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存新聽到韋武這麼說,完全就不相信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而且聽你要找針袋,難不成還是個中醫?」

「當然,我這朋友的醫術可高超了!」

韋武很是神氣與驕傲地說道。

「呵呵!怎麼高超一個法子?不如請韋隊長引薦一下,我們也好開開眼,到底是怎麼樣厲害的醫生,能夠利用針灸來治療我們都沒有辦法的傷!」

趙存新嘴上這麼客氣地說著,但是他的神色卻充滿了不屑,韋武如何看不出來,這些龍山療養院的醫生可不都是眼高手低之輩,雖然他們的醫術說實話確實是不錯的,可是接觸的病人都是朝廷里的大佬,自然而然的,也就有了那種習氣,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自然也是看不起其他的醫生了。

「行吧!那今天就讓你開開眼吧,反正你們也沒有辦法治療。」

韋武瞥了他們一眼,便是轉身去隔壁尋找針袋了。

看到韋武去尋找針袋,趙存新等人便是帶著一眾醫生毫不客氣地向著龍女的病房裡走了過去。

作為龍女的主治醫生,門口守衛的特種兵自然也是不會攔住他們。

打開門,便是看到坐在龍女病床邊的秦穆然。

「你就是韋隊長口中的中醫?」

趙存新上下打量著秦穆然,原本他以為會是一個老態龍鐘的中醫,可是當他看到秦穆然以後著實嚇了一跳。

這個中醫,目測也太年輕了吧!

老中醫,老中醫,臉上的毛越多的越牛逼。

這基本都快要成為判斷中醫能力的標準了。

穿越:暴君的小妾 可是看秦穆然這一幅白嫩的面容,整個就一個稚氣未脫的後生啊,他能夠會什麼?

《湯頭歌訣》才會背誦吧!《本草綱目》才剛剛讀完吧!《黃帝內經》才讀完《素問》吧!

「嗯,怎麼了?你是?」

秦穆然看著趙存新,感覺門口的特種兵們沒有攔住他們,應該是這個療養院的人,可是這什麼情況,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我叫趙存新,是龍小姐的主治醫生,剛才在門口遇到韋隊長,他說你是他找來的中醫,能夠治療龍小姐的病情,所以我們便是想來學習學習。」

趙存新一邊說著,學習兩個字還加深的特別嚴重。

厲少,我有毒 只要是個明眼人都能夠聽的出來,趙存新的話里,包含著另外一層意思。

「呵呵!原來是龍女的主治醫生啊,那還真的是多不好意思,讓你來學習。」

秦穆然冷笑一聲,既然對方來者不善,他自然也不會給什麼好臉色。

「哈哈!我說年輕人,你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麼年輕,就覺得自己中醫技術很好了,就能夠和我們相比了?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葯老,有著回春妙手?真的是!我們這麼多的主任醫師,教授級醫師都沒有辦法,你一個小毛孩會有辦法,而且還是針灸!真的是太可笑了!」

趙存新不屑地笑道。

「沒想到你們這群醫生,常年跟大佬們接觸,也養成了這種陰陽怪氣說話,眼高手低,違背醫德!」

秦穆然冷哼一聲,鄙視地說道。

「小子!你說誰違背醫德!你說誰呢!」

趙存新被秦穆然這麼一說,頓時便是毛了,看著秦穆然怒道。

「誰激動,誰救不了病人,誰就沒本事,沒醫德唄!」

秦穆然白了趙存新一眼,說道。

「哈哈!我們沒有醫德,小子你別以為你認識韋隊長就可以誰都不放在眼裡,知道我們平時醫治的都有些誰嗎?說出來嚇死你!我們若是沒有醫德,你豈不是說我們視他們的性命如草芥!還是說他們的命根本就是試驗?」

趙存新擺明了給秦穆然挖坑說道。

「想要跟我玩文字遊戲?我說大叔,什麼年代了,別玩這些了好吧!這麼多天了,除了利用儀器維持她的生命,還能做什麼!什麼都不敢做,畏首畏尾的,擔心這個,害怕這個的,還配做一個醫生嗎!」

秦穆然語氣突然加重了幾分,對著趙存新說道。

「我們不配做一個醫生,難道你就配嗎?你這麼年輕,一看就知道是個騙子!我要讓他們把你趕出去!不能拿龍小姐的生命開玩笑,哪怕你跟韋隊長是朋友都不行!」

趙存新見秦穆然這麼說他們,頓時便是生氣了,怒氣沖沖地說道。

就在趙存新等人要發飆的時候,韋武也是拿了針袋回來,推開了門,同時,也看到了劍拔弩張的畫面。 她本身就不討厭,只是有點調皮而已,哎,女警畢竟還是女警啊,比一般的女孩子,那肯定是要難伺候一點。

不過,此時的李肅,他的心裏想的不是這個,而是,難道說,這次的任務就這樣簡單的完成了嗎,不,絕對不可能的,甚至是,總感覺它此時此刻還只是這次任務的剛剛開始,未知的危險和恐怖。

接下來,它應該都會慢慢的出現,“李肅,你怎麼看”,正當李肅還在心裏繼續想着這個問題的時候,旁邊的鄭志平在這時突然問道,看樣子,鄭志平他現在應該也還沒有弄清楚這次任務的真正恐怖和危險。

在鄭志平說完以後,其他人的眼睛也馬上全部都盯着李肅看,彷彿此時,或者說,接下來李肅說的話,有可能與自己的性命相關,每一個人對自己的性命,看得都是非常重的,當然咯,如果連性命都沒有了。

那麼,還能有什麼,無論是富貴貧窮,生命都是可貴的,甚至可以這麼說,有生命就有愛,有生命就有奇蹟。

這次聽到鄭志平也問自己了,再加上自己想得也差不多了,於是,李肅說道:“我看,這次的任務沒這麼簡單,甚至是,真正的危險和恐怖,它還在後面,現在雖然說,那條大水蟒死了,但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本來在之前,我還是沒有想到的,不過,我看到了那一大片血水之後,我想到了一件事,並且這件事,它還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說不定,我們大家也會因爲這件事而全部死掉”,說到這裏,本來李肅還是想繼續說下去的。

但是,那個新人肖和,他一臉緊張的突然打斷了李肅的話,他說:“真正的恐怖還在後面,不會吧,難道說,還有比這條大蟒蛇更恐怖的東西嗎”,肖和這看似很二逼的問話,但同時也是大家心裏都想知道的事情。

對啊,難道說,這次任務中還有比大水蟒更恐怖的存在嗎,也許在大家的心裏都是這樣想的,大水蟒都那麼恐怖了,一口吞一個人,完全不夠塞牙的,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要比這條大水蟒還要恐怖,還要危險。

衆人的心裏,其實此時也是非常好奇的,到底還有什麼鬼能夠比這條大水蟒還要嚇人,還要恐怖,其實嘛,它們也不是別的什麼生物,它們也就是一樣的,大水蟒而已,只不過,剛剛死掉的是一條而已,那麼接下來。

那麼接下來,它的血,它血的氣味到底能夠引來多少條同類呢,這個,暫時先不說,但其實,之前李肅之所以會那麼說,原因也就是因爲,這條大水蟒死了之後,海面上立刻就出現了一股很大的血腥味,那麼。

那麼,李肅在心裏想到,一片這麼大的海,難道里面真的就只有這一條大水蟒嗎,真的是就只有這一條大水蟒嗎。

當然,李肅在心裏還是想,如果只有這一條,那是最好不過了,但要是真的還有其它的話,那麼,此時在海里的陳小詩,她接下來就真的危險了,並且還是很危險很危險,估計性命要想保住的話,是很難了,是非常困難了。

想到這裏,李肅明白了,這次的任務,魔王它絕對又是想要殺掉不少的任務參與者,估計,最起碼一半以上,等等,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裏,難道說,這次任務的生路,它是隨着時間越來越少,而變得越來越沒有嗎。

最開始的時候,生路是最好的,幾乎可以說是,不會死一個任務參與者,而越到後面,任務參與者就越難找到生路,或者說,生路的存在就越來越沒有意義了,因爲,到最後的時候,生路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了。

要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情況的話,那麼,李肅等人應該是越快找到生路就越好,不過,生路也不是這麼好找的。

“到底生路是在海里,還是”,雖然說,肖和打斷了李肅的話,然後又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但是,李肅還是一樣,沒有立刻回答他,反而,李肅自己又開始在腦海中思考,到底是哪裏沒有注意到,真正的生路又是什麼。

現在已經到了豪華輪船上了,那麼之前的生路,也就不再是生路了,而到了豪華輪船上之後,生路就應該在輪船上面找,沒錯,也就只有在豪華輪船上面找了,海里,估計生路是沒有,死路倒已經擺在眼前了。

“生路到底會是什麼”,想到這裏,李肅看向了桌子上的那一副撲克牌,難道,“李肅,你是不是認爲,海里面不止這一條大蟒蛇”,正當李肅準備動身去觀察那副撲克牌的時候,這時,鄭志平也將自己所想的說了出來。

當然,鄭志平這也屬於是反問了,不過,他應該也想到了什麼,甚至是,他的想法和李肅的差不多,危險和恐怖,絕對不止這一點點,這條大水蟒的死,它不是危險和恐怖的終結,相反,它而是更加危險和恐怖的開端。

“不止這一條大蟒蛇,啊,真的假的啊,難道說,這海里面還有其它的大蟒蛇”,鄭志平問完李肅之後,根本沒等李肅回答,然後,肖和就又搶着說起了話,新人,都是喜歡這麼大驚小怪的嗎,不知道其他人心裏面也沒有這樣的。

這樣的想法,也許有吧,但是,在現在這麼危險緊張的情況下,估計大家也沒什麼心思去覺得他大驚小怪。

但有一個人,他認爲這個肖和雖然說,他是新人,但是,他的智慧絕對不低,甚至可以說,他算是比較精的了,那麼,他爲何要三番兩次的插話,他是不是也知道了些什麼,現在故意這樣來插話,也只是爲了證實他心裏的想法。

難道說,一般在任務世界裏最不起眼的新人,他會是這次任務知道最多的一個任務參與者嗎,這個肖和,他到底是真的好奇,還是,他其實心裏是有他的目的的,但不管怎麼說,這個肖和也絕對不簡單。 「怎麼,這是在做什麼?」

韋武拿著針袋,看著劍拔弩張的趙存新和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韋隊長,雖然這位先生是你的朋友,但是我們療養院也不是誰都能夠來治療的!龍小姐身份尊貴,若是出了什麼事情,這個責任恐怕我們擔待不起!」

趙存新對於韋武說話還是比較客氣的。

聽到趙存新這話,韋武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何著這群眼高手低的傢伙,竟然鄙視自己的老大!

這不是找死了嗎?

「哼!你們擔待不起,你們有什麼資格擔待,一群廢物,都這麼久了,都沒能將她給治療好,真不知道龍山療養院養著你們幹什麼!」

韋武也是給不了他們好顏色,冷哼一聲,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瞪著趙存新等人說道。

「韋隊長,你這話說的也太難聽了吧!」

趙存新雖然心中氣憤,可是韋武的身份和地位都擺在那裡呢,他們哪裡敢造次。

「難聽,你信不信你再敢說一句話,老子特么把你抽出去!」

韋武面色不善地說道。

「你……」

趙存新一想到門口守護著的兩個特種兵,便是不敢輕舉妄動,想到韋武那種說動手就動手的性格,他們也不敢造次啊!

「老大,我把針袋給你找過來了,你治療吧!」

韋武瞪了趙存新等人一眼后,便是將針袋遞給了秦穆然。

秦穆然接過以後,便是打開針袋。

「老大,這群人要不要我幫你轟走?省的在這裡礙眼!」

韋武看了眼趙存新等人,對著秦穆然問道。

「不用了,既然他們不相信,就讓他們在這裡看著吧,正好一會兒我有事情要問問他們!」

秦穆然微微一笑,這笑容是那麼的淡定,但是在趙存新等人眼中卻是升騰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好!」

雖然不知道秦穆然要問他們什麼,但是秦穆然都這麼說了,韋武肯定是要照做的。

秦穆然接過針袋,解開繩子,頓時針袋便是展開,裡面大大小小的銀針也是暴露出來。

明星爹地請認賬 「嗖!」

秦穆然從中抽出一根銀針,手指發力,丹田之中的勁氣便是順著手臂湧入到銀針之中。

銀針的針尖微微晃動,隱約間閃爍出紅色,那是熱量聚集,在自動消毒。

「轟!」

秦穆然看準時機,銀針便是迅速刺入到龍女手臂上的穴道。

微微提起銀針,勁氣湧入到龍女的體內,突然,龍女的身體微微一顫。

這才下針,便是有了反應。

「這……」

趙存新等人看到這個情況,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這麼幾天,無論他們用什麼辦法都沒能夠讓龍女產生一絲的反應,她就好似植物人一般,可是現在,秦穆然僅僅一針,便是有了反應,尼瑪,還帶不帶更假一點?

接下來,秦穆然刺入一根銀針以後,便是以極快地速度再次抽出一根銀針,刺入到龍女的面部上面。

龍女身受重傷,體內更是被淤血所霸佔,所以秦穆然要全面清除淤血。

「嗡!」

秦穆然一手拂過幾根銀針的針尾處,所有的銀針都好似受到了牽引一般,竟然輕輕地搖晃起來,還發出微弱的低鳴聲。

太乙神針,觀音手!

觀音手,觀音手,觀音出手,回春萬里無人躲。

這一手針灸之術展示出來,龍女原本蒼白的面色竟然一改之前的樣子,多了一絲的血色。

「這怎麼可能!」

在場的人,除了韋武以外都是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要知道,龍女的身上可是連接著檢測的儀器,龍女的身體情況好轉,在儀器上面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怎麼不可能,我老大的醫術多麼厲害!你們這群老傢伙怎麼會知道!」

韋武白了他們一眼,很是嘚瑟地說道。

要不是礙於這裡的情況特殊,韋武早就動手抽他們了!

「破!」

秦穆然突然,猛地運轉勁氣,注入到針尾處,勁氣順著針尾沖入龍女的體內,開始大肆地破壞體內淤積的血塊,同時,另外一股勁氣幫助龍女滋潤手上的五臟六腑,恢復生機。

「噗!」

突然,昏迷著的龍女身軀猛然一顫,隨後,一口逆血從她的口中吐了出來,竟然是有些發黑。

「咳咳!」

龍女咳嗽了幾聲后,便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我…我這是在哪裡……」

龍女看著天花板,眼睛有些迷離地問道,剛剛醒過來,她還是有些頭昏的。

「龍女,你醒了啊!你終於醒了!」

韋武看到龍女醒了過來,立刻激動地跑到龍女的病床旁,問道。

「小五,我…我這是在哪裡啊?」

龍女氣息有些虛弱地問道。

「龍女,咱們在龍山療養院,你可算是醒了!」

韋武激動地說道。

「老……老大?」

龍女這個時候也是注意到病床旁的秦穆然,秦穆然微微一笑,伸出手來,便是取下了龍女身上的銀針。

「醒了就好!」

秦穆然微微一笑,看著龍女說道。

這一刻,龍女怎麼能夠不知道,是秦穆然的及時趕到救了她的性命。

想到自己執行4S任務時候遇到的強勁對手,她本以為自己活不了,可終究還是活下來了!

「小五,你先好好照顧龍女,下面,我還要有一些事情要解決!」

秦穆然轉過身去,便是將目光看向了趙存新等人,這一冰冷的目光,頓時嚇得趙存新等人一個哆嗦。

「你……你要做什麼!」

趙存新心中一緊,下意識地向後移動了一步,驚恐地問道。

「呵呵,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就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你一下。」

秦穆然看著趙存新淡淡地問道。

「什麼事情?」

趙存新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問你,自從龍小姐住進這個病房以後,治療都是你們在治療的?」

秦穆然問道。

「當然。」

趙存新下意識回道。

「呵呵,那這樣的話,我打人也不會打錯人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話音剛剛落下,整個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當趙存新還沒有聽明白秦穆然說的什麼意思的時候,秦穆然已然來到了他的面前,一個饅頭大的鐵拳已經朝著他的鼻子打了過來。

「嘭!」

一拳打在趙存新的鼻子上面,趙存新只感覺到臉上傳來一股酥麻感,隨後一股巨力便是將他給打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