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姐,您休息好之後麻煩到左轉第二間房間來一下,林導和幾位老師在裡面等著您。」戴著金絲邊小眼鏡的男人探出頭來對唐嬈說了一句。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好,」唐嬈聽後起身,問了張檸一句,「一起嗎?」

「當然!我可是你的助理。」張檸的心情很是美好,歡脫的走在前面帶路。

和唐嬈提到這次的談話,張檸猜測可能是針對簽約的問題,畢竟唐嬈今天的表現太過讓人驚艷,而林導也早就有了讓她出演阿慈的想法,簽約自然也是計劃之中的。

沒來得及和她說幾句話,張檸就眼看著唐嬈進了房間,小小的身影顯得格外瘦弱,卻又帶著不為人知的堅韌果敢。

九龍魔神 一定能成為一個非常好的演員的!

她在心裡堅定的念了一句,握緊了小拳頭。

如張檸所料,林峰和組內的其餘幾位核心人員,正是想和她談簽約的問題,還有之後的演技培訓以及行程安排。

摸底之後,唐嬈的表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定計劃中的演技培訓,已經不足以支撐唐嬈的訓練,現在要調整培訓的方向,主要是為了讓她精鍊演技,更加的貼合角色。

「現在需要用四個周末的時間來為你進行培訓,下個月從月初開始,每天晚上需要六個小時的時間拍夜戲,等到你放寒假,再補拍平時的戲份。」

阿慈的戲份說起來也不多,零零碎碎半年之內拍完妥妥噹噹的,林峰顧忌著唐嬈還是個學生,這個時間是特意迎合高中作息的。

唐嬈點頭應允之後,又聽他說了一些演員這個行當的注意事項,半個小時之後,被他送離了房間。

一開門,張檸還在門外等候著,見面問她結果如何,唐嬈老老實實的他們的對話說給她聽。。。

張檸聽后一跺腳,臉上不是興奮而是焦急,「哎呀!林導難道忘了嗎,高中生還要補習,哪裡有寒假?!」

這…這話說的有道理…

唐嬈深以為然。。 閻晴歡快的去教學樓畫板報了,屋子裡獨留唐嬈和一片雜亂。

當房間沒有第二個人在時,就到了系統該現身的時候。

系統原身小小的卡牌外形虛空閃現,瑩瑩的落到唐嬈的身側,圍著她打轉,其中的親昵意味不言而喻,讓唐嬈看了心生歡喜。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她用指尖輕點卡牌的頂部,就像是觸碰幼童的額頭一般。

唐嬈的吩咐對於系統來說是對它最大的肯定,一個好的輔助系統就要時刻展現出自己的能力,以可以幫助到宿主為榮。

那些對於閻晴來說需要絞盡腦汁來清掃的雜物灰塵,到了系統的機械手臂面前統統都化作虛無。

只見小小的卡牌延伸出數只機械手臂,每隻手臂的頂端都飄出淡淡的白光,如同最為強勁的清潔工具一般,所到的每一處都光潔溜溜,一塵不染。

牆壁、床架、床板、桌椅、陽台和地板,每一處的污垢在小卡牌面前都無處遁形,只能乖乖的等待清掃。

煥然一新的房間逐漸出現在唐嬈的視線里,空氣中沒有激起一分的揚塵,系統噴洒出一些無形的藍光物質,將空氣清新凈化,使整個房間都透出淡淡馨香。

做完了房間的保潔工作之後,卡牌悠悠的飄到陽台的窗子邊上,細緻無比的擦拭著窗子,玻璃變得光可鑒人,陽光透進來的時候,那層薄黃色的光線都彷彿帶了聖潔的味道。

把一切都整理好之後,系統又飄到原處,圍繞在唐嬈的身側,如同想要得到家人讚譽的孩子一般,機械手臂縮的小小的,微微晃動著小身子。

「做的很好,幸苦你了。」唐嬈又伸手摸了摸它。

卡牌心中雀躍,在唐嬈的視線中逐漸隱去身影,那抹愉悅的情緒很久之後還能被唐嬈所感知到。

距離閻晴走出房門不過三四分鐘,系統的工作效率遠超唐嬈的意料。

看著這個全新的房間,唐嬈滿意的彎起了嘴角。

由於假期剛剛結束,還沒有人回來住過,屋子裡的行李有一部分被打包帶走,顯得很是空蕩。

等待的時間很是漫長,閻晴過了沒多久發來一條信息,告訴唐嬈她完成板報的時間可能會再久一點,讓唐嬈無聊的話就去教學樓找她。

雖然時間還早,可唐嬈把該做的事情已經做的差不多了,也就決定不在學校逗留。

在手機里和閻晴說了一聲,她就從寢室出來,關好房門之後離開了。

「哎呀,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早,我還說今晚要去隔壁住,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們還是收拾房間吧。」

從教學樓出來的閻晴看到了同寢室的室友,高興之餘又流露出淡淡的傷感,本來已經決定今天晚上休息休息了,沒有想到還是要繼續打掃房間。

如果是她自己的話,住別的寢室就行了,可現在拖家帶口的,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隨便收拾一下,湊合住吧,我要累死了。」女孩提著兩大包行李,閻晴伸手接過其中一個,步伐瞬間變得蹣跚了起來。

女孩搖了搖頭,就知道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體力廢,重活累活永遠都是做不太好的。

雖然個子也算嬌小,但架不住她吃的多呀,她還真是不明白閻晴吃的那些東西都到哪裡去了,身子還是綿軟無力的,跟個白麵糰一樣。

她回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收拾屋子的準備了,就知道閻晴不是把房間打掃乾淨的料子。

草草的擦拭一些還行,要真說是收拾的可以住人,那絕對不是閻晴的作風。

「我去,大晴,你今天是怎麼了,避開學校的層層守衛偷偷請保潔了?哪裡找的清潔公司,也太強大了吧!」

女孩提著一個巨大的行李箱,一腳踢開房門,又被眼前所見到的一切震驚的無以復加。

「我的天呀,那個小可愛究竟對這裡做了什麼?!」閻晴用手捂著胸口,幾乎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雖然說一中的設施建設一向很好,可宿舍樓畢竟也建了幾年了,有些老舊的地方也無可避免。

現在的每一處都好像是全新的一樣,就連牆壁也彷彿是白了幾個色號,這裡哪裡是清潔公司能辦到的,簡直堪比重新裝潢。

這樣的改變還真的是恐怖啊…那個唐同學難道是天使嗎?

她究竟是怎麼把那個亂糟糟的寢室變成這個樣子的?

「什麼小可愛?」女孩放下行李,抓住了她話語中的關鍵詞。

「就是班上新轉來的…」

漫步走回新家,姜旭已經在門外等了許久。

對外的說辭是他租了附近的房子,剛好和唐嬈家離的不遠,但實際上卻是唐嬈出錢把他安置在樓上的一家出租房裡。

沈茹雖然好奇這個姜旭為什麼和唐嬈黏的這麼緊,但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她竟然沒有過多阻攔,態度上倒比較隨意。

有了長輩的默許,就連一向反對的秦絨也無話可說,因為她的學校和唐嬈的有一些距離,就連住的房子也相隔甚遠,平日里也就不太能來往。

這也就方便了姜旭日日來串門,有時候甚至想賴著不走,但最後總是搖頭嘆息,心事重重的像個小老頭一樣背著手離去了。

由於唐嬈開學在即,未來的時間會比較緊迫,早午晚三餐,都是讓鴻鈞食府給送來。

雖然午餐是在學校吃,可是這棟樓里還有一個姜旭,唐嬈凡事也是會把他一起考慮上的,所以鴻鈞食府送午飯的時間照舊,每次都還是送七八個人的食量。

「明天你不是開學嗎,我早上晨跑正好送你去學校。」

見唐嬈打開房門,姜旭亦步亦趨的跟在她的身後。

「好呀。」唐嬈對此完全沒什麼意見,於是點頭答應。

反正姜旭每天早上也都是要晨跑的,這裡離學校的距離不算遠,唐嬈和他一起,還能順便帶他熟悉一下周邊的環境。

姜旭來到這個位面也有幾天了,唐嬈暫時還抽不出空來帶他出去走走,現在正好能讓他適應一下這個位面的生活。

「來這裡這幾天,這個位面對你來說如何?」唐嬈如是問道。

姜旭猶豫的的垂眸,伸出手無奈的撓了撓頭,「還好。」 「還好。」

對於他來說熟悉這個位面還不是關鍵,能找到姜唯才是最主要的,現在這般,已經是再好不過了。

要是說起對這個位面適應到什麼程度,姜旭其實並不太想談論這個話題。

星際位面的住民體質都不低,發展到一定程度會延伸為對五感的提升,姜旭現在的嗅覺就已經靈敏到了一定程度,隔著老遠都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的汽車尾氣的味道。

況且這個位面,初時看著還覺得新鮮,時間越久就越覺得不方便,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極其瑣碎,科技落後,觀念不和。

他漸漸開始明白,為什麼星際位面中轉站的附屬景區中,沒有古代星際位面,也就是姜唯口中的地球位面的存在了。

唐嬈看他的表情勉強,搖了搖頭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姜旭說他是來這個位面旅行的,可唐嬈卻覺得他對於這個位面沒有分毫了解,既然如此,當初又為什麼決定來到這裡?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不過我一直在這裡直到返程,這段時間還是要麻煩你了。」他態度極為懇切的向唐嬈彎了彎腰。

唐嬈看著,心裡卻不知為何有一些隱隱的酸澀。

學校發來的兩套制服,唐嬈放到洗衣機里洗好后烘乾,是夏季的裙裝,黑色的制服,衣領和裙擺的位置有著紅色的紋路,在一眾高中中算是養眼的那種了。

給唐嬈準備的尺寸還算合身,穿在身上稍稍有些寬鬆,卻恰好能夠遮掩住唐嬈過於瘦弱的身形,她對此很是滿意。

「古代星際位面對於色彩的利用,比我們那裡要強上許多,這點,我不得不承認。」唐嬈換上新制服之後姜旭看完,摸著下巴給出了評價。

星際位面的色彩,以主星為首,都是崇尚於簡約奢華、低調內斂的顏色,看起來真是有些審美疲勞。

不像這裡,不管是什麼色彩都能搭配出新意,看上去倒很是奇特,只是華而不實。

他的觀念還是比較偏向於星際位面,雖然覺得這裡也有可取之處,但也只是欣賞罷了。

翌日,終於是到了唐嬈開學的時候。

兩人整裝待發,姜旭的表情看起來甚至比她還要激動。

送姐姐上學,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機會難得,他以前從來沒想過會有這一幕出現。

一路上歡欣雀躍,他高興的像個孩子一樣,唐嬈偶然轉頭看過去,臉上帶著一抹極其欣慰的笑。

然而那抹笑容,落在旁觀者的眼中,卻是刺眼之極的。

一雙墨眸幽深似海,透過車窗靜靜地凝視著唐嬈的笑靨,身上泛起的冷意,讓駕駛位上的大黑臉打了個冷顫。

「秦…秦總…」劉顯揚看著不遠處相視而笑的兩個人,只覺得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然而秦晟的反應要比他想象中的冷靜許多,目光幽深的往向窗外,修長的手指還能在電腦鍵盤上不住跳躍。

「跟上。」冷漠發聲,男人面上的表情讓人琢磨不透。

「是。」劉顯揚應道。

車窗搖下,隔著一條長長的街道,秦晟的視線始終落在唐嬈的身上,一如往常一樣專註。

車子與前方的兩人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明明不該被人發現,劉顯揚卻覺得有一剎那唐嬈身邊的男人回頭看了一眼。

那一眼,彷彿洞悉又彷彿警告。

到學校的距離著實不算長,再加上唐嬈和姜旭兩人也算慢跑,很快就望見了學校的大門。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你回去吧。」接過了姜旭手中的書包,唐嬈一邊向前走,一邊回身招手。

姜旭和她道別,也轉過身去打算離開。

臨走前似是不經意的望了一眼街角的方向,那輛車早已消失無蹤。

「來讓我們歡迎新同學,鐺鐺鐺鐺~」

唐嬈剛一走進教室,閻晴兩隻手做捧花狀,清靈的聲音迴響,熱烈歡迎她的到來。

原本還在各自忙碌的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目光不自覺的朝教室門口望去。

等到看到目光所及之處站了一個精緻無比的可人兒,氣氛空前熱烈。

一大堆人把唐嬈圍在中間,讓她有一種昨天剛進校園時被圍住的情景再現的感覺。

「同學同學,你叫唐嬈是吧,書我們給你領了,就放在你課桌裡面,記得寫名字哦!」

「哇塞,你真的有十七歲嘛,感覺完全不像啊,也太瘦小了吧。」

「老師給你安排在第三排的位置,你視力怎麼樣,要不要給你換一換,班裡的位置可以隨便挑哦。」

「同學同學…」

「同學…」

唐嬈:「……」

一番手忙腳亂的問答之後,閻晴把唐嬈拉到了她的位置上,眉毛挑得高高的。

「怎麼樣,就說他們很好相處吧,咱們班平時可和諧了,別看這些人看起來不著調,其實人都挺好的。」

唐嬈點了點頭,很是贊同她的說法,沒有想到這個班裡的學生這麼熱情,真的讓她有一種回到少年時期的感覺。

「怎麼樣,要不要換一個座位,你是新人今天你最大,想坐哪裡都可以喲~」

唐嬈笑著搖了搖頭,第三排的位置就挺好的,靠著窗子光線明亮,離黑板的距離也適中,可以說是教室里的黃金地段,「不用換,這裡就很好了。」

當人差不多到齊,班主任手裡拿著文件袋邁進教室,等到講台前站定,視線首先在教室里轉了一圈。

當看到第三排那個陌生的嬌美臉龐,她眼前一亮,抬手揮向唐嬈向大家示意。

「大家看到了,這位是我們這學期轉來的新同學,唐嬈同學,高三一年的學業緊張,老師希望你們能…」

一番激勵鼓舞之後,教室里坐著的孩子們被她的一席話洗禮,眼眸中閃爍出特殊的光亮,神情認真而堅定。

逍遙小閑人 唐嬈在老師的示意下,做了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換來了掌聲一片。

領了新書,各科的導師照例在每節課進行開學前的動員,有沒有接觸過這種生活的唐嬈感覺頗為新奇。

一上午的時間,在同學的熱情相待下,很快就和他們打成一片。

到了中午的午休時間,閻晴帶著兩個女孩走向唐嬈,聲音雀躍,「走吧,我們去吃午飯!」 「走吧,我們去吃午飯!」

和她一同過來的兩個女孩,一個瘦高,頭髮在腦後梳了個單馬尾,髮絲細長,散下來大概能到腰的位置。

聽了她的話噗嗤一笑,打趣道,「一說起吃,沒人比你更積極了。」

另一個則比她稍矮一些,不過確是要比唐嬈高一點的,臉上帶著些痘印,哈哈笑著,「當然了,她一頓飯不吃,都跟要她的命一樣。」

「切,人活著不嚮往美食和鹹魚有什麼區別,我要做一個精緻的吃貨,吃遍世界上所有的美味!」閻晴仰著小臉,陽光在她的臉上渡了一層細微的光暈。

「不對,一個合格的吃貨吃東西可是很挑的,知道可從來都是美食,你也只能算是半個吃貨,米飯配辣醬你也能吃得很香。」

閻晴撇了撇嘴,不以為意,指著那個瘦高的女孩和另一個女孩依次和唐嬈介紹道,「這是楊玉婷,這是劉思竹,好了好了,人認全了,我們快去吃飯吧。」

她兩隻手提拉著身邊兩人的衣袖,但是完全沒有吸引她們的注意力,這兩人的視線早已集中在唐嬈身上,笑眯眯的打量著。

劉思竹小心翼翼的伸手捏了捏唐嬈的小手臂,就好像是在觸碰什麼易碎品一樣,「哇塞,真的好瘦呀,你都不到八十斤吧?」

那隻小爪子在唐嬈的手臂上做惡,捏捏揉揉,體會著掌下的柔軟觸感。

還沒摸夠,面對伸出一雙手來,「啪」的一聲把她的手打落。

楊玉婷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她,轉對唐嬈說道,「別管她,這傢伙就像得了皮膚饑渴症一樣,總是喜歡動手動腳的,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對對對,先去吃飯去,一會人多了搶不到好位置,我們去後巷,昨天還沒有帶她逛完呢。」一提起吃,閻晴顯得很是激動。

「好。」唐嬈欣然同意。

出了教學樓門,側面有一條長長的林蔭甬道,沿著道路往前走,正好可以到學校後門。

楊玉婷刷卡,帶著幾人出門,此時正是學生放學的時間,後巷行人熙熙攘攘,要麼足了勁兒往各家店裡趕。

誠如閻晴所說,要是再晚一點就搶不到好位置了,等她們選定了一家店進入的時候,落座不久,就只剩下擁擠的小角落裡還有空位了。

她們四個占的是六人的長桌,有人想要拼桌都被楊玉婷給拒絕了,唐嬈有些不解,不過不多時就明白了緣由。

到了閻晴點餐的時候,差不多點了她們三個加起來的分量,才意猶未盡的住了口。

等到上菜的時候,桌上的空位已經被填補的滿滿,哪裡還有拼桌的餘地。

見此場景,閻晴笑著和唐嬈說道,「桌上的菜你隨便吃啊,吃不了的都是我的。」

楊玉婷無奈的輕笑了一聲,搖頭道,「剛才忘了說,只吃美食的叫吃貨,像她這樣的應該叫飯桶,唐嬈同學你儘管吃,別千萬別跟她客氣。」

頭上頂著一個巨大的飯桶頭銜的閻晴呵呵一笑,並不在意楊玉婷的調侃,顯然已經是習慣了。

唐嬈的小鳥胃口,閻晴昨天就已經見識到了,她扒完了幾口飯之後,閻晴就自然而然的接過,絲毫不顯得生疏。

劉思竹的胃口也不大,在唐嬈吃完沒多久,她也放下了筷子,扭頭好奇的問唐嬈,「你昨天是怎麼把寢室收拾得那麼乾淨的,我們進去的時候都驚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