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沒有人手,秦巖只能讓慕容雪菡出手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秦巖,它在面!”張建豪十分懼怕女鬼童,指着二樓對秦巖悄聲說,生怕女鬼童聽到。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沙發。

張建豪還以爲秦巖準備馬動手,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坐下了。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更不敢隨便問,生怕惹惱了秦巖。

“大師,我去給您倒杯水吧?”張建豪在秦巖面前極力地獻殷勤,希望能討到秦巖歡心,等一會兒除妖斬魔的時候,讓秦巖好好的出把力氣。

“不用了!事情辦完了!我們走吧!”秦巖擺了擺手,從沙發站起來。

他感受到屋子裏面的陰氣消失了,這說明慕容雪菡把事情辦完了。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他剛剛站起來,慕容雪菡從二樓飄下來了。

只是張建豪根本看不到。

張建豪愣住了:什麼?事情辦完了?

看到張建豪一臉懵逼的樣子,秦巖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們走吧!”

秦巖剛轉過身,被張建豪拉住了:“秦巖,你是不是在玩我啊?你什麼都沒有做說把女鬼殺掉了。我告訴你,我今天爲了你可是沒有參加籃球賽。”

以前那些道士,來了張建豪家都要擺壇施法,可是今天秦巖什麼都沒有做。

所以張建豪覺得秦巖在騙他。

“你如果不相信去樓看看!”秦巖笑眯眯地說,一點也不生氣。

“你確定?”

“這不是廢話嗎?”

“好!那我去看看!”張建豪給自己壯了壯膽子,一步一步地向二樓走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張建豪還轉過身看了一眼秦巖。

當他發現秦巖沒有溜掉後,他才又繼續向樓走去。

秦巖爲了讓張建豪放心,乾脆轉過身坐到了沙發。

不一會兒,樓面傳來了張建豪激動無的笑聲,以及瘋狂無的髒話。

不過這些髒話不是罵秦巖的,而是罵女鬼童的。

大約三四分鐘後,張建豪才興致高昂地從樓走下來。

當他看到秦巖後,立即喜笑顏開地走來,激動無地說:“秦大師,謝謝你!”

這一刻,張建豪對秦巖的尊稱又從秦巖變成了秦大師。

秦巖點了點頭:“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當然可以!走!我們一起走!”

兩個人了車,回到了籃球場。

此刻保市師範大學和石市科技大學已經打到了下半場。

保市師範大學在張迪的帶領下一路領先,穩超石市科技大學十幾分。

看到這裏,張建豪對秦巖說:“秦大師,我去把分扳回來!”

“嗯?你什麼意思?”秦巖擰起了眉頭,眼神不善地看着張建豪。

“我們學校被你們學校打的狼狽不堪,我作爲籃球隊隊長不場說不過去啊!”張建豪眼閃過一絲狡黠的目光,他覺得秦巖已經幫他把女鬼幹掉了,他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聽到張建豪的話,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口氣陰冷地說:“你敢!”

張建豪沒有回答秦巖,轉過身向球場裏面走去,要求他們教練換人。

看到張建豪回來了,石市科技大學頓時士氣大震,人們紛紛圍去詢問張建豪的情況。

“我沒事!大家放心吧!”張建豪一邊說,一邊看了一眼秦巖。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張建豪,你如果敢場,我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秦巖沒有想到張建豪居然敢背信棄義。

這是秦巖最忌諱的一件事情。

“大家跟我來,把保市師範大學幹下去!”張建豪大聲吼起來,爲他的隊友鼓舞士氣。

石市科技大學的人像擁有了精神寄託一樣,紛紛大聲吼起來。

“秦巖,他怎麼又場了?你不是說他不會場嗎?這下可怎麼辦啊?”

夏雪尼跑到秦巖身邊擔心無地說。

“你放心吧!他們贏不了!”

對付天尊高手秦巖也許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對付區區一個張建豪,秦巖伸出一根手指能摁死他。

秦巖準備用困魂術殺掉張建豪,反正人們都知道,剛纔張建豪不舒服。

如果此刻張建豪死了,人們也不會懷疑到秦巖的身。 石市科技大學將三號球員換成了張建豪。

張建豪剛一場,觀衆席頓時沸騰起來,特別是石市科技大學的拉拉隊,他們拼命地大聲叫起來:“張建豪加油!張建豪加油!”

張建豪非常得意地向觀衆席的拉拉隊招了招手,隨後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沒有一絲愧疚。

“秦巖,要不你場吧!”夏雪尼想讓秦巖場。

原本秦巖準備利用困魂術殺掉張建豪,不過當秦巖看到張建豪得意忘形的樣子後,他改變主意了。

秦巖準備在籃球場打敗張建豪,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張建豪根本不是球神,而他秦巖纔是。

“好的!我場!”

聽到秦巖的話,夏雪尼激動無,當即轉過身大聲地對裁判說:“我們也要換人。”

裁判點了點頭,做了一個手勢,詢問夏雪尼換誰。

夏雪尼將秦巖推了出去:“我們換他!”

這個裁判不是次的裁判,他看了一眼秦巖的體格忍不住在心裏面搖了搖頭。

作爲一名資深裁判,他一眼能看出秦巖不是籃球高手,籃球高手都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而秦巖沒有。

所以裁判並不看好秦巖。

觀衆席的人也都不看好秦巖,紛紛發出噓聲。

石市科技大學的幾個拉拉隊隊員更是忍不住譏諷起來:

“保市師範大學沒人了嗎?怎麼派了這麼一個人,憑他也想攔下咱們的球神張建豪?”

“是啊!我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肯定是一個土鱉!”

這時保市師範大學的拉拉隊不樂意了。

他們可是見過秦巖打球的風采,立即大聲反駁起來:“哼!海水不可斗量,我們秦巖你們張建豪高出好幾個檔次!”

“我呸!我們張建豪可是全省第一,秦巖他算老幾!”

“不信是不是? 重生之天使特工 不信打個賭!”

“賭賭!誰怕誰!”

“……”

雙方的拉拉隊吵起來了。

與此同時,籃球場也十分的熱鬧,雙方隊員劍拔弩張,分別站在裁判兩邊等着搶球。

張建豪笑眯眯地看着秦巖,搖了搖頭說:“秦巖,做那事你行,但是打籃球我行。我看你還是趕快下場吧!”

秦巖冷笑起來:“是嗎?咱們等着瞧!”

秦巖話音剛落,裁判將籃球拋起來。

張建豪不愧是籃球球神,他的彈跳力極好,雙腳點地之後,“嗖”的一聲向半空竄去。

眼看張建豪要抓住籃球,秦巖念動咒語同樣雙腳點地,“嗖”的一聲向躥出去,不過超過了張建豪,而且還搶到了球。

看到這裏,張建豪憋屈無,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他跳到還高。

他立即伸出手去搶秦巖手的球。

秦巖手腕一轉,籃球“嗖”的一聲,從半空劃過一道弧線,不偏不斜地向籃球急速衝去。

“砰”的一聲,籃球掉進兜,砸到了地,然後“砰砰砰”地跳起來掉下去,掉下去再彈起來。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包括此刻的裁判。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一開場來了一個三分球,而且還是半場的三分球。

很多人拿着籃球即便在沒有人干擾的情況下,也很難將籃球從半場扔到籃球那個高度。

但是秦巖做到了。

不過很快人們回過神來了。

他們覺得秦巖不過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像這種投射,別說是國家隊,是現在的nba高手也不可能百發百。

“好戲還在後面呢!”秦巖壓低聲音在張建豪的耳邊說,然後從張建豪的身邊大搖大擺地走過去。

張建豪轉過身憤怒地看着秦巖,咬牙切齒地在心暗想:“你小子別得意!不要以爲你運氣好投進了一個球得意忘形。看我接下來怎麼收拾你!”

“趙聰,劉海,你們給我盯住秦巖!”張建豪對他的兩個隊友說,然後轉過身向張迪走去。

在張建豪看來,秦巖還沒有張迪的重要。

他覺得張迪對控球的把握已經到了一個高度,是他也很難防住。

看到張建豪走過來盯自己,張迪忍不住樂了。

他沒有想到張建豪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球隊的主角早易主了。

不過張迪什麼也沒有說,他巴不得讓張建豪盯着自己,給秦巖多創造幾個得球的機會。

此刻張迪也覺得剛纔秦巖那一個球屬於運氣。

他覺得秦巖即便道術再高,也不可能將球隔着那麼遠扔進兜,畢竟道術可以抓鬼除妖,卻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籃球。

趙聰和劉海拿到球后開始互相傳,準備突破線,然後將球傳給張建豪,最後讓張建豪將球投進去。

可是在趙聰準備將球傳給張建豪的時候,秦巖突然從一邊閃出來,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斷了趙聰的球。

看到這裏,張建豪被氣壞了,也被驚呆了,因爲剛纔秦巖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像是一陣風。

甚至於張建豪覺得秦巖搶球的時候,形成了一串虛影。

這可是隻有速度達到極高的時候纔會出現的情況。

“這是怎麼了?秦巖的速度爲什麼這麼快?”張建豪在心驚駭無地想。

在張建豪還處在震驚的時候,秦巖也不運球,直接拿起來籃球轉過身向兜裏面投去。

看到秦巖這麼做,張迪他們吃驚不已。

他們覺得這個時候秦巖應該將球傳給他們,讓他們去扣籃得分,而不是這樣一股腦地扔出去。

因爲這樣投球打的概率是極低的。

不過緊接着他們發現自己錯了。

籃球像長了眼睛似得,在半空畫了一個弧線後,明明要撞到籃板了,可是突然一個下墜掉進了兜裏。

看到這裏,所有的人都懵圈了,他們沒有想到結果是這樣的。

秦巖走到張建豪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怎麼樣了?這是不是好戲?”

“哼!有本事你再投一個這樣的球!”

張建豪覺得秦巖肯定是運氣好,否則不可能投進去這樣的球。 秦巖眯起了眼睛,翹起嘴角冷笑起來:“哦!是嗎?如果我再投一個這樣的球你準備怎麼辦?”

“我……我退出賽!”張建豪猶豫了一下,對秦巖大聲說。

“好!這可是你說的!希望你不要反悔,否則的話你會後悔的!”

“你放心,我不會後悔的!”張建豪拍着胸口保證道。

秦巖沒有再說什麼,準備繼續搶球。

這一次張建豪不再盯着張迪了,他準備好好的防範秦巖,讓秦巖一個球也搶不到,同時也要讓秦巖一個球也投不進去。

不過張建豪的算盤打錯了。

當趙聰將球扔向張建豪的時候,秦巖一躍而起將籃球搶到了手裏,並且順手將球投了出去。

看到秦巖彈跳起來後,張建豪忍不住在心冷笑起來:“你以爲你是飛人啊!”

剛纔趙聰傳球的時候,他怕秦巖搶到,將球投的極高,這種球即便是美國的nba明星也不一定能搶到。

不負星光不負你 不過緊接着,張建豪驚訝無地張大了嘴瞪大了眼睛。

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搶到了球,而且看秦巖的樣子,他跳的那麼高顯得一點都不吃力,好像還沒有將餘力發揮出來。

不過後面的情況讓張建豪更加驚訝,他眼睜睜地看到籃球一點一點地向兜衝去,而且角度極爲精準。

以他多年打球的經驗來看,這次秦巖的球那是必無。

果然不出所料,籃球“嗖”的一聲從兜穿過,“砰”的一聲掉在了地。

這一次,人們雖然都十分驚訝,但是不像前兩次那麼驚訝了,不過他們卻緊接着拍響了熱烈無的掌聲。

剛纔人們還都懷疑秦巖的實力,但是這一刻再也沒有人懷疑了。

如果一次兩次將球投進去,那也許是運氣,但是接連三次將球投進去,那可不是運氣能解釋的。

這說明秦巖有這個實力。

“喂!怎麼樣?我們學校的秦巖你們學校的張建豪厲害吧!你們願賭服輸了吧?”保市師範大學的拉拉隊隊員們開始找石市科技大學的拉拉隊隊員理論。

“哼,賽還沒有結束呢!結論也下得太早了吧!”石市科技大學的拉拉隊隊員狡辯起來。

其實他們心裏面也知道,以秦巖的球技絕對輾軋張建豪。

但是他們不願意承認。

“那好,咱們等着瞧!”保市師範大學的啦啦隊冷笑起來,準備讓石市科技大學的人輸得心服口服。

與此同時,籃球場,秦巖和張建豪也槓了。

“怎麼樣?這是好戲嗎?”秦巖落到地面,笑眯眯地說。

“你……你……”張建豪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說話。

“你該履行諾言了!”

“不!你一定在耍詐!普通人是做不到這樣的!我要揭發你!”張建豪覺得秦巖肯定利用道術讓自己變成了籃球高手。

他準備揭發秦巖。

不過張建豪卻忘了,他現在的球技也是因爲和女鬼童簽訂了契約才擁有的。

其實他也在作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