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這太醫不靠譜吧?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太醫趕忙跪下:「陛下恕罪,公子受傷時間太久,又傷在頭部,臣也沒沒有十足的把握。」

瓏五也只能讓她先治著。

其實她倒不著急給姬離恢復神智,反正她可以養他,他這樣也挺可愛的。

太醫退下,姬離吃飽喝足開始打哈欠。

瓏五領著他去休息。

九合跟在後面幾次想要開口,陛下呀,那可是您的床榻,怎麼能隨隨便便的給一個小侍睡呢!

只可惜瓏五聽不見她的心聲,瓏五坐在床邊,把姬離塞進被子里輕輕的拍著他的背。

姬離揪著她一隻袖子,眼睛濕漉漉的看著她。

「我不走,你放心睡就好啦。」瓏五嘴角微彎安撫他。

姬離這才乖乖不上眼睛,很快就傳來均勻的呼吸。

瓏五才把自己的袖子解救出來。

姬離縮成一團,看著就是沒有安全感。

瓏五摸著下巴研究了一會兒,把他摟在懷裡,姬離往她身邊湊了湊,乖巧的樣子像個小狗。 姬離睡得不是很安穩,也沒有睡很久。

瓏五就在他旁邊處理奏摺。

「醒了?」瓏五放下奏摺過來。

姬離馬上坐起來,下床站好,那個樣子要多乖有多乖。

瓏五拍了拍他的腦袋有點好笑:「不用這樣,你在這裡想怎麼待著就怎麼待著。」

姬離看她的眼神還有些怯生生的:「真的嗎?」他小聲問。

「嗯。」頭一回見到這麼乖的騰梟,瓏五被萌到不行。

姬離靠近瓏五:「我會幹活。」

「嗯,不用,你乖乖聽話就行了。」瓏五從盒子找了一個髮帶幫他把頭髮綁起來。

姬離任由她擺弄。

「可是,可是月娥說,不幹活就沒有飯吃。」姬離口氣像個小孩子。

瓏五:月娥?欺負她家智障的那個狗東西!

「九合。」

「陛下。」九合進來。

瓏五理了理姬離的秀髮:「你去浣衣局,把欺負過姬離的全都給我拉出去打一頓,趕出宮去,還有一個叫月娥的,發配邊疆。」

九合:!!!

發生了什麼?!

「是。」九合也不能問,帶人去了浣衣局。

這些姬離在宮裡更轟動了,連宮外的大臣都知道了。

瓏五對此沒有任何反應,依舊在宮裡逗著姬離玩。

這貨雖然有點智障,但真的很可愛。

九合就看著她家陛下拿著一盤糕點,一會逗姬公子一下,一會逗一下。

陛下這是要沉迷於美色了?可是後宮那麼多的美色陛下都看不上,偏偏就寵這麼一個小傻子,九合真不知道瓏五是受了什麼刺激。

晚上瓏五就把姬離安排在她的卧室,姬離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她不放心把他放在外面。

「陛下!」九合立馬反對:「這不合規矩的。」

「規矩不是人定的?」瓏五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還不能改改了。」

九合被瓏五的眼神鎮住了,甚至忘了反應,等她回過神,只覺得背後一陣陣的發寒。

陛下什麼時候氣勢又變強了。

姬離不知道九合為什麼站在不動,但他還是跟著瓏五去了寢宮。

「以後你就住在這裡,想要什麼跟我說,別人敢欺負你也跟我說,好了,現在睡覺吧。」瓏五給姬離蓋上被子。

姬離露出一個有點亂毛的腦袋,瓏五說什麼他就聽什麼,格外的乖。

瓏五就在他旁邊睡下。

第二天一早,九合來叫瓏五起床,姬離聽見聲音馬上起床站好,和昨天一摸一樣,一看就是以前被欺負的慣了。

瓏五:忽然覺得發配邊疆有點輕了,應該再打一頓!

瓏五起身把他拉回來,摟在懷裡,聲音輕柔,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安撫:「乖,沒事,再睡一會兒。」

姬離其實還沒很清醒,只不過是條件反射的做那些。

瓏五的聲音像是帶著魔力,讓他逐漸放鬆,摟著瓏五的腰睡了過去。

九合:!!!

藥丸!藥丸!

瓏五沒搭理她,她也再不敢出聲。

等瓏五齣了房間,九合趕緊過來給她洗漱更衣,再不快點早朝就要遲到了!

哪知瓏五揮揮手:「去傳旨說我今天身體不適,不早朝了。」

九合嚇到了,以為瓏五真的不舒服,就要叫太醫。

結果瓏五說完就回去和姬離繼續睡回籠覺了。

九合簡直要把門框撓出溝來,陛下這是要鬧哪樣啊!

但瓏五說不早朝就不早朝,九合只好帶著瓏五隨口編的理由去回復那些大臣們。

「九合姑娘,陛下一向身體康健,到底是怎麼回事?」丞相攔著九合問。

「是啊,是啊,陛下到底怎麼樣了?」馬上不少大臣都為過來。

九合頭大,陛下壓根就沒病,能是怎麼回事。

「丞相大人稍安,陛下只是身體偶感風寒,並無大礙。」九合硬著頭皮瞎編。

「那可否稟報陛下,讓我等見一見陛下。」丞相又問。

九合哪敢讓她們見瓏五啊,一見不就穿幫了嗎?

「陛下需要靜養,諸位大人還是請回吧。」九合說完飛快的離開,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她這樣大臣們也不好硬攔她,只能各自回去,想通過自己的勢力或是眼線,來一探究竟。

凰非錦被責罰還沒有好,在府里養傷,所以還不知道這事。

陛下有疾,後宮馬上就組團來侍疾,結果連大門都沒進去就被擋回去了,說陛下需要靜養,誰也不見。

後宮吃了閉門羹,而太醫院那邊向來口風最嚴,什麼也問不出來。

日上三竿,瓏五才帶著姬離出來。

九合緊張的去收拾床鋪,確定什麼也沒發生才鬆了口氣。

宮女送上來早飯,瓏五給姬離拿了一小碗粥,各色的點心擺在面前,姬離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瓏五就自己吃一個,給他拿一個,很快姬離面前就堆了一小盤。

早膳過後,姬離沒什麼事做,瓏五讓人找來玩具陪他玩。

九合站在旁邊小聲的勸誡瓏五。

「陛下,姬公子不能一直待在您的寢宮啊,這不合規矩,對姬公子的名聲也不好。」

「不用了,他就住在這裡。」瓏五一錘定音。

九合準備好的理由都來不及往出說,只能噎在喉嚨里。

姬離開始有些拘謹,但是很快小孩子愛玩的性格就跑出來,跟著小侍在院子里踢球踢的一頭汗。

「別玩了,過來歇一會。」瓏五在門口叫他。

姬離聽見瓏五的聲音回頭沖她一笑,少年的臉色微微發紅,跑的有些喘,莫名的可愛。

姬離朝著瓏五跑過去。

九合趕緊攔住他:「姬公子!不得無禮!」

姬離被九合嚴厲的聲音嚇到了,往旁邊躲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沒影了,又變成原來那個戰戰兢兢的模樣。

「九合!退下!」

瓏五!!!

她好不容易哄好的小可愛能經得住你這麼嚇!

瓏五上前輕輕摟著姬離:「沒事,她不是說你,別怕,我帶你去和點水好不好?」

姬離聽了九合不是說自己小心的看了她一眼,九合低著頭不敢出聲,他才點點頭,跟著瓏五走了。

九合袖子下的手捏的緊緊的才避免了御前失態。

剛才瓏五那一聲,她真的感覺到了冰冷的寒意。 「他不用遵守這些規矩。」瓏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姬離休息了一會,太醫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葯上來。

「把葯喝了。」瓏五把碗退給他。

姬離看著黑漆漆的,散發著苦味的湯藥,臉皺成一團。

「我,我可以等一下再喝嗎?」姬離小聲的詢問瓏五。

「不行。」瓏五拒絕的果斷,姬離說等一會完全是小孩子慣用的託詞而已,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喝,等一下也只會再推到下一個「等一下」。

姬離眼見著躲不過去,只能苦著臉捏起鼻子把葯一口灌下去。

苦味瞬間充斥了整個口腔,在他放下藥碗的同時,旁邊遞了一小碗水過來。

「漱口。」姬離飛快的接過來咕嚕咕嚕的漱了口,可苦味還是很重。

這時候一個甜的有些膩的糖果塞到他的嘴巴里,但味道卻剛好可以掩蓋住嘴巴里的苦味。

姬離苦著的臉終於舒展開。

「謝謝你哦。」姬離蹲在瓏五旁邊,頭靠近瓏五的膝蓋。

瓏五像是拍小狗一樣拍了拍他的腦袋,還是好可愛呀!

忽然不想讓他恢復了怎麼辦?

不過瓏五也只是想想,沒有真的這麼做。

一天不早朝可以,但是天天不早朝肯定不行,於是第二天瓏五隻能十分不情願的上班了。

姬離還是被她留在昭慶殿,九合也被瓏五留下來看著他。

瓏五這邊剛走沒多久,一直沒有動靜的哲庶君就找上門來了。

「哲庶君請留步。」九合攔住他。

姬離還在休息沒有起床,瓏五交代過誰也不許進來打擾,鑒於昨天瓏五的態度,九合一點也不敢放鬆。

哲庶君僵著要進去等瓏五回來,門外的聲音很快就驚動了姬離。

他有點迷糊的起來,在卧室外的小侍帶著他去收拾洗漱,瓏五不再身邊,姬離有點不安,但好在昨天瓏五已經囑咐過他了,他還是乖乖的。

姬離出來了,就不可避免的見到了門口的哲庶君。

看到瓏五的寢宮裡出來一個男人,儼然就是這兩天宮裡傳的厲害的那個神秘男人。

可惡,他連陛下的寢宮都不能進去,可這個男人卻可以住在這裡。

「九合姑娘,既然他可以在這裡,我為什麼不可以!」哲庶君加重語氣。

九合頭上微微冒汗,哲庶君是先宮裡除了勤君位分最高的了,得罪了他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而且只是讓他進去等陛下,她看著點,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衡量之後,九合做出了妥協,放了哲庶君進去。

哲庶君帶著人進了屋,姬離明顯有些害怕,旁邊的小侍連忙安慰他。

「你是陛下撿回來的那個小宮侍?」哲庶君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姬離旁邊。

姬離蹭的一下站起來,慌慌張張的躲開他。

「站住,我許你走了嗎!」哲庶君攔住他。

姬離沒法適應強勢的哲庶君,恐懼加上緊張不知該作何反應。

九合也沒想到哲庶君剛進屋,她出去吩咐了一件事的功夫,兩個人就對峙上了。

其實也說不上是對峙,姬離壓根就不敢看他。

姬離不回答哲庶君的問題,他就揪著姬離不放。

九合趕緊過來勸解,可是哲庶君明顯不想這麼輕易放過姬離。

「我只不過是問他兩個問題也不行嗎?他只不過一個沒有品級的宮侍,我是陛下親封的從二品庶君,他見了我難道不應該跪拜參禮!」哲庶君態度強硬。

九合想反駁,可他說的也沒錯,但是姬離是瓏五親口說的不用遵守這些規矩,她哪敢讓他給哲庶君跪拜參禮。

可她又找不出理由反駁哲庶君。

「哲庶君,陛下吩咐了,姬公子不需要向任何人蔘禮。」九合只能硬著頭皮瞎說,瓏五的原話不是這樣的,但意思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沒錯。

哲庶君的表情難看起來,不過就是個宮侍,憑什麼得陛下如此寵愛,他心裡難以平衡。

他並沒懷疑九合得的話,要知道這個時代假傳聖旨可是重罪。

姬離早就嚇的躲到了小侍的後面。

哲庶君惱火卻有不能發泄,他要是強行要求姬離下跪就是抗旨,看著姬離的樣子,他冷哼了一聲:「宮侍就是宮侍,下作坯子,畏畏縮縮的想什麼樣子!」

「你說誰?」冷清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瓏五站在門口,眼裡帶著寒意,馬勒戈壁,老子就出去這麼一小會你敢欺負到勞資的人的頭上了!

「陛下!」

「參見陛下!」屋裡的人趕忙行禮。

瓏五沒讓他們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她問了一句,走向跟著啥跪的姬離身邊把他拉起來:「我說過了,不用你跪,別怕。」

姬離乖乖的靠在她身邊,像是找到了家的小孩。

哲庶君看著姬離抱住瓏五的手臂,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