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一聲慘叫,這領頭的男鬼當場便被我拍死,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在場的幾百鬼魂見自己的頭領被我殺死,有一二百個竟然還想爲中年男子報仇。

對準了我就衝了過來,不過此時的我也不客氣。

來到這裏這麼久,我早已知曉了這裏的生存法則。要麼你殺人,要麼人殺你!

此刻敵方首腦被我殺死,剩餘的鬼魂大多已經毫無戰意。

現場還敢動手的一百多遊魂,也就是死忠而已,對我們的威脅並不大。

看着向我衝過來的一百多遊魂厲鬼,還不等我開口說話,龍辰等人便已經舉起手中武器迎了上去。

雖然對面人多,但失去了首腦的他們,也就是一盤散沙。不到五分鐘,這一百多人便被我們全部斬殺。

而我方沒有一人死亡,只是有幾條蛇魂遭到了重創,但還不至於致命。

在絞殺完反抗者之後,我來到剩下的二百多鬼魂面前。

這些鬼魂見我走到他們面前,全都“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同時只聽他們用着很是混亂的哀求聲喊道:“鬼仙饒命,我們都是被逼無奈……鬼仙饒命!”

聽着斷斷續續的求饒之聲,我低聲的開口道:“都停下!”

我的聲音剛落,這二百多道行低微的遊魂那敢怠慢,全都閉口不言,一臉期望的望着我。

我掃視了他們一眼,然後繼續開口說道:“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我問什麼,你們就答什麼。如果有知無不答的,死!”

我的話很是陰冷,而且霸道囂張。

雖然我感覺此時的我,有些不想原本的我。 黑色帝國:總裁的冷酷交易 但這裏的生存法則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隨着我話音剛落,跪倒在地的鬼魂們連連點頭,表示答應。

見這些鬼魂答應,我也不在廢話,直接開口問道:“你們可知道黑水河?”

“知道,知道……”很多鬼魂都開口回答道。

我見其中有幾十個鬼魂閉口不言,也不廢話,直接用手指了指,讓青鱗巨蟒兄弟把他們解決了。

黑水河都不知道,留下他們幹嘛?

如今我們走到了關鍵的一步,絕不能給自己埋下禍根,更不能留下活口。

畢竟黑蓮一方還不知道我們得到了逃出陰山的辦法,所以關於我們的行蹤必須保密,更不能讓外人知道我們想幹嘛!

青鱗巨蟒兄弟手腳很是麻利,雖然期間有人反抗,但很快的便被抹殺……

剩下的鬼魂們見到這場景,全都被嚇的全身發抖,對我的問話更是嚴加對待。

之後,圍繞這黑水河和其源頭,以及距離,我問了很多問題。

而期間也殺了不下百隻鬼魂,當我問道最後的時候,也就剩下了五十隻鬼魂左右。

如今得到了我們想要的線索和消息,就算這些厲鬼至始至終都很配合我們,但我們也必須剷除他們。

很遺憾,爲了保守住我們的行蹤,我必須這樣做。

因爲我必須安全的趕到黑水河源頭,而且我也必須安全的回到陰山的另外一面。

想到此處,我輕聲對着在場的五十幾只鬼魂低聲說道:“抱歉,我不能履行之前的承諾……”

話音剛落,我擡手就是一刀,直接劈死了最前面的一隻男鬼。

我動作很快,他沒有絲毫疼苦。周圍的蛇族、龍辰、柳如煙見我動手,全都紛紛出手。

不到一會兒,之前還有幾百遊魂厲鬼的山谷中,此時也就剩下了我們五十三人。

隨後我們紛紛上馬,根據之前得來的消息,開始向着黑水河源頭疾行而去。

根據那些鬼魂所說,黑水河在我們的右邊,只要前行約七八十里,就可以抵達。

如果想抵達黑水河源頭,最少還有好幾個月。

在得到這些信息之後,根據龍辰和柳如煙的經驗判斷,覺得這些消息可信度都超過百分之八十。

畢竟黑水河流至黑水瀑布,然後轉入地下成爲一條暗河。

應該和地下的幽冥河相連,最後一同流入黑海。而我們至黑海而來,所以如果算算路程,差不多會有那麼遠。

因爲我們都有坐騎,而且馬魂的速度完全不比陽間的超級跑車速度慢,而且這裏也不用限速。

所以我們十分鐘左右,便來到了黑水河河畔。來到黑水河畔之後,龍辰直接就認出了我們所在的位置。

說只要我們往下前行約二三十里地,就可以抵擋黑水河瀑布。

不過我並不關心這些,只是這般開口問道:“龍辰,我們現在開始不斷往黑水河上游而去,多久可以到源頭?”

龍辰聽我這般說道,略微的沉思了一下,然後纔開口說道:“我以前沒騎過馬,當時我用步行,約走了三年!如今我們騎馬,我想要不了五個月,我們就能抵達源頭。”

此刻聽龍辰如此說道,我微微對點了點頭。然後便招呼大家警惕四周,開始往黑水河源頭急速前行而去。

因爲放逐之地黑蓮眼線衆多,所以我們並沒有沿着視野開闊的大道走,而是選擇走一些小道。

因爲是小道,我們的行進速度會慢上很多,但至少安全。

至此,我們一行五十幾人在龍辰和柳如煙的帶領下開始一路往北,都想早些時日抵達黑水河源頭。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因爲這裏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所以時間只能自己把握。

我感覺時間約過去五個月之後,我們翻越過了一處小山包。可我們剛一來到山頂,便發現前方竟然是一處,一望無際的沙漠。

不過這裏的沙子卻與陽間的有所不同,因爲這裏的沙子全都是黑色的。

當我們進入這片黑沙漠之後,龍辰和柳如煙顯得很是興奮,此時只聽龍辰很激動的對我說道:“李兄,如今我們已經進入了黑沙漠,距離黑水河源頭已經不遠了!”

聽到這兒,我顯得很是高興,更是催促大家急速前行。

在過去的五個月裏,我們也算是一路狼狽。途中雖然沒有遇見什麼危險,但卻遇到了好多次天劫。

要不是龍辰和柳如煙憑藉其經驗,屢屢幫助我們度過難關,我們能否在五個月後抵達這黑沙漠,還真是未知之數。

不過就在我們前行了約十幾公里之後,我們遇到了一些變故。

我們前方的沙地之中,這會兒突然毫無預兆的開始抖動,然後直接就往下深陷了下去。

見到這兒,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這什麼情況,難道是流沙?

可我腦子裏剛出現這個想法之後,龍辰與柳如煙卻突然驚呼一聲:“大家快跑,這是黑沙怪!” 龍辰和柳如煙同時喊出:“黑沙怪!”

這讓我和蛇族族人不知所以,什麼黑沙怪?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定義!

不過見龍車柳如煙如此着急,我也不敢怠慢,急忙開口道:“大家往回跑!”

畢竟我們才進入黑沙漠不久,所以往回跑應該是最完全的。

可是我們五十三人剛調轉馬頭,準備往回跑的時候,我們身後的黑色沙子也開始震動了起來,然後只聽“轟隆”的一聲。

我們身後的一大片黑色沙子也猛的崩塌,出現了一個圓形凹陷。不僅如此,周邊的沙子還不斷往凹陷中心滑落,形成了一個流沙坑。

見到此處,我感覺很是不妙,這TM到底是社麼樣的怪物,竟然能躲在沙子裏。而且還能弄塌大面積的沙子,讓其產生流沙!

雖然心中懷着很多疑問,但我知道此刻事不宜遲,如果掉入那些凹陷之中,肯定不會有好結果。

心中出現了這個想法,我指了指一個沒有黑沙塌下的方向。然後接着大吼道:“我們從這個方向跑!”

隨着我的大吼,大家全都快馬加鞭,斜着向黑沙漠深處急速前行而去。

可是讓我感覺有些奇怪的是,不管我們怎麼改變方向,我們前方前方都會出現塌陷,產生流沙。

就好似這黑沙裏的東西有目的,它們故意在把我們往一個方向逼。

猜想到這兒,我很是疑惑,同時心中出現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此刻皺着眉,扭頭對着龍辰說道:“龍辰,這黑沙怪到底是什麼,它們好似在把我們趕向什麼地方!”

龍辰聽我疑惑的問道,也是一臉的凝重:“這個我也不清楚,只是聽說過這東西很厲害!吃魂魄。”

見龍辰不知,心中不由的有些駭然,然後我又扭頭對着另一邊的柳如煙問道:“如煙,你知道這黑沙怪是什麼東西嗎?”

柳如煙聽我這麼問,竟然也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臥槽!這什麼情況?當事人竟然都不知道這黑沙裏的東西是什麼。就知道它們是黑沙怪?而且很危險?

見二人不知,而且我們又在滿目的逃跑,我心裏竟然出現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禽意深深:染指小萌妻 畢竟黑沙下的東西一直把我們往一個方向逼,如果不反抗,真順着它的方向一直前行下去。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說不定會更加危險。

如果真是那般,所幸在這裏大戰一場。

老子現在如此道行,我就不信這沙子下藏頭露尾,不敢現身的怪物,能奈我何。

此時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我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牽着鼻子走,而現在這些沙子下的怪物,明顯就是如此。

此刻我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勒緊了繮繩,讓身下的戰馬停下,想會一會這傳說中的“黑沙怪”。

隨着一聲馬兒的長嘶,戰馬雙腿猛的一揚,當場便停了下來。

常棕藍與蛇族成員見我突然勒停了戰馬,也都紛紛勒緊了繮繩,讓自己的坐騎停下。

“炎哥,你這是幹嘛? 邪皇的小小少爺 怪物就要追上來了,我們快逃啊!”常棕藍一臉焦急的扭頭對我說道。

我見常棕藍這般,當即便沉下了臉,然後一臉陰沉的開口道:“不逃了,這些東西明顯想把我們驅趕到某個地方去,如果在這麼跑下去,我們肯定凶多吉少,還不如就此搏上一搏!看看這下面到底是什麼狗東西!”

說到此處,我直接拔出了後背上的桃木劍,當即便跳下了戰馬,然後向着身後走去。

衆人見我如此,雖然臉上掛着一絲懼意,但我說得沒錯。

這些沙地裏的怪物明顯在驅趕我們,我們萬萬不可在繼續前行,不然很有可能陷入更大的危機之中。

衆人見我下馬,也都紛紛跳下馬背,拔出腰間的刀劍,準備與沙地裏的怪物鬥上一鬥。

身後崩塌的流沙不斷逼近,不到一分鐘,離我們不足三米的位置,竟然毫無徵兆的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然後方圓十米的沙地,直接就陷了下去。

也就在方圓十米沙地突然陷下去的時候,我們四周也接連響起“砰砰砰”數聲悶響。

緊接着我們四周除了一個方向沒有出現塌陷以外,四周全都出現了塌陷。

見到此處,我嘴裏直接冷哼一聲。然後一掌拍在我身旁的一匹戰馬的身上。

那戰馬被我擊中,當場便發出一聲嘶鳴,然後直接就掉入了這不斷流沙的深坑之中。

戰馬在跌落深坑之中以後,奮力的往上爬,想離開不斷滑落的流沙坑之中。

可是不斷滑落的流沙,戰馬怎麼可能再次爬上陸地?

不僅如此,就在戰馬跌入流沙坑之後,流沙坑裏竟然傳出了一陣陣低吼之聲。

當這聲聲低吼聲響起之後,流沙坑周邊開始震動,周邊的流沙也開始加速滑落。

而掉入其中的戰馬,也急速往下流沙坑中心滑落而去。

也就在戰馬即將滑落流沙坑中心時,那隱藏在流沙之中的黑沙怪終於出現了。

只見那流沙坑中先是伸出了一對大鉗子,漆黑如墨,看上去鋒利無比。

見到此處,我的臉色當場便是猛的一變。好傢伙,這東西我可認得。

雖然體型比陽間的大上了不知幾百倍,但我光看那對鉗子,便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TM的這所謂的黑沙怪,竟然是一隻體型龐大,和牛一般大小的黑色蠍子。

見到這裏,我終於知道爲這黑沙怪可以在沙漠之中不斷前行,原來它可以憑藉前面的兩對所大無比的鉗子,以及那如同鑽頭的腦袋不斷在沙地之中前行。

此時那碩大無比的沙漠蠍剛一露頭,我心中便燃起了一股無名火。這該死的蠍子,一連追了我們十幾裏。

如今見到了真身,我還能讓它繼續活下去?

想到此處,我嘴裏直接悶哼一聲,雙腳一用力,當場便跳進了這十米寬的流沙坑中。

不僅如此,我還舉起起了手中的長刀,嘴裏大吼一聲:“給我去死!”

話音剛落,我已經躍到了流沙坑的最上方。

手中長刀不改方向,直指中心的沙漠黑蠍而去。

流沙坑的沙漠黑蠍好似也發現了半空之中的我,竟然舉起一對大鉗子,和豎起了一條有倒鉤的蠍子尾巴。

而且還對我發出一聲古怪的嚎叫,露出嘴邊鋒利無比的尖牙。

不過即使如此,我也沒有放在眼裏,如今我已經達到力魄巔峯,甚至即將邁入氣魄修爲。

我如此道行,還怕這該死的沙漠黑蠍?

身體不斷墜落,手中長刀直指那黑蠍腦袋而去。也就在我進入那黑蠍的攻擊範圍時,它不停的揮舞着自己的大鉗子,和搖晃着它倒鉤尾巴。準備將我夾成兩段或者直接勾死在它的毒尾之上。

但它的願望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在我接近它的時候,我猛的揮舞手中長刀,當場就把它的鉗子砍成了兩段。同時一刀橫劈,它碩大的蠍子毒尾,也被我攔腰砍斷。

不僅如此,我還運轉至陽道氣,用其震懾其神魂。

因爲那沙漠黑蠍被我斬斷了鉗子和尾巴,嘴裏不由的哀嚎一聲,發出怪異的吼叫。

不過我卻充耳不聞,一刀直指它的腦袋,只聽“咔”的一聲,長刀直接沒入了它的頭顱。

同時間,它的聲音戛然而止,不過讓我奇怪的是。

這沙漠黑蠍被我一刀刺中腦袋之後,竟然飈出了一股黑血。

見到此處,我不由的感覺到很是驚訝。

我原本以爲,這放逐之地全都是沒有肉體的魂魄,可現在看來我錯了。

這沙漠黑蠍竟然不是虛無的魂魄,而是擁有肉體的怪物。

不過即使如此,等待它的也只有死亡……

隨着我的長刀沒入它的腦袋,這沙漠黑蠍直接死於非命,最後就這麼躺在流沙坑的中間,一動不動,沒有了一絲生機。

我站在它的身體之上,一連捅了它三五刀,然後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如今這神祕的“黑沙怪”暴露了真身,而且被我一刀斃了命。雖然流沙坑外,所有人都很驚訝這黑沙怪是有肉體的怪物。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但此刻見我直接刺死了一隻,大家本來恐懼的心理,也變得蕩然無存。

接下來,很多蛇族高手都學我一般,用一隻馬魂當做誘餌,把流沙坑中的沙漠黑蠍給誘使出來。然後三三兩兩的躍入流沙坑之中,合力將其殺死。

就此,不到十分鐘,周圍滿是沙漠黑蠍的哀嚎!而十分鐘後,我們便輕鬆解決了戰鬥,殺光了周圍的沙漠黑蠍……

而這所謂的“黑沙怪”也不在對我們有絲毫威懾力。

至此,我們再組陣型。在龍辰和柳如煙判定好了方向之後,便向着黑水河的源頭繼續急行而去…… 在殺死了黑沙蠍之後,我們繼續在漫漫黑沙的黑沙漠裏不斷前行,同時密切的關注黑水河的流向。

畢竟這黑沙漠裏沒有什麼參照物,如果跟丟了黑水河。我們就可能在這黑沙漠裏迷失方向。

就此,我們一邊關注黑水河的流向,一邊在沙漠之中前行。

大約走了十五天之後,我們派出去探查方向的蛇族高手,給我們帶回來了一個好消息。

只見兩位剛騎馬回來的蛇族高手一臉的興奮,當場便來到我和常棕藍的面前,然後只聽這兩個蛇族高手很是興奮的說道:“炎哥、族長,我們終於趕到了黑水河源頭!”

此言一出,我們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我更是驚呼一聲:“什麼?找到了?”

“是啊炎哥!我們剛纔去確認黑水河流向的時候,發現了一羣沙漠黑蠍。因爲數量很多,所以我們就悄悄跟了上去。可沒想到在悄悄跟了十里之後,竟然看到了黑水河源頭!”

可當我們在聽到這話之後,所有人先是一臉的驚訝,然後便轉爲了高興。

不過我卻皺起了眉頭,剛纔蛇族高手已經說了,他們是悄悄跟着一羣沙漠黑蠍前往的源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