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護院看到了蕭達,點了點頭,沒說什麼走過去了,其中一個護院還輕笑着說: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怎麼感覺今天蕭達這傢伙的笑容有點怪怪的!”

其他幾個護院只是跟着笑了笑,都沒有當回事。蕭達已經來到文家有幾年的時間了,在這幾年中,蕭達可以說爲人非常的低調,而且特別的仗義,根本就不曾把錢財之類的東西放在眼裏,還經常請一些護院們喝酒吃飯。好人緣也正是讓他獲得了看守府庫這個無聊而又輕鬆的職業,所以大家對他還是比較信任的。他既然說沒事,那應該就是真的沒事兒了,至於那聲好像是孩子的一樣的喊聲,大概是錯覺吧。

蕭達關閉好了府庫的門,回頭看着剛剛從地上站起來的齊天,這小傢伙一邊站起來,一邊還揉着自己已經摔疼了了屁股。

“嘿嘿,怎麼樣,小傢伙,人賭服輸吧?拿來!”

說着他伸出了手,齊天摸着在腰裏的匕首,還真是捨不得,張了半天嘴,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蕭達也看出來這個小傢伙有賴賬的打算了,像個孩子一樣的嘻嘻一笑:

“小傢伙,你也說過,你有師傅,難道你師傅就沒有告訴過你,做人要言而有信,願賭服輸這樣的話麼?”

願賭服輸,影子還真的沒有告訴過他,可是言而有信和盜亦有道可是影子在他的耳邊說的最多的話。吧嗒了半天嘴,齊天聲如蚊蚋一般的說道:

“換個賭注行不行啊……”

(本章完) 第3020章

華銘瑋這下終於聽懂了,他無法相信的看著一邊低頭不看自己的父親,還有面前冷漠的祖父,華銘瑋瞬間明白了什麼!

「哈哈哈哈哈……沒有想到我也華家少主也會落得如此田地,堂堂華家少主被人侮辱至此,不僅沒有人為我做主,反而任由我被人廢掉,還逼著我跪地道歉!」

「哈哈哈,你們覺得是不是很可笑?我是誰啊?我可是百變城第一大家族華族的少主啊?難道百變城第一家族的華族就是這麼不堪一擊的嗎?」

「真的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連向來最疼愛的祖父和爹爹,都保不住我,都只能看著我去跪地跟別人道歉嗎?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啊!」華銘瑋瘋了似的大笑的說道。

圍觀的眾人,都沒幹出聲,只是降低存在感的看著,畢竟華族再怎麼決定,但是華族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至於為什麼華族老族長選擇讓華銘瑋道歉,眾人的視線紛紛都落在安老身上!

他們覺得,應該就是因為那位老者是強者吧!

否則剛才華族老族長,去攻擊墨九狸的時候,他們都覺得墨九狸死定了,卻沒有想被身邊的老者揮袖間,就把華族的老族長打飛出去,對方的多強悍啊!

顯然現在華族的老族長,也是為了華族著想,才會如此選擇的,對於華然的選擇,大部分人都覺得是對的,畢竟比起一個人的性命,一族人的性命更加重要!

這時,瘋狂大笑的華銘瑋忽然間看向一直坐在哪裡的墨九狸,心中恨意翻騰,都是因為這個女人,是這個女人廢了自己,現在還讓自己跪地道歉,打算徹底毀了自己的未來!

只要殺了這個女人,一切就沒事了,他還是華族的少主!

沒錯,殺了她,殺了她一切就結束了!

華銘瑋彷彿魔症了一般的在心裡對自己說著,盯著墨九狸的視線更是越發的狠毒,像一隻惡鬼般的隨時想要吞噬墨九狸,而墨九狸看到華銘瑋的視線后,不僅沒有絲毫害怕,還故意對著華銘瑋露出一抹挑釁的笑意,嘴角的弧度慢慢上揚……

看得華銘瑋徹底失去了理智,顧不得身上的痛楚,怒吼一聲沖向墨九狸道:「賤人,我殺了你啊!」

「找死!」安老冷哼一聲,一股強悍的力量,從那老的衣袖內拍向飛來的華銘瑋!

華然和華族族長等人,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就算來得及他們也阻止不了!

「碰……」的一聲,華銘瑋被安老的靈力擊中,化為點點血霧飄散在空中,別說屍體了,連靈魂都沒能剩下,徹底的魂飛魄散!

從此,華銘瑋,這個讓百變城眾人都又恨又懼的華族少主,徹底消失在世上了!

「小瑋,我的兒啊!」華族族長忍不住痛苦的喊道。

比起華族族長的傷心,圍觀的眾人心裡沒來由的感覺舒服了很多,想到以後城內沒有華銘瑋,瞬間覺得以後的日子都亮了起來, 齊天算是徹底的絕望了,可憐巴巴才從腰裏重新將龍刃拿出來,看來自己的這個龍刃是真的保不住,要易主了。至於說他嘴裏說出來,可不可以用其他的條件來交換,完全是出於一種本能。

沒想到在他耳邊響起的卻是一個讓他喜出望外的回答:

“可以!”

齊天連忙擡起頭,他幾乎認爲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兩個小眼睛爍爍放光的看着蕭達:

“如果你能夠幫我找到打造出了這個兵刃的人,並讓他也幫助我打造這樣相同質地一個兵刃就可以了。”

“哦……”

齊天重新低下頭,讓李打鐵重新打造一個兵刃,而且還是和龍刃相同質量的兵刃,這種可能性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那老爺子的脾氣古怪,誰都拿他沒有辦法,可是他也曾經挺棒槌說過,打造神兵利器,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是有很多先決條件決定的,否則現在在他們的軍營中豈不是人手一把神兵利器了?

Www✿ttκд n✿¢ O

“怎麼,你不願意,還是你跟本就不知道打造這個兵刃的人,剛纔完全是在和我吹牛皮?”

“唉,我可不是吹牛皮,而且打造這個兵器的那個死老頭也的確是好我們在一起,可是讓他幫忙可就難了,再說了,打造神兵利器也不是說打造就能夠打造的啊。”

看到齊天可憐巴巴的樣子,蕭達哈哈大笑:

“你也知道這個是神兵利器啊,那還拿出來做賭注?”

“廢話,這不是你逼的嘛!”

看到齊天天真的樣子,蕭達再次的笑出聲來:

“反正要麼是把這個匕首輸給我,要麼是你找到那個給你打造兵器的人,讓他給我打造一個,你自己選一個吧。”

說完,蕭達悠哉悠哉的坐在牀邊上,饒有興致的看着齊天,看他的樣子,絲毫也不着急,反正主動權在自己的手上,憑藉齊天的本領還沒有辦法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要不,我領你找我的師傅,或者是讓我的朋友

給我師傅送個信兒,讓他幫着說項說項?”

蕭達想了想,其實這個匕首放到自己的身上,還真是沒有太大的用處,神兵利器是不假,可是不適合自己也沒有用,如果打造這個兵器的人能夠給自己量身定做一個兵器,即使在質量上沒有這個匕首的質量好,他也完全可以接受,至少比自己拿着一個小匕首和人動手強。想到了這裏,蕭達點了點頭:

“也可以試試。不過,你的師傅,或者是你的朋友在什麼地方呢?”

蕭達自詡爲高手,也曾經見識過大漢朝的很多英雄俠義,還真的不擔心這個小東西找到了自己的師傅之後賴賬,尤其是看這小東西的身手也比較敏捷,相信他的師傅應該也不會是泛泛之輩,一般的名流都是比較愛惜自己的羽毛的,還不至於做出類似於背信棄義之類的事情來。

“我朋友就在文家的宅院的外面的一個客棧,到哪裏就能夠找到他們!”

齊天人小鬼大,還是留了個心眼,沒有說出來褒姒等人就守在文家的外面,更沒有把已經進入到了文家的土豪金給供出來。

“行,明天我就可以帶着你去拜訪下你的朋友,不過,至於打造了這個匕首的人是不是能夠幫助我打造兵器,就看你的了,如果他不願意給我打造兵刃,你就把這龍刃給我。”

還沒有等齊天的一個好字出口,就感到眼前一花,龍刃已經從自己的手上跑到了蕭達的手裏了:

“這玩意放在我這裏保藏着,免得你這個小東西到時候耍賴。”

“不用了吧……”

齊天無力的抗爭着,可是蕭達根本就不理他,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小牀:

“小牀讓你給,現在你可以去睡覺了。”

“不是要去找我的朋友麼?”

“明天再說,我是文家府庫的守衛,總要告訴了家主之後才能夠離開。”

“啊?那我豈不是要在這裏呆一宿?”看到蕭達根本不和自己廢話的樣子,他也只好默認了自

己的事實,誰讓自己落在了人家的手裏了呢,“那你到你們家主彙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說我啊……”

“放心,我知道你小子來到這裏見不得光,呵呵,睡覺吧,我把牀都讓給你了,你還有什麼委屈的?”

說完他拉過了兩個箱子墊在自己的身體底下,然後躺在了上面。沒一會兒鼾聲就響了起來,他還真放心,也不怕齊天趁着這個機會逃走。

不過龍刃已經到了他的手裏,好像就是齊天在這個時候逃走,也不關他的事兒了。

齊天在門口轉了三圈,最後還是一屁股坐回到了牀上,溜出去不是什麼難事兒,可是回去怎麼和褒姒、土豪金交代?

齊天畢竟還是個孩子,想的沒有那麼的周到,即使他這個時候跑回去,和褒姒把事情的經過說了,然後爲了履行自己的諾言,或者捨不得自己的龍刃,重新回來,在時間上也來得及,可是現在他鑽進了牛角尖裏,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躺在了蕭達的牀上。

他的這個死心眼,卻讓本來就沒有睡着的蕭達大加讚賞。

齊天倒是找個地方睡覺了,土豪金可是直到除了文家的府第的時候,都沒有看到這小東西的影子,還奇怪的問一直守在外面的老婆褒姒呢:

“齊天呢?”

“不是和你在一起麼,沒有看到他出來啊?不會是被抓住了吧……”

“可是沒聽到裏面有打鬥和任何喧囂的聲音啊……”

衆人在外面等了好一會兒,等到東邊已經泛出了魚肚白的時候,還是沒有看到齊天的影子,小猴子悟空倒是躍躍欲試,看樣子好像要衝進去,然後大顯身手的樣子,可是貌似這小東西進去了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只好帶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客棧。

出來轉了一圈,就把齊天這個惹禍的傢伙給弄丟了,這讓土豪金和褒姒都感到非常的失落,當初齊天和孟落日去了一趟大漠,都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不由得讓這夫妻兩個的心中升起了一陣的內疚……

(本章完) 第3021章

墨九狸這可以說是直接的為百變城的百姓們除了一害啊!

華然回神也是看向墨九狸和安老,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孫子會因為讓他道歉,而被刺激的如此瘋狂,去攻擊墨九狸,當自己疼愛多年的孫子,說出那些話時,他的心裡也不好受!

只是他沒有想到華銘瑋會忽然衝過去想要拉著墨九狸同歸於盡,他也沒想到安老下手如此之重,完全沒有給華銘瑋留下一絲餘地!

原本他在華銘瑋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其實心裡已經有所動搖了,正在想著用什麼辦法,能把此事了了!不管怎麼說先把孫子救回去再說!

既然子孫根被廢了,毒也沒有解藥,大不了就捨棄原來的身體,他再為孫子找一個華族弟子適合的身體,讓孫子奪舍就行了!

但是他還沒等把想法告訴華銘瑋,對方就因為被刺激的出手了,最後更是被安老直接抹殺!

現在連魂魄都滅了,什麼辦法都沒有了,華然的臉色可謂難看至極!

華族的長老們也都是一驚,他們震驚的自然是安老的實力,能在他們華族這麼多人,和老族長的面前,直接滅了他們華族的少主,對方的實力到底是多強啊!

「既然你們已經殺了我的孫兒,那麼此事就到此為止,我們華族不會再因為今天的事情為難你們!」華然看向安老和墨九狸說道。

「恩,華族老族長,果然明白事理。但是,我的手下可是被你們華族的人傷的很重,華老族長不覺得應該賠償我們一些靈藥嗎?」墨九狸淡淡的看著華然說道。

「你……」華然聞言瞪著墨九狸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是無數次想拍死墨九狸這個女人啊!

到底她還能再過分一點嗎?

她不過是一個手下受傷而已,可是他們華族的少主都魂飛魄散了,還有那些受傷的人,他都沒好意思要什麼補償,她竟然有臉跟自己要靈藥?真的是氣死他了!

「靈藥必須給,而且還要等級高的才行,否則萬山那小子估計一時半刻好不了!」安老在一邊涼涼的補刀道。

安老看著華然的眼神彷彿在說,如果不給靈藥,我就滅了你們華族!

讓華然氣的一口猩甜涌了上來,好不容易才被華然給咽了下去,冷冷的瞪著墨九狸問道:「你想要什麼靈藥?」

「給,就是上面這些,這些靈藥應該能讓我的手下快點好起來的,不夠的話我自己破費點就行了!」墨九狸說完之後,直接拿出一張單子丟到華然面前說道。

華然接過來一看,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再也沒忍住的被墨九狸氣吐血了!

這單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寫了幾十種藥材,每一種都是價值連城,十分罕見的!雖然他們華族能拿出來這些藥材,可是這些藥材在他們華族也都是寶貝啊!

平時用都很少用,每天還派人守著的啊,墨九狸簡直想把他們華族的珍藏搬空啊! 在土豪金和褒姒等人剛剛進入到了客棧中,忽然一個人快速的衝了進來,好像只是在窗戶中飄進來一陣風一樣。

看到這個一身黑衣的女子,土豪金苦笑了一下,真沒想到這個丫頭會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

“影子,你怎麼來了?”

“齊天那個小兔崽子呢?”

影子沒有回答褒姒的話,反問道。對於自己的那個闖禍的徒弟,影子還是非常的清楚的。雖然她在嘴上也對自己的這個徒弟經常惡語相向,可是大家都知道,影子對齊天可是關心着呢。

土豪金苦笑了一下,就把晚上和齊天一起進入到了文家,最後只有自己出來了,齊天去向不知的事情說了一遍。

影子的眉頭微微皺起,齊天很多時候雖然不像話,惹禍幾乎已經成爲了他的家常便飯,如果說齊天在什麼地方,不惹出點麻煩來,貌似纔是最奇怪的呢,可是如果單單論自己的這個徒弟的身法,貌似尋常的人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想要把他逮住,一點動靜都沒有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就在影子也對齊天的去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忽然店裏一個小夥計跑了進來:

“幾位客官,和你們在一起的一個小傢伙帶着一個人來找你們……”

幾個人連忙讓人進來,發現果然是齊天,只是在他的身後跟着一個陌生人。

看到了影子,齊天愣了一下,老老實實的站在了影子的旁邊,低聲的喊了一句“師傅”。

蕭達頗感意外的看着影子,他沒想到齊天的師傅竟然是這樣的一個年輕的女子。

“到底怎麼回事?”

影子看到自己的徒弟這麼老實,就知道肯定沒有好事兒,這小子不是闖了什麼大禍,纔不會這樣低眉順眼呢。只要他做了一點兒出彩的事兒了,估計就能夠把尾巴翹到天上去。

看到師傅那張鐵青的臉,齊天就是一哆嗦。之後就把晚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

遍,末了,幾乎是帶着哀求的口氣對影子說道:

“師傅,要不你幫我求求情,和老李頭說一聲,重新給這傢伙打造一個兵器?”

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影子已經哼了一聲,然後對蕭達說道:

“龍刃已經在你的手上了,你何必好要跟着劣徒過來。從現在開始龍刃是你的了。”

齊天和蕭達幾乎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過了一會兒,齊天才瞪着眼睛說道:

“師傅,你說什麼!”

“哼,你以爲李老隨便就會打造兵器給別人,因爲你偷東西而讓我到李老那裏幫你說情,我做不到。願賭服輸,既然你已經將龍刃輸給人家了,就要話負前言。”

說完,影子氣呼呼的坐在了房間中的一把椅子上,把臉扭到了窗外。看來這個小崽子真是把她氣得不輕。

房間中一片的靜寂,齊天沒想到師傅竟然會這樣的捨得,而且是慷自己之慨。

這個結果也同樣是蕭達不希望看到的,之所以同意了齊天的要求,他就是希望能夠得到適合自己的兵刃,沒想到還是被拒絕了。但是本來的賭注就是龍刃,現在他還真的沒有什麼話可說的。

“好熱鬧啊,哈哈!”

隨着一聲大喊,祖敵和回去報信的王梓笑走了進來。

祖敵向來都是影子的跟屁蟲,不過現在已經是頗有成效,兩個人之間感情的發展,雖然沒有孟落日等人的迅猛,可是已經算是不錯了。影子剛剛離開軍營,祖敵就跟出來了。只是影子的速度要比他快,王梓笑的坐下還有一隻老虎作爲坐騎,所以都比他早一步來到了客棧中。

看到了王梓笑騎着老虎進來了,把蕭達嚇了一跳,雖然老虎的個頭不是非常大,可是那也是一隻老虎啊,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有人將老虎作爲坐騎的,在現實中,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隨着這個老虎的出現,從房間的一個大木箱子中,另外一隻老虎也走了出來,天篷上更

是噗通一聲,一隻猴子從上面掉了下來。

總算蕭達的神經夠大,而且對自己的身手有着足夠的信心,纔算是很快就將自己的思緒平靜了下來,沒有馬上張皇失措,只是看着房間中的幾個人更加的吃驚了,心中暗自揣測,這些人是什麼來頭。甭說他們的本領怎麼樣,就是現在的這個組合,就足夠讓人感到震驚的。

祖敵當然也注意到了房間中多了一個人,但是他也沒有在意,就憑現在房間中的這些人手,任何單個人都不會對他們造成什麼威脅。

“哼,齊天這小子和人家打賭,把龍刃輸了,還讓我幫他找李老頭求情。做夢,他沒本事,輸了東西,活該!看他以後還長不長記性。”

“行啊,小子,手筆夠大的,連龍刃都能夠作爲賭注,你牛!”

祖敵使勁兒的揉着齊天的腦袋,瞬間就把這小傢伙的頭髮變成了雞窩。齊天不滿的躲避了一下,可是還真是沒話說。

祖敵疑惑的看着蕭達,知道這個人就是賭勝的一方了:

“這小子沒賴賬吧,龍刃是不是已經在你的手上了?”

蕭達還沒有完全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只是茫然的點了點頭。

“嗨,那龍刃已經是你的了,你還站在這裏幹嘛,該幹嘛幹嘛去啊……”

蕭達感到更加的無語了,仔細想想,這裏面好像真的沒有自己什麼事兒了,可是看到眼前的這個組合,還真是讓他不瞭解清楚有點不甘心的味道,而且自己縱橫江湖這麼長的時間,還從來沒有見到過今天這樣蹊蹺的事情:

“我就是想要問問,難道這個事情就沒有商量的餘地?”

看看眼前比自己矮了半個身子的齊天,蕭達忽然感到自己有點無恥,從一個孩子的手上贏了東西。這不是挺大一個人還欺負小孩子嘛,可是齊天身邊的幾個大人,還偏偏沒有將齊天當成小孩子的意思,根本就沒有說自己是勝之不武,這就讓他心中更加的忐忑了……

(本章完) 第3022章

「你怎麼不去搶?」華然擦乾嘴角的血跡瞪著墨九狸怒道。

「要是華老族長不打算賠償的話,我也只能想辦法讓安老去搶了!」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華然聞言再次被氣的吐血,對方的意思是今天自己要是不給這些藥材的話,她就會讓身邊的強者去他們華族搶嗎?

如果真的哪樣,最後他們華族估計什麼都剩不下,都的徹底被對方將寶庫搬空吧!

「稍後我會讓人把藥材送來,我們走!」華然冷冷的留下一句話,再也不想多待片刻的帶著華族人離開了!

等到華然等人都走了,客棧內再次恢復了平靜,墨九狸拿出一袋子靈石丟到掌柜的面前道:「掌柜的,配成你的窗戶損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