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得很像李小璐的女孩兒帶着我去輸液室輸液,她態度特別好,估計是怕我害怕,一直給我講笑話讓我放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一共有三瓶藥水,輸到第二瓶還剩一半的時候,那個女護士就幫我舉着輸液瓶,扶着我去手術室開始做手術!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害怕了,當我走進手術室的時候,腿突然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差點跌倒在地上。腦海裏面有個聲音勸我:出去……出去……不要做手術!不要!

那個漂亮的女護士扶住我,讓我在手術檯上躺下,安慰我說別怕,只是個很簡單的小手術,幾分鐘就結束了。

那個給我做手術的醫生走進來,她朝我笑了一下,讓我放鬆,然後開始在手術盤裏面拿針……

嘴裏說:“我先給你打個麻醉,你閉上眼睛,等你醒過來的時候,一切就都結束了,別怕。”

我聽了她的話,手心卻開始冒冷汗,肚子突然無比的疼起來,疼的我眼淚都出來了,我對那個醫生問:“我肚子好疼!要不,我不做了吧?”

醫生笑了笑,聽到我的話也沒有不耐煩,說:“你花了這麼多錢,現在不做了不是浪費嗎?我知道,你現在很緊張很害怕,別怕,幾分鐘就結束了!你閉上眼睛,不會疼的!”

畢竟是私立醫院的醫生,她的態度很好,一直很溫柔的在安慰我,幫我做心理建設。我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都已經花了這麼多錢,不做也太浪費了!

這樣一想,我呼了口氣,讓那個醫生可以開始做了。

她給我打麻醉,然後,我就慢慢閉上了眼睛。

肚子不痛了,但我的意識好像還是清醒的。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小男孩,是之前我見過的那個小男孩,他哭着問我:媽媽,你爲什麼不要我?爲什麼?

然後,我看見他詭異的對着我笑了一下,伸手指着我看什麼。

我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那裏站着的是給我做手術的醫生和護士。她們的表情很呆滯,好像沒有靈魂了一樣,一動不動的看着一個地方,眼珠子都不動一下!

小男孩嘻嘻笑了一聲,對着那兩人說道:“殺了她。”

他的聲音又甜又糯,好像是在和大人撒嬌一樣,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我是全身血液都凍住了,冷的我牙齒打顫……

那兩個人聽到小男孩的指令,僵硬的舉起手裏的手術刀,慢慢朝着對方的心口刺去!

頓時,兩個人胸口鮮血如柱,妖冶的血色,在地上澆出一朵詭異的花……

那兩個人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也彷彿感受不到痛,刺完對方之後慢慢變的無力,刀子從她們手中脫落,她們也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我奔潰的尖叫了一聲“不……”

卻聽男孩繼續用一種調皮的聲音說:“媽媽,我不許任何人傷害我們!誰想傷害我們,我就殺了誰!那個罵你的壞女人,就是我撕破了她的嘴,讓她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去的!媽媽,我不會傷害你,可我一定會殺了那些幫助你的人!”男孩的眼裏透出一種可怕的偏執!

我害怕的眼淚掉了下來!

原來工廠的那個女人是被他殺死的!怪不得我會做那種夢!他那個時候就在我肚子裏了嗎!

這是我的孩子嗎?

他那麼小,卻已經這麼血腥殘忍!我怎麼能讓他出生在這個世界呢?

男孩見我流淚,走到我面前用他胖乎乎的小手摸摸我的眼淚,困惑的問我:“媽媽,你怎麼哭了?”

然後又撲到我懷裏撒嬌道:“媽媽,你讓我永遠呆在你肚子裏好嗎?”

我驚恐的看着他天真的小臉,全身止不住的發抖,我很想抱抱他,卻又覺得他好可怕!

看着那邊躺在地上的醫生和護士,我真希望現在自己只是在做夢!

可現實是殘忍的,我確實在做夢,只不過,那些事情卻真實的發生了!

我被那些衝進來的人搖醒,他們問我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我搖搖頭,當我看到地上真的躺着醫生和護士的屍體的時候,嚇得一下子尖叫出來!

她們死了!剛纔發生的都是真的!

那個搖醒我的人拍拍我,讓我別害怕,說給我做手術的醫生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所以殺死了她的助手,她的助手估計是反抗,所以也刺死了她。

但我知道,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是我的孩子,是他,是他殺死了她們!是我害死了她們!

我覺得我的心要碎了,我的孩子,他那麼殘忍,簡直是一個小惡魔!我覺得好彷徨,好無助!

醫院發生這種事情,她們怕影響醫院的名聲,就沒有報警,還一直跟我道歉,說如果我想繼續做手術的話可以安排其他醫生給我做,如果不想做,也可以退回我的所有錢!

我當然不會再做,因爲我害怕他還會傷害其他人。

可是我也不能就這樣留下他啊!他現在這麼小就這麼可怕,那等他出生了長大了豈不是會更可怕!

不!

我不許這種情況發生!

可是,我該怎麼辦呢?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累!

現在這種情況,我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高管家!

現在,只有他能告訴我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也只有他,有可能知道該怎麼辦?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跑去了那個別墅,別墅的大門緊緊的閉着,我按了幾次門鈴,纔出來一個人給我開門!

她看到我,什麼也沒問,直接帶着我就進去了。

高管家坐在客廳裏,他看到我一點也不驚訝,好像早就知道我會過來一樣,笑着讓我坐下,還親自起身給我倒了杯茶。

我問他:“你知道我要來?”

高管家點了點頭。

我又問道:“那你知道我來的目的?”

高管家又點了點頭,說:“知道。你今天來肯定是想問我和你冥婚的人到底是不是江澤,如果不是,他是誰!不過很可惜,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他的聲音很平穩,就像在告訴我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我聽完卻有點惱了,他什麼都不告訴我,那我該怎麼辦?當初是他讓我冥婚的,現在我只有他這一個人可以幫我了,他卻說什麼都不告訴我,那我……

我好像也怎麼不了他!

誰讓我就是個普通老百姓呢? 不過,我看電視上,一般這種有錢人家都是很注重子嗣的,如果我告訴他我懷孕的事,他是不是就不會這麼冷漠了呢?

我看着高管家,緩緩說道:“我懷孕了!”

果然,他聽到我的話,愣了一下,隨即就變得很驚喜,問:“真的?是我家少爺的孩子?”

我把包裏帶來的孕檢單拍到他面前,冷哼一聲,是不是他家少爺的孩子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和我發生關係的那隻鬼的!只是,那隻鬼,是他家少爺嗎?

他的笑沒有維持幾秒,又被我接下來的話弄的呆楞住了,我告訴他我最近身體發生的異樣,並且把這個孩子在醫院裏殺人的事告訴他,讓他明白這個孩子的可怕之處。起初他不相信,後來發現我並不像騙他,又彷彿聯想到了什麼,神情頓時變得冷凝起來。

我告訴他,既然那隻鬼不是江澤,而且也已經離開了,那我就當自己倒黴,反正人鬼殊途,我也沒打算一輩子和他在一起,只要他幫我解決肚子裏孩子的問題,以後我不會再來找他,會好好重新開始我的新生活。

高管家聽到我的話,嘆了一口氣,說讓我先回去,今天我說的話他會轉告的,還讓我以後不要再來這裏!

要不是有事我纔不願意來呢!我在心裏吼了一句,然後乖乖的離開了這裏。

不過我不知道的是,從我出現在別墅門口的時候,江澤就一直就躲在樓上某個地方看着我,我更不知道,別墅的客廳裏早早的就裝上了監控和竊聽器,所以,我和高管家說的話他也都一字不差的都聽見了。

江澤站在樓上透着窗簾之間的縫隙靜靜的看着我走出別墅,高管家出現在他身後,有幾分猶豫的問道:“少爺,方小姐懷孕的事…..?”

江澤沒有表情的冷哼一聲,好像嘲諷一樣的勾起嘴角:“懷孕?你覺得她可能會懷孕嗎?”

高管家困惑道:“可是懷孕單上確實顯示她懷孕了!難道…..她懷的是別人的?”

江澤冰冷的瞪他一眼,沒有說話,高管家自知自己失言,頓時再不敢說話。

“重新開始新生活?”江澤冷冷的一笑,對着我的背影嘆道:“這恐怕,由不得你吧!”

路上,劉旭倫給我打電話說我那個小區失蹤的孕婦還沒找到,現在又有兩個馬上要臨產的孕婦失蹤了!

怎麼會又有兩個孕婦失蹤呢?是巧合嗎?可是孕婦不是應該被家人重點保護的對象嗎?怎麼會失蹤呢?

不過,我現在也沒有精力去想這件事,因爲我自己的事才更加迫在眉睫。要是不趕緊把肚子裏的這個小傢伙解決掉,我有預感,他一定會帶來很多不好的事!

就在我想事情出神的時候,突然,一輛寶藍色的跑車速度飛快的朝我衝了過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它朝我越來越近,卻怎麼也邁不動腳往旁邊躲一下。

就在我以爲自己這次肯定要慘死在這哪個不長眼的混蛋的車輪底下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哪裏一股力量把我往旁邊一拉,我就感覺自己好像被拉到了一個堅硬的胸膛裏,在地上滾了起來。

跑車的主人看到我摔倒在地上,伸出頭朝我遺憾的嘆了口氣,態度十分囂張的說道:“媽的,就差一點就能撞死你!”

說完,吹着口哨開車揚長而去。

他戴着一副超級大的墨鏡,看不清他的臉,不過很明顯可以知道他應該年齡不大,甚至很年輕!我可以肯定從沒有見過他,和他無冤無仇,他竟然在大街上公然要撞死我!現在的富二代都瘋了嗎?

我驚魂未定的呼了口濁氣,心裏一陣後怕,剛纔要不是突然有人拉了我一把,我肯定已經死翹翹了!

說到剛纔救我的人,我趕緊爬起來看他怎麼樣了。這一看,我才發現他居然是方逸!

這也太巧了,我吃驚的朝他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他從地上起來,又心疼又着急的問我身上還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我低頭一看,才發現我的手竟然流血了,估計是剛纔在地上滾的時候磨破的。

剛纔方逸一直把我抱在懷裏給我當人肉墊子,我除了手上留了點血,其他地方都沒事,但是我覺得他肯定受傷不輕,就趕緊問他有沒有受傷。

他朝我搖搖頭,表情很嚴肅的問我剛纔那個人是誰?爲什麼故意撞我?

我心裏比他還困惑,跟他說我根本不認識那個人,也不知道他爲什麼故意撞我。

方逸擔心的看了我一眼,說他剛纔在對面的藥店買藥出來,就看到我一個人在路上發呆,他剛想叫我,就發現那輛車突然加大油門朝我直直的撞過來!把他嚇得魂都要散了!

我看到他臉上擔憂的神情,再想到剛纔他不顧一切的把我抱在懷裏的情景,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兒,說不清楚具體是什麼感覺,反正怪怪的。要知道,剛纔那種情況,他那麼衝上來救我,很有可能他自己也會被撞死!可是他卻這麼毫不猶豫的跑過來救我了!

我低聲朝他說了句:“方逸,以後別這麼傻了。”

他笑笑,問我他怎麼傻了?還說他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有人說他傻!

我知道其實他明白我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我也很感激他救我,可是一想到田芳,我又覺得和他在一起怪怪的,好像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兒一樣,自從知道他和田芳要結婚了,我就下意識的想離他們遠遠的!特別是離方逸遠遠的!

估計是我心裏有鬼吧!我總覺得自己沒有對田芳坦白我曾經喜歡過方逸的事很不對!可我又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反正就是下意識的想瞞着她。

方逸不知道我心裏的小九九,估計他現在是真心把我當做他妹妹看,他還在想着剛纔的事兒,說讓我好好想想最近有沒有得罪過哪些人,剛纔那個人明顯是衝着我來的,而且發了狠的非要撞死我,這次沒成功肯定還會找機會再傷害我,讓我最近一定要小心!

我仔細想了想,真的想不到我會得罪過誰。我這個人,平時和大家處的都還不錯,而且一直與世無爭的,就算是別人對我怎麼樣了,我一般也會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忍下來,根本不可能得罪到某個人非要殺死我而後快的地步!

方逸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根本想不到得罪過誰,他朝我安慰道:“不管怎麼樣,你最近做事出門都小心兒點!有什麼事兒立刻給我打電話,我等會兒找人查一下這個人是誰,你也不要太擔心了!”

我不好拒絕他的好意,就點了點頭,他又問我現在打算去哪,他送我。

我搖了搖頭,說不用麻煩了,我直接坐地鐵回家就行。

他有些生氣,問我爲什麼跟他這麼見外?還說剛發生了那麼危險的事兒,他不放心我,一定要親自把我送回家才放心。

我想他說得也對,我和他本來就是兄妹,現在也清清白白、單單純純的,他都這麼坦率,我繼續這麼小心眼兒瞻前顧後思來想去也不好,反而會顯得我心裏有什麼似的,所以就大大方方的上了他的車讓他送我回家了。

他一直把我送到家門口看我進了門才離開,我想起來小時候,他也是這樣,每次都親自送我看到我進家門了才離開,那時候我以爲自己長大之後肯定會嫁給他!只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造化弄人,他最後娶的人會是我最好的閨蜜。

有遺憾,但更多的是對他們滿滿的祝福!

我想,這就是人生吧!你以爲會得到的,最後卻失去,而你以爲已經失去的,卻不知不覺中再次得到。

**********

我找出鑰匙打開門,剛要開燈,忽然看見沙發旁邊有一個如同幽靈一樣的黑影,嚇得我頓時啊的尖叫了一聲。

那黑影看到我,慢慢的站了起來,我只感覺面前突然一陣涼風撲來,黑影就撲到了我身上,我一驚,想要喊救命,可嘴巴卻已經被捂住了。

他的手冷冰冰的,凍得我嘴脣都止不住顫抖起來。我蹬着腿想要掙脫,可那雙手力氣極大,按的我動都動不了。

我見自己這麼拼命反抗根本沒用,聯想到剛纔的車禍,更加害怕了,怕得我眼淚都出來了,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清我的表情,只是哀求的看着他,用眼神懇求他別殺我。

“膽小鬼!”熟悉的聲音讓我猛地一震,我努力睜大眼睛去看,發現眼前的人竟然是消失了很久的江澤,怪不得我剛纔聞着他身上的味兒很熟悉呢!只是剛纔我太害怕了一時沒聞出來是他。

知道是他,我立刻放鬆了下來,下意識的就覺得他不會傷害我,也不害怕了,語氣冷冷的問他:“你來幹什麼?”

我語氣表現的似乎很不耐煩,其實只有我自己心裏清楚我現在又激動又高興,說實話,這段時間,我真的很想他,可是想到他莫名消失了這麼多天,我還是想跟他擺擺譜,至少,我得讓他意識到我對他的消失在生氣吧。

其實我心裏已經想明白了,不管他是不是江澤,和我有什麼關係呢?從一開始我遇到的就是他,而他到底是誰,叫什麼名字,似乎對我也不是很重要。只是想到他瞞了我很多事,我有感覺他對我不是真心的,又有點難過。

之前我還想着以後跟他一刀兩斷,現在一看到他這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我發現我又捨不得和他一刀兩斷了。 不過江澤的心態就沒有這麼好了,他聽到我的質問,頓時變得像一頭髮怒的野獸,他的雙手如同桎梏,把我的雙手牢牢鎖住並按在我的頭頂上,把我的身體也狠狠的壓在牆壁上,神情近乎暴戾,他壓低了嗓子,語調中透出不容反抗的霸道和冰冷,問:“我來幹什麼?你不知道嗎?你是我的老婆,你說,我們還能幹什麼!”

“下流!”我羞惱的伸出手朝他臉上打去,卻被他攔住重新按在我的頭頂上,他嗤笑一聲,臉上露出玩味的表情,伸出手粗暴的撕扯我的裙子,然後….

我覺得很羞辱,我沒想到在他眼裏我就是這麼一個作用,而且,這種類似強姦的感覺讓我很奔潰,以前看電視上,男主角把女主粗暴的壓住、親吻,當時就感覺:哇!男主好有男人味!真man!女主真幸福呀!甚至看到女主這時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恨不得對女主大喊一句:讓開,讓我來!

然而,現實真的發生的時候,滋味並沒有電視裏表現的那麼美好,箇中滋味,哎,自己體會吧!總之,很不好受就是。

他狠狠的捏住我的下巴,冷着臉,在我的耳邊冷冷地說道:“別跟我裝可憐!你要記得,你的命握在我的手裏!你只能是我的!”

wWW_tt kan_¢O

然後陰鷙的盯着我,問:“說,剛纔那個男人是誰!”

誰裝可憐了?

我將臉別到一旁,心裏覺得特別委屈,他消失了這麼多天,而我這些天又一直擔心受怕,他不安慰我,竟然還這麼對我!說實話,我心裏有點難過,但他現在這副樣子真的很可怕,我都擔心他會對我來個先奸後殺!最重要的是,我突然意識到他現在的樣子好像是在吃醋,那表情,完全就是一副抓住老婆出軌的樣子!

這讓我有點小竊喜。

所以,我只倔強了一小會兒,就垂下眸子低聲跟他解釋那個人是方逸,是我二叔的兒子。

江澤聽到我的話,怒氣頓時散了一半,他把我抓起來扔到沙發上,漫不經心的把我從上到下掃了一眼,彷彿看穿了什麼,卻又懶得拆穿,只是半警告的說:“最好記住你的話!要是被我發現你和別的男人不清不楚,小心你的小命!”

他的眼神看的我心裏慌慌的,只能假笑的呵呵兩聲問他這幾天去哪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他好像知道我和方逸以前的事兒一樣,不過那怎麼可能呢?

江澤在我身邊坐下來,說他的事兒我別管,也別問!時候到了我自然會知道!

我不死心,又問他爲什麼要冒充江澤,又爲什麼和江澤長的一樣?

他不耐煩道:“不是說了不要問,你聽不懂中文?”

我也不想問,可至少他得告訴我他是誰吧!要是我連自己喜歡的人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就懷了他的孩子,那不是很可悲很可笑嗎?

江澤聽到我的話,手頓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我那句喜歡觸動了他,還是因爲說懷了孩子嚇到了他,總之,他仲怔了好一會兒纔開口說,他叫江澤。

不過他也只說他是江澤,其他什麼都不肯再說,伸出手在我肚子上摸了摸,問我:“從什麼時候感覺自己懷孕的?”

什麼時候?

醫生說我懷孕大概一個月了,不過我一直沒什麼感覺,前兩天感覺自己口味突然變得很血腥,意識到不對勁兒,但是沒往這上面想,誰會想到一隻鬼也有本事讓人懷孕呢?

後來去醫院才知道是懷孕了。

我跟江澤大概講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又告訴他這個孩子可能不太正常,問他該怎麼辦?

我以爲,他聽到這個消息,有可能會高興自己有孩子了,也有可能他不喜歡孩子所以不高興,但是我沒想到他既沒有高興,也沒有不高興,而是在我肚子上來回撫摸,讓我想想最近有沒有在哪個有電梯的地方遇見過奇怪的事兒?

我不知道我們明明在談懷孕的事,他怎麼話題突然變到這兒了,不過我還是很聽話的想了想,說最近沒怎麼坐電梯,唯一一次,估計就是前段時間坐電梯被困住了,然後遇到了一個鬼頭,那個鬼頭被小琴給吞了,還把小琴弄得一直在我手心裏醒不過來!

說到小琴,我把手伸到他面前問他小琴該怎麼辦?她怎麼還沒醒?

江澤好像對這些不太關心,敷衍道:“該醒的時候會醒的!”

然後讓我再好好想想有沒有還遇到什麼特別的事?

我搖搖頭,說沒有,我最近沒怎麼出門坐電梯。

他又說,一個月之前呢?

我問他爲什麼問我這些,他看了我一眼,一字一句道:“鬼魂是沒辦法讓女性懷孕的!”

那我怎麼會懷孕呢?

我不明白他什麼意思,迷惑的看着他,他緩緩道:“所以,你沒有懷孕!”

我一聽,頓時激動了!

沒有懷孕?怎麼可能?我去醫院做了檢查,又自己用了那麼多試孕紙,都顯示懷孕了,而且我最近還老是夢見一個小孩子,他還殺了給我做人流的醫生和護士,我怎麼可能沒懷孕呢。

我不相信!難道,是江澤不想負責任故意這麼說?

我着急的對他說道:“江澤,我不是讓你對我負責任的!反正我知道你就是個鬼,也沒辦法對我負責幫我養孩子什麼的!只是這個孩子有點邪門,我又沒辦法做人流拿掉他,我好害怕,你幫幫我好不好,我確定我懷孕了,可我現在不想生下這個孩子!”我着急的連話都說不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