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面怪閉上了雙眼,不出半晌在祖家莊外,真的呈現了大魚大肉,美味佳餚。所有乞丐與窮人人山人海向這些美味佳餚撲了上去。張孫早已經餓壞了,別看他是一個老人,現在可是狼吞虎嚥,像貪吃的豬一樣。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但他們的美味是那裏來的,楊子知道就是祖家莊內壽宴上的,無面怪變戲法將這些東西變到莊外,給這些乞丐與窮人分享。可是他們也闖了大禍,就是祖家莊的人絕不會善罷甘休,楊子該如何應對了。 45祖家莊之三大高人

祖家莊內好大喲,至少可以擺下五百席。當鞭炮聲響起後,所有的客人開始享受美味之際,卻發現了少了幾個大菜。祖海感到顏面無光,親自來到廚房大罵廚師:“你們這些混帳,連菜少了幾碗都不知道。”

廚師不敢支聲,因爲確實少了幾個大菜,不過他們很疑惑,自己明明點了又點是三百零九桌,怎麼會少了。廚師也不含糊衝幫廚的下人大罵道:“你們是怎樣做事的,連這也會搞錯。”

下人們也不敢支聲,因爲確實少了幾個大菜,他們也很疑惑,經過我上十次的清數與上百雙眼睛的盯瞅,怎麼會出錯了。當然這個大菜無疑就是無面怪用隔空取物取走的幾個大菜而矣。不過好戲還在後面,因爲楊子以大仙身份,說服了無面怪讓祖家莊外所有人都能吃上大餐。

這一次菜是上去了,可全都是一個空碗,那些菜了,難道都被廚房裏的人偷吃了,不可能,廚房裏的人絕不敢,就算敢也不可能吃下這麼多東西。

祖海如無頭的蒼蠅,進了廚房吆喝廚師:“快點,重做。”

廚房緊張的工作着,又一碗菜出爐了大炒排骨,不過這一道更恐怖,竟然全都是蛆蟲。“啊!”客人們一聲驚叫,這是他們的頭一次見到有這種怪事。祖海臉上是青一塊紫一塊,一時間是顏面盡失。

“莊主,依貧道看,這是有人動用了污術,故意搗亂莊主的壽宴。”一個道士打扮的人便來到祖海面前。

“朱道長,這怎麼說?”祖海毫無頭緒。

朱道長姓朱名子慎,因爲他行事向來小心翼翼,所以就叫朱子慎。朱子慎還有一位師弟盧剛、一位師妹令狐香。他們一起從六年前來到祖家莊,爲祖海出謀劃策,使祖家莊發達起來,所以他們得到了祖海的信任,分別給予他們仙姑、法師、道師一職。道師是朱子慎,仙姑是令狐香,法師是盧剛。

“莊主,其實早在剛纔有幾碗大菜不翼而飛,貧道就想到了在莊外有人使用了污術,不過貧道以爲只是取出了幾個菜而矣,所有沒有聲張。現在見這人如此猖狂,貧道也是忍無可忍,特向莊主稟告。”朱子慎講出了心中的疑慮。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毫無頭緒。’祖海聽到這裏朝祖家莊上下一聲大喝:“人來“““““`。”

瞬間,祖家莊的護衛快步來到祖海面前,聽候差遣。

“你們馬上到莊外去,把那些乞丐們、窮光蛋們統統給抓起來。”祖海一聲令下。

“莊主,萬萬不可。”朱子慎大聲勸道。

“朱道長,還有什麼高見。”祖海心存疑慮。

“莊主有所不知,如果將他們全部都抓起來,我們要如何處置,難道把他們都殺了嗎?如果把他們都殺了,莊主將威名掃地,稍有不測還會受到朝廷重罰,莊主三思呀。”朱子慎果然不凡,竟能想到這麼遠的事。

“那怎麼辦?”祖海一時間想不出好辦法。

“莊主,不如讓貧道與這個動用污術的人鬥一鬥法,讓他輸得心服口服。到那時莊主在處置這個使用污術的人,莊主就可名正言順的解恨,這樣也沒有使孫大人爲難,何樂而不爲呢?”朱子慎是一個法力高深的道士,他要與這運用污術的人鬥法,也好在祖家莊顯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孫大人是這裏的最高長官草州幕;他與祖海可是臭味相投,狼狽爲奸,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祖海雖然與孫大人是豬朋狗友,但民不跟官鬥,在草州無論誰都還要讓着孫大人。祖海知道這層厲害,現在朱子慎要借鬥法殺了這搗亂份子,真是再好不過了。因爲朱子慎的法力在自己六年前就見識了,可以說是法力無邊,一定可以馬到成功。想到這裏,感激地道:“一切就有勞朱道長了。”

朱子慎會意的點了一下頭,將與師弟盧剛、師妹令狐香在大庭廣衆之下顯示自己的能力,大敗楊子。不過楊子也不是好惹的,他們在這一次鬥法究竟誰能勝出,現在下結論都還爲時尚早。

祖家莊外面,楊子與衆人正在享受美味,忽的莊門大開,從裏面走出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他正是祖家莊莊主祖海;在他身後跟着朱子慎、盧剛、令狐香,當然少不了祖師爺。那一幫乞丐與窮光蛋見祖莊主出來了,紛紛讓開一條道,一條通向楊子的大道。楊子除了認識祖師爺,其他幾個都不認識,但可以感應,可以用雙眼觀察。那一個六十歲的老人紅光煥發,一身大紅花袍,一看便知道是祖家莊主祖海。而他身後一個道士打扮氣宇軒昂的人、一個精神抖擻一身和尚穿着的人、一位快捷敏銳一身尼姑打扮的女人。

‘非凡,非凡的神奇?那三個非凡。’楊子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幾人,感應到一種妖氣,不過並不想去理會他們,但又不能不理會,因爲這三個人就是今天的主角,將與自己進行一場生死較量的對手。

祖海聽信了朱子慎的計策,親自來到莊外見楊子,要將楊子請入莊內,來一個甕中捉鱉,將楊子碎屍萬斷。當然祖海也是身經百戰的傢伙,早已經從乞丐與窮人的神情舉動中發覺,眼前這位二十歲左右的矮個子年輕人就是這幫烏合之衆的頭,於是徑直來到楊子前面,一臉奸詐地笑道:“在下是祖家莊莊主祖海,如果有什麼得罪大仙的地方,還請多多海涵。”

“沒事,沒事。”楊子對祖海的失禮,毫無怪罪之意,說道:“只不過肚子有些餓了。”

“祖某不知大仙大駕光臨,怠慢了大仙,真是失禮,失禮。還清大仙原諒祖某有眼不識泰山。”祖海一臉謙意,接着一拱手說道:“大仙,裏面請。”

“原來如此。”楊子隨即迴應祖海道:“正所謂不知者不罪,祖莊主莫太過於自責。”

“大仙,裏面請。”祖海衝楊子卑躬屈膝叫道。

在祖海身後有一個人看不下去了,他就是祖師爺,他是越看越氣越聽越憤。這人剛纔還戲弄本大爺,還告訴太祖公說盤古、女媧都是楊子弟子,這分明說謊話不打草稿,害得本大爺跟太祖公解釋了大半天都解釋不過來,現在又到祖家莊騙吃騙喝,真是氣死我了。看來今天本大爺一定要讓他原形畢露,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還不到關鍵時刻,得先忍着,等下就讓你嚐嚐本大爺的厲害。

楊子擡眼望了祖師爺一眼,大步向祖家莊裏面走去,裏面有什麼危險,困難已全然不顧。

張孫也不含糊挑着行李也跟了上去。

祖海看了張孫這一個老傢伙一眼,不滿的叫道:“這位是?”

“我是大仙的大弟子張孫。”張孫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哦,原來是大仙的高徒,失禮失禮。”祖海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楊大仙?’無面怪感觸萬分,心想楊大仙要是進了裏面,那自己的小命不是沒指望了,如是也跟着楊子往裏走去。

祖海見到無面怪這個怪物,感覺心驚肉跳,又問:“您是?”

“我是楊大仙粉絲。”無面怪張口就叫道。

“粉絲是什麼?”祖海可沒聽說粉絲這一詞。

無面怪也不知道粉絲是什麼意思,只是剛剛聽楊大仙說粉絲就是大仙愛吃的東西,不如自己做大仙的粉絲,大仙喜歡吃,就會天天把粉絲留在身後了,這樣就不怕什麼危難了。隨即別了這個連粉絲都不知道什麼意思的祖海一眼,叫道:“粉絲就是大仙喜歡的東西,懂嗎?大仙喜歡的東西。”

“哦,原來是這樣。”祖海被無面怪這個老乞丐大聲吆喝,心裏很不爽,但爲了名正言順的除去楊子這個眼中釘,先忍着吧。

張孫也聽到了無面怪的解釋,心想:‘看來我也應該是師父的粉絲纔對呀。’

祖海跟在楊子等人後面,與朱子慎等人對視了一眼,往祖家莊內走去。 46祖家莊之戲弄祖家莊

祖家莊大院裏首席大桌上大擺盛宴,這是專門宴請楊子等人的陪罪宴。楊子也不客氣往首席大座上一坐,旁邊分別中張孫、無面怪、祖海、朱子慎、盧剛、令狐香等等。楊子別了他們一眼,完全沒有理會他們的意思,自顧自的暴吃暴飲起來。張孫、無面怪也不含糊來一個狼吞虎嚥,很快就一桌盛宴便一乾二淨。

“怎麼,就沒有了,祖家莊的壽宴也不過如此呀。”楊子吃得不夠味,帶着醉意叫道。

祖海的臉青一塊紫一塊,看了朱子慎一眼,心裏極不是滋味。

朱子慎會意,衝楊子一拱手,輕道:“久聞大仙法力無邊,貧道不才,倒想見識見識。”

楊子好像沒有聽見,摸着酒壺醉薰薰地道:“怎麼連酒也沒有了。”

張孫、無面怪切清清楚楚地聽到了朱子慎的話,張孫並不懼怕,因爲師父是能人,而且還是智者;可無面怪沒見過楊子的真本事,所以有些擔憂。

朱子慎很是失意,這一次用較爲剛強的語氣叫道:“大仙,貧道朱子慎,想見識見識大仙的本領。”

楊子醉意未消,隨口應道:“什麼,你是豬真笨。”

‘什麼,我是豬真笨。’朱子慎眼睛都在冒煙了,但眼前這個揹着寶劍的傢伙來歷不明,不可輕視,可就這樣被他戲弄嗎?朱子慎也夠能忍的,不過盧剛與令狐香切忍不住了,兩人對視了一眼,盧剛是躥了起來,衝楊子高叫道:“我說你耳朵聾呀,我大師兄叫你沒聽到嗎?”

楊子斜眼看了這盧剛一眼,是乎酒還沒有醒。

“他好的,你是誰呀,竟然夠膽衝我師父大呼小叫,不要命了,你們難道不怕我師父用斬妖劍把你們都斬成碎片。”張孫大叫道。

‘斬妖劍。’朱子慎、盧剛、令狐香三人對視了一眼,臉色居然一變,變得毫無顏色;許久才緩緩恢復。

“張孫,別那麼大聲,等下把他們嚇出病來,就不好辦了。”楊子告誡弟子。

張孫感到還是不妥,大聲叫道:“師父,可他們竟然對師父無理。”

“大人不記小人過嗎,你難道忘了師父的教誨了嗎?”楊子就是這樣教導弟子的。

“哦。”張孫這才記得師父曾經告誡自己一句名言,就是大人不記小人過,隨答:“徒弟記性不好,又忘記了。”

‘人老了,記性也不好了。’楊子知道這一點,他不怪張孫,隨即揚起頭看了張孫一眼,輕輕地道:“現在記得了。”

“嗯,徒兒記得了。”張孫應道。

無面怪一臉疑惑,不知楊大仙搞什麼名堂。

在看整個壽宴的其他客人,紛紛不知所措的望着這首席大桌,不知何故?祖海的臉青一塊,紫一塊,他看了看朱子慎他們,發現他們好像再也沒往日的威風,暗罵道:‘還說要把他叫到大廳裏來鬥法,現在倒好顯然是想搞得老爺我顏面盡失。’

楊子瞄了一眼朱子慎,淡淡地道:“你叫朱子慎,不是叫豬真笨,這我知道。不過你要知趣點,就是在人家高興時千萬別提令他掃興的事與話,這樣會令他不爽,知道嗎?”

“哇““““““知道““““““`知道。”朱子慎語無倫次地答道。

‘知道個屁,我看你們還說什麼法力無邊,就是一幫廢物。’祖海憤怒地看着朱子慎三人,只差沒有叫出聲來。

“你是說要跟本大仙鬥法吧?”楊子慢條斯理地道。

“對““““`對“““““。”朱子慎隨應道。

‘果然不愧爲大仙,三下五除二便將祖家莊的三大能人制服了。’無面怪感慨萬分,暗歎自己沒有跟錯人。

祖海看着朱子慎三人的窩囊像就生氣,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不過現再也只能與所有客人疑惑不解地望着這首席大桌,不知他們在幹什麼?

“道長,那你想怎麼比?”楊子瞄了瞄朱子慎說道。

朱子慎朝楊子一抱拳,畢恭畢敬地道:“大仙認爲要如何比了?”

楊子還是醉薰薰的,轉過頭問張孫:“張孫你說要怎樣比,纔算公平。”

張孫一定神,想了想說道:“徒兒以爲應該比三場,三場中勝兩場者爲勝。”

“哼,這是個好方案。”楊子讚道,隨即轉過頭衝朱子慎道:“道長以爲這方案怎樣。”

“大仙所言甚是,貧道洗耳恭聽。”朱子慎還是畢恭畢敬。

看見朱子慎的窩囊像,張孫暗暗好笑;而祖海是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接下來在祖家莊大院裏將有一場較量,楊子與朱子慎三兄妹的較量,誰勝誰負暫且放在一邊。只聽莊外傳來一聲吆喝:“孫大人到““““““`”

孫大人是這裏的地方官,當然也是一個狗官,但不管他是好官還是狗官,莊裏的人都出去迎接去了,除了楊子師徒與無面怪。無面怪也想去迎接,但見楊大仙沒有動靜,因爲他想跟着楊大仙準沒錯,所以也沒有出去。

外面傳來一陣陣鞭炮聲,孫大人趾高氣揚的步入了大院,步入大院一剎那,便見還有三個人沒有到莊外迎接,心裏很不不爽問祖海:“這三個是什麼人?怎麼這樣沒禮貌。”

“嗐,別說了,真是氣死我了。”祖海聽到這個提問,是垂頭喪氣。

“祖莊主,這是爲何?”孫大人百思不解。

“大人有所不知,這三個人動用污術,擾亂我的壽宴。我想將他們繩之以法,可又擔心大人怪罪,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把他們請到大廳,當是給他們陪罪。”祖海往日的盛氣是蕩然無存。

“這還得了,不過像這種人就算祖莊主將他們繩之以法,本官也不會怪罪莊主的。”孫大人是乎對楊子這種人也是恨之入骨。

“大人,草民是一個良民,又怎麼可以做違法亂紀的事了。”祖海說起來是一個好人。

“祖莊主真是我草州的楷模呀。”孫大人感嘆道:“不過祖莊主手下的三大能人法力無邊,難道也會制服不了這幾個九流角色?”

“嗨,草民現在是騎虎難下呀。”祖海一聽,更是蒙上了一層陰影,因爲朱子慎他們原本說要讓楊子這些人死得好難看,可沒想到關鍵時刻他們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現在看來他們根本收拾不了楊子。

孫大人見到自己的好友如此爲難,便勸祖海道:“祖莊主也不用太過於擔心,讓本官來會一會這個叫楊子的人。”

“大人小心呀,這楊子可不好惹。”祖海也知道楊子這人絕不簡單。

“本官自就任草州幕以來從來就沒怕過,這又算得了什麼?”孫大人怎麼會把幾個草民放在眼裏。

孫大人是遙遙領先,大步便出現在楊了面前,厲聲喝道:“你是何方刁民,見本官還不下跪,你可知罪嗎?”

“草民知罪。”楊子看都沒看孫大人,糊里糊塗地應道。

“既然知罪還不快點給本官跪下。”孫大人大聲叫罵。

“草民跪下了。”楊子看都沒看孫大人一眼,自然不會起身下跪,只知道應着。

‘,這那是向我下跪,這分明就是向我示威。’孫大人一聲冷笑,隨即大聲叫喝:“來人呀,把這三個人拿下。”

草州幕的官兵一擁而上就要捉拿楊子三人。

“慢着。”楊子一聲高喝。

“爲什麼?”孫大人真的對楊子很是不解。

楊子看了看孫大人,說道:“因爲我與朱子慎他們還有一場鬥法沒有完成。”

“這與本官要拿下你又有什麼關係?”孫大人感覺有些好笑。

“大人,祖家莊三大能人的法力你沒見過吧,再說今天更是精彩,就是看我楊大仙怎樣略施雕蟲小技將三大能人繩之以法。”楊子慢吞吞地說道:“而這樣精彩的比試,大人還想錯過嗎?”

‘確實不容錯過,再說就算這個狂妄自大的楊子真的法力無邊勝了三大能人,我也一樣可殺你。’孫大人想到這裏便道:“既然這樣,那你們鬥法就開始吧。”

“哈哈“““““`。”楊子是哈哈大笑道:“其實要不是想等大人來觀看這場比試,我早就與三大能人鬥法了。”

“什麼,你還知道本官也要來給祖莊主拜壽?”孫大人一臉疑惑。

‘知道個屁,不過是你孫大人來了,我故意這樣說罷了。’楊子暗暗一笑接着道:“這種小事怎麼還騙的了本大仙。”

孫大人一愣,心想好在沒有殺楊子,沒想到他真的是如此有能,像這樣的能人要是能唯我所用,又何樂而不爲了;想到這裏,便衝楊子客氣地道:“喲哬,沒想到你本領還小啊,等下與三大能人對決時,可不要輸了。”

張孫、無面怪聽着楊子與孫大人的談話,聽着聽着他們都覺得煩。無面怪是大眼瞪小眼,張孫更離譜呼呼地睡大覺。而在孫大人一旁的祖海是越聽越氣,心想完了連孫大人都與這傢伙粘上了,看來自己還是做個和事佬,這件事這樣了結算了,於是衝孫大人一抱拳道:“大人,草民以爲這本來只是一件小事,草民以爲就這樣算了,讓楊子一行走吧。”

“不行,我倒要看看這個楊子是怎樣鬥敗三大能人的。”孫大人也不同意。

“哈哈““““`就算我輸了,他們都不敢讓我輸。”楊子好像連結果都知道。

“哈哈““““,你要是輸了,就算三大能人不殺你,本官也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孫大人是毫不客氣。

“到時候你那敢殺我,巴結我還來不及了。”楊子是有些得意忘形。

‘真是荒唐,我堂堂草州幕要巴結你這個乞丐,真是無稽之談。’孫大人想到這裏,叫喝道:“別在這裏磨嘴皮子,快點準備鬥法。”

祖海給孫大人重新備上了一桌美宴,這桌美宴距離楊子所坐的桌位大概有三丈遠,原因是孫大人並淡想與楊子爲伍。 47祖家莊之鬥法祖家莊

一場驚天動地的比試就要開始了,雙方都準備就緒。時間一點點過去,是應該進入正題了。不過比三場,第一場該派誰上場了,總不能每一場都要自己上場吧,楊子想到這裏衝張孫與無面怪吆喝道:“你們誰願意比第一場?”

張孫與無面怪對視了一眼,他們心裏都沒有底,而張孫可能沒有比就倒下了。無面怪是嘆了口氣,心想看來指望張孫這老東西是不行了,還是讓我來吧,再說也不能場場都要大仙出馬吧。無面怪想到這裏,衝楊子一抱拳道:“大仙,不如就要粉絲比第一場。”

“嗯“““““““`好。”楊子看了無面怪一眼應道。

無面怪也不含糊,大步便來到大院中央準備爲楊子贏得這第一戰。

楊子已經派出無面怪應戰第一場,而三大能人方面朱子慎作爲三大能人之首,也不可能第一場便出來應戰。而令狐香在三大能人中排行第三,作爲頭一戰當然也應試由她出戰,因此她衝朱子慎一拱手道:“師兄,這第一戰還是由小妹出戰吧?”

“三妹,你要小心啊。”朱子慎囑咐道。

“師兄,我會小心的。”令狐香也很謹慎,因爲楊子這個對手深不可測。他手下的大將也應該不凡才對,令狐香一邊想一邊便來到大院中央。

無面怪可不想與令狐香多廢話,便使出了自己的拿手本領污術;即從廚房要來道具大碗、一塊白布,遂手捧着蒙上白布的大碗向祖海與大院衆人大聲叫道:“在下無面怪來到貴府,只因來的倉促沒能給祖莊主帶來什麼壽禮,真是有過。爲了彌補在下的失禮,特獻上壽麪一碗,以饗諸位。”

諸人都目不轉睛的看着無面怪,盯着他手上的大碗。

無面怪心中默默唸叨他的咒語,話說間便把大碗上的白布一拉,裏面就是他變出來的壽麪。

“啊!”人羣一陣喧譁,一陣驚叫。

無面怪暗暗一喜,一定是自己的壽麪變出來了,可切聞到一種異樣的氣味,一種糞便的臭味;猛然回頭一看自己變出來的東西,“啊!”一聲驚息,因爲變出來的根本不是壽麪,而是糞便。無面怪臉上青一塊,紫一塊,他這才擡頭看了看自己的對手令狐香,他明白令狐香的法力要比自己高出許多,她在剛纔自己變壽麪之際也運用了法力,致使自己所變的壽麪變成了糞便。

無面怪表情冷漠,因爲他知道自己在這一回合失敗了。

人羣中發出嘲笑聲,嘲笑無面怪與楊子的聲音。

“貧尼來祖家莊也的六年了,受莊主錯愛無以爲報,今特獻上壽酒一壺,以表心意。”不過令狐香也還必須表演下去,這是比賽的規則,此時行着小調衝祖海與諸位行了一個法禮,說道。

“令狐仙姑,請。”孫大人久聞祖家莊三大能人法力無邊,這次以表尊重也說了一個請字。

令狐香的雙手伸向了空中,像是在摸索着什麼,她在摸索什麼了,楊子知道了,她正在摸索酒壺與美酒,不過令狐香就這樣憑空變出壽禮,也可以說是魔術中的精品。剎那間,在令狐香的手上緩緩出現了一個酒壺,那個酒壺隨即也越變越大,足有臉盆那麼大。

“哇“““““““。”在座的所有客人驚歎聲。

“奇蹟。”孫大人向旁邊的祖海讚歎道。

“大人過獎了。”祖海心中暗暗一喜,心想這次你令狐香沒給本莊主丟臉,老爺一定重重有賞。

“祖莊主,如果本官也有像令狐仙姑這樣的能人就好了。”孫大人想到自己堂堂草州幕竟然沒有這樣的能人,還比不上祖海這傢伙,顯得很是感慨。

“大人此言異議,別說是令狐仙姑,就算是草民也不過是大人的子民,都的託大人鴻福。”祖海說了一句實在話。

“祖莊主,有時間你一定要帶上三大能人上本官府上坐一坐,讓本官府上也看看能人的風采。”孫大人提出了一個並不過份的請求。

“一定,一定。”祖海應道。

祖海與孫大人正在興高采烈的暢談着,而楊子好像沒有看見,也不知在搞什麼名堂,依然在那沾沾自喜。

“師父,無面怪他輸了。”張孫正替師父着急了,提醒師父。

“輸了就輸了嗎?還有第二場。”楊子一點也不着急。

‘不錯,還有第二場,第二場師父一定會給他們瞧一瞧我們的厲害。’張孫想着這些,着急之心漸漸平靜。

令狐香變出了酒壺,接着輕輕把酒壺捧在手中,然後裝腔作勢的唸了一些咒語,隨即便給孫大人與祖海倒酒,酒好香,立即向孫大人、祖海飄去。

“哇,好香““““““`。”孫大人是讚不絕口。

‘確實是香的透徹。’祖海像喝了蜜糖一樣,心裏美滋滋的。

這香味隨即向整個大院飄去。“哇,好香啊!”“簡直是人間極品!”“能夠喝上這樣的美酒,是死而無憾!”客人們無法抵制這扣人心絃的香氣。

令狐香緩緩來到孫大人面前給孫大人倒滿了一碗酒,依次向在場所有客人獻上。孫大人端起這碗酒嚐了一口,“哇。”孫大人呆了,臉上立即毫無氣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