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自己的孩子都能下手的人,更何況是孫子,我擔心他會被……」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你別忘了,你回來的目的,你不是來拯救紀優陽的,該做什麼,我們都有……」

現在,不止是紀澌鈞,還有紀優陽,情況跟當初設想的完全不一樣,她不能對自己有情有義的人袖手旁觀,「我是要聽從他們的安排去做這些事情,可是約定里沒有說我不能幫誰,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紀優陽成為下一個澌鈞的大伯。」

看來,他是勸不住木兮了,不過,如果老爺子對紀優陽真的是那麼狠心的話,能讓紀優陽站到木兮這邊來也是好事,只是,「你想過鈞子的感受?」

「什麼感受?」木兮明知故問。

「就是他們兄弟倆不合,你以後夾在中間,你想清楚要怎麼面對了?」

江別辭的顧慮說出口后,對面的女人一直沒說話。「……」

直到江別辭以為木兮想清楚了這件事,終於要放棄紀優陽時,對面的木兮好奇問了句,「江哥,你不是說,我這次回來應該專心辦事,而不是跟澌鈞有什麼來往嗎,可是你現在又問我這些,你不覺得你很矛盾?」

要不是木兮,這短短的幾天,他會從一個意志堅定的人變成自我矛盾的人?「你有什麼資格說我?」

「對啊,所以說,江哥,咱倆都是那麼心軟的人。」關於這件事,她已經反覆理清楚了,世界上沒有化解不開的恩怨,就讓他們兄弟倆重歸於好……,不,準確來說,是成為兄弟,只要這樣,就再也沒有矛盾可言了。

什麼叫做,咱倆都是心軟?這根本不是一回事,「你,是堅守不住意志力,我,是心疼你。」

「什麼叫做,堅守不住意志力。」委屈的木兮,端起桌上的杯子,雙手捧住,吹氣時,小聲替自己打抱不平,「我可從來都沒說,我要放棄愛他。」為了他好,她是打算,在事情沒處理完之前,不跟紀澌鈞有什麼來往的,可是誰知道紀澌鈞的老師會退下來,紀澌鈞沒了靠山,她如果再按照計劃對紀澌鈞那麼冷漠,紀澌鈞的壓力一定很大,「更何況,我們現在不也是在演戲,跟以前沒什麼區別。」

「你啊你,他到底有什麼好的,一樣兩個眼睛,一張嘴,人家到現在都沒承認孩子的事情。」

「那是他為了保護……」對上江別辭嚴厲的面容,木兮趕緊轉移話題,「紀優陽的事情你們查的怎麼樣,那間公司和他有沒有關係?」

看吧,這轉移話題,還是牽扯到他們兄弟身上,他這個妹妹啊,就是心底太善良了,要是他,在這種家庭裡面,選擇明哲保身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明天應該會出結果。」

「嗯。」

看木兮的樣子,是打算幫紀優陽洗脫這些事情了,「要不是因為你,我才不會幫紀優陽這種沒人性的傢伙。」

「謝謝江哥。」

「哼!」江別辭翻白眼時,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請進。」

推門進來的夏明義,看到手裡拿著衣服路過的紀澌鈞,看到這一幕,夏明義總感覺有哪點不對勁,「紀總。」

「嗯。」

直到紀澌鈞進了浴室,走路的夏明義還回頭看著紀澌鈞,總算是弄清楚哪兒不對勁了,「我剛剛聽到底下的人在傳,說紀總要照顧寶少爺,不會是真的吧?」

剛回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江別辭,問了句木兮,「什麼意思?」 豪門重生之逆轉女王 名門小可愛:封太太總是離婚失敗 怎麼夏明義說到照顧的時候,眼神是不敢置信的那種。

「哦。」 御用太子妃 木兮擺出一副刁難的樣子,「就是現在,紀公館既然不是他當家了,他跟他母親都要住在前面,花銷那麼多,又沒交家用,就讓他照顧小寶抵家用。」

「信你個鬼!」一看就知道,他這個傻妹妹,名聲都不顧了,裝刻薄保護紀澌鈞。

看到江別辭拉下臉反駁木兮,以為他們兩個人要吵起來,夏明義趕緊說話轉移氣氛,「剛剛唐坤給雅寧夫人請了醫生過來,走的時候,我問了,說是雅寧夫人因為燒傷精神壓力太大,沒什麼大問題。」

是嗎?不相信事情那麼簡單的木兮看了眼江別辭,「江哥,麻煩你替我去關心一下她。」

「嗯。」應了一聲的江別辭,端起桌上的水杯繼續喝水。

把這件事告訴完木兮,夏明義正要走就被叫住了,「明義啊。」

「是?」

「少帥回來了。」

「啊?」反應激烈的夏明義往前走了兩步,「什麼時候回來的,他怎麼沒給我打電話?」

「我……」當時跟梁帥見面,大家都在,又因為一些事情的干預,聊得並不多,至於什麼時候回來的,木兮也不得而知,「我們今天剛見面,改天有機會,我再帶你一塊過去。」

木兮的意思,他也聽明白了,畢竟他現在是紀家的人,要是和梁帥私底下有什麼接觸影響也不好,「謝謝,大少奶奶,對了,我差點忘記一件事了,夫人說,他剛剛收到唐坤的信息,說明天下午要在紀公館準備法事。」

想起紀澌鈞還在浴室,有些話不好讓紀澌鈞聽到,木兮小聲叮囑一句,「看好她,小心。」

「夫人對這件事很重視,正在看明天做法事的流程,晚點還要跟我開個會。」

「好,那你就先去忙吧。」

「晚安。」大少奶奶,這個稱呼,夏明義一直都叫不順口,總覺得特彆拗口,有時候能不叫,他盡量都不想這麼稱呼。

「晚安。」

夏明義走後,江別辭眼睛一直盯著浴室那邊,他對鈞子,除了木兮的事情以外,並沒有什麼不滿,畢竟以前他還跟在鈞子身邊有段時間,其實,他也不想讓鈞子聽到這些,他跟木兮一樣,心底都是想為鈞子好,「看來,咱們做的事情,起到效果了。」

「那也得她自己做賊心虛才能有效果,只是,我有點奇怪。」

「怎麼了?」

「除了她房間,還有鯽魚湯的事情,是我們做的以外,聽夏明義說,董雅寧房間的燈,好像出現電壓不穩,董雅寧被嚇得不輕,這件事到底是誰幹的?」

「不是紀優陽就是董雅寧了。」正常來說,紀公館不可能電壓不穩。

「我剛問過他了,都不是。」

「那就有可能是紀心雨了,不是只有我們才討厭董雅寧。」總不可能是鈞子吧,鈞子現在可是還什麼都不知道。

「你說的也是,對了江哥,明天的法事,你想好怎麼做了嗎?」

「你放心,效果保證讓她終身難忘。」時候也不早了,他還得去關心董雅寧,去晚了,說不定董雅寧就睡著了,放下杯子起身的江別辭接了句,「凌可萱的事情,你別擔心,我會繼續跟進看看有什麼有用的線索。」

「那你也順便告訴深哥那邊吧。」

「會的。」起身的江別辭,手想拍木兮的肩膀叮囑什麼,剛要落下就覺得不對,萬一木兮受驚流產怎麼辦,趕忙把手收回,「難得有機會,就別錯過,好好立威,讓鈞子知道你的厲害。」

「有你們幾個讓人害怕的小舅子,他敢辜負我?」

「別說我不答應了,就小寶,也會幹扁他,好了,早點休息吧,我先走了,有什麼情況,我再給你的發信息。」

「江哥,晚安。」

「晚安。」

江別辭背著手出去時,還特地看了眼浴室那邊,難得有機會,想進去調侃幾下,又怕鈞子惱起來,六親不認。

算了,看在她們母子的份上,就暫且放過鈞子。

浴室里,木小寶放在架子上的手機響了,立刻爬起身要去拿手機就讓紀澌鈞拉回浴缸。

「我的手機。」

紀澌鈞將手上的水擦乾淨,拿過木小寶的手機遞過去。

「謝謝老……」要伸手去拿手機的木小寶看到紀澌鈞把臉湊過來了,臉紅的木小寶急到兩隻手用力拍打水面。

看到木小寶拉不下臉,紀澌鈞只能將手機遞過去。

沒想到,紀澌鈞居然把手機遞過來了。

這個老紀,真是的,幹嘛要那麼快遞手機,他還想矜持一下就表現出一副被迫無奈去親老紀。

用力拿過手機的木小寶沖著紀澌鈞大聲冷哼,「哼!」

這……

有點搞不懂,木小寶怎麼突然就翻臉了。

無奈的紀澌鈞,拿起手上的毛巾給木小寶擦背。

馬上要擦胳膊了,木小寶騰不出手,只能把手機開免提。

電話一接通,那邊就傳來梁棟按耐不住的竊喜聲,「小寶弟,我跟你說,我三叔回來了。」

「哦。」他早就知道了。

聽到木小寶聲音那麼冷淡,梁棟有些不開心,「小寶弟,我三叔回來了,以後咱們就能住在一起了,我一會就讓我媽去買你喜歡的卡通棉被,以後我們一起睡覺。」

想起在自己背後給自己洗澡的紀澌鈞,木小寶怕紀澌鈞難過,回了句,「不用了,我現在跟我媽咪住在一起。」

「你回去了嗎?」擔心木小寶會喜歡紀澌鈞,不喜歡他三叔,「小寶弟,你該不會是還想讓老紀做你爸爸吧,不行啊,他媽媽老是讓他娶不同的女人,你還是找我三叔做你爸爸吧,我三叔可鍾情了,他就喜歡你媽媽一個人。」 可是,看到楚蕭安然無事,她真的太開心了。

突然,她的手,被一直大手抓住,楚蕭的聲音依舊很沙啞:"等等吧!"

葉紫涵紅著眼睛,轉身看向楚蕭:"什麼?"

楚蕭解釋道:"你先給我弄點水喝,我嗓子難受!"

楚蕭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葉紫涵立馬放下手機,去給楚蕭接水。

因為楚蕭是趴在床上的,喝水不是很方便,葉紫涵看著他緩慢的撐起胳膊,一口一口的喝水。

他這麼虛弱,葉紫涵的心裡,更是難受。

喝了半杯水之後,楚蕭把杯子遞給葉紫涵。

葉紫涵緊張的看著他:"感覺怎麼樣?"

楚蕭的聲音,聽起來好多了:"挺好的,就是想單獨跟你說說話,而且,現在已經晚上了,等到明天,你再讓孩子過來!"

葉紫涵點了點頭:"好!"

她放下水杯,安靜的坐在病床邊,看著楚蕭終於醒來,她的內心不可謂不激動。

這會雖然好多了,但是,還是忍不住的眼睛發酸。

楚蕭看著她這個樣子,心疼不已:"紫涵!"

葉紫涵連連點頭:"恩,我在呢!"

楚蕭勾唇笑了笑:"恩,我知道你在呢!"

葉紫涵拉住他的大手,認真的開口道:"有什麼話,等你好點再說,你身體很虛弱!"

楚蕭笑了笑:"紫涵,你把我當成洋娃娃了,我還沒有那麼虛弱,再說了,我這會就想跟你說話,我在重症監護室的時候,醒來過一次!"

葉紫涵愣了兩秒,隨即便想到醫生的話,她點了點頭。

看來,楚蕭是真的早就醒過來了。

她說:"你想說話,我就陪著你說話!"

楚蕭笑了笑,他現在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除了聲音溫柔一點,笑容溫柔寵溺一些,他真的不能再做別的了。

鬼知道,他多麼想肆無忌憚的抱一抱眼前這個女人。

出車禍的瞬間,他想的是,如果他真的死了,她要怎麼辦!

在重症監護室昏迷的時候,他能感覺,自己強烈的求生慾望,他不想死,他想活著,活著才能好好照顧她。

他還想,幸虧他出車禍的時候,沒有帶葉紫涵,不然的話,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要選擇一個保護,那比殺了他,都讓他難受。

此刻看見,葉紫涵就這樣坐在自己旁邊,楚蕭的一顆心,都是滿滿的。

他看著葉紫涵:"紫涵,我在重症監護室醒來的時候,其實就很想見你,可醫生說,等到轉入普通病房,我就能見到你,然後,我就忍著,不想睡覺,我一直睜著眼睛,可是,那個醫生給我用的要,大多都是麻痹神經的,不然,我會很疼的,然後……我就睡著了!對不起,這次讓你擔心了!"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話,心裡又是難過,又有些想笑:"你傻啊,很多葯都有安眠的成分在裡面,更何況,你現在傷的那麼重,傷口的消炎藥是少不了的,更何況,還有鎮痛的,你怎麼跟個傻子一樣,還睜著眼睛,睡著了,我真的是服了你了,你不用覺得讓我擔心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反正我也是心甘情願的,只要你好起來,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楚蕭愣了兩秒,神情有些震驚:"紫涵,你不生我的氣了!"

葉紫涵想到,他出車禍前一晚上,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她的表情僵硬了一秒,沒好氣的開口道:"我跟個傻子置氣幹嘛!"

楚蕭的表情突然有些委屈:"是,你是沒跟我置氣,但是,你跟我說,男歡女愛,解決生理問題,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感覺,自己在你的生活中,跟其他男人都沒有區別了,我就……"

楚蕭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葉紫涵看著男人破天荒的委屈了,她這心一抽一抽的疼。

她沒好氣的開口道:"你就怎麼了?難道你跟其他男人不一樣嗎?"

楚蕭的表情有點小小的生氣:"不一樣,我是朵朵的父親,是你的第一個男人,我怎麼可能跟其他男人一樣呢,在我心裡,你永遠是跟旁人不同的!"

看著楚蕭現在的樣子,葉紫涵突然覺得,她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這個男人有點傻裡傻氣的呢!

她有點樂:"是啊,你是朵朵的爹地,不僅是我的第一個男人,還是我的最後一個男人,怎麼能跟其他人一樣呢!"

楚蕭獃滯了一秒,他突然反應過來,然後,就是破天荒的驚喜。

他掙扎著,想要從病床上爬起來。

這一舉動,差點嚇死葉紫涵了,葉紫涵趕緊拉住他的胳膊,大聲道:"楚蕭,你再動一個試試?"

楚蕭立馬乖乖的趴著,不動了。

只不過,他眸子里的驚喜,還是怎麼都掩蓋不住的,他的心臟跳動的厲害:"紫涵,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嗎?"

"什麼剛才的話!"葉紫涵有些不好意思,打算裝白痴。

楚蕭看著她不好意思了,可是,他卻沒有放棄追問,他真的很想知道,在她心裡,自己究竟是什麼位置。

他真誠的看著葉紫涵,那眼神,莫名的像是一直期待主人撫摸的二哈。

他說:"紫涵,我真的……是你最後一個男人嘛?"

葉紫涵有些害羞,她別過臉去。

楚蕭以為她不想回答,卻沒想到,片刻后,她悶悶的開口:"恩,是的!"

楚蕭臉上的笑容,慢慢放大:"紫涵,謝謝你,為了我壓抑自己正常的生理需求,我以後一定會好好滿足你的!"

葉紫涵蒙圈了三秒,猛地轉身,看到病床上壞笑的男人。

她羞憤的瞪著楚蕭:"楚蕭,你個王八蛋,臭流氓,你在胡說什麼呢!"

楚蕭笑著開口:"我沒有胡說啊,我就是實話實說,不是你告訴我,有些事情,只是男歡女愛,正常的生理需求么!"

葉紫涵語窒,她這是挖坑把自己給埋了嗎!

她有點小小的惱羞:"你明知道,我是故意那樣說的,現在還來拿話堵我!"

楚蕭臉色蒼白,可一點也不妨礙,他笑的像一隻狐狸:"這麼說,你是在口是心非了,其實,你一直愛著我,為我守身如玉,為我生下孩子,其實你一直逃避我,躲著我,這都不是你的本意,對嗎?"

葉紫涵惱了,這人還有完沒完,要不是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她分分鐘幾拖鞋抽死他。

她瞪著楚蕭:"生病了也不安分點,你說這些話,嘴上占點便宜之外,還能幹嗎!"

楚蕭突然就變得幽怨起來:"所以,紫涵,我說的這些,都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猜測,對嗎?其實你不愛我,我的死活也跟你沒關係,你現在來醫院看我,也僅僅是看在我們認識的份上……"

葉紫涵眼看著,再不說話,這人就把自己說成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了。

她趕緊開口:"打住打住,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翻滾吧!皇宮 你把自己說的這麼可憐巴巴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虐待了你呢,你自己捫心自問,你做錯了事情,我不想搭理你,難道我還做錯了?我現在對你這麼好,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楚蕭難過的看著葉紫涵:"所以,你現在就要走嗎?"

葉紫涵真的是服了,這個男人……他果然是不懂女人的口是心非,還一個勁的說自己口是心非。

她沒好氣的搖搖頭,無奈的看著楚蕭:"你別再多想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以後我們重新開始!"

楚蕭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他就知道,她剛才惱怒,說的肯定不是心裡話!

聽到葉紫涵說重新開始,他的一個心臟都被一種叫做愛的東西,填滿了。

他笑著看向葉紫涵:"紫涵,你過來!"

葉紫涵看了他一眼,好吧,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她過去。

葉紫涵過去,在楚蕭旁邊坐定。

楚蕭笑眯眯的看著葉紫涵:"等我病好了之後,你想去哪裡啊?"

楚蕭以為,葉紫涵還會再回林西鎮,畢竟,她似乎對那邊的生活現狀,挺滿意的。

結果,葉紫涵卻搖頭:"既然說了重新開始,那一切都要重新開始,我們就在臨海市,重新開始吧,對了,還有朵朵,我們一家三口,還有,林西鎮,你也不用再回去了,你的東西,我已經做主,讓我哥全都給你拿過來了,至於這次車禍的案子,查清楚了,責任都在對方身上,是酒駕,以後出門還是小心點的好!最後,謝謝你的玫瑰花,我看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