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沒有不舒服吧?」秦可欣有些焦急地走過來,直接走到王旭東身邊伸手摸著王旭東的額頭又摸著臉,很擔心。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大姐,我是喝了酒,又不是感冒發燒,你探額頭幹嘛?」王旭東哭笑不得,隨後笑著說道:「我沒事,真不用擔心,酒是喝的有點多,但是還不至於喝醉,你就放心吧,我這人不太經常喝酒,也不是太喜歡喝酒,但是酒量還是不錯的,而且,我喝酒有個原則,喝到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時候就堅決不會喝了,所以,不用擔心。」

「真的假的?你可是一個人整整喝了兩瓶白酒啊。」秦可欣半信半疑地看著王旭東,然後在王旭東身邊坐下。

「你放心吧,他酒量真的很好,他說沒醉就應該是沒醉。」一邊的蘇婉琪接過話說著。

秦可欣狐疑地看著蘇婉琪,問著:「你知道他酒量很好?」 秦可欣這話一問完,王旭東就知道出問題了,本來自己在秦可欣面前就露餡已經露的夠多了,這又多了一個蘇婉琪。

蘇婉琪顯然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圓回來,她顯然不可能像王旭東那樣去撒謊,她不是這樣的性格,她有一絲緊張,但是最後還是點頭說道:「是的,上次我請政府領導吃飯的時候他幫我擋過酒。」

「他幫你擋酒?」秦可欣保持著懷疑的態度,說實話,昨天到今天王旭東的一些回答讓她很是疑惑,現在加上蘇婉琪的這話,讓她心裡更是疑惑重重。

「嗯,上次公司報批的事一直沒辦下來,好不容易請到主管領導吃飯,正好公司的司機不在,我就只能自己開車過去,但是那個領導很喜歡喝酒,我沒辦法,只能帶個人幫我去開車,正好遇到他在看停車場就把他叫上了。後來他見我喝酒喝得多,就主動到桌子上幫我擋酒,他酒量很好,一個人喝醉了一桌子的人。所以我知道他的酒量很好的。」蘇婉琪實話實話著,她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遠不及王旭東油腔滑調。

「哦,原來這樣啊,我說你怎麼知道他酒量好呢。王旭東,你真的沒事?」秦可欣轉臉看著王旭東再次確認性地問著。

「真沒事,不過肚子餓了,空腹喝了那麼多的酒實在扛不住了。」王旭東道。

「嗯,好,我讓他們先上這桌的菜吧,你們先吃,不用等我,那邊客人可能要離席了,我得去送送。」秦可欣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依舊是站在門口與離席離開的賓客一一道別。

「你不去?」蘇婉琪問著王旭東。

「我……得去嗎?」王旭東很不情願地問著。

「我不知道,不過按照常理來說你得去。」蘇婉琪思考了一下。

「好吧,我還是去吧,哎,這份差事不好乾啊。」王旭東很是無奈地站了起來,然後極不情願地也走到了門口站在了蘇婉琪身邊,掏出煙給每一個離開的男士散煙道別。

「你怎麼也來了?」秦可欣空閑時問著王旭東。

「送佛送到西,好人得做到底嘛,最後一步了。」王旭東道。

「呸呸呸,我媽今天生日,什麼送到西。你空腹喝了那麼多酒,也一直沒吃飯,你去吃飯吧,這邊我一個人就行了,這些禮節差不多得了。」

「我還是老實點吧,你們家這些親戚有些彪悍,我有些怕。」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王旭東想著今天的過程心有餘悸著。

「你不會嚇得不敢娶我了吧?」秦可欣笑著問著。

「什麼跟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娶你?」

「喲呵,這麼快就忘了呀?你今天在台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口對我說你愛我你要娶我的,我跟你說啊,我的幾個表姐表妹可是錄了視頻發了朋友圈的,這件事情是有視頻為證的,你想抵賴是不可能的。」

「我……我……秦可欣,不帶你這麼玩的啊。」王旭東有苦難言。

「瞧你那樣子,一副讓你娶我你吃了多大虧似的,我可告訴你,就算你真想娶我,本小姐還不一定看得上你呢。」秦可欣冷哼著。

王旭東獃獃地看著秦可欣,然後偷偷地問了問:「喂,生氣了呀?」

「滾,滾一邊去。」秦可欣生氣地說著。

「問你個問題啊。」王旭東弱弱地問著秦可欣。

「說。」

「你說這蘇婉琪都已經與秦浩在一起了,咱們倆這男女朋友也就不用再裝了吧?你說我是不是可以告訴蘇婉琪我們倆是假的了?」王旭東問著秦可欣。

「你敢,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秦可欣瞪著王旭東。

「我靠……要不要這麼凶啊?我就是這麼一問而已,再說了,你在他們面前假裝我們倆的關係,不就是為了讓他們倆不要考慮你的關係而選擇在一起嗎?現在他們在一起了呀,那我們還要裝什麼?」

「裝到他們倆結婚為止,聽到沒有?」秦可欣說著。

「萬一他們不結婚呢?」

「那就一直裝下去。」

「裝到什麼時候?」

「呃……裝到我結婚為止。」

「……」

兩個人一邊聊天一邊送著客人,最後所有的客人都離開了,包括秦可欣的母親也被秦可欣的舅舅先行送走了,酒店裡就只剩下王旭東和秦可欣,依舊獨自一個人坐在靠角落位置桌子上的蘇婉琪。

等到王旭東和秦可欣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桌子上根本就還沒上菜。

「怎麼回事?這服務員我跟他們說了讓他們先給這桌上菜的,怎麼到現在還沒上菜?我去找他們經理。」秦可欣生氣地說著。

「是我讓他們先別上的,反正我也不餓,等你們一起吃吧,先上的話你們現在來吃菜都冷了。」蘇婉琪對秦可欣道。

秦可欣猶豫了一下,然後叫過服務員讓服務員上這桌的菜,隨後,三個人守著桌子開始吃飯。

「你……我沒想到你會來。」秦可欣看著蘇婉琪說著。

「阿姨六十大壽,不管怎麼樣我都一定要來的。」蘇婉琪回答著。

「其實沒那麼重要,這個酒席我主要是辦給家裡這些人看的,這邊的風俗就是這樣必須得辦,我也是沒辦法。你不是與那個人在度假山莊玩嗎?怎麼趕過來了?遠嗎?」秦可欣問著。

「我不是與他,是大學我們班的同學聚會,基本上班裡留在東海的同學都到了,也有些人是從外地趕過來的,他也在。」蘇婉琪回答著。

「如果我沒猜錯,這個活動是他組織的吧?」秦可欣問著。

「你怎麼知道?」

「猜都猜的出來,他是個很有心機的人,我告訴你,他辦這個同學聚會是假,實際的目的就是為了追你,借這個機會約你一起出去玩,然後花些心思感動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昨天晚上他肯定為你做了什麼很花心思的事讓你感動了,所以,你答應給他在一起了,是不是?」秦可欣笑了笑說著。

蘇婉琪有些驚訝地看著秦可欣,隨後又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表示了默認,可見真實的情況的確是這樣的。

「我……我想他是真心的,不過,婉琪,如果……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就……」蘇婉琪猶豫地說著。

「喂喂喂,別說我介意這話好不好?大姐,你看好了,我男朋友在這呢,你這麼說我介意你有考慮過他的感受嗎?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還是那句話,我雖然曾經與這個人有過那麼一段不長但也不短的感情,但是那都是過去式了,現在我有我自己的感情,我有我喜歡的男人,那個人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秦可欣打斷了蘇婉琪的話。 王旭東一直都在大口大口地吃著飯菜,其一是他真的餓了,其二是他實在不想介入這兩個女人之間的對話,因為他的身份處在這兩個女人當中是真的非常的尷尬。

「我不介意的,不用考慮我的感受。」王旭東聽到說起自己,連忙表態。

王旭東一說完,底下就被秦可欣狠狠地踩了一腳,秦可欣狠狠地瞪著王旭東,說道:「吃你的飯。」

秦可欣對於王旭東的表現非常的不滿意。

王旭東很委屈地繼續大口吃飯,不再接茬。

「所以,你跟她在不在一起那是你自己的事,完全不需要考慮我的感受。我還是那句話,那個男人是誰的,我一點都不care,我現在只在乎這個男人是不是我的。」秦可欣指了指王旭東說著。

王旭東差點被飯給噎住,咳嗽了兩聲,頭也不敢抬,繼續埋頭吃著。

「謝謝。」蘇婉琪看了看秦可欣,又看了看王旭東,點了點頭說著。

「謝我什麼?謝我不在意你跟那個男人在一起,還是謝我原諒了你?」秦可欣問著蘇婉琪,隨後又說道:「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那些事情都是之前的事情了,誰對誰錯真的已經不重要了,而且當年的事情,錯的也不一定是你。總之,我們倆姐妹,這麼多年的感情為什麼要因為一個臭男人而破裂?你覺得值嗎?」秦可欣問著蘇婉琪。

蘇婉琪聽到這猛然抬頭看著秦可欣,可見,她是多麼驚訝秦可欣會突然對她說出這句話來。

忽然之間,蘇婉琪一下子就流出了眼淚,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搖頭說著:「不值,太不值了。」

看著蘇婉琪哭了,秦可欣心裡非常清楚蘇婉琪為什麼會哭。

「傻丫頭,哭什麼哭?有什麼好哭的,你就這性格,多愁善感,整的跟林黛玉似得,是不是還準備去葬花?」秦可欣一邊罵著蘇婉琪一邊給蘇婉琪遞著紙巾,只是,在罵蘇婉琪的時候,她自己的眼眶也紅紅的。

蘇婉琪一邊拿著紙巾擦著眼淚,一邊對著秦可欣笑著,傻傻地笑著。隨後,蘇婉琪與秦可欣兩個人對望著,然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你們倆傻了啊?」王旭東吃的大半飽了,一抬頭就看到兩個女人相視傻笑著,忍不住問著。

「吃你的飯。」這次,他是被兩個女人同時呵斥著。

「好吧,我覺得我還是另外找個地方去抽煙,這個地方好像並不太適合我。」王旭東很有自知之明地站了起來,走到另外一桌抽著煙玩著手機,他已經徹底吃飽了。

「幫我去大堂找經理把賬結了。」秦可欣叫住了王旭東道。

「我去結賬?」王旭東驚訝地問著。

「別一副驚訝的樣子,放心,不會讓你付錢的,瞧你那慫樣。」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給了王旭東道:「刷卡,密碼是我的生日。」

王旭東接過了秦可欣的卡,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頭,問道:「那你的生日是哪天啊?」

「你是我男朋友嗎?」秦可欣怒視著。

「啊?我該說是還是不是啊?」王旭東愣了愣,有些迷惑地問著秦可欣。

「你……」

「19xx年xx月xx號。」蘇婉琪回答著。

「哦,行吧。你就等著我把你卡里的錢全部刷光吧。」王旭東笑著,然後拿著卡去前台結賬去了。

王旭東走了,大廳裡面除了那些在忙碌著打掃收拾的服務員外,就只剩下這個角落裡兩個慢慢吃著東西的女人獨自坐在那了。

看著王旭東離開,蘇婉琪轉過臉來問著秦可欣道:「你……覺得他是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嗎?」

秦可欣看了眼蘇婉琪,微微地笑了笑,淡淡地問著:「你想說什麼?」

「我……我說了你不會介意吧?」蘇婉琪猶豫著。

「我說秦浩是人渣你介意嗎?」秦可欣反問著。

蘇婉琪楞了一下,但是道:「會介意,但是不會怪你。」

「所以啊,我也一樣。你想說什麼就直說,我可能會不高興,但是絕不會生你的氣。」秦可欣笑了笑說著。

「你知道我要說什麼了?」蘇婉琪驚訝著。

「大概猜的出來,不過還是得你說了之後才知道。」

「那……那我就實話實說了,我不知道你們倆是怎麼認識的又是怎麼在一起的,但是可欣,我認為,你們倆並不適合在一起。」蘇婉琪猶豫地道。

「為什麼不適合?哪些方面不適合?」秦可欣問道。

「各方面,我就直說吧,我覺得他配不上你。」蘇婉琪想了想,最後咬牙說著,她想說的是自己的真心話,面前坐著的是她猶如親姐妹般的閨蜜,她覺得她有必要對她說這些去規勸她。

「嗯。」秦可欣點頭,然後道:「你繼續說,你先說完,把你的想法都說完。」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看上他並且選擇跟他在一起,他跟你比起來是真的猶如癩蛤蟆和天鵝之間的差別,我想,問十個人會有十一個人無法理解你會跟他在一起。你自己是什麼條件?而他呢?以我對他的了解,他雖然是東海本地人,但是除了一個東海本地的戶口之外再無任何資產,高中畢業就去當兵了,今年早些時候才從部隊轉業回來,然後他父親去世,家裡唯一的一套老房子都被他賣掉去安葬自己父親了,可以說他是真的一無所有一貧如洗。同時,他也沒有任何的專長和技能,找工作最後只能在我們公司當個保安,他一個月才賺多少錢?估計連他自己都養不活,更別說養你了,對,他現在是當了公司的副總,可是他這個副總……你知道的。」蘇婉琪說到這停頓了,看著秦可欣。

「你如果真的選擇跟他在一起,你得理智一點,他是真的一無所有啊,還是那句話,他連自己都養不活更別說養你給你優越幸福的生活了。」

「其次,你是什麼學歷?他連大學都沒讀過就去當兵了,你看看他整天說話的語氣,我覺得你們倆在一起時間久了肯定會有溝通障礙的,因為你們兩個的生活經歷、人生閱歷以及你們現在所處的生活環境都不一樣,這樣就勢必造成了你們倆人生的價值觀各方面的不一致,在一起久了一定會有矛盾的。」

「還有,以我對這個人的了解,這個人就是一個好吃懶做毫無進取心的人,一個男人好吃懶做沒有一點進取心,你不覺得這種男人就是一個廢人嗎?前面那些肯定不是問題,但是你能嫁給這樣一個男人,能與這樣一個男人在一起嗎?可欣,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好好的思考一下的。」秦可欣情真意切地說著,隨後又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是看上了他哪一點,我真不知道他身上有什麼地方是值得你喜歡的。我不能理解,真心話。」 秦可欣聽著蘇婉琪的話之後笑了笑,也沒有立即說話,而是把一塊蘇婉琪非常喜歡吃的魚肚皮上的肉夾到了蘇婉琪的碗里,然後笑著說道:「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秦可欣愣了愣,然後反問著:「不需要嗎?」

「可能真的需要吧。」秦可欣笑著,隨後說著:「的確,他的確是沒什麼錢,就我跟他在一起的這些日子來說,我就發現他是真沒錢,沒錢到請我吃頓飯的錢都沒有,可是那又怎麼樣呢?我難道就吃不起飯了嗎?就像你說的,他的確養不起我,更不可能去買車買房,就更別說給我更好的幸福的生活了,但是婉琪,你覺得我需要一個男人來養活我嗎?」

秦可欣問著蘇婉琪,蘇婉琪遲疑了。

「秦浩很有錢,他們家跟你們家也可以說是真的門當戶對的,即使秦浩這麼有錢,你跟他在一起你需要他來養活你嗎?」秦可欣繼續問著蘇婉琪,接著道:「顯然不需要的吧,就我們這樣的女人完全不需要一個男人來養活我我們,對於我來說,一個男人是否有錢我真的不關心,他有錢最好,沒錢也沒關係,他養不活我我自己可以養活我自己,即使他連自己都養不活也沒關係,我可以養活他,只要他不介意。沒有誰規定女人必須要靠男人來養活的,是不是?所以,他是不是有錢我一點也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他在不在乎我,就拿你說的他沒錢,我前面也說了,他窮到連吃頓飯的錢都沒有,唯一請我吃頓飯都是我逼著他請我吃的,錢還是我給他的,因為他身無分文。可是,即使他身無分文,即使他知道我比較有錢,但是請我吃飯的錢他也寧願自己找朋友借錢來買單,也不願意讓我來付,對於我來說,這遠比他自己本身有錢要重要的多。」

「你說他沒有學歷,這一點我是承認的,他好像跟我說過他的確只有高中畢業,之後就當兵去了。 仙醫嫡妃 但是你說他沒有文化沒有本事我不贊同,你這麼說他那是因為你不了解,如果你真的了解他的話,你會發現,他絕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他的能力可能遠超乎你的想象。你如果要問我他到底有什麼本事,我也說不出來,但是我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我就堅信他絕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從見到他開始我就有這種感覺,而現在,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絕對錯不了。至於你說他沒有上進心,這一點我是認同的,好吃懶做我也是贊同的,因為他整天都是給人一種弔兒郎當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可是婉琪,如果一個人整天弔兒郎當不務正業,你把他歸為一個廢人行列我是認同的,但是如果一個人整天弔兒郎當、不務正業、好吃懶做。但是卻又把每一件屬於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做的非常好,你覺得是廢人嗎?如果一個人整天弔兒郎當、不務正業、好吃懶做但是卻又把每一件屬於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做的非常好,還完全不在意金錢、把金錢看得跟狗屎一樣,你覺得這個人還是個廢人嗎?」秦可欣反問著蘇婉琪。

蘇婉琪獃獃地聽著秦可欣的話,隨後仔細地在腦子裡面想著王旭東與自己相處的每個細節,她似乎發現好像王旭東的確就真的如秦可欣所說的那樣。

「最關鍵的一點是,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秦可欣最後說著。

秦可欣這句話一說完,蘇婉琪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蘇婉琪。

秦可欣看著蘇婉琪的眼神,一下子反應了過來,臉忍不住紅了起來,伸手在蘇婉琪手上打了一下,罵道:「你想什麼呢?我說的不是你說的那個意思。」

「我……呵呵……那你什麼意思?」蘇婉琪也忍不住尷尬地笑了起來,她的確是那麼想的。

「他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我。」秦可欣說著。

「啊?不……不太可能吧?你這也說的太誇張了點吧。」蘇婉琪完全不相信。

「我知道說出來你不信,也的確,這個世界上有幾個人可以做到?」 末世膠囊系統 秦可欣說這的時候,就想起了那天晚上王旭東讓她一個人坐在車裡,把車子反鎖決不許她下車,隨後自己打開車門走了下去,身後跟著十幾個拿著砍刀的人追著的情形,這一幕她永遠也忘不了。

「但是他做到了,他就是這麼一個人,哪怕是有生命危險,他也義無反顧站在我的前面把我擋在了後面。那一刻,他感動了我,也讓我徹底愛上了他,我自己其實心裡知道,這一輩子我可能就真的再也無法把這個男人從心裡割捨掉了,你知道我的性格,一旦認定了一件事就永遠都不會回頭。」

傅先生的情深時光 「跟他在一起那種感覺……怎麼形容呢,很安全。」

「很安全?這是個什麼感覺?」蘇婉琪有些啼笑皆非。

「就是那種感覺不用去思考任何事情不用去擔心任何事情,感覺所有的事情都會有人替你處理,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險他都會保護你的那種感覺。所以這就是安全感,之前我從來沒有過,我承認,我愛上了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讓我自己意識到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小女人,一個可以撒嬌一個可以等著人來寵愛的小女人。」秦可欣說著。

蘇婉琪被秦可欣說的沉默了,她不太能理解秦可欣說的這些,雖然同樣在戀愛,但是她卻從來沒體會過這些感覺,秦可欣說的這些對於她來說幾乎是天方夜譚,而且她也不能認同。

「其實說了那麼多,我最後說說我的理解,婉琪,可能我們倆對感情的觀念不一樣,在我看來,愛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真的不需要那麼多理由,如果愛一個人喜歡一個人,你總是可以找到很多很多的理由來,那麼只能說明,你愛的並不是這個人,而是這個人身上你能說出來的那些優點,這就像是很多人愛一個人只是因為這個人有錢,因為他愛的並不是這個人的人,只是愛著這個人的錢。真正愛一個人,愛的就應該是全部,包括優點缺點,真正愛一個人,那應該就是一種感覺,一種說不出理由說不出道理的感覺,看到他你就是認為自己喜歡他想跟他在一起,就是這種感覺。」秦可欣最後說著。 「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是個很感性的人,很多時候我做事從來都是跟著自己的感覺走,不會去考慮太多理性的東西,所以有時候我會很衝動,認死理,對於感情方面的事尤其是這樣。」秦可欣在停頓了一下之後說著。

「就像當初你放棄一億的年薪回來我這上班時一樣,是不是?」蘇婉琪問著。

秦可欣愣了一下看著蘇婉琪,隨後點頭道:「是的。」她並沒有否認她當年放棄其它高薪的工作而選擇來蘇婉琪這家薪水並不太高的小公司工作,就是因為想要幫蘇婉琪,就是因為她與蘇婉琪之間的感情。

「我應該感謝你的這份感性,當初我也覺得但凡是有些理智的人,都不太可能做出這樣的抉擇。」蘇婉琪點頭著,然後繼續問著秦可欣:「你……打算跟他結婚嗎?」

「結婚?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看得出來,你很愛他,我也知道你的性格,你一旦愛一個人,那麼就是毫無保留的去愛,愛的義無反顧,就像你自己說的,你是個不撞南牆不會回頭的人,既然你都已經愛上了他,結婚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吧,再說了,我剛剛有看到,你的家人要求也很急切,而且你們倆自己似乎也有要結婚的想法了。」蘇婉琪慢慢地問著。

「那是在台上為了應付他們,說結婚這個實在是太早了,沒想過,不在考慮的範圍。再說了,我願意但是人家不一定願意啊?」秦可欣笑了笑道。

「啊?他竟然還不願意?」蘇婉琪很是詫異。

秦可欣笑了笑,說道:「能不能不問我的事了?我的事沒什麼好說的,說說你吧,跟他相處的挺好?」

聽到秦可欣說到這,不知道為什麼,蘇婉琪的表情一下子就變的陰霾了起來,半響沒說話,隨後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自己也說不清楚。說實話,這麼多年我都沒有忘掉他,我很清楚,自己一直都是喜歡他的,我無法迴避自己內心的想法,我想跟他在一起,一直都渴望,但是,昨天晚上我答應他跟他在一起之後,卻發現我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興奮那麼高興,反而……反而還有些小失落。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能,我是個太過於理性的人了吧。」

「理性?你?算了吧。」秦可欣笑了笑,然後道:「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你能夠幸福,但是,在這之前我得說句我作為朋友該說的話,他當初能背叛我選擇勾引你,那麼在我看來這個人的品性就是有問題的。」

「其實當初……」蘇婉琪聽到秦可欣這麼說,連忙想幫秦浩解釋什麼的,但是剛說就被秦可欣制止了。

「你不用去幫他向我解釋什麼,我說了,這是我個人的認為,可能是因為當初的事情我對他有偏見吧,我也希望真實的他並不是我認為的那樣子的,我也是真心的希望你們倆能夠好好的在一起,幸福快樂一輩子,但是作為朋友我還是要提醒你,多長個眼睛,多留意一下,學會保護自己,在沒有完全看清楚一個人之前,不要急著毫無保留的去愛。因為當你全心全意的去愛一個人最後卻被人背叛那種感覺很難受,我當年有切身體會,所以,希望你能夠多觀察觀察,不要急著去付出全部,知道嗎?」秦可欣最後語重心長地對蘇婉琪道。

「嗯,謝謝,我知道的。」蘇婉琪點頭說著。

「我們倆有多少年沒有像現在這樣毫無保留地聊過天了?」秦可欣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問著蘇婉琪。

「很多年了,從當年那件事情發生之後,你就再也沒有理會過我了,即使當初我去北京找你,即使你回來公司上班這些年,我們之間有過交流,但是也都是只限於工作,你對我一直都冷冰冰,很難多說兩句話。」蘇婉琪說著,隨後又道:「似乎是……似乎是從你與他在一起之後,你對我才不那麼冷漠的。」

頭條婚約 「是嗎?真的這樣?」秦可欣自己都沒發現這一點。

「真的是這樣,我感覺的很明顯。」蘇婉琪點頭,隨後笑了笑說著:「可能是因為你與他在一起了,所以慢慢地淡忘了當初的事,也有可能是一個被愛情滋潤了的女人心情就更好了。」

「滾,打趣我是吧。」秦可欣罵著蘇婉琪。

兩個女人笑著聊著也互相罵著,這種感覺彷彿就像是回到了當年上大學那會一樣。

就在兩個女人聊的開心的時候,王旭東走了過來,把秦可欣的卡和賬單都放在了秦可欣的面前,說道:「卡在這裡,這是酒店的賬單,這是刷卡的憑據,你自己對一下。」

秦可欣看都沒看,直接把刷卡的憑據和賬單直接揉成一團給扔進了垃圾簍裡面,然後把卡收了起來。

「行了,差不多了,我也得走了。」蘇婉琪看了眼王旭東後站了起來道。

「走?你去哪?」秦可欣詫異地問著。

「去度假山莊那,他們還都在那裡等我,說好了一起玩到明天下午才回,我這提前離開不太好。」蘇婉琪道。

「你開車到那要多久?」

「三個多小時吧,不到四個小時。」

「你瘋了啊你,早上開了四個小時過來,你這吃了頓飯又開過去,都不休息一下,你不要命了?這很危險的。在這裡休息一下,在這住一晚。」秦可欣說著。

「沒關係的,路況挺好,而且我也不困,他還在那等我,我跟他說了下午回去,另外同學聚會晚上還一起約好了有活動,不太好缺席,沒關係的,如果實在困了我就在路上休息一下就行了。」蘇婉琪笑著說著。

一直沒說話的王旭東皺了皺眉頭道:「你這樣子實在太危險了,在高速上開車,你一個人開很危險,而且你這屬於疲勞駕駛,不出問題就好,如果真要是出了問題那就真的後悔莫及了,所以,我覺得你還是在這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吧。」 「是啊,他說的很對,這非常的危險,你還是在這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吧,明天我們一起吧,我們明天也要回東海。」秦可欣說道。

「不了,答應了他的,也答應了其它同學的,放鴿子總歸是不太好的。」蘇婉琪道,然後又說著:「沒關係,我開慢點就行了,只要晚上能趕到就行,我不急著趕路。你們放心吧,這些年為了公司全國各地跑這種強度的車程是經常的事,不必擔心。」

「你這……」

最後,秦蘇婉琪還是離開了,秦可欣勸了,但是還是沒留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