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小姑娘,別欺負你男朋友啊。”路過的大媽道。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我:“….”

我拉着蘇瀾塵快步往外走,走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道:“蘇瀾塵,你的救命之恩我一定會想辦法報答的,但請你把石頭還給我好嗎?”

“不好。”蘇瀾塵斷然拒絕。

蘇瀾塵驀然湊近我,高大的身體頓時將我籠罩:“小蘇蘇,這個石頭我可以給你,但要看你怎麼做,聽不聽我話。”

“你想讓我做什麼?”我耐着性子問。

“第一件事,明晚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等我。”蘇瀾塵悠然道。

“機場!”

“嘖嘖!小蘇蘇,你真是對我太不用心了,那是我們第二次見面的地方,你要是想不起來的話,我就永遠不給你了。”蘇瀾塵笑,絕色魅惑。

我蹙眉,不可能吧,機場是我跟蘇瀾塵第二次見面的地方?那爲什麼第一次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啵!

突然,蘇瀾塵一口親在我臉上,我趕忙後退一步,怒瞪他:“你幹什麼?”

蘇瀾塵卻毫不忌諱:“我想親你啊!”

“你——”

“小蘇蘇,明晚見哦!”蘇瀾塵笑着對我搖手,然後消失了。

我看着蘇瀾塵消失的地方,眉卻皺的更緊了,爲什麼蘇瀾塵會說,我跟他第一次見面不是在機場,如果不是在機場,那到底是在哪裏。

可我想破腦子,也不曾想到。

回到江家的時候夜已經很黑了,江媽媽也都睡了,於是我輕着手腳回到了臥房。

“終於知道回來了。”

我一進門,坐在沙發上的江昊天冷冷開口,我剛要說話,江昊天的臉色驀然一變:“真臭。”

我狐疑的低頭聞我自己,可怎麼聞都沒有異味。

“在哪裏惹了一身狐騷味。”江昊天不悅。

“狐騷味?”難道——蘇瀾塵是一隻——狐妖?

想起蘇瀾塵那張比女人還要絕色的臉,好像還真的一點違和感也沒有呢。

不過狐妖的話,難道不應該去吸男人的陽氣嗎,那蘇瀾塵找上我幹嘛,而且,他幹嘛要救我。

“去洗乾淨。”江昊天命令道。

我撇撇嘴,收起疑惑,去洗澡,等我洗完出來的時候,江昊天已經在牀上了。

許久不跟江昊天同牀共枕,竟有一點緊張和不自然。

就在我深呼吸準備上牀的時候,江昊天卻道:“太臭了,你還是睡沙發吧。”

我:“….”

於是我抱着枕頭和被子在沙發上睡覺。

不知道是不是睡沙發不習慣,一整夜睡的很不安穩,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做夢。

“言哥哥,言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

“言哥哥,你得手好大好溫暖。”

“言哥哥,我想吃冰糖葫蘆,還想吃桂花糕,你說我先吃哪一樣好?”

夢境裏反反覆覆的出現我對穆言說的話,但反反覆覆也就只有這些,再多就沒有了。

但後面的夢境卻突然變了,變成一雙一眼竟一直盯着我,但我也不覺得可怕,看着看着,竟還覺得難過,想要伸手去撫摸這雙眼睛。

“快脫,快脫。”不知道從哪裏來的聲音,都在瘋狂的喊着快脫。

那雙眼睛的主人卻慢慢走遠,我這纔看清楚,竟是一個帶着面具的男人,男人有着一雙狹長的桃花眼。

對我說:“我想吻你。”

我驀然睜開眼睛,刺眼的陽光落在我的眼睛上,我終於想起,我跟蘇瀾塵第一次見面是在哪裏了。 就是在江昊天帶我去的酒吧裏,我被那些喜歡江昊天的女人推上臺參加脫衣秀,然後是一個面具男人救了我,而那個男人就是擁有一雙跟蘇瀾塵一模一樣流光四轉的桃花眼。

夜,酒吧。

我站在酒吧門口猶豫半餉,但最終走了進去。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震的我異常難受,除了上一次,我根本就沒有來過這種地方,所以,非常的不適應。

突然,我看見正中央的位子上,蘇瀾塵正左擁右抱着美豔女人,而他的對面還還坐着各色漂亮女人。

桃源仙庄 我撇撇嘴,這個狐妖還真不是一般的花心。

逆劍狂神 “小蘇蘇,我就知道我們心有靈犀,你一定會記起來的。”蘇瀾塵看見我,放開那些女人,笑着走向我。

佌佌。

那些女人的目光瞬間刷刷的射向我,我趕忙後退,和蘇瀾塵保持距離:“蘇先生,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來了,現在能把石頭還給我了嗎?”

蘇瀾塵笑嘻嘻道:“小蘇蘇,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只說,這是第一件事情,也就是說——還有別的事情。”

“你——”我怒視蘇瀾塵。

啵!

蘇瀾塵卻趁我不注意,一口親在我臉上:“小蘇蘇,你生氣的樣子真可愛。”

佌佌!

瞬間,那些女人對我的目光更加憎恨了。

我用力擦着被蘇瀾塵擦過的地方:“那你說,你還要讓我做什麼?”

蘇瀾塵看着我,悠然道:“我想小蘇蘇幫我暖牀。”

“不可能。”我想也不想斷然拒絕。

蘇瀾塵捂住胸口:“小蘇蘇,你對我真殘忍。”

我不再理會蘇瀾塵,轉身離開。

“喂,喂,這樣就生氣了,我開玩笑的。”蘇瀾塵追出來,拉住我。

我不理他,盯着地上。

“好了,我不會讓小蘇蘇做不願意的事情的。”蘇瀾塵道。

我依舊沉默。

“第二件事情就是,照顧我的飲食起居,這個可以吧。”

我擡頭看他,嚴肅的開口:“蘇瀾塵,我跟你毫無交集,你爲什麼要救我?”

蘇瀾塵蹙着眉頭好像在深思,但即便是眉梢緊皺,他依舊絕色。

“因爲我對你——一見鍾情。”突然,蘇瀾塵湊近我,幾近貼合着我的脣際曖昧道。

“我說認真的。”我後退,遠離蘇瀾塵。

“我也說認真的。”

我撇撇了嘴,不再跟這個花心的狐妖糾纏這個問題:“好,我答應你的第二件事情,我可以照顧你的飲食起居,但我要上學,所以,我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在你身邊。”

“可以。”蘇瀾塵答應:“小蘇蘇,你放心,只要你夠聽話,我一定會把石頭還給你的。”

“希望你說話算話。”

離開了蘇瀾塵,回到江家,正好江媽媽和江昊天在吃飯。

朝雲辭 “蘇蘇寶貝,快快,來吃飯。”江媽媽親暱的喊我。

江昊天看見我的瞬間,一張臉黑冷的:“你又去哪裏了,臭死了。”

“蘇蘇寶貝,昊天這是吃醋你不陪他呢,別理他。”江媽媽道。

我挑了個離江昊天最遠的位子坐下,但我一坐下,江昊天就起身上樓了。

我:“……”

“別理他,我們吃我們吃。”江媽媽道。

吃完飯,江媽媽道:“蘇蘇寶貝,媽咪明天要旅遊,所以,我們家昊天就拜託你照顧了。”

我微笑着點頭答應,跟江媽媽又聊了會兒天,才上樓。

一進臥室,我非常自覺的先去洗澡,免得被江昊天嫌棄。

“哼,你以爲你洗一下就能洗乾淨!”我洗完出來,江昊天嘲諷道。

我撇撇嘴,不去跟他糾纏,整理了枕頭和被子,準備在沙發上睡。

“真是臭的要命。”江昊天繼續嫌棄。

我:“…..”

突然,江昊天一把將我抓起,扔在牀上,我連忙道:“現在,還,沒到渴求吧。”

江昊天驀然傾身壓上我,吻住我的脣,然後順着脖子一直往下。

陌生的愉悅感席捲上來,讓我不禁害怕:“你,你要幹什麼?”

江昊天吻遍了我的全身,然後理所當然的壓在我身上:“我的東西,怎麼能染上這麼臭的味道,只能有我的。”

“我,什麼時候是你的東西?”我鬱悶。

“一直。”

我:“…..”

我無語到極點反問:“那我是你的什麼東西?”

“枕頭。”

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過啦,看着近在咫尺的江昊天還有些蒙,突然,我想起還要給那個——蘇瀾塵做早餐的,趕忙輕着動作下牀,趕去蘇瀾塵的住宅。

我按照蘇瀾塵給我的地址,原本以爲會浪費點時間,但結果一下子就找到了,因爲,蘇瀾塵的別墅實在是太有個性了。

他家的別墅雖然是別墅,但建設的風格非常的古韻,給人一種歷經滄桑的錯覺。

我用蘇瀾塵給我的門卡開門進去,捲了捲袖子,準備進去做早餐。

“小蘇蘇,你終於來了,看,我給你做的愛心早餐。”蘇瀾塵端着一盤沙拉走到我面前,還將沙拉上面的紅色愛心凸顯的放到我眼前。

我:“…..”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那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我就回去了。”我轉身要離開。

蘇瀾塵一把拉住我:“陪我吃早餐也是任務啊。”

我剛要拒絕,蘇瀾塵道:“小蘇蘇,你可不要說今天你要上課,今天是週六。”

我看着蘇瀾塵那一幅誓死也要讓我吃的樣子,沒有辦法,只能坐下。但我看着這樣的蘇瀾塵,越發摸不透他心裏到底想要幹什麼。

“小蘇蘇,你看,這個是我專門爲你煎的愛心蛋,還有這個愛心麪包。”蘇瀾塵將餐盤推到我面前。

我看着眼前全部被做成愛心形狀的食物:“….”

“小蘇蘇,好吃嗎?”蘇瀾塵期盼的看着我。

我點頭,沒想到這個花心狐妖的廚藝這麼好。

吃完了早餐,收拾了桌子,順便把午餐也做好了,我道:“我先回去了,等晚上的時候,我再過來。”

“啊,小蘇蘇難道你都不陪我嗎?”蘇瀾塵對我可憐兮兮道。

“再見。”我不再跟蘇瀾塵糾纏,穿好了鞋子就離開了。

我還沒走進古堡,就看見江家的下人們都慌慌張張的跑出來,我連忙拉住保姆阿姨問:“王阿姨,怎麼了?”

“少爺,生氣了。”說着,就跟其他人躲的遠遠的。

我看看了她們,只能往裏走,可一腳剛入古堡,瞬間,寒氣將我整個包裹住,而江昊天已經站在我面前,臉色寒冷,盯着我一字一字道:“顧蘇,你好大的膽子。”

我莫名:“我做什麼了?”

“我把你身上的臭味洗掉,你居然還敢染回來。”江昊天滿是怒氣。

“我,是有原因的。”我解釋。

江昊天冷笑:“原因?是太缺男人,所以終於忍不住了,就算是滿身騷氣的狐狸精也沒有關係是吧。”

啪!

我憤怒的一巴掌扇在江昊天的臉上:“江昊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江昊天寒森森的捏住我的下巴:“顧蘇,就算我欺負你又如何,別忘了,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

我猛的揮開他的手:“是,我是虧欠你,但我會用我的方式還你,而不是讓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我。”我冷冷的盯着江昊天,轉身離開。

“你敢再去找那個狐狸精?”江昊天的聲音森寒。

我冷笑:“我就是要去找他,你是我的誰,你管的着嗎?”話落,我再也不看江昊天一眼,徑直離開。

江昊天盯着我的背影,滿身陰霾,連帶着整個古堡都陰沉沉的。

離開古堡,我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閒逛。

正在這時,一陣哭聲傳了過來,竟是一羣哭喪的。

我有些詫異,這擡着棺材跟在後面哭喪的習俗在鄉下和以前是興的,但這裏是大城市,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還是在這一條繁華的街上。

街上的行人們紛紛嫌晦氣的躲進商店裏,我也後退到邊上。

就在棺材經過我的時候,突然前面擡棺材的男人竟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那棺材驀然掉落在地上,而裏面的屍體也掉了出來,竟跟我四目相對。

我一下子震在原地,只見那屍體是一個年輕美豔的女人,身上穿着的竟是古時候的裙裳,髮髻打扮也都是古時候的,而她的眼睛卻是睜開的,就這麼和我直勾勾的四目相對。

霎那間,我感覺有什麼好像鑽進了我的眼睛,我本能的揉眼睛,竟是一隻小飛蟲,等我再睜眼看的時候,那家人已經慌慌忙忙將屍體裝回了棺材,從茫茫的離開了。

“天哪,這不是千年殭屍嘛!”突然,我身邊的一個穿着奢華的貴婦驚呼。

“什麼千年殭屍啊,估計就是那死去的女人喜歡穿古裝,所以死了就給她這樣打扮。”貴婦旁邊的男人不以爲難。

“你知道什麼,你知道那戶人家是誰嘛,你知道那棺材的女人是什麼身份嘛?”貴婦反問。

男人被她說的有些懷疑:“誰啊?”

“那是王更生家的。”貴婦壓低聲音道,但周圍的人聽到這個名字都臉色一變,紛紛問:“怎麼會是他們家呢?” 王更生我也知道的,是本市的首富,但如果真是王更生的家人,死了怎麼樣也是大操大辦,怎麼會這樣找了一班人在大街上哭喪,然後如此馬虎的就過去了。

我不禁湊過去聽那貴婦解說,貴婦卻突然臉色一變,打了自己一巴掌:“哎,我這張嘴,幸好沒說,說了就該闖禍了。”一邊說着,擠開人羣,匆匆離開了。

我望着那棺材離開的方向,越發好奇,這棺材裏的女人到底是誰。

發了許久的呆,我才猛然想起,該去給蘇瀾塵做晚飯了,但我趕到蘇瀾塵家的時候,似乎是沒有人,於是我只能用他給我的鑰匙自己開了了門。

“蘇瀾塵?”我試探的喊道,但不管我怎麼喊,根本沒有人。

原本我想走,但想了想,還是做完了晚飯再走,這樣蘇瀾塵就沒有理由不給我紫石了,但等我將晚飯做好,蘇瀾塵也沒有回來,我便將晚飯保溫起來,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