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有修為,他在之前也不過是金丹初期而已。怎麼才過兩天,就變成洞虛境這種只有高級修真國才有的可怕存在!」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就算是高級修真國,也絕無人能將一個人從金丹期用兩天的時間變成洞虛期啊!!!」

「他到底吃了什麼靈丹妙藥?」

「難怪鹿一凡那麼有恃無恐。」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心機都是虛妄啊!」

「……」

震驚!!!

絕對的震驚!!!

兩天從金丹期提升到洞虛境!

這就跟普通人聽說有人從嬰兒期花了兩天變成了大人還考上了博士后一樣。

這種天方夜譚一樣的事情,竟然真實的發生在了他們面前!

所有人的臉上都一臉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你還有什麼遺言想說嗎?」

英雌 鐵念凡殘忍的笑著問道。

「我……」

鐵猛這個時候,終於感覺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懼。

他馬上哭著道:

「堂哥!!!

堂哥我錯了!!!

我知道錯了!!!

我不該陷害你,不該奪走本應該屬於你的一切!!!

我錯了,你饒我一命,你想讓我幹什麼都可以!

當牛做馬,在所不惜,只要繞我不死!」

說完。

鐵猛痛哭流涕的跪下,給鐵念凡舔著鞋子。

那樣子。

比街邊的癩皮狗都不如!

「錯了?呵呵……

晚了!」

說著,鐵念凡巨掌就要劈下。

只是,這時,鹿一凡的眉頭一皺。

就在此時!

天空之上,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道慵懶低沉話音……

「是誰那麼大的單子,敢在我這裡鬧事?」

地球第一劍 聲音如雷貫耳,在九霄之上,久久回蕩。

剎那間,包括鐵猛,鐵念凡在內的所有人,皆是側目朝著聲音的來源望了過去。

只見天空之中裂開一道可怕的縫隙。

如同蒼穹被分為了兩半一般。

從縫隙之中,緩緩飄下一位身著唐裝,鶴髮童顏的儒雅老者!

「是摸仙老人游勒!」

一見到唐裝老人自蒼穹虛空之而來,腳踏祥雲,身披閃電,宴會廳中好多人,一眼就認出了來者。

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游勒!

摸仙堡堡主!

人送外號摸仙老人!

當年,他可也是八百洞天福地中的摸仙堡的主人!

不過後來被無十三掃平了摸仙堡后。

他便歸順了無十三。

後來,聽說他被分配給了秦家。

供秦不二差使。

他的修為可是無限接近紅塵仙人的!

平時摸仙老人應該只在一些高級修真國中活動。

今天,他竟然屈尊降臨來了華夏!

「游爺爺!!!」

游勒的出現,讓鐵猛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宴會廳內的其他人,更是不敢有絲毫怠慢,紛紛恭敬的鞠躬,迎接摸仙老人降臨。

「摸仙老人?」

鹿一凡連眼睛都懶得抬一下。

甚至!

他顯得有些像是要睡著了的樣子。

「華夏這種低級修真國,我已經很久沒來過了。

不過我聽說,有人敢在這兒鬧事?

到底是誰,敢這麼大的膽子!!!」

游勒的話,十分簡單。

卻鏗鏘有力!

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帶著滾滾的雷音。

讓天空之中的雷電閃爍,爆炸!

讓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感覺!

這一瞬間。

鐵念凡都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了。

就好像自己被人狠狠的按在了水裡一樣。

那種恐怖的窒息感,讓人心驚膽寒!

「游爺爺,是他,都是那小子造成的!」

鐵猛幸災樂禍的指著鹿一凡說道。

只要鹿一凡死了。

鐵念凡還不是任由自己擺弄?

摸仙老人的手段,他十分了解。

這是一個在華夏絕對無人敢冒犯的人!!!

「是這樣嗎?」

摸仙老人自空中緩緩轉身,雷音滾滾的望著鹿一凡,冷冷道。

那股來自靈魂的威壓。

讓在場眾人紛紛顫抖不已。

感受到了摸仙老人的目光注視。

鹿一凡並未有任何動作。

只是靜靜的喝著茶,吃著點心。

淡淡的反問了一句:

「所以,這件事你要插手嗎?」

這話一出。

讓摸仙老人打從心底生出了一絲強烈的不滿!!!

他什麼身份?

什麼地位?

無論在什麼地方,他的話誰敢不聽?

可現在!

一個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敢用這種語氣質問自己?

「我只是問你,是不是你來這兒鬧事的。

別的話,我沒問,你一個字也不用說!」

游勒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雙眼中已經有了寒意冒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鹿一凡神色驀然,雲淡風輕的張了張嘴,說道。

「是的話,那就很好辦了。」

摸仙老人眼眸中雷電翻滾,風雲涌動,竟然一副災厄降臨的景象。

恐怖的氣息,鎖定了鹿一凡和鐵念凡!

鐵念凡試圖掙扎。

卻被這恐怖的氣息,壓的臉貼在地上,連抬頭都抬不起來了!

「年輕人,年輕氣盛雖然是好事。

但是有時候,可是會給你帶來致命威脅,就好像現在。」

儒雅老者目光輕抬。

凝視著身前的鹿一凡。

在吐出這句話的剎那間。

只見他眼眸中,那些災厄景象竟然化為了實體!

出現在了鹿一凡的面前!!! 「歸墟夢眼!是摸仙老人的歸墟夢眼!」

「這可是摸仙老人的成名神通!眼睛所看的虛幻之物,皆能幻化為實體!」

「三年前,摸仙老人就是依靠這一招,幻化出了一條無窮無盡的熔岩海域,生生毀滅了一個低級修真國!」

「這種神通,根本沒有反制手段啊!」

「是啊,難怪游勒會被稱為最接近仙的男人!」

「……」

所有人皆是一陣驚嘆!

看著滾滾的災厄,將鹿一凡包圍吞噬。

鐵猛再次恢復了之前的狂妄和囂張。

瘋狂的笑道:

「區區戲子,也想殺我?

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在我的背後,可是有摸仙老人這種強悍,偉大的存在!!!」

扭頭。

鐵猛一指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鐵念凡冷笑道:

「鐵念凡,我要好好謝謝你!

你幫我殺了蘇家和鐵家的家主。

從今天起,我便是蘇家和鐵家家主!!!

江海的一切,都歸我鐵猛所有!

我,即是江海之主!!!」

「你……做夢!!!」

鐵念凡想要站起來。

身體卻動彈不得半分!

他這才算是明白。

這個摸仙老人有多麼可怕了!

同樣是洞虛境。

自己甚至是洞虛境巔峰修為了。

在摸仙老人的面前,卻是如同孩童一樣,被隨意拿捏!

「做夢?你的靠山,那個垃圾戲子已經死了!!!

你覺得我是做夢?」

鐵猛不禁好笑道。

「誰說本君死了?」

這時。

只見環繞在鹿一凡周圍的天雷,地火,陰風等重重恐怖的災厄竟然在瘋狂的收縮!!!

不消一秒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