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一聲怒吼的渡邊雄,揮動雙臂將大鄉平川的雙手抓在了手裏。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然後他一咬牙,一狠心,抱着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念頭,探頭就將自己的額骨朝着眼前狠狠鑿了出去。

看着眼前這張近在咫尺的臉,眼裏一點亮澤閃過的大鄉平川,嘴角泛起了一抹得意的淺笑。

反觀渡邊雄,則是如同半夜睡覺起來上廁所,誰知一開門卻突然見了鬼一般,駭得是一臉血色瞬間就退盡。 然而卻被夜冰依伸手這麼一抓,就給抓了回來。

頓時嚇得差點尿褲子,天啊,還說她不是妖怪就對不起她了,這究竟是什麼怪物啊?

唯願與你終老 眾人想著,估計也只有他們院長和長老級別的人才能夠對付這隻修為甚高的妖怪了。

「啊啊啊啊啊!」

那名被夜冰依抓在手中的男子慘叫一聲,「不要啊,救命啊,我錯了,你不是妖怪好了吧!求求你,千萬不要殺我呀。」

夜冰依的嘴角狠狠一抽,差點忍不住噴笑出聲,如此欺軟怕硬的傢伙。她更是瞧不起,要給她點兒教訓。

但想到這裡是彩翼學院,夜冰依也不願意在這裡大鬧干戈,否則也會對她影響不好,小小的懲罰這一人就算了。

「喊什麼喊?我什麼時候說要殺了你了?」夜冰依冷淡的聲音輕飄飄地落進每個人的耳中,卻帶著一股威嚴的氣息,讓人聽得渾身不由一顫。

冷冷的說道,「我好好的在這裡,是你們非要自己找上門來和我對著干。

我並不想把你們怎麼樣,但是你們也不要多管閑事,偏偏過來煩我。所以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但要是還有下一次的話,我可沒有時間和你們廢話,直接殺無赦,你們聽到了嗎?」

那些年輕的少年們都轉頭看向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

那是他們的師兄。

帶頭的師兄想了想,便面色沉重的點點頭。

也確實是他們先過來驚擾了她。

「那好吧,我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還請這位姑娘,你放了在下的師弟。」

「趕緊滾吧。」夜冰依反手將他不客氣的扔了出去。

對於一個指著自己的鼻子罵妖精的人,她當然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

「我們走。」那名男子回過頭來,望向夜冰依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夜冰依紅唇微勾,自然將他的神色都盡收眼底,眼中閃過一抹嘲諷之色。

可惜了,她怕是不能在這裡安靜的等人了。

但若要是重新選擇一次,她還是會將他們放走的。

畢竟,小紅紅他們也和她說了,彩翼學院勢力強大,如果想查到是誰殺了他們這些學生,也一定很快查到她的身上。

她如今孤家寡人,縱然再厲害,但猛虎也難敵猴群,對她沒有好處。

那邊的丁師姐還有其他幾位小丫頭看著夜冰依剛才出手,還有她身邊的白狼,早就石化了。

她們也不過是這裡資質最低的學生罷了,哪裡見到過這樣威嚴的場面?

她們才不管夜冰依是不是妖精,她們只知道被她這一手給深深的震撼了,眼中都露出崇拜的神色。

「這位姑娘,那些都是清風閣的弟子,這些人從來不把人放在眼中。

而且他們今天吃了這種虧,我敢保證,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

說不定他們很快就會回來找姑娘的。

姑娘,你還是趕緊走吧。」

丁師姐對夜冰依的態度和先前不同,有了很大的改變。

她們青雲閣的弟子。

都是一些女子組成的隊伍。

無論是在哪裡,都是男尊女卑,所以男學生那些人一直都瞧不起她們女子。 不過這並沒有將她們打倒,越是被人看不起,她們就越更想往上攀。相信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強過他們的。

其實丁師姐還存了別的心思,她看到夜冰依的身手,很是驚訝。

她對她好點,說不定也能夠試著勸她加入她們其中,當做她們其中的一員,那麼她們就無敵了。

夜冰依搖了搖頭,「不用管我,我還要在這裡繼續等人,你們先離開吧。」

「姐姐,你到底要在這裡要等什麼人啊?難道這裡除了那些鬼骷髏還有彩翼學院的人,還會有其他人么?」夏雨好奇的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幫這位姐姐找一下。

夜冰依聞言不由皺了皺眉。

她等了這麼久,都沒有看到帝玄胤那一伙人。

恐怕是真的出什麼意外了。

她抬頭望向幾人,「請問你們有沒有聽說過神魔大陸?」

「神魔大陸?」幾人對視一眼,隨即齊齊搖了搖頭,「我們從來沒有聽過。」

丁師姐看向夜冰依,眼中精光閃過,突然笑道,」其實姑娘不用且喪,我們才出來不久,對於大陸上的事情,見識薄淺,有很多事情都是不知道的。

不過我們青雲閣裡面的師姐們可是見多識廣,尤其是我們韻師姐,她去外面闖蕩過很多地方,說不定她要是知道呢?

這位姑娘,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去問問我們的師姐們。」

「就算我們的師姐不知道,還有長老們和院長,我們彩翼學院來來往往,很多人,存在了數萬年,相信一定會有姑娘要的資料,總之比在這裡一直等下去,什麼都不做的強吧。」

「沒錯,沒錯,我們韻師姐最厲害啦!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韻師姐做不到的,就算是哪家的人生出的幾口人又死了多少人,她都可以調查的清清楚楚!」

夏雨聞言,眼中流露出一抹喜色,嘰嘰喳喳的便說了出來。

同時眼中還伴著崇拜光芒,可見她們的這位韻師姐在她們的眼中地位有多麼的高大。

丁師姐幾人也和夏雨是同樣的神色,看來她們口中的韻師姐還真的有兩把刷子。

夜冰依想了想,或許她們說的有道理。

與其在這裡坐以待斃,她不如先去找找出路,眼中閃過一抹落寂,她好想知道小胤胤和兒子他們到底在哪裡了?

不經意的摸了摸肚子,還好,她還有個寶寶。

她要堅強,等到小胤胤來找她。

眼中很快又恢復一片清明,堅定之色,抬頭望向丁師姐幾人說道,「那你們能不能先給我一件衣服換上?我穿著和你們不同樣的衣服,在你們學院中怕也是寸步難行,招來很多麻煩。」

「嘻嘻,姐姐,我這裡有乾淨的衣服哦,姐姐不嫌棄的話,就先換上吧。」夏雨很快便拿出一件青色的衣裙遞給她,很是期待她趕緊穿上。

夜冰依卻注意到她手上的那個儲物戒指,很是耀眼,心道:看來這小丫頭家裡的背景也很不簡單呢。

平常人家哪會有這麼大的手筆。 一片綠意盎然的青草地上,停着的一架機身印有一顆猙獰黑色龍頭的直升機機艙裏,一身精緻ol套裝的雅子,注視着眼前的電腦屏幕,柳眉微皺的嬌聲說道:“大人,霧氣又發生變化了。”

“發生了什麼變化?”自從猜測是有國外超強勢力插手此次事件後,就一直表示出沉默態度的大川龍七聞言,擰眉問了一句。

啪啪敲擊了幾下電腦鍵盤後,雅子輕聲回道:“大人,霧氣擴散的速度再次提升。如果保持現在這種擴散速度的話,預計會在十分鐘後到達這裏。”

十分鐘?

臉上閃過一抹陰翳的大川龍七,兩眼迅速開合了幾下,隨後沉聲吩咐道:“傳我的命令,讓血龍衛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這裏來。還有,通知大江長老,讓他做好拱衛總部的防護工作,另外告訴東條長老,我要儘快知道最近三個月內,世界各大勢力有什麼異常的行動沒有。”

聞言臉上表情迅速變得凝重、嚴肅起來的雅子,挺直了纖細、柔軟的腰肢恭聲應道:“遵命,大人!”

很快,在一連串清脆的噼裏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響裏,一道道命令迅速傳遞了出去。

可以預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黑龍會這個雄踞整個扶桑島陸的強大組織,在其大首領的命令下,會迸發出一股怎樣的強大能量來。

莊園大門口,伸手撫了撫鼻樑上眼鏡框的井田鶴川,眼裏閃過一抹精光的沉聲說道:“董事長,你說我們四個身體都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會不會是在剛纔動手的時候,遭到了黑龍會的暗算?”

“我覺得是。”一臉深以爲然的松下一朗忙不迭的點頭,“剛纔動手打到一半的時候,我就覺得身體有一點不對勁了。”

“是那樣嗎?”微皺眉頭的美澤裏惠子,輕閉雙眼開始回想剛纔同黑龍會的那些黑服大漢動手時的場景。

一旁的大鄉衛門,也臉色難看的低頭想着自己是什麼時候中的套。

看着以美澤裏惠子爲首的四人都是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樣,夜刃欲言又止。

察覺到他的表現後,大鄉武夫和聲問道:“夜刃先生,難道你也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妥嗎?”

夜刃搖頭:“大鄉先生,我並沒有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妥。另外,我也不覺得黑龍會,嗯,至少是眼前的這些黑龍會的人,能有什麼手段,是在不知不覺間能讓人元氣大敗、精血枯榮的。”

視線在渡邊野雄身上轉了一圈的大鄉武夫頷首說道:“以那位渡邊長老的實力,我相信他是做不到的。”

仔細想了一遍,都沒有發現之前在同那些黑服大漢打鬥的時候,自己身體有什麼異常的美澤裏惠子,在聽到夜刃他說自己無恙後,忍不住開口確認道:“夜刃先生,你真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嗎?”

夜刃點頭:“裏惠子小姐,我確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異常。”

停頓片刻後,他看着大鄉武夫凝眉問道:“大鄉先生,我剛纔就一直想問的,我的同伴,金雀,你在過來的時候,有見到過她嗎?”

“金雀小姐啊。”大鄉武夫偏頭看向了被滾滾濃霧徹底籠罩了的莊園,“之前在樹林那邊見到了。夜刃先生你不必擔心,我想金雀小姐她現在應該是同我的主人在一起。”

“跟凡哥在一起啊,嗯,那我就放心了。”聞言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的夜刃,輕輕點了點頭。

回答了夜刃的問題後,大鄉武夫注意到松下一朗眼巴巴瞅着自己。笑了一笑後,他頷首說道:“沒有必要太擔心,過後吃點補氣血的東西就好了。”

正在這個時候,隔着場上渡邊雄的一聲厲喝沒一會兒,一道壓抑不住的慘叫聲,就驀地在衆人的耳邊響起。

“找死!”

劍靈仙穹 隨着一道暴怒喝聲的響起,一道散發出高溫的身影裹挾着股股勁風朝着站在場上的大鄉平川撲擊了過去。

“哼!”

嘴裏發出了一聲冷哼的大鄉武夫,身形一晃間,帶出了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的殘影。

疾風呼嘯中,他堪堪搶在渡邊野雄一掌拍在大鄉平川背上前,將其攔截了下來。

右手攥住渡邊野雄手腕的大鄉武夫,左手拉着大鄉平川的胳膊將其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少頃,他眼裏橙光爆閃的看着那張赤紅臉膛寒聲質問道:“渡邊長老,這就是你們黑龍會的行事作風嗎?又或者,你們一點都輸不起?”

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的大鄉衛門,在幾米遠外跳着腳的叫喝道:“卑鄙!無恥!打了小的,老的就跑出來接着打!哼,怪不得黑龍會能稱霸扶桑這麼多年,原來就靠的是這一招!”

“閉嘴!”

霍然扭頭衝着大鄉衛門怒然大吼了一聲,嚇得他是臉色一滯差點咬到了舌頭後,渡邊野雄復又回頭看着大鄉武夫獰聲說道:“我渡邊家族不是輸不起,但是這個該死的傢伙實在是······實在是有違扶桑武士的精神!”

有違扶桑武士的精神?

大鄉武夫掌心勁力一吐,震退了渡邊野雄後,拉着大鄉平川的手扭頭看了倒在地上的渡邊雄一眼。

看着他像是一隻大蝦般身體蜷縮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大鄉武夫看着自己的弟弟揚眉問道:“剛纔你對渡邊雄做了什麼?怎麼看着像是往他的腎臟上狠狠踹了一腳似的。”

眨巴着眼睛的大鄉平川,探頭往走到渡邊雄身前蹲下去查看情況的渡邊野雄身上望了一眼後,湊到大鄉武夫的耳邊輕聲說道:“我也沒做啥啊,就是······就是往他的那個上,輕輕踹了一腳而已。”

“哪個?”大鄉武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隨即,他微皺了一下雙眉:“你真往他腎臟上踹了?”

“唉,哥誒,就是那個地方······”嘴裏支支吾吾的大鄉平川,伸手指了指依舊蜷縮在地上的渡邊雄下半身。

仲夏夜之戀3 眨巴了兩下眼睛的大鄉武夫,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你可真是······”苦笑不得的他,沒好氣的狠狠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

“大哥,我也不想啊!”大鄉平川忙不迭的叫屈道,“那傢伙實在是太狠了,如果我不用那一招的話,肯定得被他撞得滿臉櫻花朵朵開不可!” 夜冰依對她微微頜首,然後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迅速的換好衣服。

她現在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落腳,畢竟她現在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還有她的寶寶。

和這些少女一起,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在她們離去的時候。

在一處,龍漓塵等人坐在一起,在推算著夜冰依的位置。

其他的人,也都坐在原地等待著。

他們雖然也很心急回到自己的家鄉,但是他們也沒有忘記是帝玄胤他們夫妻兩人幫了他們。

如今夜冰依下落不明,他們又怎麼可能現在就一走了之呢?

如果有夜冰依的下落的話,他們也願意和帝玄胤一起把她給找回來。

所以他們現在所有人都坐在原地,安靜的等著龍漓塵推算出它具體的位置,不敢打擾。

帝玄胤面朝大海,面上一片平靜,可是內心卻已然心急如焚。

但是他卻還沒有急到沒有理智,因為他知道,這裡很大很大,他要想找依依,怕是不會這麼簡單。

所以他不可以亂了心思。

目前,他只能相信龍漓塵。

他也願意相信他,相信他能夠真正的推算出依依的位置。

如果可以,他也會借這些高人的力量去找回依依。

總之只要能找回依依,什麼都不重要,讓他去做什麼他都願意。

龍星天望了帝玄胤一眼,上前安慰道,「帝尊不要著急,塵兒的推算從來不會出錯,一定會可以找到夜丫頭的。」

「是啊,依依這麼厲害,一定會沒事的,胤你不要太過擔心了。」帝玄御嘴上安慰著弟弟,可是他的心中比帝玄胤還要著急。

很快,很多人便紛紛上前安慰他。

但是帝玄胤卻一句話都沒有說,他怕他一說話便會泄露了自己的情緒。

彼時,有兩個人單獨站在海的另一頭,那是易容成普通人的妖王陌玉。

事實上,除了他們五個人知道彼此,這些人都不知道他就是妖王。

「流音,我們終於回來了,你跟表哥一起回我們皇甫家族吧,放心,有表哥罩著你,你將前途無量。」

姬流音面無表情,眼眸望向遠方,半晌才說道,「你先回去吧,我過一些日子,辦完一些事情再過去找你。」

聞言,陌玉那張臉瞬間就拉了下來。

「你能有什麼事情辦?你又是去找那個女人是不是?你說你怎麼腦子不開竅呢?她都已經是別人的女人了,而且還都即將有兩個孩子,你為什麼還要惦記著她?!難道你看不出來她根本就不喜歡你嗎?」

陌玉望著他的眼睛和頭髮,恨鐵不成鋼的道,「你看看你,為了他都變成什麼鬼樣子了,你就不能學學我?一切為了家族和事業著想!

等你走上人生巔峰的時候,你想要什麼沒有?非要因為一個女人而如此浪費自己的時間,耗費自己的青春。」

姬流音冷冷的別過臉去,冷聲說道,「你不用說了,總之我現在不會跟你回去的,等我親眼看到她安然無恙,我自會去尋找你。」 「我看你簡直沒救了!」妖王怒聲道。恨恨的盯了他兩眼道,「可惡的臭小子,我怎麼就攤上你這麼個表弟,行了,那就再寬容你一次。還有,你不是想見那個人嗎?你到時候來找我,我便帶你去見她。」

他的身形一閃,很快便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而姬流音卻因為他臨走之前說的話,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眼中閃過波濤洶湧的怒氣,渾身湧起一股冰寒的氣息,寒冷到極致,隨即又慢慢的消散。

他整個人猶如一片死水,寂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姬流音整個人身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很快便吸引了眾多人的注意力。

但是別人也不好上去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有帝玄胤一個人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嘲諷。

這時。

龍漓塵睜開眼睛,站了起來,帝玄胤立即察覺到了,他第一個衝上去問道,「怎麼樣?依依她現在在哪裡?」

他的一張絕美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