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空間的人死亡後,會重置屍體,並且復活……就像是遊戲裏的角色死亡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所以這個空間八成是某個古堡的傳統魔法師的傑作,或許是魔法,或許是特殊半位面。

總之這個地方讓蘭科感到很棘手,現在就算變成地龍王形態,蘭科覺得也無法找出離開這裏的方法。

這裏分明就是一個規則很精妙的空間,絕對有着限制王階力量的手段。

另外米歇爾兄妹的表現,也基本證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蘭科死在這個空間,是會真正死亡的。

不然那對獸化兄妹,不會死了六次還不斷的衝進來想要殺了蘭科,哪怕每次只能讓蘭科受傷。

而且蘭科是第一個進入這個空間,說明這個空間是爲了蘭科構築出來的。

之後從加里斯開始不斷出現的傢伙,代表這個空間的主人在把別人拉進來。 有些事情看似很不可理喻,但是刪掉了一切不可能,最後剩下的選項,就是答案了。

古堡的傳統魔法師們,之所以在西納普斯上惡名昭著,即使因爲這些傢伙不把人命看做人命,肆意的用活人做魔法試驗,並且無比的自大,認爲魔法纔是唯一的規則和真理。

米歇爾和密涅瓦背後的魔法師,肯定是一個標準的傳統魔法師。

把科爾城無辜的其他人拉進這個空間,就是希望看到更多的實驗結果。

這樣一個連蘭科都無法破解的空間,肯定是這個魔法師的得意之作,自然希望趁着這個機會多獲得數據。

而且這個魔法師肯定不能隨意的控制這個空間,不然蘭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所以綜上所述,蘭科只要能發現這個空間的本質,就有可能找到方法破解。

現在這種時候已經不是在乎會不會被寧遙發現的時候了,能夠逃出去纔是關鍵。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蘭科看着科爾城的建築佈局,很快找到了城市北部的……救贖者據點。

儘管科爾城屬於莫提歐南的邊緣城市,但是也是進入莫提歐南的第一站,所以肯定會有救贖者的據點。

蘭科這時候倒是沒有絲毫猶豫的走了進去,堂皇亮麗的救贖者據點大廳裏,沒有一個人。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整個街道上基本都看不到人,這裏要是人擠人,那就真的是見鬼了。

御鬼者傳奇 不過蘭科沒有放棄,在科爾城蘭科不認識任何一個人。唯一可以利用的勢力,就是救贖者了。

不管怎麼說,蘭科跟救贖者也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在救贖者的據點裏逛了一圈,發現真的沒有人在,蘭科就在二樓找了一個視野開闊的房間。打算在裏面睡一覺了。

如果是救贖者的成員,進入這個空間之後第一時間肯定還會回來,蘭科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好了。

而密涅瓦和米歇爾根本不知道蘭科和救贖者的關係,所以這裏暫時也不會被找到。

上古紅龍和地龍王蘭科從來沒有暴露出任何聯繫,除非是身邊的熟人,不然不會知道上古紅龍蘭科跟救贖者的關係。

看着房間裏方便實用的擺設。蘭科讚揚了一句救贖者的服務,就躺在牀上進入了淺睡眠。

蘭科並不知道了解這段時間古堡和救贖者之間的戰鬥。

救贖者在莫提歐南的影響力並沒有跟其他地方一樣受到尊敬,因爲莫提歐南本身就是以龍使輝煌的國家,在莫提歐南提到龍使,想到的永遠是自己的國家。而不是救贖者。

所以古堡選擇了從莫提歐南開始反擊,對救贖者成員進行獵殺。

不得不說古堡的老精神病都不是什麼好人,救贖者成員死傷不算嚴重,但每一位的思想都非常悽慘。

而且不光是龍使收到了襲擊,就算是救贖者工作的普通人,都遭到了襲擊。

古堡畢竟是一羣被世界排擠的老變-態合夥組建的勢力,並沒有什麼征服世界的想法,只是爲了實現自己的魔法夢。現在受到這樣的挑釁,還擊的時候自然都是在發泄自己的憤怒。

科爾城的救贖者據點已經空無一人,所有人都暫時轉移到了其他城市。

沒有睡幾個小時。就有一股來自東方的神祕力量……打擾了蘭科的睡眠。

在離救贖者據點不遠處的地方,再次爆發了一場戰鬥。

兩個七階武者拼死戰鬥,幾乎都是用着搏命的打法,血脈鬥氣跟不要錢一樣隨着鮮血噴涌而出。

這種戰鬥方式實在是太血腥了,雙方都是在以命換命,已經喪失了人類戰鬥的底限。彷彿變成了搏鬥的野獸。

這兩個人看起來都發現了‘不會真正死亡’的規則,所以只是抱着想要殺死對方的想法。不要命的戰鬥。

蘭科靠在窗邊欣賞了一會兒,表情非常愜意。

戰鬥直到一方死亡而終結。而勝利的另一方,也沒有堅持多久,看着對方的屍體就笑着嚥氣了。

這個畫面……讓人膽寒。

嗤笑了一聲,蘭科回到了房間裏,還沒躺下多久,就感覺到了另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悠閒的走到窗邊,這次是一個六階魔法師和六階武者的戰鬥。

普通的魔法師跟傳統魔法師的不同,是受到尊敬的高貴職業,而不是那羣瘋子。

戰鬥同樣的血腥而殘酷,結果是魔法師用自爆式的魔法與武者共同結束了生命。

因爲不會死亡,所以戰鬥的慘烈程度也越來越嚴重。

在之後短短几個小時裏,戰鬥不斷的爆發。

似乎大部分人都察覺到了在這裏‘不會真正死亡’的規則,所以對待死亡也越來越肆無忌憚,開始不斷的拼命廝殺,以命換命。

因爲不會死亡,所以人們在死了一次之後,繼續去戰鬥,直到死亡,再一起衝上去……無限的輪迴。

所有人都彷彿陷入了一個輪迴:死亡,復仇,死亡,復仇……血腥和仇恨已經衝昏了不少人的頭腦。

真的是冤冤相報何時了。

看着越來越殘酷血腥毫無人性的戰鬥,蘭科似乎體會到構築這個空間的魔法師的心情了。

幾乎是眼睜睜的見證了這些人從最開始的點點摩擦,到最後變成喪心病狂的儈子手。

人類就是這麼可悲的生物啊。

這些人就算最後出去,也已經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機會,變得一言不合就會動手甚至殺人。

不知道看了多久,蘭科終於開始察覺到了乏味,而且一直呆在救贖者的據點,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蘭科也覺得太無聊了。

正當蘭科準備找點事情的時候,聽到了樓底下一個輕輕的聲音微微顫抖的問道:

“有、有人……在嗎?”

一聽到這個聲音,蘭科趕緊屏住了呼吸,悄悄的到了樓梯上,觀察樓下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五歲左右,身材嬌小胸前更是發育堪憂,不過長相很出衆,白皙的臉蛋有點嬰兒肥,卻看上去恰到好處的可愛,配上那副膽戰心驚的表情,不管那男女都會被吸引。

金色長髮梳着雙馬尾,身上只是很簡單的服裝,而且似乎還不太合身,女孩的身材非常纖細,衣服看上去鬆鬆垮垮的。

此時女孩正四處張望,看上去是被周圍的戰鬥嚇到了。 稚氣未脫的女孩小心翼翼的向着裏面走着,渾身僵硬的挺直細腰,臉色微微發白。

似乎是非常害怕,女孩看着空蕩蕩的大廳,想要出聲又壓低聲音喊道:

“請問有人嗎……”

蘭科真是快被這個小傢伙蠢哭了,渾身繚繞着不弱的氣息,但是性格卻還是膽小的小女孩一樣。

不過讓這種單純的女孩來到這個空間,還是太過殘酷了。

外面的廝殺已經變成了最原始而血腥的碰撞,展露出來的都是*裸的人性。

瑪莉提絲的臉蛋稱得上是小美人,但是並沒有什麼身爲女人的魅力,只是透露出一股可愛的氣質。

蘭科覺得這個女孩應該不是救贖者的龍使,這些年蘭科見識過龍使早就超了雙手之數,這個小女孩最多隻有十五歲,在這個年紀的龍使,被開苞後會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很明顯瑪莉提絲還是個未開苞的純潔女孩。

或者說這個女孩根本不是龍使。

正在思考的蘭科,突然注意到瑪莉提絲的實力。

四階,這個十五歲的小女孩居然就有四階的實力,看上去天賦很好,絕對是個小天才。

但是蘭科關注的並不是這個,蘭科進入這個空間後見過的實力最弱的……都有五階實力。

這個小女孩只有四階卻能夠進入這裏,是有着自己的特殊之處。

畢竟只是一個四階的十五歲小女孩,在蘭科面前很難隱藏什麼……就算是內褲顏色也沒法隱藏。

瑪莉提絲的靈魂氣息非常明顯,這個女孩在靈魂上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天賦。

不對,不光是這個小女孩。

蘭科皺起了眉頭。發現自己的靈魂變得比以往更加敏銳。

自己的靈魂強大了?

在寧遙這段時間的拼死磨練下,蘭科早就不是當初只靠着龍形態張揚的蘭科了。

現在蘭科對於自己的各方面實力都有了明顯的感悟,靈魂方面自然也有一定的瞭解。

看着四處張望的瑪莉提絲,蘭科睜大眼睛,雙眼中甚至出現了具現的精芒。

霸控 正在左右轉頭的瑪莉提絲也有了反應。愣了一下,烏黑的大眼睛漸漸失去了神采……

靈魂催眠術。

這是蘭科當初掌控星空聖女的手段,只不過當初的蘭科對各種力量毫無研究,所以當時的靈魂催眠術是姬恩使用的。

不過現在蘭科可以說是脫胎換骨,在寧遙的壓迫和自己的努力雙重進步下,自己使用了靈魂催眠術。

靈魂催眠術是靈魂對靈魂的暗示。究極暗示術是靈魂對細胞的暗示。

蘭科在這段時間沒少研究究極暗示術,也有了自己的一番理解,或許可以進行嘗試了。

究極暗示術就算有再多弊端,需要燃燒大腦需要仔細思考,但一樣掩蓋不了究極暗示術的霸道和強力。蘭科自然也很眼饞。

蘭科看着進入催眠狀態的瑪莉提絲,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看着這個留着金黃色雙馬尾,面容可愛身材青澀女孩,蘭科驚奇的睜大了眼睛。

之前離得遠沒有發現,現在站在面前蘭科才發現……這個小女孩居然有龍族的血脈。

瑪莉提絲並不是龍族,確實是一名人類,只不過擁有龍族的血脈。

這種事情雖然少見。但也並不是沒有。

在蘭科的記憶力雖然有種族和種族之間的‘生殖隔離’,但是西納普斯的龍族都能跟石頭交配給蘭科生一個*姬恩,跟人類生猴子……生孩子不是分分鐘的麼。

因爲擁有黃金龍的血脈。所以瑪莉提絲擁有這麼漂亮的臉蛋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畢竟每一條巨龍對於人類來說都是少見的帥哥美女。

不過瑪莉提絲的血脈也已經至少是第三代以後了,身上屬於黃金龍的氣息非常稀薄,雙眼都變成了黑色。

估計是血脈已經稀釋了幾代人,黃金龍的強大血脈已經體現不出什麼,只是讓瑪莉提絲的靈魂比普通成年人都強大。

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柔順的金髮手感非常好,看着瑪莉提絲呆滯的神情。蘭科彎腰一個公主抱就把小女孩抱了起來。

不管是從原理還是使用上來說,究極暗示術都比靈魂催眠術複雜困難了太多倍。

靈魂與靈魂的溝通。更多是一種念頭就能達成的事情,蘭科之所以能使用靈魂催眠術,也是因爲靈魂催眠術使用起來很簡單。

只需要通過靈魂進行突破,讓對方的靈魂與潛意識分割就足夠了。

而究極暗示術需要通過各種手段進行?對細胞的暗示。

靈魂催眠術更多是面對面的進行催眠,究極暗示術就是從各個角落留下暗示。

當初寧遙對蘭科是用究極暗示術,就是通過一陣風聲,在蘭科身上密密麻麻布置了上百個究極暗示術的指令。

這主要是因爲寧遙的實力強大,而且對究極暗示術掌握的更加純熟。

蘭科現在還無法做到通過風聲、觸摸、氣息附加靈魂的暗示術。蘭科能夠做到的,就是通過把自己的指令寫成文字,或者通過對話讓對方不知不覺被暗示。

而且靈魂催眠術需要靈魂的強大,而究極暗示術卻無視對方的實力,只要對方的細胞沒有腦子,那就絕對可以完成究極暗示術。

蘭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去詳細瞭解身體,瞭解靈魂與身體之間的關係。

這就是蘭科對究極暗示術的理解。

不過這種複雜的技能,肯定不是蘭科簡簡單單就能分析出來的。

對於究極暗示術的絕大部分過程、做法、細節,蘭科都是完全空白的,現在蘭科只能分析出究極暗示術的大致規則和方法。

但是如何越過靈魂對*直接進行暗示,如何通過自己的靈魂讓對方的*接受指令。如何讓究極暗示術信手拈來……蘭科都是完全不知道。

就算是寧遙當初都進行了無數次實驗,死亡了無數巨龍,才徹底完成掌握究極暗示術。

蘭科讓瑪莉提絲進入催眠狀態自然不是閒的蛋疼,而是想要研究出這個空間的某些信息。

這個小女孩雖然實力沒有達到之前的規律,但是靈魂強度卻已經彌補了。

再聯繫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實力強大的武者和魔法師,沒有一個普通人,似乎已經說明了這個空間的規則。

因爲,普通人的靈魂強度,不足以承受這個空間的壓力。

想要進入這個空間,至少需要一定的靈魂強度。

那麼需要靈魂強度的空間。到底是什麼呢?

答案顯而易見,這裏是靈魂空間!

需要靈魂強度,不會真正死亡,這很可能都是靈魂空間的規則條件。

一般來說靈魂空間都是每個人的祕密,是不能讓其他人窺視的地方。但是密涅瓦和米歇爾背後的古堡魔法師,可以通過某種手段把所有人拉入同一個靈魂空間。

這種手段完全是匪夷所思,蘭科搜刮了一下自己腦海的記憶,沒有聽說過這樣的魔法。

可以想象在同等級別的戰鬥中,突然把對手拉入靈魂空間,對手大部分實力都被廢了,瞬間就會變成碾壓的戰鬥。

當然這也是因爲蘭科暴露的弱點。

蘭科的靈魂強度還是不夠強,僅僅擁有傳奇階的身體素質。卻沒有相應的靈魂強度,這就是木桶理論。

靈魂就是蘭科最短的那根木板。

既然知道了自己身處在靈魂空間裏,蘭科就開始摸索這個空間與現實空間不同的地方。應該大多都在靈魂方面。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蘭科沒有搞明白。

就算是靈魂空間,爲什麼會讓蘭科無法進入王之殿?

難道對方的靈魂與傳奇半位面融合了,就算是這樣也無法封禁王之殿吧?

不斷思考着,同時通過靈魂試探這個空間的各個方面。

靈魂的消耗,讓蘭科很快覺得疲憊。不知不覺沉沉睡了過去。

抱着懷中的小女孩,似乎因爲很溫暖。蘭科又抱得緊了一些,讓對方趴在自己懷中。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催眠狀態恢復的瑪莉提絲。也因爲精神的疲勞陷入了睡眠。

……

不知道過了多久,先醒過來的是蘭科。

惺忪睜開雙眼的蘭科,先是想要坐起來,卻突然發現懷裏的重量似乎不太對,低頭看到了那張帶着點嬰兒肥的可愛睡顏。

瑪莉提絲長長的眼睫毛輕輕扇動,白嫩的臉蛋看上去吹彈可破,粉紅的小嘴微微嘟着,小手環住了蘭科的腰,抱緊貼在蘭科身上。

瑪莉提絲進入靈魂空間後,也因爲周圍不斷髮生的廝殺,甚至一些心懷不軌的男人而一直心驚膽戰,精神緊繃着,現在突然睡着了,反而睡的很香甜。

看着這個可愛的小丫頭,蘭科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後想起了自己睡着之前做的事情,心安理得的保住了瑪莉提絲。

溫軟小小的身體被抱在懷裏,讓蘭科感覺到非常舒服。

甚至因爲太久沒有做過了,蘭科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呼喚,隱隱有甦醒的跡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