有自己的靈智,不再受本體控制。而惡屍吸收了先天之氣,變成鬼屍同修,更是實力大增,這才控制了整個幽冥鬼域,與陰司分庭抗禮。”

“原來是這樣……”林婉兒深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纔讓自己冷靜下來,猶豫了一下又問道:“但是就算是這樣,按理說酆都大帝已經斬除了兩屍,實力肯定恐怖到了極點,就算是惡屍吸收了先天之氣,應該也不是對手吧?爲什麼酆都大帝寧願讓其慢慢壯大,也一直不敢動手?”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張誠笑了笑,說道:“因爲酆都大帝最後剩下的一屍,就是自身屍……惡屍自他而出,一旦動手就意味着放不下執念,也就失去了超脫的機會,而惡屍自知不是大帝的對手,自然也不會親自出手。”

林婉兒眨了眨眼,勉強接受了這個說法,隨即又問道:“對了!你不是說酆都大帝斬除兩屍嗎?鬼域之主是惡屍,那善屍是誰?”

聽到這個問題,張誠卻突然沉默下來,過了很久才認真的看向林婉兒,一字一句的答道:“如果我沒猜錯,那具善屍,應該就是你的養父,我的老丈人——林天生!”

“啊!”聽到這個回答,林婉兒猛地站了起來,眼中滿是驚駭,險些從小黑背上直接滾落下去,還好張誠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了回來。

“不可能!不可能!我爸怎麼可能是……”林婉兒縮在張誠的懷裏,身體不斷顫抖,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說……”張誠摟住林婉兒,柔聲安撫對方的情緒,一直等到林婉兒冷靜下來,他才緩緩開口。

“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去泡溫泉嗎?當時去按摩的遊客突然集體失蹤,就連王大富也不見了蹤影,最後才發現是陷入了萬象空間。”

重生之鬼眼妖后 張誠一邊輕輕拍着林婉兒的背,一邊柔聲細語的繼續說道:“其實……那是幽冥鬼域的人佈下的陷阱,爲的就是引我進去殺掉我。他們差一點就成功了,最後還好老丈人突然出現,才把我撿了回來……而當時幽冥鬼域那些人對他表現得十分尊敬,還稱呼他爲左使。”

“什麼!”聽見這話,林婉兒更是震驚,“這怎麼可能?我爸不是陰司的人嗎?”

張誠點點頭,“一開始我也很奇怪,按理說陰司跟幽冥鬼域水火不容,你爸他怎麼可能兩頭當官?而且地位還都不低,這也牛逼得有點過分了吧?但是後來我纔想到,如果他就是酆都大帝斬下的善屍,那這一切就好解釋了!”

張誠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惡屍想要等我成長起來,然後控制住我,成爲他稱霸鬼界的幫手,繼而取代本體酆都大帝,成爲整個鬼界之尊……而酆都大帝因爲自身原因不能動手,所以想讓我歸於陰司麾下,借我刀去對付惡屍。

“但是他們的力量都太過強大,都無法親自前往人間。所以找到我的唯一希望,就放在了你的身上。因爲他們明白,只要找到了你,我遲早都會出現……”

“不過這件事畢竟牽扯到鬼界最大的辛密,沒法交給下屬去辦,所以酆都大帝跟惡屍都找上了善屍。雖然同樣是大帝斬下的一屍,但是善屍並沒有吸收先天之氣,論實力最多也就是鬼仙,可以穿越到陽間,最後才收養了你。”

說到這兒,張誠看了看林婉兒的表情,見對方雖然臉色難看,但勉強還能接受,才又接着說道:“但善屍畢竟是善屍,代表着酆都大帝對世間萬物的善意。也許是跟你接觸時間久了,也許是不忍心我再遭一劫,所以他提前回到了鬼界,並且化爲兩個分身,分處鬼蜮和陰司之中,試圖幫我們化解這一場劫難……這也是爲什麼在你小時候,林天生會突然不告而別的原因。”

“這……這些都是真的嗎?”聽完張誠的話,林婉兒眼中淚水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撲在張誠懷裏大哭起來。

“雖然只是猜測,但我想應該八九不離十了。”張誠輕柔的拍了拍林婉兒,“我這老丈人雖然冷酷,但我看得出來,他對你是有感情的,否則也不會三番五次的現身救我們了。”

林婉兒抽泣了一陣,弱弱的問道:“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知道幽冥鬼域之主和酆都大帝都在打張誠的主意,林婉兒也忍不住驚恐起來。

張誠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有什麼怎麼辦的?酆都大帝只是想利用我而已,只要我不幫着幽冥鬼域對付陰司,他也不會把我怎麼樣……至於鬼域之主,反正他也沒辦法來人間,等老子實力足夠的時候,自然會找他算賬!”

雖然無極是被仙佛爲首的各大位面逼進了輪迴,但是說實話,張誠並不恨他們。

不管怎麼說,畢竟也是無極先造下了滔天殺孽,殺害了無數神佛。

各大位面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聯合在一起,對他出手。

其實說到底,還是無極太過狂傲,自己作死……

別人畢竟是神佛,總不可能洗乾淨脖子等着你殺吧,最後被聯手弄死,只能怪自己。

但是對於鬼蜮之主,張誠卻是無法容忍,就是因爲這王八蛋暗中偷襲,才直接導致了霓裳的身亡!

而且在自己轉世之後,這傢伙還設計欺騙自己,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讓張誠還以爲自己跟鬼域之主有什麼親戚關係。

現在想起來,張誠才徹底明白,惡屍所想的,只不過是等自己成長起來,然後跑去幽冥鬼域自投羅網,被種下魂印之後,淪爲他對付陰司的工具而已。

這是把自己當豬啊!還要養肥了再殺!

就算叔叔能忍,嬸嬸也忍不了啊! “你……真是受苦了。”林婉兒輕撫着張誠的胸膛,聲音顫抖的說道。

“有你在就不苦,前世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這輩子,不會再走無極跟霓裳的老路。”張誠摟着林婉兒,溫柔的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最近這段時間,你殺的人還少嗎!”聽見這話,林婉兒忍不住點了點張誠的腦袋,“照這麼下去,我看你真要變成第二個無極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原本林婉兒只是隨便一說,但是傳到張誠的耳朵裏,卻像是一道驚雷一樣。

是啊……

自從記憶封印解開,得到殺生之道,自己的殺心是越來越重了。

梵蒂岡一戰,直接導致上萬神職人員死亡,甚至連魂魄都沒留下。

歐洲一戰,又連殺數千人,屠滅美國一支艦隊,讓數萬水兵陣亡。

殺了這麼多人,他的心裏卻沒有產生一絲波瀾,這要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張誠警覺的發現,殺生之道已經影響到自己的本心,要是繼續下去,只怕真會應了林婉兒的那句話,他遲早會變成第二個無極!

人對力量的渴望是無盡的,殺生之道是無極自創之道,威力遠超三千大道,如此強大的力量,任誰都不願意輕易放棄。

但是張誠卻並不會,因爲無極已去,這一世他只是張誠,不想成爲任何人的影子。

“婉兒,你說的對,看來是時候了……”

張誠緩緩站起身,伸開雙臂,一股滔天殺氣突然從他身上蓬勃而出,直衝天穹。

這一刻,以張誠爲中心,幾乎整個天地都被龐大的殺氣充斥,就連腳下的雲海都被染成了黑色,洶涌翻騰。

“你的道,不是我的道!今世我只是張誠,不是無極!”

張誠仰天大吼一聲,原本透明的天穹在絕世的殺氣之下都產生了劇烈的波動,一道道天道之力憑空生出,似乎想壓制這無盡的殺氣。

“叮!”

隨着一聲似有似無的輕響,懸在張誠屍丹上方的一把黑劍突然破碎,漫天的殺氣也隨之迅速化去,眨眼間就消失不見,漆黑一片的天地重歸清明。

天道之力失去目標,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兒,似乎有些疑惑,但隨即就融入虛空,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殺生之道,無極屠滅無數神佛才悟出的無上之道,就這樣被張誠毅然決然散去,再也不會出現在世間!

“我們……回去吧。”

張誠低下頭,看着林婉兒的俏臉,微微一笑,並沒有一絲遺憾,反而還感覺輕鬆了不少。

林婉兒美眸圓睜,身爲天師的她,自然明白張誠做了什麼。

但是她做夢也沒想到,只是因爲自己的一句話,張誠就放棄瞭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一刻,她深深被張誠的所折服。

擁有神靈都羨慕的力量,卻說放棄就放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