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微微點頭,示意衆人不必多禮。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侯爺,裏邊請!”

婁虎擡手在前邊引路。

到了大廳內,上了茶,屏退了左右,婁虎親自上茶,誠惶誠恐道:“侯爺,有什麼指示,您儘管吩咐。”

“我向你打聽一個人!”

秦羿吹了吹茶花,擡眉問道。

“誰?這雲州城裏,有頭有臉的人,屬下基本上都認得。”婁虎道。

“秦文義!”

秦羿冷冷道。 “秦文義?”

“侯爺,你怎麼想找這個人了?”

婁虎頗是驚訝。

“說!”秦羿道。

“侯爺,這人還真有點名氣,不過,卻都是一些花邊新聞,上不得檯面的事,說白了,也就是老百姓茶餘飯後的笑料罷了。”婁虎笑了笑道。

“哦,有點意思,趕緊說來?”

亡者殊途 “這個秦文義是個靠畫畫謀生的流浪漢,三年前來到雲州的,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使了什麼法子,竟然把劉家的三小姐迷的死去活來,兩人私定了終身。”

“那三小姐劉嫣,嘖嘖,雲州城出了名的白富美,三十出頭的年紀,熟透了的果子,人見人饞,誰人不惦記啊。”

“不知道多少有錢有勢的富貴人家子弟眼巴巴盯着呢。”

“沒想到,卻跟一個瘸子,連飯都吃不上的傢伙好上了。”

“這在我們當地那是有名的笑料,人人都說這流浪漢會勾魂,迷了劉嫣的魂,總而言之,各種傳言都有。”

“哎,總而言之,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這年頭的美女是越來越看不懂了啊。”

婁虎點了根香菸,吸了一口笑道。

在說到劉嫣的時候,他也是雙眼直放狼光,他作爲秦幫地方堂主,雲州地下秩序的掌控者,也曾苦苦追求過劉嫣。

奈何,到了最後,他連個瘸子都不如,心中好不痛快。

“劉嫣什麼來頭?” 啞女驚華:鬼王逆天寵妻 秦羿問道。

“劉嫣的父親叫劉正光,是雲州市主管政法的副市長,她母親在文藝界也有些名頭。”

“說來,劉家跟咱們秦幫也頗有些瓜葛,她有兩個哥哥,大哥叫劉宏文,在您母親的宋氏集團任雲州分公司總經理。她的二哥叫劉宏武,地下稱爲‘武爺’,他是本地的地頭蛇,手下養着一兩百號人,掛在咱們下屬分堂,屬我統管。”

婁虎冒了個煙泡,徐徐道。

“嗯,這麼說,劉家確實背景不俗啊。”秦羿玩味笑道。

“可不是,劉宏武這小子,爲了斷絕秦文義與劉嫣的來往,這些年又是打,又是管的,就差沒一刀宰了這死瘸子。”

“人家骨頭就是硬,死不人慫,劉嫣更放出話來,秦文義要死了,她必殉情。”

“要不然劉宏武早幹掉了秦文義,眼下這個秦瘸子已經成了劉家的恥辱。”

“不過,他也沒幾天好日子了,上次吃飯的時候,劉宏武放了話,要派人剁了他的雙手,驅逐出雲州。”

“估計這幾天,就要動手了。”

婁虎陰森森笑道。

他巴不得劉宏武早點趕走這個死瘸子,到時候追劉嫣,無疑又多了一成勝算。

“放肆!”

秦羿眉頭一沉,拍案怒喝。

婁虎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嚇的魂都飛了,連忙起身,戰戰兢兢道:“侯爺,我,我哪錯了?”

“你知道秦文義爲什麼骨頭很硬嗎?”

秦羿森然笑問。

“不,不知啊?”

婁虎一頭霧水,惶恐道。

“因爲他是我秦家人,是我的親二叔,這下你應該明白了吧。”

秦羿冷冷道。

“什麼,瘸子……不,秦先生是侯爺您的二叔?”

“這……”

婁虎如遭雷霆一擊,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渾身冷汗直冒。

他在這又罵又諷的說了半天,做夢也沒想到秦文義竟然來頭這麼大。

若非這話從秦侯口中說出,打死他都不敢相信,那個脾氣古怪,窮酸潦倒的傢伙,會是秦家的二爺。

“我,我立即就去給劉宏武打招呼,讓他別動秦先生。”婁虎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頭對劉嫣最後一絲念想,徹底斷了。

他要跟秦侯的二叔搶女人,那不是找死嗎?

“先別急着透露我二叔的身份,我要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同時也要雲州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一個血淋淋的教訓,爲我二叔正名!”

秦羿滑了滑杯蓋,徐徐道。

“屬下明白了。”

婁虎舒了一口氣道。

“這樣,你去請本地畫行的高手,搞個畫展,多請一些有名望的人來!”秦羿琢磨道。

“侯爺,不用!”

“也是趕巧了,江東一年一度的華夏畫展,明兒就要在雲州的水月國際酒店舉行,我們負責保安。”

“這次畫展是省委操辦的,由省委尹卓然先生的侄子尹凡少爺主持,到時候雲州張書記,以及來自全國畫界的大師們都會前來參會。”

“以二爺的才華,定然會大展光芒!”

婁虎掀起衣角抹漢道。

他是個粗人,要真讓他辦畫展,那還不得砸了鍋啊。

“哦,尹凡這小子也會來,確實是個好機會。”

秦羿摩挲着下巴,欣然笑道。

……

次日正午。

劉嫣早早就在河邊小道上等着了。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個青衫少年,他依然是那麼的冰冷。

“秦先生!”劉嫣會心一笑,打了聲招呼。

“劉小姐,這個你拿着,讓他今天晚上去水月國際酒店參加畫展。”

“你們的事,能不能成,就全在今晚了。”

秦羿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燙金請帖,遞了過去。

劉嫣打開一看,嬌容立變,居然是一張特級貴賓邀請函。

她不得不懷疑這傢伙的能量了。

這次畫展,可是華夏國家級別的,由江東省委組織的,名師雲集,一函難求。

更不可思議的是,她手上拿着的是最尊貴的特級函。

只有華夏頂級名師,以及市政主會的高官纔有資格持有。

具她所知,便是她們家,也沒有這份殊榮。

這個秦先生到底是何人?爲何有如此大的能量?

“秦先生,謝謝你對文義的看重,只是他性格執拗,未必就肯去。”劉嫣愁苦道。

“他會去的!”

“你一定能勸說他的,對嗎?劉小姐!”

秦羿目光落在了劉嫣豐腴的小腹上,意味深長笑道。

劉嫣俏目圓睜,簡直不敢相信。

她可以確定秦羿看穿了她的祕密,而正是因爲這個,秦文義有必須要去的理由。

“好,既然秦先生如此有把握,我一定會讓文義參會的。”

劉嫣咬了咬牙,緊緊的將邀請函,捂在胸口上,下定決心道。 “羿哥哥,你怎麼會確定劉嫣一定能勸說二叔的?”回去的路上,溫雪妍不解的問道。

“因爲我很快就會有一個小兄弟了。”秦羿笑道。

“你的意思是,劉小姐已經懷上了二叔的骨肉?”溫雪妍琢磨了片刻,明白了過來。

“沒錯!”

“二叔與這個社會脫節,他清高的同時,對這個世界是充滿戒心的。”

“他活在自己的軀殼裏難以自拔,但爲了自己的孩子,他一定會踏出最艱難的一步。”

秦羿長嘆了一聲道。

雲州水月國際大酒店!

江東省最豪華的酒店之一。

但凡有外賓來訪,又或是江東重大會議,大多數在此召開。

晚上八點。

酒店外面,停滿了汽車!

外面圍了不少年青的學子,以及一些風塵滿面,穿着落魄的流浪之人,每個人的眼神都充滿了期待。

一年一度的華夏畫展,對於畫壇的人來說,便是聖會。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每年都會有驚世脫俗之輩,爲畫壇泰斗們認可,成爲新一代的大師。

這些弄不到邀請函的畫師,守在這隻爲見到心目中的畫壇聖手,以及見證新大師的誕生。

酒店門口,已經戒嚴,由荷槍實彈的特警把守,沒有邀請函,擅自入內的人將會被轟出來。

秀色田園:異能農女要馴夫 就算有混進去的,到了裏邊也有秦幫堂口弟子的檢查,一旦被發現,毒打一頓是免不了的。

一輛輛豪車,駛進了酒店!

門口的漂亮的迎賓小姐,恭敬的迎候着每一位參會的客人。

秦文義下了出租車,深吸一口氣,抱緊懷裏那幅平生最得意之作,傲然四顧了一眼,瘸着腿邁出了踏往會展的第一步。

這一步並不簡單,一旦邁開,即代表他的人生即將翻開嶄新的一頁。

他不再是避世,視金錢如糞土,視天下人如無物的狂士,而是一個父親!

沒錯,他要腳踏實地的活着,給未來的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家。

而畫展,便是他的唯一出路。

“先生,請出示你的邀請函!”

門衛見突然來了這麼個一瘸一拐的落魄之人,原本臉上的笑意頓時變的嚴肅了起來。

要知道今天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畫壇、政商界人傑,誰不是衣冠楚楚,豪車而來。

秦文義早習慣了旁人的白眼,冷笑了一聲,摸出邀請函,張開一亮:“看清楚了!”

“喲,是特級函,這位先生,是我失敬了,裏邊請!”

門衛恭敬道。

秦文義收起邀請函,走了進去。

大廳內,人頭攢攢,四處掛着大師們的畫作,供人展覽。

雖然是畫展,但實則是畫壇與政商界要員之間的高級酒會。

這年頭,當官的想要附庸風雅,玩弄風雅的人卻又想要沾染銅臭,也算是臭味相投。

這正是秦文義所不恥的。

但此刻,他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因爲只要得到這些人的認可,才能換取孩子的奶粉錢、書本費。

大廳太過嘈雜,秦文義有些犯暈。

他腿疼的厲害,又餓又渴,但望着琳琅滿目的自助餐,他卻無論如何也伸不出手。

唯有走到了角落,坐了下來。

“小姐,能給我一杯開水嗎?”秦文義笑問旁邊端着托盤的禮儀小姐。

“開水沒有,我給您一杯酒吧。”

禮儀小姐俏皮一笑,遞給了他一杯價值不菲的乾紅。

秦文義一生悽苦,何曾喝過這種高級玩意,只是此刻口渴的厲害,也沒多想,端起來一喝,頓時被酒勁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這一咳,立即吸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

這中間卻也有認識他的,忍不住驚叫了起來:“喲,這不是廊橋賣畫的秦瘸子嗎?怎麼,這種人也能參加畫展?”

“是啊,這瘸子肯定不知道從哪偷偷混進來的。”

“聽說他傲氣的很,沒想到也如我等這般,免不了俗啊。”

四周嘲諷聲不絕於耳,如同千萬根針,紮在秦文義的心上。

他很想忿然而去,不過很快,他在人羣中發現了劉嫣的身影。

劉嫣與她滿門富貴的家人坐在一起,時不時回過頭來,溫婉的衝他偷笑。

一想到這個承載着他一生的幸福與追求的女人,秦文義心中一暖,頓時有了無窮力量,微笑點頭,重新坐了下來。

此刻,一羣穿着西裝的大人物,坐在最顯眼的沙發上相聊甚歡,旁邊的侍應生恭敬的削着雪茄、配着酒水,顯示了這些人尊貴不凡的地位。

坐在劉嫣左側的男士,面向斯文,戴着金絲眼鏡,席間不少人向他敬酒,他都是微微點頭示意,頗具上位者姿態。

他正是宋氏集團雲州分公司的總裁劉宏文,由於宋氏集團的地位,便是秦幫分堂主婁虎見了他,也得敬讓三分。

緊挨着他的,是一個帶着黑墨鏡,塊頭威武的絡腮漢子。

他是劉家的老二劉宏武,人稱武爺,本地的地頭蛇,拜在婁虎秦幫堂口之下!

劉家人往那一坐,不少市政,甚至省委的官員紛紛過來敬酒。

“嫣嫣,再過些時日,便是中秋節了,到時候我會在省城桂春圓舉辦一個桂花節,到時候還請賞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