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她聽到開門聲,屋子一片靜悄悄,顧柒這才鬼鬼祟祟探出了一個小腦袋。

探出來一看發現穆南樞就站在床邊盯著她,「哇呀。」

和穆南樞玩心計,你只有被玩死的份。

穆南樞被她的模樣逗笑,坐到床邊想要拉開被子。

「你是小烏龜嗎?頭一伸一縮的。」

「小樞樞,你出去,我臉上全是紅色小點,我,我不要你看。」

「笨蛋,你睡著我就早看光了,特地給你熬了葯,起來喝。」

顧柒在被子里搗鼓了一會兒,等她再出來,臉被紗巾包裹嚴實。

這造型讓穆南樞忍俊不禁,「進城賣雞蛋的大嬸?」

「葯給我。」

她就只露出兩隻眼睛和嘴,咕嘟咕嘟一口氣將葯喝完。

「好苦。」

穆南樞一把扯下她臉上的紗巾,顧柒連忙用手遮住。

「別看我,我現在很醜!」

「小妖精,你覺得我是喜歡你這張臉?蒙著這個難看。」

顧柒忍不住問道:「那我要是一輩子都這樣呢?」

「那我就看你一輩子。」穆南樞順手給她丟了一顆糖,就知道她怕苦。

顧柒瞬間心花怒放,「真甜。」

她愜意的眯著眼睛,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她的臉色驀然變得嚴肅。

「小樞樞,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見她這麼嚴肅的小模樣,穆南樞也收起了笑意,恢復平時的淡定。

「你問。」

「看著我現在這個樣子你還能硬得起來嗎?」

穆南樞:「……」

就知道這混蛋玩意兒嘴裡沒什麼好話,穆南樞抓起一個綠豆糕塞到顧柒嘴裡。

「吃飯。」

顧柒胡亂嚼著綠豆糕往裡咽,「水,水。」

穆南樞一邊給她喂著水,一邊無奈道:「我又不和你搶,你這麼著急做什麼。」

看到他眉眼之間的寵溺,顧柒這才相信了穆南樞是真的對她好,和長相無關。

在穆南樞唇上親了一口,沒看到他的嫌棄之色。

顧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半夜你看到我會不會嚇死?」

「會,所以你要少作點妖。」

「我們一起吃。」

雖然昨晚沒有吃掉穆南樞,但顧柒仍舊心情十分愉悅。

「小樞樞,為什麼我臉比身體都要厲害。」

「昨晚只給你抹了身體,你的臉是最後才有過敏跡象的。」

「那什麼時候才會好啊,太影響心情了。」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你乖一點,這幾天不要亂吃東西,很快就會好。」

「好吧。」顧柒嘆了口氣。

······

阿才回到經年的房間,為防止顧柒又不敲門進來,他特地進來的時候反鎖上門。

經年還沒有醒來,昨晚折騰得夠嗆。

先生可真是夠狠的,不知道加大了多少藥效。

看著床上那虛弱的女人,手臂和腿不知覺露了出來。

分明沒有刻意撩人,但不經意露出身上留下痕迹更是讓男人想要蹂躪她的心。

他已經刻意溫柔了,沒想到經年的皮膚太過嬌嫩,稍微用力就會留下痕迹。

怪不得那些男人都想動經年,經年對她自己的臉那麼有自信。

這具身體,只要是嘗過滋味的人估計就是中了毒。

阿才身體又有了感覺,趕緊拉過被子將她肌膚遮住。

這麼小的一個動作驚醒了經年,嘶啞的嗓音道:「棱。」

「嗯,我在。」

她不知道這樣的她,不過一個字就能讓阿才為她上刀山下火海。

「幾點了?」

「還早,我給你拿了早餐過來,你吃了再睡一會兒,我給她們說你身體不舒服在休息。」

「謝謝,柒爺她……」

想到昨晚自己的舉動,經年有些矛盾,不知道該怎麼說。

阿才在她身邊坐下,將她的亂髮往旁邊撥了撥。

「顧小姐又作妖了,不知道怎麼搞的把自己弄過敏,現在滿臉的小紅點,很嚇人。」

「她沒事吧?」

「別緊張,先生天不亮就去給她熬藥了,這個顧小姐真是夠折騰人的。

之前腿骨裂,每天把先生當成奴隸一樣驅使,也就先生脾氣好,任由她折騰。」

「他……真的很疼柒爺?」想到昨晚那個差點弄死自己的男人,經年完全無法想象穆南樞疼愛顧柒的畫面。

「比你想象中還要在意顧小姐,你之前說他是看中顧小姐的顏值,現在她都毀容了,先生還是不離不棄。」

「對不起,我錯了。」

「我能理解,我扶你起來先吃點東西。」

阿才將她扶起來,一點一點給她喂著東西。

「慢慢吃,別燙著了。」

他會體貼到吹冷了再給她。

「嗯,謝謝。」

「你我之間不必言謝。」

看到經年又掛著眼淚,她以前有這麼愛哭嗎?

「怎麼了?是不是不好吃?」

「沒,很好吃,我只是……很感動。」

經年咬著唇,「以前我病了,沒錢治病,我也不敢告訴悠悠怕她為我擔心。

我只能一個人躺在床上,身體會發冷也會發熱。

那時候我很想喝一碗粥,但沒有人給我喂,我只能一個人熬過來。」

阿才給她擦拭乾凈嘴,又給她蓋好被子。 我的武魂特別多 「小傻瓜,我說過,以後我會對你好,只對你好。」 薔薇古堡是前所未有的熱鬧,顧柒和穆南樞分開這麼多年好不容易重逢,那場面也是感動了很多人。

顧柒直到現在才知道當年那個小女兒沒有夭折,只不過她再見到穆七的時候小傢伙可憐兮兮的躺在床上。

多年的心結終於解開,顧柒身體裡面的毒已解也用不著再輸血了,唯一的遺憾就是穆七還沒有醒來。

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商討穆七的身體,顧柒是最近才知道自己的女兒活著,對穆七這些年來的生活並不太了解。

「既然是心臟病,那給小七重新更換一顆心臟就好了。」

穆塵搖搖頭,「太太,事情沒有你想象中這麼簡單,七兒的心臟病是先天性,當年你離開的時候她就差點夭折。

好不容易才活了下來,卻被診斷有先天性的心臟疾病,從小她就不能像普通的孩子跑跑跳跳,更不要說去上學。

婚不由己 就像是一朵嬌花,小心翼翼養著她,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這樣才保證七兒活下去。

然而她在幾年前就已經被人刺激過一次導致心臟病發,當時沒有辦法只有給她做了手術。

手術是順利的,可是小七的身體一直都沒有辦法和那顆心臟完美融合,而且還導致身體各器官衰竭。

先生想了一個辦法讓七兒在儀器中沉睡,慢慢緩解她身體的排斥,這些年來她一直在沉睡中。

這次醒來發現她和那顆心臟融合得倒是挺不錯了,這時候又受了一次打擊導致病發。

以七兒現在的身體肯定是不能馬上做手術的,一來經不起折騰,二來手術的成功率很低很低。

可要是不手術,再這麼拖下去她的情況依然很危險。」

穆塵短短的一番話讓顧柒等人都明白了小七這些年的不容易,尤其是安楠,她一開始並不喜歡穆七,覺得穆七就是白蓮花那種故意裝弱的類型。

「你說……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呆在這裡?」顧安楠問道。

「是的,她身體不好,外面人心複雜,她經不起一點風浪,沒有辦法只能讓她呆在古堡里。」

顧安楠本來還覺得這個古堡很漂亮,現在想到那些各色的薔薇花就像是一條條巨型鎖鏈一樣,將古堡打造成一座囚牢,將穆七囚禁在裡面。

以她好動的性格,肯定一年都呆不下去,更不要說這麼多年穆七一直這樣。

提到穆七過去的身世,琳達也忍不住在一旁抹眼淚,「小姐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有的只有無盡的落寞。

就算是這樣,她從來沒有怨恨過任何人,她的心就像是水晶一樣乾淨,甚至一直在等著太太和先生回來。

這樣美好的小姐對所有人都抱著善意,卻老是有人傷害她,我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怎麼對小姐下得了手的,明明她這麼好……」

顧安楠心中有些愧疚,本以為三姐妹之中就她過得最慘,如今看來最慘的不是自己而是穆七。

每天都在一個地方重複的做著某些事,想想就覺得可怕,如果是自己大概是要瘋掉的。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顧錦抱著司錦諾,臉上一片內疚。

如果不是她和蘇夢之間的恩怨又怎麼會牽扯到穆七?

沒想到蘇夢竟然會逃到了這裡,還對穆七下了狠手。

「是我的錯,我一開始就不該讓她留下。」穆塵腸子都悔青了。

收留蘇夢本來是打著對付顧錦的算盤,果然人不能有壞心思,他覬覦顧錦的心臟,最後卻讓蘇夢找到機會害了小七。

「哪裡是你們的錯,是我當年沒有好好照顧小七,作為母親這麼多年來我沒有盡到一點責任。」

顧柒平時瘋歸瘋,但畢竟是幾個孩子的媽媽,身為母親的天性在這個時候就展現出來了。

穆南樞伸手攬過她,桌上的氣氛很壓抑,他淡淡開口:「今天並不是內疚大會,事情已經變成這樣,我們能做的就是怎麼救活小七。」

「南樞,你有辦法對不對?」 惡魔烙印:總裁我咬你 顧柒都差點忘記了,這個曾經在她心中就是至高無上的神。

「我贊成做手術。」穆南樞說的十分肯定。

「手術?不是成功率極低嗎?萬一在手術台上小七無法堅持……爹地,你這不是害了小七?」顧安楠也為小七捏了一把汗。

現在就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之中,前有虎後有狼,不管怎麼選擇都十分困難。

「繼續拖下去對她沒有好處。」

「那重新再將她冰凍幾年呢?就像是之前那樣。」

「情況不同,她身體的狀況也不同,而且她才醒來不久,這一招已經沒有效果,唯一的辦法就是再給她做一次換心手術。

我們要做的就是提高她手術的幾率,對於心臟的選擇必須要很慎重。」

就算是穆南樞現在也只能做這個選擇,穆七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做手術。

「心臟的選擇?」

「對,我知道你當年給她做手術花費了不少時間給她選擇了一顆你認為她可以匹配的心臟,誰知道結果恰恰相反。

穆塵無奈,「是啊,七兒天生善良,所以我給她選擇的心臟都是家世清白,單純善良的女孩子,我以為這樣她們會匹配融合。」

「事實證明這一次我們要反其道而行。」

「反其道而行?」

「那個叫蘇夢的女人心源和小七是匹配的對吧?」

什麼都瞞不過穆南樞的眼睛,如果她沒有一點用處穆塵又怎麼會留著她,穆南樞讓人調查了蘇夢的背景身份,原來她竟然和自己女兒有這麼多的牽扯。

「對,這也是我留著她的原因,當然一開始只是為了防止萬一,並沒有真的想用她的心。」

為了穆七的心臟,穆塵這些年來關於給她尋找心源的事情從來沒有放棄過,在各地他都收集了很多和穆七所匹配的心源。

他的選擇有很多,每一個人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體檢,確保到時候穆七有需要的時候會是一顆很健康的心臟。

蘇夢恰好也匹配,穆塵僅僅只是將她當成備胎一樣隨手放在身邊以防萬一。

畢竟像是蘇夢那樣骯髒的心穆塵是看不上眼的,穆南樞卻是直接提到了蘇夢。

「先生是想要……用她的心做手術?」

「爹地,那個女人壞死了,你都不知道在中國的時候她還想要害小怪物呢,你看我這手就是給小怪物擋所受傷的,我們不要用那種骯髒女人的心好不好?」

要說用蘇夢的心臟,顧安楠就第一個反對,用誰也不能用蘇夢那種骯髒的心臟。

顧錦沉默,穆七是她親妹妹,蘇夢卻是她護了二十年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蘇夢變成今天的樣子和她也有脫不了的關係。

如果不是自己的關係,也不會害得穆七這樣,顧錦內心深處是很自責不安的。

「南樞,為什麼要用她的?」顧柒也並不想自己乾淨善良的女兒被那種人所染指。

「恰好是因為她受過無數次的打擊,她的心臟反而比一般人的承受力要強。

事實證明穆塵一開始給小七找的那些乾淨的心臟反而不堪一擊,若是換上一顆本就骯髒卻強大的心臟呢?」

「反其道而行之?」

「不錯,這件事本來就是她一手造成,將七兒害成這個樣子,就拿她的心臟賠給小七吧。」穆南樞不帶一絲感情道。

他的話也有道理,雖然很多心源是匹配的,可這融合與否還真的要看天意。

柔弱的心臟不可以,那麼蘇夢那顆千錘百鍊,受過無多次磨難的心臟呢?「好,那就用她的心臟給小七賠罪!」 顧柒過敏之後就不願意出門,除了穆南樞,她誰都不見。

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就出現了很多個版本。

Emma修養了幾天,手雖然不能好,但也不疼了。

她一直都不肯死心,留在薔薇古堡,想要找機會接近穆南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