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瞧見那人的模樣?」二老爺直接問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沒有。」謝玫搖頭,「那人始終都背對著女兒,而且蒙著面紗,不過女兒能聽出他的聲音來。」

「你可知曉那竊賊入了屋子都拿了什麼?」二老爺繼續問道。

「不知。」謝玫搖頭。

二老爺皺著眉頭,顯然此事有些難辦了。

如今瞧見那竊賊的只是謝玫,倘若真的追究下來,二房怕是脫不了干係。

他沉聲道,「先將她關起來。」

「是。」大蕭氏便讓身後的嬤嬤去辦了。

謝玫只能被帶走。

二老爺這才看向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的韶華。

「華姐兒,你說此事兒?」二老爺知曉眼前的這個侄女可是不容小覷的,比起謝穎來,她的確……不能輕視了。

韶華也知曉謝玫所言屬實,「二叔,既然七妹妹能夠聽出那人的聲音,父親的書房也被盜了,如今府上已經戒嚴,想來那人也未逃出去。」

「華姐兒可有法子了?」二老爺對待謝韶華的態度,相繼了一個長輩,不過是和善的長輩。

大蕭氏瞧著二老爺待謝韶華的態度,心中便不痛快。

不過如今她到底不能開口,否則,到時候被厭棄的還是她。

韶華暫時還沒有想到法子,只不過……

「倘若那人真的還在府上,未避免暴露,自然會對七妹妹下手。」韶華直言道。

「倒是如此。」二老爺連忙讓人看護著謝玫,現在這個關頭,不能再出事了。

韶華看了一眼大蕭氏,接著說道,「想來二嬸也不想再失去一個女兒,不若便親自守著七妹妹吧?」

「這……」大蕭氏未料到韶華會向她開口,接著說道,「那是自然。」

她這才看向二老爺,「老爺,您放心,我會親自護著的。」

「嗯。」二老爺也只是冷冷地應了一聲。

「不知六妹妹情形如何了?」 即鹿 韶華繼續問道。

「哎。」二老爺想起謝瑗來,也只能嘆氣。

抗日之萬界武器系統 老夫人向來疼惜晚輩,前些時候謝蘭出事,他便被叫過去訓斥了一番,如今……謝瑗竟然也出事了,而且還被毀容,更何況,此事兒也是謝瑗引狼入室……想及此,二老爺便覺得謝瑗是個喪門星。

他面上看似是疼惜,實則巴不得沒有這樣的女兒。

反正他的女兒多的是,也不差這一個。

「二叔放心……」韶華正要說,謝瑗如今是唯一一個知曉竊賊是誰的人,她自然不能讓謝瑗就這樣死了,自會想法子讓她清醒。

只是還不等她說完,便見大蕭氏跟前的嬤嬤匆忙趕了回來。

「不好了……」那嬤嬤看向大蕭氏說道,「七小姐不見了。」

「什麼?」大蕭氏一愣,驚訝地看向那嬤嬤,「不是讓你看著嗎?」

「七小姐回了自個的院子,老奴便讓人陪著,只是換衣裳的功夫,便不見了。」那嬤嬤驚慌地說道。

「看來這竊賊一定就在府上。」二老爺當即起身說道。

韶華知曉,這件事情看來很嚴重。

那麼竊賊究竟是誰呢?

韶華看向二老爺,「二叔,七妹妹的安危?」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找?」二老爺沖著大蕭氏吼道。

韶華沉默了一會,接著便去了裡間看謝瑗。

鄭嬤嬤跟在她的身側,「這二老爺怕是不想六小姐活著。」

「去給鴻鵠先生傳信。」韶華淡淡道。

「是。」鄭嬤嬤應道,便退了下去。

謝歡看著她,「大姐,你說六妹妹日後還能恢復容貌嗎?」

「不知。」韶華搖頭道。

謝歡看著栓金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謝瑗,看向韶華說道,「大姐,六妹妹的秉性不壞。」

「這也是她的造化。」韶華並不是救世主,也並非是聖母。

謝歡明白,也只能看著。

謝玫便在眼皮子底下不見了,而且還是在這個檔口。

謝昶已經去了老夫人的院子,自然也將二老爺叫了過去。

謝貞也知曉了此事,不過如今她更想的是安心地待在院子裡頭,不想理會外頭的事情。

不過謝瑗與謝玫的事情發生的太過於突然,而且還甚是古怪,這讓謝貞難免擔心自個的安危。

她匆忙去了四夫人桓氏那處,四夫人也只是讓她待在院子裡頭,莫要理會此事。

不一會,便見謝詁也趕了過來。

「二哥。」韶華看向謝詁。

「父親的書房遭竊,七妹妹怎會突然不見了呢?」謝詁看向韶華,不解地問道。

「我也不知。」韶華搖頭道。

「哎,看來這幾日府上怕是很難安穩了。」謝詁嘆了口氣說道,「大妹妹,父親讓我過來瞧瞧。」 韶華又問道,「大皇子那處如何了?」

「放心吧,已經派人過去了。」謝詁看向她說道。

韶華這才放心地點頭道,「看來這竊賊乃是府上的人,否則不可能直接將七妹妹帶走。」

「嗯。」算是與謝詁不謀而合了。

韶華知曉今夜註定是不眠之夜,二房接二連三地出事,大蕭氏又自私自利,想來也不會積極地去追尋,必定會將此事兒推卸出去。

她統共便三個女兒,如今謝瑗被毀容,謝玫又被抓走,即便後頭尋回來,怕是也毀了清白,自然也沒有了用處,謝蘭也破了相,聲譽受損,看來大蕭氏又要有旁的算計了。

謝蘭看向韶華,「大姐,可是有法子尋到七妹妹?」

「如今不知那竊賊是何人?」韶華到底是不想摻和這件事兒,只不過想著父親給她的東西,想來那竊賊要的也是此物。

那麼,竊賊會不會去自個的院子裡頭呢?

還是父親藉此事兒,故意說東西丟失了呢?

還有據七妹妹所言,六妹妹是與那竊賊私會的,那麼那人又是誰?是何人所派?

韶華暗自思忖著。

過了半晌之後,她才開口道,「二哥,如今要確保六妹妹相安無事,只要她醒來,便能夠知曉那竊賊是誰。」

「大妹妹說的是。」謝詁看著她,「想來大妹妹已經派人去請鴻鵠先生了。」

「是。」韶華點頭道。

謝詁接著說道,「這院子裡頭知曉六妹妹與那人關係的……」

「六妹妹跟前的大丫頭翠兒死了。」謝蘭接著說道。

韶華愣了愣,接著說道,「那翠兒是如何死的?」

「發現的時候,已經被割了脖子。」謝蘭並未瞧見,卻也是膽大的婆子說的。

韶華知曉此事兒事關重大,卻也並非只是后宅的事了。

謝詁接著說道,「大妹妹,先查查。」

「父親的意思是?」韶華盯著謝詁。

謝詁輕聲道,「大皇子如今在府上,倘若此事傳揚出去,陛下必定會藉此派人入府保護。」

「看來這竊賊的用意極深。」韶華瞭然地說道。

「故,如今只能趕在消息傳揚出去之前,抓住那竊賊。」謝詁壓低聲音說道。

韶華點頭,轉眸看向謝蘭,「三妹妹,你便先待在我身邊吧。」

「是,大姐。」謝蘭知曉,這是以防萬一。

從野怪開始進化升級 畢竟,如今二房的嫡女,也只剩下她一個了。

韶華看了一眼她,接著又看向謝歡,「六妹妹如何了?」

「大姐,大夫說情況不妙,怕是撐不過今晚。」謝歡低頭說道。

韶華沉吟了片刻,才開口,「那竊賊既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七妹妹帶走,想來也是在附近。」

謝詁說道,「妹妹放心,管家已經派人看管府上各個出口。」

韶華這才轉身去了另一處的花廳,謝詁便也跟著。

謝蘭與謝歡對視一眼,既然韶華說要她們與她待在一處,索性二人便也緊跟著了。

韶華緩緩地坐下,讓巧鳳守在外頭。

鄭嬤嬤已經趕了過來,附耳道,「大小姐,鴻鵠先生傳來消息,最快也要兩個時辰之後才能趕回來。」

「兩個時辰?」韶華沉默了半晌,「這兩個時辰,我們只要守著六妹妹便是。」

「那七妹妹?」謝蘭擔心道。

「能夠在眼皮子底下將七妹妹擄走的人,那人身手自然不錯,而且熟知府上的各個地方,想來也極會隱藏。」韶華淡淡道。

「大妹妹說的是。」謝詁見韶華如此淡定,淺笑道,「我們守株待兔便是。」

「嗯。」韶華點頭道。

謝蘭與謝歡二人沉思了片刻,便想明白了。

那人擔心七妹妹聽出他的聲音來,自然也會害怕六妹妹醒了,只要六妹妹還活著,那人必定會來殺人滅口。

想及此,謝蘭與謝歡便也不再多言,安然地坐在這處等著了。

過了一會,大蕭氏便趕了過來。

「這處我看著便是了。」

「二嬸,父親讓侄兒過來瞧瞧。」謝詁看向大蕭氏說道。

大蕭氏一愣,以為謝詁也只是過來看一眼,未料到竟然是家主的意思,她便訕訕道,「既是如此,那我便將瑗丫頭交給侄兒了。」

謝詁見大蕭氏倒是會順水推舟,便也笑道,「時候不早了,想來二嬸也累了,何不先去歇息?」

「哎。」大蕭氏面露擔憂,也只好微微點頭,讓嬤嬤攙扶著離去了。

謝蘭瞧著大蕭氏如此,這心也越發地冷了。

她不由得為自己,還有謝瑗、謝玫感到悲涼。

韶華看了一眼她,低聲道,「三妹妹,事到如今,也只能往前看。」

「大姐,我只是擔心六妹妹往後的日子。」謝蘭當初覺得自己是最悲慘的了,可是如今……她才知曉,自己這點傷,並不算什麼。

韶華低聲道,「六妹妹的事兒,只能盡人事了。」

「我知道了。」謝蘭也知曉,到了這個份兒上,她能夠幫忙,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她並沒有太多的奢望,也只有暗自祈求謝瑗能夠挺過去。

二老爺一直待在老夫人那處,謝昶冷著臉,看向他。

「大哥,家門不幸啊。」二老爺知曉,倘若不是謝瑗引狼入室,也不可能發生今夜這種事情。

更重要的是的,如今大皇子也在府上,倘若此事傳出去,謝家的顏面……

老夫人嘆了口氣,「瑗丫頭如何了?」

「大夫說,傷勢太重,也不知能不能撐得過今夜。」二老爺只能低聲回道。

「那丫頭也是個……」老夫人也不知該如何說了,畢竟,此事全因謝瑗而起。

老夫人看向謝昶,「想來她也是被利用了。」

二老爺見老夫人如此說,也只能垂眸落淚,恨其不爭的樣子。

老夫人瞧著,也便不多言了。

謝昶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道,「這竊賊必定還在府上,他所偷之物極其重要,關乎到謝家興衰之物。」

二老爺一聽,暗叫不妙,若果真如此,那竊賊尋不到,他也難辭其咎。

想及此,他便驚出了一身冷汗來,暗罵著謝瑗不爭氣。

眼瞧著過了一個時辰,謝瑗的情形越發地不妙了,脈象也越來越虛弱。

大夫也只能儘力地拖延時間,讓她能夠穩定下來。

韶華沉默了半晌,這才開口,「鴻鵠先生何時到?」

「剛剛傳來消息,還要半個時辰。」鄭嬤嬤連忙回道。

謝詁看著她,想著這鴻鵠先生,竟然為他所用,畢竟,旁人想要請鴻鵠先生,怕也是極難之事,如今只得了她的書信,便匆忙地趕回來。

他知曉,韶華的母親絕非凡人,可是卻也不知究竟是何人。

想起老夫人似乎對韶華的母親心存敬意,不止如此,其他士族的老夫人也是如此,他便越發地好奇了。

不過可惜,沈煜那小子卻是守口如瓶,隻字不提。

謝詁如今擔心的是,謝瑗能不能撐得過半個時辰,倘若撐不過,那麼所有的線索便也斷了。

他漸漸地變得沉默,只是靜心等待著。

韶華也擔心謝瑗,只能讓大夫用參湯吊命了。

老夫人那處也在等著消息。

三夫人小蕭氏聽說謝歡也過去了,便擔心她的安危,只覺得這二房像是被詛咒了一般,接二連三地出事兒,只擔心謝歡也跟著沾染了晦氣,故而也是徹夜未眠,提心弔膽著。

謝貞雖然得了四夫人桓氏的命令,莫要理會此事,不過想著今夜發生的事情來,她也懸著心。

一時間,府上陷入了莫名的恐懼之中,這一夜,眾人皆是徹夜難眠。

「鴻鵠先生來了,大小姐。」鄭嬤嬤匆忙地進來稟報道。

「請。」韶華起身,便往外走。

只出去,便見鴻鵠先生已經去了裡間。

謝詁也跟著,一行人便直接趕了過去。

等在外頭廳堂內,約莫一刻鐘,鴻鵠先生才出來。

只見他身著素衣,打扮著實樸素。 武俠之我有輔助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