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是誰???”楊浩並沒有因爲腳上的疼痛而受到干擾,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對手,冷冷的問到.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他…他是張大虎….”

“張大虎??”楊浩心裏咯噔一下,眼前的這個人,已經辨認不清面貌了.整個人,被長長的頭髮遮擋着前身,只能看到一張嘴正邊躺着口水,邊邪邪的笑着, 黝黑的身上滿是黑色的鱗片,看起來除了噁心之外就是堅硬無比.細長的手指猶如干柴,每根手指之間竟然還長着 ‘蹼’.

“大虎,你醒醒….”

“嘿~~嘿~~嘿嘿~~”張大虎傻傻的笑着,把右手擡到了嘴邊,舔了舔上面的鮮血後,整個身體頓了一下,隨後緩緩的擡起了頭,這一擡頭,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張大虎的眼睛和貓眼一般發黃,眉頭皺的讓整個臉都變了形.鼻子兩邊長出了浩多個綠色的觸角,正不斷的蠕動着,他嘴裏的牙不知道爲什麼,全都變成了利齒,而那不斷流着的口水,其實不是口水.而是他的牙咬破了自己的嘴脣而流淌的分泌物.

“媽的…”楊浩剛看清了它的面目,這傢伙就再一次撲了過來.這回,楊浩可躲不開了,右腳的傷已經嚴重的影響了自己的移動能力,就在大腦有些遲鈍的時候,這長大虎的牙已經咬了上來.虎頭,一見情形不好,立刻從地上撿起了那跟判官筆,朝着張大虎扔了過去.

“嗖…又是一道銀光閃過.”張大虎一口下去,竟然沒咬到楊浩,而是死死的咬住了判官筆.

楊浩這時候意識到,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於是,一道無雷咒就在心中唸了起來.

“喀嚓…..”5道閃電齊刷刷的劈到了張大虎的身上.這下,張大虎彷彿吃了大虧,他牙下一用力.

“咔…..判官筆在張大虎的嘴裏被咬成了3段.張大虎被這一擊給弄的徹底暴走了,但是他卻沒有急於進攻,而是仰天大吼了2聲之後,圍着楊浩轉起圈來.可能是在琢磨如何才能得逞吧.

楊浩哪裏肯給他機會,無味真火隨意念而起,把自己的身體死死的裹到了裏面,紫色的火焰如同一個小型的龍捲風,正在高速旋轉着.

張大虎圍着楊浩足足的轉了有18圈,但是這團紫黑色的東西讓它覺得實在是碰不得,最後咬牙切齒的看了楊浩一眼之後,向空中一躍,整個人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張大虎走後,所有人的心都放了下來.

“阿浩,怎麼不用火燒死他??”

請妻入甕 “我耗氣太重了,如果一把火燒不死它,那咱們3個……還好它被我嚇走了”

楊浩也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檢查這自己的腳傷.順便用眼睛一掃,這才發現,地上有兩具屍體.

“虎頭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走後,我和凱瑞就一直呆在房裏,查找靈龜陣的具體內容,就在剛纔,我們聽到張大虎房間裏有聲響,等我們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虎頭說話的時候,有些氣喘,他邊說邊拉開了胸口的衣服,原來虎頭的胸口被張大虎抓開了好幾個口子,一有動作,鮮血就一股一股的往外冒.凱瑞也好不到哪去,兩隻手都骨折了,有氣無力的垂着.3個人動也沒動,就在原地運功療傷.過了一會之後,虎頭開口說話了

“阿浩,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他們呢???”

“那兄弟倆已經回去了,小鬼他…他….”

“他怎麼了??”凱瑞的神情立刻緊張起來,等楊浩把古墓的經歷原本的說出來之後,凱瑞的臉更白了.而此時她的眼角處,2道血紅的淚水沿着臉頰淌了下來.

“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我們現在不能鬆懈,那古墓裏的詩句,還有那莫名其妙的機關都等待着我們去發覺.凱瑞,我發誓一定會替你弟弟報仇的.” 良久過後,楊浩,虎頭,凱瑞3個人的體力恢復了一些,傷勢也已經被抑制住了。不過虎頭的傷視乎格外的重一些,傷口雖然暫時止住血了,但是隻要一有動作,既又流血不止。看來需要靜養一段時日了。楊浩把虎頭背到屋裏,讓他平躺了下來。

“我弟弟到底是怎麼死的。。。。。那綠芒應該傷害不了他纔對”

“你弟弟的死,我深感抱歉。但眼下有一件比這更重要的事情值得考慮”凱瑞緩緩的擡起頭,臉上帶着悲傷,卻又不解的看着楊浩。

“凱瑞,綠芒的成蟲是不是紅色的??”楊浩話語一出,凱瑞的神情像是被雷擊了一樣,嘴角處猛烈的顫動了一下。

“你。。。。你怎麼知道的??”

“在墓中見到的。。。”

“什麼???”凱瑞一下子慌了神,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彷彿喪失了一些希望一般。楊浩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站在那裏,等待着凱瑞繼續說下去。

“難怪。。。。難怪。。。。。。他。。他會。死”說着說着一股悲傷涌上心頭,凱瑞的眼睛裏留下了2道血淚。這樣一張絕美,白皙的臉蛋上滑落血淚,普通人見了不知道會不會被嚇壞。

“不行。。。我要回英國一趟。。。”凱瑞說完立刻站起了身子,用手腕擦了一下臉上的血淚,就準備走。

楊浩剛要上前留住她,卻發現她推開了房門之後愣在了原地。

“怎麼了??”楊浩快速的走到凱瑞身邊,擡頭一看。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空中飛來了5架直升飛機。螺旋槳帶着刺耳的轟鳴聲越來越近。。。

“長老。。。。”直升機的艙門剛剛打開,凱瑞就衝了過去。一下子撲到了一位老人的懷裏,痛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孩子。。。。我都已經知道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血族的長老-詹森。

“您來了。。。。”楊浩禮貌性的衝着詹森施了個禮。

“走。。。裏面說。。。。”詹森會意的點了點頭,朝着裏面的屋子走去。他身後的其他人,下了飛機之後,取出了好多儀器,正在楊浩方纔打鬥的院子內井然有序的檢測着什麼。

楊浩隨詹森再次返回屋內,只看見詹森穩穩的站在那一動未動。自己也不好前去打擾,於是也沒有多說什麼。

“長老。。。。勞倫斯。。。勞倫斯死了。。。”

“我知道了,對不起,孩子,都怪我來遲了。。。”長老邊說邊安慰着凱瑞。待她情緒稍微平撫之後接着說到。

“楊浩。。。你來看看,這是我費了好大得勁才找到的東西”說完,長老從懷裏拿出了一份資料放在了桌子上。楊浩走上前來,拿起一看。“竟然全是漢字??”他心理邊嘀咕這,一邊快速的閱覽着資料的內容。

“這。。。這。資料太重要了。。。。”

“是的,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的,也是因爲這個而遲來。勞倫斯啊,原諒我吧。”長老說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靈龜本是聚靈陣,陰陽顛倒爲玄鬼,是在三陣合一體,鬼神妖仙莫奈何。”

“長老,這於我們在墓中見到的詩句有相通之處啊。。。”

“是的,這就是那個墓穴的陣法圖樣。”

“可是這怎麼看都是2個陣啊,爲什麼資料上和墓穴裏卻說是三陣一體呢?”楊浩仔細端詳了一下,圖樣上,畫的,看上去像是一大一小兩隻烏龜,小龜爬在大龜的背上。大龜有尾,而小龜無。

“這個就要看你們的了,我們血族對道家陣法也是一知半解。你的問題我無能爲力。”楊浩皺了皺眉頭,小心的把圖樣揣到了懷裏。正盤算着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一片喊大喊殺聲。沸沸揚揚,愈演愈烈。詹森和楊浩相視了一眼之後,走出了門外。

“大膽妖孽,竟然敢到我神州撒野。。。找死。。。”說話的,是一個身穿袈裟的得到高僧,目如圓杏,立眉長鬚。手持一杆9蓮寶杖,渾身殺氣騰騰的叫嚷着。

“大師別誤會,我們是來幫忙的。。。”

“我呸,西方妖魔,莫要裝傻充愣,拿命來。。”另一個黑衣道人,搶在了高僧之前,動手了。只見他身形一晃,口中念動真訣。一團紅色的真火,朝着院內的幾個血族就施展開來。

就在真火要燒到其中的一個血族身上之時。一團紫黑色的火焰憑空出現,擋住了黑衣道人的三味真火。

“助手,大家別誤會,他們真的是來幫忙的。。。。”楊浩用五味真火抵消了黑衣道人的三味真火之後,在場所有的人都冷靜了下來,反正也不知道是真的冷靜了,還是被無爲真火嚇怕了。高僧連帶黑衣還有身後衆多佛道兩家的高手都楞住了。

“這位兄弟,你爲何要出手相救這羣妖孽??忘本了麼??你師出何門何派,報上名來。”

“大師先別動怒,我叫楊浩,是混元劍仙一派,師承一陽仙師。這幾位不是妖魔,而是我請來相助的朋友。”

“一陽??你是一陽的徒弟??”高僧的眉毛輕微的顫動了一下,臉色又沉了下來。

“既如此,你爲何要助紂爲虐??引狼入室??”

“法塵大師,何必和他多言,先殺了他再說。。。。”黑衣道人說完又要上前,卻被身旁的高僧給拽了回來。

“各位請聽我解釋,再動手不遲。。。”楊浩高舉右手,一團紫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於掌心之間,大聲的吼叫着。

“法塵大師,你這是???”

“且聽聽他說些什麼。。。”法塵看了看楊浩手中的五位真火,小聲的呢喃了一句。

楊浩,見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原地,並沒有動手之後。他才緩緩的放下了右手,雙拳一抱,衝着衆人拜了一拜,開口說到。

“各位既然能找到此處,想必都是得道高人。不過請聽在下把話說完,再動手不遲。其實,這些天平遙氣象大亂,異常百出,並不是他們所爲的,而是。。。。(省略幾千字)”楊浩一口氣把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衆人皆是一臉驚愕,不敢相信的小聲議論着。只有這個叫法塵的高僧,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

“如果你所說屬實,那麼,此墓穴的陣法圖樣在哪?可否一觀?”

“圖樣在此。。”楊浩從懷中拿出了圖樣,走上前去,雙開圖紙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這就是失傳了以久的選鬼陣麼???”黑衣道人也是一臉不安的問到。

“應該不錯,這個圖樣,就是血族的長老,在英國遍訪各處所得,在國內應該早就失傳了。”

“嗯。。。。清溪道長,你是玄門後裔,這等奇門遁甲之物,你多少應該知道一些,依你看,此陣如何??”法塵把圖樣交給了清溪道人。

“妙。。。實在是妙。。。此陣環環相扣,卻又相生不滅,先克而後生。先德而後殺。真是妙哉妙哉。。。”清溪道人擄了擄他那黑色的寬大袖子,一臉興奮的說到。

“哦??可破否????”

“這個。。。破應該可破,但我沒有把握,最好給我幾天的時間,讓我好好研究一下。此陣若破不好,就會導致它變成另一個更加危險的殺陣。我這就去了”清溪說完,把圖樣交還給楊浩之後,奪門而去。 “這個清溪啊。呵呵。。”法塵看着轉身離去的清溪道人無奈的笑了笑。

“大師。下一步您有什麼打算?”楊浩說着走上前去,輕聲問到。

“眼下,在清溪道長破陣的這段時間裏,我會和衆位高人合力保護此地的安全

那墓穴裏的怪蟲還是十分危險,暫時先別冒然硬闖了。”

“安全問題,由我來負責。。。。”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楊浩身後傳來不用多說,此人正是詹森。

“阿彌陀佛。。。”法塵大師,行了一個合十禮之後沒有在說話。

“來。。把這個發給大家。。。。”詹森說着,示意他身邊的手下,從旅行包裏取出了一沓子照片。與其說是照片,不如說是畫像。衆人結果畫像之後,仔細端詳了起來。只見一個身穿紫袍黑鎧的人坐在椅子上,一手伏在大腿,另一隻手放在把手上,面像俊朗。白白的臉蛋,紅色的眼睛。腰裏彆着那一把黃金寶劍。冷眉劍目裏透露着威武莊嚴。在場的人無不爲此畫像而驚訝。。

“這個是我們皇尊德古拉的畫像,大家把它掛在門前,可報一時平安。。。。”

“八仙過海各有神通,這個我們就不需要了。。楊施主,有機會待我向你家師父問好。老衲告辭。。”法塵看了看身前一名血族手中的畫像,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神情之後,婉言謝絕了詹森的好意,轉身離開了。其他各門派的高人,也尾隨其後,陸續離開了院子。

楊浩明白法塵的用意,自古正邪不兩立。血族在法塵等衆家高手的眼裏,屬於妖孽一列,如今衆家高人能給自己一個面子,沒有開打。已經是萬幸,更不要說用血族至尊的畫像來保平安,對於這些高人來講,那是寧死也不會同意的。不過楊浩到是對這德古拉的畫像很是好奇,他接過了畫像之後,仔細的端詳着。如果不去在意眼睛和蒼白的臉色,這德古拉絕對有童話中英俊帥氣的帝王氣質。不過恰恰是這蒼白的臉色,更加顯的他高不可攀,而紅色的眼球象徵着不可侵犯。

“楊浩,帶我到墓穴入口去看一看。。。。”詹森拍了拍楊浩的肩膀,把他從萬般感概中拽回到了現實。

“哦 好~~~~”楊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之後,跟着詹森和凱瑞,登上了一架直升機,緩緩升空而去。

巨大的轟鳴聲,在關上艙門之後,好了很多。楊浩坐在門口處,透過直升機的窗口向下望去。只見,一棟棟建築越來越小,人和車也彷彿變成了螻蟻一般。隨着高度不斷上升,整個平遙古城猶如一副真實的地圖一樣展現在楊浩面前。

“等等。。。。。。”楊浩擡起了右手,示意駕駛員停下來。飛機應聲懸停在了半空。

“好奇怪啊,怎麼這麼眼熟。。。。。”

“怎麼了??發現什麼了麼??”詹森的問話並沒有得到回答,而楊浩一直在重複着上一句話。飛機上的人都被楊浩奇怪的表情和喃喃自語搞的摸不到頭腦,也都紛紛探着腦袋向下看去。卻也沒看出個所以然。。。

“對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快,拿筆紙來”楊浩一臉的興奮,帶動了所有人的好奇,一張白皙的紙,一根長長的鉛筆幾乎在同一時間送到了楊浩的手中。 “唰。。唰。。唰。。”楊浩接過紙筆之後,一邊向下望,一邊忙活着手中的鉛筆,繪畫的速度極其快。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楊浩下面的舉動。

“呼~~~~好了,長老。您看看。。。。。”

“哦~~~好。。。。”詹森有些差異的接過了楊浩的作品,眼睛剛放上去一掃。神情劇烈的顫動了一下。

“這。。。。這。。。這是。。。”詹森失去了平時的冷靜,略顯激動的拿着這副素描不停的像下望去。凱瑞和飛機上的人,一一看過之後,也都明白過來。

“你不畫還看不出來,這一畫確實是很奇妙。爲什麼整個平遙也是按照烏龜的形狀建成的呢?”凱瑞一語中的,衆人都紛紛點頭。很明顯除了她之外,大家心裏同樣有着這一個問題。

“凱瑞,長老。你們還記得那份資料的內容麼??”

“記得啊。。。怎麼了??”

“靈龜本是聚靈陣,陰陽顛倒爲玄鬼,是在三陣合一體,鬼神妖仙莫奈何。這就說明,整個平遙城其實就是靈龜陣,也是上面所說三陣合一體中的其中一陣。”衆人紛紛點頭,恍然大悟了一般。

“嗯。。。你說的沒錯,看來,詩句上所說的三陣,現在已經找到其中的兩個陣。”

詹森的心情稍微舒展了一些,但是他看到楊浩在短暫的興奮之後,愁容立刻浮現了出來。

“怎麼了?還有什麼心事麼??說出來給大家聽聽。”

“雖然我們找到了三陣中的二個陣,但似乎對破陣沒有什麼大用。”

“這話怎麼說???”凱瑞的神情剛剛舒緩,被楊浩這麼一說,立刻又嚴肅起來。

“你們想必也知道,破陣,是要在陣法中做變動,使其場能發生變化從而喪失掉原來的能力。可是你們看看,這平遙古城屹立2700年,城中的一切均是國家一級保護遺址,想改變它是不可能的。還有,那第二個陣法雖然已經確定是甕城城下的古墓,可是那裏面現在滿是‘綠芒’,我們怎麼進去??如此一來,知道了二個陣,和毫不知情又有什麼區別?”楊浩說完,朝着窗外望去,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詹森,凱瑞。包括飛機上所有的人,聽完了楊浩的話之後,都陷入了沉思之中,這剛剛有了些眉目,卻。。。。。。。。

“長老,我們到了。。。。。”駕駛員的一句話,把大家從鬱悶中拉了回來。飛機緩緩的落在了平遙城外的護城河畔。一行人依次下了飛機。

“您看,這就是古墓入口。。。我已經把洞口震塌。相比那些蟲子一時半會是出不來的。”

“嗯。。。。來,把畫像拿過來。。。。”詹森從身旁護衛的手裏拿過了一張畫像,扯住一角,朝着洞口一甩,整個畫像憑空停在了離洞口不遠的地方。詹森用大拇指朝着食指用力一劃,指尖一股暗紅的血液留了出來。隨後用大拇指的指甲朝着流出的血液用力一彈。一滴血,如同子彈一般飛向了德古拉的畫像。

血液碰到畫像的一霎那,紅光大顯。畫像中的人物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從紙上掙脫而出,朝着洞口衝了過去,就在要撞到洞內岩石之間忽然消失不見了。

“住手,你們這羣妖孽,到這兒做什麼?”楊浩等人循聲望去,只見剛剛隨法塵大師離開的衆家高人正朝這邊快速奔跑而來。

“你一口一個妖孽,如同狗吠一般聽的讓人心煩。 恰似傲慢遇上病嬌 這裏的人都可以當你的祖師奶奶了,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撒野?”凱瑞冷冷的回了一句。

“妖孽,莫要張狂,青城派豈容你侮辱”話音剛落,說話的這個年輕人雙手運足內氣,兩腿一瞪,還沒等看清此人面貌,只見他使出了一個極快的身法,化成一道銀光朝着凱瑞疾馳而去。

楊浩剛想上前勸阻,誰料想凱瑞也動了火氣,整個人帶着紅色的氣場,一躍而起。地面上颳起了數道紅色的旋風隨着她的身體呼嘯而去。

“砰。。。。”一個照面,這青年使出了一記大力金剛式,右拳化章向上一拖,與凱瑞的飛腿來了個硬碰硬。這一下,並沒有分出高低。兩股不同的力量相撞之後,產生了極大的反作用力,一聲巨響之後,年輕人左腳向後一蹋,整個腳面陷到了地下。而凱瑞在空中借力向後一翻,雙手從胸前一帶,那數道旋風頓時合到一塊,形成了一道紅色的小型龍捲風,朝着年輕人徑直撲了過去。。。。。。 萬名書迷同時在線????這紅色的小龍捲風,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其實殺傷力極強。可以瞬間就把對方的血液抽離軀體。這年輕人見這眼前的龍捲風離自己越來越近,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雙腳尖用力想前一磋,整個人如箭一般朝後飛去。與次同時,雙手十個指頭快速的掐着訣。就在他將要落地的時候,一股藍色的氣罩迅速展開,把龍捲風吞到了裏面。

“好一個玄門的隔氣決。。。。。”楊浩不由自主的小聲呢喃了一句。龍捲風被隔氣罩包圍之後,由於失去了空氣。自行消散了。。。

凱瑞一見龍捲風被毀,頓時火冒三丈。一雙白皙的手頓時變的乾枯細長,指尖變得血紅,周身的紅光比方纔耀眼了數倍,提身就要上前再戰。勞倫斯的死,對她的打擊不輕,在加上面前這年輕人的侮辱。使她整個人失去了理智,看起來是真動了殺心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人也動了。

年輕人,見到凱瑞變身後的模樣,自己也不敢輕率分神。雙手灌充內力,白光奪目,如同握着兩個銀光閃閃的玻璃球。腳跟一擰,四平大馬立在原地,雙手用力向前一推。一個碩大耀眼的內力球體朝着凱瑞飛去。此時的凱瑞,早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她使出了全身的力量,雙手左右一揮,2把如刀一樣的血刃衝着那光團劈了過去。2種力量再一次將要相撞的時候,忽然金光大顯。“轟隆。。”這一次,兩種力量並沒有如願的一決高下,而是被一頂碩大的金鐘生生的撞散了。

“阿彌陀佛。。。。。。”塵土消散過後,衆人才看清,原來千鈞一髮之際,法塵大師擋在了中間。

這年輕人的四平馬立刻有些不穩,想必是被震的不輕。凱瑞也一樣,差點被那反彈的血刃傷到自己,不過反受了震盪之後。她根本沒有任何停留,腳下一軟,單膝彎曲了一下,立刻強壓住翻騰的血氣。又接連劈出了5道血刃,似乎把年輕人看成了是殺害自己弟弟的仇人一般,不殺不罷休。

“這就是少林金鐘罩麼??沒想到這麼強。金鐘罩金鐘罩,還真的就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金鐘罩在了身上。不知道這金鐘罩能不能擋住我的五味真火,師父的金華術能否破了它呢??雷龍鑽也許可以吧~~~”楊浩的腦子此時很奇怪的再想一些亂78糟的東西,雖然之後幾秒鐘。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到凱瑞發瘋一樣的衝了上去。

“凱瑞。。。。住手。。。。”楊浩真氣下行至腳上,七星步法一展開,一道強烈的起勁甩在了身後。

年輕人被法塵大師的金鐘罩這麼一震,神經有些麻木,也有些吃驚。還沒緩過神來,就覺得眉心發癢,渾身汗毛直立。眼中紅紅的一片。。。雖然意識到了危險,但是此刻他內氣翻亂,根本提不起氣來。 女人,我只疼你! 眼瞅就命懸一線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個洪亮的叫喊聲。

“妖女莫要張狂。。。”話音剛落,年輕人身後飛來一把銀色大劍,這把劍長約8丈,寬三丈。有驚濤駭浪之威,凱瑞的5道血刃相比之下遜色了好多。一個照面就被擊散了。而那把大劍卻絲毫未損,朝着凱瑞直直的紮了過去。

“凱瑞。。。。”詹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自己也沒想到,血族的公主。竟然在幾招之下就落了下風。本想着教訓一下那口無遮攔的狂妄小徒,沒想到這一個放縱讓公主的性命堪憂。

“滋~~~滋~~~滋~~~~”接連不斷的刺耳聲,讓大家不約而同的捂着耳朵,詹森長老的殺意剛起。就見到凱瑞並沒有受傷,而是被一個人單手抱在了懷裏。 沒錯,這個人就是楊浩。他的七星步法已經爐火純青,霎那間就竄到了凱瑞的身邊,左手用力的往回一摟,把凱瑞埋在了胸前。右手立掌朝着飛來的大劍用力一震,五味真火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熊熊燃燒起來。大劍的威力也不可小看,面對這五味真火,愣是相持了好久才被焚燒殆盡。在場所有的人,都傻了眼,連法塵大師的眼神也是猶如靜水漣漪一般,驚動了一下立刻又恢復了平靜。

“你沒事吧~~~~”楊浩低頭看了看胸前的凱瑞,只見她神情失落,渾身無力的點了點頭。看來,這5道血刃是她在沒有平撫血氣時強行使出來的殺招。一旦不奏效,那麼血氣翻騰的就更加厲害。看來仇恨,憤怒只會讓自己的戰鬥力削弱。如果凱瑞保持理智的話,就算在戰300回合也不會落入下風。

“臭小子,你仗着有五味真火,就可以橫行無忌了嗎??”楊浩擡頭一看,年輕人已經被另一個身穿黑色道袍的人攔在了身後。

“清溪道長,你不管好你徒弟的嘴,反到怒斥別人。虧你還是玄門宗師。。。”

“哼。。。毛頭小子,方纔在院中是看在你師父的面上,不願和你計較,你當真以爲我怕你不成???”清溪道人渾身銀光大顯,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鋪天蓋地的襲來。

“那你就試試看。。。。”楊浩的眼睛立刻射出淡淡的金光,放開了凱瑞,轉身向清溪道人緩緩走去,渾身上下。都涌出了紫黑色的五味真火,彷彿一瞬間就能把任何阻擋他的東西消失在空氣中。

楊浩這一動,各個門派的高人都不由得運氣,擺出了戰鬥姿態。而詹森長老很隨身帶的血族護法也都躍躍欲試,殺意猶如海嘯爆發一般,立刻瀰漫在這具有2700年曆史的古城門前。

眼看着一場曠古大戰即將上演,就在暴風雨要到來之際,法塵大師再一次動了起來。

“各位請冷靜一下,暫且聽我一言在戰不遲。。。。。”法塵大師用渾厚的內力,震動胸腔,發出了這一句穿透力極強的呼聲。

這一呼喊果然奏效,所有的人雖然戰意未消,卻都停止了動作。楊浩也戰在了原地,眼睛死死的盯着清溪本人。這一站,並不是因爲楊浩懼怕法塵,一來,法塵大師一直沒有冒犯自己,又和師父有交情。多少要給些情面。二來,從剛纔法塵大師的一記金鐘罩,就毀了凱瑞和那年輕人的白色劍丸來看,他的功力深不可測,如果單來。楊浩有把握戰勝,但如果不給法塵大師面子,讓他和清溪道人聯起手來,恐怕自己的勝算不高。所以他站在了原地,也想看看這位德高望重的大師怎麼來解決這件事情。

法塵大師一看,雙方並沒有動手。隨後,走到了楊浩和清溪的中間。看了看兩人,緩緩的說到。。

“大家都是修行之人,本就該以除魔衛道爲己任。爲何要相互殘殺??眼下,這玄鬼陣就在眼前。各位如果有本事,何不進去一闖??”法塵大師一席話,如同一盆涼水,讓所有人的怒氣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哼。。。。法塵,不用你說。我這次來,就是要去破陣。不過,你也不用勸,待我破了陣,再找他們算帳。”清溪道人說完,卸了身上的劍氣。轉身朝着古墓的入口走去。

“玄門弟子何在。。。。。”

“師父。。。。”方纔跟凱瑞大戰的年輕人還有一些玄門的高人立刻跟了上來。

“降妖伏魔,乃是我玄門的天職。你們可願隨我前去破陣???”

“弟子願意。。。我們也願意。。。”

“好~~誅殺妖邪有我玄門足矣。。。”清溪說完,回頭輕蔑的看了看楊浩和詹森一眼。“走。。。。”

“等一下。。。。”

“法塵,你又有何事??要破陣就隨我進去。膽怯的話,就不要多言。”

“老衲並非膽怯,只是那綠芒並非凡物,我們還是從長計議纔是。。。”

“哼。。。一羣鼠輩。。。。。”清溪說完,頭也沒回,領着玄門的人經直的走進了古墓的入口。。。。。。。。。。。。告訴您的朋友 萬名書迷同時在線????場外的人靜靜看着清溪等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古墓洞口,沒有任何動作。法塵大師緩緩的朝着楊浩走了過來。

“楊施主,事已至此。也沒有其它辦法了,你和諸位異國高人就暫時守在洞口吧。。如果我們破陣成功,那自然是好。一旦失敗,一來你們可以在外面做接應,二來破陣的實力不至於消耗殆盡。你看可好。。。。”

“大師,您也要進去麼???”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老衲告辭了。”法塵說完,對着楊浩和詹森等一羣人,施了一個合十禮,單手提着九蓮寶杖向洞口走去。

楊浩沒有在勸阻,其實法塵大師這麼做也許是最好的安排了。無論清溪破陣是否成功,他都必須在場,否則人言可畏。倘若法塵大不在場,那麼以後的名聲可就要一落千丈了,有些人,寧死也不願意毀了聲譽。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長老,您和凱瑞先到飛機上去休息。這裏交給我就可以了,一有動靜我馬上通知您。。。”詹森聽了楊浩的話之後,點了點頭。留下了5名血族的皇家護衛陪着楊浩之後,轉身走上了直升飛機,去料理凱瑞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