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三人聚在一起吃完了晚飯,已然是晚上八點多…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吃的火鍋,三人六點多就來了。小道士愣是樂此不疲、不知圓腹的吃了整整兩個小時!從未停歇…

坐在對面,冷宇看了看手機的時間,說道:“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你吃飽了嗎?”,冷宇玩味般的看了看那小道士。

見此時小道士已經撐得肚子滾圓,癱倒在了那木椅上,幾乎不能動彈了,渾若一個大肚子的孕婦。

“呵呵…”安然見狀不禁捂嘴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冷宇見他也是滿腦袋黑線,對於這個小道士,他已經無話可說了。無奈,又是在那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店內的客人已經陸續走光了,只剩下他們這一桌。店員前來送客,冷宇這才強拉着那吃撐了的小道士,拽着他走出了店外。 第346章眼裡心裡只能有我

「這……」

老太太有些為難,這兩人不住在一起,那還怎麼培養感情呢?

段景霽全程沒有說話只是冷眼看著謝半雨。

「景霽,你身為孩子父親,你快來勸勸。」

老夫人推了一把孫子說。

「她都說了不願意住在那邊,你勉強只會各自不痛快。」

「你這個臭小子,來之前你怎麼答應我的?」

段老夫人狠狠的一把掐向段景霽的胳膊。

「半雨呀,景霽就是面冷心熱,實際上是很關心你和孩子的。」

「臭小子你跟我出去,我們好好說說!」

老夫人咬牙切齒的說。

病房外,老夫人又一次被氣的拿起手提包招呼在段景霽的身上。

「你之前怎麼答應我的,就你這個態度我什麼時候能夠吃到你的喜糖,你是不是想讓自己的孩子叫別人爸爸呀!」

「段景霽,我正式警告你,你要是再不主動一些,我就……我就通知威廉過來!」

老夫人直接下了最後通牒。

「奶奶,你能不能聽到我把話說完。」

「好,你說,我倒是要聽聽你打算怎麼狡辯!」

「我一早就猜到半雨不會和我們去洋房,因為她根本不愛我了,又怎麼可能願意和我住在一起。」

「話也不能這麼說,半雨的心裡未必沒你,她很在乎你們兩人的孩子。」

老夫人安慰道,孫子眼中的失落,他看的明明白白,這也是她願意撮合婚事的其中一個原因。

「其實我一早就已經想好了戰略,半雨不願意住在洋房,我可以去公寓。」

段景霽一邊說,一邊拿出了房卡,而且還是謝半雨隔壁的房卡。

「還是你聰明,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辦法!」

「這次你可一定要全力去追半雨了,只准成功,不準失敗!」

老夫人欣喜的要求道。

兩人重新回到病房的時候,謝半雨已經收拾好衣物。

「半雨,奶奶暫時答應你不用住在洋房,但是這出院的事情就讓景霽幫你好不好?」

「嗯,謝謝奶奶體諒。」

出院手續很快辦理完成,幾人一起下樓,老夫人回洋房,段景霽開車送謝半雨與姜南初。

汽車抵達公寓,姜南初拿著謝半雨的衣服下車。

「這次多虧段大哥,半雨,你不打算留他下來一起吃個飯嗎?」

聽到這句話,段景霽期待的看著謝半雨。

「家裡好久都沒收拾了,我就不留你了,謝謝。」

謝半雨說完,閃身上樓,留下段景霽孤單一人。

進入客廳,姜南初將衣物收拾好,坐在舒服的沙發上忍不住勸說起來。

「半雨,你是真的不打算給段景霽一次機會了嗎?」

「其實吧,我覺得你也可以和他嘗試一下,首先我乾兒子需要一個爸爸,而段景霽不管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父親,其次你和他在一起絕對能夠氣死謝半晴!」

謝半雨聽到姜南初這番分析,忍不住笑出聲。

「我的人生才不要和謝半晴扯上任何的關係,至於段景霽,他愛的人是謝半晴,晾他幾天就不會纏著我了,南初,我不想孩子從小出生在一個沒有愛意的環境中。」

「是了,你說的沒錯,我聽你的,我的半雨這麼好,將來就算生了孩子也會有一堆男人追求的。」

姜南初拍了拍謝半雨的肩膀說。

用過晚餐,見時間已經不早了姜南初才不舍的離開,如果不是有陸司寒在家,她都想多陪伴謝半雨幾天。

晚上回到家,姜南初熱好牛奶進入書房,看到男人還在處理公務。

「陸先生,辛苦了。」

「想起來我最近幾天一直都在陪半雨,好像都忽略你了。」

姜南初狗腿的跑過來給他按肩膀。

陸司寒轉身讓姜南初坐在大腿上,將她抱的緊緊的。

看到她在乎自己的樣子,陸司寒就可以忘記昨天她見傅自橫的事情。

她的心中有自己,陸司寒不擔心她會愛上別人。

「補償補償我。」

陸司寒的吻密密麻麻的吻在姜南初的嘴角,臉頰,眉眼處。

「癢。」

姜南初忍不住呢喃,陸司寒吻的力度更加重了。

「過段時間父親要去孤兒院看望那些可憐的孩子,我們一起去好嗎?」

「嗯,沒問題。」

姜南初一口答應下來,她知道這是陸司寒在為她鋪路,這條路註定艱辛,但是為了能夠與他並肩而立,姜南初不怕。

「轟隆隆!」

一道閃電滑過天際,震耳欲聾的雷聲很快出現。

姜南初立刻從陸司寒的身上起來,慌慌忙忙的去拿電話。

「半雨,最怕打雷了,我要不去陪她睡一晚吧?」

「姜南初,你之前還說過忽略我。」

陸司寒有些不滿,他不喜歡有人在她心中佔據比自己更重要的位置。

「可是——」

「我也怕打雷,我要抱抱,我要你陪著睡。」

陸司寒沉著臉完全就是耍性子的表情。

姜南初按了按太陽穴實在是頭疼,這個男人現在連異性的醋都吃,而她又不可能被分成兩半。

拿著手機,姜南初親了親陸司寒的嘴角。

「不生氣了好不好?」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那你回答我今晚究竟要住哪裡?」

「住在這邊行嗎?」

「這還差不多。」

陸司寒重新將姜南初抱回懷裡。

「但是你讓我打個電話問問半雨那邊的情況。」

「嗯,不可以超過五分鐘,我很害怕,我需要你陪著我,眼裡心裡都只有我。」

陸司寒緊緊抱著姜南初的腰說,在心愛的女人面前,再成熟的男人也會幼稚起來。

電話播出去之後很快就被接通。

「半雨,你還好嗎?」

「半雨挺好的,有我陪著。」

「等等,段……段景霽?」

姜南初不敢置信的看了眼通話,明明是謝半雨的電話啊。

「嗯,我們在一起,你不用擔心。」

「嘟嘟嘟。」

很快電話就被掛斷了。

「呵呵。」

陸司寒在姜南初的身後忍不住悶悶笑起來,段景霽的動作倒是快。

「看吧,是你多心了,景霽會把她照顧的很好,你也要好好照顧我,今天不準逃。」

陸司寒輕輕鬆鬆的一把扛起姜南初回到房間。

公寓內,因為打雷導致停電了,謝半雨整個人都瑟瑟發抖,而段景霽正在一邊點蠟燭 “哎呀~別拉我~讓我消化一會兒~”,小道士懶洋洋的墜着冷宇,被硬生生拉出了店外。

“好啦~時間不早了!咱早去早回~好不好?”安然在一旁細聲安慰道。

見這時,小道士聽到安然的話,“騰”的一聲站了起來,瞬間來了精神!

“嘿嘿~!好!”小道士爽快答應,墜着個大肚子,大步流星的向前面開道去了…

安然偷笑,冷宇見狀也是一陣無奈。這個小道士,實在是太逗了。見那暴露在外的大肚子,和他的體型嚴重不符。他那一百斤出頭的小體格,現在就如同挺着一個二百多斤大胖子的啤酒肚一般,上下晃盪,滑稽無比。

酒吧就在他們火鍋店的不遠處,只要走一條街,然後拐兩個彎就到了。冷宇見那小道士撐成那樣,也就沒開車。一來是,太近,回來找車位不好找,亂停車怕惹麻煩。二來,讓着小道士消化消化食。別一會兒作不了法…

“哼哼哼~”安然並肩站在冷宇身旁,對着那小胖子誇張的走姿,連連捂嘴偷笑。

夜深人靜,這城內的小街道上已經沒什麼人了。銀白色的路燈,照亮着它下方的一片黑漆路,一束又一束,連成了片,照亮着街道上的每一處。

就在這時,在那遠處街口出口處,傳來了一個男人吃驚的喊叫聲,“嗚哇~救命啊~!鬼啊~!我的天啊~!”。

下一瞬間,見在那街口的黑暗處,拐過了一個男人。那人動作及其誇張,張牙舞爪的朝他們這邊狂奔而來。嘴中還在不斷地尖叫着,不斷地驚恐的回頭看着後方。

冷宇見到來人,不覺一陣蹙眉。

“冷宇~!救命啊~!我曹!女鬼耍流氓了啊~!!”,那人一邊尖叫,一邊朝着冷宇這邊直撲而來。

來人正是幾日不見的子言傅!

子言傅張牙舞爪的直撲冷宇,冷宇立在原地,見子言傅已到他面前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見勢就要撲他身上。他動了,一巴掌推在了子言傅的太陽穴上,一直給他擺到了一邊。

子言傅一下子撲了個空,身體踉蹌,險些摔倒。

“冷宇~!你幹啥呢!”子言傅急匆匆的爬了起來,埋怨的說道。

“你幹什麼呢?!”冷宇冷聲迴應。

見這時子言傅臉上變色,磕磕絆絆的說了起來:“我~我,你,你看不出來嗎?逃命啊!媽呀,剛纔一個女鬼,要吃了我似得!孃的,一夜七次郎都滿足不了她啊!!”,子言傅驚聲感嘆的說道。

冷宇聞聲蹙眉,“女鬼?”,旋即,他猛地回過頭看向了他奔來的那個方向。

見他奔來的路上,一片空闊,並沒有見到女鬼。但是,那小道士卻已然定住了!

身體拉開着架勢,正對着前方,絲毫沒有了先前遊玩的姿態。冷宇眉頭緊皺,不用小道士說,他已然知曉。在那小道士的對面,有東西!

這時,小道士動了!

“哈依~!現身吧!”小道士低喝一聲,不知從哪掏出了一張黃色的長條道符。瞬時打卷卷在食指與中指之間。“噗”的一聲,憑空點火!猛地一下子擲到了空中,懷抱大開,開成一字條狀,開口大喝一聲“破!”。

“砰~!”只見燃燒着黃色火焰的符瞬間在空中炸開。每一片紙頁都帶着點點星火,炸散開來,飄到了他們身邊的每一處。

只見這時,在那小道士身前不遠處的燈光之下,一個身穿紅衣,面色煞白,五官盡失,披頭散髮的女鬼出現在了那裏。

葉少您媳婦要跑路了 三人見狀都倒吸一口涼氣,那女鬼渾身纏繞着如雲霧一般的紅光,如不是那披頭散髮、面色煞白的模樣、真讓人能誤以爲是一個天宮的仙女一般。而此時,所有人都沒有往那邊想,他們知道,眼前這個女人,絕對不是仙女!而是一隻,恐怖至極的厲鬼!

小道士見到那女鬼,面色緊皺,很是正然。冷宇單從背影就能察覺得到,小道士此時非常的注重眼前這個鬼!從認識到現在,冷宇還沒從小道士身上感受到那種全身心集中注意力的那種正然的氣色。可見眼前這個女鬼是有多麼引起小道士的注意。

“讓開!不關你們的事!”女鬼立在原地,不知聲從何來,低聲呵斥道。

小道士聽到這話不但沒有讓開,反而更加擺正了身形,朝後叫道:“都讓開點哈!這隻鬼,可不好對付!”,小道士玩笑般大叫一聲,立馬轉回了頭,作勢已經準備應敵了。

冷宇三人聽到小道士的話,連忙後退,躲開到了一旁。

“怎麼?你不讓了是嗎?”那女鬼朝着小道士,幽幽吼道。

見這時,小道士從那袖口拉光抽出了一把發着金燦燦光芒的桃木劍,“嘿嘿!你這麼大塊經驗,怎麼可能讓!”,小道士說着,立起來那把木劍,笑着說道。

“哼!那你就先去給他陪葬!”,那女鬼大叫一聲,伸出了細長無比的指甲,直撲小道士而來。

小道士冷笑一聲,側身躲閃。豎起金色木劍,“咔擦”一聲擋住了那女鬼雙手的指甲,發出了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

“哈依~!”女鬼運力,小道士借力一下子跳遠開來。

半蹲在地,緊接着從他碩大的口袋裏,掏出了一張黃色的符,“來,吃我一記五雷符!”,小道士大喊一聲,那黃色符就如同飛毯一般直射了出去,直奔那女鬼而去。

近了!就在這一瞬間,那飛符已然就要觸碰到了那女鬼了!就在這時,那女鬼身形一個閃滅“咻”的一聲,就如同影幕斷了電一般,直接消失了。

小道士愕然,看似好像有些呆住了。

“小心!”這時冷宇在他背後發出了一聲大喝。

小道士聞聲瞬間反應了過來,快速的揚起木劍,一下子擋在了背後。

“咔擦~!只見那女鬼不知何時已經懸空趴在了小道士的背後,那冷長的指甲如觸碰鋼鐵一般“咔擦”“咔擦”發着響聲,擦過了小道士的木劍。那煞白的雙手一下子印在了那木劍之上,發出了一陣“刺啦”“刺啦”,焦糊的聲音與味道。

“額啊~!!!”

一聲凌厲的怪叫,傳遍了整條大街… 第347章被女兒關心的感覺實在太幸福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邊?」

點了蠟燭之後,漆黑的房間終於有了一絲光亮,謝半雨心中的恐懼略微減低些。

就在不久前一道驚雷打下導致整個小區停電,謝半雨受到驚嚇整個人縮在被窩裡面的時候有一個身影從陽台翻身而入。

雖然嘴上說著不想見到段景霽,但是在這種時刻見到他,謝半雨覺得心中充滿了安全感。

「你肚子里懷著的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不管不顧,你不願意住洋房,我已經搬來你這邊,就住在隔壁。」

謝半雨聽到這番回答,抿了抿嘴角,原來不是擔心她,是為了孩子。

「打雷是一種很自然的天氣現象,就和颳風下雨一樣。」

段景霽坐在謝半雨的身旁,一手勾住了她的肩膀。

這樣的姿勢略微有些親密,謝半雨移動身體,想要離他遠一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