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有問題。”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不等秦戰和秦夢說話,秦巖飛身而起向衆閣派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戰和秦夢對視了一眼,他們怕秦巖有閃失,悄悄的跟在了秦巖的身後。

不過他們怕秦巖發現,刻意和秦巖拉開了一段距離。

秦巖對此並不知道。

幾分鐘後,秦巖來到了衆閣派面前。

當衆閣派的人看到秦巖後,立即激動無比的迎了上來:“掌教,您怎麼在這裏?想死我們了!”

“哦,我剛剛從世俗中回來。我在世俗中有一個親戚。”秦巖笑着解釋起來。

高長老此刻也走了過來,他一本正經的對衆人說:“這件事情我知道。當時掌教離開的時候,怕引起騷亂,所以只和我一人說了。”

大家紛紛“哦”了一聲。

原來各大道派從秦家撤退的時候,衆閣派也撤了下來。

此刻他們正要趕往衆閣派的駐地。

躲在遠處的秦戰和秦夢聽到衆閣派的人稱呼秦巖爲掌教,他們兩人都呆住了,以爲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可是事實就是事實。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兩個才反應過來。

他們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驚歎起來:“不會吧,家主什麼時候變成衆閣派的掌教了?衆閣派的掌教不是廖志偉嗎?”

“這太也神奇了吧!”秦戰撓了撓頭說。

“師兄,我們的家主不會是假的吧?”秦夢腦洞大開的問。

秦戰瞪了一眼秦夢,沒好氣的說:“如果家主是假家主,我們兩個一路上早就死了幾十遍了,你什麼腦子,連這都想不明白。”

秦夢被秦戰說的有些不好意思,她撓了撓頭說:“老虎都有打盹的時候,我不是一時糊塗了嗎。”

停頓了一下,秦夢接着說:“師兄,家主既然當上了衆閣派的掌教,而他又是我們秦家的家主,你說他會怎麼處理我們秦家和衆閣派的關係?”

秦戰覺得這的確是個問題。

他想了想搖着頭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家主肯定有辦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另一邊,秦巖被衆閣派的長老們圍住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詢問秦巖,他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思索了片刻,秦巖對高長老等人說:“最近秦家肯定會出來四處征伐,我們最好不要和他們針尖對麥芒,先讓秦家和其他道派硬砰硬,我們躲起來保存實力。”

其實秦巖這樣說,主要是不想讓秦家和衆閣派廝殺。

而且秦巖準備給秦昌齡傳符,讓秦家不要和衆閣派開戰。

“掌教說的對,我們最好還是回衆閣山好好的休整休整。”高長老十分贊同秦巖的說法。

其他長老也不願意和秦家硬砰硬。

這畢竟這是鬥法,是要死人的。

他們雖然都是天尊後期高手,但是也會死。

“既然這樣,那咱們馬上回衆閣派吧!”其中一個長老說。

其他長老紛紛跟着附和。

“這樣,你們先回衆閣派,我還有件事情要去處理,等我處理完了就回衆閣派。”

秦巖還想回秦家交代一些事情。

他如果回了衆閣派就相當於和秦家失去了聯繫。

高長老等人不樂意了,好不容易見到了掌教,掌教卻又要走,他們可不喜歡羣龍無首的日子。

在秦家的時候,衆閣派因爲沒有掌教被其他教派一頓鄙視。

因爲各大道派以爲秦巖年紀輕害怕,偷偷的溜走了。

這讓衆閣派的長老們鬱悶無比。

“掌教,你在世俗中的事情不是辦完了嗎?你爲什麼還要走?”高長老有些不悅的說。

“是啊!咱們衆閣派重要還是那些小事重要?”另外一個長老埋怨道。

其他長老也紛紛勸說秦巖,要識大體,顧大局。

而且他們還給秦巖灌輸了一些要以道派爲重的思想。

秦巖想了想,自己這個掌教做的的確不合格,剛剛繼任就跑掉了。這些長老們沒有彈劾自己就不錯了。

“那好吧!我私人的事情和整個教派比起來的確是微不足道,那我今天就和你們回衆閣派吧!”

聽說秦巖願意回衆閣派,各位長老都欣喜無比,他們顧不上舟車勞頓,立即再次開拔向衆閣派的駐地走去。

臨走的時候,秦巖悄悄的給秦戰和秦夢傳了一道通信符,將目前的情況告訴了他們。

他還以爲秦戰和秦夢並不知道此事,其實秦戰和秦夢已經將事情的起那前後後看了個清清楚楚。 三個多小時後,秦巖回到了衆閣派。

秦戰他們也回到了秦家。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當秦戰將秦巖的通信符交到秦昌齡手中時,秦昌齡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他看着通信符上的字在心中喃喃自語的說:“這怎麼可能?秦巖怎麼可能當上衆閣派的掌教!”

不過通信符上寫的清清楚楚,而且秦戰和秦夢也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秦昌齡。

秦昌齡不得不相信秦巖此刻已經變成了衆閣派的掌教。

“你們都下去吧!”秦昌齡回過神,對身邊的侍從說。

侍從們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秦昌齡的房間。

“這件事情你們沒有告訴其他人吧?”秦昌齡眯起眼睛向秦戰和秦夢望去。

這件事情非同小可,絕對不能傳出去。

一旦這件事情傳到了衆閣派的耳中,秦巖將面臨生死威脅。

秦戰和秦夢也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們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秦昌齡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他們說:“現在這件事情只有天知地知,我知和你們知,千萬不要再告訴任何人,明白了嗎?”

秦戰和秦夢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好了,你們下去吧!”秦昌齡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離開。

當秦戰兩人離開後,秦昌齡立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攥緊拳頭,激動的在心中大聲嘶吼起來:

秦巖啊秦巖,我的好孫兒,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居然坐上了衆閣派的寶座。現在茅山派和龍虎山損失慘重,衆閣派將極有可能升爲道家第一道派。到時候,你就變成了各大道派首屈一指的人物。

想到最後,秦昌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覺得他們秦家的千秋功業馬上就要在秦巖的身上實現了。

衆閣派中,秦巖坐在掌教的寶座上,俯視着臺下的衆人。

就在這時,一個衆閣派弟子匆匆忙忙的從大殿外走進來,他單膝跪在地上,大聲的對秦巖說:

“掌教,不好了,茅山派掌教不知道怎麼了,突然蛻變成了怪物,不但襲擊了他們茅山派的人,還襲擊了全真派、九天閣等其他道派的人,總共殺了四五十個人,現在各大道派怨聲載道。”

聽完這個弟子的話,大殿內一片譁然,各個長老紛紛議論起來:

“這是怎麼了?徐思遠怎麼突然蛻變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我之前聽說茅山派有一種祕術,可以讓人蛻變,實力也會成倍的增長。我之前還以爲這是謠傳,沒有想到這是真的?”

“是嗎,還有這種事?”

“是的,我還聽說無論是誰蛻變後,在每天的固定時間內都會喪失本性,攻擊所有他認爲對他有危險的人。”

“……”

秦巖聽到這名弟子的話,心中爲之一動,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對付徐思遠的好辦法。

現在徐思遠蛻變了,變成了大家認爲的怪物,而且徐思遠還殺了不少各大道派的人。

如果他走出來振臂一揮,絕大多數道派肯定會和他一起聯手殺了徐思遠。

到時候,茅山派便會不費吹灰之力的從神壇上跌落。

而他們衆閣派將一躍成爲各大道派的魁首。

想到這裏,秦巖眼中閃過點點精光。

“高長老,你說我們這樣做,合不合適?”秦巖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高長老。

聽完秦巖的話,高長老激動無比,他攥緊拳頭聲音顫抖的說:“掌教,這可是我們衆閣派變成第一道派最難得的機會,就按您說的來吧!”

一直以來,衆閣派都想晉升爲各大道派的魁首。

但是他們的頭上卻一直被茅山派、龍虎山壓着,現在突然有了這個機會,高長老自然不會放過。

“大家靜一靜,大家靜一靜!掌教有話要說。”高長老舉起雙手大聲說。

嘈雜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擡起頭向秦巖望去。

秦巖掃了一眼在座的幾位長老,以及衆閣派的核心弟子,笑眯眯的說:“不知道大家想不想讓我們衆閣派一躍成爲天下第一道派?”

“當然想了,掌教。你說吧,讓我們怎麼辦都行。”

“對,我們做夢都在想,只要讓我們一躍成爲第一大道派,你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

“……”

各個長老紛紛向秦巖表達決心。

看到這麼多長老都想讓衆閣派成爲第一大道派,秦巖不由高興的笑了:“好好好,既然大家都想讓我們衆閣派成爲第一大道派,那就聽我說。”

接着,秦巖將他的計劃告訴了各位長老。

聽完秦巖的話,各位長老激動不已,他們對視了一眼,突然間爆發出熱烈的議論聲。

這議論聲之大就像煮沸了的開水。

“大家靜一靜,大家靜一靜!”高長老再次舉起雙手。

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議論,再次向高長老和秦巖望去,想知道秦巖和高長老準備說什麼。

“大家不要再吵吵了,我們聽聽掌教怎麼安排。”

秦巖乾咳了一聲,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我是這樣想的,你們立即給各大道派發請帖,讓他們來我們衆閣派商討徐思遠傷人的事情,隨後趁機讓他們選出各大道派的帶頭人。”

現在各大道派的人雖然被徐思遠打傷不少,但是徐思遠的背後畢竟還站着茅山派,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

只要秦巖以衆閣派的名義發出公告,給大家主持正義,這些人絕對會響應的。

更何況,徐思遠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怪物,他隨時都會暴起傷人,誰也不希望看到一個怪物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掌教,那我現在就去發請帖。”負責教中禮儀的長老立即畢恭畢敬的說。

秦巖點了點頭,默許了他的行爲。

十天後,幾十個道派的掌教全部聚到了衆閣派。

不過,龍虎山沒有來,全真派沒有來,以及其他幾個道派也沒有來。

龍虎山和全真派估計猜到了秦巖的目的,他們不願意讓衆閣派一家獨大,所以沒有來參加這次盛會。 很快,大會就召開了。

衆閣派作爲東道主,坐在議事大殿的首位上,其他道派根據實力大小分別坐在衆閣派的兩邊。

“聽說最近一段時間徐思遠每天到了中午十二點和午夜十二點就暴起傷人,不但打死打傷了各大道派的人,還打死了他們自己教派的人,是不是?”

秦巖一邊說一邊向各大道派的掌教看去。

各大道派的掌教紛紛點頭。

天久派掌教苦笑起來:“浩掌教,現在徐思遠簡直變成了公害,他不但打傷各大道派的弟子,甚至連世俗中的平常老百姓都不放過,這短短的十天時間裏,他已經殺了近百個平常百姓了。”

說到最後,天久派掌教露出了憤恨的表情。

原來徐思遠打死的普通老百姓中就有天久派掌教的親哥哥。

一想到親哥哥慘死的樣子,天久派掌教就恨不能將徐思遠生吞活剝。

另一個掌教嘆了口氣說:“現在就連茅山派的人都不敢和徐思遠走的太近,他們生怕被徐思遠給打死了。”

緊接着,其他掌教也紛紛發言,控訴徐思遠最近十天內犯下的滔滔罪行。

看到大家都特別痛恨徐思遠,秦岩心中非常高興。

他們越痛恨徐思遠,說明這次對付徐思遠的計劃就越能成行。

秦巖乾咳了一聲,裝出一臉哀傷的表情,義憤填膺的說:“這個徐思遠實在是太不像話了,我們衆閣派堅決不能讓他繼續殺人放火了。”

停頓了一下,秦巖語氣一轉,嘆了口氣說:“不過,我們衆閣派勢單力薄,想要給大家出氣很難很難,不如這樣,咱們大家齊心協力一起對付徐思遠,你們覺得如何?”

聽到秦巖這樣說,各大掌教對視了一眼,紛紛表示沒有問題。

讓他們單獨對付徐思遠,他們也不願意,現在大家能聯合起來,只需要每個道派出一部分力就能殺掉徐思遠,他們何樂而不爲呢。

“浩掌教,我們天久派願意出力。”天久派掌教說。

“浩掌教,我們九華山也願意出力。”九華山的掌教接着說。

“浩掌教,我們……”

接下來各大掌教紛紛表態,都表示願意出一份力。

看到大家都這麼積極,秦岩心中十分高興。

他點了點頭說:“不過,俗話說的好,蛇無頭不行,我們各大道派羣龍無首,我覺得我們應該推舉出一個魁首,讓他帶領着大家一起對付徐思遠。你們覺得如何?”

說罷,秦巖眯起眼睛向各大道派的掌教看去。

他想看看各大道派的反應。

聽到秦巖的話,各大道派的掌教在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們這時才發現秦巖居然是想借用絞殺徐思遠的名義,讓大家將他推舉爲各大道派的魁首。

如果大家將秦巖推舉爲各大道派的魁首,那麼也就相當於承認了衆閣派是新的天下第一派。

天久派是一個小派,他們沒有任何野心。

在他們道派看來,誰當天下第一派都無所謂,只要能給各大道派帶來好處,他們就願意跟着誰幹。

“浩掌教,我們天久派願意推舉您爲盟主。”天久派掌教第一個表態。

九華山掌教和天久派掌教的想法一樣,他也願意推舉秦巖爲魁首。

與此同時,其他一些掌教也紛紛表態,願意推舉秦巖做魁首。

不過,有一小半的掌教卻沒有表態。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像串通好了一樣都不說話。

秦巖笑眯眯的向地煞派掌教望去::“劉掌教,你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