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換做帝玄胤尷尬了,然後便朝夜冰依撲過去,夫妻兩個搶起了被子。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夜雲澈抱著開心不已的妹妹,也跟著哈哈大笑。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一家四口誰都沒有在睡覺,直到天色大亮,用了早膳之後,便前往煉丹會場。

夜瑾瀾,夜明月。還有清樂大師,以及帝凌雪,慕容清清,還有顧詩詩姐妹。都一起來來到煉丹考核賽場。

臨走之前,將小凰兒給帝靈兒和藍天雲兩個人留在家裡陪著她。

然後其他人便紛紛去了煉丹賽場。

跟夜冰依一起去的,還有樂雲公子。

煉丹大會前來參加的煉丹師,至少有著千餘人,其中有一部分來自煉丹堂門派的煉丹師,其他的都是被他們邀請過來的煉丹師。

因為這一次是煉丹師們之間的一次交流,但凡是擁有六級以上的,都可以參加這次的考核。

但是每個門派當中,收到的名額也有限,就比如彩翼學院,收到的名額只有三個。

除了夜冰依之外,就是清樂大師跟皓月兩個了。

至於夜瑾瀾還有夜明月,他們就屬於是夜氏家族派來的人員,和彩翼學院不擁有一家的名額。

總之,他們一行五個人參加煉丹大會,這樣算來說比別人更多了一層勝算。

夜冰依剛到了比賽場,眾人就像看猴子一樣盯著她,使勁的議論紛紛。

「就是她!就是她,昨天她在煉丹師考核當中直接煉製出了王者丹藥,也太牛逼了!」

「沒錯!居然還是一名女子。」

「她真的有這麼厲害嗎?那也太逆天了吧。」

「嘖嘖嘖,這還是不是個人呀!」那些大老爺們說道。

他們一個男的竟然都不如她。

夜冰依一路走來,被眾人像盯猴子的目光盯著,她有些無語,看來太出名,也並非是完全的好事。

當她進入煉丹大會的場地當中,吳迪大師還有賀大師,天大師三個人就遠遠的主動迎上來,似乎專門在這裡等候她一樣。

「夜姑娘,你可總算來了!」天大師笑呵呵的走上前迎接。

「各位大師好呀!」夜冰依眯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自己昨天有生以來,煉製出來的一顆王者丹藥,就是被他們給貪污了的。

雖然最後他們也給了她一些藥材作為補償。

「玄胤。」吳迪大師走到帝玄胤的跟前,對他打招呼,目光有意無意的朝著他身後和四周看過去,似乎在找著什麼。

帝玄胤一眼便洞悉了他的想法,一手牽著兒子,說道:「他在納蘭家族陪著我娘親。」

吳迪微微一怔,隨後沉重的嘆了口氣,也沒有再說什麼了。

另一邊,天大師看著夜冰依道:「夜姑娘,今天來你又準備了什麼樣的驚喜打算給我們看看呢?我們所有人,都很是期待你的表現!」

「沒錯沒錯,夜姑娘昨日一鳴驚人,相信今天也肯定不會讓我們失望。」賀大師也笑著說道,「我們昨天還將你煉製的丹藥告訴了別人的大師,但是他們居然還不相信你的本領,今天你得好好努力,閃瞎他們的狗眼哈哈哈哈哈!」

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音,還伴隨著有魔獸的低吼聲音。

「哈哈哈哈——」其中一道笑聲最為魔性,那人附和的說:「沒錯,我的外孫媳婦自然是最厲害的,一定要閃瞎那些人的狗眼!看看我納蘭曄雲外孫媳婦,是有多麼的厲害!誰敢質疑,就是跟我納蘭曄雲過不去!」

這洪亮的笑聲響遍全場,所有人都被他的笑聲給震了一震,轉過頭來,看到了來人,立即睜大眼睛,然後蜂擁而上,朝著納蘭家主熱烈歡迎。

「居然是納蘭家主親自來,真是稀有的事情啊。」

而且再仔細看,眾人的眼角一抽,發現納蘭家主的背後,居然有著幾百號人,近千人的隊伍!

不知道的還以為要打仗呢。

並且前面還有拉著好幾頭雪域魔獸,排成一隊,紛紛被人牽著走來。

它們的背上,都綁著一個招牌,順著一排看去,發現那些字是「夜冰依最棒!」

這些人,原來是來為夜冰依加油的呀。

這時納蘭家主已經走到夜冰依跟前,說道:「依依丫頭,外公可是專門來為你加油的!哈哈哈哈,等一會兒你千萬不要緊張,正常發揮就好。

咱們贏了的話最好,贏不了的話,那也沒關係。反正我們納蘭家主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夜冰依笑了笑,沒想到他老人家居然會親自來給她加油,還帶了這麼多人,這真是讓人盛情難卻,哭笑不得呀。

不過老人家的一片好心意,她心中覺得暖暖的,很是感動。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夜冰依差點一頭栽倒。

「夜冰依最棒!夜冰依最棒!夜冰依……」隨著這些人的喊聲,那些魔獸們也吩咐大吼,彷彿被訓練過一樣,都是為夜冰依助威的。

夜冰依抬手扶了扶額,將臉埋進他帝玄胤的懷裡,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見人。

於是,她就更加受人的關注了,本來眾人已經把她當成一隻猴子打量著,現在納蘭家主吩咐人一喊,這下好了,更多人對她議論紛紛了。 陳志凡開心的道:“那太好了,你告訴我們他們家都在哪裏!”

中年女人拍拍褲子上的土,道:“我帶你們去吧!不過先說好了,你們只是瞭解情況,並不抓人的對不對?”

“沒錯,只是瞭解情況。再說了,你啥時候見警察抓人,纔來兩個人,還有女的?”陳志凡打趣的說道。

倪子寒就不喜歡聽這樣的話,瞅着陳志凡的屁股踢了一腳。

陳志凡也不以爲意,笑呵呵的衝着倪子寒眨巴了幾下眼睛。

契約新娘 中年女人一思量,覺得陳志凡說的有道理,便點點頭,反身向後走去。

陳志凡和倪子寒急忙跟上中年女人的腳步,向前走去。

倪子寒跟在陳志凡身後,冷冰冰的道:“女的怎麼了?都什麼社會了,你還是老一套的思想!不知道女人也能頂半邊天的嗎?”

陳志凡無奈的笑笑,道:“是我口誤!再說了,這不是爲了打消她的顧慮,才這麼說的嘛,理解理解!”

倪子寒氣哼哼的,不再說話了。

中年女人緩緩的走着,問陳志凡道:“警察同志,那個王龍犯了什麼事,你們要調查他?”

陳志凡心道:如果說的嚴重了,她一定會改變主意,不帶他們去了。

“也沒什麼大事!前段時間王龍撿了個包裹,但是失主卻找不到了。我們問了一下才知道,他的這些夥伴可能知道那個失主的身份,便來碰碰運氣!”陳志凡淡淡的說道。

我成了領主流放者 “這些毛孩子,一天正事不幹,老是盯着租房子的那個女人,我真怕有一天會出事!你們來了最好,好好的教訓這羣無法無天的小王八蛋!”中年女人恨恨的說道。

陳志凡看了看倪子寒,笑着對中年女人道:“孩子嘛,頑皮一點正常!只要別鬧的太出格,就沒事!”

一說起這個,中年女人的話匣子被打開了,說自己的孩子又是不聽話,又是出去惹是生非,給自己造成了很多麻煩。

陳志凡有一句每一句的迴應着。看的出來,中年女人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對自己的孩子還是相當寵溺的。

所以,這孩子纔會無法無天。每一個熊孩子的後面都有一個熊家長,這話真是一點錯都沒有。

又左擰右拐的過了幾個彎之後,中年女人道:“到了,這裏就是他們經常碰頭的地方,他們叫這裏大本營,你們過去,一定找的見!”

陳志凡急忙點頭道:“謝謝你了大娘!”

中年女人擺擺手道:“你一定要教訓教訓這幫孩子,我們現在已經管不了了,不知道將來到社上還會做出什麼事!”

陳志凡點點頭,道:“行!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教訓教訓他們!”

中年女人略帶無奈的道:“現在也只有你們能管住他們了!”

陳志凡玩味的道:“大娘,聽你的口氣,這羣孩子裏面,還有你家的孩子嗎?”

中年女人眼圈紅了,低着頭,道:“大兄弟,我生下孩子不久之後,男人就出車禍死了。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寵溺的過了頭。”

陳志凡心中感嘆:可憐天下父母心!遂即道:“大娘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勸說你的孩子!”

中年女人感激的道:“謝謝你了大兄弟!”

陳志凡擺擺手,示意女人不要說話。仔細聆聽,確實有些笑聲從這個廢棄的樓房裏面傳了出來。

中年女人小聲道:“就是他們!”

陳志凡低聲道:“行,我們這就去看,你先回去吧!”

中年女人點點頭,快步離開了。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不滿的道:“我們現在是查孩子失蹤的案子,你卻來做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只有十天的時間了,我看你到時候怎麼辦!”

陳志凡玩味的道:“放心吧,十天之後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倪子寒半信半疑的道:“現在怎麼辦?”

陳志凡不搭話,直接向着廢棄的樓房走了進去。

倪子寒不得已,只好跟着陳志凡走了進去。

沒多久便到了那幫孩子的面前。

看到陳志凡和倪子寒突然到來,這些孩子有些詫異。

其中一個孩子道:“你兩是誰?來我們的大本營幹嘛?”

聽得出來,這個孩子平時就很跋扈。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同時也在爲這些孩子的幼稚感到惋惜。

這幫孩子,憑着滿腦子的熱血,爲所欲爲,不知道他們長大了之後會作何感想,是不是也會思考自己當時荒唐的舉動。

“問你話呢,耳朵聾了嗎?”其中的一個孩子語氣更加囂張,看到陳志凡和倪子寒只有兩個人之後,厲聲問道。

倪子寒脾氣可沒有陳志凡這麼好,一聽這話立馬炸了毛,準備衝上去給這幫孩子一個教訓。

另外的一個孩子挑釁的道:“老四,你對待美女就不能溫柔一點嗎?看我的!”

這孩子說完,便裝模作樣的緩緩來到倪子寒眼前,下流的問道:“美女,等會可以請你吃頓飯嗎?”

這孩子,招惹誰不好,偏偏要招惹這個陳志凡都怕三分的倪隊長。

倪子寒怒極反笑,陳志凡知道,接下來,這個流氓打扮的孩子要吃虧了。

沒等陳志凡開口,那個調戲倪子寒的孩子便被她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同時飛起一腳,那孩子便一聲不響的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緊接着,從孩子的嘴裏,流出了一股鮮血。

陳志凡本想勸倪子寒,但想到這羣孩子太不成體統了,不給點厲害的,可能還真鎮不住他們,便沒有阻止,淡淡的看着那羣孩子。

倪子寒只是兩招,便將這些毛孩子給深深的鎮住了。

不過,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其中一個看起來還有幾分膽氣的孩子怒氣衝衝的道:“敢打我們,反了天了!兄弟們,抄傢伙!”

受到了這個孩子的感召,又發現自己這些人在人數上佔絕對的優勢,便統統從一個破桌子下面拿出了砍刀。

這一幕,看的陳志凡大皺眉頭。

倪子寒斜着眼睛瞟了陳志凡一眼,看陳志凡皺着眉頭,以爲陳志凡害怕了。 倪子寒對着陳志凡道:“站遠一點,小心別被刀子劃到!”

聽到倪子寒的話,陳志凡睜大眼睛,心道:這女人,可真夠牛逼的!

她說的這話,是陳志凡準備對她說的,沒想到被她搶了先。

倪子寒根本不怕那些孩子手中的砍刀,又是幾腳過後,那些孩子便全部趴在地上呻吟了。

陳志凡笑着鼓掌道:“倪隊長,了不起啊!空手奪白刃!”

倪子寒拍拍手,淡淡的道:“作爲警察,這是最基本的!我可不像有些人,雖然看起來正義感爆棚,但到關鍵時候就是銀樣鑞槍頭,一點用都沒有!”

陳志凡知道,倪子寒這是擠兌自己呢。

不過陳志凡卻根本不在意,這些孩子手中的刀,在陳志凡看來,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其中一個還能動彈的孩子盯着陳志凡和倪子寒道:“你們是警察?”

陳志凡走到那孩子跟前,淡淡的道:“我們是警察!”

孩子惡狠狠的道:“就算你們是警察,也不能隨便打人,我要投訴你們!”

倪子寒一聽這話,立馬又來了氣,準備上去再給幾腳。

陳志凡急忙攔住,道:“先別生氣!”又轉頭對着孩子道:“要告我們啊!行,現在就跟我們去公安局,打你們的事我絕對承認!走吧!”

孩子看着陳志凡有恃無恐的樣子,有些擔心的道:“算了,既然你們是警察,我們認栽了!”

陳志凡玩味的道:“別呀!這才哪到哪!你們這些人,今天全部要跟我去公安局!”

一看陳志凡好像是來真的,這羣孩子立馬開始害怕了,哭喪着臉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啊!”

“前幾天你們是不是和人打架了?”陳志凡厲聲問道。

這羣孩子,雖然看起來無法無天,什麼都不怕,其實他們膽子很小,一聽說陳志凡和倪子寒是警察,立馬就慫了下來。

剛纔說要投訴陳志凡他們的話,也是爲了嚇唬他們,沒想到陳志凡和倪子寒根本不怕。

那個趴在地上的孩子道:“那不怪我們,當初是他們先動的手!”

陳志凡繼續淡淡的說道:“不管誰先動的手,到公安局再說吧!”說着就假裝要掏手銬。

這個孩子這時候才害怕了,急忙哭着道:“警察同志,我們錯了,你放過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其他的幾個孩子也都告起了饒,一個個都聲淚俱下,彷彿他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一般。

陳志凡看着他們,有些想笑,不過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陳志凡厲聲道:“你們這羣小王八蛋,不服管教,每天惹是生非,好像全世界都不放在眼裏。就你們這個慫樣子,乘早滾回家,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那羣孩子哭着道:“警察同志教訓的是,我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陳志凡淡淡的道:“放過你們?也不是不可以!”

這孩子一聽有戲,急忙爬起來道:“真的?”

陳志凡點點頭,玩味的道:“雖然可以,不過得看看你們的表現了!”

孩子會錯了意,以爲陳志凡是在要錢,急忙對着身邊的孩子道:“你們誰身上有錢,全都拿出來!”

這些孩子的家庭條件都一般,平時就靠着敲詐一些小同學度日,又能有多少錢。

幾個人湊了一百塊錢,由和陳志凡搭話的那個小子遞到陳志凡面前,道:“我們就這些了,求求你高擡貴手,放過我們吧!”

陳志凡啞然失笑,走上前揪住那個孩子的耳朵道:“你這都是從哪裏學的?誰說我要錢了?”

孩子一臉茫然的道:“你剛纔不是說看我們的表現嗎?一點小意思!”

陳志凡揪起那孩子的耳朵,疼的那個孩子齜牙咧嘴的。不過他卻始終不敢喊疼,一張白淨的臉憋的通紅。

陳志凡道:“告訴你們,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都是能拿錢來解決的。”

陳志凡這麼一說,這些孩子徹底糊塗了,也想不明白陳志凡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了他們。

帶頭的孩子道:“你剛纔不是說要看我們的表現嗎!”

陳志凡知道這些孩子是誤解了自己的意思,道:“我說的要看你們的表現,是有一些事要問你們!”

“什麼事?”

“你們認識王龍嗎?”陳志凡淡淡的問道。

帶頭的那個孩子臉上表現出了驚慌的神色,結結巴巴的道:“不認識!”

陳志凡一眼便看出來,這個孩子在說謊。

“好吧!既然不認識,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走吧!”陳志凡又做出一副要掏手銬的樣子。

這個孩子急忙道:“對不起警察同志,我想起來了,我們村是有一個叫王龍的人,你們找他什麼事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