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點的梅菜扣肉蓋飯?」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誰點的燒烤?」

我靠!

還有人點燒烤?

警察們怒了,為毛又有人點外賣?

一看被關進來的人,頓時心頭明了。

原來又是這個艾濃濃!

抱著不能浪費糧食的原則,外賣順利的被送了進來。

警察們的臉色可黑了。

為毛又沒人去沒收這小丫頭的手機!

終於輪到了審問艾濃濃和衛昊然。

兩個人都是A大的學生,一看就和那些混混不是一路的。

所以警察也沒有為難他們,把事情問清楚了就準備放他們走了。

艾濃濃問:「請問下,剛個光頭有說為什麼要找我的麻煩嗎?」

光頭就是強哥。

警察說:「他說看你長得漂亮就想調戲下。」

艾濃濃撇了撇嘴,總覺得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

她雖然長得也不賴,但是還沒有到在大街上都能招蜂引蝶的地步。

這個光頭強一看就是受人指使。

就在這時候,有人說道:「衛昊然、艾濃濃有人來接你們兩個,你們可以走了。」

就在這時候,從拘留室外面走進來一個身形欣長,五官好看,儒雅清俊的男子,顯然這個男子就是來接他們。

艾濃濃看到這個男人,卻是微微一愣,因為她根本就不認識這個男人。

難道是衛昊然認識的人?

想到這裡,艾濃濃朝著衛昊然看過去,心裡卻是咯噔一下,衛昊然臉上的神色非常難看。

那個男人說道:「小昊,是爸爸派我來接你的。」

衛昊然突然沖了出來,對著剛剛那個男人就是一頓的猛揍,拳頭像是不要錢的朝著男人的身上招呼。

艾濃濃被眼前瞬間扭打在一起的兩個人給搞蒙了。

警察的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我靠!

當著他們警察的面還敢在警察局裡面打架,這是不把他們警察放在眼裡嗎?

幾個警察衝到了兩個人的身邊,二話不說的提起衛昊然的衣領和褲腳一個用力,碰的一聲,衛昊然就被扔了出去。

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砸落在地。

「衛昊然,你發什麼瘋?」

衛昊然被氣得雙目赤紅,緊握拳頭,一字一頓地說道:「你們這些警察是眼瞎了嗎?要抓也應該抓這個爛貨!就是這個爛貨派人來打我的!」

那幾個警察被氣笑了,「你還好意思說我們眼瞎?你都被關到警察局裡面來了,還有什麼資格打人?」

人家好心好意的來接他出去,他竟然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見到人就把人往死里揍。

那個男人露出一臉無奈的神色,「小昊,你真是誤會我了。」

「呸!唐鵬你就是個爛貨!」

艾濃濃雖然不太明白眼前是個什麼情況,但是看到衛昊然一上來就動手,也是覺得不妥的,於是下意思的就拽了他一把。

衛昊然簡直快要被氣死了,艾濃濃不是和他一條戰線的嗎?竟然還要阻攔他?

她知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爛貨,根本就是個兩面三刀的黑心肝!

「艾濃濃,你的眼睛是被屎糊住了嗎?真是白瞎了你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你特么睜眼瞎啊,沒看到你眼前的是個沒安好心的爛貨嗎?居然連你都攔我,真是白瞎了我把你當成是好兄弟!」

哎呦我靠,居然連她都被罵上了?

「我就算是眼睛被屎糊住了,也比你腦袋裡面全都是屎殼螂的強!衛昊然,你能不能長點腦子?就你這個臭脾氣,要不是你上輩子好事做得多,祖墳冒了青煙了,讓你投胎投到一個好人家!否則就你這樣的,出門都會被人給打死!

你在警察局裡面被關過癮了是吧?我可不想在這裡呆著!你愛折騰你就繼續折騰好了,反正我不奉陪了!」

艾濃濃覺得也是夠夠的了,衛昊然真是不長腦子嗎?

有什麼事情,你出了警察局再算啊!

一點證據都沒有,就在這裡又是罵人又是動手的。

不僅是那個男人,還有警察和包括原本和衛昊然站在同一條線上的自己都給罵了。

衛昊然這是想要得罪所有人嗎?

看了一眼從頭到尾都沒有還過手的男人,艾濃濃說了一句:「不好意思,衛昊然被關傻了,腦子不太好。」

對方露出了溫潤的笑容,說道:「你是艾濃濃同學吧?你先跟我出去吧!」 唐鵬又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死死瞪著他的衛昊然,嘆息了一聲:「小昊,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艾濃濃,你給我回來!回來!不然你會後悔的!」衛昊然仍然坐在地上,拍著地面,不停地喊著。

艾濃濃都懶得理他,徑直朝著前面走去。

唐鵬對著衛昊然嘆息了一聲,也離開了。

衛昊然一肚子的邪火無處發泄,對著一旁的牆壁就是一頓猛捶。

不一會兒,拳頭上就血淋淋的了。

旁邊的警看到衛昊然那樣就是撇嘴。

「這個小子還真是不知道好歹啊!」

「他哥哥專門來接他回家,他竟然還要打他哥哥!」

「怎麼哥哥就這麼的優秀,而他偏偏就是一個廢物草包呢?」

「閉嘴!」

聽到那些人的議論,本來就氣得心肝炸裂的衛昊然直接暴走了。

警察們瞬間噤聲,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繼而怒了。

「小子,你是不是還沒有被關夠?再在這裡得瑟,信不信用襲警的罪名把你給關起來?」

「這真是白瞎了你姓衛,你們衛家怎麼會出了你這麼一個草包廢物!」

「你跟你哥哥真是天差地別!」

「他根本就不是我哥哥,不過是一個養子罷了!」衛昊然沖著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一通吼叫。

那些人頓時睜大了眼睛,顯然是還能消化掉這個豪門八卦。

衛昊然垂著流血的拳頭,捂著身上的傷口,背影就好像一頭受傷的孤狼,逐漸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走出去之後,艾濃濃越想越不對勁。

雖然衛昊然之前也很中二,但至少人還是很挺正常的,也沒有到發瘋、發狂的程度啊?

這個男人說是衛昊然的爸爸派來的,而衛昊然又不停的罵對方是爛貨,這個唐鵬和衛昊然到底是什麼關係?

艾濃濃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了唐鵬問道:「請問你是衛昊然的什麼人?」

唐鵬露出了一抹儒雅的微笑,「我是小昊的哥哥。」

艾濃濃一聽就覺得更不對勁了,一個姓衛,一個姓唐,擺明了不是一個爹媽生的。

她繼續問道:「你和衛昊然是表兄弟嗎?」

唐鵬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在一般的外人的面前,他就是衛家的大少爺,是衛弘毅的親兒子。

沒想到這個艾濃濃竟然這麼的不識趣,還要刨根問底。

唐鵬說道:「我的親生父親是爸爸的下屬,當年有一次工地出了事故,為了救爸爸,我的親生父親去世了。爸爸為了報恩收養了我,將我的戶口轉到了衛家的名下。雖然我不是爸爸親生的,但我也是衛家人,是小昊的哥哥。」

說到了這裡,唐鵬的眼底深處閃過了一抹懊惱。

當年轉戶口的時候,他就要想要改姓衛。

但是衛弘毅卻反對,說不能讓他忘記了親生父親,要給他們唐家留後。

要是他改姓了衛的話,別人就會真的以為他是衛家人了,也不會每次提到這個話題都會問東問西的。

可惡!

艾濃濃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我叫唐鵬,你以後就叫我唐大哥吧!你叫艾濃濃對吧?聽說你是小昊的同學,你們的關係是……」唐鵬旁敲側擊地問道。

艾濃濃說:「我和衛昊然是同學,但也是普通朋友。」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是小昊的女朋友,原來是我誤會了。」

艾濃濃撇了撇嘴,「看樣子你和衛昊然的關係不太好?」

唐鵬苦笑道:「不是不好,只是小昊對我有誤解而已。不過沒事的,每個人年少都會有叛逆期,我是哥哥,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情,我都會讓著他的。」

這句話乍一聽沒毛病,甚至還會覺得有這樣的哥哥很暖心。

可是艾濃濃仔細回味,這句話就有毛病了。

衛家是個大家族,衛昊然在衛家就是當成繼承人來培養的。

衛昊然在所有人眼裡的形象,是中二少年、叛逆、惹是生非,不聽話。

唐鵬就不一樣了,處處包容,就算衛昊然那樣罵他都沒還口,還說會讓著衛昊然。

這樣一來,反而襯托得唐鵬是一個穩重成熟的好哥哥,而衛昊然是一個蠻不講理的臭脾氣,是個小屁孩,不堪重用。

一旦衛家人對這兩兄弟產生了這樣的認知,日積月累下來,若是以後衛家有什麼人對衛昊然這個繼承人不服氣的話,難免會將這件事拿出來做文章,還真是細思極恐啊!

艾濃濃笑了笑,對衛昊然的話不置可否。

見艾濃濃沒有說話,唐鵬繼續說道:「小昊剛才罵你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他雖然性子急了點,但是沒有惡意的。」

「唐大哥放心吧,我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原本以為艾濃濃要狠狠吐槽衛昊然,或者是對他的關懷錶示感謝,畢竟剛才衛昊然都那麼罵這個女孩了。

可誰知他已經挑起了話頭,艾濃濃卻是一句話輕描淡寫的給帶過了。

唐鵬說:「要是小昊以後欺負你,你就告訴唐大哥,唐大哥替你做主。」

「多謝唐大哥,不過不用了,衛昊然他人挺好的,不會欺負我。」

唐鵬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儒雅的笑意,「那就好。」

他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很隨和,很平易相處的人,他和艾濃濃說話,絲毫沒有第一次見面的冷場和尷尬。

艾濃濃和唐鵬隨便說了幾句,唐鵬朝著警察局裡面看了一眼,嘆了口氣,又轉過頭來對艾濃濃說道:「看來小昊是不打算跟我走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艾濃濃看了看時間,現在確實天挺晚的了,也不好打車。

這裡距離A大雖然不是很遠,但是大晚上一個女孩子走回去也不太安全。

就在艾濃濃猶豫的時候,唐鵬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充滿親和力的笑容,「一個女孩子晚上打車不安全,你是小昊的同學,我肯定會照顧你的。我是把你送到學校宿舍還是送你回家?」

唐鵬說話一副很紳士的樣子,他都這麼說了,艾濃濃也不好說什麼了,於是說道:「那就麻煩唐大哥把我送到A大吧!」 唐鵬微笑著點了點頭。

艾濃濃和唐鵬走了沒多久,衛昊然就從警察局裡面出來了。

衛昊然睜大了眼睛,沒看到艾濃濃的身影,心裡不知道怎麼的,忽然就著急了起來。

他急忙拿出了手機,給艾濃濃髮了一條微信,「你現在在哪裡?」

艾濃濃回:「唐鵬送我回學校,我現在在他的車上。」

很快衛昊然的消息就發了過來,還是語音說的。

進度條有59秒,可見得他此刻有多麼的氣急敗壞。

艾濃濃打字回復他,「我現在不方便說話,你打字。」

衛昊然的消息很快回復,「誰讓你坐唐鵬的車的!!!你給我聽好了,從現在開始打起十二萬的精神,千萬不要睡覺!唐鵬問你什麼,你也不要隨便回答他,就當他是空氣,知道嗎?!!!!!!」

這麼多的感嘆號,看來衛昊然是真的在擔心自己。

艾濃濃勾唇,這個二貨仗義又可愛,沒白交這個朋友。

艾濃濃:「你和唐鵬有仇?」

衛昊然:「他跟你說的?對!我就是和他有仇,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艾濃濃:「他說你對他有誤會,你現在是在青春叛逆期,不懂事,不管你做了什麼,他都會讓著你的。」

衛昊然:「那個爛貨就會裝!他跟你說這些幹嘛?是不是想追求你?艾濃濃我警告你,雖然我把你當兄弟,但你要是真的和他在一起,你就是我的仇人!我們之間就一刀兩斷!」

艾濃濃撇了撇嘴。

衛昊然:「我絕對不是在嚇唬你。唐鵬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樣,他就是一個兩面三刀,齷齪無比,歹毒心狠的黑心肝!」

「這個人無利不起早,他就是看你跟我關係好,所以才會接近你,一定是想利用你來對付我!你要擦亮眼睛,別到時候被人賣了,還幫別人數錢!!!」

艾濃濃:「你就放心吧,我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早就看出來,他是一朵男白蓮了。唐鵬剛才還問我是不是你的女朋友,還說如果你欺負我了,可以去找他給我做主。你現在又問我唐鵬是不是想追求我,你們兩個人還真是兄弟呀,想法都這麼的接近。(微笑臉)」

衛昊然:「!!!」

「誰和那個爛貨是兄弟,他就是我爸收養的好嗎?」

艾濃濃:「我知道,唐鵬剛才都跟我說了。好了,到學校了,我要下車了,不跟你聊了。」

衛昊然看著聊天記錄,越想越覺得咽不下這口氣。

唐鵬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

他敢說之前那群揚言要打斷他手腳的人,肯定跟唐鵬脫不了關係!

他現在就要去找他爸,一定要揭穿唐鵬的真面目!

這麼想著,衛昊然就迫不及待的沖了出去。

他們去的是大學路的警察局,距離A大並不遠,汽車開了十分鐘就到了。

看到艾濃濃一直低頭在玩手機,唐鵬就找話題,「你在和男朋友發消息嗎?」

艾濃濃說:「沒有,我在和一個好朋友發消息,他還挺好玩的。」

在艾濃濃的心裡,衛昊然被定義成了一個仗義、沒心機的二貨傻缺。

唐鵬不好意思地笑了下,然後把汽車停了下來。

艾濃濃下了車,對著唐鵬揮了揮手,「謝謝唐大哥送我回來,那我進去了,再見!」

唐鵬微笑著點了下頭,看著艾濃濃的背影,他臉上的表情變得陰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