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巫師的話倒是提醒了我,現在材料的運輸和人員的轉移都已經完成了,其他人在虛空穿梭門的接應下或是利用其它手段已經進入了空艇內部,我們現在也該回到空艇之中返航重回中央大陸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語氣稍許停頓的艾格斯注視着遠處天空中停滯懸浮的空艇有些激動的道:

“雷諾巫師我們在空艇上或許還能夠更加深入的交流一番,我有幾個實驗的思路還需要一起進行探討才能夠讓我放心,當然作爲報酬我會將你所需要的知識和信息在之後一起交給你。”

“當然沒有問題,那我們就先上船吧。”白遠點了點頭,同意了艾格斯的交易方式。

“雷諾巫師那我們先上空艇。”

“好。”

白遠在艾格斯的帶領下一前一後的朝着虛空穿梭門走去,湛藍色的幽光在黑夜中盪漾出氤氳的光澤,兩人的身影在觸碰到光膜的瞬間便消失不見,宛如散落的星光消失在了海岸之上。

在艾格斯與白遠兩人消失不見之後,屹立在沙灘邊緣熠熠生輝的門戶也緩緩消失,湛藍色的光澤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黯淡下來,幾乎是在幾個呼吸間就從沙灘上消失了蹤跡,再也看不出一絲之前存在的痕跡來。

空艇的構造就和現代的巨輪一般擁有許多的船艙各司其職的掌控着這座空中巨獸的一切活動,當然在魔石和法術的巧妙利用下,遍佈魔紋的甲板,牆壁大幅度的代替了人力的資源,在整座空艇上除了艾格斯之外幾乎沒有人可以擁有一點一滴的對於空艇的控制權。

此時漫步在前往動力室的金屬甬道之中,艾格斯的嘴裏自豪的道:“雷諾巫師,在分大陸出生的你可能在這之前根本無法想象空艇的便利和偉大之處,在魔紋和魔石的有效結合之下,整座空中巨獸的操縱者除了我這個名義上的掌控者之外大都是一些鍊金魔像一類的造物。”

“在法術的刻錄之下,他們不會疲憊,不會背叛,甚至可以在危機的時刻直接變身成爲最堅實的守衛,而我們作爲掌控者所付出的僅僅只是一些魔石作爲驅動能量而已。”

雖然艾格斯在空艇這件偉大的鍊金造物之中起到的作用基本等於沒有,但是作爲在中央大陸求學,晉升的本土巫師來說對於中央大陸先進的鍊金科技,驚人的造詣,他還是有着一種與有榮焉的自豪感。

這就好像是在國家之中哪怕自己對於國之利器航母沒有一丁點的貢獻,作爲納稅人的我們還是會在其發揮作用,威武巡航的時候生出一種油然的自豪感一樣,換句話說這應該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認同感,艾格斯作爲巫師從心底擁護中央大陸巫師體系的偉大和便利,也享受着它的強大所帶來的權力。

“的確是驚人的鍊金成就,在分大陸之中我從未想過這個世界上會有如此的造物存在。”

對於艾格斯的驕傲和透露出的顯擺的意圖,白遠也是在觀賞之中發出了由衷的感嘆,作爲同爲陰影高塔的巫師,即將進入上級學院的白遠與艾格斯可以說有着天然的親近感。

所以儘管一些機密的地區艾格斯謹慎的沒有讓白遠踏足其中,但是整座空艇大部分的區域在艾格斯這個航線負責人的帶領下,白遠都是進入其中大致的領略了一番這座空中巨獸的令人驚歎的工藝。

或許他在其他世界早已見識過遠比空艇更加精緻,驚人的科技造物,但是純粹通過魔石和魔紋連接,內部完全利用鍊金魔像操縱的龐然巨獸也是隻有高科技世界才能夠製造出的獨特產物,不同的體系之中隱約體現的共同點和相似性不由得讓白遠微微感嘆規則之下世界的奇妙共通性。

就像是大道走到最後都是殊途同歸一樣,無論是仙道煉神返虛,武道的破碎虛空,科技道路的分化萬千亦或是巫師世界七級以上的巫師在最後都會踏上同一條道路,打破天門,獨立萬千時間線中的自我,掌控宇宙之中的時空本質,跳脫出維度的限制。 在簡單的參觀之後,約定了之後的一個時間雙方再次溝通交流白遠便與艾格斯暫時分開。

空艇跨越分大陸抵達中央大陸需要大概一個月的時間,而在這一段的時間裏雖然空艇處於穩定的航線範圍之內卻仍然無法保證不會出現什麼突發事件,所以艾格斯與白遠作爲這艘空艇上爲數不多的幾位正式巫師便會起到異常關鍵的作用。

更不要說,這座空艇實質上是由陰影高塔掌握着其中大半的份額,艾格斯與白遠作爲陰影高塔下屬的巫師必須要在旅途的過程中保證空艇的完好,不至於損壞到無法抵達目的地的地步。

在與艾格斯結束了交流之後,艾格斯作爲這座空艇名義上的掌控者前往了動力室掌控航線的具體動向,而白遠則走上了甲板,觀賞着常人可能窮極一生也無法看到的優美景緻。

位於高空行進的空艇四周浮雲幾乎就漂浮在白遠近在咫尺的位置,彷彿探手就可以觸摸到一樣讓人只覺得是置身於縹緲的仙境之中。

遠處正有一隊海鳥稱之字形跟隨着空艇朝着前方飛行,領頭的白色海鳥額頭一撮幽藍色的羽毛在陽光的直射下熠熠生輝,散發出宛如水晶一般的色澤。

“晶冠海鷗,羣居動物,每一次出現約有二十到三十隻不等,是種羣數量決定,擁有約等於一等學徒釋放能量度數的天賦法術冰錐術,族羣領袖的極限傷害可能會達到二級學徒巔峯的程度…”

一系列關於生物物種的信息從白遠的心底流淌而過,對於這種只會在海域高空出現的鳥類白遠也只是在學院中看到過幾具標本而已,沒想到趁此機會能夠見到真正的活物。

這也是巫師樂於探索世界,探索真實的樂趣之一,他們能夠在發現的同時得到由衷的欣喜等一系列積極正面的情緒,這種情緒的波動對於新進巫師還不算什麼,但是對於那些已經體驗過長久的孤獨和枯寂實驗的巫師來說就愈發的顯得彌足珍貴。

這一點對於越是高等的巫師便愈發的明顯,因爲伴隨着不斷的等級晉升,他們不只是壽命,力量會得到大幅度的增長,對於時間的概念也會較之過去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常人眼中的一秒鐘在高級巫師的感知力甚至會達到數分鐘那樣漫長。

“這種低等學徒等級的獸類已經對我的實驗起不到多少促進的作用,或許那隻頭鳥還能夠作爲一種收藏…”

注視着眼前的鳥羣遠去的白遠輕輕搖了搖頭,最後還是沒有選擇出手將其捕捉,沒有意義的事情他還是傾向於不要浪費時間的爲好,而此時遠去的鳥羣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剛剛纔和一場生死危機擦肩而過。

就在白遠準備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冥想的時候,一陣無形的精神鏈接突然正在嘗試突破白遠周身遍佈的星辰力場,想要和白遠建立聯繫。

“嗯?”感受到其中精神力熟悉氣息的白遠眉頭輕輕一挑,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將那一絲微弱的精神力放入了力場的內部,瞬間便與其建立了一種類似於遠程通訊一般的聯繫。

“雷諾巫師,我是艾格斯。”

似乎是遇到了緊要的事情,艾格斯此時的語氣在白遠耳中顯得有些嚴肅,但是卻又遠遠沒有達到急切,焦躁的程度。

“是我,這就是之前你在介紹時所說的空艇上內部的通訊系統吧,現在看起來果然是十分方便。”

面對艾格斯的遠程聯絡,白遠平靜的回覆道,一派鎮定的顏色。

“的確,這種通訊系統可以在對方允許的條件下任意遠程聯繫空艇上的任何一名擁有精神力的乘客。不過雷諾巫師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此時處於遠程聯繫之中的艾格斯在動力室所發出的聲音在白遠聽來顯得有些低沉,在他的四周正不斷地傳出機器,齒輪運轉,摩擦發出的細微轟響,讓艾格斯的嗓音裏夾雜着雜音。

“剛剛我發現了一隻異種魔物大氣玄蛇的蹤跡,這種極限能夠達到三等學徒巔峯的大氣生物會對任何在高空中活動的生物進行攻擊,極富攻擊性和侵略性,就算是飽食情況下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同爲陰影高塔的正式巫師,在我掌管動力室無法騰出手的情況下我希望雷諾巫師你能夠代替我進行魔物的討伐工作,在完成之後大氣玄蛇的所有材料你都擁有絕對的支配權,我也會操縱空艇幫助你進行捕捉,打撈。”

“在空艇抵達並進入學院以後,我也會向學院進行上報,算作你完成一項巡查任務獲得應有的獎勵,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艾格斯的要求並沒有讓白遠猶豫多少時間就欣然同意下來,這不僅是作爲陰影高塔下屬巫師的義務之一,還是艾格斯在之後的精神溝通中提到他可以通過空艇中的輔助措施提升白遠出手的能量強度,使得其獲得更好的增益。

而內心想要嘗試一下空艇到底是運用何種手段輔助正式巫師戰鬥的白遠自然不會放過此次絕佳的機會,他內心對於這一件運用魔紋操縱的龐然大物其中的種種技巧,科技也是心癢難耐,若不是沒有機會恨不得要將其徹底拆解了一樣樣仔細鑽研纔好。

不得不說,在巫師力量體系的引導和要求下,白遠的性格和習慣也正在逐漸朝着一名正統巫師的方向靠攏,那種無時無刻不思索着鑽研,實驗的精神正在逐漸滲入他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之中,讓白遠整個人的氣質都出現了隱隱的變化。

而在白遠同意了艾格斯的請求之後,他便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溫和的魔力正從他踏足甲板的雙腳腳底蔓延向自己的全身,這種溫和的能量在白遠的感受中甚至直接將他的出手能量下限提升了10-15度左右的程度,法術的籠罩範圍也得到了顯著的增強,就像是被加持了一個良性Buff一樣產生了驚人的效果。 在空艇上的魔紋增幅強化下的白遠緩緩舒展着因爲體內驟然流轉的大量魔力而略顯生澀的軀體,雖然魔紋陣法的力量已經儘可能的使得外來魔力的性質變得溫和,平緩,但是無論如何當大量的無屬性魔力猛然間衝入身軀之內的時候還是會讓受到增益的主體感到些許的不適。

那就像是一個被突然間塞滿的罐頭一樣,原本內部殘留的縫隙都在外來魔力的沖刷下消失不見。

緩緩擡起自己的手掌,白遠低頭注視着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手背表面的銀灰色星紋不由得露出了快意的神情,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魔力和精神力在魔紋的增幅下得到了大量的增長,在整艘空艇的輔助魔紋都傾注在一個個體身上的時候,這種狀態就顯得更爲明顯。

“這種輔助魔紋的增幅效果果然驚人,而其付出的代價便是每秒鐘數以百計的魔石在劇烈消耗着。”

此時連眼角都逐漸浮現出銀灰色線條,拉扯出一條狹長眼影的白遠默默的握緊手掌,在一級巫師巔峯的魔力的作用下外界的大氣被激盪的魔力沖刷席捲,隨後發出了刺耳至極的空爆聲。

在白遠面前近在咫尺的縹緲浮雲就像是受到了劇烈的撞擊一般猛然間消失無蹤,露出了一片青天白日的景象來。

此時的甲板上空無一人,處於空艇內部的乘客大都處於底部的船艙之中提前得到了艾格斯的消息和提醒,在危險沒有解除之前自然不會貿然的上到甲板上層徒增危險。

所以在僅僅只有艾格斯這一個勉強算作是己方成員的同學院巫師的隱約試探和關注下,白遠並不介意藉此機會展現出自己的力量讓艾格斯在之後的接觸中能夠更加正視自己的實力。

“適當的顯露出自己的力量以增加之後交流中的話語權,對於黑巫師而言沒有什麼比力量更加具有說服力,雖然現在這種龐大的力量還暫時不真正的屬於我自己…”

在直面烈日光線直射之下,白遠的手掌向上緩緩攤開,位於外宇宙虛空的星辰之力被羣星之子的血脈力量牽引,匯聚,無窮無盡的異種星力透過虛無的間隙猛地浮現在白遠的四周,在他的方圓數百米的範圍內無數星辰的虛影閃爍,就彷彿出現了白日星現的詭異天象了一般。

在無數星芒閃爍的流光籠罩之下,一團原本無色無形的氣團突然從空艇前進方向的下方暴露了蹤跡,其擁有媲美整座空艇越三分之一體積的巨大氣團在被星輝直射之後就好似變色龍的僞裝一樣體外的無形氣流出現了劇烈的顫抖,扭曲,最終暴露了這個一直依靠大氣隱藏軀體的怪物的真實面目。

擴散的氣旋裹挾着怪物龐大的陰影撲面而來,大氣玄蛇在徹底暴露之後通體呈現出一種異常流暢的流線型,整體的形象宛如扭曲的巨蛇一般只是長出了兩隻異常猙獰的利爪懸浮於自己的胸前。

這兩隻外殼爲天青色的利爪並不依靠血肉爲憑依與大氣玄蛇的主體相互鏈接,兩者的關係就宛如外置的器官一樣連接處赫然是一團呈螺旋形的氣團將利爪與胸腹拼接在一起,這樣的姿態也使得大氣玄蛇的利爪活動的範圍非常靈活,翻轉騰挪之間幾乎可以達到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驅動。

嘶呼!嘶呼!

氣流從大氣玄蛇嘴中的空腔裏流過發出古怪的嘶吼聲,這條體型龐大的大型魔物在注意到眼前空艇的一瞬間燈籠大的恐怖巨瞳中就投射出濃濃的兇光,整條流線型的天青色軀體驟然間緊繃,拱起,做好了準備襲擊時的捕獵姿勢。

這種名爲大氣玄蛇的魔物在操縱能量,魔力方面的極限雖然僅僅只能夠達到了三級學徒巔峯的程度,但是它們作爲個體存在的生物,能夠在高空之中獨立存活,其龐大的體型和揮舞利爪之間造成的巨大殺傷力就已經不遜色於一級巫師。

像之前出現過的晶冠海鷗哪怕是一次性出現上百隻的龐大族羣可能都不是一隻獨行的大氣玄蛇的對手,只會在一番簡單的戰鬥之後成爲對方的口糧。

“大氣玄蛇在一般情況下都是獨行生物,它們只會在交配季節的時候出現成羣結隊出現的跡象,但是儘管如此,最多也只可能會同一時間出現兩隻而已。”

處於空艇內部的艾格斯聲音平緩的道,他在觀察之後暗自評估了白遠的狀態和能力,自然知道眼前這隻體型龐大的大氣玄蛇不會是白遠的對手,所以此時他之前一直緊張的心情也得到了緩解,有時間能夠對白遠解釋現在出現在空艇前方的物種的具體情況。

“如果大氣玄蛇能夠隱藏自己的身型,無法被空艇所察覺那麼它們還能夠對空艇的航行造成一定的麻煩,既然現在它已經暴露出了自己的蹤跡,那麼想來對於雷諾巫師你而言就更不會是什麼難以解決的麻煩了。”

艾格斯在動力室之中注意到魔紋輔助持續時間和魔石的消耗對站在甲板上的白遠提醒道:“魔紋增幅的持續時間大概還會持續三分鐘,在這個時間限度內解決這隻阻攔在航線前方的魔物我才能夠藉助魔紋輔助的後續魔力對大氣玄蛇的屍體進行捕撈。”

“沒有問題。三分鐘的時間綽綽有餘,我甚至還能夠實驗一下我掌握的法術模板,觀察一下大氣玄蛇對於多元屬性的能量抗性…”

平靜點頭的白遠斷開了與艾格斯的精神連接淡淡的道,他的視線對準了眼前咆哮怒吼的大氣玄蛇,眼底銀灰色的星芒如同外界的星光一般劇烈閃爍起來。

砰!

白色的氣浪卷着一顆巨大的風刃朝着白遠切割而來卻在即將觸碰到白遠身軀的一瞬間被一層憑空出現的銀灰色力場所阻擋擊飛,風刃四散着融入空氣之中消失不見沒有對白遠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 “身爲三級學徒巔峯能量階級的物種,居然會在獸性本能的驅使下對空艇這種明顯不可力敵的造物發出挑釁,攻擊的舉動,只能是難怪大氣玄蛇的物種極限就只能夠達到三級學徒便再也無法寸進。”

被大氣玄蛇所攻擊並目睹着遠處正在伴隨着空艇不斷前行緩緩接近的巨大體型的魔物,白遠面不改色的冷冷的道,言語中透露出頗多不屑之意。

對於在之前曾經瞭解過一級正式巫師等級的陰影生物卡斯曼魔靈的遺傳記憶的白遠來說,通過多個世界穿梭的記憶他能夠見微知著的知道大氣玄蛇爲何只能憑藉龐大的體型耀武揚威,而不是突破自身的血脈極限,也棲身一級巫師的能量等級。

那就是不可控制的種族天性和被暴虐,嗜殺本能淹沒的個體智慧,卡斯曼魔靈作爲一級正式巫師等級的陰影生物,擁有很明確的趨利避害,隱忍潛伏的天性,面對不可力敵或是無法探測其深淺的對象它們會巧妙的運用各種陰影生物的天賦,能力來對其作爲探測。

可以說一種更加高明的捕獵智慧早已刻入了卡斯曼魔靈這種生物的骨髓,靈魂之中,而在其記憶傳承的深處,最核心的一點記憶也正是如此陳述,展開的。

這也是卡斯曼魔靈遠比大氣玄蛇更加高明的一點!

聯想到此處,白遠對於咒法的準備也已經悄然完成,在瞬息之間並悍然發動。

“卡斯曼的陰影鐘擺!”

默唸咒語,低聲頌唱的白遠雙手張開,保持着擁抱虛空的姿勢靜止不動,無數銀灰色的星芒在白遠的咒語吟誦之下一顆顆的在虛空中勾勒出清晰可見的線條將其連接起來,伴隨着空艇與大氣玄蛇的軀體不斷接近,一副巨大的星圖也在白遠精神力的操縱下迅速凝聚成形,浮現在高空之中。

以藍天作爲畫卷的龐大星圖映射出巨量的光芒,將整座空艇都隱約的染成了淡灰色,與此同時一座巨大的吊鐘在星圖之中緩緩浮現,顯露出痕跡來。

以銀灰色星芒爲骨架構築的古老吊鐘通體呈現出淡灰色,流動的星光如同流水一般在星圖所構築的吊鐘表面流轉,一條蔓延至虛空深處的鐘擺緩緩擺動着盪漾出一圈圈虛無的漣漪。

隨後一絲晦暗的線條驟然間切割空間,貫穿一切距離,在鐘擺停頓的瞬間劃過白遠與大氣玄蛇兩者之間數十米的距離,狠狠的斬向了大氣玄蛇的軀體。

而此時大氣玄蛇四周的颶風圈還在不斷的激盪着,這個怪物顯然正在凝聚着下一次的攻擊,看起來隨時準備給予站在船頭的白遠致命一擊,以它貧瘠的腦容量和被獸性淹沒的智慧彷彿也隱約的意識到了自己真正的敵人身處何處,但是顯然這頭大氣玄蛇再也沒有了能夠出手反擊的機會。

晦暗的陰影陡然間從大氣玄蛇龐大身軀的背後一竄而出,一條淺淺的血痕驟然間浮現在大氣玄蛇的軀體中心彷彿在眨眼的剎那已經有着一道利刃橫斬而過,崩裂的傷口處無數銀灰色的星光向外逸散。

在空艇內部的艾格斯清晰的監控之中,一道十字型的巨大創口猛然間浮現在大氣玄蛇龐大的軀體表面內部星芒如水波盪漾,而遭受如此致命重創的大氣玄蛇也在瞬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只留下軀體本能的肌肉抽搐使得其龐大的軀體仍然在不斷的抽搐顫抖着,彷彿代表着這頭大氣玄蛇對於生命最後的眷戀。

但是顯然它已經再也無法把握住自己的性命。

轟!

位於甲板正前方的白遠衣衫翻飛,鼓盪被驟然掀起的颶風吹拂着發出輕微的拍擊聲。

在白遠平靜的目光注視下,一隻完全由漆黑魔紋組成的巨大手掌在艾格斯的操縱下在空艇的前端猛地浮現而出,粗糙模糊僅僅只凝聚出一個輪廓的手掌在高空中做出一個撈起的姿勢將原本正在迅速墜落的大氣玄蛇龐大的屍體一把握住。

隨後空艇的前方逐漸打開,在機械與齒輪的運轉與收縮的異響聲中,一道幽深的空腔出現在了空艇的表面,直達空艇最底部的儲物倉庫。

魔紋組成的手掌在完成了對屍體的捕獲之後便將大氣玄蛇的軀體朝着空腔的內部放下,緊接着這隻突然出現的魔紋巨手便迅速消散,化作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煙霧消失在了白遠的眼底。

“這就是空艇內部魔紋所附帶的捕撈獵物的手段嗎?我原以爲應該像是在海洋中捕獵一樣是拋出一張大網纔對。”

重新出現在白遠精神連接中的艾格斯聽到白遠的話語輕笑道:“雷諾巫師,看起來分大陸的淺薄知識還是限制了你的想象力,要知道這種捕撈的手段在魔紋的操縱下可以是多種多樣的。”

雖然在白遠強悍實力的影響下,艾格斯的態度已經變得更加友善和和藹了起來,但是在無意間透露出的對於出身中央大陸的自豪感還是不經意的從艾格斯的話語中浮現出來。

不過白遠並不會在意這些小細節。

“哦?你的意思是在空艇內部鐫刻的魔紋賜予了其多元的變化特性使得魔石內部的魔力能夠跟隨執掌者的意念而出現相應的變化?”帶着濃濃的興趣白遠詢問道。

“嗯,在諸多掌握頂尖鍊金知識的大巫師們的鑽研和研究下,在動力室之中的我受到主控單元的籠罩,擁有整座空艇現在最高權限的我其實可以把這座空艇視作自己意志的延伸,在精神力的演化和影響下,我能夠借用早已經刻錄在空艇主控單元內的法術模板做出最佳的應對方案。”

看着腳下重新恢復成之前模樣的空艇,剛剛出現片刻的幽暗空腔已經消失不見,嚴密貼合的甲板就好像之前出現的通道完全不存在一樣無法看出任何痕跡。

“這就是大巫師們的鍊金成果嗎?果然內裏還有着許多我不知道的驚喜。”

輕輕踩着腳下光滑的甲板,白遠在內心暗暗的感慨道。 在解決了大氣玄蛇的威脅之後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憑藉着船身上尚未清洗乾淨的乾涸血液其他的在高空層活動的種族在這種威勢的作用下都沒有前來進犯,使得最後一段時間的旅途進行的異常順利。

而在這一段平靜的過渡期裏,艾格斯由於之前白遠的舉動,表現也對其展露出了極大的善意,在進行合作實驗,法術交流的時候向白遠透露了諸多關於中央大陸的信息,讓白遠對中央大陸的概況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起碼不是一頭霧水的程度。

“這麼說陰影高塔作爲中央大陸的諸多上級學院之一還是掌握了極大的權柄的了?”

此時站在空艇船舷邊緣的白遠遙遙的看向遠方若隱若現的建築羣落,其中一座高達數千米,幾乎與此時空艇所在的高度等同的高塔狀建築四周籠罩着難以計數的烏雲與漆黑雲霧,其整體的造型泄露出一股貫穿天地屹立不倒的強悍威勢。

他們在漫長的旅途過後已經接近了陰影高塔下屬的學院勢力範圍之內,現在纔是真正踏足了陰影高塔學院之中。

“沒錯,我們到家了。”

艾格斯站在他的身邊同樣將自己的目光投向遠處的漆黑高塔,哪怕是早已見識過許多次這巫術與鍊金結合的造物奇蹟,但是艾格斯的眼底仍然閃爍着震撼的神色,那是人類在見證偉大與崇高的時候一種油然而生的本能。

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語言之後,艾格斯以一種緩慢的語調輕聲道:

“我們所屬的陰影高塔在中央大陸也是數一數二的黑巫師勢力,在巫師議會中擁有大量的擁磊,就算是白巫師陣營之中也有許多我們利益的共同體存在,從這一點裏你應該就可以想象陰影高塔學院在議會中所掌握的話語權了。”

“在中央大陸中握有最高權柄的當然是巫師議會的議長,其下屬的議員則至少都是六級以上的大巫師,在整個巫師世界近百名大巫師的聯合統治下,才能夠不斷擴大巫師世界的本源力量,將我們靈魂的極限推升至更高的層次。”

“這種機密的事情也是巫師議會透露出來的?”白遠聽到艾格斯的話語不由得有些疑惑,這種事關世界本源的機密竟然能夠被一個一級巫師所瞭解,巫師議會中到底是有着什麼樣的意圖纔會將這種情報廣而告之。

“嗯,世界本源的提升對於整個世界中的所有巫師都是一件利好的事情,所以在共同的利益面前,沒有人會放棄更進一步的機會,屬於我們巫師的天性便是獲取更多的知識,探尋更深層次的力量。”

艾格斯說起這個巫師世界中堪稱所有巫師的終極目標神色顯得無與倫比的虔誠,狂熱,他作爲擁有自主意識的個體當然不會被巫師議會所洗腦,而是從內心深處認同巫師議會如今的方針,將巫師世界放在了與自身道路相近的位置。

在兩人不斷的交流討論之中,空艇也正以一種緩慢的速度逐漸靠近了遠方的陰影高塔最下方的碼頭區域。

在一陣細微如漣漪般震顫的波動中,一層無色無形的薄膜突然裂開一道正好能夠裝下整座空艇的口子將空艇放了進來。

其實早已經在三天之前的時候這艘空艇就已經達到了中央大陸,而在這個間隔的時間裏,在空艇內部停歇的乘客已經全部下船,此時整座空曠的大型運輸空艇的內部除了白遠與艾格斯之外便只有寥寥一些想要來到陰影高塔加入其中的學徒和天賦者了。

但是這些事情明顯與已經成爲正式巫師的白遠無關,所以他儘管在這一段時間中已經目睹了這些閒雜人等的存在,但是就好像將對方當做空氣一般對於其的存在熟視無睹,徹底的將其無視掉了。

或許這其中會出現一個或者半個莫欺少年窮的傢伙自詡爲天命之子,但是早在過去就已經提到過了,整個巫師世界的天命都掌握在頂尖的巫師手中,他們利用這種人爲操作的命運來改變實驗的結果,操縱萬事萬物的走向,其中的一點點都不可能留給一個普通的學徒。

所以在白遠看來,這些想要來到陰影高塔學習的學徒中能夠進階的正式巫師的都基本沒有,那完全不處於一個階級的兩者在沒有任何初期熟悉的過程過渡之下自然連認識的必要都沒有。

等諸多的學徒和天賦者被陰影高塔的值守巫師帶領向其他地區之後,留下空無一人的空艇的艾格斯與碼頭的勤務人員完成交接,隨後在艾格斯親切的帶領下白遠跟隨着他向着登記處走去。

作爲從下級學院來到中央大陸的上級學院中進修的巫師,白遠不僅需要在來到陰影高塔之後和之前所屬的學院報備一次以保存信息,還需要繳納血色卷軸,在最後的時間裏利用掉卷軸中儲藏的多餘的積分,以免浪費。

“中央大陸…在這裏我應該就能夠達成我的目標,獲得最後的突破了。”

此時的白遠站在艾格斯的身後,兩人處於漆黑高塔最下層的碼頭區域,他們的身影在陰影高塔的映襯下就宛如渺小至極的螻蟻面對着彌天極地的巨人一般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

之前在空艇上還不覺得,現在雙腳踏實的站在地面之上,以白遠進階正式巫師之後的視覺感官竟然都無法一眼望盡整座陰影高塔的盡頭。

在白遠前方的艾格斯聽到他的呢喃不由得扭過頭默默的感慨道:“雷諾巫師,在陰影高塔之中只要你能夠保持強烈的求知慾望和永不停歇,立意進取的信念,那麼在巫師世界沒有什麼事情是一位巫師無法達成的。”

“多謝,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

面對艾格斯的迴應,白遠平靜的微笑道。

在實力的作用下,的確任何的目標都是唾手可得的,如果沒有能夠達成,那麼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你——還不夠強! 在行走了一段時間之後,白遠便跟隨着艾格斯的腳步踏入了陰影高塔的內部,在外界的時候還沒有多大的感覺,但是當一踏入這座巨型建築的時候,白遠首先感受到的就是空間的巨大和和諧。

整座陰影高塔一層的空間被合理的分配,無色的魔紋鐫刻在牆壁和地面之上只會偶爾閃過一絲不起眼的流光,在白遠的視線裏能夠時不時的見到不時有人在不遠處走動,然後又消失在一層之中,被魔紋閃動的靈光所遮掩再也看到不蹤跡。

“跟我來,登記處的工作地點在這個地方。”向前前進的艾格斯招呼着白遠上前走到了一層殿堂中的一個位置。

“第一次從下級學院來到陰影高塔的巫師在進入這座建築之後會感受到一些疑惑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似乎是注意到了白遠環顧四周的動作,扭過頭來的艾格斯自豪的道:

“這座一層大廳其實是起到一箇中轉站的作用,利用第一層遍佈的空間轉移魔紋,我們能夠輕易的達到任何我們想要前去的樓層,十分的便捷方便。”

說到這裏,艾格斯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輕笑,顯得有些期待的道:

“但是首先你得先知道整座陰影高塔各個樓層的功用,然後還有擁有逐級劃分的權限才能夠在這座建築中行走自如。現在我就帶你直接前往登記處進行登記並且記錄巫師權限,記憶詳細信息。”

此時在兩人說話的時間裏,一道柔和的光芒從頭頂宛如無垠星空的天花板上投射到艾格斯的身軀表面,將他與站在艾格斯身後的白遠一起籠罩在內。

“三十三層,登記處,進修巫師登記與航線引領任務提交。”

面對這道光線的投射籠罩,艾格斯精神力輕輕的勾勒出一個代表着諸多信息的語言符號,伴隨着一陣輕微的顫抖緊隨其後的傳遞而來,艾格斯與白遠兩人的身影也在魔紋的閃爍中瞬間消失不見,不見了蹤影。



在白遠與艾格斯來到登記處的時候已經有着一位紳士模樣的老者躬身等候在了大廳的位置,看到了兩位巫師進來之後緩緩的彎腰行禮。

“歡迎你們,陰影高塔的巫師們,願陰影的光輝永恆照耀在寰宇之上。”

“願陰影的輝光永存。”艾格斯面對老者的行禮淡淡的迴應道。

隨後艾格斯便被老者帶領向了不遠處的一個房間之中,而隨後白遠也在另外一位使者的帶領下前往了一間空餘的房間之中。

在房間的內部是一尊已經啓動完畢的黑鐵鍊金魔像,在機械化的電子音講解之後,白遠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理並將保存完好的血色卷軸放入了金屬魔像的胸腹中浮現的空腔內部,等待着驗證完畢。

僅僅只是一兩秒的時間,一點翠綠色的光芒就從金屬魔像的雙眼中透射出來,匯聚的熒光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座高塔形狀的符號隨後朝着白遠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激光,面無表情的白遠定定的站在原地,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措施,在之前金屬魔像的講解下他已經瞭解了之後的一系列進程所以並不驚訝。

在白遠不設防的情況,陰影高塔的身份驗證迅速的完成,然後一個僅僅只能夠被白遠一人見到的透明屏幕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上面是大量能夠利用血色卷軸中剩餘積分兌換的物品。

這其中包含了之前林中小屋學院所沒有的一系列知識和法術模型,遠比之前白遠所在的下級學院內的儲藏要來的更加的豐富,種類繁多幾乎要讓人眼花繚亂。

在其中白遠甚至見到了安格雷夢寐以求的代表着二級巫師極限的血脈生物的血液結晶,而這種稀缺的寶物所需的積分也是異常的恐怖,需要足足上百點之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