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治艾琳娜的病吧!診金先不急,你們跟我回酒店吧!我的治療工具都在酒店的房間里!」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好!好!好!」德里克和貝蒂連忙點頭道。

金清石帶著三個人回到了金茂麗思卡爾頓,沒想到德里克和貝蒂他們也住在這間酒店裡,金清石告訴了他們的房號,直接回到了總統套房裡。

這個時候周憐惜穿著浴袍坐在餐桌上大口大口的吃著早餐,她看到金清石進來,立即大叫著道:「臭石頭!提起褲子就不認人啦?明知道我昨天都沒吃東西,起來也不給我準備早餐吃!」

「呵!呵!我以為你現在還飽著呢!早上看你睡得很香,沒敢吵醒你!本來是早就回來的,可是看到一個八歲的小女孩病了,就給她治療了一下,他們馬上來這裡,你趕緊把衣服換了,萬一走光了那我可就虧大了!」金清石笑著道。

「不會吧?要在這裡給她治病啊?小女孩的媽媽是不是很漂亮啊?」

「她媽媽就是再漂亮也沒有你漂亮!而且孩子都那麼大了,怎麼可能是我的菜呢!」金清石笑著道。

「你就是一個雜食動物!什麼都吃得下!而且洋妞身材火爆,正是你們男人所喜歡的類型!」周憐惜撇著嘴道。

「趕緊換衣服去!這可是100萬美金的生意呢!」

「哦?還不錯嗎!早上去轉了一圈就能爭到100萬美金!」周憐惜高興的道。

「唉!那個小女孩得了白血病!治療起來很麻煩,也不是一次就能治好的,我先控制住她的病情,等時間再慢慢治吧!」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血癌啊?那1000萬美金也不多啊!」周憐惜吃驚的道。

「他們身邊沒保鏢、沒秘書的,應該不是有錢人!我也不好意思獅子大開口啊!」

「你看女人的眼光還可以!看人有沒有錢可差遠了!以後這種事情我來替你談!我做你的經紀人!」周憐惜笑著道。

「那你要收百分之幾的傭金啊?」

「我們之間談錢多俗氣啊!你的不就是我的嗎!我的不就是我的嗎?」周憐惜笑著道。

「暈!原來是想全要啊!這經紀人和土匪沒有什麼區別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呵!呵!呵!姐!吃飽了!來!讓姐先劫個色然後再劫錢!」周憐惜走到金清石的身邊笑著道。

「快去換衣服!一會我們還要出去看地方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周憐惜扭著小蠻腰得意的向著卧室里走去。

沒過多久,換好衣服的德里克抱著艾琳娜和貝蒂來到了總統套房,當周憐惜看到進來的貝蒂,立即大叫著道:「貝蒂?」

「憐惜?」貝蒂吃驚的道。

兩個女人立即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兩個嘰里呱啦的聊著天,金清石和德里克聽了好一會才聽明白,原來兩個人是在美國哈佛大學的同班同學,雖然稱不上閨蜜級卻也是比較要好的朋友。

金清石立即從主角變成了配角,開始沏茶倒水,拿著一杯加了龍涎液的果汁放在了艾琳娜的身前。

周憐惜拉著貝蒂坐在沙發上,貝蒂向著周憐惜微笑著道:「憐惜!你和十年前一模一樣!而且皮膚也越來越白了!」

「貝蒂!你也沒有什麼變化啊!我一眼就認出了你!身材還是那樣火辣!」周憐惜開心的道。

「憐惜!你可是找了一個好老公啊!就憑金先生的醫術如果到了美國,一定會成為上流階層的風雲人物!」貝蒂笑著道。

「啊?他不是我老公!是我私人保健醫生!」周憐惜連忙搖著頭道。

「上帝啊!憐惜!你竟然有這麼棒的私人醫生!看來你好有錢哦!」貝蒂吃驚的道。

「呵!呵!我不用給他錢!因為是他欠我的!」周憐惜笑著道。

「看來你們兩個人的關係非同一般哦!憐惜!你跟金先生好好說一說,讓他救救我女兒吧!」

周憐惜看了一眼金清石,金清石想了想道:「艾琳娜的病如果想要徹底的治癒可能要一年的時間,我先給她治療一下,然後開個中藥方給你們,等下個月再找過來找我!」 「金先生!到時候我們去哪裡找你啊?」德里克急著到。

「呵!呵!我跑不掉!現在不是有電話嗎,你過來的時候先給我打電話啊!」金清石笑著道。

德里克猶豫了一下然後向著貝蒂小聲的道:「親愛的!要不你和孩子先留在中國吧!一年的時間也不是很長,有時間我就會過來看你們!」

「那好吧!」貝蒂點了點頭道。

「貝蒂!要不你先到我的公司來上班吧!正好我有一個證券公司需要一個經濟高手來掌舵!」周憐惜高興的道。

「憐惜!我可是很久沒有出來工作了,而且我對你們國內的證券市場也不熟悉啊!」貝蒂苦笑著道。

「你可是哈佛的高材生!而且你只負責國外的證券和期貨市場,就是虧了我也不怨你!」周憐惜笑著道。

「貝蒂以前可是美國花旗銀行的首席經濟師!只是女兒生病了才不得不辭了職!」德里克微笑著道。

「我就知道貝蒂是最棒的!這次我可撿到寶了!」周憐惜高興的道。

「那金先生的診金該怎麼付?」貝蒂猶豫了一下問道。

「免費!我的同學怎麼可能收錢呢!」周憐惜立即回答道。

「不!不!診金一定要給!我的意思是先付100萬美金,等我工作了再把其它的補上!」貝蒂連忙擺著手道。

「本來我還想收1000萬美金的,既然大家都是熟人,你們就付100萬美金吧!這個錢也可以等我把艾琳娜治好后再付給我!」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發錢寒啊?敢要1000萬?」周憐惜用中文大叫著道。

「這是你說的啊!1000萬買一條命不貴啊!」

「我…我….我什麼時候說過的?我怎麼不記得?」周憐惜尷尬的道。

「金先生!1000萬就1000萬!我會在三年裡全部付給你!」貝蒂認真的道。

「貝蒂!這事我做主了!等把艾琳娜的病治好了你就給100萬,如果治不好一分錢也不要給他!」周憐惜嚴肅的道。

「這..這…這不太好吧?」貝蒂苦笑著道。

「就么定了!開始給我們小公主治病!」周憐惜大手一揮道。

「憐惜姐!你這大手一揮雖然很霸氣,可是那都是我的血汗錢啊!」

「好啦!晚上我好好的補償你!」周憐惜小聲的道。

「這可是你說的?我要全套的!」金清石高興的道。

「嗯!莞式三十六招給你做一遍!」周憐惜輕輕的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立即跑回到房間拿出一盒金針來,讓貝蒂將艾琳娜脫下上衣爬在沙發上,向著艾琳娜微笑著道:「小公主!叔叔在治病的時候你可不要亂動哦!」

「叔叔!會很疼嗎?」艾琳娜看著長長的金針顫抖著道。

「一點都不疼!只會有一點酸酸麻麻的!像吃了話梅一樣!」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喜歡吃話梅!」艾琳娜點了點頭道。

「小公主也要多吃一些橘子、蘋果、哈密瓜、西瓜、檸檬、葡萄、葡萄柚、草莓、菠蘿!這些水果對你身體有益的!」

「金先生!這些水裡真的都能吃嗎?我們看過很多醫生都說不讓吃這些什麼寒涼的水果!」德里克小聲的問道。

「白血病需要高蛋白、高維生素、高熱量易消化飲食,所以要多吃新鮮水果、蔬菜,補充維生素,辛辣刺激的食物盡量少吃。另外多吃一些菌類和大蒜,這是抑制癌細胞最好的食物!」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原來是這樣!為什麼那些醫生不告訴我們這些呢?」德里克奇怪的道。

「每個人的治病方法都不相同!這個很難講!」金清石真想說,你是鬼佬!不宰你宰誰啊!我還想很很宰一刀呢!

「我們以後只聽金醫生的,那些葯都不要再吃了!」貝蒂向著老公點了點頭道。

「嗯!回去我把那些葯全扔了!」德里克道。

金清石拿出五支金針,慢慢的扎進了艾琳娜的中脘、關元、氣海、心俞、足三里這個穴位,在每支針尾上輕輕的彈了一下后,五支金針開始震動起來,金清石將真氣通過扎在心俞、中脘上的金針慢慢的進入到了心臟和肝兩個部位。

白血病是以貧血及伴隨癥狀和出血傾向為特點,屬「虛勞」、「血證」的範疇,以臟腑虧損、氣血陰陽虧耗為主要病機特點的一種慢性衰弱證候疾病,金清石決定先將心、肝的機能恢復過來,然後再配上中藥慢慢調理身體,只要造血細胞恢復正常了,艾琳娜的病也就全好了。

真氣在艾琳娜的心臟和肝臟里慢慢修復著,艾琳娜乖乖的趴在沙發上,德里克和貝蒂吃驚的看著震動的金針,這種違背自然和科學現像,只有在電影和電視中才會看到過,沒想到竟然真的存在現實的生活中,中醫真的太神秘了!

二十分鐘后,金清石輕輕呼出一口長氣,然後手一揮,五支金針瞬間回到了手掌中,然後他向著德里克點了點頭道:「情況還不錯!只要堅持吃藥,營養跟得上,艾琳娜應該不會在暈倒了!」

「金先生的醫術真是太神奇了!就像是魔法一樣!我能請您去美國做個專訪嗎?」德里克激動的道。

「德里克!這不是你工作的地方!金先生在跟你說艾琳娜的病情呢!」貝蒂不高興的道。

「對不起!對不起!」德里克連忙抱歉的道。

金清石走到桌子前,想了一下后在紙上寫下了:黃芪30克,太子參20克,黃精15克,白朮,雲苓10克,生地20克,麥冬20克,天冬15克,旱蓮草18克,女貞子15克,白花蛇舌草30克,半枝蓮30克,蒲公英30克,小薊15克,甘草5克。水煎服,每日1劑。

德里克看著像天書一樣的文字苦笑著道:「金先生!你寫得字像天書一樣!除了數字我什麼都不認識!」

「呵!呵!畢加索的畫我也只知道有幾種顏色!這沒什麼奇怪的!」金清石笑著道。

「那我先帶著貝蒂先去藥店抓藥!你可以去海邊轉一轉,再找幾個100萬美金的生意回來!」周憐惜笑著道。

「你不怕我找個美女回來啊?這裡可是有不少陪游的妹妹!」金清石笑著道。

「只要不找吳紫薇你就是找個大猩猩我都不介意!」周憐惜笑著道。

「我不是獸醫!」金清石苦笑著道。

「但你卻有獸性!」周憐惜笑著道。 周憐惜帶著德里克和貝蒂一家人去了藥店,金清石穿著游泳褲再一次來到大沙灘上,這個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半,沙灘上一個個穿著比基尼三點式的美女們在大海中嬉戲著,男人們的目光緊緊盯著那些身材好、衣服少的美女們。

金清石租了一艘摩托艇,在藍色的大海中急速的飛馳著,暢快淋淋的感覺讓金清石興奮的在大海中做著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在利刃特戰大隊的時候這也是必修課之一。

摩托艇一會鑽入海底一會高高躍起,高速的急轉彎、360度凌空翻轉,海里的那些美女們看著一個帥哥騎著摩托艇在水中帥氣做著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全都大聲的尖叫著,用力拍著手掌,而那些男人們則咬牙切齒的道:「媽的!這是那裡來的雜技演員啊?怎麼不被鯊魚咬死呢!」

在沙灘上的一個小亭子里,一個男人正拿著防晒油輕輕的擦在一個美女身上,而美女拿著望遠鏡正看著水中蛟龍的金清石,金清石雙腳踏在摩托艇上,張開臂興奮的大叫著!

「哦!!!!!!!!」

「啊!好帥啊!」女生們尖叫著。

「媽的!發情啊!還讓不讓我們活了!」男人們大罵著當那個女人把焦距對準金清石高高鼓起的身體,臉上立即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她向著那個男人鉤了鉤手道:「去給我租一輛摩托艇!」

「是!董事長!」那個年輕男人立即向租摩托艇的地方跑去。

這個時候躺在旁邊另一張沙灘椅上的一個中年人擔心的道:「董事長!這太危險了!我陪你一起去吧!」

「昆叔!我只是在淺水區里轉兩圈,不會出什麼事情的!」那個女人微笑著道。

「最好不要去招惹那個男人!看他的身手就知道是經過長期訓練的人,在沒有了解他的背景前最好不要接近他!」那個中年人認真的道。

「周憐惜都不怕!我還怕什麼!今天我一定把他搞到手!」那個女人自信的道。

「唉!我就怕他是周憐惜派來的!挖個坑等你往下跳啊!」昆叔嘆了口氣道。

「哼!如果真是坑那我就殺了他!」那個女人冷冷的道。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人將摩托艇開到了離這裡最近的地方,向著這裡擺著手,那個女人擺著翹臀向著摩托艇走去。

金清石開著摩托艇正從海底鑽了出來,突然看見一輛黃色的摩托艇向著自已的方向高速開了過來,摩托艇上坐著一個身穿紅色三點泳衣、戴著紅色的游泳眼鏡的女人。

黃色的摩托艇慢慢減速向著金清石靠了過來,當金清石看到這個女人的時侯心中暗暗苦笑著道:「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吳紫薇她怎麼也來這裡了?」

「你好啊!小帥哥!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看來我們挺有緣的啊!」吳紫薇微笑著道。

「吳董你好!沒想到你親自開摩托艇啊!這可是很危險的!」金清石笑了笑道。

「既然你這麼擔心我,那我們兩個人開一輛摩托艇怎麼樣?」吳紫薇看著金清石的身體嫵媚的道。

靠!我是想讓你趕緊滾蛋!誰擔心你啊!你死不死關我屁事!老孔雀開屏——自作多情!

金清石苦笑著道:「我師父從小就教育我,男女授受不親!這樣做不太合適啊!」

「哦?沒想到你這麼傳統啊!不過我看到你跟周憐惜卻有說有笑的,還拉著手哦!」 星際重生全能女神掉馬了 吳紫薇微笑著道。

「周憐惜是我的「干」姐姐啊!姐弟之間拉拉手沒什麼啊!」金清石認真的道。

「那我也當你的「干」姐姐好不好?只要周憐惜能給你的我全能給你!她不能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吳紫薇柔聲的道。

「唉!我也想有你這樣一個好姐姐,可是我沒這個福氣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哦?為什麼?」吳紫薇疑惑的道。

「我..我..我得了絕症!」金清石痛苦的道。

「什麼絕症?」吳紫薇急著問道。

「我是HIV病毒的攜帶者!」金清石小聲的道。

「啊!你有艾滋病?」吳紫薇身體一晃,嚇得差點從摩托艇掉了下來。

「嗯!」金清石用力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剛一點頭,黃色的摩托艇突然傳出一陣轟鳴聲,緊接著向著岸邊飛馳而去。

「跑得比警察還快!艾滋病這個馬甲看來挺給力啊!」金清石笑著道。

金清石看到吳紫薇也失去了玩下去的興趣,將摩托艇換了之後直接走回到了酒店裡。而吳紫薇黑著臉回到沙灘椅上的時候,昆叔連忙問道:「董事長!怎麼了?」

「這小子竟然是一個艾滋病人!看來真是周紫薇給我挖的一個大坑啊!」吳紫薇咬牙切齒的道。

「應該不會吧?周憐惜她就不怕被傳染?」昆叔疑惑的道。

「她傳染個屁!她是一個石女!根本就不能做那種事情!」吳紫薇冷冷的道。

「哦?這個周紫薇這招可真夠黑的啊!不過董事長是怎麼知道的?」

「是那個小子親口說的!這小子長得倒挺帥,就是腦袋有點傻乎乎的!」

「這裡面不會有什麼問題吧?看他的身體不像是有那種病的人啊?」

「哼!送上門的美女都不要,不是有病還是什麼?真掃興!回酒店!」吳紫薇說完轉身向著酒店走去。

中午,金清石一邊吃著牛扒一邊將在海邊遇到吳紫薇的事情跟周憐惜講了一遍,當周憐惜聽完之後立即捂著肚大笑起來,一直笑夠了才向著金清石豎起大拇指道:「這招可真夠黑的!以後吳紫薇絕對是有多遠躲多遠!以前追我的那些男人怎麼就沒說過這句話呢?」

「那是他們抵擋不住誘惑!而且在你身上又得不到甜頭!不跑才怪呢!」金清石笑著道。

「如果你真的有艾滋病就好了!這樣就可以好好的陪吳紫薇玩一玩!」周憐惜笑著道。

「憐惜姐!你能別詛咒我嗎?我要是有了你還能跑得掉?」金清石苦笑著道。

「切!那我就跟你和吳紫薇同歸於盡!」

「那你的遺產怎麼辦?不是說好全留給我的嗎?」

「都換成冥幣!到了那邊我們一起花!」周憐惜笑著道。 吃完中午飯,金清石和周憐惜來到了離南亞市中心只有10公里的一處海灘前,周憐惜指著靠海的足足有一萬多畝地道:「這一片如果開發出來,樓盤一定會賣得很火!」

「投這塊地可需要不少錢吧?」金清石擔心的道。

「這塊地誰能一個人吃得下啊?政府已經把它分成了五塊,分別來拍賣,我想拍下兩塊,一塊自已開發,一塊等升值后再賣出去!」

「嗯!這個想法還不錯!好地塊越來越少,這裡會有很大的升值空間!」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要拿下這五塊地可不容易啊!不出點血恐怕不行啊!」

「你怕什麼?就是拍下來也不會用很多錢啊!」

「唉!聽說會有很多媒體過來!有了媒體的監督,我們也不能做得太過份啊!我爸爸已經給我打電話了,讓我盡量要低調點,聽說葉主席的態度很強硬,讓中紀委、央視直接監督這個事情!」周憐惜嘆了口氣道。

「哦?你爸爸可是政府的老大!這個事情應該歸他管啊!他要是不同意,沒人敢說什麼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這次我爸爸是支持這個意見的,因為他也怕南海會重蹈覆轍!這樣會引起全國性的恐慌,如果房地產垮了,小到影響地方財政,大到影響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更會影響到他的聲譽!」周憐惜認真的道。

「那這次可有好戲看了!你的資金夠嗎?如果不夠我可以借你點!」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資金我早就準備好了!今年房價一直在漲,我的幾個樓盤已經全部賣光了,資金已經全部回籠,現在就是要買地再買地!」周憐惜笑著道。

「可以啊!掙了不少錢吧?能給我點零用錢嗎?」

「差不多有200億!你要多少?我馬上轉給你!」周憐惜立即回答道。

「先給十塊吧!我想買個雪糕吃!」金清石認真的道。

「我還以為你要十億、八億呢!十塊錢這也太多了!你還是去找麗莎要吧!」周憐惜白了一眼道。

「唉!真是越有錢越摳門啊!你先去忙吧!我拿個碗在地上蹲一會,希望能遇到一個善長仁翁施捨十塊錢,讓我感受一下人間的友愛!」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不就是十塊錢嗎!你胸前掛個牌子,上面寫著賣身買雪糕,在海邊轉一圈,就是下輩子吃雪糕的錢都不用愁了!」周憐惜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