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口氣,你和在網上的口氣一模一樣。」蘇錦溪和顧南滄一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們兩人身上。 像是顧南滄和蘇錦溪這樣外貌的人不管出現在哪裡都會引起大家的注意。

從他們的穿著到談吐都不像是和自己一個世界的人,紅玲氣得冷哼一聲。

在網上的時候其他人就喜歡關注霸道的鐵鎚,同樣都是女性角色,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為什麼就喜歡這個人。

倒是她每天在群里爆照,又接語音,沒有一個人理睬她的,今天的見面會也是她主動要求來的。

她在家精心打扮了一番,來了以後仍舊沒有人關注她,反倒是蘇錦溪簡簡單單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小A看到紅玲那張生氣的臉,「哈哈,紅玲你輸了吧,我就說小鎚子肯定是個大美女,比我想象中還要更美呢。」

「不知道你們的眼睛都長到哪了,她這種綠茶有什麼美的。」紅玲憤憤不平。

顧南滄視線落到她身上,「你就是紅玲?」

非主流的紅玲趕緊撫了撫自己粉紅色的頭髮,用足矣讓所有人雞皮疙瘩都掉下來的聲音道:「門主大大,我就是紅玲。」

「你可以走了。」顧南滄毫不留情,現在這個社會綠茶可不是什麼形容詞。

紅玲怔住,「門主大大,你,你說什麼?」

「小A,你告訴她。」顧南滄連看都不想看一眼,生怕刺傷了自己的眼睛,居然還有人打扮得如此殺馬特。

「咳咳,紅玲,這次的見面會是門主大大舉辦的,他讓你離開你就離開吧。」

小A最不喜歡的就是紅玲這種女生,長得一般不說還要作怪,平時在群里勾搭這個勾搭那個。

紅玲從來沒有來過這麼高級的餐廳,一聽說要趕自己離開,臉色都變了。

她都給自己的小姐妹說了好幾遍自己要來高級餐廳吃飯,這飯都還沒有來得及吃上呢。

「紅玲,別讓我們為難,你走吧。」

紅玲拿起Dior的地攤貨包包氣勢洶洶的離開,臨走之時還罵了蘇錦溪一句。

「不要臉的賤貨。」

蘇錦溪眉頭微皺,在紅玲離開的瞬間她一把抓住了紅玲手,「給我道歉。」

「我為什麼要道歉?本來就是你這個不要臉的,你勾搭完門主不說,又去勾搭了T,你要臉嗎?」

蘇錦溪冷冷的看著她,「T只是我師父。」

「師父,哪種師父?可以和你上床的師父?」

「紅玲,先前我怎麼沒有發現你這張嘴這麼臟?我和師父清清白白,怎麼到了你這裡就變成這麼齷齪?」

「清清白白,現在他沒有在這你當然好意思。」

「就算他在這裡,我也一樣敢說我們清清白白。」蘇錦溪現在還不知道司厲霆就是T,否則她一定不會這麼有底氣。

「那好啊,你有本事就將他叫出來給我們大家看看,你們是怎樣的清清白白?」紅玲叉著腰。

蘇錦溪也不是很明白她的邏輯,「我和師父的事情關你什麼事?為什麼要叫他出來?」

「哈,你不敢了吧,因為你們本來就見不得光,你要是真的問心無愧就叫他出來。

該不是人家根本就不買你的賬吧?」 電影世界大紅包 紅玲咄咄相逼。

「對了,小鎚子,你和T不是很熟悉嗎?反正都是玩遊戲的,你可以將他叫出來,我們也想要瞻仰一下大神的風采。」

「對呀對呀,這個T太神秘了,無人知道是男是女,多大了,要不趁著這個機會我們見一面吧。」

不只是紅玲,其他人也都開始煽動起來。

蘇錦溪很是尷尬,你說叫師父吧,萬一師父不給她這個面子多尷尬。

要是不叫,其他人這裡也不好交差,況且她對T也很好奇。

那人帶著她打了這麼久的遊戲,蘇錦溪只知道他是一個比自己小的大學生。

至於長什麼樣子,什麼聲音,她一點都不知道。

「那……我試試看吧,也不知道師父有沒有時間。」

顧南滄對T也十分好奇,上一次自己在遊戲中的告白看著就要成功了,就是被T給破壞的。

後來T每天帶著蘇錦溪做任務,導致自己和蘇錦溪都沒有說過話。

他雖然沒說什麼,但心中也是想要見一見這個T的。

蘇錦溪在大家的視線注意下給T發了一條信息,「師父大大,你在幹嘛?」

最近她都沒有登錄時間,也沒有怎麼和T聯繫過,還不知道T會不會理她。

司厲霆正準備下班,看到蘇錦溪發來的消息,這個時候她給自己發信息做什麼?

雖然覺得挺奇怪的,他還是回復了一句:「無聊中,怎麼?」

既然蘇錦溪一直將他當初無所事事的宅男,他自然要演足了。

「師父大大,你要是有空的話可不可以過來一趟?那個……今天我們門派的在一起聚餐,他們都想要見見你。」

司厲霆求之不得,他正愁沒有機會和蘇錦溪一起呢,現在機會就來了。

「他們想要見我,那你呢?你想見我么?」

「我自然也是很好奇師父長什麼樣子的,你能來嗎?」

「當然,只不過你不要後悔。」司厲霆邪邪一笑,要是被小女人知道他就是T,她的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蘇錦溪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自己幹嘛要後悔呢?

「那我馬上把地址發給你。」

「一會兒見。」

司厲霆掛了電話,帶著笑容趕去了蘇錦溪聚會的餐廳。

「那個,我師父馬上就過來了,你們等一下。」

顧南滄朝著她揮了揮手,「你先過來坐。」

「嗯。」

紅玲沒有人招呼,她只好站在門口,等待著蘇錦溪的那個師父。

顧南滄看到蘇錦溪氣色不錯,可見最近調養的很好。

「傷都好了?」

「差不多了,多謝顧總關心。」

顧南滄是唯一知道她秘密的外人,而他又是和自己聊了兩年多的門主大大,蘇錦溪一時還沒有適應。

小A見兩人旁若無人的談話,其他人根本就很難插進她們的話裡面。

小A故作鬱悶道:「門主,小鎚子,你們就不夠意思了,既然早就見過面了怎麼不和我們說一聲?」

「我們也是不久前認識的,但不知道他就是門主。」

「這麼說來你們還真是有緣分呢。」

「是啊,這世界這麼大,怎麼咱們都沒有遇到,偏偏你們兩人遇到了?」

「哈,在一起,在一起。」

問劍江湖行 小A他們早就知道顧南滄對蘇錦溪的情誼,故意撮合道。

蘇錦溪連連擺手,「你們就別開玩笑了。」

「小鎚子,你瞧瞧咱們門主大大不僅遊戲玩得好,而且一看就是骨幹精英,對你更是一番痴心,你就從了吧。」

顧南滄一直就對小鎚子有興趣,回國的很大原因也是因為她。

後來在還不知道蘇錦溪就是霸道的鐵鎚之前他就對蘇錦溪有些好感。

現在知道她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小鎚子,他的心情再也不能像是之前那麼平靜。

可他比誰都更清楚蘇錦溪現在的感情是怎樣的情況。

她和唐茗之間還有協議,真正喜歡的人卻是唐茗的三叔。

之前自己可以不去想,可現在知道她就是霸道的鐵鎚,自己怎能無動於衷?

「你們平時在群里開玩笑還不夠,現在見了面還要開,小A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揍你?」

蘇錦溪揚了揚拳頭,在群里她和小A關係很好,經常在一起調侃,兩人肆無忌憚慣了。

「你來啊,被你這樣的美女揍我也心甘情願。」

看著蘇錦溪和小A他們鬧成一團,顧南滄有些羨慕。

之前蘇錦溪很少會這樣對自己開玩笑,在她的心裡更將自己當成兄長一點。

「那我可真揍了啊,放心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我可是記得有一段時間你將我叫成老太婆呢。」

蘇錦溪還真的起身,小A拔腿就跑。

「呀,殺人啦,鎚子要殺人啦。」

平時兩人在遊戲中的時候小A經常賤嗖嗖的在蘇錦溪即將完成任務的時候去破壞。

氣得蘇錦溪滿世界追殺,小A就滿世界逃竄。

今天的情況和那時候一樣,只不過換成了現實。

大家樂呵呵的看著兩人一前一後的追來跑去。

小A似乎想到了什麼是的,突然不跑了,伸出腿一絆,蘇錦溪的身體直直的跌倒下去。

顧南滄見狀,趕緊上前接住她,「小心。」

蘇錦溪正好倒入顧南滄的懷中,小A使壞道:「在一起,在一起。」

他朝著顧南滄使了一個眼色,門主大大,我夠意思吧?

明明知道你對小鎚子有興趣,我專門給你製造了美女入懷的機會,你待會兒可要給我加個雞腿。

大家都在起鬨,門口卻傳來一道涼涼的聲音:「誰和誰在一起?」

「當然是門主大大和小鎚子了。」小A看都沒看一眼的回答。

當回答了之後才發現這道聲音太過於冷漠,大家朝著門口看去。

門口站著的男人金髮藍眸,英俊的五官就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人一樣。

身上穿著大牌高定西服套裝,蔚藍色的眸子此刻卻是陰雲密布,彷彿下一秒就要下起雨來。

大家被他身上的冷意所震懾,紛紛縮了縮脖子,同時都在想一個問題,他是誰?蘇錦溪從顧南滄懷中抬起頭來,當她看到出現在門口的人一愣。 顧南滄說著就要拉走顧錦,一隻手抓住了顧南滄的胳膊。

「蘇蘇是我的女人,你要將她帶到什麼地方去?」

顧南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是你的女人?恐怕你的女人十指都數不過來。」

契約成婚,總裁老公要抱抱 以前顧南滄對自己都沒有這麼大的敵意,司厲霆突然有些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生氣了。

「那些報道是我讓人發布的,至於那些女人我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碰過。」

「司厲霆,我可不是錦兒這個傻瓜,你那些謊話還是留給其她女人去說。

實話告訴你,我允許錦兒回國只是為了讓她看清楚你的真面目,錦兒是不可能嫁給你這樣的渣男。」

司厲霆無奈,早知道那些虛假霸道會讓顧南滄誤解,他說什麼都不會那麼干。

以前就算顧南滄不喜歡他,也不至於這麼厭惡他。

「顧南滄,如果我真的花心,我又何必執著於蘇蘇?難道我司厲霆真的缺女人?」

「哥,三叔不是那樣的人,就算我失憶了也能夠確定,他對我很好。」

顧南滄臉上閃過一抹猶豫,畢竟當時顧錦假死司厲霆所做的那些事情連他都感動了。

「小姐,你真的失憶了嗎?」小桃上前一步,「我這些天沒有聯繫到你急死我了。」

「你是?」顧錦用行為來回答她是不是失憶,小桃遠不如其她人的印象深刻。

「她是你的貼身助理小桃,錦兒,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跟我回家再說。」

司厲霆的手沒有移開的意思,「顧南滄,我已經讓你帶走過蘇蘇一次,從今往後沒有任何人能夠把她從我身邊帶走。」

「司厲霆,蘇錦溪已死,現在活著的是我顧家家主顧錦,放手。」

「不管她是什麼身份,她只是我的蘇蘇,就算你是她的親哥哥,我也不會放手。」

司厲霆一身寒意,氣場全開,沒有絲毫讓步。

上一次為了顧錦他放手,如今他再不會做出任何讓他後悔的事情。

「哥,我和三叔早就是夫妻,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他。」

顧南滄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顧錦,「錦兒!」

「你要真為了我好,你就不要拆散我和三叔,哥……」

顧南滄只得妥協,「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裡。」

「好。」

最後的結果是幾人去了顧錦的公寓,顧南滄和司厲霆劍拔弩張,顧錦夾雜在兩人中間十分難受。

請別叫我蕭太太 氣氛壓抑到了極點,就像是暴風雨前沉悶的天氣。

「要不要我去給你們泡茶?」顧錦竭力想要緩解目前冰冷的氣氛。

「不用,小桃去,我有話要問你。」

「哥,你究竟想要說什麼?」顧錦感覺到顧南滄應該有重要的話要說。

「你已經見過了南宮熏?」顧南滄開門見山。

「是,不久前我確實見過南宮熏,哥,他是不是去老爺子那告狀了?」

顧錦想到之前在南宮熏面前說的那些話,她本不用說那麼絕情的話,但一看到司厲霆她就忍不住了。

對南宮熏也是仁慈對司厲霆來說就是一種殘忍,尤其是像南宮熏這種男人,她絕對不能給出一點希望。

「沒有,老爺子暫時還不知道你們的事情,是小桃說聯繫不到你我才感覺出事了專程過來。」

顧錦本以為南宮熏會去老爺子那告狀,用老爺子來壓自己,沒想到他並沒這麼做。

以那人的性格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那他在籌劃著什麼?

「哥,你放心吧,除了失憶,我一切都好,你別擔心。」

「我不擔心?你這丫頭哪天能做不讓我擔心的事情?」顧南滄冷哼一聲,沒想到顧錦和司厲霆之前的感情還是這麼好。

「哥,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顧南滄,蘇蘇在我身邊你可以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蘇蘇一丁點。」

顧南滄冷冷看了司厲霆一眼,「之前你和其她女人的事情我自然會找人查清楚,要是你敢騙我,不管用任何方法我都不會讓你再見我妹妹。」

顧南滄的口氣雖然是兇巴巴的,顧錦明顯感覺到他口氣鬆動了一些。

「哥,你專程從美國飛來應該累了吧,我給你下碗面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