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空無物這麼一說,衆人的心裏就越是感到害怕,當然,要是在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害怕的話,那麼,除非他是神經病,或者精神病,“你看看你們,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就嚇成這樣,好像是見了鬼一樣。”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說話的這個人,他的本名叫做朱子清,但他是逢人就說自己叫朱校長,別人問他叫什麼名字,他也說自己叫朱校長,本來,大家還只以爲他是神經病,可現在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開始有點懷疑他是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了。

十四個小時之前,“找一個最愛的深愛的想愛的親愛的人,來告別單身,一個多情的癡情的絕情的無情的人,來給我傷痕,孤單的人那麼多,快樂的沒有幾個”,一家ktv的一個包廂裏,一個男子此時正傾情地在唱着。

唱着流行歌曲,他的聲音是那麼的優美,他的歌聲和他的調是那麼不懼世俗的眼光和看法,他此時可以說是,到了一個忘我的境界,此時此刻,他只想把他內心裏想唱出來的東西給唱出來而已,哪怕是世界末日,也和他無關。

本來,在ktv裏,大家也都知道,是去發泄的,是去做豬叫的,當然,歌聲也不會好聽到哪裏去,這些,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但是,有一點,還真的很難理解,別人去ktv唱歌,一般來說,都是和朋友一起去,可他。

可他竟然是一個人,沒錯,他就是一個人去的,在偌大的一個包廂裏,就真的是隻有他一個人,除他之外,還真的沒有別人了,此時,他還是繼續的一個人在那裏忘我的唱着,看他那表情,還真的有點像是唱出感情來了。

沒錯,沒錯,高手在民間,唱歌能唱成他這樣不懼世俗眼光的,也還真的沒有幾個了,咦,怎麼不唱了,剛剛還在“表揚”他來着,他突然這一下就不唱了,你說,你不唱也就算了,你還擺出一副好像見了鬼的樣子。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咯,你到底是幾個意思咯,其實,這也不能完全的怪他,因爲,一個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了,並且,還跟他說了一些很恐怖的話,當然,這個恐怖的話,它不是那一句,“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頭。”

“我的頭不見了,還我的頭來,如果你沒有看見我的頭的話,那麼,你就把你的頭送給我吧,拿你的頭來。”

Www ⊙Tтka n ⊙¢Ο

在一所學校裏,“校長好”,兩個有禮貌的女學生在碰到學校的校長之後,和校長打了一聲招呼,“好,你們好”,朱子清,也就是那個自稱朱校長的人,或者說,自稱朱校長的“神經病”,他是在這所學校裏掃地的。

但掃地其實只是掩蓋他真正身份的一個假象而已,他其實是一個搞研究的,他之前是在長白山精神病院做研究,但如果大家硬是要問他是做什麼研究的,那麼,也只好實話實說,他是被別人研究,和大家開了個玩笑,其實呢。

其實呢,他是一個武功高手,多年前,他還曾經爲天朝效過力,只是,後來,沒想到,他自己也沒想到,會落得個這樣的下場,但,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心裏也早已忘記了,沒錯,把之前的事情,確實是忘記了很多很多。

此時,他正和這所學校裏的校長走在一起,至於是什麼原因,要跟校長走在一起,這就不清楚了,這時,迎面走過來兩個女學生,也就是之前所說的那兩個女學生,有禮貌的女學生,朱子清在聽到那兩個女學生喊校長好的時候。

他情不自禁的就回應了那兩個女學生,搞得一旁真正的校長有點無語和尷尬,但,真正的校長也沒有跟朱自清他一般見識,之後,那兩個女學生稍微走遠了一點,然後一個女學生對另一個女學生說道:“哎,真不知道那人是。”

在一個非常有詩意和浪漫氣息的亭子裏,亭子裏此時只有兩個人在裏面,不過也剛好,亭子裏也只能“容得下”一對戀人,要是有旁人在的話,反倒不好,“山無棱,天地合,纔敢與君絕,離瀟,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就是。”

“我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句了”,離瀟旁邊的人,此時一邊抱着離瀟,一邊在離瀟的耳邊說着悄悄話。

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見的悄悄話,離瀟這個人,雖然說平時話不多,但他喜歡、擅長吟詩啊,每每都能把一件事說得是那麼的有詩意,同時,他也是一個風流倜儻的人,當然,這樣的人,他也免不了會有點放蕩不羈。

甚至,他還是個天朝好基友,不喜歡女生,反倒喜歡男生,但,也就是因爲一個男生,而讓他從此之後不再喜歡女生,不再會喜歡上別人,就算是死,離瀟他也要和此時抱着自己的這個男生一起死,在離瀟的身上,我們看到。

我們看到,我們他丫的還能看到什麼,就只看到了滿滿的基情,其他的,哦,對了,還有噁心,除了這兩件之外,還真的沒有看到其他的了,本來,本來啊,要是現在抱着離瀟的是一個女生,那畫面是該有多美麗啊。

多羨煞旁人啊,可,可是,離瀟他這個人,他竟然會喜歡上一個男生,用那句話是怎麼說來着,是“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大家可以想想看啊,在一個這麼有詩意和浪漫氣息的地方,一個男生,他抱着另一個男生。

然後在他的耳邊說着悄悄話,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得見的悄悄話,然後,這個男生說完之後,另一個男生又緊了緊之前說話的那個男生,二人抱緊之後,恨不得馬上就狂吻對方,狂吻彼此,大家想象一下,反正我是要吐了。 「古武界的大世要到來了?」

秦穆然還是第一次聽到老道士這麼說,頓時有些好奇,因為在他所知道的,古武界不是自成一界嘛,怎麼會有大世到來?而且聽老道士這話的意思就是,古武界將要變動了?

「嗯!你沒感覺周圍遇到的古武界的古武者越來越多了嗎?古武界與朝廷之間的協議期限快要到了,他們已經按耐不住,想要入世了!」

老道士一語點通秦穆然說道。

「入世?」

秦穆然被老道士這麼一提,別說還真的是啊!

秦穆然這才回來多久便是遇到了不少古武界的人,而當初玉龍雪山的事情更是吸引了大批的古武界的年輕天驕們進入。

這要是放在以往基本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嗯!而且,小子,我可要好好提醒你一句,你得到了亞瑟王的傳承之劍,這就是個燙手的山芋,很多人都對你虎視眈眈的,而且布國的圓桌騎士,據我所知,也派了人要來問你要回傳承之劍。」

「卧槽?問我要什麼啊!老頭子,這一回你可失算了吧!你以為我這麼傻會將亞瑟王的傳承之劍放在自己的身邊嘛!我早就已經……」

秦穆然話還沒有說完,老道士便是插嘴道:「交給龍天賜了是吧!」

「我去?這你又知道了?!」

秦穆然徹底不好了,怎麼自己什麼事情老道士都知道啊,人與人之間還能不能有些秘密了?

「天機不可泄露!」

老道士優哉游哉地將自己的口頭禪給說了出來。

「老頭,你夠了!你到底什麼個意思?」

秦穆然有些不舒服地問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告訴你一聲,龍天賜已經將亞瑟王的傳承之劍發給你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會兒這個寶劍就會快遞到你家了!」

「到我家?還快遞?」

秦穆然懵了!

要知道,為了亞瑟王的這個傳承之劍,在玉龍雪山都廝殺成了什麼樣子,可是現在呢?你竟然告訴我用快遞給寄過來了?要不要這麼隨便?怎麼說這也是布國圓桌騎士們夢寐以求的寶物,你們這麼隨便真的好嗎?

「當然了,這麼大的傢伙不快遞難不成親自給你送過去啊!」

老道士理所應當地說道。

「這可是亞瑟王的傳承之劍啊!這樣是不是有點太隨意了呢?」

「隨意嗎?我覺得挺好的,你是不知道有句話叫做燈下黑嗎?即便這個被人給劫了,你覺得那個人會相信這是真的傳承之劍嗎?」

老道士說出了真理道。

「對哦!也是這麼個道理!」

秦穆然點點頭,這麼一想還真是。

只要是個正常的人都不相信亞瑟王的傳承之劍會這麼隨便的用一個快遞送出去。

「小子,你天生就是破軍命格,那可不是一個休閑的主,而且這一次你來京城貌似不太順利啊!」

老道士話裡有話地說道。

「你是不是算出來什麼了?」

秦穆然皺皺眉,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

「我靠!就知道你會說這句話!不過過幾天就到了我和李浩然決戰的日子,雖然我能夠碾壓他,但是他的背後有一個龍之守護的實權長老,實力在化勁初期,我擔心他到時候會幹擾!」

秦穆然將自己心中的擔心說了出來。

「干擾就干擾唄!那麼多人都看著呢,難不成他會沒臉沒皮地對你下死手?」

老道士一副不管自己的事情的樣子說道。

「是不會下死手,但是殘廢就說不準了!我說老頭,怎麼說我也是你唯一的弟子,你既然在京城,就忍心讓我一個人被一個化勁初期的老頭針對?」

秦穆然想了想決定套路老道士一波,如果能夠成功套路,那最好,如果不能,至少也告訴他對付自己的是誰,到時候自己真的被那個老傢伙針對的話,老道士還能夠幫自己報仇!

「忍心!挺好的,現在這個世界,化勁的老怪物不多了,有一個出來,讓你練練手也是不錯的嘛!」

老道士很是淡定地說道。

「我靠!老頭,你太狠心了,我要是出什麼事情了,你就後繼無人了!」

秦穆然有些情緒激動地說道。

「沒事啊!這大千世界,天驕無數,你涼了,老道我再重新找一個,培養一個就是了,又不會浪費多少時間,也就是個十來年的事情!」

老道士說的那叫一個雲淡風輕啊!

「算你狠!」

秦穆然徹底被老道士的無情所折服了!

「我一直都這樣!」

老道士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至於該跟秦穆然說的,他都已經說了,剩下的也沒什麼好跟他說話的。

秦穆然聽著耳邊傳來的忙音,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另一邊,老道士在掛掉了與秦穆然的通話以後,便是看著坐在他對面的中年男子。

若是秦穆然這裡,一定會驚訝的發現,因為坐在老道士面前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的一號首長!

老道士竟然坐在了一號首長的辦公室里!這簡直是一件足夠驚訝掉一大群人下巴的事情。

一號首長的辦公室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進來的,尤其是此時,一號首長竟然還親手泡茶給老道士。

「老神仙,嘗嘗我這個茶葉!」

一號首長遞給了老道士一杯泡好的龍井茶。

「小馮啊,這麼多年沒見了,你也是長進了!都成為一號了!」

老道士吹了吹茶麵漂浮的茶葉,喝了一口,看著一號首長說道。

放眼整個夏國,現在還敢叫一號首長小馮的,估計也就只有老道士一個人了。

「老神仙你說笑了,當初要不是你給我批命,可能我也不會到達這一步!」

一號首長很是謙虛地說道,他能夠有今天的成就,老道士可以說居功至偉。

「哎!別說跟我有什麼關係的,這一切都是天命!小馮,你的能力,經歷都足夠,這個國家也只有交到你的手裡才能夠更加的富強!治國,才是你最大的能力!你看看,這幾年,全國發展迅速,百姓也過上安居樂業的生活,你做的很好!」

老道士這麼些年來遊歷山川大河,見到了各種情況,不得不說,相比於以前,現在的一號做的足夠的好了!

「老神仙,你就別誇我了!我現在坐到這個位置上,更加知道了自己身上的責任,我知道我做的還不夠好,我會繼續努力,讓人民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的!」

一號目光之中流露出一股堅定的信念說道。

「小馮啊!萬事莫強求,盡人事,聽天命,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萬事都不可能完美,有的時候太過於追求一些,反而會適得其反。」

老道士看了眼一號首長,勸道。

「我知道!這些我以後會注意的!」

一號首長點了點頭,跟老道士聊一會兒,便勝讀十年書,對於這個已經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道士,哪怕是一號首長都有些折服了!

要知道,當初自己見到老道士的時候,才是一個三十齣頭的青年,現在自己已經五十幾歲了,可是老道士呢?二十多年過去了,依舊沒有什麼改變!哪怕他的真實年齡,身為一號,也不知道! 在一個大家都穿着少數民族服裝的地方,“阿木,你幫奶奶去山上再採點草回來,記住,只要新鮮的,那一些老的,沒什麼用,採了也是白採,記住了嗎”,一間木房子裏,一個年齡比較老的老人家對一個年輕的姑娘說道。

“奶奶,我記住了”,這個年紀輕輕的姑娘回答道,“那好,你去吧”,這個老人家說完之後,那個年輕的姑娘就馬上離開了,應該是去山上採草去了,大家不要誤會,這裏說的這個“草”,它其實也不是一般的草。

它而是,“啊”,“哎喲,哎喲”,上山的時候,那個年輕的姑娘不小心別踩穩,摔了一跤,這一跤摔得也不輕,此時,這個年輕的姑娘把膝蓋好好檢查了一下,發現膝蓋已經出血了,並且也痛得厲害,估計。

估計一時半會也不能走了,這個年輕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做夏盅木,是一個少數民族人,但少數民族也有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比如說夏盅木她的奶奶,她奶奶是一個懂蠱術的人,蠱,它有時候可以害人,但,它有時候。

它有時候也可以救人,就看你要怎麼使用它了,可以用它害人、殺人,也可以用它做好事,救人,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七級浮屠,大家懂嗎,大家懂它的意思嗎,如果大家不懂的話,那也沒有什麼關係。

大家只要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就行了,心存善念,這是每一個人都必須有的,只是說,有的人他那一時生了惡念,所以,纔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來,不然,人之初性本善,意思講的也就是說,每一個人啊,他生下來的時候。

他都是善良的,只不過,隨着年齡的增長,環境的影響,他可能沒有了最初那麼善良的本性了,就比如說,夏盅木她的奶奶,以前她就是因爲跟人家有意見,然後二人都是懂蠱術的人,所以,二人鬥了一場,最後的結果是。

那個人,他死了,而夏盅木的奶奶也落了一個終生殘疾的下場,她的腳永遠都不能站起來了,這也就是。

這也就是爲什麼夏盅木的奶奶要她去山上採草的原因,這個草,它就是用來治療夏盅木奶奶的腳的,可現在,夏盅木她膝蓋受傷了,一時半會的也不能繼續再上山了,這本來還好,只是現在有點痛而已,過一下應該就。

應該就可以繼續走了,但,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在夏盅木她的腦海中響起,這一下,由於夏盅木之前實在是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立馬就被這個聲音嚇得不輕,本來腳就還沒有好,現在又聽到一件這麼恐怖的事情。

還真的是禍不單行啊,現在,不僅僅是膝蓋痛了,在接下來不久,可能夏盅木她還會有生命危險,希望她能有好運吧,不過看她現在這樣子,估計運氣也好不到哪裏去,自求多福,聽到了那個聲音,也真的只有希望她自求多福了。

在一傢俱樂部裏,“好球,美女有沒有興趣和我來賭一把”,一張檯球桌前,一個長得穿得都很漂亮的美女又進了一球,本來欣賞美女打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可接下來,突然就來了幾個像黑社會一樣的人,並且。

並且,其中的一個還揚言要跟這位美女賭一把,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賭什麼,“你想怎麼賭”,這個美女也不甘示弱,馬上就問道你想怎麼賭,彷彿她一點也不害怕,一點也不緊張,估計,她的來頭也不少,或者。

或者說,她是練家子,一個打五、六個沒什麼問題的那種,不過想想也是,她一個女孩子家家,竟然敢一個人到這種地方來玩,沒有一點真材實料是不可能的,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她不是一個人,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呢。

“這樣吧,我們就打一把正常比賽,如果我輸了,任憑你處置”,那個像黑社會的人這麼說道,看來,出來混的,是真的沒有一個怕死的,萬一自己輸了呢,如果別人提出要你的命,那你該怎麼辦纔好呢,該如何是好呢。

難道說,你還真的把命送給人家不成,至於嗎,一場比賽而已,一場遊戲而已,感覺真的沒必要這樣玩,玩得這麼大,不過,之後在聽到這個像黑社會的人,他提出的要求和他說的話語之後,瞬間就覺得他死也是死有餘辜了。

“那如果我輸了呢”,奇怪,這個美女一向是認爲只有自己是最厲害的,可爲什麼,在這時她會這麼說呢,奇怪。

“如果你輸了的話,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這樣吧,我兄弟這麼多,估計你也吃不消,如果你輸了,你就把我一個人上一晚上算了,怎麼樣,敢不敢來”,沒想到這個“黑社會”竟然這麼的無恥和下流,真心希望那個美女。

真心希望那個美女她不要接受這個比賽,如果一不小心輸了的話,那她就慘了,不知道會不會留下陰影,哎。

聽到那個“黑社會”說出這麼骯髒的話語來,這個美女不但沒有生氣,還馬上就回答跟他比賽了,真不知道這個美女她心裏是怎麼想的,她難道就一點都不生氣嗎,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這有點不像她平時。

“敢,爲什麼不敢,我又不一定會輸,到時候如果你輸了的話,那麼,就請你的兄弟們回去告訴你的家人,給你準備後事吧”,這個美女果然也是有她的想法,之前還差點相信了她沒有生氣,原來,她是想要這個“黑社會”死。

“別動,這小妞性子烈,估計到時候玩起來會更刺激”,聽到那個美女突然說出這樣的話,其他的“黑社會”有點想動手的意思了,不過,被之前的那個“黑社會”給及時的叫住了,所以,他們纔沒有對那個美女動粗。

“好了,廢話少說,我們開始吧”,看來,這個“黑社會”也還是有一點被那個美女最後說的話給弄鬱悶、上火了。

“二十分鐘之後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聽到這個聲音,李肅從睡夢中猛地驚醒過來。 一號首長看著面前的老道士,他產生了深深的敬佩之情。

老道士擁有如此的實力,卻還是如此的洒脫,尤其是他還培養出了秦穆然這麼優秀的弟子,對於國家來說,都有著不可抹滅的貢獻。

「老神仙,剛才你跟秦穆然打電話的?」

錦鯉仙妻甜如蜜 一號首長看著老道士問道。

「嗯!除了這個小子,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

老道士一提到秦穆然就沒好氣地回道。

「老神仙,你有秦穆然同志這樣的好弟子,應該驕傲啊!他可是我們這個時代真正的英雄!他為了我們這個國家犧牲了很多!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做過什麼,但是我卻一清二楚!他當得起國之利刃這個稱呼!」

說到秦穆然,一號首長臉上也是滿滿的欣賞之情。

一號很少有這麼欣賞的一個人,關鍵這不是因為老道士的原因,而是真正秦穆然靠著自己的力量讓一號欣賞!

一個才二十齣頭沒多少的年輕人,卻是為國家立下了豐功偉績,一次又一次在國家危難的時候挺身而出,舍小家為大家,這樣的精神,在如此的時代是很少見的!

更加重要的是,秦穆然的滿腔熱血都願意為了這個國家,他為了這個國家能夠沒有一絲的私慾!

哪怕當初他被驅逐夏國五年,受到了不公平的審判,可是這依舊沒有改變他那濃烈的愛國情懷!

創立孤狼傭兵團,無償接受任務,保護夏國的商隊,解救夏國在國外被劫持的人質。

創立冥王神殿,成為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天神之一,可是他的冥王神殿令行禁止,從來不做危害夏國的事情,從不接受夏國的任務,更加不會隨意踏入夏國的土地。

這一切,一號首長都看在眼裡,同時對秦穆然也滿是佩服。

以德報怨,莫過於此,這等愛國之情,哪怕是一號首長也不得不讚揚!

「呵呵!這小子不能誇,一誇他就膨脹了!這才多久沒見,就敢跟我這樣說話了,他就是一個放飛的小鳥,剛飛上天空沒多久,就以為自己能夠疾馳狩獵了,還需要多多磨鍊!」

老道士微微一笑,說道。

「穆然同志還年輕,還年輕嘛!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還沒有他這麼優秀呢!」

一號笑了笑說道。

「年輕不是理由啊!從他天生破軍命格的時候,就註定他這一生不會平凡,而且那件事情,需要他才能完成,如今的情況,古武界已經亂了,所以離那天到來的日子,我相信也不會太久遠了,就在這一兩年之內吧!」

老道士說到這裡,臉上出現了少有的凝重。

「真的這麼快嗎?」

看到老道士這個神色,一號也是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頭,別人不知道什麼事情,但是他卻是知道。

「嗯!變化的太快了!而且最近我發現古武界已經有向這邊傾瀉的跡象了,每當出現這種事情的時候,必然代表著古武界的環境發生了變化,大世真的要到來了!」

老道士點點頭,回道。

「哎!希望穆然同志能夠不辜負我們的期待,能夠在這一兩年裡面成長起來。」

一號感慨地說道。

「但願吧!不過既然將來他要擔任如此大的重任,現在就要給他更多的磨難!你看吧,我過段日子可不得給他加加料什麼的!他過得太安逸了!」

老道士嘴角微微上揚,看起來極其的猥瑣,但是一號卻是知道,老道士怕是要出招了,那麼秦穆然必然就要倒霉了!

「那過幾天炎黃隊長的決戰,你就真的不過去了?萬一化勁初期的強者真的對秦穆然出手,我怕他真的撐不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