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咬牙,大聲對三女道,“你們散開,各自爲戰!”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見着三女對我的話根本無動於衷,我一下就急了,“你們再這樣下去,以後我還怎麼統領這些妖兵!”

這句話我並不是無的放矢,我身爲全軍統帥,在戰場上卻要躲在人身後,如此一來,手底下的那些妖兵肯定不會服我,所以這場戰爭中,我必須要把威信給打出來。

龍小蠻她們聽了以後並沒有過多的胡攪蠻纏,只是叮囑了我幾句,然後各自散開去支援別的地方。

我手持通體黝黑的幽冥戟,一路斬殺過去,這些個妖兵手裏的盾牌在幽冥戟面前,就跟豆腐做的一樣,我只需用力一挑,便能將其連人帶盾捅成碎塊兒。

剛衝進城的時候,我們尚且還佔着有些優勢,可廝殺一陣後,鬼兵數量的優勢便漸漸凸顯了起來,不一會兒就佔了上風,我們的陣型也開始逐漸潰敗。

張雅等人和耳機哥他們,各自尋找着鬼將纏鬥,醜奴則和安小天一進城就沒了蹤影,可能是按照事先約定的,他倆去找鬼宗決戰去了。

雖然之前做足了心裏準備,知道這可能是一塊非常難啃的硬骨頭,但鬼族的勢力還是遠遠超乎我的想象,那些個鬼兵生性是血,天生就是完美的戰士,且鬼將的數量也比我們預想的多出一些。

如果再這麼耗下去,我們肯定會全軍覆沒。

之前制定的計劃是戰爭打響半個小時候,才讓三千公主祭出雙魚玉佩,可是按照現在這個形式,恐怕是等不來那麼久了。

“三千,動手!”

我將手裏的幽冥戟狠狠揮舞了一個大圈,騰出一片空地來,三千公主和秦月頓時一躍而起,站在一處房樑上。

寡婦的寵后之路 只見三千公主將手裏的玉佩高高一拋,那玉佩便停留在半空中,接着散發出一陣陣的淡綠色柔光。

“雙魚、鏡像、敕!”

三千公主單手一指,一縷玄力便順着她的手指朝玉佩灌輸而去,與此同時,秦月也召出玄力,並在半空中和三千公主的玄力合二爲一。

雙魚玉佩的光芒越來越濃,最後到一個點時,忽然猛得閃過一陣強光,強光過後,我們這邊所有人都被複製出了一個鏡像。

雙魚玉佩有個好處,就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複製想要複製的對象,如果不是自身的意願,就算是被鏡像之光照到也沒用。

只不過雙魚玉佩有個特點,就是不能複製出比自身等級強的人,所以耳機哥等人便沒有出現鏡像。

而且人數倍增的同時,我們的危險性也大大增加,因爲無論是鏡像或者本體受到任何傷害,另一方的結果都是對等的,也就是說,比如說一個小妖的鏡像被殺死,那這個小妖也會在七秒鐘之後死去。

突然倍增的人數讓鬼族措手不及,只是一瞬,我們便很快佔了上風。

但我知道,這個機遇和風險成對等,而且我們只有十分鐘時間,如果在這十分鐘再拿不下來,我們就徹底敗了。

(本章完) “傳令,後退半步者就地格殺,斬敵首級者重賞!”

我大喝一聲,將這個命令傳了下去,衆妖一聽,立刻士氣高漲,一鼓作氣打得鬼兵節節敗退。

突然出現的鏡像分身讓那幾個和張雅她們纏鬥在一起的鬼將瞬間亂了方寸,一時間被擊殺了大半。

我手持幽冥戟一路拼殺,渾身上下早已被各種各樣的噁心汁液浸透,整個城池殺生震天,哀嚎遍野,地上死屍堆積如山。

我們很快就殺到了鬼宗府,剛準備衝進去,忽然聽見轟隆一聲,整個鬼宗府的房頂都給掀開了,兩條人影騰空而起,在半空中發出打雷一樣的轟隆聲。

農門桃花香 卻是醜奴和鬼宗激戰在一起,打得難分難解。

這還是我頭一次親眼看見兩個天階級別的高手過招,用驚天動地來形容一點不爲過。

鬼宗是個長着三個怪獸腦袋的怪物,背後有着八隻觸角一樣的手臂,每條手臂各持一柄兵器。

醜奴的巨錘掄得如同風火輪一般,在半空中和鬼宗激戰正酣,每次碰撞,必定發出轟隆隆比打雷還大的聲音。

終於,在十分鐘鏡像消失的前一刻,地面上的鬼兵鬼將已經被解決得差不多了,而我們的代價也非常慘重,兩千多兵恐怕只剩了不到一千。

“醜奴,把它引到地面!”

秦月朝着半空中激戰的醜奴嬌喝一聲,醜奴聞言後,狠狠一錘朝着鬼宗砸去,然後一個旋身,從半空中穩穩落到地面。

鬼宗想要逃竄,卻四周都被封死,無奈之下,只好也跟着落在地面。

它的雙腳剛一沾地,地面上的衆並將便如同潮水一般涌了過去,瞬間就將鬼宗淹沒,不到三分鐘時間,那鬼宗便被無數刀兵砍成了一灘肉泥。

王虎全身都浸透着紅紅綠綠的汁液,看樣子身上至少掛了十幾處彩,向我問道,“啓稟教主,還剩下三百鬼兵俘虜,答應願意歸順我們,該怎麼處理。”

我剛準備說話,旁邊的張雅卻搶先道,“傳令下去,就地處決,一個也不留下!”

“得令!”

王虎領命之後,立刻率領手下的虎威營將那羣跪在地上已經器械投降的鬼兵殺得一個不留。

“它們都投降了,而且也願意歸順我們,怎麼就把它們殺了?”

我對於張雅的做法感到非常不解,我們這場仗打下來,損失大半,而這幾百鬼兵正好可以補充進來,成爲我們的兵源,可是卻被張雅下令全殺乾淨了。

“張雅做的對!”

說話的是龍小蠻,她順手抹掉臉上的血漬,看着我認真道,“這次不同與以往,這羣鬼兵,萬萬收留不得。”

“爲什麼?”我還是沒明白。

“因爲它們是鬼王的勢力,如果日後這些鬼兵裏邊有任何一人叛變,把這件事傳了出去,那鬼王必定會找我們報復,鬼王的勢力可一點也不亞於妖王,所以,這些鬼兵,一個也不能留下。”

龍小蠻說完後,又向紫嫣下了命令,“立刻率領紫嫣營,封鎖城門的各個入口,然後對全城進行仔細搜捕,一旦發現鬼族活口,就地處決!”



領命!”

做完這一切後,我們放火把這座城池連帶裏邊的屍體一把大火燒掉,儘量做到毀屍滅跡,定不會讓鬼王懷疑到我門頭上。

這一戰我們雖然勝了,但付出的代價卻非常大,兩千多人的隊伍,銳減到只剩下八百多人,辛辛苦苦積累下來的家底,就在這一仗當中幾乎拼了個乾淨。

幸運的是,我們幾個人雖然都多少受了些傷,但卻沒有性命之憂。

幾乎就在我們剛扯出妖界的同時,羣山的上空立刻聚集了一大片黑氣,能夠隱隱聽到裏邊傳來嗡嗡的聲音。

我知道是歐陽鐵蛋動手平叛了,這傢伙的速度也夠快的,我們前腳剛打完鬼族,它一刻不耽擱,後腳就開始發動平叛的戰爭。

妖界平叛的戰爭可不比我們和鬼族的這一仗,不是一兩天或者一兩場戰役就能解決的。

我們只能回到昆明大本營,然後靜候歐陽鐵蛋的佳音。

我們其實也在賭,把我們所有的重注都壓在了歐陽鐵蛋身上,要是它平叛成功,則我們之間的協議立刻生效並履行。

但若是它背叛軍殺死,妖王易主,那麼我們之前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費了,就像是站錯了隊伍一樣,新任妖王必定不會讓我們在雲南生存下去。

不過歐陽鐵蛋終究沒讓我們失望,不到一個月之後,它就派了一隻小妖傳來捷報,說它已經平叛成功,再次將妖界統一,並請我們幾個去妖界參加慶功宴。

我對那小妖使者說慶功宴就免了,如果妖王肯賞臉的話,可以來趟人間,我們必定好就好肉的招待。

結果是歐陽鐵蛋不僅賞臉,而且太特麼賞臉了!

這傢伙足足帶了幾百號化作人形的小妖,浩浩蕩蕩殺到昆明,它自己也化作一個穿着西裝的帥氣小夥兒,並表示終於完成這件事兒,可以好好放鬆一下,這次至少要在昆明好好玩兒上十天半個月再走。

我是哭笑不得,它難道不知道,人間可不比它們妖界,幾百號人在這裏吃着住着玩兒着,特麼的不要錢啊!

令我瞠目結舌的是,這幾百號人中除了部分護衛隨從以外,其中一半竟然是歐陽鐵蛋的後宮。

這些後宮們化作人形一個個國色天香,而且特別講究,住要住最好的酒店,吃要上最好的酒樓,就連玩兒也是哪兒消費高就往哪兒跑。

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戰爭,物力財力正是最薄弱的時候,歐陽鐵蛋浩浩蕩蕩幾百人,這明擺着是想把我榨乾啊。

十來天下來,這小子終於鬧騰夠了,才坐下來慢慢和我商量正事兒。

被它白吃白喝了那麼多天,此時我心裏邊底氣十足,俗話說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琢磨着非得從這小子身上狠狠挖上一筆,不然就虧大了。

談判的過程異常順利,歐陽鐵蛋非常爽快,不僅對之前已經達成的幾條協議表示承認,而且還滿足了我臨時附加的幾條臨時條款。

我一共給它提了兩個要求,第一,狼騎營留下來,以後就歸我了,第二,除了狼騎營以外,再幫我“逐出”幾個妖界的高手,以彌補我這次戰鬥的兵源損失。

歐陽

鐵蛋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這兩個條件,我楞了楞,衝它笑道,“你呢,還有什麼補充條約沒?”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個道理我懂,歐陽鐵蛋不是傻子,那兩條我臨時加上去的條約它不答應我也沒轍,它既然如此爽快,肯定對我們也有別的條件。

“行,那我就直說了!”

歐陽鐵蛋習慣性的摸了摸頭上此時並不存在的兩根天線,手指點着桌子,沉吟片刻後,纔開口道,“我的條件很簡單,只有一個,我想和你們一直合作下去。”

“噢,怎麼個合作法?”我疑惑的問道。

歐陽鐵蛋伸了伸胳膊,長嘆一口氣道,“我現在雖然貴爲妖王,名義上一統妖界,可是這個位置並不穩當。在妖界中,依然有許多心懷反意之人在等着再次謀反的機會。當然,在妖界的地盤上,它們肯定沒那個膽子,也沒那個本事興風作浪,它們定然會暗中在妖界以外發展自己的勢力,到時候再來個裏應外合也不是不可能。”

聽完歐陽鐵蛋說完後,我略微沉吟了一陣,便明白了它的意思,它說那麼多,其實就是想讓我們在外界幫它滅掉一些它不方便親自出面解決的勢力。

“成交!”

我也很爽快的答應了它的條件,因爲外界的那些勢力,總有一天或許會成爲我們的對手,不論是幫誰,我們也許都會和其一戰,如此一來,不僅可以繼續做我們的事,還讓歐陽鐵蛋欠我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爲?

“不過!”

我略微加大了音量,補充道,“我和你們永遠只是合作關係,並不是你們的下屬,所以在決定一些事的時候,我們有權利選擇做或者是不做,至於如何做,怎樣做,都是我們自己的事,你們妖界無權干涉。”

說完後,我看見歐陽鐵蛋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接着我趕緊補充道,“但是你放心,只要是我們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我們必定盡力而爲。我說的那些不會做的事,是指面對實力明顯比我們強大的對手,到時候總不能你一句話,我們就去打一場飛蛾撲火一樣的仗吧!”

歐陽鐵蛋微微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不會不會,我好不容易在妖界以外找到一個靠譜的合作對象,怎麼可能會讓你們去碰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放心吧,我沒那麼笨。”

歐陽鐵蛋它們回妖界以後,我們的工作也開始緊羅密佈的張羅着。

萌妻乖乖吻上來 剛打完一場戰鬥,還有很多事情得一一解決掉,連續一個多月,我忙的焦頭爛額,總算是又將天玄教拉上了正軌。

而讓我沒想到的是,歐陽鐵蛋這邊的事剛張羅完,侯小飛便給我帶了個消息。

他所率領的偵察營,平日裏化整爲零,以各種身份遍佈於昆明各個角落,負責暗中幫我們打探一些有用的信息。

這次侯小飛帶來的消息,就是他手底下兩個小妖無意當中打探到的。

昆明突然多出上百號玄術界的人,而且行蹤詭祕,看他們的穿着打扮和言行舉止,敢肯定他們不是當地人。

我聽完後狠狠一敲桌子,咬牙道,“這麼快就有人來找麻煩了,傳令下去,天玄教所有教衆一級戒備!”

(本章完) 現在我們得到了妖王的支持,在雲南這片地區再做什麼事就不用遮遮掩掩了,這裏是我們的大本營,一下子多出上百號玄術界的生面孔,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是否針對我們,但是來的我天玄教的地界上,就得拜拜碼頭!

我吩咐衆教衆一級戒備,全體待命,沒有我的命令,誰若輕舉妄動,格殺無論。

另外,我讓侯小飛帶着其偵察營,繼續祕密暗中監視那羣人的一舉一動,並及時向我彙報。

這羣人突然來到我的地界上,不管是什麼目的,只要它們稍微鬧騰出點兒動靜來,我必定不會手軟。

打肯定是要打的,不過在動手之前,我得先摸清楚他們是什麼人。

三天以後,偵察營的人向我彙報了一條極其不可思議的消息,這羣人居然在昆明收購了一家公司,而且性質和我們一樣,也是一家地產公司!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看來這羣人還打算賴在這裏不走了,明目張膽的在我天玄教地界上插一支旗,這下子,我就更不能放過他們了。

如果硬拼的話,我們肯定不會害怕,他們區區百號人,而且在我們的地盤上,要動他們就跟踩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但我還是繼續按兵不動,打他們倒是容易,只不過這之前我必須搞清楚他們是什麼來路,目的是什麼。

又是三天以後,偵察營探子來報,這兩天他們和一名妖族成員來往密切,而且那名妖族肯定不是我們內部的成員。

我立刻下令將那名妖族祕密抓捕,爲了穩妥起見,我讓安小天和耳機哥帶着幾名偵察營伸手比較好的妖兵一起去完成這個任務。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它們上午剛出去,中午就押了一隻尖嘴猴腮的山鼠精回來。

山鼠的特點是手腳麻利而靈光,雖然修爲上有些障礙,不是那麼容易修煉成高手,不過由於其數量和特點,在妖界一隻充當古代人類社會中“太監”一類的角色,專門爲妖界的王公貴族幹活打雜或者充當信使。

只不過稍微遺憾的是,我們還沒來得及審問,這隻山鼠精便莫名其妙的一命嗚呼。

據王虎說,這是妖界王公貴族的一種手段,凡是派去充當信使或者傳達某件重要機密時,就會在出任務的妖奴嘴裏放上一顆劇毒藥丸,一旦被俘或者遭遇別的變故,妖奴就會咬破藥丸毒發身亡。

我笑了笑,說看不出來,這些個妖奴那麼忠心,連命都不要了。

王虎解釋說不僅僅是因爲忠心,重要的是妖奴一旦出一些比較重要的機密任務,它們在妖界的家眷就會被扣押起來,如果它們敢背叛或者把機密透露出去,將遭到滅門之災,所以,爲了保全家眷,它們只能選擇犧牲自己。

我讓人把這隻山鼠精的屍體拖下去處理乾淨,略微思索一陣後,頓時就有了主意。

我問王虎和紫嫣,“你們營裏有沒有山鼠精?”

紫嫣點頭道,“有,不過因爲其特性,都不在正式編制中,而是

負責幹一些雜活之類的事。”

我點點頭,讓他二人把所有的山鼠精都集中起來,然後過來見我。

我計劃的是,在我們內部挑選一隻山鼠精去冒充那隻已經死去的山鼠精,和那幫人進行接觸,摸一摸他們的老底。

可是當我看到這羣我們內部的山鼠精時,頓時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羣山鼠精個個歪瓜裂棗,連句人話都抖不清楚,要是讓它們去,估計立馬就得露餡兒。

就在我苦苦思索着該怎麼辦時,小啞巴突然道,“展寧哥,我有辦法。”

“噢,快說說看!”我連忙欣喜的看着小啞巴。

小啞巴輕輕笑了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道,“模樣的事情交給我,你只需找個身材差不多的人冒充就行。”

我聽完後一拍腦門兒,這才恍然大悟,對啊,我幹嘛一直要糾結在精怪上,隨便找個人類易容不就行了?

“身材一樣,還得氣質也差不多……”

我一面嘀咕着,一面在房間裏掃視了一圈兒,最後把目光落在了安小天身上。

安小天連忙捂住胸口,“你想幹嘛,我堂堂安小天,風度翩翩玉樹臨風,身材氣質怎麼可能和一隻……哎呀,我靠,你幹嘛!”

安小天話還沒說完,就被旁邊的張雅揪起耳朵拉到小啞巴面前,道,“傾城,你說這整容手術怎麼做吧,要拆肉還是削骨?”

安小天一聽臉都嚇白了,哀嚎道,“不要啊,我是靠臉吃飯的,你們毀了我的容,等於要我的命啊!”

衆人被安小天這副模樣給逗樂了,這傢伙雖然長相上是有幾分帥氣,但這小子平日裏特別臭屁,已經不止一次的向我提議,安排個天玄教的形象代言人位置,還美其名曰,這是爲了維護天玄教的對外形象。

其實我心裏邊特別清楚,這小子的目的就是想自己做這個形象代言人的位置,他對自己的長相,已經迷戀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其實就算真要設這個位置,肯定也輪不上他,有耳機哥和上官塵兩大超級帥哥坐鎮,還真輪不到安小天。

小啞巴也被逗樂了,掩嘴笑道,“放心吧小天哥哥,我不會毀你容的,我只是給你做張人皮面具而已。”

一番鼓搗下來,安小天立刻“改頭換面”,還真別說,小啞巴的易容術絕對出神入化,完全看不出任何喬裝的痕跡。

安小天則對着鏡子哇哇亂叫,對這副尖嘴猴腮的模樣非常不滿意,叫嚷着這副模樣頂在臉上,他說什麼也不會出去見人。

最後差點被耳機哥踢爛了屁股,他這才齜牙咧嘴的表示一定配合。

臨出門以前,這小子神神叨叨的把我拉到一邊,說這次他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回來以後我必須幫他一個忙。

我問他什麼事,可這小子打死都不說,只說讓我先答應就是了。

無奈之下我只好答應了下來,然後他才心滿意足的蹦躂着出門。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我選安

小天去完成這個任務,並不是因爲他的身材氣質和那山鼠精相似,說句不怕安小天自戀的話,安小天如果不那麼鬧騰的話,倒還真有幾分玉樹臨風的意思。

我選定他,是因爲安小天的情商特別高,在和人打交道方面,他和張雅的能力差不多。模樣能改變,但是能夠保證自己不露餡兒,而且還得想辦法從對方嘴裏套出一些信息出來,這份能力可一點也不比上戰場廝殺簡單。

而且他這次是孤軍深入,相當於臥底的角色,一旦露餡兒,即使是在我們的地盤上,也會相當危險,直到現在,我們還摸不清那羣人的來路。

安小天這方面的能力的確很強,當天晚上就回來了,一進門便將面具撕掉,緊皺着眉頭罵道,“操,趕緊撤,我們被人給耍了!”

我們連忙圍過去,問他怎麼回事。

安小天先喝了兩口水,咬牙道,“是秦氏家族的人,而且這次來的目的是要侵佔整個雲南的玄術界!”

“就憑他們這區區百號人馬?我們只要一聲令下,他們一個也活不成!”張雅對安小天的話感到疑惑。

安小天搖頭道,“這百十號人馬只是個幌子,秦氏家族現在至少來了一千多號人,而且至少有五名以上的天階高手,三階的更是多不勝數,這次來的全都是精銳!”

我一聽這個數字,立刻被嚇了一大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麼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只是那五個以上的天階高手,就足以讓人毛骨悚然。

“你確定這個消息可靠?”我神經瞬間就繃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