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感激凌南晟主動放棄到手的工程,而選擇和他再來一次競爭。因為沒有凌氏耍這些上不了檯面的勾當,這個工程他早已收入囊中,而且失去了這個工程,他也不會讓凌氏好過。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再則,凌氏集團的方案的確是竊取他們公司的,不管是不是凌南晟做的,這件事都和凌氏有關。

凌南晟放棄,一切不過是回到應該有的起點罷了。

凌南晟扯了扯唇角,在心裡默默地腹誹,誰要你相信,他不過是不想讓某個人誤會罷了,但這話他絕不會當著慕洛琛的面說。

凌南晟大步的往前走,擦過慕洛琛身邊的剎那說:「方案被偷,說明你們公司也不像表面那麼銅牆鐵壁,慕氏也不過如此。」

「慕氏怎麼樣,一周后,我會讓你見識到。」

慕洛琛冰冷的聲音傳來,凌南晟腳步沒有任何停留,他才不會怕慕氏集團,慕家除了在政界比凌家強之外,其他和凌家不過是勢均力敵。

這一次,他要公平競爭,壓慕洛琛一頭。

也好讓某個人看看,到底是慕洛琛好,還是他好。

竟然敢不收他的禮物,那個笨女人!

慕氏集團。

慕洛琛甫一回到公司,周文達就把泄漏公司的兩個人,帶到了辦公室里。

兩人一個是負責這次工程的一個工程師,一個則是方案的設計員,原本方案是分開做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一部分,這樣可以防止商業間諜竊取公司的機密,但恰好,這兩個人都是工程里最主要部分的負責人。

只要兩人在一起,可以將方案的百分之八十拼湊出來。

透過這些信息,憑藉一整個團隊,完全可以猜測出他們公司準備的方案。

見到慕洛琛,兩個人瑟瑟發抖,賣公司的消息,輕則被解僱,重則被起訴,以慕洛琛以往的手段,他們十有八九是要被起訴了,而做到他們這個位置的,一旦留下案底,那就別再想在這個行業待下去了。

慕洛琛冷冷的看了兩人一眼,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一言不發,渾身透著無形的壓迫感。

整個辦公室,因為他溫度降到了冰點。

過了幾分鐘,工程師馬懷成戰戰兢兢的說,「慕、慕總,我是被逼的,看在我為公司勞心勞力的份兒上,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保證、保證下一次再也不敢了。」

幽邃的眼睛看著馬懷成,慕洛琛嘴角一勾,淡笑著說:「馬工,慕氏虧待過你嗎?」

「沒、沒有……」馬懷成冷汗刷的一下就落了下來,慕氏集團的福利待遇好是在國內出了名的,很多人擠破頭都想緊慕氏集團。

「既然公司沒虧待過你,你為什麼要出賣公司?」慕洛琛再次問。

「因、因為……我賭博欠了高利貸,他們威、威脅我,再不還、還錢……」

馬懷成話說到一半,再也說不下去。

慕洛琛嘴角的笑意徹底的變冷,「賭博,高利貸,出賣公司的商業機密,馬工,你覺得這樣的人,我應該給他第二次機會嗎?」

話說完,慕洛琛側首看向周文達,說:「把他帶出去。」

馬懷成聞言,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周文達面無表情的拉著他退出了辦公室。

慕洛琛手指敲打著桌面,看著剩下的肖奈,等了幾分鐘,肖奈都沒有開口,他不緊不慢的問:「肖奈,難道你沒什麼話可說的嗎?」

「對不起,慕總。」

肖奈說了一句話后,再次閉上了嘴,沒有任何解釋。

「肖奈,你為什麼要出賣公司?當初你是我親自招聘過來的,這些年我提拔到你到現在的位子。」 第267章凌、慕之爭

馬懷成出問題,慕洛琛一點都不意外,可肖奈算是他的心腹了,他把整個技術部交給了肖奈,就是對他放心。

肖奈管理技術部整整六年的時間,從沒出現一丁點的差錯。

可現在竟然一聲不響的,把方案透露了出去,這讓他想不通。

「對不起,慕總。」

肖奈還是那句話,慕洛琛擰了眉頭,「你知道,一旦你被起訴,你面臨的將會是什麼嗎?」

「知道。」肖奈低下了頭。

「知道你還這麼做?」慕洛琛聲音隱隱的夾雜了一絲怒意,「肖奈,你現在說出來苦衷,我或許還可以放過你,你若是堅持不說,那我們只能法庭見了。」

長久的沉默后,肖奈說:「……慕總,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的賞識。」

慕洛琛面色冷了下來,眼底是無盡的失望,「你下去吧。」

「是。」

肖奈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在他走出去沒多久,周文達回到辦公室,「少爺,接下來該怎麼做。」

「去查一下肖奈,看看他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接觸了什麼人,一旦發現異動,立刻向我彙報。」

「我立刻去。」周文達說完,忙不迭的去安排人手。

辦公室里恢復了平靜,慕洛琛的神色卻沒有半點鬆懈,公司泄漏出這麼重要的方案,絕不是一次簡單的商業機密泄漏,肖奈是他的心腹,都能被買通,誰知道下一個被買通的人是誰?

這個人不是凌南晟,難道是凌家其他人?

慕洛琛把凌家主要的幾個人過了一遍,每一個都有嫌疑,但又不充足,他的神色變得更冷,無論哪一個想要對付慕氏集團,他都會把他揪出來,絕對不會放過。

同一時刻,凌家。

得知凌南晟推了威爾遜的工程,凌南安暴跳如雷,凌家和慕家爭鬥了那麼多年,憑藉這次工程,完全可以超越慕家,成為A市最大的企業,他努力了那麼久,關鍵時刻把這臭小子推上去,也是想讓這臭小子在公司里更進一步站穩腳跟,可沒想到他竟然臨了把工程給推了!

凌南安立刻給凌南晟打電話,撥通了號碼后,破口大罵:「凌南晟,你給我滾回來,馬上!」

「哥,什麼事情?」凌南晟坐在吧台上,笑眯眯的邊打電話,邊對旁邊的美女吹了個口哨。

聽到他那邊亂糟糟的,凌南安就猜到他在幹嘛,氣的肺都快炸了,推了到手的合作方案,竟然還要心思去玩!

「凌南晟,你再不回來,我就把你車庫裡那些寶貝車,全都砸了賣到垃圾場!我給你三十分鐘時間,晚回來一分鐘,我就砸一輛!」凌南安說完,掛斷了電話。

凌南晟看著黑屏的手機,桃花眼眨了眨,長長的嘆了一聲氣,逞一時之氣爽,但後果也是很嚴重的!

凌家他最怕的不是他父親,而是他大哥,這個大哥從小到大都管他管的死死地,當初他不想進凌氏集團的,被大哥念叨了三個月,他不得已進了凌氏集團,結果呢,他剛進去半年,大哥就做了甩手掌柜,和大嫂親親我我,讓他一個人獨自面對公司里的那群老狐狸。

接管凌氏的這兩年,他兢兢業業,很久都沒有好好休息了,本來前陣子想好好休息一下的,看沒想到回來大哥就跟他說,要接威爾遜的案子。他打心底里不想接的,幹嘛非把公司做那麼大,現在的規模已經很好了。

可大哥開口,他哪裡敢不聽,所以就接了工程。

後來大哥把工程接過去了,他也就沒管,前兩天,大哥忽然說讓他帶著陳經理,去和威爾遜商談,他這才想起來還有這個一個案子呢,原以為只是走走過場。

沒想到,最後會鬧出那場鬧劇。

凌南晟不怕丟案子,他不想被慕洛琛看不起罷了,真的要競爭就大大方方的來,誰怕誰啊,他凌南晟又不是比他慕洛琛差。

只是……

做這些的時候,他是真的沒考慮到自己大哥。

從酒吧掐著點回到凌家,凌南晟甫一下車,拉著管家問:「大哥現在情緒怎麼樣?」

管家丟給他一個同情的表情。

凌南晟砸了砸味道,覺得這個表情表示,他大哥心情不好到了極點,轉身就想走,可是想到自己車庫裡珍藏的那些車,硬生生的壓下了這個念頭,腳步沉重的往客廳里走。

凌南晟一隻腳剛伸進去,嗖的一聲一個茶杯就砸了過來,連忙躲了過去:「大哥。」

「別叫我大哥,我沒你這種弟弟!」凌南安站起來,走到他跟前,扯住他衣領,就開始罵:「凌南晟,我昨天把工程交給你的時候,你怎麼說的?」

「我說會好好做,保證把合作方案拿下來。」凌南晟一五一十的重複。

「那你今天怎麼做的?」凌南安揪住他衣領的手又緊了一些。

凌南晟嘿嘿笑了兩聲,討好的說:「大哥,其實不著急,還有一周時間,我們可以充分準備。」

凌南安氣不打一處來,抬腳狠狠地踹在他小腿上,「準備個屁!」

重新競爭肯定要準備新的方案,能在短時間內,準備出一份比上一份更好的方案,必定建立在對工程了解透徹的基礎上,其他的還要團隊高度協作等一系列事情。

可他們凌氏一開始方案就是從慕氏集團的基礎上,開始弄得,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準備新的方案?

再來一次,他們凌氏必輸無疑!

凌南安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所以才會生這麼大的氣,要不是凌南晟是他親弟弟,他宰了他的心都有了。

凌南晟忍著小腿的疼,笑嘻嘻的說:「大哥,你別生氣嘛,這次我來準備總成了吧?絕對不讓你費半點心。」

凌南安惱怒的瞪了他一眼。

凌南晟狗腿的給凌南安捏背,「大哥,消消氣,先坐下,有話咱們慢慢說。」

邊說著邊端了一杯茶,遞給凌南安。

凌南安接過茶,喝了一口,怒氣消了一些。

凌南晟笑眯眯的繼續捏背捶腿,說:「其實,大哥你想想這件事情也不是壞事,那個方案有問題,咱們總不能被人看扁了是不是?他慕洛琛能做出來的東西,咱們也能做的出來,我就不信了,我們凌家能比他慕家差到哪裡去。」

巨星養成攻略 聞言,凌南安放下了茶杯,「那個方案有什麼問題?」

凌南晟說:「方案不是有人從慕氏集團竊取的嗎?這種偷竊他人成果的行為,怎麼能容忍?大哥,你放心,等我回了公司,一定會把這個人揪出來。」

凌南安看著他嬉皮笑臉的,臉色漸漸的沉凝了下來。

凌南晟看著凌南安,嘴角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其實在事情一出來,他就想過,公司竊取慕氏集團的方案是誰在背後指使的,最有可能的當然是凌南安,他負責整個工程,不可能一點都不知道慕氏集團的合作方案,而他看到那個方案沒反應,很可能這件事情是他默許的。

可凌南晟不想去這麼想,從小到大,他最敬佩的不是他們家老爺子,而是他大哥,他大哥怎麼會做這麼卑鄙的事情呢?

「南晟……」凌南安面色肅然的開口。

凌南晟扯了絲笑容,說:「大哥,你是不是又想罵我,我已經知道錯了。」

凌南安眉頭一皺,心裡有些不忍,但他知道有些話不得不說,南晟早晚會全面接管公司,公司里所有的事情,他都要知道。

否則,他根本不能掌控整個凌氏。

「南晟,竊取慕家的合作方案,是我默許的,那份合作方案,我們凌家出了一個億,從別人手裡買來的。」凌南安沒有任何停頓,一鼓作氣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我們慕家在公司方面,的確比得過慕家,可在政界,沒有任何辦法,老爺子退了下來,我從商,你的性子又不適合從政,我們凌家在這方面,完全抵不過慕家。」

「自古政商一家,他們慕家輕鬆能打通的關係,我們凌不說要耗費很大精力,但每年在這事情上,比慕家多花費了多少財力和物力,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想要超越慕家,我們凌家要做的有很多。」

「這次合作方案,我們公司的確也做了一份,不過很早我就讓他們停下了,為的就是,等拿到他們的合作方案,一擊擊垮慕氏,超越他們成為A市最大的公司。」

「之前沒跟你說明白這些,是我不想讓你接觸公司太多的暗面,可沒想到你會做出推掉到手的合作。」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凌南安說完,靜靜的望著凌南晟。

凌南晟嘴角的笑容漸漸的消失,沉默了很久,說:「哥,我……」

凌南安打斷了他的話說:「我知道你看上不上這些陰招,可商業就是如此,明爭暗鬥,誰能佔取優勢,誰就能最後的勝利者。這次他慕洛琛看不好自己的人,把方案泄露了出來,那是他沒本事。我找人買來他的方案,再進行修改,我花錢買的,合情合理,在法律上這也不違法。」 第268章艷照風波

「南晟,這個世界上,並非所有的事情都能光明正大的來,你之所以覺得,自己看到的事情都是光明的,那是因為有人幫你擋住了陰暗面。」

凌南安說完,不再說話。

凌南晟看著凌南安,沉默了片刻站起來,大步的往外走。

快到門口的時候,凌南晟說,「哥,我會讓我們凌家變得強大,不是靠那些手段,而是靠我自己的力量。」

重生八零好媳婦 葉簡汐把資料整理了一遍,確定沒有任何錯誤,給唐瀟瀟打了一通電話,讓她有時間順便過來取一下。

打完電話后,葉簡汐伸個懶腰,準備出去走走的時候,忽然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小小的身影,定下目光看到是西西,她招了招手。

「西西,你醒了?」

西西從門縫裡擠進來,顛顛的跑到她跟前,「西西要看猴子。」

葉簡汐把她抱起來,說:「好,姐姐帶你去看悟空。」

最近電視台播出了新動漫《大鬧天宮》,西西最近迷上了這個,每天都準時看這個,之前郭嫂告訴過她,不過這會兒郭嫂應該去買菜了,所以沒人帶著西西看。

走到樓下,葉簡汐找到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準備調台的時候,目光里卻忽然出現了一條娛樂八卦,主持人正在唾沫亂飛的,介紹這條娛樂八卦,而其中的男主角是凌南晟,女主角雖然打了馬賽克,可通過其中的場景,她也認得出來,是她自己。

「姐姐,西西要看猴子。」西西仰著頭,嘟著粉嫩的嘴巴說。

葉簡汐回過神,看了西西一眼,說:「好,姐姐這就給你調台。」

調到了央視頻,葉簡汐起身,把遙控器放下,對西西說,「西西,你乖乖的坐在這裡看悟空,姐姐先上樓一下。」

西西乖乖的點了點頭。

葉簡汐回到書房,打開電腦,搜索了下新聞,上面果然出現了大篇幅的報道,都是關於凌氏集團小開疑似戀人的報道,報道里雖然她的照片都是模糊的,可是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而且這些報道選得都很『精心』,每個角度,都將凌南晟的神態拍攝的很曖昧,如果不是她其中的主角,只怕她也會以為,凌南晟在和對方曖昧不清。

葉簡汐看了三四條報道,就關掉了電腦,腦子有些亂,但她很清楚,這件事情是在針對她的。

對方是狗仔,還是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她,意圖毀掉她名聲的?難道是蘇涼暖?

從她和凌南晟認識,到現在已經有六個月了,真無論是狗仔,還是蘇涼暖,這未免也太用心了。

葉簡汐攥著手心,想了一會兒,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拿出手機給慕洛琛打電話,這件事情越早解決越好,而媒體那邊,只有慕洛琛有能力,讓他們快速刪掉這些報道。

漫長的嘟嘟聲之後,電話終於接通。

「喂,是阿琛嗎?」

「太太,是我,黎曼。」黎曼小聲的說,「慕總正在開會,太太有什麼事情嗎?」

葉簡汐穩住心神說,「我找他有一些急事,他現在手頭上事情緊急的話,我先找周文達,不要打擾到他。」

「好的,太太請等我一下,我問下慕總。」

黎曼聽到她說是急事,起身走到慕洛琛的身邊,低聲對他說了幾句。

慕洛琛眉心一皺,掃了一眼在場的人說,「對不起,我接一下電話。」

醫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說完,他拿過電話,踱步到外面。

走廊里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慕洛琛站定后,問:「簡汐,發生什麼事情了?」

沐情 「我剛才在新聞上,看到有人拿我和凌南晟的相處的照片做文章,現在已經陸續有幾家媒體在報道了,怕是再不阻止,會進一步擴大。」葉簡汐三言兩語把事情說完。

慕洛琛明白前因後果,神情一凜,「我會找人處理網上的事情,你聯繫下奶奶,問問她家裡有沒有什麼動靜,等下我開完會,立刻回去。」

「嗯,好。」葉簡汐說完,張了張嘴,想要說對不起,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事到如今說對不起已經沒用,不如多花點功夫,解決問題。

掛斷了電話,葉簡汐給慕老太太打電話,慕老太太聽到她說的事情,表示立刻讓人調查下面的人,不讓人亂嚼舌根子讓她放心。

葉簡汐吩咐老太太注意身體,其他的沒多說,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慕洛琛掛斷了電話,神情變得嚴峻,公司剛出了泄漏機密的事情,簡汐和凌南晟的緋聞就冒了出來,接二連三的事情發生,這會是巧合?

答案當然是,不。

而且娛樂八卦的事情,絕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家裡的人已經開始漸漸的接受簡汐,若是在這個時候,簡汐傳出不好的新聞,只怕之前所做的努力,會全部白費。

想到後者可能存在的目的,慕洛琛第一個懷疑的就是蘇涼暖。

最近在他身邊,會做這些事情,也就只有她了。

慕洛琛轉身,路過黎曼身邊的時候,說:「通知公司的公關部,壓下和簡汐有關的新聞。」

黎曼神色剎那閃過慌亂,公關部一向是由她來負責的,而且上次的事情后,她加強了對媒體那邊的關注,可這次新聞再次出來,她竟然由老闆告訴,才知道這些。

這已經不是辦理不利的程度了,而是失職。

慕洛琛沒等她回答,就往會議廳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說:「繼續開會。」

直到傍晚,會議才結束,威爾遜工程的設計方案初步定下,未免方案再次泄漏,慕洛琛讓黎曼安排了公寓,讓參與方案設計的人,暫時住在公寓裡面,等這次工程結束后,再讓他們出來。

參加的人也沒什麼意見,一周的時間很倉促,在家和公司來回的折騰,難保精力不足,住在公寓里,幾個人一起商量事情,反倒能提高效率和速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