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童阮阮沒有回應,而是將信一封一封的收好,放在了信封里。

「那你是怎麼想的?你想完成她的遺願嗎?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羅騰追問。

「既然公司現在已經在我手裡了,不屬於童澤華了,等於我把我媽的辛苦全都要回來了,我繼承的是我母親的,那麼我就會把讓她好好做下去。公司我會好好管的,盡我所能,只是為了我母親。」

童阮阮改變了看法,她不打算玩壞童氏集團了。

聽到童阮阮這麼說,羅騰點點頭,讚許道,「說的很好。」

……

王幸宜飛到了法國。

楊檸熱情的迎接她,兩個人還在法國逛了一整天。

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童阮阮幫楊檸在工作附近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

所以楊檸工作十分方便,也不用擔心住的地方,一來之後就一心撲在工作上。

王幸宜的到來,讓她有一些危機,雖然董事長暫時沒有要換掉她的意思,可是不代表以後沒有。

讓王幸宜來,很明顯,還是很信任王幸宜的,想讓她來這裡看看這裡到底什麼樣的情況。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楊檸為王幸宜倒了一杯果汁。

「謝謝。」王幸宜環顧四周,「這這房子很不錯。」

「是呀,是董事長幫我租的,為了讓我方便工作,她很細心,知道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

王幸宜點點頭,「是呀,董事長是一個很好的老闆。她身邊的都是好員工,尤其是你,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非常了不得。」

「王助理,你真是說笑了,我哪有那麼厲害,相比起來你才比較厲害吧,我在你面前是班門弄斧了。」

「行了,我們兩個之間就不要商業互吹了,搞成了塑料花姐妹情,沒意思。」王幸宜有時候也是個直接的人,不喜歡來那套虛的。

楊檸說,「那好,那今天逛街很累了,要不然你去泡個澡早點睡覺吧。」

王幸宜在倒時差,所以一直強撐著沒有睡覺,現在肯定很困了。

「我是有點困了。」王幸宜放下了手裡的果汁杯,「那我先睡了。」

「好的。」王幸宜回到了房間里,楊檸打了個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剛回房,楊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蔣舜,她立刻接通,「喂。」筆下文學88

「不好意思,小檸,這麼晚打擾你了,你休息了嗎?」

「還沒有呢,你打給我是不是想問王助理的事情?」除了這個,她想不到蔣舜有什麼別的原因這麼晚打個電話給她。

蔣舜說,「是呀,她怎麼樣了?」

「挺好的,她來這裡先去公司轉了一圈,然後我又帶她出去逛街,她現在很困了,就回房休息了。」

蔣舜說,「既然這樣,那我也不好打擾她了,我就想問問她的情況,但是我擔心,她剛到我就打給他,她會覺得我喋喋不休。」

「怎麼會呢?」楊檸笑著說,「你是關心她,不過她現在的確是累了,你明天再打給她吧,其他的也沒有什麼別的事情,你放心,一切都好。」

聽到楊檸這麼說,蔣舜鬆了一口氣,「那行,你也早點睡吧,有什麼事記得告訴我。」

「放心,我會的。」簡單的說完之後,楊檸掛了手機,無力的倒在床上。

「全都追求愛情去吧,這樣就沒人跟我搶前途了。」

……

第二天。

王幸宜去了分部的公司里,這一次展開更細緻的工作,昨天只是大致看了一圈,楊檸跟王幸宜從頭到尾里裡外外的介紹了一遍,還有一些業務和細節。

這次的新品走秀,楊檸也說得十分仔細,並且給王幸宜看看選定的模特。

「這個女的好面熟,」王幸宜拿出了其中一張照片。

她是亞洲人。

「她叫胡忻,聽說,董事長答應過她,讓她當模特,所以這次她也在模特名單里。」

「是嗎?既然是董事長親自指定的,那肯定很優秀了。」

「也許是吧。」楊檸說,「王助理,你這次來,大概待幾天呢?」

楊檸問的很隨意,看起來不是刻意去問,這是隨口一問。

王幸宜笑了笑說道,「董事長就讓我來這裡看看你,擔心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吃苦,人生地不熟的,不過看你的樣子,好像已經很熟練了,所以我很放心,我回去會告訴她的。」

楊檸也不知道王幸宜究竟是在說漂亮話,還是真心這麼說的,她笑了笑,「王助理,要不然你在這裡一直留到走秀那天吧。新品發布會董事長不在,我心裡挺沒譜的,要是能在身邊幫我,那挺好的。」

她還不想得罪王幸宜。

「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

王幸宜知道楊檸是個聰明的女孩,而且非常的有野心,肯定是擔心自己會佔了她的位置吧。

其實王幸宜心裡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她也不想跟楊檸搶什麼,雖然說這機會本來是自己的,可是自己沒有珍惜,現在被別人拿走了,她也沒什麼好怨的。

正在這時,王幸宜的手機鈴聲響了。

她將手機拿出來接通,「喂。」

手機那頭不知說了些什麼,王幸宜的臉色驟變,她立刻將手機掛斷。

楊檸看她臉色有些不對,「你怎麼了?是誰打來的?」

王幸宜淡淡的笑了笑,「沒什麼,騷擾電話而已。」

然而,她的話剛落音,手機又響了。

不過這一次卻是簡訊。

王幸宜點開簡訊,上面清晰的顯示,「我等你,5分鐘之內不出現,我就進去找你,我可不介意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們曾經的關係。」 「……」

王幸宜氣得渾身發抖,她將手機緊緊的攥在手裡。

「王助理,你是不是有事?」楊檸又問。

「你先忙,我有事出一趟,待會過來。」說完,王幸宜離開了,楊檸甚至來不及叫住她。

……

啪!

王幸宜狠狠的給了葉靖遠一巴掌,「你有病吧,你到底想幹什麼?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這裡的是法國,這男人肯定是知道自己來這兒了,所以跟來了,他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他肯定是一直監視推薦,一想到這,她覺得可恨又可怕。

男人扯了扯嘴角,「這麼激動幹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再說了,我沒有故意跟著你,我家在法國這邊也有業務,所以我來這看看。」

葉靖遠看似說的漫不經心,可是眼底卻閃過一絲淺淺的得意。

「我懶得跟你多說,你不要糾纏我,要不然我報警了。」

「好啊,那你就報警。天底下追女人的男人那麼多。要是警察個個都抓,監獄都塞不下吧。」他略顯得意。

王幸宜氣的攥著拳頭,拿這個男人一點辦法都沒有,恨不得他現在就去死。

看到女人眼中深深的厭惡,葉靖遠不知怎麼了,心頭陡然一疼,他苦澀一笑,「別這樣看著我,誰沒有做錯事的時候,我這不是知道錯了嗎?」

「這就是你認錯的態度嗎?」王幸宜諷刺道,「你不過是因為得不到了,所以又犯賤的想要,你根本就不是真的知錯了,如果你真的知道錯了,你就應該知道,不要騷擾我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可是你那自私的糾纏我,挑撥我跟蔣舜之間的關係,你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還有人說你知道錯了嗎?實在是可笑至極!」

葉靖遠眉頭輕輕頂著,「張口閉口是我破壞你跟蔣舜的感情,你們的感情不是無堅不摧嗎?怎麼就那麼容易被我破壞?他知道你以前的那些事情,對你有隔閡,你擔心他對你有隔閡,而瞞著他,這樣已經證明了你們兩個感情根本就沒有你想的那麼深,只不過比逢場作戲多那一點點而已,還真以為你們兩個是痴男怨女了?」

啪!

王幸宜又給了他一巴掌,「你簡直不可理喻,不要再糾纏我了。」

「如果我的答案是不能,」葉靖遠的臉有些腫,被王幸宜這兩巴掌打的,說一點感覺都沒有,是不可能的。

以前擁有她的時候,他不可能這樣容忍她,現在失去她了,她即便是打罵他,他竟然也不會有半點反抗。

「你以為你這樣做能挽回什麼?我們兩個早就已經結束了,曾經那個孩子是我們之間唯一的唯一的紐帶,可是卻被你硬生生的掰斷了,什麼都不剩下了,覆水難收,你醒醒吧,就算你真的把我跟蔣舜拆散了又怎麼樣?我要麼孤獨終老,要麼會找別的男人,總之那個人絕對不會是你,你別再痴心妄想了!」

「是我痴心妄想還是你害怕?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對不對?」哪怕這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不太信,可是他還是說了,不可理喻的說。

王幸宜愣住了,睜大了眼睛,沒料到他會這樣說這麼不要臉的話,這男人究竟是怎麼說出口的?

「葉靖遠,我看你的腦子真的是出問題了。你居然認為我還對你有感情!」

「……」

王幸宜已經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多說一句話,覺得都是在羞辱自己,「我不想再跟你多說了,浪費我的時間而已,既然你那麼喜歡自取其辱,我也懶得管你,你想白日做夢,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跟你之間再無可能。」

王幸宜轉身要走,歷程遠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等一下!」

王幸宜腳步一停,「放開我!」

「幸宜,我和你的孩子,雖然他還沒有出生,可也是一條生命,我不是冷血動物。」愛上文學網

王幸宜煩躁不已,「你不要再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了,你不是又怎麼樣?失去的永遠都已經失去,再也活不過來了。」

「可是,即便我們之間死去了,但也不代表蔣舜跟你之間能永遠幸福,他不適合你,你會後悔的!」他幾乎咆哮。

「我不要你管,她狠狠的甩開他的手,你憑什麼來管我的事情?我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怎麼這麼自作多情?別裝作一副關心我的樣子,說白了你還不是自私!」

「我是自私,可是你不能否認,蔣舜他跟你想的不太一樣,他對你做的,超出了你能承受的範圍,你原諒他,不過是因為他使了什麼苦肉……」

「夠了,你別抹黑他!」她打斷他的話。

「我沒有抹黑他,他自己本來就是黑的,是他告訴了你,是我找人打他嗎?怎麼可能?你為什麼不動腦子想一想?我倒是好不容易要把你倆拆開了,怎麼可能再找人去教訓他,把他弄得半死,分明就是他自己自導自演,想要博得你的同情而已,把所有的事情賴在我身上,我沒找人傷害他。」

「……」

聽他這樣一說,王幸宜愣了愣。

蔣舜接著說,「幸宜,你了解我的,我不會幹那樣的蠢事,我做的已經夠了,不需要再多提一條增加風險。」

「……」

一開始,她的確想過這件事情,可是,一看到蔣舜生的身上的傷,一想到他差點就死了,她怎麼也沒有辦法繼續想下去,寧願相信這件事情就是有人故意害他,一直麻痹自己。

可是現在聽到葉靖遠這麼一說,她心裡煩躁不已。

葉靖遠接著說,「他為了得到你,挽回你,對自己都能下得了狠手,他太狠了,你們真的不適合,那總有一天會狠狠的傷害到你。」

「不用你管,他就算傷害我也是我的事情,跟你有半點關係嗎?你沒資格跟我說這些。」

「無論有沒有這個資格我都要說。王幸宜,你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跟他在一起,你找誰不好非要找他!」

「你這個瘋子。」王幸宜轉身要走。

葉靖遠一把將她拽回來,直接將她往車裡。

「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然而,她的力氣哪能比得過男人,葉靖遠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塞進了車裡。

不遠處,楊檸看著這一幕,有些吃驚。

這男人看起來有點面熟,可是她想不起來是誰,他居然把王幸宜給帶走了。

他們兩個看起來很親密,可是王幸宜看起來一直在掙扎。

不行,王助理不可以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她只有跟蔣舜在一起才會放棄一切,不會跟她競爭,要是找了別的男人,萬一出了一些狀況,自己怎麼辦?

楊檸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了蔣舜的手機號碼。

很快,手機那頭接通。

「喂,幸宜,有什麼事嗎?」

「阿舜,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我剛剛看到……」

……

「葉靖遠你這個瘋子。」車內,王幸宜在車裡瘋狂的掙扎了起來,直接搶過他的方向盤,拚命的將方向盤往右邊打。 車在路上開的很不穩,差點撞上了人,葉靖遠看到王幸宜發瘋的發瘋的樣子。

她有這麼恨他嗎?

「王幸宜,夠了,你不怕死嗎?」

情到深處是救贖 「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你停車,要麼咱倆一起死!」

「該死!」蔣舜咒罵了一聲,緊急剎車,將車停在路邊。

王幸宜要下車,可是車門卻被死死鎖住,她憤恨的拍了一下窗戶,「你把車門打開!」

「王幸宜,聽我一句勸,不要跟他在一起。」

「葉靖遠,那我也告訴你,你的話,我連半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我們之間早就已經完蛋了,你沒有資格管我的事情,就算我死也跟你無關,別在那裡假好心,讓我作嘔!」

「……」

葉靖遠目光看著她,嘴角勾起一絲冷笑,「那我們等著看好了,你會後悔的。」

「把車門打開。」王幸宜不想與他爭執這些沒有用的事情。

「我可以打開車門,但是你要清楚,這件事情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大概是瘋了,他就是要將王幸宜的事情管到底。

他剛將門打開,王幸宜立刻沖了出去,車門都沒有關,便匆匆離開。

葉靖遠看了一眼後視鏡,大手緊緊握著方向盤,然後驅車離去。

王幸宜失魂落魄的在路邊走。

正在這時,一輛白色的車停在她身邊。

車窗落下,是楊檸。

「王助理,快上車吧。」

看到楊檸,王幸宜有些詫異,「你怎麼在這裡?」

楊檸說,「我剛看到有人把你帶走,你好像很不情願似的,我就趕緊趕過來了,看看你有沒有事,你怎麼樣了?」

王幸宜看了一眼葉靖遠的車已經開遠了,她說的,「我沒事,有一些誤會。」

「哦。」楊檸沒有多問,說,「你趕緊上車吧,我帶你回去。」

王幸宜點點頭,上了她的車。

「王助理,剛剛那個人是誰呀?他看起來好凶的樣子。」楊檸故作不解的問。

「一個認識的人,總是糾纏不休。」王幸宜回答道。

楊檸扯了扯嘴角,「我明白了,面對這樣糾纏不休的人,就要狠狠的拒絕。」

「小檸,你看到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好嗎?我不想讓人知道,以免產生不必要的誤會。」王幸宜心有些不安,她擔心蔣舜知道。

她不想再跟蔣舜之間出了什麼事。

楊檸點點頭,「你放心好了,我會跟別人說的,我看你臉色有些不太好,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好的。」王幸宜似乎有些累了,往後靠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