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答應了???”紫淚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轉身走進了浴室。牀上只剩下了楊浩一個人,心裏七上八下的,有些忐忑不安。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半個多小時過後,紫淚身穿一件播薄的白色睡衣從浴室裏走了出來,她和雲雪不一樣,渾身散發着一絲冷冷的氣息,但眼神裏卻燃燒着熊熊的烈火。這種神情楊浩從來沒有遇到過,他此時的心,狂跳不止。紫淚靜靜的走到了他的身邊坐到了牀沿上,靜靜的看着楊浩。而楊浩發現,她那薄薄的睡衣幾乎透明。紫淚剛剛洗過的身子,除了這件衣衫,別無一物。裏面的春光既清晰有朦朧,楊浩只覺得渾身如同火燒,嗓子有些冒煙。忽然他想起了冊子中提到的要領,此時要平心靜氣,萬不可春心蕩漾。於是自己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了幾秒之後,緩緩的吐了出來,心跳這才慢慢的回覆了正常。楊浩扶着紫淚,兩個人面對面雙腿盤坐到了牀上,神識朝着對方的身體延伸了過去。這兩人的神識一碰撞,對方的祕密全部流入的自己的腦海裏。所有的大腦信息被場化成了畫面,一幕幕的出現在大腦深處。楊浩切身體會到了紫淚那千百年來痛苦的折磨和寂寞的煎熬,自己的心被紫淚的遭遇一次次的扯痛。而楊浩從小到大的幸福,還有危難中的死而復生,也如同是親身經歷了一翻。這讓紫淚對楊浩這個人的爲人觸動很深,最後是兩個人對彼此的感情。其實楊浩和紫淚兩人的情感早再長白山上就莫名的糾結到了一起,礙於面子和雲雪的存在,這才把這份情感深深的埋藏到了內心深處。如今這心底的祕密被對方挖掘了出來,可想而知是個什麼結果。

楊浩被感動了,紫淚也被感動了。神識從碰撞到相交,最後,直到相融的時候,這兩個人才睜開了眼睛。紫淚還是那樣的迷人,玲瓏的身材,完美的曲線。驚豔的面容,讓楊浩的眼神裏閃起了精光。而紫淚被楊浩的內心徹底的感動了,她眼角帶上了一抹淚光,輕輕的吻上了他的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浩從一股暖洋洋的睡夢中醒了過來,紫淚依然趟在自己的身邊,睡的很沉。她的臉色不再是那麼冷,彷彿是被融化的冰山,粉紅的臉上帶着幸福的笑容。楊浩不忍心破壞掉着一幅絕美的畫面,目不轉睛的盯着眼前的睡美人抱着自己的胳膊沉沉的睡着。

忽然,一道淡藍色的氣息從天而降。這股子氣息圍繞在紫淚的身體旋轉了幾圈之後,嗖的一下子,鑽進了她的肚臍。

“這就是先天一氣嗎????”楊浩把剛纔的情景完整的看在眼中,心裏正嘖嘖稱奇的時候,紫淚醒了過來。

“你醒了??不多睡會??”紫淚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她第一次露出這樣的神情,以往的嬌媚不復存在,而是一幅好奇寶寶的天真模樣看着楊浩說到。。

“阿浩,我。。。我的肚子剛纔動了一下。。。”

“哦???真的???”紫淚用力的點了點頭之後,把楊浩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咚~咚~~”

“你看。。。又動了~~~~”紫淚驚訝的用手捂着嘴巴,好像生怕別人聽到一般。

楊浩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也是驚歎不已,他把了一下紫淚的脈搏,竟然感覺到滑滑的,只有喜脈纔是這個樣子。

“這。。這太神奇了。。。”楊浩手裏掂量着那本黃色的小冊子,一臉的敬佩,真不知道這些古人是怎麼琢磨出來這個方法的。

“阿浩。。師父回來了。。。正找你呢。。。阿浩。。。”門外傳來了雲雪的聲音。

“師父回來了。。。我們快起來吧。。。。”

“恩?你先去吧。。”紫淚起身要去洗漱了。楊浩穿好了衣服,走到陽臺,剛一拉開窗簾,一股強烈的陽光射了進來。。。

“怎麼這麼亮??我KAO,10點了?難道我睡了一夜??”楊浩7手8腳的整了整衣衫之後,慌忙的走出了門。客廳裏,一陽叔,宇燈,宇卓,虎頭和雲雪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見楊浩一出來,雲雪的臉上先是閃過了一絲不悅,不過還是把早餐端了上來。

“師父,醫院那邊怎麼樣了??”楊浩接過了牛奶後,看了雲雪一眼。只見她急忙躲避着自己的目光,把頭偏向了另一側。

“醫院那果然很蹊蹺,大火的確是從上往下燒的,連牆上留下的燻黑,都是向下延伸的。”

“這麼奇怪??有幸存者嗎??”

“沒有,所有在醫院的人全部遇難。。。看來是我們低估了鬼嬰的能力了。”

“想不到它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有了這樣的能力。。。真不可思議。”楊浩說完把杯中的牛奶幹了個精光,隨手抓起了油條大口的咀嚼了起來。

“你的事,進行的怎麼樣了??”

“師父放心。。。一切已經就緒了,只待時機一道。。。”

“一陽師父,早晨好。。。”楊浩還沒說完話,紫淚已經梳洗完畢,一改常態的露出了一股迷人的笑容從臥室裏走了出來。

“咳~咳~~你不會是和。。。。和。。。”一陽叔先是從臥室裏看到楊浩走了出來,隨後紫淚也從同一間臥室裏出來之後,頓時就明白了事情原委。也難怪讓修行多年的師父被油條卡了一下。

“徒弟,你這是唱的哪一齣阿??”

“師父,雲雪只是個普通的女孩,紫淚多少有些道行,能夠自保。所以我就。。”楊浩說話的同時,紫淚坐到了餐桌上。

“徒兒,但願你能安然無恙的活到晚上。。爲師先撤退了。。”一陽叔看了看氣呼呼的雲雪,在看看紅光滿面的紫淚。爬在楊浩的耳朵邊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拿着吃的,溜了出去。宇燈宇卓和虎頭一看大事不好,衝着楊浩做了個保重的手勢之後也跟這師父溜了。

楊浩看着眼前的這兩個女人,心裏又糾了起來。。“我得罪誰了我??我這麼做也是爲了大家着想,怎麼一到真招,全都跑了呢??”

“阿浩,來。。吃個雞蛋吧。。。”紫淚夾了一個煎蛋放到了楊浩的碗裏。

“哼。。。。”雲雪的憤怒終於從鼻子裏爆發了。

“哦。。。雲雪妹妹,你也吃。。。”紫淚又夾了一快遞了過去。。

“我不吃我不吃。。。嗚~嗚~嗚~”雲雪竟然爬在桌子上哭了起來。。這一哭,把紫淚弄的僵硬在了原地。而此時的楊浩心裏一直在重複兩個字:“完了。。。完了。。。完了。。。”

(欲知後事,敬請關注陽人陰差)

只要輸入-WWw.69ΖW.CoM-就能看發佈的章節內容 楊浩坐在這兩個女人之間,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其實雲雪心裏並不是容不下紫淚的存在,她心裏氣的是,楊浩沒有跟自己說明白事情原委,有點太不把她當回事了。再漂亮的女人,心眼也大不到哪去。而楊浩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解釋,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被浪費掉了。

“哼。。你個死楊浩。爛楊浩。你個臭混蛋。。。。。”雲雪見楊浩溜了,心裏的火更大了,一個勁的揪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臉憋的通紅。

“師父。。。。”

“恩。。。。你小子做事真是讓人意外阿,雲雪和紫淚你打算怎麼安置?”

“師父,我這也是無奈,雲雪是個普通人,讓她來配合假孕術實在是讓我放心不下,我。。。。”

“唉。。。先不說這個了。阿浩,鬼嬰的事情,實在是拖不得了。我看今天晚上就引它出來,咱們給它來個甕中捉鱉。時間拖的越長,受害的人就會越多,到時候我們沒辦法和下面的 “人”交待。”

“師父有計劃了嗎??”

“恩。。。我們這樣。。。。”一陽叔把心中的計劃說了出來,在座的幾個人聽完之後,覺得沒有不妥。就這樣定了下來。

太陽散發了一天的光和熱,面帶疲倦的躲到了山的後面。整個城市在這日月交替之時披上了一抹黃昏。街道上工作了一天的人們,在擁堵的街道上來來往往似乎一切和往常一樣。只是天空中,多了一層厚厚的,黑色的氣。那是一層黑色的鬼氣。

“走吧。。。出發。。。。”一陽叔看了看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對着衆人喊了一聲之後走出了大門。

“阿浩。。。”楊浩剛要轉身走出去,就看到雲雪有些扭捏的喊住了自己。

“你。。。你要小心。。保護好紫淚姐姐。。。”楊浩聽了雲雪的話之後,有一些愣神,這女人的變化也忒大了吧??

“恩。。你放心吧。。乖乖的在家等我回來。。。好了 我走了。。”楊浩匆匆的說了幾句話之後,轉身走了出去,房子裏只留下了雲雪一個人。。。。。

“師父,我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車子一直開到市郊的一家醫院門口才停下,師父選這的原因應該是怕傷及無辜吧。

“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楊浩的手上挎着紫淚,剛走進醫院大門,諮詢臺上就有個人主動的和自己打起招呼來。

“阿~~~國智???你。。。你這是唱的哪一齣???”跟楊浩打招呼的人不是別人,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國智。只不過他身上的警服變成了白大褂,腦袋上也套了個白帽子。怎麼看都彆扭。

“先生,要做人流手術的話,請先掛號。黃大夫在2樓,直接找他就可以了”國智說完,衝着楊浩神祕的一笑,之後盯着紫淚看了好半天。如果沒有口罩掛在臉上的話,估計他對紫淚的樣貌垂涎三尺了吧。

“黃大夫??不會是黃凱吧??你們這是搞什麼??”楊浩小聲的嘟囔一翻之後,看到紫淚衝着自己淺淺的笑了笑。一頭霧水的朝着二樓走去。

這長長的走廊裏,乍一看,病人,醫生,護士各自匆忙的走來走去。似乎很正常,只不過他經過的時候,無論是病人,醫生還是護士,見到自己都面帶笑容的點點頭,而且怎麼看這些人都讓自己覺得面熟。

“專家門診???應該是這裏了。。。”楊浩和紫淚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一個身穿白大褂,頭套口罩 “全副武裝”的醫生站在窗口,聽見有人走進來,這才緩緩的轉過了身。

“這。。這女人是誰阿??這小子從哪找來這麼漂亮的妹子??”黃凱根本沒有去看楊浩,兩隻眼睛不住的打量這紫淚的渾身上下,喉嚨因爲承受不起唾液的重量,而不斷的上下蠕動着。

“黃哥。。。黃哥??黃大 “橘”子。”楊浩連叫了三聲,這才把黃凱的魂叫回來。

“咳。。咳。。。年輕人應該有禮貌,叫我黃大夫。。”

“黃大夫??專家??我KAO,我怎麼看都覺得你像黃鼠狼,你看你穿那衣服穿的,哪像個醫生?活脫一個變態色魔。還好意思坐陣在專家門診?”

“臭小子,你以爲我願意穿成這樣??好了好了,別扯了。說正事。。。”

“這醫院裏的人怎麼看着都眼熟呢??”

“你個笨蛋,所有的人都是咱警局的人假扮的。你能不眼熟嘛~~”黃凱笑着坐到了醫生的辦公桌前。這時候,一陽叔和虎頭他們也 “化妝”完畢走了進來。

“院長。。。。這是。。哇哈哈哈~~”黃凱見到一陽叔的時候到沒覺得什麼不妥,只是看到一陽叔身後,那個身高190CM多的“白衣護士”穿着捉衿見肘的衣服實在是讓人忍不住發笑。

“虎頭??是你???哈哈哈哈”楊浩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大塊頭,見他那模樣確實是讓人夠受的,紫淚在楊浩身邊,也轉過了身去,捂着嘴笑的滿臉通紅。

“笑笑笑~~~笑什麼笑??再笑我把你倆都活吞了。。。”

“嗚。。。。。哈哈哈哈哈~~~”本已經笑的差不多的各位同志們,一聽虎頭開口講話,笑聲又爆發了起來。

“好了好了。。大家別笑了,虎頭。你去換個裝扮吧。儲衣櫃有一套清潔工的衣服,你去換了吧。”虎頭點了點頭,瞪了楊浩和黃凱一眼之後,走出了房門。

一陽叔見他走出去後,也憋不住笑,假咳了2聲憋了回去。

“好了,現在開始佈置。黃凱,這裏是護身靈符,是用茅山玄門百年來的香灰和黑狗血製成,有驅邪護身之用。你把他們分給你手下的每一個人,讓他們切忌,符不離身。”一陽叔交給了黃凱一個籃球大小的包裹,裏面是金黃色的疊成三角形的符咒。接過符咒之後,黃凱拿起了電話,喚來了一個人把東西拿了出去。

“接下來,我和虎頭出去佈置結界,結界一旦弄好。 “墮胎”就可以開始了。記住,所有的人都不要走出醫院大門 ”

“師父,那我幹什麼???”楊浩一臉問號的看着一陽叔。

“你??你把戲演好就行了,鬼嬰只要一進入結界範圍,我們就不用再隱藏身份了。好了,各就各位吧。”一陽叔說完,走了出去。剩下楊浩紫淚和黃凱三個人在屋子裏。透過窗戶,這三個人緊盯着一陽叔的一舉一動。只見他和虎頭,在整個醫院的前後左右,斜上斜下的對角處都埋下了什麼東西。埋好之後,一陽叔掐了個降魔杵的手決,嘀咕了幾句之後,屋子裏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阿浩嗎??開始吧。。。。。”

黃凱把楊浩和紫淚兩個人領到了手術室之後,轉身就要走。

“黃哥,一切小心。。。。”黃凱回過頭來,衝着楊浩立了一個大拇指之後關上了手術室的大門。

“紫淚。。。你怕嗎??”

“不怕。。。只要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紫淚的聲音雖小,但是堅定的眼神告訴楊浩,她不怕危險,更不怕鬼怪,她—最怕的是寂寞。

“那我們開始吧~~~”楊浩說完時候,讓紫淚平躺在手術檯上,雙手放在紫淚的小腹之上。以手中之氣去感應她腹中氣膜。不一會,一股園溜溜的熱感出現在楊浩的手心。“就是它了。。。。”楊浩心中唸叨了一句之後,雙手在紫淚的腹部做起了圓規運動,紫淚明顯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氣團在隨着楊浩的手運動。忽然,楊浩在雙手旋轉到高速的時候,向兩邊一分。紫淚體內的氣膜一下子散了開去。她立刻就感覺到了有東西從腹部向下流了下去。一絲藍色的氣從紫淚的肚臍滲透出來,消散在了空中。

“哇。。。。。。。”先天一氣剛散,空中就傳來了極其恐怖的一聲慘叫。醫院裏所有的人都被這聲慘叫驚呆了。

“師父師父~~有狀況了嗎?”楊浩對着報話機吼了起來,但是報話機裏並沒有人回答自己,此時的一陽叔並不是沒有聽見楊浩的呼喊,而是眉頭緊皺的看着天空。那一層鬼氣更加的濃厚了。

“難道。。。難道我還是忽略了什麼嗎???”一陽叔心中泛起了疑問,他擡起了右手,拇指在其他四根手指之間來回的掐算着。

“今天是。。。不好。。。。。” 一陽叔,立刻拿起了對講機。

“所有的人聽好,現在全體結合到大廳,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準踏出醫院半步,不準單獨行動,屬豬屬狗屬龍屬猴的人全部面東而坐,其他的人圍繞在他們身邊,不得離開。”

“阿浩。。。阿浩。。”

“師父,我聽到了。。。”

“爲師忽略了一件事情,今天是陰年陰月陰日,此時剛好也是陰時。鬼嬰的力量也許會超出我的預料,你和紫淚要加倍小心。一旦結界被破,所有的人都難逃一劫,你明白我的話了嗎??”

“師父放心。。。邪龍我都不怕,還怕它一個惡鬼??它只要敢來,我一定讓他有來無回。”一陽叔沒有再說什麼,楊浩的話聽着提氣壯膽,但是到底有幾分把握,自己心裏卻沒有底。

天空中的鬼氣已經遮擋的星空明月,就連氣溫也下降了10度左右,所有的人都感到了一絲透骨的涼意。醫院外面,站着一陽叔和虎頭兩個人,正目不轉睛的盯着醫院的正上方。

“塵歸塵,土歸土。既然來了。。就顯身吧。。。”一陽叔的眼中射出了2道濃烈的金光,朝着半空中大吼了一聲。虎頭全身氣息也凝結到了極點,彷彿貓科動物的本能反應,在那攻擊前的一絲安靜。似乎瞬間就能擊殺獵物一般的等待着。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沉寂了一會之後,空中傳來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子的笑聲。這聲音的穿透力是那麼強,就連身在屋內的人們也覺得這聲音就響在耳邊。。。。。。。 隨着這陰森的笑聲,濃黑色的鬼氣在空中越聚越多。屋裏屋外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盯着這詭異的變化。此時所有人都感覺的到,周圍的空氣除了一股透心的涼氣之外,又多了一股壓力。

“我找你們好久了,一直想請你們去我那 “做客”,可二位似乎不給面子,如此我只好用這個方法讓你們現身了 ”一陽叔對着那個女人冷冷的回了一句。

女人用她那乾枯的手指波動了一下臉上的頭髮,那蒼白的臉和黑色的嘴脣讓楊浩看了個正着。

“我一陽從道以來,從不幹那缺德的事,只要你們不再害人,我保證以道法超脫你們,來生找個好人家讓你們安身。”

“哈~哈~哈~哈~ 笑話,你和你的徒弟不是想方設法的要除了我們嗎?這會怎麼又大發善心的說要超度我門??你們男人就是這個德行,於清是這樣,你們也是這樣,說的比唱的都好聽。少廢話。。。。我這次來,就是要殺光你們這些負心的人。。。殺。。。。”女人說着說着越來越激動,她雙手的指頭上,伸出了黑黑的指甲,眼看就要動手。

“慢着。。你這麼做值得嗎?那些被你殺的人都是無辜的。。。。”

“無辜??既然他們相愛,爲什麼要除掉孩子?孩子有什麼罪過?你們男人就會招搖哄騙,受傷的都是女人和孩子。我要提那些被扼殺在搖籃的孩子們報仇。多說無益,受死吧。。。”女人說着,身體在原地轉了起來,化成了一股黑色的風,朝着一陽叔飛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陽叔左腳向後一撤,右了過去。“砰~~~”黑色的旋風被打散了。。化成了一絲絲的黑色氣流在空中游蕩。

“虎頭。。。‘君’已入甕,關門打狗。。。。”虎頭站在一旁點了點頭,雙腳蹬地,整個身體前撲了出去,一霎那間,就來到了整個醫院的正中心,只見他手中拿着一個深紅色的小令棋,單手握住朝着地面狠狠的一插。這面木質的小棋子竟然被虎頭生生的了水泥地面之中。

棋子一進地面,整個地面透起了一股暖流,那棋子上的令字變的閃閃發光,整個醫院周圍都被一股藍色的氣包圍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大氣罩,把整個醫院連同裏面的人和這兩隻鬼全都罩在了裏面。

就在這時,那團被打散了的黑氣,並沒有再次重合。而是一絲絲分散開朝着一陽叔攻了過來。。。

一陽叔一看事情有變,立刻施展出身法,目射金光,與這些黑氣周旋。金光雖然能夠抵擋住黑氣的進攻,但是卻不能消滅它們,一道黑氣被打散,就化成了二道,二道化四道,越打越多。漸漸的,一陽叔周圍的黑氣越來越多,看的人手忙腳亂。

“師父。。。”虎頭一見危機出現,心裏一緊,拔身就要衝上去。就在這時,半空中那個光着屁股的小娃娃,大吼了一聲。。。震的虎頭耳膜生疼,小娃娃雖然光着身子,可一點可愛之處都看不出來,它渾身青筋凸顯在外,並且不斷的蠕動着,兩隻眼睛閃着青光。一臉凝視的看着虎頭。

“你這個小娃娃。。。。。”虎頭剛想去教訓它一下,卻發現此時的身體竟然動不了 了,“這。。。這是怎麼回事???”虎頭心裏正納悶呢,眼前的情景忽然變成了百年前,他與疾風初次相識的地方,周圍都是鬼魅妖怪,正一臉邪笑的奔向自己。虎頭此時見到這幫妖魅,哪能怠慢,立刻這它們打鬥了起來。

“虎頭在幹什麼???”楊浩的雙手一下子握住了窗戶的邊緣,眉頭緊皺的看着正在對着空氣大打出手的虎頭。

“師弟。。。”宇燈宇卓一見虎頭出現了異樣,立刻衝了上去。可是還沒等接觸的哦啊他,那鬼嬰的目光朝這邊一望,兩個人竟然也被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了。

“不好。。。紫淚,你好好呆在屋裏,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出來。。。”紫淚有些呆滯的點了點頭之後,楊浩打開了窗戶,跳了下去。。。。

“虎頭兄~~~”

“疾。。。。疾風兄??你。。。你不是已~經~~~”

“已經什麼??今天多虧你了,不然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收拾掉這幫妖孽呢。。。”

“除魔衛道是本分,何必這麼見外。。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裏。。。我…”虎頭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疾風搶了過來。

“哎呀 兄弟,咱倆好些日子沒見了,今天你幫我這麼大的忙,說什麼也的和我好好喝兩杯。。。來。。。。”說着,疾風一臉笑盈盈的朝着虎頭走了過來。。。

“虎頭。。。。。。”一聲驚呼過後,5道紫黑色的火焰朝着鬼嬰飛了過去。

虎頭眼見這疾風就要走到身邊的時候,猛的聽到了有人喊自己,隨後眼前的一切都變了,站在他面前的哪裏是疾風??鬼嬰此時伸着它的小鬼爪就要掏到自己的心了,幸好被楊浩這麼一吼,自己才醒了過來。千鈞一髮之時,鬼嬰被楊浩的五味真火逼的無奈,只好退身而去。“看來我是被它迷惑了”虎頭心裏嘟囔了一句之後,感覺心裏涼嗖嗖的,身上也出了許多汗。

“虎頭你沒事吧???”楊浩跑到了虎頭身邊一臉緊張的打量着他,虎頭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動了動手腳,這才點了點頭,眼睛裏閃爍着感激的目光。確定了虎頭沒事之後,所有的人都望向了師父。只見他已經被一絲絲旋轉的黑氣團團包住了,忽然這些黑氣停止了旋轉,不約而同的一齊朝着一陽叔的身體奔了過去。

“師父。。。。”楊浩這三個人剛要動身衝過去,就見那團黑氣中,金光大顯。如同陽光衝破了烏雲一般,打散了所有的黑氣,一陽叔渾身上下的衣衫已經有些破損,但是渾身閃着淡淡的金光,證明師父並沒有受傷。

“好厲害。。。沒想到你的混元氣竟然已經遍佈了全身上下,連一個空餘的細胞都沒有,佩服佩服。。。。”那團黑色被擊散了之後,從新化成了女鬼漂浮在空中。

“師父。。。。”

“我沒事。。這女鬼有點道行 大家小心。。。”一陽叔說完看了看空中的女鬼和鬼嬰,平了平心氣繼續說到。

“不要再鬥了。。再鬥下去,只有兩敗俱傷。你們只要放下了報復的念頭,我還會遵循我剛纔的話,超度你們。。。”

“兩敗俱傷??臭老頭,你就這麼有把握??你別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現在是陽氣最薄弱的時候,你真以爲你能收付我嗎??別做夢了”女鬼說完,就向上飄去,可是到了一定高度的時候,女鬼竟然如同撞牆了一般被彈了回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陽氣薄弱的確沒錯,但是那是指在我的氣場範圍之外的空間,你現在處身在我的氣場範圍之內,陰氣連同一切的怨恨,邪念都被隔絕了,我想你也感覺到你的能量下降了不少吧”

“怎麼。。。怎麼會這樣???區區一道氣罩就想困住我???”女鬼不服氣的再一次化成了黑氣想衝出氣罩,可惜的是,她再一次被彈了回來。這下子,女鬼和鬼嬰都有些慌神了。

“我給你機會,你不要。現在想要也晚了。徒弟們,同修法決滅了她們。。。”

“好。。。。。”楊浩虎頭還有兩位師兄一齊念動了混元門的同修決,頓時,氣罩顯現在了空中,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藍色的氣像鍋蓋一樣罩在空中,氣罩外的花草樹木,花鳥魚中,凡是有生命的物體身上都溢出一道白氣連接到氣罩之上,這藍色的氣一閃一閃的顯現在空中。。越來越濃。。。越來越亮。。。。。。。。。。 鬼嬰此時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狀況,渾身有些輕微的顫抖。那紅色的眼睛似乎越發的變紅了。女鬼2次逃脫不成,有些懊惱。心裏正有些舉手無措的時候,只見5道白色起勁鋪面而來。女鬼面對着這猶豫巨浪一般的氣流,心裏徹底的慌亂了。她慌忙的抓起了鬼嬰的一隻手,抽身向左面躲了過去。可惜動作有些慢,女鬼的身體被氣勁掛了這麼一下。就是這輕輕的一擦,她的胳膊被打散了。

“大家集中精神,以眼定位。。氣,意合一。她跑不了。。。”師父的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女鬼,精神都高度集中在這一個點上。就在這個時候,女鬼本以爲躲過了一劫,剛想還擊,就看見那股白色的氣浪彷彿長了眼睛。竟然拐了個90度的彎,再次朝着自己涌了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女鬼忽然心生一計,她放棄了逃跑,忽然轉向朝着楊浩師徒所在的位置撲了過來,她身後的白浪也尾隨而至。

“大家小心,快散開。。。。。”師父說完後腳一瞪,一個側翻向旁邊滾落過去。虎頭,宇燈宇卓朝着另一面跳了出去。可是女鬼似乎要和楊浩同歸於盡一般,死死的咬住了楊浩的身影,企圖用身後的氣浪消滅自己。

“你奶奶的。。。盯上我了??”楊浩心裏不爽的嘟囔了一句時候,也放棄了躲閃,和女鬼面對面的站這,一動不動。

“阿浩,快閃開。。。那氣浪不是你能承受的。。快閃開。。。”

“師弟。。。小心。。。”躲開的幾個人,彷彿五臟六腑都糾成了一駝。十萬分緊張的看着自己。

“哼。。。要我死,我就先拉上你。。。”女鬼冷哼了一聲之後,一個加速的俯衝,衝着楊浩的頭頂飛了過來。

“轟。。。。。。”一聲悶響在楊浩所在的位置爆發了出來,女鬼的整個下半身都被打散,她疲憊的漂浮再空中。再一次把能量均衡之後,她的身體變的更加透明瞭。

“阿浩。。。。”一陽叔心頭一緊,這氣浪乃是五個人的混元真氣,還有先天祖師的力量包含其中,別說是楊浩,就算是自己使出全力硬接下來着一招,也沒有勝算。難道滅鬼不成反到殺了自己的徒弟??正當一陽叔想衝過去看個究竟的時候,白色氣浪的慣性像是潑下來的水一般,涌了出去。。所有人都覺得一股狂風吹過,臉上像被刀剌了一般疼。

白色的霧氣消散過後,地面上趟着一個人。這個人正是楊浩。

“哼。。。臭老頭,枉費你修行數十年,今天讓你嘗一嘗親手殺死自己徒弟的滋味,跟我鬥。。你還差的遠呢。。”女鬼囂張的漂浮在空中,等待着欣賞一陽叔的悲傷神情。

“自己都快被打成空氣了,還在那說什麼大話??”

“你……”女鬼無比驚訝的同時,楊浩從地上緩緩的戰了起來,拍打着身上的塵土。

“阿浩???”一陽叔一個閃身到了楊浩的身邊,仔細的打量着他。

“師父,我沒事,嘿嘿~~~那氣浪是傷不了我地。。。”

“太好了~~~阿浩。。我就知道你比小強還扛揍。。”虎頭在一旁有些激動的給了楊浩一拳。

“大家退後,既然她要找我,就讓它嚐嚐我的厲害。。”楊浩大吼了一聲之後,又趴在一陽叔的耳邊小聲呢喃了一句:

“師父,我要是打不過她,你們再上來幫我阿。。嘿嘿。。。你們幾個幫我看緊點阿,該出手時就出手。。”“咳~咳~ 來吧”楊浩說完,跳了出去。這戲劇化的場面,讓房間裏的紫淚好一陣迷糊,那緊緊抓着衣領的手,握的更緊了。。。。

“這臭小子。。。。”一陽叔看到楊浩的模樣,無奈的笑了笑之後,竟然同意了楊浩的做法,而在剛纔那萬分緊張的氣氛被楊浩這麼一折騰,倒讓大家的神情放鬆了不少,這4個人退到了一邊,一臉看好戲的模樣等待着楊浩的亮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