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昨晚發生么什麼她真的不知道,但是自己畢竟是一個警察,還是一個成年女人,對於男人那東西的味道還是知道的!能做這件事的人除了樂天不可能還有別人……

2020 年 10 月 28 日

這個傢伙……

奇葩也就算了,居然還有這樣的喜好!

煩人……

蘇紫萱急急忙忙去做早飯了,不過這件小插曲在她看來倒是她和樂天的關係更進一步的真實寫照。

男女朋友……終究是要做一些親密的事嘛。

自己又不是一點也不喜歡。

樂天真的是驚住了,一直到吃完早飯他都有點回不過神來,時不時的就去看一看蘇紫萱臉色,生怕這女人秋後算賬。

好在蘇紫萱根本沒什麼表示,一切正常的要命……

「樂天哥……老師上次和我說,我的防疫針的證件還沒有送到學校登記呢?」樂包突然對樂天說道。

樂天「哦」了一聲,自己都忘了這件事。

「你今天帶包子去打針吧,我自己去警局就好了。」蘇紫萱說道。

「行,如果那些人聯繫我,我馬上通知你。」樂天點點頭。

顧小冷吃完了飯,施紫竹也起身去送她上學,一切都和平常一樣,沒有任何分別。

「樂天哥……昨天生活老師沒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坐在樂天的車上,樂包問道。

「出了點事!」樂天也沒有瞞著樂包,這個孩子的智商要遠遠的超過同齡人。

「什麼事?」樂包問。

「乾雪殺死了自己的男朋友,她的鬼胎就是她男朋友造成的!你以後見到這樣的情況,可以用桃木刻一個小人,然後用小人代替實體讓鬼胎寄生,再用三眛真火將小木人燒掉就可以了。」樂天順便也教導了一下樂包。

「我的三昧真火很弱的,也可以點燃嗎?」樂包詢問。

「可以的。」樂天點點頭。 之前他只是推斷出來了辦法。 最佳神醫 但是到底是不是可行,現在誰都不知道。他這個環節纔是最重要的一環。不然的話,就算我們找到鐵軌了。也看到火車開過來了。但是我們卻沒有辦法讓它停下來,那就等於白用功了。

至於下次。就得等到半年以後。

村子不算小。但是房子都比較分散。半山腰上有房子。就連山頂上都能夠看到幾家房子。至於我們要找的廢棄鐵路,肯定是在山腳下。

我們想到一個最好的辦法來找,就是沿着山谷往裏走。這裏全部都是山,所以有鐵路就必定會架橋。只要看到橋,就能夠找到鐵路。

我們幾個人分成了兩組,分別呢沿着兩條山谷往裏面走去。

“方大師,我看這地方。離公路都那麼遠,不太像是有鐵路的樣子啊?”我跟着方大師沿着山谷往裏面走了一個多小時。有些氣喘吁吁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山谷裏水已經乾涸了,只剩下那些亂七八糟的石頭,走起來十分困難,偶爾沒注意,還會陷入淤泥裏面去。等我坐下來休息的時候,兩隻腳的是溼的,鞋子已經髒的不能看了。

方大師也坐了下來脫掉鞋子,把裏面的泥巴抖出來朝着我說道:“這沒什麼不可能的,鐵路沿線很長的地方都是這種荒蕪的地區,至於人口密集的地方,那裏纔會有車站,像這種地方是不會車站的,但是鐵路穿插過去完全有可能。”

歇了一會兒之後,我們又拿着楊叔叔畫的地圖繼續我那個裏面走去。他那張地圖上只是畫了一個小小的圈,我們就得走好幾公里的路。

可是我和方大師幾乎把這個山谷都走完了,在朝上就又得到山上去了,還是沒有找到鐵路的蹤影。無奈之下,我和方大師只好往回返。

剛返回到一半,就看到小洛急匆匆的朝着我們這這邊跑了過來。

“方大師,葉子,趕緊走,那邊發現鐵路了。”遠遠的,她看到我們之後就大聲的朝着我們喊道。

本來發現之後打個電話就能夠知道的,可惜的是,這山太深太偏僻了,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所以小洛不得不親自跑一趟過來。

“那邊什麼情況?”方大師朝着小洛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你過去之後就知道了。”

這回,我們並沒有選擇從山谷再次繞行,而是直接挑了一個比較緩的山爬了上去,然後再從那邊爬下去。我們和小洛他們走的兩條山谷,其實就只是隔了一座大山而已。

當我們上到山頂的時候,已經看到了那邊的橋了。當時如果我們先找個比較高的山四處看一下,也不至於我和方大師走那麼多的冤枉路。

抗日之暴力軍團 確定目標之後,我們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再加上又是下坡路,所以走起來更加的容易,比之前走上坡路要快的多。

當我們三個人趕到那邊的時候,發現張叔和楊叔叔也已經到了那邊。

楊叔叔站在橋上看着那黑漆漆的隧道,不知道腦子裏在想些什麼,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邊。我想上去打招呼,卻被張叔給攔住了,他說張叔過來之後就站在那裏,已經有差不多十分鐘了,估計是在想問題。

“冷叔,這邊怎麼了?”我有些好奇的朝着冷叔問道。

“你跟過去看看就清楚了。”冷叔指了指方大師那邊,我才發現方大師已經跟着鬼婆和小洛一起,朝着隧道里面走了進去。

我趕緊跟了上去,一起朝着隧道里面走去。

可是剛到隧道口,鬼婆他們就已經停了下來。幾個人的手電筒,同時朝着隧道的牆壁上照了過去。

順着手電筒微弱的光線看過去,我整個人頭皮都在發毛,從頭頂到腳底板涼了個通透。沒想到,裏面竟然會有這麼慘劇人寰的場面。

就在隧道兩側的牆壁上,掛着一具具的屍體。那些屍體早就只剩下了白骨,但是很多衣服還保存沒有爛掉。這些屍體,就如同菜市場賣的豬肉一般,被巨大的鐵鉤子掛在了牆壁上。

那些鏽跡斑斑的鐵鉤子,看上去就好像是從隧道里面伸出來的一般。

“報警吧,讓當地警察來處理。”看到那景象之後,我們就能夠確定,這些被掛在上面的人,就是那個荒村的村民。

但是,他們爲什麼會死在這裏,還是以這種悲慘的方式。而且,又是誰殺了他們,目的是什麼呢?這些,我們都不知道。

“不能報警,如果報警的話,這裏就會被封鎖,我們這次來就得無功而返了。”楊叔叔立刻出聲反對,不同意報警。就算要報警,至少也得把這事兒辦完之後再去報警。

可是方大師和冷叔都堅持現在就去報警,這邊的任何東西都不能動,要保護好現場,不能夠讓這些村民白死。

雖然楊叔叔極力的反對,但是在大多數人都同意報警的情況下,他最後也只能無奈的妥協了。

回去的路上,方大師就悄悄的跟我說,讓我一定要盯着楊叔叔,看他那樣子絕對不可能那麼快就妥協的,說不定在趁着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他就會溜過來。我看着前面悶悶不樂的楊叔叔,看他那樣子,還真說不定有這個可能。

楊叔叔現在雖然說已經遠離了那些研究,但是這次好不容易抓到機會,而且還是自己的實驗成果,他絕對做得出來這事兒。

回到我們住的地方之後,冷叔就和張叔一起下山了。在這山上根本就沒有信號,他們要走很遠的路才能夠出去。看現在這天色,估計他們要把警察帶來,也得在半夜的時候了。而回來之後,楊叔叔就一直表現的很沉默。

我的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一般,一直都在鼓弄着他的揹包。

他的揹包是自己準備的,裏面都是這次需要用得上的東西。當我看到他在地上擺出了火車模型時候,和小洛不約而同的圍在了他的身邊。

“楊叔叔,這火車真的能夠動好幾年都不停的嗎,那麼它靠什麼動呢?沒有電沒有能源,難不成沒有阻力?”我看着地上的那輛小火車模型,很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葉子,你這話就問道點子上了,這纔是我們現在最需要弄明白的地方。如果能夠把讓它動的能源給掐斷,火車自然就會停下來。”楊叔叔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說道。

但是這個問題對於我們來說,卻是一道難題。

楊叔叔沒有見過那列火車,所以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它動起來。而我們倒是見過,但是我們根本不清楚這些。

“現在有的那些能源,好像都不太適合用在那個火車上。比如說電力,那列火車走了五六年時間,而且還是在這種廢棄的鐵路上,根本就沒有電力提供;風力更不可能,至於煤炭蒸汽之類的,也不太可能。”說到這兒的時候,楊叔叔再次陷入了思考當中。

他說的這些都很有道理,可是那列一直走了幾年的火車,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能源。

“會不會是因爲在時空穿梭中,不需要耗費那麼多的能量,也沒有任何的阻力,所以纔可以一直保持下去的?”

“不可能,那也不會持續五六年的時間。”楊叔叔再次把我的這個推測給否定了。

正在我們都陷入沉思的時候,旁邊的方大師說話了。

“你們就沒有考慮過其他的因素嗎,比如那些看不見的或者科學上定義不存在的?”

黑帝私寵重生妻 聽到方大師的話之後,我們幾個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他的身上。

“你們說,人爲什麼會走,是什麼提供給他的能量呢?那麼鬼物呢,它們的能源又是什麼,還有殭屍喪屍之類的,它們又靠什麼維持行動?”方大師直接開口朝着我們解釋道。

這話說出來之後,讓我都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更何況是旁邊的楊叔叔。他這麼多年做實驗,一直都是利用科學的方法來做的。對於方大師說的這些東西,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的實驗當中。

現在聽說了這些之後,整個人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實驗會失敗,這些因素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啊。”楊叔叔話音剛落,蹭的一下子從地上彈了起來,抓着揹包就準備往外跑。看到他這樣,我們就知道他準備去哪兒,我和方大師趕緊把他攔住。

“楊叔叔,現在這也只是推測,你何不先在這模型上先實驗看看呢?到時候,如果實驗能夠成功的話,我們就更有把握。”我趕緊指着地上還沒有收起來的模型,朝着楊叔叔說道。

聽見我的話之後,他終於安靜了下來,開始研究起地上的模型起來,我和方大師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樂包迅速的將樂天說的東西記了下來,其實他的記憶也非常好,他和樂天一樣,對這些奇門的東西有非常強悍的記憶。

「對了,樂天哥……昨晚小冷姐給我找了一個老師,說是什麼中醫國手,讓我學中醫……我很煩躁!能不能不學?」樂包寄希的看著樂天。

「中醫國手?真的假的?如果是真正的高手……你學學也不錯。」樂天奇怪的看著樂包。

樂包耷拉著小臉。

「你教給我的偏方我學了很多啊!再說了……小冷姐的那些個老師都是傻乎乎的,他們連枯葉草和牛糞草是什麼都不知道!小冷姐還傻乎乎的跟著他們學醫……」樂包哼哼道。

「什麼?小冷在學醫?」樂天驚訝的問。

這丫頭怎麼從來沒說呢?

「是啊,樂天哥你不知道嗎?」樂包看了看樂天。

樂天搖搖頭。

樂包也沒有再說話,既然樂天讓他學中醫,他也就學了……

樂天已經給樂包請過假了,所以樂包今天去不去上學都是無所謂的,樂天開著車來到了防疫站。

可到了這裡樂天一看,已經有二三十個人在排隊了……

不過別人家的孩子都很小,樂天看了看樂包,樂包是這裡最大的孩子了。

看著前面的這些人,樂天拉著樂包在後面排隊,二十多個人其實也不算太多,沒過一會,樂天的身後又排了四五十……

一個孩子打針的時間大概是幾秒鐘,但是需要觀察十五分鐘,所以速度也不是很快。

一個打針的房間除了護士,七八個人就裝滿了,所以只能在外面等。

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孩子突然站到了樂天的前面,因為樂天已經馬上要輪到了。

樂天一愣,他看了看這個女人。

「樂天哥……」樂包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樂天無語,現在的人都這麼沒素質嗎?

他伸出手,毫不客氣的將這個女人拉到一邊,女人估計也沒料到樂天會動手,所以她也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去後面排隊去!」

樂天客氣的說道。

「排什麼隊?這就是我的位置……你碰我做什麼?」女人回過神,一點也沒對樂天客氣。

樂天挑了挑眉。

「你今天還就是不能站在這裡了!」他肯定的說道。

女人看著樂天,好像有些惱怒,她趕時間的……每次來這裡幾乎都是插隊,前幾次都沒人說話,這一次這個男人怎麼一點度量都沒有?

可是面前的這個男人怎麼越看越眼熟?

「是你?」她終於認出樂天了。

樂天奇怪的看著這個女人,女人披散著頭髮,遮住了一半的臉,他沒認出這個女人是誰!

「我們……認識?」樂天奇怪的問。

如果是熟人,插隊倒是無所謂,樂天又仔細的看了看。

「卧槽!是你這個騙子……」樂天終於認出了這個女人。

「誰是騙子!你才是騙子……你這個傻子!」女人像是一隻被人踩住了尾巴的貓。

樂天吸了口氣,一股火氣上涌。

「我是傻子?老子特么打你你信不信?你個王八蛋……明明是你加塞車子撞到了老子的車,欺負老子不懂交通法規,騙老子兩萬塊錢!你還有理了?」他怒不可惡。

這件事對於樂天來說是一個永遠的傷痛,這是他第一次被人當做大傻子來對待!

女人看了看樂天的神色,估計也是真的害怕樂天會揍她,所以倒也沒有繼續刺激樂天。

「上次看在是宴會的份上,我給你留了面子,這次可不行了!馬上將我的錢還給我!」樂天伸著手。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認識你嗎?」女人翻了個白眼。

「你不認識我?你就不是個舞女嗎?你的寶馬車也是你騙來的吧?」樂天一點也沒客氣。

陸少蜜愛甜妻 論起嘴皮子的攻擊,他樂天還真的是沒怕過任何人。

「舞女怎麼了?我給人跳舞我能賺到錢怎麼了?你不服你也去跳啊!」女人臉色通紅的反駁。

「我跳你個大頭鬼!今天你不把錢給我,你哪也別想去!」 官道醫聖 樂天不由分說就拉住這個女人的衣服。

女人嚇了一跳,她急忙護住自己懷裡的孩子。

「救人啊,來人啊,非禮啊,有人打女人啊……」她尖聲尖叫。

樂天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你是不是當這裡的人都是瞎子?你自己插隊在先,騙我的錢更在先,你特么還敢在這裡喊打女人?我就算打你了又能怎麼樣?」他哼了一聲。

女人四下看了看,她發現真的沒有人出手幫她……

對於插隊的人,可謂是人神共憤,周圍的人都不瞎,誰還看不到?

「看到了吧?這就是正義!現在我給你兩條路,一條是馬上還錢!另一條還是馬上還錢!」樂天繼續伸著手。

「我還你個大頭鬼!你撞了我的車,我憑什麼還錢給你?」女人惡狠狠地看著樂天。

她有點後悔插隊了,沒想到碰到了這個傻子……

上次這個傻子還想把他房東的房子賣了給自己賞錢呢……

她掙開樂天的另一隻手,急急忙忙的往後面跑。

「別跑!」

樂天喊了一聲就要追。

「樂天哥……輪到我了!」樂包提醒道。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前面,已經沒人了,還真的是輪到自己了。

他惡狠狠的扭頭看了那個女人已經消失的背影一眼,心裡暗罵一句……算你跑得快!

他帶著樂包走進了這個房間裡面。

「在這裡登記!」

一個護士提醒道。

樂天拉著樂包走過去。

登記的工作人員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做什麼?

「防疫本啊?」他提醒了一句。

「沒有。」樂天搖搖頭。

「第一次打針?」工作人員看了看樂包,這孩子四五歲了吧?

「是的,從鄉下過來的!以前沒打過,上學老師說不打針不能入學。」樂天點點頭。

工作人員倒也沒驚訝,他點點頭,給了樂天一份表格。

「帶戶口本了嗎?」他問。

「沒有,沒辦!」樂天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