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是誰啊,再說兩人是相處也不短,相互知道對方的習慣言行,就董祀這遮遮掩掩的模樣,早就被人看出來了,只是沒有馬上識破他而已。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敢問相公,現如今市面上的糧價如何,多少錢一斛?」

「這個嘛,倒也沒詳問!」見對方打破沙鍋問到底,董祀顯得有些慌張。

蔡文姬是個含蓄的人,明知對方漏了餡,總是會故意放他一馬。

「中午去集市上買菜,聽人說有頭羊從山上摔了下來,主人不忍心吃掉,所以拿出來賣錢,於是問了好幾個人找到賣家,晚上咱們燉一鍋山羊肉,怎麼樣?」蔡文姬故意轉移話題,而這個話題眾人並不感到乏味。

「好久沒吃羊肉了,記得上次是一年前!」不想他這話引起了老道士的注意,加上他兩個徒弟,大家都吞著口水,腦海中想象著散發香氣的美味羊肉。

「早說嘛,我去廚房幫忙!」正好找的台階下,董祀急忙甩掉兩個兄弟,大步流星向廚房走去。

大哥剛走,蔡文姬攔住兩個小弟的去路,他們往左邊跟著往左,向右也攔著。

「嫂嫂,你這是何意?」林虎有些不耐煩了,他也想急忙趕到廚房去看看那隻摔死的山羊。

「你們兩個不用急,先把事情交代清楚,羊肉有的是,若是瞞著嫂嫂我,保准你們連羊毛都見不著!」蔡文姬雙手叉腰,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她就想知道這幫人一大早出去都幹了些什麼。

「大嫂,方才大哥都已經交代了,我們就是去街上逛了一圈,真沒別的事,不光在這裡,就是在兗州,他也從來沒幹對不起你的事!」林龍一慌,急忙解釋,這一解釋,就更加說不清楚了。

「什麼叫沒做對不起我的事,你們到底去哪了,快說!」他們昨天才剛到,今天一大早便急匆匆招呼也不打一聲出去,這裡面沒點蹊蹺事,誰能相信?

看大嫂這陣事,若不說實話,不僅這頓羊肉是吃不到,估計今晚都不會消停,兩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開始進入猶豫期。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哥仨就去了一趟三台,沒想到在那裡遇見了一位故人!」還是林龍嘴快,將故事的前半部分簡短的說了出來。

「三台,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當初他便是關在銅雀台下,難道說,夫君在那裡還留有什麼念想?」蔡文姬低頭尋思,不過沒有去訪間尋花問柳,已經超出他的預期了。

「那可是個是非之地,沒事千萬不要去!」在旁邊練舞的師徒三人終究是熬不下去了,於是加入質問的隊伍。

「道長何出此言?」見老道士開口說話,蔡文姬轉過身來,緩緩朝他走去,管師傅能掐會算,時常能預測天意,想必三台的事情瞞不過他。

主家問到底,作為打工的不能不回答,老道士收起手中的劍刃,將短劍掛在腰上,兩個徒弟學著他的模樣,紛紛收起兵器。

「三台在選址的時候,我就預測過,銅雀朝南,蛟龍向北,為大不吉利,三塔成林,容易招攬狐妖,寵婦惑主,天災降世!」老道士也不管別人聽得懂聽不懂,抬頭對天娓娓道來。

林氏兩兄弟將信將疑,他們也只聽說過這個老道是很靈驗,但沒有親眼所見,於是也湊過耳朵細聽起來。

「是嗎?」三台可是當今丞相策劃建造的,若此地不祥,災禍到底會沖著誰呢?

「萬物皆有靈,凡事命註定,大家還是好好珍惜眼前吧,今天最大的快樂,便是晚上有羊肉吃,呵呵!」危言聳聽之後,老道是只當自己放了一個屁,認真的人會去分辨它的味道。

「嫂子,你們慢慢聊,我們也幫忙去了!」見大嫂被老道士纏住,她心裡還有好多問題要問,林氏兄弟急忙藉機脫身,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這次先饒過你們,去吧!」蔡文姬朝他們假笑一聲,又將頭轉了回去,可是令他失望的是,老道士已經沒什麼話說了。

不到一個時辰,天上黑雲密布,有要下雨的趨勢,天空中時不時響起慣耳的雷鳴。

「看來,今天這場雨是下不下來了!」老道士手上的五根指頭像是有無數的魔力,能預知過去未來甚至一百年後將發生的事情。

於是眾人一前一後進了屋,林師兄弟故意挨著窗邊坐下,他們抬頭看著天,就是想見識一下這個老道士的本領。

直接外面電閃雷鳴,暗淡的雲彩死死壓住光線,黑暗像深井籠罩天地,按以往的慣例非得有一場大雨傾盆不可,可是折騰了半響,硬是一滴雨都沒有落下。

「碗筷都擺好,馬上就要開餐了,香噴噴的蘿蔔燉羊肉!」董祀一邊扯著嗓子喊,同時邁步走了出來,嘴角邊還留著沒有擦乾淨的油漬,至少說明他在廚房裡偷吃了。

「吃羊肉咯!」大人小孩同時歡呼,在這個時候,吃一頓羊肉,真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不僅成本高昂,還供不應求。

羊肉被端出來的時候冒著熱氣,香味讓鼻子不停的抽搐,眾人手中早拿好筷子,目光盯著鍋里。

「這讓我想起我的侄兒來,他做的一手好菜,要是本人在此,這隻羊和我們便都有福了!」老道士伸出筷子的同時不忘講他自己過往的經歷,提到那個炒著一手好菜的廚子。

想想不免有些傷感,好些年沒嘗到侄子做的菜了。

「來來,開吃!」一聲喊,七八雙筷子朝冒著煙的鐵鍋里伸去,夾起一塊熱乎乎的羊肉放入嘴裡咀嚼,這會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只有吃過的人才知道。

特別是在入秋時節,外面涼颼颼的冷風時不時穿堂而過,讓額頭冒汗的你閃現一絲絲冰涼。

「大哥,我們什麼時候回去?」林龍突然從嘴裡露出這麼一句,讓人感到奇怪,吃著嘴裡這麼好吃的羊肉,竟然還不知足,想早點離開這裡。

「我跟你們說,我們店裡的這位師傅,也是做飯的高手,味道還不錯吧?」蔡文姬也是花了不少心血,從別的店裡挖來夥計,他覺得這羊肉味道不錯。

「是不錯,美味啊!只可惜過不了兩三天便要回去辦事,真是捨不得你們!」董祀揉了揉著眼睛,父母過世得早,打小一個人面對艱難的生活,好久沒有家的感覺。

而今天這個場景,這些人,讓他找到這種難得一見的感覺,充滿著溫暖,就像鍋里冒出來的熱氣,每個人都吃的滿頭大汗,但又不爭不搶,多好啊!

「對了,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呢,你們今天去三台幹什麼了?」蔡文姬峰迴路轉,借著眾人享受著鍋里的美味,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撒謊吧?

「誰說的,誰說我們去了三台?」董祀有些生氣,男子漢大丈夫說一是一,既然已經撒了謊,就不能再說真話。 ???は防§過§LV以下爲錯字按拼音爲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不過我想到一個問題,現在這個時候,我已經和李盧萍見面了,爲什麼在今後的日子裏,李盧萍見了我。似乎並不認識我?

這是一點疑問,現在無法找到答案。

喜歡讓人叫她公主,一來是她性子高傲,二來是身上皇氣所至,畢竟身份在這裏。

不過讓我叫,我卻有些叫不出口的,就說:“你去不去?”

“不去。”李盧萍直接拒絕了。

她已經喝了藥,現在走路魂魄都能同步跟上,暫時沒有危險,我也鬆了口氣,還有七天時間,只要這七天之內讓她去陳家養魂地就可以了。

我關門退了出去,前去找李顯宗,李顯宗正在書寫一份文書。我過去後,:“陳先生,長樂喝藥了嗎?”

“喝了。”我說。

李顯宗跟我道了句多些,然後說:“陳先生,你看看這份文書,覺得如何。”

我只是來逛逛而已。畢竟這裏是一個國都。沒準兒能撈到點兒好東西,讓我看文書,我只馬馬虎虎撇了一眼,不過眼睛一盯上去就移不開了,上書寫:

朕治世以文,戡亂以武。而軍帥戎將實朝廷之砥柱,國家之干城也。乃文武雙全。亦嘗統帥三軍,今國家飄搖,山賊擾我疆北,乃天生帥才,隱居山林,未免暴殄天物。今特詔司令爲清平護國大將軍,勿復拒絕。最新章節已上傳

看完這詔書,我問:“你詔書中寫的司令是誰?”

“原晉綏軍晉北東路軍司令,東路軍第三旅旅長,陳靖!”

我吞了口口水,同時想到很多事情。

李顯宗不知道當初給李盧萍看病的就是陳靖?

陳靖現在還活着?

“他在哪兒?”問了比較重要的問題。

:“隱居在西崖之中,我已經好幾次前去請他出山,不過都被他拒絕,這一次,我準備親自前去。”

我心裏只樂,雖說你是皇帝吧。你這個皇帝的分量還不如他手下一個團長的分量來得大,讓他來給你當護國大將軍,太離譜了。

“我跟你一起去,我與他有些交情。”我說。

李顯宗自然願意,不過對我的話有些不理解:“先生看起來不過二十,怎麼會認識陳司令的?”

“額,我顯年輕。”我說。

李顯宗半信半疑點頭:“要是先生願意一起去的話最好,只是長樂那邊,我還是希望先生一直呆在長樂身邊。”

“她暫時沒事。”我說。

我和李顯宗正要離開這裏,卻見前方一羣人拿着刀劍追趕一騎馬之人,那騎馬之人到了這裏之後直接聽了下來,理了理自己的軍裝,邁步走過來:“陳浩,又見面了。”

“高人!”李顯宗認出了陳靖。

我對:“他就是陳靖,陳司令。”

李顯宗沒反應過來,而這時候這清平國所謂的士兵都追了過來,陳靖直接轉身抽出了身上短槍,沖天開了兩槍:“都給我滾。”

這清平國在武器裝備這方面,簡直弱到沒有邊界了,整個清平國,就只有幾把鳥1槍而已,哪兒比得過陳靖這真正的殺人槍。

那些人被陳靖這兩槍給嚇住,再加上陳靖曾經本就是司令,一身殺氣誰能擋得住,當下就把他們給嚇退了回去。

李顯宗馬上訓斥:“這是陳司令,都自己幹自己的事情去。”

隨後將陳靖迎進了殿堂之中,當確認當初那個世外高人就是陳靖之後,李顯宗驚奇不已:“這麼多年了,沒想到陳司令外貌竟然沒有半點改變。”

陳靖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這麼多年,你也半點都沒有改變。”

對他來說,這是幾十年的時間,對我來說,這不過是幾天的時間。

我問他:“你不是身上染了屍毒嗎?怎麼還活着?”

陳靖見李顯宗在這裏,看了他一眼。

李顯宗雖然是個皇帝,但是在陳靖面前,他的皇帝沒有半點價值,又見陳靖跟我有話說,就站起身:“我先去看看長樂。”

等李顯宗離開後,陳靖才說:“我現在已經是行屍了,你沒看出來?”

如果體內被屍毒染上,靈魂與軀體就會失去契合度,不能再居住在裏面,他現在是行屍的話,靈魂怎麼會有的?

難不成跟我爺爺一樣,都是死後慢慢產生的靈智?

“這些年,你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

陳靖笑了笑說:“從金同村離開後,愈發覺得體內屍毒難以控制,就召集軍隊給我自己挖好了墳墓,並將我自己埋葬在其中,不過後來發現沒死成,就出來了唄。”

“長樂公主的魂魄是怎麼回事?你棺材裏面捏出來的原型,是不是這個女人?”我將照片拿了出來。

陳靖看了看照片,哼哼笑了笑:“沒想到你弄到了這張照片,是她!”

“她跟李盧萍什麼關係?”我問,這麼大費周章用養屍土養出來的魂魄,僅僅是因爲長樂公主沒有魂魄想要幫忙,就將魂魄給了她,有些太虛假了,一定有關係纔會這樣。

陳靖見我問出這問題,臉色不再如之前那麼的和顏悅色,冷冷說:“不該問的別問。”

我聳了聳肩:“你選擇在這個時候出現,是爲了李盧萍,還是爲了我?”

“兩者皆有。”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有人告訴我的。”

我還想問,不過陳靖似乎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我不再問了,雖然有諸多問題,等適合的機會再問也不遲,說:“既然你來了,李盧萍就交給你處理了。”

“我不過是過來看看而已,馬上就要離開,這裏的事情該你處理,就得你處理,休想推到我的身上。”

分明就是他推到我身上的好不好。

陳靖之後跟李顯宗商議起了護國大將軍的事情,他們商量國事,我在這清平國轉悠起來,才走幾步路,就見到了李盧萍,招手喊了聲:“李盧萍。”

“叫公主!”李盧萍很不滿意,“再叫我的名字,我就殺了你。”

我笑了笑:“想好沒,到底要不要去金同村?”

“不去。”李盧萍直接拒絕了我,“再說了,你是誰呀?爲什麼要跟你一起去?我自己去不好?”

我心說,你自己去更好,也省的麻煩我了。

救了你,幾十年後一見面就對我動手,如果不是福大命大,早就被你打死了。

心裏雖然不滿,嘴上卻沒說出來。

快至夜裏時,我又端着還魂湯站在了李盧萍房間外,敲了敲門,裏面傳出聲音:“誰呀?”

“大姨媽。”我回話。

李盧萍吱呀一聲打開了門,猛把我揪了進去:“你要是再這麼大聲地說話,信不信我殺了你?”

“信。”幾十年後,你是真的差點兒殺了我。

李盧萍將還魂湯端到了梳妝檯前,我要看着她喝下去才放心,李盧萍見我一直不走,很是不滿意:“你怎麼還不走?”

“你怎麼不喝?”我問。

“要你管。”李盧萍回答。

我笑了笑:“喝完我就走。”

“你走了我就喝。”

我呵了聲,你丫的又不是張嫣,我在這兒服侍你只是因爲那什麼因果問題而已,你還跟我較上勁兒了是吧。

對張嫣要溫柔,對她不用,直接走了過去,端起還魂湯掐着她嘴巴給灌了下去,她氣得臉色都變了,還沒來得及說話,我就說:“不用這麼瞪着我,明兒跟我去金同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盧萍隨後大喊了聲,李顯宗和陳靖到來。

李盧萍將事情原委說了後,李顯宗尷尬笑了笑:“陳先生這是爲了你好。”

李顯宗解釋的結果是,我們所有人都被轟了出來。

陳靖說了句:“她不願意去,說明機緣還不到,慢慢等待就是。”

好,我等!

接下來各自睡去,到了午夜時分,李顯宗突然猛砸起了門:“陳先生,你快來看看。”

我忙穿衣出去,到了李盧萍房間外面,卻不見了李盧萍的蹤影。

“人呢?”

“剛纔有人說長樂在一個小時之前離開了清平,往對面山上去了。”

陳靖皺了皺眉:“應該是去我的墳墓了,對於她來說,那裏纔是她的家,得趕快阻止她,否則她的魂魄將進入泥人裏面。”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最新章節百度搜–藍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 fabbbbb昨天陳文一直在外面守行屍,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另外,四娘應該是我給我香包之後才離開的。被糟蹋應該是從這裏離開之後的路上發生的。

陳文聽了這話,把四叔給鬆開,四叔怒氣衝衝,指着陳文就罵:";你來村裏。我好吃好喝待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

陳文眉頭微蹙,並不急着解釋。

剛好四叔又看見了我手裏的香包,一把就奪了過去,然後說:";這香包咋會在你這裏?這是我前段時間去廟裏給張東離求的,怎麼會在你這裏?";

我正準bèi解釋,陳文卻對我搖了搖頭,然後說:";我能去看看陳浩四娘嗎?";

四叔馬上就說不行。還說陳文狼子野心,再也不能讓陳文再見到江東離。

這會兒村民又說:";陳家小夥子一直中規中矩,對人也和睦。你可能搞錯了,讓他去當面對質。這事兒沒準就搞清楚了。";

村民你一句我一句,最後四叔沒辦法,只有答yīng讓陳文去和四娘對質。

陳文路上一言不發,走到半路的時候陳文跟我說:";陳浩,你先不用去,回去在我包裏拿三枚銅錢,我包裏有本書,第一頁有記載有使用銅錢方法,你去按照那方法做一遍,然後告sù我結果。";

我恩了一聲,折身回去,張嫣跟着我寸步不離。

回屋到陳文的包裹裏面找到了三枚銅錢,然後找了一本藍色封面的書,書已經有些破舊了,上面寫着四柱命理幾個字。

翻開看了一下,上面寫着淨心な淨口な淨身な安土地な淨天地な祝香な玄蘊幾個字。

之後下面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按照指示,我把這下面的文字全部唸了一遍,然後用毛筆在一張黃表紙上寫上了陳文的生辰八字。

己巳に丙寅に庚申に戊辰。

寫完後焚燒,再搖起銅錢丟在了寫字檯上,結果是兩面有字,一面無字。

搞定之後馬上去找陳文,去時看見四娘正膽戰兢兢坐在椅子上,頭髮衣服凌亂得很,陳文膝蓋微曲,正在跟四娘說話。

但是四娘好像聽不見一樣,我走過去把銅錢的方位な正反跟陳文說了一遍,陳文恩了一聲,並沒多說什麼。

四叔依然怒氣衝衝站在一旁,我過去說:";四叔,我哥昨晚上一直在守行屍,四娘晚上找過我之後就走了,我哥根本不知dào四娘來過,不可能是我哥做的。";

四叔聽後馬上就破口大罵:";你還好意思說,你四娘膽子小得很,晚上找了你,你不知dào送她回來嗎?還有,這個陳文跟我們非親非故,他一來村子裏,村子裏就雞飛狗跳出這麼多事情,這事兒要是搞不清楚,我就只有喊公安局的人來了。";

陳文不回話,四叔在氣頭上,我也沒法兒跟他解釋。

村民這會兒也在嘰嘰喳喳討論,幾個老人還上前去問我四娘,但是四娘這會兒好像變成了木頭人,話都說不出來。

陳文看了一會兒,起身取過了四娘昨天讓我交給陳文的香包,問四叔:";你說這個香包你是給她求的?我想問一下,是什麼時候求的?";

四叔回答說:";好幾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