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顧忘直接在趙以諾的身邊坐下,笑著說道:「山貓剛才打電話過來通知了我一些事情,接下來,恐怕我們的生活又不太平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

趙以諾心裡有些緊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去經歷的事情太多,趙以諾感覺自己的神經,一發生什麼事情就會猛地繃緊。

「沒事啦。」

感受到懷中的趙以皮膚一下子繃緊,顧忘連忙安慰道:「不會發生什麼大的事情,再說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

看著顧忘深情且堅定的眼神,趙以諾心裡瞬間踏實多了,不再過問顧忘到底是什麼事情,她只知道有他在,天塌下來她也不會受傷害。

顧忘這邊只等著蘇菲菲和江川出招了,而此時的江川還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早已暴露在顧忘的勢力之下,他的一舉一動也會受到來自顧忘的密切監視。

江川現在很得意,他費盡心思布了一個局,現在終於是收穫的時候了。

想到這裡,江川給蘇菲菲打通了電話。

蘇菲菲現在很煩,她終於明白,自己的父親那天為什麼對她發火了。

因為她當時在蘇永天耳邊捏造事實煽風點火,導致蘇永天一怒之下撤回了與顧氏集團的交易,蘇氏的家族企業現在是受盡了打壓。

蘇永天也是之後才發現,原來沒有人願意與蘇氏合作,全都是顧氏在背後搞的鬼!

得知真相的蘇永天大怒,馬上打電話質問顧忘的父親顧恆,可是顧恆的回答很簡單,你們蘇氏種下了怎麼的因,就會收穫怎麼樣的果。

先是蘇菲菲惡意誹謗顧忘和他的未婚妻趙以諾,后又有蘇氏毀約導致他們的生意蒙受了很大的損失,而顧氏反擊,這才剛剛開始。

顧恆的意思很明顯,我顧氏集團不是任人欺負的軟柿子,既然你想玩,就陪你玩到底!

蘇永天氣憤不已,但是無論是人脈還是經濟實力上,蘇家都遠遠地遜色與顧氏集團,如果顧氏存心想要整垮蘇家,那他蘇永天連一點翻身的機會都沒有。

事到如今,蘇永天後悔不已,可知道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自己當初怎麼都不會一氣之下做出這樣愚蠢的舉動,更不會輕易就相信自己女兒隨意捏造的事實。

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女兒隨意編造的謊言造成的,蘇永天怒不可遏,來到蘇菲菲房間一個巴掌就抽了上去。

「你這個逆女,看看現在蘇家因為你都變成什麼樣子了!」

蘇永天沖著蘇菲菲咆哮道,盯著蘇菲菲的眼睛快要噴出火來。

蘇菲菲有些驚恐地看著發怒的蘇永天,這是從小到大蘇父第一次打她,可想而知,自己到底捅了多麼大的簍子!

蘇菲菲捂著臉低頭站在蘇父的面前一句話也不敢說,她知道這一些都是她造成的,心裡有些愧疚的同時,更是恨極了顧忘和趙以諾。

現在,她已經不指望能嫁給顧忘了,她現在只想瘋狂毀了顧忘和趙以諾的一切,因為都是他們,才讓她走到現在這步田地!

蘇永天指著蘇菲菲狠狠地罵了他一頓,罵累了之後,這才怒氣沖沖地走了。

無論再怎麼罵蘇菲菲也已經沒用了,事到如今,他必須要去處理這個爛攤子。

蘇永天走後,蘇菲菲這才臉色鐵青地坐在了沙發上,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蘇菲菲腦子裡已經什麼都不想考慮了。

這一切,就看江川怎麼做了,如果能成功的話,她不僅能破壞了趙以諾和顧忘的感情,還可以在顧氏集團上做一些文章,讓顧氏集團處於陷於一個尷尬的位置。

這樣的話,或許對蘇家也會有幫助,她父親也不會再這麼生他氣了。

江川,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正在這時,蘇菲菲的電話響了起來,拿起一看,來電號碼顯示是江川,蘇菲菲迅速拿起了手機。

「喂,江川。」

蘇菲菲的聲音有些欣喜,江川打電話過來,那就表示她期待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

「菲菲,有沒有想我啊。」

江川一上來就猥瑣地問道。

江川猥瑣的聲音讓蘇菲菲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可是她現在有求於人,姿態肯定是要放低的。

於是蘇菲菲強忍著心中的不滿,甜甜地對江川說:「人家是有一些想你呢,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蘇菲菲的語氣中有這意思迫不及待。

「前面的事情已經完成得很完美了,現在就差把照片發給報社媒體,然後製造輿論了。」江川得意洋洋地說道。

「只要輿論的力量一被掀起來,顧忘就算本事再大恐怕也說不清楚。」

蘇菲菲冷笑,她想看到的不只是這些。

「江川,你不光要把照片發給媒體報社製造輿論,還要裝作受害者的樣子不停地去騷擾趙以諾,弄出是她為了顧氏家族的財產無情地拋棄了你的假象。

記住,顧氏家族還用他們的勢力脅迫你不要再找趙以諾和顧忘的麻煩,你要連帶著顧氏集團也推上風口浪尖。」

江川有些遲疑道:「這樣子玩是不是有些大了,製造輿論還好說,畢竟群眾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做的,可我若是去找顧忘他們的麻煩,那不是擺明了這一切都是我弄出來的? 江川越說越覺得不對勁,本來自己隱藏身份就是為了避免顧氏集團的報復,可蘇菲菲卻讓自己直接去找顧氏的麻煩,那自己你不是死定了!

「當時我們可不是這麼說的,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很可能會面對顧氏集團明裡暗裡地瘋狂報復的,我不能去做!」

誰知江川一口回絕了蘇菲菲的要求。

見江川拒絕了自己的要求,蘇菲菲開始誘~惑道:「江川,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你覺得還有回頭路么?再說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你是受害者的身份,顧家不敢拿你怎麼樣的。一旦這件事解決了,我立刻把我們的事情告訴我父親,然後我們就結婚!」

蘇菲菲咬咬牙,拋出了自己的終極大殺器。

蘇菲菲前面的話江川並沒有太多的在意,可是最後一句話立馬讓他精神一振。

想到事情結束后他就能娶到蘇菲菲,到時候蘇家的大權自然而然的就會落到他的手裡,自己營造的本就是在這件事情中的受害者的假象,到時候再加上蘇家的庇護,任他顧氏集團再厲害,自己也不可能收到傷害了吧。

江川還是沒有抵住蘇菲菲的誘~惑,或者說是權利和欲~望的誘~惑,滿臉欣喜的答應下來。

「好,就依你所說的。不過希望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諾,我們的通話我已經錄音,一旦你反悔,我就把錄音交給顧忘,反正到時候我也是離死不遠了,不如拉一個墊背的。」江川陰測測地威脅道。

這個混蛋!

蘇菲菲暗罵一聲,居然還悄悄給自己錄了音。

本想著到最後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得一乾二淨,讓江川獨自面對顧氏的怒火,可是沒想到江川還留了這麼一手。

蘇菲菲連忙道:「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既然答應了要和你結婚,我就一定不會反悔的。你放心,事成之後,結婚的事情立馬提上日程,你就是蘇家准女婿!」

心裡早已經氣極,可是蘇菲菲絲毫不能表現出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蘇菲菲心裡默默地想到。

江川一臉欣喜地掛斷了電話,暗贊自己這一手幹得漂亮。

這樣一來,蘇菲菲無疑和他成了一根繩上的螞蚱,到時候他遭殃,蘇菲菲也一定會難受的。

江川終於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進行下一步的計劃了。

他先是給M市最大的媒體打去了電話。

「喂,你好,我有一條很重要的新聞線索要告訴你們。不用管我是誰,我只是一個匿名的路人,等一會我會把詳細的照片還有信息都發給你們,好就這樣。」

江川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接著他把找人拍到的自己和趙以諾接觸的照片發了過去,另外還有一些胡亂捏造的事實。

不得不說,媒體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引起輿論的機會的,第二天一早,顧氏集團總裁未婚妻趙以諾與神秘人密切接觸疑似情侶的文章,就登上了一家報社的頭版頭條。

文章大概內容是這樣:顧氏集團總裁的未婚妻趙以諾利用上班時間,假借談業務之名數次與神秘男子相會。

據知情~人士透露,神秘男子名叫工州,具體是做什麼的不方便透露。

除了這些文字,文章末尾還附上了幾張趙以諾和工州見面時的親密圖片。

這些照片都是當時在奶茶店江川故意靠近趙以諾時,趁機找人拍的,還有趙以諾去醫院看望江川時兩人說笑的照片。

時隔多日,又有一則新聞令整個M市都沸騰起來。

上次的主角是顧忘趙以諾和蘇菲菲三人,很巧,這次的主角還有趙以諾。

因為當初顧忘當著M市很多記者的面,宣布了自己向趙以諾訂婚的事,所以趙以諾現在在M市也算是家喻戶曉了。

她和神秘男子幽會的事情一經傳出,瞬間讓很多吃瓜群眾內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了起來。

一時間,趙以諾又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同樣成為熱點的,還有這個神秘的叫做工州的男子。

當然,也有很多人想看顧忘這次會怎麼表態,連照片這種東西都已經被公布了,顧忘會不會一氣之下直接解除了與趙以諾的婚約呢?

這則新聞才發布不久就應經賺足了噱頭,大家都想知道,申請接下來會如何發展。

M市的「熱心」市民開始聯合發起尋找神秘人工州的行動,人們開始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搜尋著工州這個人,可是卻一無所獲。

媒體也希望工州可以站出來當面解釋這件事。

感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江川決定向大家公開自己的「真實身份」。

他給媒體打了電話,告訴他們,工州只是個假的名字,他的真實名字叫江川,而掩飾自己的真名是為了怕顧氏集團的報復!

江川的身份一公開,立馬有大批的記者找到了江川的地址,開始片刻不停地趕往江川家去了解事情進一步的發展。

此時,江川已經從醫院回到了家中,打算說的話他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記者上門採訪了。

很快,記者們找上門來,毫不避諱地開門迎接,開始直面記者們的採訪。

「江川先生,請問您為什麼要稱自己為工州呢?還有與顧氏總裁未婚妻趙以諾有曖~昧關係的新聞是不是您公布的?」

「我給自己取了個假的名字叫工州,實在是屬於迫不得已,因為是怕受到顧氏集團的報復,至於消息是不是我公布的,我想說那真的不是我,我這麼愛以諾,又怎麼會忍心讓她受到這種困擾。她能夠幸福愉快地生活,就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

江川很深情地說道,眼中的深情不自覺地流露出來。

才一開始採訪,江川就報了個大料出來,讓眾多的記者們更加興奮起來,爭先恐後地繼續發問道。

「江川先生,您說您害怕顧氏集團的報復,請問顧氏集團又因為什麼原因要報復您?」

果然已經有記者在意到了這個問題,這才是江川想要展現出來的,他的目的,摧毀顧氏。 「江川先生,聽您的語氣,您似乎一直深愛著趙以諾小姐,可是她已經是顧氏總裁的未婚妻,您說出這種話不覺得有些不妥嗎?」

此時的記者們的提問不可謂不犀利,可是江川早就把一切都準備好了,他只要以一個受害者的身份將這些「真相」公布出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他管了。

「在以諾和顧氏總裁顧忘訂婚前,我才是那個和以諾真心相愛的人!是顧忘,顧忘硬生生地把我們拆散了,他還威脅我,如果我再來糾纏以諾,他就會採用非常手段,讓我和我的家族都會受到毀滅地打擊!

我的家族只是一個不知名的小家族,又怎麼能與家大業大的顧氏集團相抗衡,所以我只能忍痛不再於以諾見面。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我仍然忘不了她,沒辦法,我只能以一個假的身份再去見以諾,這樣才不會擔心受到顧氏集團的報復,沒想到,這件事還是被有些人發現了。」

江川一臉悲痛地說,假惺惺的樣子卻令記者們開始相信他所說的一切。

「江川先生,照您這麼說,您和趙以諾小姐一直是真心相愛的,是顧氏總裁顧忘破壞了你們的感情么?」

沒想到顧忘竟成了那個小三,記者們都不敢相信,連忙問道。

「不,以諾她不愛我了,這是她自己的選擇,顧忘確實是比我更合適的人選,可是我就是忘不了她,想來看看她而已。」

說到這裡,江川的眼裡好像都含著淚水。

還好,顧忘不像他們想的那樣成了插足別人的小三,要不然堂堂顧氏總裁卻淪為小三,想想都不真實,更何況這樣的話他們也不敢再繼續播這期採訪了。

「江先生,如果你所說是事實的話,我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人家已經有未婚夫了,你還這麼糾纏著趙以諾小姐不放,是不是有違倫理。」

一位記者犀利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知道我這麼做不對,可是我就是想來看看以諾,也看看我們的孩子。」

江川很失落,低著頭道。

「什麼?趙以諾懷了你的孩子?」

這個回答像是炸彈一般,直接引爆了記者們的情緒。

「江川先生,我希望你所說的一切都建立在真實的基礎上,要不然這種誹謗,你可是要坐牢的。」

一位記者好心提醒,更是希望他不要欺騙他們。

「我怎麼會說謊,以諾她懷了我們的孩子啊。雖然以諾有了新的選擇,可是孩子終究是我的,我捨不得他們啊!」

江川也不知道從哪裡得知趙以諾懷孕的事,更是拿他肚子里的孩子做起了文章,令記者們震驚不已。

今天他們得到的消息實在是過於重大,他們都需要好好梳理消化一下。

又問了幾個無關痛癢的問題,記者們決定這次的採訪就先到這裡,目前得到的這些消息,已經足夠引起轟動了。

果然,記者們把這些消息公佈於眾后,整個M市的市民都震驚了!

首先,顧氏集團濫用自己的勢力威脅江川這件事他們就無法容忍。

江川顯然是更接近於平常人一樣的角色,代表是大眾,顧氏集團如此威脅恐嚇普通人,也實在是觸及到廣大群眾敏感的地方。

再就是以前江川和趙以諾竟然是一對?趙以諾還懷了江川的孩子。

雖然江川沒有承認是顧忘強行破壞了他們的感情,但是考慮到顧忘已經威脅江川不要再接近趙以諾,那麼拆散原本相愛的兩個人又有什麼不正常的呢?

或許,顧氏總裁就是一個破壞別人感情的小三,只是他勢力滔天,把這些醜陋的真相都給掩蓋了。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

當一些假象被大多人都口口相傳時,那麼假象也成了真相!

現在的顧氏集團,在群眾的眼中,就是一個利用自己的勢力危害廣大群眾的利益,從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惡勢力。

而顧忘,也成了眾人口中強行破壞別人感情的第三者!

一時間,趙以諾和顧忘,包括整個顧氏集團都被推向了風口浪尖!

趙以諾也得知了這件事,當她聽到這個消息時,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工州竟然只是一個假的名字,他的真實姓名竟然是江川?

一直以來,趙以諾都覺得他是個很不錯的人,紳士而有風度,就連當時顧忘提醒他要小心江川她都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太天真了,江川接近她只是為了令自己對他有好感,然後達成某些目的。

趙以諾憤怒地給江川打去了電話。

「喂,江川是吧?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和顧忘,還有真箇顧氏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這樣陷害我們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趙以諾幾乎失去了理智,大聲地怒喊道。

「是你啊以諾,我也不想這麼做啊,這些事都不是我做的。」

江川此時還在裝模作樣地說道。

「不是你做的?在記者面前誹謗我和顧忘,甚至陷害整個顧家這件事也不是你做的?」

趙以諾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憤怒地質問道。

「我說的這些都是實話啊以諾,雖然你現在喜歡的人是顧忘,可是你也不能否認我們曾經相愛過得事實吧,更何況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啊,難道你忘記了我們那一個夜晚發生的事情了嗎?」

江川打算一直這麼演下去,一方面想氣得趙以諾失去理智,另一方面他也害怕趙以諾的身邊有人,害怕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被其他人聽到。

「你閉嘴!」

趙以諾劇烈地喘~息著,她已經快要被江川的不要臉給氣瘋了。

「你不會有好下場的!你遲早會得到報應!」

趙以諾不想再和他說什麼,丟下一句話之後,憤怒地掛斷了電話。一臉痛苦地抱著頭。

一大早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顧忘就連忙趕往公司處理這件事情的後續問題去了,這時候就只有趙以諾一個人待在家裡。 顧忘此時正在公司想著應對之策,雖然早就想到江川和蘇菲菲會有什麼動作,但是沒想到他們儲備得這麼充分,而且直接利用輿論來為他們自己造勢,將趙以諾和他自己,乃至顧氏集團都推到了廣大群眾的對立面。

雖然事情有些棘手,可是顧忘卻沒有亂了陣腳,面對這種局面,其實要解決的辦法很簡單,只要抓住蘇菲菲和江川做這些東西的把柄,那麼所有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顧氏集團的官方工作人員正焦頭爛額地處理這件事帶來的負面影響,希望可以將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

可是顧忘已經優哉游哉地回了家,既然目前他什麼都做不了,而且有顧氏集團的官方團隊在背後運營,顧忘要做的只是等一個消息,山貓那邊的消息。

在他看來,現在回家陪伴趙以諾,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