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心情不是很好!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李娜是真怕他。

「楚伯伯讓你晚上回家吃飯,有事要說!」

楚言沉了沉眼睛:「知道了!」

李娜張了張嘴:「楚伯伯把那個女人接回來了!」

楚言知道,那個女人是楚衛國養在外面的女人,還給他生了個兒子,如今接回來,楚衛國是想讓那個女人進門了。

楚言冷笑,楚衛國想的真美啊。

「我知道了!」楚言說。

李娜還想說什麼,看到他不高興也就不說了,出來的時候,看到楚言年輕漂亮的秘書,有些生氣:「今天還誰來過嗎?」

秘書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你聾了!」李娜更生氣了,這個女人長得一副狐狸精相,搞不好就是勾引楚言的。

「楚總說過,不許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事情,李小姐如果想知道,我進去問了楚總,如果他說可以,我一定把楚總的事情都告訴你!」秘書不卑不亢的說。

「你…你給我等著!」李娜氣鼓鼓的1走了。

秘書看傻瓜一樣看了她一眼,一個小三牛逼什麼?

她又看了一眼楚言辦公室的門,楚總也算精明,成功,怎麼身邊的女人都是這種貨色!秘書無奈的搖搖頭! 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楊小小命是保住了,不過能不能醒來還是個未知。

楊小小媽媽聽到這個消息,瞬間就癱了,哭暈了過去。

她爸爸,瞬間老了十歲的樣子,一雙混濁的眼睛里全是哀愁。

我嘆了口氣,兒女債,兒女都是債啊!

走到時候我往楊小小的住院押金里又多交了兩萬,不是為了楊小小,只為了她那對可憐的父母。

我心情不是太好,去小鍾那的時候,小鍾已經回來了,看到我有些吃驚。

「怎麼了這是?」

我猶豫了下,把楊小小的事情說了,小鍾半晌沒說話,最後才說:「這都是命吧!」

我出來的時候看到小鍾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回到念念的時候,商璟煜已經回來了。

「怎麼了?」商璟煜問。

我把楊小小的事情說了,商璟煜沒什麼太大的感觸,我就罵他冷血。

商璟煜很認真的問我:「楊小小為什麼會長成這樣?」

我一愣:「這…」

商璟煜接著說:「與她父母的縱容和溺愛是分不開的,種什麼因便得什麼果,沒什麼好傷心的,你已經做了該做的。」

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商璟煜謝謝你!」我由衷的說。

「我不喜歡口頭的謝謝!」



「唐悅的事情怎麼樣了?她沒事吧?」我問。

「沒事,就是受了點驚嚇已經回去拍戲了!」

我很佩服演員的敬業,而且這兩天網上關於錦繡民國劇組的事情被陸尋的新一輪緋聞女友刷屏,我看了看,對象還是龔月。

可是看陸尋還龔月雖然劇里挺搭,但是現實中怎麼看都有些彆扭。

商璟煜颳了刮我的鼻子:「傻,如果真有緋聞能被你們看到?」

我就明白了,這是商璟煜搞出來的,公關的一種方式,如果真有事,一定被捂的嚴嚴實實,最起碼也是「周一見」這種類型的。

「你怎麼說服他們兩個的?」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東皇把龔月簽了,至於陸尋,我給了他一筆錢…」

商璟煜說的輕描淡寫,我倒是沒想到陸尋居然會愛錢。

我頓了下。

「保潔找到了嗎?查出誰是幕後主使了嗎?」

「你今天問題有點多!」

我在他胸口捶了一下,卻被那塊紅色的胎記吸引了,很少見過紅色的胎記,商璟煜這塊尤其奇怪。

「那個保潔死了,意外溺水,警方已經結案了…」商璟煜說著見我盯著他胸口的胎記看,疑惑:「你喜歡?」

「我只是覺得挺奇怪的,我沒見過紅色的胎記!」

商璟煜自己摸了摸:「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想想也是吧,不就一塊胎記么,沒什麼大不了,是我自己多疑了。

沉默了一會兒我才問:「米昔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商璟煜看著我:「繞了半天,我還以為你不會問了!」

我默不作聲,畢竟米昔和他也算是青梅竹馬,他討厭米昔是真,但是真的下手可是另外一回事。

米建國現在還在,即使不在,那申城也有米家的不少人,我覺得商璟煜暫時不會對米昔下手,即使下手也要等米建國走後。

商璟煜像是知道我想的,他說:「我去見過她了…」



米昔剛從楚言那出來就被帶上一輛車,車裡商璟煜清冷的氣息充斥著,米昔有一瞬間的恍惚。

「璟煜,我…」米西後悔了,她看了看商璟煜的臉,還是那麼英俊,而這麼英俊的商璟煜今天就差一點毀在她手裡。

「對不起!」米昔率先開口。

「為什麼?」商璟煜只說了三個字。

他不喜歡米昔,厭惡米昔是一回事,但是畢竟多年前有些情分在,商璟煜不是石頭,沒法做到一點感情都沒有。

而這種感情只是無關男女,只是朋友。

米昔的淚水瞬間決堤,哭的撕心裂肺。等她哭完了,才抽抽搭搭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時衝動,我愛了你十幾年…十幾年啊,人生有幾個十幾年,你卻根本不在乎,我想不通,我嫉妒凌安,

我也怨恨你們,所以我才想殺了你,可是如今,我後悔了,璟煜,這都是我自己走的路,你想要我怎麼樣都行,我都認,今天的事是我的錯!」

商璟煜等她哭完,還是遞了紙巾給她:「那個黑瓶子哪去了?」

米昔一愣:「什麼黑瓶子?」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想看清楚她有沒有說謊,米昔也知道,但是她的確不知道什麼黑瓶子啊。

「是楊小小找的我,說她有辦法對付你,問我願不願意出錢,我…我沒多想,我當時被嫉妒沖昏了頭就答應了…」

商璟煜眯著眼睛看了她半晌,覺得米昔說的應該是真話,那就說明楊小小說的是假話了!

米昔看著商璟煜。

「你走吧!」商璟煜說,語氣冰冷的沒有一絲絲溫度。

米昔知道,自己徹底失去他了,她彷彿看到多年前那個冷冰冰的少年,朝她的反方向漸漸走遠。

米昔下了車,看著那輛黑色的車子漸漸開遠,終於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璟煜再見,再也不見!」



我知道關於米昔的事情也就是這樣了,米昔應該也吸取了教訓,不會在做別的事了。

可是那個黑瓶子始終是個禍患,如果不解決,必定後患無窮。



我又睡了一覺,第二天早上醒來,我以為商璟煜走了,沒想到下樓看見他正在翻我以前客戶的資料

「幹什麼,那是商業機密好不!」

我奪過里,抱在懷裡,有點難為情。

「你這算什麼商業機密?」

商璟煜嘴角掛著笑:「這位李小姐,32歲,無業,長得還不如你,妄想找一個有房有車存款6為數,帥氣多金,孝順父母,脾氣好,外企工作的優良男士?」商璟煜翻了一頁又念道:「張先生,33歲,公司職員,擇偶標準,女方年齡在20歲到30歲之間,有房有車,獨生子女,漂亮身材好,孝順父母,顧家,能照顧他媽,收入

還要穩定,婚後最好要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商璟煜滿眼嘲諷:「是找老婆還是找保姆?」

「別念了!」

「真是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異想天開做白日夢的白痴還真是挺多的!」

我也覺得,之前做活人生意比死人難纏多了。

「各人有各人的命,說不定人家就找到了!」我覺得商璟煜說的對,但是為了不配合他,我故意那麼說。

商璟煜笑了一下:「也對,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一怔,資料本就朝他丟了過去。

商璟煜穩穩接住。

我瞪了他一眼:「我還覺得我吃虧了呢!」

商璟煜繼續翻資料本,邊翻邊跟看笑話一樣。

我又奪過來,放進抽屜里,這才不悅的看著他。

「凌小姐,換衣服出門!」他說。

「你今天怎麼油腔滑調的?」在車上,我忍不住問。

「就是被你那些客戶雷到了!」

我嘆了口氣:「他們是年輕時候太挑了,如今如果找個差點面子上挪不開!」

我說完補充:「其實我還是願意做死人生意,比活人的好做多了,沒有那麼挑剔!」

說完我看了他一眼:「當然,商先生是個例外,你很挑剔!」

等我們到公司的時候,大家已經上班了,我來過很多次沒什麼感覺。

和商璟煜坐電梯上樓,電梯門一開我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

「凌安,你來了!」喬筱曉跟我打招呼。

我看了一眼旁邊的商璟煜,商璟煜沒什麼表情。

進了辦公室我才問:「她怎麼會在這?」

「她自己說要來公司上班,我就讓劉管家安排了!」商璟煜不在意的說。

「她怎麼會在頂樓出現?這裡不是不許別人上來的嗎?」我問。

商璟煜眯著眼睛看了看我:「你吃醋了?」

我別過頭:「我只是奇怪,商先生身邊的鶯鶯燕燕總是這麼多!」

商璟煜心情看著倒是不錯。

「那還是吃醋!」

我們兩正說著話,張遠進來,看到我,沖我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然後把一張請柬遞給商璟煜。

商璟煜翻看開了一眼:「周昌!」

「剛剛送來的!」張遠說。

「你出去吧!」

張遠走後,我不由問:「周昌是誰?」

「米建國任期就要滿了,下一任市長就是周昌!」

我點頭,原來是這樣,不過我心裡更加擔心的是周昌是不是站在商璟煜這一邊,而且小鐘的黑瓶子也不知道哪去了?

也許早就被嚴夫人拿到手也說不準。

我正亂七八糟的想著呢,商璟煜忽然說:「周昌馬上要上任了,請我們去參加他家的宴會,去嗎?」

我一愣:「問我?」

「不然呢?」其實我不想去,這種宴會說白了,就是有錢人交流拉攏關係的場所,我一向不喜歡,但是考慮到商璟煜的情況我還是覺得去一下比較好,畢竟得罪新任市長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

「我知道你不想去!」商璟煜忽然開口。

我猶豫了下:「我想去,我還沒見過市長呢,正好去見見!」

「周昌有什麼好見的!」商璟煜頓了下說:「笑面虎!」

我笑了下。

商璟煜看向我。

「我就是覺得你居然也這麼刻薄!」我說。

商璟煜手指輕輕的敲著桌子沒理我,過了一會兒他說:「公司打算去大柳山過聖誕節,想不想去?」

我一愣,這才注意到再過半個月就是聖誕節了。

申城今年冬天不冷,所以沒感覺。

「大柳山在哪?「我忍不住問。

「離平江不遠,據說那裡有雪,我對雪沒什麼概念,你想去我就帶你去!」

我狂點頭,我真的很想去的。

商璟煜揚了揚嘴角,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

「可是這樣不會影響你么?我是說組織的事情!」

「總不能因為暗處有敵人我們就戰戰兢兢的過日子,你說呢!」

我點頭,還從來沒對一個洋節日這麼期待呢。

轉眼到了周昌家宴會的日子,商璟煜下午後過來接我。

還帶了衣服來,我換上后,有點彆扭。

「不喜歡?」商璟煜問。

「不是,我就是覺得冬天穿這裙子怪怪的!」

商璟煜最近溫柔的許多,少了幾分戾氣多了些人情味。

「我也覺得怪,不過沒事,周家不冷!」

「我當然知道!」我看了一眼商璟煜,他還是西裝革履的,我忍不住問:「商璟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