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裡又沒有別的女人。」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很快就會有了。」

「皇上還要納妃?」

「有了第一人,難道你覺得皇上還會一生一世一雙人?小丫頭,你以前沒有這麼天真啊!」

「我這裡倒是天高皇帝遠,滲合不到她的事情。小妹的綉織閣就難了。謝謝你的提醒。」

遠處的喧鬧聲傳了過來。

熱鬧之下,那些算計被隱藏得嚴嚴實實的,偽善成為了每個人的面具。 濱海市。

機場。

一個約莫十八歲衣着樸素的少年揹着軍綠色挎包,正大步大步的走着。

他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四周,嘴角勾勒着淡淡的笑容。

附近的行人也不時地用異樣的目光看向這個少年,並不是因爲他俊秀的容貌,而是他的衣着太過樸素,甚至腳上還穿着一雙沾染着泥巴的布鞋,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上的飛機。

“師父你個大騙子,讓我來濱海救人,還說一下飛機就會有人接我的。”眼見着要走出機場了,少年不耐煩的嘟囔了一句。

要不是四周的那些美女穿着清涼,比村裏的村花小翠還漂亮,吸引得他目不暇接,他早就打電話給師父發牢騷了。

話音未落,一個女孩忽然躥到了他的面前,攔住了他的去路:“你是白小鳳嗎?”

少年被這女孩問的愣住了。

他確實叫白小鳳。

щщщ• тt kān• ¢〇

在濱海市,能一口叫出他名字的,應該就是接機人了。

很快,他就打量起面前這女孩。..

這女孩身高約莫一米七左右,比他矮一頭,穿着寬鬆的白色t恤,可胸前的飽滿卻把t恤高高撐起。這麼近的距離,從他的角度居高臨下看去,正好看到大片雪白和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

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面而來,讓他有些目眩神迷。

這女孩的顏值也堪稱極品,標準的瓜子臉,五官精緻的宛若雕刻出來似的,膚白如雪,一雙大眼睛泛着清澈的水光,鼻樑高挺,櫻桃小嘴泛着淡紅色的光澤,嫩得彷彿都要出水了一樣。

嘖嘖,美女!

極品美女啊!

白小鳳目光漸漸火熱起來,嘴角都哆嗦了起來。

師父說的果然沒錯,大城市裏的女孩隨便一個都能甩小翠三條街,面前這女孩簡直能甩小翠三百條街啊!

陳靈兒感受着白小鳳火熱的目光,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心裏一陣噁心,拿着起手機看了看上邊的照片,確定是眼前這個傢伙,她不滿地嘟囔道:“也不知道老爸怎麼想的,奶奶喪事那麼重要,居然還讓我來接人,還是這麼個猥瑣男。”

“你家在辦喪事?”話音剛落,一道聲音響起。

陳靈兒擡頭一看,卻發現是白小鳳正擰着眉看着她,讓她沒想到的是,此時的白小鳳看自己的目光不再是剛纔那般火熱,反而是有些冰冷。

這讓她不由得一愣,緊跟着反應過來,便是翻了個白眼:“關你什麼事?”

“我就是白小鳳。”白小鳳,道:“美女,若是你家正在辦喪事,那你就快要死了!”

“混蛋,你說什麼?”陳靈兒登時俏臉上泛起怒意,任憑誰被人說快要死了,也受不了啊。

白小鳳嚴肅地繼續說:“你臉色蒼白,印堂發黑,眉毛中有紅光隱現,此乃血光之災,所幸我來的及時,此災可破,快帶我去你家……”

話沒說完,陳靈兒喝罵道:“神經病啊!”

哎喲我去,這妹紙咋還不信我說的話啊?

白小鳳當即一愣。

“你個瘋子,別跟着我了,不然我就報警了。”說完,陳靈兒轉身氣沖沖地離開,這個神經病就算是老爸讓我接的人,我今天也不接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輕聲道:“你最近是不是來了天葵,但小腹卻前所未有的劇痛,即便現在也是如此?”

此言一出,陳靈兒登時嬌軀一顫,停了下來。

該死,這個神經病是怎麼知道的?

更該死的,這個神經病怎麼當衆說了出來?

陳靈兒甚至感覺到四周行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對勁了,一張俏臉上火燒火辣的,紅的宛若蘋果一樣。

所謂“天葵”,但凡有點文化的,都知道是女人的大姨媽。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麼知道的?”耳邊響起輕笑聲,陳靈兒擡頭一看,卻是白小鳳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確實很好奇白小鳳怎麼知道的,可此時,她更想揍白小鳳!

她柳眉緊蹙着,掄起拳頭就要砸過去。

然而。

白小鳳卻輕易地將她的粉拳握在了手心,然後輕笑道:“我說你的天葵是我掐指一算,算出來的,你信不信?不過,你的劇痛卻是另有所因,我有辦法。”

說着,他就從帆布包裏掏出了一張黃符遞給女孩:“喏,貼在肚臍之上,劇痛可消。”

“你真的能治?”陳靈兒看着白小鳳手裏的黃符,登時猶豫起來,心中燃起的怒火也消失了大半。

這幾日,正如白小鳳所說,她確實被天葵疼的厲害,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

特別是晚上,更是折磨的她翻來覆去,渾身大汗,宛若小腹要撕裂了一般,簡直是噩夢。

她暗中找過幾個濱海市這方面非常有權威的醫生,可無一例外,都查不出病症所在。

現在聽到白小鳳說有辦法,登時讓她心中生出了幾絲希望。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白小鳳微微一笑。

陳靈兒猶豫了一下,接過了黃符,然後玉手輕輕撩起了白色t恤露出光滑平坦的小腹,將黃符貼了上去。

登時,她就感到一陣溫熱涌入小腹,就彷彿是雨水滋潤了乾涸的河牀,那股劇烈的撕扯巨痛不過幾秒鐘時間,就消失不見。

這突兀的變化,讓她整個人都愣住了,恍若做夢一樣。

又過了幾秒鐘,她才反應過來,驚喜地看着白小鳳:“真的舒服多了。”

可話音剛落,面前的白小鳳卻忽然哧溜吸了一口口水,感嘆道:“好,好白呀。”

陳靈兒嬌軀一顫,猛地反應過來,該死,剛纔自己心急,壓根就沒有避諱,撩起t恤的時候,完全就被這混蛋給看光了!

“既然痛處已經解決了,那快帶我去你家,遲了回去,你家就得辦第二場喪事了。”白小鳳吸掉口水後,皺眉說道。

“什麼?”陳靈兒美目圓瞪,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小鳳。

若說之前她覺得白小鳳是神經病,可現在白小鳳一張黃符就解決了那些權威的醫生都無法解決的病痛,這讓白小鳳在她的眼裏也變得神祕起來。

“你的天葵劇痛不是病理,而是被一股陰氣侵襲導致,適逢你家辦喪事,應該是喪事有變了。”白小鳳簡短的解釋了一下,然後就拽着陳靈兒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機場。

等陳靈兒回過神的時候,她和白小鳳已經走出了機場,想到白小鳳說的話,她就感到後背一陣發涼。

如果真的如同白小鳳所說,那家裏的老爸……

想到這,陳靈兒急忙拉住了白小鳳,指着停車場:“我的車在那邊,快跟我來。”

倆人到了停車場,走到了一輛紅色瑪莎拉蒂總裁前,陳靈兒拉開車門就坐了上去。

白小鳳也跟着坐了進去,一上車,他就好奇地打量起這車子,還不停地用手撥弄着電動車窗的開關,最後指了指車頂,說:“那個啥,美女,你這車頂棚能不能開呀?悶得慌,沒有我們村村長家的拖拉機坐的透風,他那個按你們城裏人說的,可是30度全景天窗呢。”

正着急開車的陳靈兒登時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拿瑪莎拉蒂總裁和拖拉機比,你腦袋被拖拉機碾過吧?

“這,這個沒法開車頂棚呀。”不過擔心着老爸,她深吸了一口氣,對白小鳳做了一個自我介紹,然後又岔開話題道:“你剛纔說我快死了,是什麼意思?”

“你被陰氣入體,恰逢天葵,陰盛陽衰,導致你的血量加大,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你就得失血過多而死了。”白小鳳繼續撥弄着電動車窗的開關,說道。

陳靈兒的雙腳抖了幾下,神情變得驚恐起來,又讓這傢伙說對了,自從這次親戚來了的時候,她的血量確實很大,甚至堪稱恐怖!

陳靈兒右腳狠踩着油門,瑪莎拉蒂如同一道紅色閃電一樣在馬路車流中穿梭着,饒是如此,等車子開到濱海城北別墅區的時候,也已經是晚上七點多,夜色降臨了。

城北別墅區是整個濱海市的富人區,此時夜色降臨,別墅區裏燈火通明,絢麗的霓虹燈點綴讓整個別墅區都顯得格外漂亮。

瑪莎拉蒂沿着寬闊的馬路繼續往別墅區深處開了十分鐘,纔在一棟很大的三層別墅前停了下來。

“啊!”

幾乎同時,一聲驚恐地尖叫聲突然就從別墅裏傳了出來。 蘇雯瀾看著遠處的熱鬧。

「我要去看看二妹。」

秦驍抓住她的手婉:「你要習慣。」

蘇雯瀾看著他。

「習慣以後她不僅是你的二妹,也是蔣家的五少夫人。習慣你們姐妹總有分開的時候,習慣她要獨自面對前面的魑魅魍魎。你不可能為她們擋住所有的風雨。」

以前她也喜歡瞎操心。

老天爺對她是眷顧的。無論前世今生,她都有和睦的家庭。

可是,再好的親人也要走向岔路口。

「就算她是蔣家婦,也是我的二妹。蘇家的人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是一條心。他們不會有獨自面對的時候。就算我不在,也會與她們齊心協力。還有,你到底要不要送我回去?」

秦驍站起來,將她整個人攬腰抱起。

「蘇大小姐,你倔強的臭脾氣還真是……」

令人懷念。

外貌不管怎麼變,那個靈魂還是一樣的。

「走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在你面前,我絕對的服從。」

蘇雯瀾嘴角抿了抿,眼裡閃過笑意。

「我要獎勵。」

秦驍將臉湊過來。

蘇雯瀾啄了一下。

秦驍愣住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她會這樣配合。

這次見到她,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再要一個。」

蘇雯瀾見他又把右臉湊過來,目光『兇殘』。

「走不走?」

秦驍露出遺憾的神情。

「大小姐說走,小的哪敢不從?」

「你平時就是這樣花言巧語騙女人的?」

蘇雯瀾抱住他的脖子,放鬆身體,看著他如風似的躍出去。

「對你不是騙,而是哄。對別人……其他地方有女人嗎?我沒有看見別的女人。」

蘇雯瀾的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他一本正經的『騙』她太真誠了,看不出一點敷衍。

新娘新郎拜完堂之後,新郎要去見客人,新娘獨自面對沒有人氣的喜房。

這個時候婆家的態度尤為重要。要是婆家待她善意,總會想辦法讓她放鬆些,早些融入這個家庭。

比如說家裡有女眷的,就讓女眷去喜房陪著說說話,讓新娘放鬆些,同樣的也表明自己的態度。

蔣家的女眷不少。可是這裡的水也深。

蔣玉嫻倒是對蘇家姐妹友善,但是已經是宮裡的后妃,不可能跑去喜房陪新娘子說話。

蔣二夫人也滿意這個兒媳婦。誰又見過婆婆去喜房陪兒媳婦的?這個任務只有交給家裡沒有成親的姑娘。

「五嫂吃點東西吧!」蔣家大小姐蔣玉秋將糕點遞給蘇雯瀾。

蔣玉秋是大房的姑娘。以前他們有過節,今日倒是客客氣氣的,沒有對蘇雪瑜說什麼不好聽的話。

蘇雪瑜向來敢愛敢恨。別人對她好,她自然會對別人好。蔣玉秋客氣,她也會做個『合格』的嫂子。

「謝謝。」

蔣家二小姐蔣玉淼推門進來。

「瞧瞧我帶來了什麼?我們家廚娘最擅長的烤肉。五嫂餓了吧?快來嘗嘗。」

蘇雪瑜遲疑:「烤肉就不用了。」

這個味重,她要是吃了,怕是會留下味道。

「怕什麼?你要是害怕味重,等會兒漱口就行了。」

「不會不給我們面子吧?」蔣玉秋在旁邊說道:「還在記恨以前的恩怨?」

蘇雪瑜淡淡笑道:「當然不會。現在我們是一家人了,哪有隔夜仇?以前我們都小,不懂事,我已經忘記得差不多了。難道你們還記著那些事情?」

「我們更不會記得了。你現在是我們五嫂,要是以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嫂子大人大量,不要計較。」

蘇雪瑜看著他們端來的烤肉。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蔣玉秋和蔣玉淼說到這個份上來了,要是再不吃的話,就有點不給他們顏面。

她拿起一塊烤肉吃著。

烤肉確實很香。只是這味道有點怪怪的。

蔣玉秋和蔣玉淼相視一眼。

「再喝點水潤潤喉嚨。」

「多謝。」

蘇雪瑜已經吃了烤肉,自然不會拒絕茶水。

「這茶水挺不錯的。」

「那當然。這可是貢茶。」蔣玉淼得意地說道。「我們還有事情,就不在這裡久呆了。」

「對,等會兒再來陪你。」

蘇雪瑜摸了摸臉頰:「怎麼感覺臉有些癢?」

「外面是不是有人在叫我?」蔣玉秋問蔣玉淼。

蔣玉淼連連說道:「是是是。是不是娘在叫我們?外面很多女眷。咱們得招呼客人。」

蔣玉秋和蔣玉淼走出房門。

蘇雪瑜覺得這兩人怪怪的,但是沒有深想。

「好癢。」

臉頰越來越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