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夫一定鼎力相助!」嫖千年認真的點著頭。 「什麼!」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迦葉又驚又喜,誤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嫖千年竟然如此的大方,將龍族至寶借給他使用?要知道,這真龍之源對他們蛟龍族來說,可是命*根子啊,又豈是說借就能借出去的?迦葉簡直有點匪夷所思了。

嫖千年依舊笑眯眯的看著,等待著迦葉的回答。

很快的,迦葉會晤了,道:「前輩應該還有別的事吧,但說無妨。」

嫖千年的表情尷尬了一下,道:「其實不算是什麼大事,或許對於小友來說很簡單。記得上一次,萬人帶回來了一些真龍之血,這種東西對於我們族人的修鍊很有幫助,但只可惜數量實在是太少。眼下,我族內好幾名成員正卡在突破的邊緣,數十年未有精進,就連青月也是,修為停在大神通二階中期不動,希望小友能再賞賜一些真龍之血,老夫保證,可以助小友成功的淬鍊出神通之體。」

迦葉安靜的聽完,不禁有些啞然失笑,原來這老泥鰍還是有目的的,就說嘛,這老摳門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把龍島上最寶貴的東西借出去。

不過好在,真龍之血迦葉還有一些存貨,留在身上也沒什麼用途,當下道:「好吧,既然前輩你開口了,晚輩也不說什麼了,我身上攜帶的所有真龍之血前輩大可以拿過去給族人使用,但晚輩存貨不多,真龍之血也有限。」

「無妨無妨,小友肯相助,我替族人先謝謝你了。」

「多大點事兒啊,互補嘛。」迦葉笑道。

「這麼說…..小友真的打算現在淬鍊神通之體?」嫖千年問。

「嗯!」迦葉認真的點點頭,眼下體內經脈和穴道都演化完畢,只剩下最後一個步驟了,也是最難的一個步驟,眼下放著真龍之源這麼大好的機會,迦葉怎麼可能會錯過。

這次錯過了,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有這種機緣呢。

「好!老夫一定鼎力相助!」嫖千年認真的點著頭。

…….

三日之後,在嫖千年的安排下,命人在真龍之源的周圍,用上等的靈果靈藥堆積了一個小型的四方陣。這些靈果靈藥都是品級不俗,放在南明大陸,一枚靈果都能拍賣出一個天價來,但嫖千年卻一次拿出了這麼多。

三國之大漢重生 足以可見,他們這一族還是相當富有的。

而除了這些靈果靈藥之外,嫖千年還讓嫖萬人帶來了四個神源,這四個神源都是神之子的。

「爺爺說了,在這期間,我們兄弟會為你護法,直到你出關為止。」嫖萬人說道,和嫖人猛來到了真龍之源旁邊。

「替我多謝前輩。」迦葉道。

「嗐,這有什麼,咱們都不是外人,更何況你相助過我族一次,有這麼大方的送出了這麼多真龍之血,這些真龍之血對於我族來說,可比這些什麼靈果靈藥甚至是神源都珍貴多了。」嫖人猛說道。

確實,真龍之血在外界少見,被喻之為最上乘的煉藥材料,但對於蛟龍族來說,更加是夢寐以求的。有了這些真龍之血,可以激發他們體內的天龍血脈,讓化龍的步驟更加順利。

「這段時間,就麻煩你們了。」迦葉說道,而後飄身而起,整個人如同一塊大石頭一般,沉入了真龍之源中。

………

旺盛的神力幾乎把迦葉整個人淹沒進去了,這讓迦葉感到著實的意外,沒想到這真龍之源的內部,神力更加的旺盛,都快要實體化了。

如此一來,淬鍊神通之體的成功率更勝一籌了。

「好濃郁的神力,這些應該足夠了。」黑氣一閃,邪影分身出現在迦葉的面前。

重生將門風華 「這可是一頭真龍的神源化成的,神力當然非比尋常。」迦葉道。

「我想這真龍之源底部,應該有一顆龍珠吧。」邪影分身猜測道。

「龍珠?幾星的?」迦葉問。

「……..」邪影分身一陣無語,懶得回答迦葉這個問題,只是道:「機不可失,這可是塑造神通之體的絕佳機會啊,你先默運幾遍《靈山》妙訣,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嗯!」迦葉認真的點點頭,心中暗暗運起《靈山》妙訣中有關塑造神通之體的法門。

這是一門玄而又玄的妙訣,不是神通,也不是什麼蓋世功法,而是佛門之中至高無上的妙言。

佛門講究重生,修來世,雖然迦葉並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轉世這麼一說。但此刻這《靈山》妙訣中所記載的這片法門,似乎剛和應承了佛門修來世的說法。

轉世,可能只是一次質的蛻變,脫胎換骨,並非真的轉世成人。

默運了兩遍妙訣之後,迦葉不動聲息,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這片法門之中,無上妙言運轉,在迦葉的身體表面,立刻散發出一股炙熱的佛門金光,一個巨大的「卍」字印出現在他的頭頂,佛光普照,迦葉宛如化作了一輪耀眼的太陽。

一條條經脈從他的骨體中浮現出來,與此同時,迦葉的身體似乎化作了一片星空,繁星點點,每一顆繁星,都是迦葉體內的一顆大穴。

「已經開始了嗎?這傢伙…….」邪影分身鬱悶,而後神情專註,緊緊地盯著迦葉,生怕哪裡出現了差錯。

一股股旺盛的神力被迦葉吸收過來,籠罩住了他的身體,而在他的身體周圍,足足十七顆神源繚繞,這些都是迦葉獵殺的神之子的神源,裡面的神之力被迦葉強行攝取出來,流淌進了他的骨骼中。

「合!」

迦葉輕喝一聲,雙手結佛印,頓時間,佛光在他身背後凝聚成了一尊大佛,這尊大佛的相貌和迦葉一般無二,但與其他的佛陀不同,這尊大佛身披黃金戰甲,頭上差了兩根翎羽,神武不凡。

兩隻巨大的佛手印合攏,將迦葉托在掌心中。

一道道佛光繚繞在他的身體周圍,這些佛光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在迦葉的體錶快速的蠕動,覆蓋在他骨骼之上,要演生出肌肉,慢慢的蠕動著。

與此同時,迦葉身背後的大佛再次變換形態,化為了一朵金色的蓮花,將迦葉托在蓮台之上,金色的花瓣合攏,將他整個人包裹了進去。

「差不多了…..這最後的階段是最重要的,成與不成,全看著一次了。」邪影分身也是表情凝重:「如果塑造不成神通之體,恐怕……..以後便再無機會了。到那時……我也該回五指山了。」

………

東域,戰火連天。

大陸修士和海外修士的大戰依舊沒有結束。

現如今,不光是東域聯盟,連南域和北域也派出聯盟大軍進入東土,現在整個東域,幾乎成為了戰場,。

儘管大陸修士很努力的守住沿海線,但沒過多久,還是被海外修士攻破,成功的登陸了南明大陸,鬧得雞飛狗跳,戰火連連,不少名門大派都在這戰火中被夷為平地,銷聲匿跡。

天下大亂,彷彿是在迎接新時代的來臨。

而在這場激烈的交鋒中,神之子們似乎都從人間蒸發了,放眼整個天下,遍尋無一人,神之子們不知道都躲到了什麼地方去。

「月鳳城淪陷了,成為海外修士的地盤。」

「又是一座大派被摧毀了,這些海外修士實在是太強大了,壓得我們根本抬不起頭來。」

「這片天下已經打亂,南明大陸將迎接新時代的到來。」

「在這混亂的天地中,神之子們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露面了,難道他們都已經離開了南明大陸嗎?」

「聽說過西行之路嗎?」 我的父親叫滅霸 有人突然提出了這樣的疑問。

「西行之路?什麼西行之路?」

「不清楚,只是聽到過一些傳聞而已,據說這是一段不為人知的道路,隱藏了無數的秘密,有關洪荒時代亂神時期的秘密。」有個人這樣說道:「不久前,有人看到幾名神之子從西海岸出發,進入了茫茫海域,貌似是為了西行之路而去了。」

「莫非神之子們都前往了西行之路?怪不得普天之下再無神之子的下落。」

「不光如此,許多青年才俊和人傑高手也消失了,看樣子,西行之路並非傳說,將這些高手全都吸引過去了。」

「前段時間,消失了數年的南域魔頭突然現身在東海之濱,孤身攔住了大批的海外大軍,不過最後他也消失了,貌似也踏上了西行之路,不過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是從東海岸出發的,並沒有前往西方。」

「你是說那個南域魔頭嗎?我也聽說了,真是個打不死的角色,消失了數年,而今再度強勢回歸,給了海外大軍一次沉痛的打擊。」

「唉…….人人都踏上了西行路,這西行之路,到底是怎樣的一段道路?」

「驚天奇聞!驚天奇聞!!」

這時候,突然有人闖了進來,大聲喊道:「你們猜我得到了什麼消息?是南飛月!南飛月回來了!!」

「南飛月,他不是已經被南域魔頭廢掉了畢生的修為嗎?」

「他的修為並沒有被廢,現在回來了。」那人激動的說道:「海外魔王窟佔據了月鳳城,兩天前南飛月趕到了月鳳城,一擊必殺掉了魔王窟的望著,將魔王窟留在大陸的實力全部剷平,現在前往東海之濱了。」

「什麼!他也去了東海之濱!?莫非也要效仿他人,踏上西行之路嗎?」

「明明是西行之路?為何要從東海岸出發,和那個魔頭一樣。」

………

東海之濱,以前這裡曾是大陸修士建築在沿海的一道防線,現如今,海外大軍成功登陸,這道防線已經被眼中的摧毀,往日繁華的東海之濱,現如今已經化為了不毛之地,渺無人煙。

「公子,我們現在就要出發嗎?」上官雅站在南飛月身後,望著面前風度翩翩的男子,低聲問道。

「嗯,是時候了。」南飛月點點頭,一如先前那般風采,長發飄飄,風度翩翩,他目視著遙遠的海域,眼眸深邃。

「西行之路,為何我們向東而行。」上官雅問,黛眉微蹙。

「呵呵呵呵,這裡才是正確的道路。」南飛月輕笑一聲:「走了,出發吧。」 龍島上,三個月的時間過去,這三個月以來,嫖萬人和嫖人猛兄弟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護著真龍之源。但三個月之中,真龍之源內沒有絲毫的動靜,陷入了死一般的平靜,此刻本來就沒有多大耐心煩兒的嫖萬人不禁開始著起急來。

「會不會出什麼事啊?」嫖萬人皺緊了眉頭。

紫色系列之天使冷公主 「迦葉兄造化大,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吧。」嫖人猛說道。

「很難說,這真龍之源中神力如此旺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就算我們蛟龍族強大的體魄也不敢深入到真龍之源內部,老葉這樣……」嫖萬人眼中的擔憂之色依然不減。

「你懂什麼!」這個時候,蒼老的聲音傳來,嫖千年走過來。

「爺爺,你怎麼也來了?」嫖萬人和嫖人猛都有些意外,這個三月一來,自從嫖千年慈寧宮迦葉手中得到了大量的真龍之血后,嫖千年幾乎每天都在忙著幫族內的一些年輕族人脫胎換骨,這三個月里幾乎很少見到人。

嫖千年走到真龍之源前,目視著前方道:「你們又哪裡知曉塑造神通之體的難度,稍有不慎,很可能會萬劫不復。」

「什麼!」

嫖萬人和嫖人猛都是驚呼一聲,臉上露出駭然之色,他們只知道神通之體的強大無與倫比,卻不知道真正塑造出一具完美的神通之體要經歷多大的磨難和痛苦的折磨。

此時此刻,真龍之源周圍那堆積的靈果靈藥已經全部被吸食掉了所有的神力,化為了飛灰,就連那四個神源都近乎腐朽,抽幹了神力。

「可已經足足三個月過去了,迦葉在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嫖萬人說道。

「再給他點時間,應該可以,這小子可不是凡人。」嫖千年捋了捋白須說道。

一時間,嫖家爺孫三個守在真龍之源的旁邊,靜靜的觀察著真龍之源內的動靜。

又是一天天的時間過去,一個月的時間悄然流逝,但真龍之源內已經沒有任何的動靜。這一回不光是嫖萬人心急,連嫖千年都皺起了眉頭。在他的理解中,塑造神通之體需要忍受非人一般的折磨,不應該如此的平淡無奇才對。

「一個月,再過一個月,如果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的話,我求親自下去瞧瞧。」嫖萬人下定決心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嫖萬人的聲音還沒有落下,那真龍之源內,竟然湧現出一道道刺眼的金色佛光,相互交織,將那清澈的潭水都映照成了金黃色。

在這片佛光之中,水面上不知什麼時候誕生出一片片碧綠的荷葉,一朵朵聖潔的蓮花點綴在綠毯之上,朵朵綻放清香撲鼻。

「好驚人的異象,竟然繁衍除=出了生機,」嫖千年眼中光芒大放。雙目緊緊地盯著那一朵朵綻放的白蓮花,每一朵蓮花之上,似乎都蘊含著一名神祗。

而就在這一刻,那金色的潭水中如同沸騰了一般,「咕嚕咕嚕」的冒著水泡,在這片沸騰的金色池水中,一朵金色的蓮花升了起來,花瓣合攏,每一朵花瓣都散發著金屬般的光澤,純正的佛門氣息浩蕩而出。

天地間,不知什麼時候響起了梵唱之音,大氣磅礴,彷彿是成千上萬的佛陀在誦經。

「這股氣息……成功了嗎?」嫖萬人和嫖人猛都瞪大了眼睛,目光炯炯的盯著這一幕。

就連嫖千年都忍不住激動了。

身為大神通四階的高手,而且是活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一條老蛟龍,他清楚的知道塑造神通之體意味著什麼,這裡面的困難有多大。

而這時,那金色的蓮花綻放開來,朵朵花瓣張開,佛光蕩漾。

在蓮台上,一名赤裸著身體的年輕和尚端坐在上面,手結佛印,雙手合十,整個人散發著一股超凡脫俗的氣息,雙目炯炯有神,佛光蕩漾,在那深邃的眸子中,似乎有宇宙星辰在幻滅,與好似萬物眾生在繁衍,生生不息。

迦葉雙手變換,一連結出數百個佛門手印,他的體內蕩漾出更加濃郁的佛光,變化萬千。

在他的頭頂,似乎有一片大世界繚繞,演化萬物,各種珍奇猛獸,山川河流,栩栩如生,宛如鋪開了一卷山河地理圖

「成功了!」嫖萬人臉上帶著一抹前所未有的激動。

但一旁的嫖千年卻是眉頭緊皺,時而鬆開,時而再次皺緊。

迦葉腳尖輕點,從金色蓮花上一躍而上,站在幾人面前,神通光華閃爍,他以神通演化出一件月白色的僧袍穿在身上。這就是神通之體的好處,神通之體是以神通演化出來的,可以變化萬千,簡直就像是修鍊了七十二變一般。

「老葉,成功了對嗎?」嫖萬人問。

迦葉嘴角帶著一抹苦笑,點點頭,又搖搖頭,道:「雖然塑造出了神通之體,

這具神通之體並不是完美的,想要完善它,還需要以後不斷的鞏固。不過幸好我修鍊的是不滅琉璃體,正好可以彌補神通之體的缺陷,從而加以完善。」

嫖萬人點點頭,似懂非懂,可能根本就沒明白迦葉話中的意思。不過看在迦葉現在安然無恙,嫖萬人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也總算放下。

接下來的幾天,迦葉一直都沒有離開龍島,嫖千年專門為他開闢出來一座修鍊用的洞府,並且提供了大量的靈果靈藥,為迦葉鞏固神通之體而用。

迦葉盤坐在洞府中,整個洞府被一片佛光映照的金光燦爛,宛如鍍上了一層金黃,讓原本普通的洞府變得金碧輝煌起來。

迦葉微閉雙目,在他的眉宇中,那黑色的「卍」字印依然存在,為他超凡脫俗的氣質中又增添了幾分邪異。

迦葉雙手合十,佛光洗滌著他的身體,讓他的皮膚呈現出七彩琉璃般的光輝。並且從迦葉的體內,傳來一陣陣金屬交鳴之聲,彷彿是有人在他體內鑄造無上神兵。時而這股聲音右邊的如萬馬奔騰,如山崩海嘯。

迦葉心中有數,他現在必須讓自己快點強大起來,再做突破。

西行之路遠比他想象的要困難的多,自從來到海外,迦葉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這些海外福地洞天的實力,絕對要遠遠超出南明大陸那些大門大派的實力不止幾倍。在大陸少見的大神通者,在這裡竟然可以隨隨便便就走出一支大神通者組成的王牌戰隊。

這簡直是要逆天了。

而且之前在海底魔殿中,迦葉還看到了一位來自海外的神話級別高手。

這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在大陸上,神話高手是無限接近於神明的存在,已經成為傳說。而海外,這種傳說竟然真真切切的存在,怎麼能讓人心中平靜?

甚至迦葉都懷疑,那些消失的神話高手其實並沒有離開這片天地,全都躲在海外。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海外究竟隱藏了多少的秘密?

「轟隆」

崩開洞府的石門,迦葉從裡面走了出來,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七彩光輝,如仙佛臨凡,周圍的植物也因為這股氣息變得草木旺盛起來。

迦葉運轉《靈山》妙訣,整個人氣質脫俗,如同普度眾生而來的佛子,他走到哪裡,都是一片生機盎然。

這種感覺讓迦葉嘴角帶起一抹微笑,現在他的修為境界只在大神通二階大圓滿,但真實實力卻遠遠要超出大神通三階的高手。尤其是通過這次淬鍊神通之力,迦葉本身的戰鬥力更是翻了數倍。

而且對《靈山》妙訣的掌握,也更勝往昔,一些當初困惑的問題,現在也迎刃而解。

「人體本市一座大山,體內秘境是崎嶇的山路,當有朝一日打開所有的秘境,人將會華為一座不休的靈山。」

「體內秘境,共分九層,那隱藏在體內最深的幾個秘境,究竟代表了什麼?」

迦葉長嘆,一縷海風吹過,不知從哪裡飄來一片晶瑩的花瓣,被迦葉輕輕的捏在手指尖,拈花立在山崖上,迎著海風,身上白衣飄動,他宛如化作了仙佛,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平和的氣息,似乎融入到了這片天地之中,卻又不失光彩。

拈花一笑,迦葉嘴角微微上揚,他似乎心中明悟了點什麼,但又說不出來,道不清楚。

這種感覺,玄而又玄,他似乎懂得了什麼,又似乎什麼都不懂。

在這一刻,迦葉感覺自己的修為似是又有所鬆動。

青月公主站在山崖之下,正好看到拈花一笑的迦葉,這股氣息,讓她心中猛地震蕩了一下,並非是愛慕之意的怦然心動,只是一種油然而生的尊崇,似乎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個修士,而是一位真真切切的仙佛轉世。

但這種感覺,僅僅是持續了幾秒鐘,當青月公主再抬頭的時候,卻發現已經失去了迦葉的蹤影。

「嗨。」

而這時,這道熟悉的聲音突然在青月公主的身後傳來。

迦葉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青月公主的身後,此刻,迦葉身上並沒有那種超凡脫俗的氣息散發出來,氣息變得很一般,只是很隨和,讓人心中一舒服,卻又說不出什麼來。

「迦葉大師。」青月公主趕緊行佛禮,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看到迦葉的時候,還沒有這種感覺,但這一次,卻讓青月公主下意識的做出了這個動作。

「你……你沒事兒吧?」迦葉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沒…….沒什麼。」青月公主也是尷尬了一下,道:「只是剛才有點忍不住。」

「這麼急匆匆的幹嘛去?」迦葉雙手懷抱,挑了挑眉問道。

青月公主心中卻是更加古怪,難道剛才是自己的錯覺嗎?那如仙佛一般的男子,身上散發著迷人的氣息,此刻卻是如此的平凡,甚至有點不著調的意思,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青月公主道:「爺爺召集我們過去,好像是有什麼急事。」

「嗯,一起吧,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們嫖前輩。」迦葉道。 龍島聖殿,神武不凡,兩條金龍栩栩如生,卧在這座聖殿的頂端,圍著宏偉的殿堂更增添了幾分氣勢。

迦葉和青月公主走了進去。

聖殿中並沒有太多的人,只有嫖千年,嫖萬人和嫖人猛爺兒幾個。

「老葉,你出關了。」看到迦葉嫖萬人笑著走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