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王幸宜說,「我們也沒有聊什麼,慕總,你今天看起來好像很閑的樣子,一個人來吃飯,怎麼沒人陪你啊?」

「吃個飯而已,不用每次都要人陪吧,再說了,現在不是有你們三個嗎?凱伊小姐,你說對不對?」慕淵臨的視線轉移到她身上,帶著一絲擾有趣味。

童阮阮皮笑肉不笑,咧了咧嘴角,「是呀,不過我們快吃完了,待會就要走了,你到時候還是得一個人坐在這裡。」

「沒關係。」慕淵臨不慌不忙的說,「待會我想跟你談一點事情,如果你能多留幾分鐘就更好了。」

「可是我很忙,抱歉了。」童阮阮拒絕的很乾脆。

慕淵臨慢悠悠道,「再忙幾分鐘的時間也能抽的出來,如果不願意,難不成凱伊小姐對我有意見?」

「我哪裡敢呀?」童阮阮冷哼了一聲,「誰敢對你慕總有意見,你可是攥一攥拳頭,都能山崩地裂的,我哪敢有什麼意見。」

兩個人之間火藥味很濃,好像有一種炸彈快要爆炸的感覺。

王幸宜突然覺得心裡好爽呀,有一種報復的快感。

畢竟剛才凱伊看她和蔣舜的笑話,現在輪到她自己了,沒想到風水輪流轉,轉的就這麼快。

「你的膽子是大的很,我可沒見過你有什麼事不敢的。」慕淵臨忽然抬起手,修長的食指輕輕觸上自己的臉頰點了點,目光幽深的望著她,似乎在給她什麼暗示。

童阮阮心頭一驚,這男人是在說她打他嗎?可是那是他活該,誰讓他吃她豆腐?

不對,都已經超出了吃豆腐的範圍了。

不知怎麼的,童阮阮忽然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發燙,她低頭,切著盤子里的食物,冷冷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嘴上不懂沒關係。」慕淵臨輕輕一笑,揚起的唇瓣,勾起一絲玩味,目光緊緊的盯著她。

童阮阮氣炸了,恨不得將盤子里的東西狠狠扣在他臉上,大罵他一頓。

這個慕淵臨完全就是死不要臉。

突然間,童阮阮想起些什麼,該死,自己怎麼又做回自己了?明明告訴自己要虛偽,要做一個圓滑的人,可是有時候還是情不自禁的多了一些稜角,跟以前一樣,討厭什麼,喜歡什麼都表露在臉上,比如她現在很討厭慕淵臨,想讓他去死,估計自己的臉上寫滿了吧。

氣氛,一度陷入了僵局。

王幸宜和蔣舜倒是很安靜,現在不是他們的場子,而是變成了慕淵臨和凱伊的場子了,他倆可以靜靜的做觀眾,看著另外兩個人慢慢秀。

服務生將慕淵臨點的食物放上桌,「請慢用。」

說完,服務生便退下。

慕淵臨慢條斯理的切食物,放在嘴裡吃了一口,隨後點點頭,「味道還不錯,看來下次可以經常來。」

童阮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她抬起頭,忽然微笑了起來,這笑容,充滿了真誠和溫和,「好呀,我們下次可以一起來吃。」

忽然,慕淵臨怔住了,懸在半空中的叉子也愣在了那裡,就像被定住了似的。 他轉過頭看向童阮阮,眼底閃過一絲不可思議,而且是童阮阮也正在望著他,嘴角揚著優雅的笑容。

慕淵臨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他扯了扯嘴角,笑道,「下次?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嗎?」

他自然是願意的,就怕這個女人是故意敷衍的。

「當然了,我騙你幹什麼?」

童阮阮切了一塊盤子里的肉,忽然,遞到慕淵臨的嘴邊,「你嘗嘗這個,我覺得這個也不錯。」

「……」

慕淵臨再次怔住。

自己確定不是在做夢,她居然切東西給自己吃。

慕淵臨緩緩的張開嘴,吃掉了童阮阮遞過來的食物。

對面的王幸宜和蔣舜也驚呆了。

一開始王幸宜察覺到一點什麼,不過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這麼明目張胆的,而蔣舜一直都不知道情況,之前他以為慕淵臨跟童雨馨是一對,尤其是在那天凱伊的珠寶展上,慕淵臨那麼護著童雨馨。

可是現在呢?他這是在跟凱伊當場秀恩愛?

慕淵臨咀嚼著嘴裡的牛排,面帶微笑的望著眼前的女人。

童阮阮看了一眼慕淵臨盤子里的食物,她說,「我沒有吃過這個,讓我嘗嘗吧。」

她用叉子叉了一小塊,放入嘴中品嘗,「真好吃。」

王幸宜:「……」

蔣舜:「……」

他們兩個,好像在互相交換食物?

不是情侶,干不出來這種事呀!

王幸宜忽然覺得自己跟蔣舜是兩個大電燈泡。

不知是出於本能還是忽然而來的默契,王幸宜和蔣舜兩個人互相望了一眼。

一時之間,一股電流劃過,在二人心頭猛的一閃。

王幸宜打了個哆嗦,趕緊收回了視線,可是蔣舜卻意猶未盡。

這頓午餐忽然吃得有些莫名其妙,沒有想到慕淵臨會加入進來,還跟童阮阮這麼親密。

吃完午飯,王幸宜想回去工作了,不過看童阮阮和慕淵臨還沒吃完,她估摸著他們兩個要單獨待在一塊談一些事情。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不過王幸宜好像能夠聯想得到。

可能是會帶一點顏色,不能有第三個人在場的,要不然這顏色也太重了。

「董事長,你跟慕總是要談事情吧?讓我和蔣舜就不多打擾了,我們就先回去。」

童阮阮「嗯」了一聲,「那好吧,我的車鑰匙不是在你那嗎?你開著我的車走吧,把蔣先生帶到公司,他的車還停在那裡呢。」

王幸宜轉頭瞥了一眼身後的男人,她還想坐地鐵回去呢,她開凱伊的車,蔣舜不要坐在車裡?

到時候他們兩個單獨相處了,那得多尷尬呀。

可是,她也沒有什麼理由拒絕,「好的,那等你需要車打電話給我,我來接你。」

「不必了。」慕淵臨開口,「我會送她回去的,你們就不用操心了。」

該死的,兩個大電燈泡趕緊滾!他還要跟阮阮單獨相處,阮阮好不容易腦子抽風對他好一點了,他才不要任何人破壞。

王幸宜忽然打了個哆嗦,雖然慕淵臨看起來沒什麼太大的表情,可是那雙漆黑的眼神就像利劍一樣閃過一絲鋒芒。

見血封候的感覺讓王幸宜想要儘快離開這裡,要不然她這個幾萬伏的電燈泡立刻就要炸掉了。

王幸宜和蔣舜離開了,現在這裡只剩下了童阮阮和慕淵臨兩個人。

「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慕淵臨笑著說,目光深深的盯著她,語調都不自覺的柔和了,「吃完飯我們去哪裡?」

「慕總,你剛才不是說有話跟我講嗎?你現在可以說了。」

「凱伊小姐,」慕淵臨每一次說這四個字的時候都充滿了深意,「我想獨家定製一樣東西,希望你可以幫我設計。」小小書屋

童阮阮挑了挑眉,「什麼,你說。」

「領帶夾。」慕淵臨指了指自己的領帶,「我之前的那些都不喜歡,全都扔掉了,我希望你可以給我設計一個。你放心,價錢隨便你提。」

送上門的錢突然沒有不賺的道理,童阮阮說,「好呀,這單生意我接了。我會儘快為你……」

「不用儘快。」慕淵臨打斷他的話,「越慢越好,慢工出細活,我可不希望你囫圇吞棗,隨便給我設計一個糊弄我,我要是不滿意會退貨喲。」

「……」

童阮阮知道慕淵臨想幹什麼,她咧了咧嘴角,「行,慢慢來。」

……

童阮阮和慕淵臨吃完了飯,走出了餐廳。

「阮阮,我帶你去逛逛怎麼樣?我知道有個地方風景不錯,我們去那裡坐坐。」慕淵臨站在童阮阮的身側,轉過頭望向她。

童阮阮瞥了他一眼,「好呀。」

慕淵臨的眼睛瞬間就像蒙上了一層光澤,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兩個人剛要走,忽然,童阮阮哎呀一聲,身子往旁邊一倒。

慕淵臨趕緊扶住她,將她摟在了懷裡。

童阮阮皺著眉,雙手緊緊抓著慕淵臨的手臂。

「阮阮,你怎麼樣了?」

童阮阮抬起頭,一臉的難受,「我的腳好像崴到了,有點疼。」

「疼?」慕淵臨的眼底閃過一絲焦急,「那我帶你去醫院。」

他剛要將童阮阮抱起來,童阮阮卻說,「我不想去醫院。」

慕淵臨皺了皺眉,「為什麼?你的腳不是崴了嗎?」

「是呀,有點疼,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去逛逛了。」

「……」

驟然之間,慕淵臨的臉色變得冷了,「你是不是故意找借口?」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我哪有呀。」

她露出一抹諂媚的笑容,忽然,雙臂勾住他的脖子。

「附近有一家酒店,你帶我去那裡休息一下就行了,還去醫院幹嘛?我眼前不就有一個醫生嗎?」童阮阮帶著魅惑的目光盯著他,嘴角勾著一絲微妙的笑容。

慕淵臨喉結一緊,目光逐漸變得炙熱。

忽然,她將童阮阮抱了起來,沙啞的嗓音透著性感和一絲隱忍,「好,我帶你去酒店。」

他的笑容就像抹了蜜似的甜。

他將童阮阮抱上了他的車裡,親自為她系好安全帶,整理好了衣服,迫不及待的開車奔向了酒店。

下了車之後,慕淵臨要抱童阮阮,卻被拒絕了。

童阮阮輕輕敲了敲他的胸口,「別這樣,我自己走。」

「你的腳崴了,我抱著你不是好一點嗎?」

「討厭,別人看到怎麼辦?」童阮阮有些撒嬌,臉上露出一抹嬌羞的笑容。

慕淵臨的臉色更加狂熱。

「阮阮,都來酒店了,還擔心被看到?」他捏了捏她的臉蛋,「瞧瞧你的樣子,嬌滴滴的。」

以前她是沒有半點媚態,只有不穿衣服,才能感受到她的軟糯。

而現在,她的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誘惑的女人味兒,又有少女般的清純,兩股魅力交纏著,讓慕淵臨想要不顧一切,直接將她按在地板。

該死的,他忍不住了!

「行,我扶著你。」他盡量由著這個小女人,待會進了房間,她跑不了了,他就能對她為所欲為。

慕淵臨摟著童阮阮的腰,幾乎拖著她的身子。 童阮阮靠在慕淵臨的懷中,乖巧的像個小貓咪似的。

……

到了房間,慕淵臨剛關上門,就迫不及待的將童阮阮壓在門后,低頭吻了上去。

童阮阮被他吻得頭昏腦脹,唇都有些腫了。

她用力的將她推開,臉色有些不悅,「你這麼猴急幹什麼?討厭。」

慕淵臨等的心都碎了,「阮阮,我想你,快給我。」

他已經等不及了,再讓他等下去他會死的。

在餐廳里還好,出了門也還好,可是,一出門,阮阮腳崴了,倒在他懷裡那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忍不了了。

童阮阮忽然咯咯的笑了起來,「看看你的樣子,像個泰迪犬似的,有那麼著急嗎?你們男人都這個樣子,只會下半身思考。」

童阮阮用手指點了點他的胸口,「走開,讓我休息一會兒。」

童阮阮不高興的,一瘸一拐來到床邊坐了下來。

慕淵臨脫掉了自己的西裝外套,扯掉了領帶,扔在一旁,也來到床邊坐下,一把將童阮阮摟在了懷裡,「你告訴我,這幾年你想不想我?」

童阮阮漆黑的眼底閃過一絲厭煩。

想他?呵呵,當然想了,想要把他給掐死,真是想死他了。

童阮阮揚起唇瓣,無辜的眼神望著他,「幹嘛問我這個問題?」

「我想知道,告訴我。」他捧著童阮阮精緻的臉,低頭在她臉上輕輕吻了一口。

「你告訴我,你想不想我?哪怕是騙我。」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狂熱。

童阮阮仰起小腦袋,小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臉,「想你,當然想你了。」

想到恨不得一刀捅死他。

慕淵臨握住了她的小手,貼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口,「我也好想你。」

他知道童阮阮在騙他。想他,肯定也是恨他,不過即便是騙他,他也願意聽,而他不會騙她,他是真的想她,想的心都碎了,每個夜裡想的身體都疼。

一想到這一千多個日日夜夜,自己一個人,孤獨寂寞,這個女人不在身邊,此刻,聚集的惱火再一次湧上而出。

慕淵臨忽然一個翻身,將童阮阮壓在了身下,雙臂撐在兩邊盡量不壓著她,姿態霸道,氣息炙熱。

他的唇緩緩接近她,但並未吻上去,而是在她耳邊呢喃,「阮阮,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為你守身如玉,這四年我都沒有找別的女人。」

他的唇輕輕點上她的額頭,閉著眼睛感受她的氣息。

童阮阮心頭一沉,眼底閃過一絲驚訝。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沒有找別的女人呢?她才不信,就算沒有找別的女人,那童雨馨呢?他們倆可是一對兒。

慕淵臨這種鬼話,哄三歲小孩子還行,想要騙她,這是不可能的。

「慕總,你可真會開玩笑,你可是個熱血方剛的大男人,勾一勾手指,多少美女願意前赴後繼,怎麼可能沒找別的女人?」

「你覺得我在騙你,我有必要嗎?」

拇指輕輕摩挲著她冰涼的唇瓣,眼中充滿了一股讓童阮阮不敢相信的深情,童阮阮心裡突然緊張了起來。

若是在之前,她肯定是要推開他,罵他虛偽。

可是現在,她得學會讓自己變得圓滑起來。

既然這個慕淵臨想要玩,那她就陪這個男人慢慢玩,等著吧,她會把他給玩死。筆下文學88

童阮阮的雙臂勾住了慕淵臨的脖子,嘴角揚起嫵媚的笑容,「是嗎?那你告訴我,你想要了怎麼辦呢?畢竟你可是男人,這麼年輕,而且那方面又那麼強,我可是體驗過的。」

當然體驗過,強的讓她痛苦,真想把他給殺死泄憤。

慕淵臨在她唇瓣上輕啄一口,低沉一笑,眼底閃爍著炙熱的愛昧,「我只有想你的時候才想要,而每一次想你的時候,都自己解決問題。」

「……」

童阮阮突然打了個哆嗦。

她還是不相信慕淵臨的鬼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