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馮家主你怕是眼神不好吧,你那隻眼睛看到我殺了你女兒的?貌似那些毒藥也是你們馮家的吧,還有那些讓你女兒死的人也是你們馮家的吧,請問我如何殺人的?」墨九狸聞言冷笑的看著馮天問道。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我不想聽你廢話,就算毒藥和人都是我們馮家的,那也是馨予要讓你死,可是現在你好好的,馨予卻死了,你還敢說不是你殺了馨予?不然為什麼你沒死,為什麼馨予死了!」馮天瞪著墨九狸怒道。

「那隻能說明馮家人多行不義必自斃!」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閉嘴,來人,給我殺了這三個人!」馮天怒道,隨著馮天的命令,馮家的長老們也是氣的不輕,畢竟馮馨予可是馮天的寶貝女兒,就這麼慘死了,簡直是在打他們馮家的臉面啊!

奈何一群馮家長老向著墨九狸撲了過來,墨九狸眼神一冷,一道火牆橫在面前,使得馮天等人直接被逼退了數步,因為這火焰實在太熱了,讓他們完全不敢靠近……

「你……有本事別躲在火焰後面,出來受死!」馮天瞪著火焰對面的墨九狸喊道。

「真的不知道如此智商的人,是如何當上馮家家主的,馮家又是如何在二重天立足的,我覺得你們馮家的做派和腦子,連個三流家族都不如啊!」墨九狸看著馮天等人諷刺的說道。

「你找死!」馮天吼道。

「馮家主你該不是就會這一句吧!」墨九狸看著馮天說道。

「主子,我們還留著馮家嗎?」小騰皺眉鄙視的看著馮天等人問道。

「那要看他們如何選擇了……」墨九狸說著收回火焰,眼神一冷看著馮天等人說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臣服我,發誓永遠效忠於我!第二,毒發身亡,魂飛魄散……」

她沒什麼耐心繼續玩下去,剛才小書也說了,除了幾個馮家老祖宗,馮家沒什麼了,唯一多的就是人了,大概就是因為馮家人多,才會弄得如此膨脹,想要取代四大家族吧……

墨九狸也不想濫殺無辜,所以只要馮家人識相的,她只會收了馮家做個跑腿的手下,不會再有別的!

聽到墨九狸的話, 這些年,國家的經濟和地位都有所提升,但是這些老毛子顯然還是依照本能的在我們面前保持着極強的優越感——

只要我不低三下四的和他們說話相處,似乎我就是一個十足的白癡一樣。

我心中神煩。

掃了一眼被鎖定的周顛。便想要離開。

不過,我很快就被傑森坦的人給攔了下來,說道:";這位先生,您還不能離開。";

我皺眉,想要看看傑森坦是什麼個意思,不曾想,這傢伙完全就沒有理會我的意思,而是徑直朝着周顛走了過去。

這些傢伙,還真有點國大民驕的意思了,可惜。這裏可不是外國,而是在我們華夏的國土上。

傑森坦帶着輕蔑的笑容一邊朝着周顛走過去,一邊冷笑:";都說黑暗血魔周顛有東方血統。神祕的東方血統讓他相當的難以對付,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只不過是那些膽小鬼的藉口罷了,現在,你不是也在我的掌控之中麼?";

傑森坦笑吟吟的說道:";將我發配到這種貧窮落後的國度來傳教,真是夠了,奧爾德那個混蛋仗着和紅衣主教有關係竟然如此對我現在我抓住了周顛,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話說,想到那些混蛋的臉色,我就忍不住要讚美我們的主——";

傑森坦長篇廢話讓周顛忍不住冷哼起來說道:";教廷的混蛋都是一些虛僞的傢伙,抓我?無非就是想要得到我們改造吸血鬼的方法而已哈哈哈告訴你,我們最大的試驗品已經成功了,教廷的人你們就等着自取滅亡吧。";

周顛笑得很是得意。

我皺眉隨後腦海之中就想到了之前那個破我術法的傢伙,我想或許這還真算得上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線索就在周顛的身上。

";唔讚美仁慈的上帝,您並不是一個傻瓜,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你將祕密告訴給我聽,我讓你離開,如何?";

傑森坦這傢伙顯然也不是什麼好鳥,似笑非笑的開口說道。

周顛冷笑。說:";白癡。";

傑森坦臉色一變,還想要動手教訓周顛呢,周顛身下卻已經閃爍紅芒,然後將困住他的陣法給直接掙脫開來,隨後,速度飛快,一爪子將傑森坦的肚子給抓出了一個大口子。隨後,周顛竟然是分化出來了好幾個人影,全力衝刺過去,將剩下的幾個傢伙都給重傷。

卻還並未死去。

整個過程我都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周顛很是有些意外的掃了我一眼,隨後冷笑,說:";你還不錯,知道躲也沒用。";

隨後慢條斯理的走到了傑森坦的面前,笑着說道:";區區一個本堂神父就想要抓我周顛?我能夠從梵蒂岡逃出來,又豈是你這種貨色可以隨便小看的。";

";可惡的魔鬼,詛咒你的奸詐";

傑森坦很是惱火的開口說道。

只是周顛顯然完全不會理會傑森坦的諷刺了,說:";將一個神職人員直接感染變成墮落者,你說,那會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情?至於你小子,既然你這麼聽話,我可以大發慈悲,讓你成爲我手下的血奴,想着真是美妙的事情啊。";

說完周顛直接伸出了獠牙,狠狠的咬在了傑森坦的脖頸大動脈上面,傑森坦的掙扎很快就小了下去,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他身上已經有什麼東西消失了一樣。

";失去了上帝那個老傢伙的庇護,你還有什麼得意的東西呢?沒有聖光,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周顛站起身來,冷笑着開口說道。

而後,看着我,說:";現在,輪到你了,我親愛的小夥子。";

我笑了笑,說道:";我有個問題,你見我師父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周顛一愣隨後笑了起來:";我是個老傢伙了,你師父那種毛頭小子,我見面的時候不也是看在他還算有點天分的情況下,方纔有點印象,想不到,過了些念頭,他巫銳也能夠在華夏闖出這種名頭來,現在的華夏還真是無人可用了。";

說完,還很是感慨的看着天空,說道:";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

我聽到這裏,頓時感覺心中無數草泥馬狂奔而過,這未免太過誇張了一點吧,竟然碰到了這樣的巨型白癡了?

";好吧,原來如此,那麼欺負你我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冬狂央血。

說完,我手掌直接捏合,說道:";困!";

周顛一愣,還沒有回神過來,周圍符咒就已經閃現光芒。

周顛尖叫一聲,隨後速度全力爆發之下,竟然比起之前的赤鬼不相上下,但是換來的不過是我的冷笑而已。

因爲銅甲屍早已經從地下破土而出,擋在了我的面前。

周顛的爪子直接抓在了銅甲屍的上面,尖叫響起,周顛的指甲全部斷裂,這傢伙慘叫一聲,想要越過銅甲屍對我展開攻擊。

銅甲屍猛然仰天長嘯。

屍氣勃發。

竟然光是屍氣都將周顛給直接彈飛了出去。

我閃身而過,全力一抓,抓住周顛,將他直接按壓在了大陣之中。

符文閃現,將周顛層層捆住,說道:";之前這些毛子的陣法困不住你,試試我華夏的。";

周顛根本不理會我,而是尖聲吼叫:銅甲屍怎麼可能傳說中的銅甲屍這不可能

我更加的無語。

連銅甲屍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傢伙,竟然在西方能夠混出這麼大的名堂來,難道還真是外來和尚好唸經麼?我甚至都開始覺得我要是去了西方的話,豈不是現在就已經能夠開宗立派了?

真是不可思議

似乎西方並不和我想象中那樣強大。

但是華夏的驟然衰落

搖頭,不去理會這個東西,而是看着周顛,笑眯眯的說道:";既然你認識我師父,算你運氣好啦,我也不會太過爲難你,只要告訴我一些我想要知道的東西,你就可以離開了,安全的離開,甚至帶着這幾隻一起離開,我也不會阻攔。";

我指了指眼睛都快要凸出來的一羣外國神職者的,和這些人較量,甚至讓我生出了和小孩子一起玩耍的感覺,這實在是有點讓人無語。

不過周顛其他的東西不管用,本身的速度上相當的讓我吃驚,這種速度完全超乎我的預料,神行符,疾風符可以達到這樣的程度,但是這畢竟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能做到隨心所欲,倘若,我能夠得到這種法門加之到我的身上,或者說,按照周顛之前吹噓的,給銅甲屍加入西方吸血鬼的能力,兩項補充之下,或許,能夠找到一條截然不同的路。

";小子,你真是巫銳的徒弟?這怎麼可能?巫銳的徒弟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你是不是有什麼奇遇。";

依然不敢相信,周顛看着我有點神經質的問道。

我搖頭無語,說道:";說真的,你應該在華夏多混混的,免得在外面坐井觀天了,這樣,真的很可憐。";

周顛的不管是赤鬼還是他本身,根本就不具備強大的實力,唯一的就是速度,快到極點的速度,這是讓我相當眼饞的東西,我一定要得到這個。

";該死的上帝,這怎麼可能一個劣等民族的小孩子,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還有這具屍體該死這具屍體的強度,能量死亡氣息天啊,難道他是撒旦本人麼?";

被周顛重傷並未死去的幾個外國人也是相當配合的感慨驚歎起來,那種表情,真的像是見到撒旦本人和上帝在一起喝茶一樣。

我實在是受不了這些坐井觀天的白癡了,擡手,靜音符咒用了出去,這些外國傢伙終於不能說話了,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我也終於是能夠鬆口氣了 聽到墨九狸的話,不僅是馮天怒了,馮家的長老們也怒了,讓他們發誓效忠一個女人,還不如殺了他們呢!

要知道他們馮家這幾年發展勢頭迅猛,讓他們確實如墨九狸想的那般都紛紛膨脹了很多,甚至在心裡都覺得他們馮家再過不久,就能取代雪家成為四大家族了……

可是,現在墨九狸卻讓他們發誓效忠墨九狸,這是打死他們也不會答應的!

「哈哈哈哈……你就別做夢了,我們就是死也不可能答應你的!」馮天看著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很好,那就死吧!」墨九狸聞言不怒反笑的說道。

馮天等人完全沒明白墨九狸的意思,等到馮天怒極想要上前殺了墨九狸的時候,身子還微動,就察覺到不好了,不過一瞬間馮天就吐血不止,鮮血跟不要錢似的,如同噴泉般的從嘴裡噴出來,而且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看的馮家長老們一個個都傻眼了,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家主好端端的就開始吐血了呢?

「是你……你竟然下毒!」這時一個黑衣老者看著墨九狸冷聲問道。

「沒錯,我是下毒了,我說過了,你們只有兩個選擇,他的現在就是你們一個時辰后!你們會和他一樣,吐完最後一滴血液死亡,且是魂飛魄散!」墨九狸看著馮家的長老們說道。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和你無冤無仇!」黑衣老者聞言看了眼不斷吐血的馮天,又看向墨九狸質問道。

「我惡毒?是誰抓我來這裡的?又是誰用卑鄙的手段想殺我之前侮辱我的?現在你們覺得我惡毒了?那麼就應該老實做人,不要招惹我,現在的一切都是你們馮家自作自受……」墨九狸聞言冷笑的看著對方說道。

而墨九狸說完,黑衣老者等人全部陷入了沉默,他們那裡知道對方會如此厲害,本來就以為是幾個無名小卒,殺了就殺了,誰想到這一次竟然踢到鐵板上了……

「你要如何才能放過我們?」最後黑衣老者傳音跟其餘馮家長老們商量了一翻,決定先保命,所以看著墨九狸問道。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怎麼選擇你們自願!」墨九狸看著黑衣老者問道。

「你就不怕我們馮家老祖宗來了殺了你嗎?」黑衣老者看著墨九狸問道。

「怕啊,所以要趁著他們沒來之前,解決掉你們!」墨九狸笑著說道。

黑衣老者等人……

「哈哈哈哈哈……看起來之前被我們輕易抓來的時候,是你故意的了!」這時馮家的老祖宗,之前離開的青衣老者走進來說道。

說話的時候,還順便捏碎了一個棋子大小的東西,應該是讓其餘的馮家老祖宗起來的信號,墨九狸完全不在意對方發出的信號,反正今天她沒打算跟對方真槍實彈的動手打,她的毒藥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們全部都為自己所用……

至於馮家人是死是活,只能靠他們自己選擇了! 周顛眼睛都快要凸出來了,顯然對於我的舉動完全就不敢相信。

我乾脆將韓德給召喚出來。

惡鬼法相出現,周顛這傢伙都快要被嚇得暈過去了,再看其他的神職人員。早就已經暈了過去。

韓德自己都有些無奈的將惡鬼法相給收了回去,和我互相看了看,都是覺得有些無語。

我搖頭,也沒有去理會那些莫名其妙鑽出來的神職人員的意思,想要將周顛給抓到另外一邊,拷問一下中西殭屍何合璧的事情,要是真的能夠達到,將銅甲屍的速度提升到和之前赤鬼一樣的話,那種感覺……

那種畫面,真的是相當的不錯啊。

韓德點頭。鬼氣化形,將周顛給團團捆住,而後帶着周顛,迅速朝着一邊狂奔。而我則是將劉宇墨給抓住跟在了後面。

周顛被韓德鬼氣束縛,嚇得全身顫抖起來,似乎完全就想不明白。爲什麼華夏有這麼強悍的存在。

我不由得想象了一下他和師傅相遇的場面。

有時候無知也的確是一種幸福。

將周顛扔在地上之後,這傢伙明顯還沒有回神過來,雙眼都有點不能對焦的味道。

好半天,方纔說道:“天啊,我看到了真正的魔鬼。”

我愣住,隨後只是無奈的搖頭。想着,那所謂的西方,真是不知道荒涼貧瘠到了什麼地步了。

至少和他們的經濟繁榮程度是完全不相干的。

我也沒有和周顛廢話的意思,巫力運轉,想要強行搜魂,和這個傢伙廢話,顯然也收不到什麼更好的效果。

不過。在我剛剛要抓住周顛腦袋的時候,這傢伙呆滯的神色猛然一變,閃過一絲狡猾的樣子,背後,一對銀色的蝙蝠翅膀直接伸了出來,然後用一種極快的速度想要直接逃竄出去。

不過我早就有所準備,手中巫印直接釋放出來,說了一句:鎮!

現在本源手印被我運用得更加的得心應手,完全沒有多少生澀感,雖然周顛速度快得驚人,卻也並不能從我的手上逃脫,直接被拍落到了地面上動彈不得。

這傢伙被我給嚇得驚聲尖叫起來,顯得異常的害怕。

“是個伯爵。”

我看了看周顛的翅膀,點頭說道,隨後笑了起來,說:“但是一個伯爵怎麼會弱小到了這種地步。”

搖頭,直接讓銅甲屍吸了周顛的鮮血,想要看看這有沒有什麼用處。

銅甲屍在力量上面完全壓制了周顛,周顛雖然痛苦得尖聲嘶吼,但是沒有半點掙扎出來的跡象。

不過讓我失望的是,韓德對我直接搖頭,示意根本麼用。

我點點頭,然後將周顛放開。

說道:“你不用嘗試逃走,只要我不願意,你肯定是沒有辦法逃走的。”

周顛臉色難看,看着我顯得很是畏懼,掙扎良久,還是看着我說道:“你不是巫銳的弟子,是他的祖師爺對麼?我知道,華夏有人修行到最高境界之後容貌是會發生變化的,返老還童。”

“你根本就不知道力量的真諦,恐怕離開華夏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吧?我想,我們之間可以做一些交換,我傳授你一點修行的法門,而你,告訴我如何將速度提升,如何?”

我沒有打算對周顛用搜魂分筋之類的刑法,周顛這傢伙雖然本身實力不強,但是也算是老油條一類的任務,用強或許並不是最好的辦法,甚至還有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周顛是聰明人,自然知道應該如何選擇纔是。

聽了我的話,周顛將眼神鎖定在了我的身上,沒有說話,只是有着很顯然的不信任。

這一點,表現得相當的明顯。

我笑了起來說道:“不用懷疑,我想,你和我合作並沒有什麼壞處的,你覺得呢?”

爲了證明我的話,我很是溫柔的用了一點點南明離火出來。

南明離火雖然溫柔,但是從來都是破除邪祟的最好選擇,天然剋星。

只是一點點沾染到了周顛背後的翅膀上面,周顛整個人都直接縮成了一團,連話都說不出來,好半天方纔發出了一陣陣從喉嚨裏面擠出來的痛苦呻吟。

等了許久,我方纔溫柔無比的開口說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到了這裏,周顛的臉色已經是完全的變了。

最後方纔掙扎着開口說道:“我說了,希望你能夠遵守信用不要殺我。”

我笑了起來,沒有迴應周顛的話,而是再次使用了南明離火。

這傢伙直接尖叫起來說道:“我們吸血鬼擁有漫長的歲月,因此,我們在公爵以下很少會關注其他魔法的運用,將所有的經歷都放在了速度和力量的打磨上面。”

我聽了,頓時笑了起來,說:“繼續。”

這傢伙,還真是不吃點苦頭不知道老實,一點都不像是聰明人的樣子。

周顛吞了口口水,繼續說道:“大地,空氣,水流……只要是介質,這些都具有阻力,速度越大,我們穿破他們所需要的力量也就越大,受到的阻力也就越大,這是大自然給我們的限制,我們能夠控制我們自己的肌肉震顫,讓我們在空氣中,大地中,水中……任何地方受到的阻力都變得最小。”

我一愣,隨後下意識的點頭。

這還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地方。

阻力!

爆發力!

這兩者如何能夠完全的合二爲一?

我皺眉,思量一陣之後,讓韓德出來,岳家槍法結合了鬼咒展現在了周顛的面前。

隨後開口問道:“你感覺如何?”

周顛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的臉色,方纔說道:“槍法很美妙,相當的厲害,能量也是超級強悍,但是結合之下,卻並不完美,我覺得你們太過於關注本身的表現璀璨,而是忽略了攻擊本身的真諦。”

周顛似乎是嚐到了好爲人師的快樂,開始有點滔滔不絕的在我面前解說起來:“攻擊,不管是術法還是拳頭,我們的目的都是要在最後把人擊中……你們的能量運用太過花哨,在我看來,還沒有單純的使用槍法來得威力更大,雖然我無法攻破,但是我能夠看到在你們能量爆發的瞬間,就有好幾處漏洞可以被我捕捉到,絕對速度之下,你們其實可以將這些漏洞完全彌補的。”

周顛的話像是在我的面前打開了一扇截然不同的大門,我閉上眼,努力的思考,隨後,狠狠的一拳打了出去。

風聲呼嘯。

周顛這時候笑着說道:“只要你出拳的時候能夠將風聲徹底消失的話,你的速度就完全可觀了,你需要做的是風的朋友,而不是風的敵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